主页心情日记往事悠悠
日记内容页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作者: 苍月流觞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8-09
  • 阅读603

  • 墨脱的夏天是什么样子的?
    大概也是像现在一样头顶有灼人的阳光,因都是边疆,也夹杂着很强的紫外线呢吧。或许,墨脱地处雪域高原,极其难行的山路两边还是厚厚的雪。但是眼前找个城市,是7月,骄阳如火,在这样的思索中,夜与她的姐妹们已经到了度假村的后院。
    那里是一个宽敞的屋子,地板上是一个接一个的地铺,阳光透过窗棂落在铺开的被子上,拍打的时候,有飞舞的灰尘。夜她们紧张的等待着负责人来分配工作,事实上,这种情形就像电视剧里秀女进宫一样,这几个被选去表演,那几个被选去做餐饮,夜与另外一个小姐妹被选去做客房。届时,这群姐妹将要上大二,来这里做暑期工。
      日子就是这样如一张五彩斑斓的画卷,在这群女孩子面前华丽的展开。酸甜苦辣,一度让这些女孩子们惊慌失措,却又新奇万分。被选取做表演的姐妹们,每日着漂亮的舞衣去广场表演,一度让夜她们羡慕,做餐饮的则是点菜,上菜,收桌。与小姐妹一起做客房的夜,工作内容就是打扫屋子卫生。十几个女孩子,就这样被分成三波,在自己的范围里,展开属于自己独有的忧伤或者快乐的故事。
      夜的主管,是一个耐心且富有生活情调的女人,她带着夜收拾房子,教夜叠被子,洗拖把,同时她也负责检查。此时,也他们打扫的地方离大门不远,在这里,夜与她的姐妹们婚娶项目,看荷花池,看泼水项目,工作有主管带着,还能与姐妹们经常见面。所以,也过的平静而安逸。但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客房蒙古包那边人数极少,夜一个人被调至那边。那边,去的人很少,离夜的宿舍较远,中午的时候,上班途中见不到一个人,只可以听见虫鸣。室内温度达35度以上,就是这样,夜还是认真的跟着老员工重新学习,那也是个女孩子,人敦实且心态好。只是,她住的蒙古包里,轮到值班,夜不能天天回到宿舍去。这样,与同来的姐妹们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因为工作内容不同,有时候,一整天都见不上一面。事情如此也就罢了。过了十来天,蒙古包重新分配,夜一人单独负责五个蒙古包,这就意味着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夜需要单独去处理和协调,晚上要是有顾客,夜就必须要值班。而在这之前,那个女同事临时请假,于是客人离开后的八九桌饭菜需要夜一个人去收拾,还是正午,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头顶,周围没有一个人,而那些剩余饭菜因为阳光照着,看着夜直犯恶心,干呕一会儿,收拾一会儿。最后,还是那个女主管来帮着收拾完的。如今,又是单独负责。所以,就在这个下午,夜蹲在没有人的蒙古包前,哭了很久,连日来的辛酸委屈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发泄出来。然后,夜提出辞职回家。生平第一次打工,就这样准备结束。女主管安慰好久,终于说,‘你再等几天,等这边招到人了在说,要不,我把你调到宾馆,去了经常和你同学见上,也可以每天回宿舍去。’
    “不了,我还是要辞职回家”
    “那你就再等几天,等招到人再说”
    夜回到宿舍,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上好最后几天班等招到人了就回家。所以每日的例会还是参加的。也就是在这最后几天,因为一个美好的开始,夜在度假村的日子,渐渐变得欢乐。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相遇那么不经意,就像这个炎夏中午的风一样,吹来的时候觉得自然而然,但是风过后,才觉,方才那么凉爽?所以,女主管在例会上介绍刚来的一批也是学生的暑期工时,也还是认为她就可以走了。这批学生,有好几个和夜来自同一个家乡,熟悉的口音,夜似乎在这个边疆找到一点方向。安就是在这个时候,与这批学生一起出现。也至今想起,初次见他,只记得他高高的个子和脸颊上不深不浅的酒窝。因为所有人中就安一个男孩子,所以印象深刻。这批学生来了以后,全部是做客房。也就是说,夜负责的蒙古包,有这批人人加入,就没有那么辛苦。于是,女主管又问夜:“还走吗?“
    想着即使回家,那么多行李还要拜托姐妹们帮着去搬,何况,第一份工作就这样半途而废,似乎不那么光彩。于是
    “不走了”
    自此,后面那么长的日子,夜再也没有动过中途走的念头。因为---心生愉悦!
