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199/0
    2020-01-12
  • 你说你喜欢吃甜酒煮汤圆,我记在了心里。这些食材是春天就备下了的,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想亲手给你做一碗喜欢的食物。糯米粉是宁波水磨的,南方的汤圆比北方的元宵细腻软糯,吃在口里更加爽滑。我只买了一点,我怕时间长了变质变味。汤圆也是宁波产的,放在冰箱的速冻层里。我…[浏览全文]

  • 37958/0
    2019-12-16
  • 六点半了,天还是黑的,冬天的天总是亮得很迟,但这正给小情侣的约会提供了很好的环境。不过,时间这么早,气温也低得刺骨,哪有情侣愿意离开温暖的被窝来享受这清晨的宁静呢?所以,那空旷的运动场上模模糊糊的一大一小身影就格外引人注意。昨晚又是演唱会又是直播的,虽然开…[浏览全文]

  • 57775/0
    2019-11-25
  • 陆小曼不知道何时,黑暗如同地狱凝视自己。她渴望逃脱,却总是回到原点。故事应该要从认识了张亦可开始。他在海边救了她,答应好以身相许,她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逃离了她的身边。藤蔓爬满出租房的壁垒把房间遮蔽得有些阴凉却晦暗,陆小曼一直以为张的爱是无私的,直到她说要离开…[浏览全文]

  • 66554/0
    2019-11-18
  • 我再次看到他时,感觉有点不真实,他正注视着我,见我看他,并没有躲闪,他的目光照亮了他整个人,让我清清楚楚地想起了一个名字,杜伟亭。为了避免与他进一步的目光交流,我转向远处,天空越发暗了,成了墨绿色,突然我的眼前闪现了那个绿色的窗帘,我打了一个激灵,接着眼前…[浏览全文]

  • 82262/0
    2019-10-31
  • 有许多人,20岁已死,80岁下葬。他们大抵一生匆忙赶路亦或懒得翻身,接受命运一次次随波逐流的安排,失去了刻意编排人生的信心,却也会走到空旷的地方大口地喘气,世界从曾经伸手即天到因为不争而日益感到自己沧海一粟。而有些人,争了也枉然,抵不过命运作祟。成长,令人…[浏览全文]

  • 96860/0
    2019-10-18
  • 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我,我宁愿把那小溪里的水从山下吮回到山上,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我愿意把那蒲公英的种子再聚成伞的模样。那就是我丈夫当初向我求婚时的誓言,还清清楚楚地响在我的耳边,似乎就像是每天报时的钟声一样。然而,我发微信给他,他虽没有删除我,但是没有回…[浏览全文]

  • 95380/0
    2019-10-17
  • ?佛说众生分六道:地狱,饿鬼,畜牲,阿修罗,人,天。护身符取各道之形象、种子、真言,置于贴身处,可蒙各尊之加持。????年前好友D新婚,很少主动联系我的他开着婚车穿行两百多公里硬生生地将我接了去。我们坐在车里,他将领带用右手撕开,看着窗外没转头地说:“阿东…[浏览全文]

  • 95424/0
    2019-10-14
  • 一一是有魅力的女子,算不上漂亮,但是人群中很显眼的那种,红唇,大波浪,白皙细长的手指,涂黑色甲油,书卷气与风尘味竟然和谐的融于她身上,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下不停,很容易勾引出多愁善感的一些倾吐欲,吐口烟圈,一一眼神迷离,讲述了几个片段,她称作是故事,关于一个男…[浏览全文]

  • 94501/0
    2019-10-09
  • 四周一片白,没有下雪,是墙壁,没错,我看到我妈妈坐在我面前,我是在我妈妈家里吗?当我看到我手臂上挂着吊瓶时,我突然想起来了所发生的一切。那一日我拽的窗帘脱落,我从杜伟亭家的三楼坠了下去,连同那绿色的窗帘一同坠落。我的腰以下已经没有知觉,左腿也不能动了,我无…[浏览全文]

  • 94774/0
    2019-10-09
  • 从那以后,我们去过山里,在树下,像两只猫,在草丛中,像两条蛇,在水上,像一对点水的蜻蜓……他急的时候,我会开车去他的家。那是一个七月份的中午,学生要中考的前两天,毕业班的老师已经不再忙了,只等着放假了,他微信通知我去他的家里。他有三套房子,他们那时住在郊区…[浏览全文]

