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 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
  • 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最新编辑审核通过的各级别稿件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561/0
    2018-05-19
  • 烂鱼儿当晚发烧了,半夜时,他感到喉咙干渴,四肢无力,头疼欲裂,他想起来倒杯水喝,勉强起身到地下后,却感到脑袋昏昏沉沉,有些站立不稳的感觉,抬手摸摸脑门,感觉热得烫手,烂鱼儿知道自己是感冒了,打开灯勉强倒了一杯水喝下后,干渴的喉咙似乎稍稍好些,看看时钟已近四…[阅读全文]

  • 2570/1
    2018-05-19
  • 母亲的礼物从小我和母亲就不像别的母女那样亲热无间,而是三天两头的置气冷战,说什么话也说不到一块去。自出嫁后和母亲相处变少,冲突基本没有了,关系竟慢慢回暖,真正的“远香近臭”。母亲现居住于合浦,我在北海,我俩距离相差约30公里,一个多小时的班车行程。我大概每…[阅读全文]

  • 2604/0
    2018-05-19
  • 拿到通行证以后雨晨和珂然就顺利的进城了,城里很美,是一种朴素的美,是一种没有渲染的美,真是隐居的好地方。可是在怎么好,我们也不能留下,因为我们还有任务、还有责任、还有需要去完成的使命,所以不能停下也不可以停下。雨晨说:“总算是出城了”。珂然说:“是呀!还真…[阅读全文]

  • 2558/0
    2018-05-19
  • 杨絮纷飞何处是家。漫天飞舞似冬雪花。东风袭来随风漫舞。不知下站飘落何家。…[阅读全文]

  • 2580/0
    2018-05-19
  • 我的目光可以洞穿残旧的神龛;你的身体却行不出漏雨的禅房;他的灵魂里充斥着夜莺的乱唱;谁的轮回正拼着命的要进天堂!…[阅读全文]

  • 2555/0
    2018-05-19
  • 要毕业了,写完论文,改好答辩的PPT,无聊的时候整理QQ空间,一条一条翻过去还是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以及他。那时候他会给我每条说说点赞,会评论,会关注我的动态,可是现在两个人见面都不会说话没有眼神交流,还真的是有点尴尬。当初的开心快乐历历在目,以至于看到的那…[阅读全文]

  • 2596/2
    2018-05-19
  • 我在幽远的长夜,仰思着。却看到栀子花香夹着斑驳的墨迹,它,在我身旁迂回。我在曲折无尽的小路,徘徊着。却触到栀子花香伴着淡淡的草木,它,在我心里回流。我在寥廓的深巷,彳亍着。却尝到栀子花香和着涩涩的眼泪,它,在我嘴角滞留。莫夜以后。我在幽远的长夜,身旁只有残…[阅读全文]

  • 2616/3
    2018-05-19
  • 因为不曾拥有,所以都是无用的。数年前,北大才子陆步轩当屠夫的新闻曾一度传遍大江南北,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很多人由此而得出读书终究是无用的结论。前段时间一则关于“女硕士从海外回农村捡垃圾”的新闻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这更是助长了读书无用论者的气焰。一直以…[阅读全文]

  • 2581/0
    2018-05-19
  • ……迷雾森林外围。星宇、梦梦等人看着森林里面孑然身影的黑衣人举着火炬消失在黑夜里的。“小宇你怎么哭了?”小琳看见月光照耀下星宇白净的脸庞滑落两行泪水。嗯?他……哭了吗?奇怪……为什么他没有察觉到呢?星宇知道自己的心情还没有到哭出来的程度,但是眼泪却流了下来…[阅读全文]

  • 2595/0
    2018-05-19
  • 雨晨说:“好那我俩就现在城外住下吧!听说城西面有一个村庄,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有没有可以住的地方”。雨晨和珂然就去了城西,可村庄并不是那么好找的,绕了不少弯路才找到,刚进村不久就听到有人说,村里来了个漂亮的蒙面女子,我跟珂然很好奇,除了我珂然凌风,还有人想从…[阅读全文]