    安负责的蒙古包与夜的相邻,两个蒙古包几乎不到五米的距离。工作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工作,蒙古包毕竟不同于宾馆,会出现很多突发状况,例如灯绳坏了需要自己去接,音响不出声了,麦克风坏了,都需要去检查或者叫人维修,甚至,蒙古包的顶部揭不开了,都要爬上去揭开等等。这还不包括为顾客服务的时间。这些工作,凭夜单独去完成,几乎不可能。要是安一个人完成,也是要在他忙得过来的时候。所以,夜与安便是在这些工作中渐渐熟悉。并且,因为要偶尔值班,来回上班麻烦,夜干脆和另外一个女同事(这里暂且称作A吧)住在最小的一个蒙古包里。同事陡然多了起来,工作就没有那么辛苦,何况因为是旅游旺季,顾客也多了起来。夜的日子,充实而快乐。也是在蒙古包工作的日子里,夜见识到了聚会,旅游团,单位出来放松等一系列的活动 。印象深刻的是同学聚会,在夜负责的蒙古包门口,其中一个女人指着另外一个女人说:“哎,你不是咱们班那个谁么?哎呀,没名字到嘴边了就是叫不上来”。这批顾客大概是同一个班的,20年后相聚,在这个度假村,烧火,做饭,喝酒,唱歌,娱乐,共同回忆过去的美好。要是顾客都这样也好,但人与人不一样,难缠的顾客也有,遇到顾客调戏也还是第一次。
    是晚上,男顾客喝多了酒,在夜与A住的蒙古包前徘徊,有事没事找她们聊天,甚至开始拉拉扯扯。因是第一次遇到,夜吓得不轻。要去找主管,时间来不及,夜去找了住在隔壁的安。安来帮忙制止。男顾客酒气熏天:“这事儿你不要管,我给你200块钱,你就当啥事也没看见”。
    “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你想想这事的后果……”
    在安说话的同时,男顾客还追着拉扯A与夜。夜躲到安的身后,A则未来得及躲闪,被绊了一跤。安还是制止,无畏无惧。
    时隔六七年,夜已想不起具体安与那个男人是怎么沟通的,事情的结果就是男人最终悻悻离开。夜与A则是安全。后来,怕再出事,安,夜以及A在一起待了一晚上,喝多酒的男顾客可能看到有安在,再没有来骚扰。每个女孩的心中都有一个关于英雄的梦,安的作为,虽说没那么轰轰烈烈,但是,对于夜来说,救人于危险中,已经很伟大了。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夜开始对安,有一点点好感。就是那点好感,夜与安的工作,合作起来更为顺畅。安是男孩子,所以很多比较重的活儿都是他去干。于是,骄阳下,两个人一起去拉煤,一起打扫卫生,一起值班。那是夜至今想起来的最开心纯真的回忆。后来,A因有事,就辞职了。多数的日子就剩安与夜两个人了。无聊了,打扫卫生的时候听听歌碟,捣鼓捣鼓音响。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是7月份,也有整天整天下雨的下雨,雨天,顾客少,蒙古包的订要放下来,有加之蒙古包本身是用毡布围的,所以有些蒙古包是漏雨的。安住的蒙古包也是,雨水刚好漏到被褥的地方。于是,夜让安搬过来,同住那个最小的蒙古包。这个蒙古包因为最小,一般不会有人去租住,所以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宿舍。带一个小窗户,倒也怡人。安搬过来的时候外面雨正大,窗户需要从外面扯下来,安去外面收拾好窗户才进来。此时外面是滴滴答答的雨声,落在树叶上,蒙古包上,很有一番“雨打芭蕉”的意境。室内,则是昏黄的灯光以及雨夜聊天的安与夜。当时毕竟年少,没有那么像现在这么多的想法,只想着住一起,一起工作,也不错。因为夜对安一直有好感,且相信安的人品。所以,就这样一直住了下去,相安无事。而夜,真是没有看错人,安他是一个正直的人。如果日子一直这样下去,那么,这将是安与夜将来最美好的回忆。
    但生活是五彩斑斓的,在这个度假村所有的暑期工,都是学生。很多事情,很多人,夜她们这群女孩子都是第一次接触到。所以,会有男孩子来约,或吃饭,或散步,很多理由和借口。所幸,夜是待在蒙古包,来往的人少,所以,诱惑相对来说少一点。但还是有的。彼时,夜与刚认识一个月的男友吵架,赌气之下,与度假村的男演艺人员去喝酒。一直喝到摇摇晃晃。却被演艺部的男孩子追了过来,到了蒙古包片区,依然不放。走到与安同住的蒙古包门口,夜进去蹲在了桌子底下。交代了安几句。刚说完,演艺部的就追了过来。
    “她人呢?”
    “她不在这儿。”
    “刚看见她进来了。”
    “她真不在这儿,你有事没,没事的话我要睡觉了”
    演艺部的男孩终于走了,蹲在桌子底下的夜舒了一口气。于是,也就晕晕乎乎的休息。都是酒是害人的东西。如今,夜常在想,要是,那天不喝多酒,不说那句话,是不是,一切可以像从前一样美好开始。
    “咱俩住这么久,你是不愿意还是不敢。”
    “难道你希望我非礼你吗?”