  • 93782/0
    2019-10-09
  • 有一些声音专门夜里能听出来,却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即使有灵性的耳朵也无法分辨。像那些弱小的动物一样,因为他们不知道哪一个是猎人?她的声音不大,只为讲给小青一人听。10年前,我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丈夫在机关工作,我是中学老师,一次开家长会,我认识了一位大企…[浏览全文]

  • 95262/0
    2019-10-08
  • 风吹走了冬日,春天迫不及待地要降临。这里的春天仍然是冷的,实际上称作冬天才更合适,可是春节不可阻挡地来了,它不畏严寒。在一个午后,这里是安静的,院子里只有小鸟的叫声,小青一向是喜欢独处的,即使是除夕。有一种感觉,莫名其妙,那是一种心的紧绷感,就好像身体突然…[浏览全文]

  • 92571/0
    2019-10-03
  • 小青被带到一个带有两个大的天窗的房子,只是那天窗是圆形,这个房间并不冷,其中一个天窗已经完全打开,一些风已经吹进来,带有一点夜的声音。下面是一张沙发床,她抬头望了望,刚好可以仰望星空。她已经无家可归了,原来租的房子已经退掉了,待在哪里都无所谓了。“你的家很…[浏览全文]

  • 95953/0
    2019-09-28
  • 不是在梦里看到,我并没有做梦,我是真的看到了在白天。那时,那一幕发生在一个下午。虽然过去很久了,但是我还能想起,虽然过去很远了,每个夜晚的梦境里都会拽我回去。那时她似乎是个小孩子,眼前模糊朦胧,就像是大脑里下了一场雾。在树林的深处,谁也看不到她,她开始狂奔…[浏览全文]

  • 99110/0
    2019-09-17
  • 雪渐渐地停了,一切看似风平浪静,老徐并没有为难小青,半路上让小青下了车,小青也顺利地预订了4天后同一航班的机票。她怕老徐再次报复,主动地给老徐打了电话。“对不起,我为我曾经对你做过的事情祈求您的原谅,我承认为了办签证我欺骗了你,您有钱,各方面条件优越,定能…[浏览全文]

  • 104801/1
    2019-09-16
  • 小青有一段独处的时间,那个穿警服的人刚刚被叫了出去,房间四周空旷,让小青倍感孤独无助,她坐在其中的一张椅子上,看着那个木头桌子和另一把椅子,一切是静止的,是的,她的肉体已经死了,此时的她正如哈尼绝望时的样子,然而她的大脑还在活跃着,脑中一幕幕地浮现去年的那…[浏览全文]

  • 115082/1
    2019-08-24
  • 阿龙哭了,在柳树下、小卖部前哭了。当然并不是因为他买不起烟而哭了,而是因为他的女人娟娟离开了他。他们热恋三年,娟娟是那么优秀,阿龙认为自己这一辈子再不会拥有这样的三年。春风拂动,小卖部的小孩拿了条毛巾给他,他十分感谢小孩的举动,可他并不知道这小孩把他当神经…[浏览全文]

  • 119508/0
    2019-08-23
  • 命运为何如此不公?把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就算了,还摊上了一个重男轻女的爹!还是一个全身是病的爹!他不仅身体有病,精神也有病,他基本不怎么干活,挣不了钱,还常常发脾气,骂母亲不会生儿子!家里靠勤俭的母亲干点农活来维持,日子过的很拮据!在我16岁那年,父亲终…[浏览全文]

  • 151910/0
    2019-08-07
  • 十年前,我们还在用着QQ,那一天下晚自习刚到家的晚上,我打开QQ里的特别关心分组,满怀激动的点开了聊天框给你发了一句我喜欢你,慌乱不安的等待你的回复,过了良久,你回了一个“哦”和一串省略号,那时我的眼眸尽是失望,五味争鸣。那一年,马航失联了,那一天,是23…[浏览全文]

  • 154048/0
    2019-08-05
  • 净博啊你离开有些日子了,我尽可能坚持弥补她们。也享有这份幸福和温暖,我想怎样能不让她们对我伤心难过。可是我又是是个自私的人啊。我想终会陪伴你而去,只是尽可能的减少我的歉意。你看姐姐特别想我参与这类patient,我总能不明白她的心意。她说这是个慈善晚宴,而…[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