  • 2588/0
    2018-05-19
  • 这时悔蝶谷谷主还不知道雨晨的身世,可以说从没有听说过雨晨这个明字,所以雨晨来到悔蝶谷并没有见到谷主,只是见了谷主的女儿,谷主的女儿就像是仙女一样,连旁边的蝴蝶也不愿离开,天真可爱,一眼可以看到清澈的内心。这时珂然问:“你可否知道一位肖公子”。谷主的女儿说:…[阅读全文]

  • 2588/0
    2018-05-19
  • 雨晨和珂然回去后却发现自己的房间,被什么人动了,可什么东西也没少,就是房间非常凌乱,雨晨想会是什么人干的呢?在找什么东西呢?珂然说:“会不会是师傅留下的秘籍与迹涯剑“。雨晨说:“珂然我们还是换个地方住吧!然后在好好想想会是什么人杀害了师傅,还想要得到迹涯剑…[阅读全文]

  • 2557/1
    2018-05-19
  • 一团像棉花一样的东西塞在心里,不痛不痒,但令人浑身不舒服,一切都不是应该有的样子。想象太多,最终把想象和现实的界限放得太窄。越界了,自然要承受越界的惊讶和慌乱,终于懂得了社会的真理,它就是个由人运转的大机器,有粗糙的零件,任何偶然到一个位置上的人都可以去操…[阅读全文]

  • 2554/0
    2018-05-19
  • 阳光缓缓地从窗进来撒落在一地的纸上我的脸上静静地我躺在地上望着头上的天花板风肆意地打开窗闯入我的房间卷起那一地的纸纸在空中胡乱地飘上面的泪痕似在诉说着我的痴情我的难过我缓缓闭上双眼不言不语耳边似有湿润的液体划过说不出的感觉在心中蔓延…[阅读全文]

  • 2589/0
    2018-05-19
  • “那个羞怯的男人是谁?我看到你和他在后面说话。”“谁也不是,只是以前认识的人。情况真的有点尴尬,我不知道他来干什么。”他突然醒悟,当然,他在她心里是什么呢?只是一个让人尴尬的陌生人。摇摇头,他转身走了。一个我爱的人,他也爱我。虽然不现实,却很美好。到底哪里…[阅读全文]

  • 2554/0
    2018-05-19
  • 自古非多情,多情本自古。残阳非骄阳,骄阳本残阳。…[阅读全文]

  • 2598/1
    2018-05-19
  • 问君能有几多愁南北往千言诉成伤,路灯恍人迷途中怅,别无恙梦一场,多年容颜是否失了初样,寻何踪人尽消失在途中,笑何时,相谈无知,心有常感而无力。他乡有醉人不醉,故乡别来简,回时短短,话未尽,情未暖,欲往返,心而有志,志难全,世人皆不易,谁不笑中参杂了百味,莫…[阅读全文]

  • 2554/0
    2018-05-19
  • 青石片瓦木楞方屋,绿树墙围!一守家忠犬嚎嚎,二三嬉戏童儿,七八鸭鹅觅食嘎嘎,门前一河灌东西,石兽栏桥跨南北,两岸杨柳牵手成双。河水无波无澜,河中莲叶一碧千里,藕花烂漫横挂西东,泛舟情侣友人吟诗作对,偶遇飞禽成对戏水,岸现四五顽孩,纵身扎水没入水中,偶露小小…[阅读全文]

  • 2580/0
    2018-05-19
  • 第二十章:读不懂的惆怅我坐在漆黑的夜里的某个角落/你留下的仅有的一点点温柔也从我身边匆匆溜走/精神被抽离,灵魂被放空/我歇斯底里却再也无法挽回/一切都化为乌有/是谁在心里划出一道深渊/有个美丽动听的名字,叫爱的不归路/我细数着我们的美好/走向这条不归路/就…[阅读全文]

  • 2556/0
    2018-05-19
  • 时间:初秋的一天下午地点:沿海地区某农村人物:村民主任,男,年近50,淳朴憨直(以下简称男)村民主任之妻,年龄相当,文化程度不高的农妇,开朗大方(以下简称女)(村民主任家,正屋的一角,一张办公桌,两张木椅,桌上一台电话,一水瓶,两只茶杯。)(幕启女围着短围…[阅读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