    黑暗中,两个人这么一问一答。也是这一次,夜觉得一个男孩子的胸膛可以挡住一切危险。短暂的尴尬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但从此,因为这一句话,安与夜的关系算是彻底改变。不尴不尬。没有以前那么自然,说话间多了许多隔阂。同住一个屋檐下,话却是越来越少。但那种淡淡的情愫,在夜的心里,反复纠缠。安不知道,他的两次解围,在夜的心里留下多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想起,依然觉得温暖。那一年,夜记得很清楚。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开幕。度假村也一度热闹起来,员工聚在一起庆祝这个神圣的时刻。夜与他的姐妹们一桌,安与他的同学一桌。因为快到开学,也就是说暑期工快结束了,加上现在的气氛,每个人心情都很好。吃饭,喝酒,聊天。某个空隙,夜端着酒,向安看去,安的目光也刚好落在这里。两人相视一笑,隔着很远,算是碰了碰酒杯。很多难以说出口的话在两个人纠缠的目光中,沉默下来。回到蒙古包,夜和安,能说的只是工作上的事情。对于这份尴尬,两个人都讳莫如深。这样不尴不尬的日子过了十几天,便到了回校的时间。这个时刻,对夜来说,应该是等了很久而且是和欢欣的时刻。但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夜的心里,却是有了不舍。不舍的是什么,不言而喻。安要比夜迟回几天学校。所以,夜在走的时候想去看看安,但是姐妹们都在,终究是淡淡的告别。安,也正在忙工作。所以,这次离别,纵有万般不舍,也是匆匆别过。这个时刻,对夜来说,她与安,同乘了一辆车,然后,夜先到站,就下车了。一转眼,便看不到远去的安的身影。

     带着这种惆怅与淡淡的想念,夜与她的姐妹们返校。开始正常的学校生活。内容无非就是上下课,上网。周末的时候会和刚认识不久的男朋友出去逛街。偶尔,会梦见安。依旧是他的理性和笑容。有新生入学,像一年前夜她们一样,兴奋,新奇,和惊慌。比夜她们大不了多少的教官在阳光下教新生们稍息立正。夜看着看着,竟决出远古沧桑的味道。安的学校,也有新生入学了吧。其实,在从度假村回来几天后,夜与几个姐们又回去了一趟。都是年轻的孩子,每个人的心里有都一段美丽旖旎的故事。所以,一行几人,相约又去。夜说陪同去,安还在,还是和以前一样帮助别的同事,健谈,依旧是初见时那个阳光的安。可是,两个人依旧是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唯独都避开了尴尬的话题。彼此的目光里,有太多的内容,却也是太过沉重。谁都不再提起。那个晚上,只不过是夜说错了一句话,也只不过是两个人短暂的相拥。但却似乎是一根鱼刺,梗在夜与安的喉咙里,拔不出来,咽不下去。换句话说,谁都没有过去这个坎。这是夜与安最后一次在度假村见面。回校后,两人开始各自的学习生活,因为都是一个专业,所以学习的内容多少有些相似。大学的生活,已经过去一大半,很多人已经开始为以后做打算。夜也一样,忙在两个社团之间,有时候甚至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在这中间,因为不服从管理,夜选择退出文学社专心在另一个社团。与安的联系,仅是过节时候的问候短信,有彼此的电话,却不曾打过。夜想,也许,就会这样淡忘吧。
    次年4月,大二第二学期。夜开始和宿舍姐妹们一起学五笔,虽然不喜欢,可是以后在工作中肯定是要用。因为6月份就要外出实习,所以,心中的紧张与无措不言而喻。这样的未来,在学生的心里,更多的是未知的变数和没有经历过的人事。所以,学校说需要什么技能,几乎就去去学什么。安的学校,要比夜的好一点。注重的是真实和探索。当然,这种感触也是夜后来才懂得。现在夜想起来,依然能记得在打字教室里收到安时隔半年后发来短信时的心跳。安在短信里说:“你们学校环境真不错。”
    “你现在在我们学校?”
    “恩,是的。”
    夜匆匆与舍友们告别,出了教室,到学校。看到安,同行的还有他的两个同学。
    安说:“我们去度假村踩点,经过,顺便就进来看看。”
    就站在夜的宿舍楼下,夜和安聊起以前的开心种种,聊在那个度假村实习的同事。其中,有一个是与夜在同一个部门的,夜叫了她下来,因为人多,所以聊得还算开心和自然。彼时,安说起他将来的打算,考证,做导游。安的导游证已经拿到手。所以,夜相信,安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后来,一行人去食堂吃饭,套餐。这件事情至今让夜觉得不好意思,安他们大老远来,就在学校食堂凑活了一顿。这次相聚,不到两个小时,安与他的同学要当天返回学校。时间紧张,于是就告别。临走,安对夜说:“好好学习五笔,好好考证。”
    夜听了这样的叮嘱,突然就释怀了,能说这句话,安大概也是释怀了吧。在这段未联系的日子里,夜与安,两个人各自经营自己的生活,各自成长。夜与她的男朋友,也温暖的恋着。安与他的同学,去这个城市风景区踩点。空间里,依旧是一群学生的阳光的笑容。此后的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夜和安,互相再无联系,忙着规划自己的未来,夜比安早毕业一年,所以,夜毕业,和男朋友找房子,工作的时候,安才开始实习。夜的男朋友与安在同一个城市,所以,毕业以后,夜也在城市工作。也就是说,夜和安在同一个城市。或许,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夜与安会在街头相遇吧。互道一声;“好久不见,你还好吗?”这是夜能想到的最浪漫的相遇。

    缘分未了,夜与安,也是真的在这个城市相遇了。
    离上次学校见面已经有一年多了。一年后,夜冬天回家,男朋友去送。正值春运高峰,火车站人山人海,男朋友去排队买火车票,夜看着行李,顺便无所事事的走走。不曾想,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果然是安。
    此时的安,依然是意气风发,但比一年前多了些成熟,或许是实习的原因吧,言辞间语气沉稳了许多。寒暄间夜得知,此次安与他的同学也是排队去买火车票。但车次不是同一列,虽然是同路。此次相遇,就是简单了问候了彼此,知道彼此近况,便依旧是匆匆别过。
    也记得清楚,那一年是2011年,千禧年后的第一年。之所以记得清楚,并不全是与安的相遇,而是后来一系列连夜自己也预料不到的状况。也正因为这样的突发事件,夜与安,空前走近。都说时间是治愈伤痕的良药,可是时隔这么久,再想起那段日子,夜依然觉得黑暗无助。
    前面已经说过,夜与安在火车站相遇。半个多月后,彼此踏上回家的路途。列车上,遇见一个男孩子,他与安来自同一个地方,与安有一样的身高,一样的微笑,说话口音也是一样的。因为聊得开心,那个男孩子对夜,也是照顾。后来,这个男孩子像影子一样消失,至今在无联系。与安,也无联系。生活永远是那么戏剧化,任谁也想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夜也是一样,从家里回到工作的城市,夜没有想到,会找不到自己的男朋友。男朋友春节去了另一个城市,说是去玩,结果在夜上来很多天后,男朋友依然没有回来。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夜终于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男朋友被骗,也被困在那个城市。回来的时间不一定,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一年,而且,夜不知道她的男朋友在那个城市,是否安全。担心,伤心,愤怒,无助,和无边无际的绝望,这种复杂的情绪在夜的心里,横冲直撞。朋友们来安慰,劝解,男朋友的家人也想办法解救。虽然大家都在努力,可是还是不见结果。夜有时候会打通男朋友的电话,却是不敢说太多,只是确定他安全就行。很多个深夜,夜一边对着电脑抽烟,一边想象遥远的未来。而电脑,真是一个好东西。忘记什么原因,偶然间,夜在QQ上与安联系上。同年6月,安会毕业。所以,夜与安先是在网上交流怎么写毕业论文,同时也说各自的近况。于是,夜知道安在哪实习,安知道夜目前的状况。那时候,是个冬天,很大的雪,没有见停过。安去夜租住的屋子找夜,夜去接。
    “我到了,你告诉我,怎么去找?”
    “我去接你吧”。
    那是夜好长时间以来最为欣喜的一句话。
    屋子在一楼,不是很远。进屋聊的话题,无非是论文,生活,未来。夜拿出烟来抽。安说:“我不抽,你少抽点烟。”说起夜的近况,安替着分析了一番。如今,忘记了当时的原话,但当时安的分析,夜确实觉得她的男朋友还有希望回来。临走,夜去送安,按提议去请吃个饭。夜说:“你还是学生,算了吧。”随后,送走安。除过朋友,安在那一段日子里,似乎是夜唯一的温暖。所以,安回去学校,两个人依然是在QQ上聊。直到安的宿舍熄灯上不了网。隔了几天,安第二次过来。安在电脑上搜论文,夜玩手机。
    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着聊着忽然无话。
    “你在玩什么呢?”
    “没有,看着随便玩下手机”
    安来夜身边坐下。
    “你手上的戒指是你男朋友送你的吗?”
    “不是,我一个朋友送的,一对,我戴的是男士的。”
    “哦,我看看”
    安拉着夜的手,细细的看。这是第二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安,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夜这样紧张着的时候,安的吻已落在夜的脸颊上,霸道,却温柔。躺在床上,夜能看见近在咫尺的安的眼睛。安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夜拉住,安适时停住。夜说:“我很累,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吧。
    安没有说话。
    于是,夜靠在安的肩膀上,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安静的靠着。夜确实很累,连日来的担心,疲惫,让她自己消瘦了一大圈,事情现在还没有结果,她怎么能不累?虽然,有朋友在,但心里的那份苦楚,是没有人能替代得了的。在安这里,也只想要一个拥抱。就像度假村那个晚上,他的胸膛一样,夜靠着,一切风平浪静。也许,这次的事情,对两个人的触动都很大,后面,夜与安QQ上依旧联系,却愈发生涩。同年4月,夜的男朋友终于被解救。听到消息的那天,夜喜极而泣,几乎是奔跑着向她的朋友(这里暂且称呼她为Z吧)冲去,告诉这个好消息给Z。一个月后,男朋友继续回到夜的身边,自此,像童话故事一样,夜与男朋友,过着平静幸福的生活。
    安在那个时候忙着毕业的一切事情,夜也在重新找工作,所以,夜与安,又重新失去联系。毕业后的安,去了哪里,干什么工作,夜一概不知道。同年8月,夜终于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男朋友回到原来的公司上班。兜兜转转一圈,一切又和以前一样正常开始。只不过,夜有时候在想,安他还是在这个城市吗?原来存的电话早已经不用。他去了哪里?

    时间是个谁也留不住的事物,你感觉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干,或者刚刚熟悉眼前的新事物,再看看天空“哦,又是一个冬天了,又过去了一年”。和多人在春夏秋冬里过生日,蛋糕,蜡烛,朋友的祝福,所有的欢乐过后,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深刻的感觉,哦,我又老了一岁。夜如此想的时候,已经是一年后。
     这个时候,这个城市,是冬天,路面未来及化的雪,结成冰,走在上面,必须得小心翼翼。夜的大学同学在结完婚后第一次回来,所以,好几个同学去聚聚。夜和朋友Z商量着买什么东西好?临下班,夜的电话响起。是个本市座机号
    “你好”电话接通了,那头却没没有人说话。
    “喂”
    “我是安”
    夜的心里没来由的跳了一下。“你在XX市?”
    “是的,从国外回来,在这个城市转机。在XX酒店住一晚上,明天早上就走。”
    “那你在哪,我去找你”
    “酒店名字我知道,但是这片地方我不太熟,而且我用公共电话打的,等会也不知道在哪找,要不,你来酒店吧”
     随后,安问了酒店地址,给了夜。
     就像在学校那次收到安的短信一样,夜的心里,很多种情愫瞬间无法言说。只知道,打电话查酒店地址的时候,手是抖得。很雀跃的跟同事打了声招呼,就出门。夜的事情,Z是知道的,也是在夜最难过的时候,Z陪夜挺了过来。所以,Z的所有事情,不瞒 Z。因此,在夜问Z,去不去的时候。Z的意见是不去。但是,夜与安,很久未见,如今,好不容易能联系上。各种的缘由,也许只有夜与安两个人明白吧。最后的结果是,夜叫上Z,一起陪着去。
    因为不能耽误同学的聚会,所以,夜与Z,在结着冰的路面上急急地走。匆匆买了水果,直奔酒店。
    敲门的时候,夜心里还是紧张的。她不知道,在见到安的时候,第一句话要说什么。“你好吗?”还是“好久不见”。
    终于见到安。
    没有想象中的紧张与尴尬,因为有Z在,所以气氛自然了许多。许是国外的风沙大,安比以前黑了点,但也胖了点。谈吐处世变得沉稳干练,完全没有以前的青涩。而夜自己,也在这几年中变得成熟平静。在聊起各自的境况时,唏嘘感叹。
    安的目光,落在夜的身上。似乎有太多的内容。只能夜与安自己去意会了。安笑言:“你还是没变。”说话间,安从包里拿出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夜与Z客气的尝了几颗。手上却是沾了些。
    安看到,又从包里抽出一张纸,给夜。
    虽然是一个很平常的动作,却让夜,莫名感动。也许安至今也不知道,就这一个动作,会让夜记到现在。每每想起,是温暖的。安与夜,似乎有很多的话题要聊。但时间紧张,已经有人打电话催Z与夜赶快。夜虽然舍不得,但时间确实是拖了好久。所以,一个小时的短暂相聚,匆匆结束。
     安送夜她们除了酒店门口,告别时,安对夜说:“如果聚会完了早,你过来,我们继续聊聊。”
    “等聚会完了时间应该很晚了,可能过不来”
    “没事,你过来”
    “好吧,看时间”
    此时的安与夜,早已不是四年前年少的学生,两个人都明白,如果再回去,会发生什么。所以,夜在聚会完后,还是回到租住的房子去。也许,安会等,也许不会等。就这样,这次见面,两人看到对方安好。就此别过。
    后来,夜与安在QQ聊,安说:“那晚,我等你,你没有来”。
    “哦,那次聚会完后,时间实在是太晚了。来不及赶过去了。”
    “哦,这样啊。”
      网络上,两个人依然会偶尔联系,问问各自的境况工作,日子重归于淡然。
    安有夜的电话,夜却不曾安的。不是不想有,而是,即使有了,已通过电话,可能要翻越千山万水。不如网络来的方便。而且通过网络,夜也可以大致判断出安的境况。酒店第一次相遇后,回去,夜给安留言:
    你若安好,在我这里,便是晴天。
    安会看见,但是他没有回复。
    虽然夜会经常去看安的空间。
    以后的时间里,夜安心工作,努力将工作做到最好,因为部门所有的事情几乎是需要夜一个人去安排或者解决,所以就是在这一年里,夜快速成长,很多放不下的事情,在这段岁月里,夜也渐渐放下。唯独安,像罂粟一样,让夜欲罢不能。安在夜的生活里,不远不近,不曾在一起,也不曾离开。工作期间,公司外出旅游,夜提议去度假村。因为夜在那里呆过,知道环境不错。更是因为,借机去看看以前与安呆过的地方。度假村还是在原来的地方,但是变化不小。那个最小的蒙古包周围的毡布换成了绿色,但是大小未变。夜与安一起拉煤走过的路,已经全部换成水泥路面。回去,夜上传照片,给安留言:“去过度假村,很多东西熟悉又陌生,却物是人非。”
    夜看到安的空间的足迹。过去,无论如何,回不到起点。夜与安夜市一样。彼时,夜的生活圈子,朋友,公司,房子,在这几者间徘徊,忙着工作,忙着房子,忙着生活。安在国外,也是忙着自己的手头的工作。流水一样的日子在每个人眼前经过。留不住,却看见。转眼到了夜与安认识的第五年。也是夏天。
     夜因为工作,去郊区。正午的阳光如五年前的一样,热烈灼人。晒在皮肤上,生疼。夜下车匆匆跑到目的地。刚落脚,就接到电话。
    “你好,哪位?“
    “是我,安”
    “哦,是你啊,你到XX市了?咋不早说。我现在在XX”
    “我也是刚到酒店,离得又不太远,你再赶回来就行,明天早上我就走了”
     于是,夜匆匆忙完工作,又搭乘一个小时的公交,返回这个城市。在回去的路上,夜又开始矛盾去与不去。最后,夜对Z说:“这次去就把我与安的事情解决清楚。”
    夜胸有成竹的去了,在门口,心跳又加快。定了定神,夜敲门。
    “谁呀?”。安在房子里问道
    “我”
    “稍等一下”
    安边扣衬衣边开了门。夜兀自走了进去。安说:“我还想着你不会来了呢”?
    “这个酒店名字和你说的不一样嘛,还是我问总台的。”
     一边寒暄着一边坐了下来。气氛一度尴尬起来。这是两人五年来第三次单独相处。现在又是经历了时间的洗礼,两人都多少变得成熟,所以,即使夜说要来解决事情,看到安,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起,说什么。聊什么时候走,聊安在国外过得怎么样,聊夜与男朋友什么时候结婚。繁杂的事情,在夜与安的聊天中,是唯一的话题了。安开了两罐啤酒,一人一罐,两个人像真正的朋友一样,面对面的坐着,喝酒聊天。
    “你的镯子是男朋友送的?”
    “不是,自己买的,几十元钱,戴着玩儿。”
    “哦”。
    “我们下去转转吧,这附近有个夜市”
    “等会儿,再聊会儿,你着急什么”
    “这次回家去,该相亲了,咱们年龄都不小了。呵呵。”
    “也许吧”
    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夜再次提出去酒店外面转转。
    安说:“好吧,我们拥抱一下吧。”
    夜没有拒绝。也许,一个拥抱,咫尺天涯。安的怀抱,还是温暖安全,夜甚至有些贪恋。可安前途光明,这个怀抱,注定不是夜的。许是抱的时间稍微有些久,安一使劲,两人都倒在床上。安的吻,还是那么霸道,且急切。夜挣扎,却是无用。安不闻不顾,手开始在夜身上游走。都是成年人,夜能感觉到安的欲望。
    “安,你要再这样,从此以后,我们不要再见。”
    安停了下来,叹一声,去卫生间整理自己。夜心情复杂。再多留一会儿,夜怕自己会陷入。所以,等安整理好,两个人去了夜市。烧烤,夜能看得出安的心不在焉以及眼底深深的复杂情绪。可是,又能如何?唯一的一次饭,吃的貌合神离,各怀心思。安说:“还是国内好啊,熟悉。”
    “那就回国来,毕竟是自己的国家,看着亲切。”
    聊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已是黄昏,安说,:“你没事的话,就先回吧,我在这附近转转。”于是,就客气的告别。
      走了很远的路,夜在公交车站,忽然心疼,说不上为什么,她给Z说:“估计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从此不会再联系,可是我不甘心。”
    不甘心的理由,连夜自己,也说不清。也许是喜欢着的,也许,彼此都惦念那一段美好岁月吧。

    安至今还在国外,也许不久他会选择回国,找一个能给他盛世安然的女孩子,待在这个城市或者家乡。而夜至今还在这个城市,与男朋友一起,过平静淡然的生活,不久的将来,会一起步入婚姻。
    安像一阵风,来了又去,去了 又来,在夜的心里,吹起一圈圈涟漪。美丽晕眩,却终会归于平静。夜与安的相遇相识,没有多么传奇,却是彼此心里始终放不下的一个结。他们的故事,也许会结束,也许会继续。
    也许,会放下,各自安好。
    夜能想到的最美好的结局就是,若干年后,在这个城市的十字街头,或者在度假村扣口,相互遇见,道一声:嗨,好久不见。
      西藏著名的宗教经典称:“佛之净土白马岗,圣地之中最殊胜。”墨脱又意为隐秘的莲花,它的神秘圣洁令人神往。这是夜在资料中查到的关于墨脱。墨脱到底有多远,不敢去丈量,不敢去奢望,不敢去征服,还是让它在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中安安静静地成长吧。风轻,水柔,阳光暖,这样便好。
                                                 
    暗夜
                                            完稿于2014.2.19


    故事还在继续.......
    小说接近尾声的那天晚上,夜与男朋友因为提到嘴边的彩礼又吵架了。心里的失望和委屈让她很生气,思考良久,她上了QQ.
    “安,在么?”
    “恩,怎么了?”
    看见怎么了这三个字,夜的泪水突然下来了。每次她难过的时候,安的怎么了这三个字会准时出现。对于夜来说,仿佛是在茫茫雪原上看到的一间有橘黄色灯光的屋子。本来这小说是写给自己,不打算给安知道。但在这种情况下,鬼使神差,在线传给了安。
    QQ那头久久没有回音。夜心跳着,等待他的回话。他会说什么呢?会说她自作多情,会说我们在一起吧?夜想了很多种结果。几十分钟的时间,对于她来说,有几个世纪那么长。她不知道,电脑那头的安是抱着怎么的心态看完这一万字的小小说的,也许,嘴角冷笑,也许,内心澎湃。她不知道。唯一听得到我的就是她自己的心跳。
    当安的QQ头像闪动的时候,她甚至没有勇气点开。长吁一口气,像赴死一般点开对话框。
    安说:“很想知道你对主人公安排了什么样的结局呢?”
    “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局?”
    “小说是你写的,人物命运也是你来决定。”
    “要不,你参谋下,给点意见?”
    “我不参谋,你记得,你安排了什么样的结局,事情就会朝那个结局发展。”
    聊了许多,夜已记不清具体聊了些什么,唯一记的最清楚的就是这几句话。随后,夜写了结局,给了安。也就在那晚,他们互相加了彼此的微信,安的QQ至今,再未亮起过。

    再续写这篇小说已是两年后。这两年,夜精心准备与她男朋友的婚事,彩礼,装修房子,找工作,紧锣密鼓。似乎一切顺风顺水,她也一心一意准备走进婚姻。安则继续在国外工作。只是偶尔在微信上,安发个朋友圈,夜去点赞或者评论一下。夜也从微信上知道,安有了女友。女孩子很漂亮,长长的头发,眼睛很大,与身后的安,倒是郎才女貌。夜心里虽然失落,但终究是要有各自的生活的。
    “这是你女朋友?”
    “恩”
    “很漂亮,恭喜恭喜。”
    “谢谢”
    夜偶尔会想起安,只是天涯路人。夜期望着,若干年后,他们两个,和各自的爱人,在这个城市的街头遇见,彼此道一声“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不知道远方的安作何感想,也许他一心一意处于热恋。真正的开始他的爱情。
    这是最好的结局,也只最平常的结局。

    日子就这样飞快的到了2016年1月,安乘坐的飞机在这个城市经停,再没有联系过夜。只是在朋友圈淡淡发了一条到机场了。夜看了半天他发的图片,问是新疆机场?他回嗯。
    2016年2月,夜回家过春节。初一,夜在家里晒太阳,闲来无事,发说说“有没有约着出去玩?”
    初二早晨,她的微信收到安初一晚上发来的消息:“一天好好的,约什么约?”
    夜随后回到:“太无聊了嘛,今天初中同学聚会在我们家。”夜不知道为何如此急切的给安解释,大概是不想他误会吧?可是,他又能误会什么呢?
    安没有回信息。
    初五,安在朋友圈里发了几张新娘的照片。女孩子是安之前发过的女朋友,笑靥如花,美丽非常。只是只有新娘的自拍,始终不见新郎。夜与朋友在KTV,问你大婚了?安回嗯。“恭喜恭喜。”那个晚上,夜喝酒喝到吐,难过非常,在梦里,她梦见安做新郎的样子,他穿一身西装,站在人群里,玉树临风,笑意盈盈的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那一刻,夜的心里,是疼的。

    很多时候,现实总让人措手不及。甚至来不及反应,结局已定。
    当她拿着户口本兴冲冲的准备和男朋友领证时,她的男朋友说不领了,分手吧。
    犹如晴天霹雳,她怀疑过,闹过,哭过,奔溃过,甚至吃药要一直睡着。她记得,那个夜里,她光着脚在客厅里看着窗外的灯光,自嘲的笑自己的悲哀。第二天,上不了班。
    这中间,她的男朋友给出的分手理由,她拿过来问安,从安这里得知习俗都差不多。偏偏她的男朋友接受不了。安劝夜:“你们那么多年过来了,好好的谈一谈。”是一个朋友的关心。
    在那天,她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梦里,一切美好,醒来,生不如死。她终于给安发信息,说出了她一直想说的话。
    “若你五年前,带我走,我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了?”
    同样不敢猜测安回如何回答。随后,她关机,再睡觉。梦里,安回来了,所以,在梦里,夜是开心的。她没有吃安眠药,所以终会醒来。
    打开手机,是安的信息“为何这样说?”
    “我们八年,分手了?”
    “好好谈谈,那么多年”
    “小三就差找上门来了,还怎么谈?”
    “那也太.....”
    自始至终,安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安慰夜。
    也最后说:“谢谢你,听我说话。”
    安回:“谢什么。”
    这次聊天以安还有事要忙就结束了。
    这个时候夜与男朋友的事情,已经闹得双方家长朋友,劝、哭、闹、搞自杀、标榜自己的付出与辛苦,这些愚蠢而无用的方案,夜挨个试过,目的就是挽回男朋友的心。可是无济于事。终于在一天晚上,她与男朋友谈崩。她自己觉得绝望,半夜在街上游荡,发朋友圈,悲愤,痛苦,无助。她删除了微信里所有的说说。
    后来她终于安静下来,决定找回自己。绣十字绣,听英语。努力把自己的时间安排我的满满的。在她安静了两天之后。安在某个深夜两点多发信息给夜。不过,她已经早早休息了,第二天才看到。
    安说:“还没睡?干嘛呢?”
    “昨晚睡得早,才看见信息。”
    “你们的事情怎么样了?”
    “分手了”
    “那你以后怎么办,还是继续待在这个城市吗?”
    “七月份,回家”。
    安沉默良久,发过来信息:“想开点,没啥大不了的。”
    “恩,就是,没啥大不了,对自己好才最重要。”
    如此不痛不痒的聊了几句。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后来至今,他们再没有联系过。也许安与夜的故事,会继续,也许,会结束。
    生活多变,谁也想不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就像夜坚持的爱情一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突然被背叛和抛弃。就像安的婚姻一样,突然就成了有妇之夫。
    这个世界,无暇顾及将来,过好眼前才最重要。如今的夜,除了工作,似乎什么也没有了。而安,什么都有。可是,夜还有她自己呀,所幸,为时不晚。
    历经这场风波后,夜改名为浮生若梦。她在这几个月里,颠覆了以往的悲观消沉,走过很长的一段时间黑暗的路,喝过午夜最苦的酒,终于重生。就像凤凰的涅槃一样,终于站在了灿烂的阳光下。她与安,也终于成了风轻云淡,各自安好。
    同年的九月,浮生若梦,结婚,怀孕,生子。一系列的生活让她迅速成长起来。安在老家,找一份安稳的工作,生了可爱的女儿。只不过,他们偶尔聊起,安似乎不满足于在老家碌碌无为,好几次微信问她,有没有招公务员之类的。后来,安有机会考到他上学的省份,做他喜欢的工作,唯一不好的是离妻儿远一些。工作也累。偶尔得空,安会问她,在干什么?他问:目前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她说:云淡风轻,就可以了。想要的诗与远方,又谈何容易?
    诗与远方,还挺浪漫的呢。你说的云淡风轻是指什么?
    年轻时候,谁还没有为爱情伤心过啥的?
    哦。
    而后,安继续他喜欢但又辛苦的工作。浮生若梦则继续带孩子做全职妈妈。
    两人虽然在一个省份,但谁也没有提见面的事情。因为彼此终于长大。过去纵然美好,但也是因为是回忆而弥久历新。这才是最珍贵的。过好眼前,是对过去最好的礼物。
    各自安好,才对得起曾经的年少的回忆。

      本文标题: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diary/187551.html

      验证码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