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834/0
    2020-04-03
  • 什么是“缘”?似乎没人能给你一个合乎想象而又满意的答案。记得,2014年的春季漫长而又惬意,一切或许是早有准备,但也是命中注定。春天的清晨青草盈盈,到处充满着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继上次表白后,他一直感觉是一个人的恋爱。总是在不经意间的朝他发火,又会在下一秒瞬…[浏览全文]

  • 16405/0
    2020-03-27
  • 在读书时,我与两个室友成了好朋友,来自吉安的细兰,河源紫荆的阿媚,我们仨经常一起聊天,憧憬梦想,我那个时候看泰戈尔,张爱玲,也看安妮宝贝,总想像着将来的我是留着长长的卷发,画长长的睫毛,悠哉地涂着脚指甲养着猫,写写文章赚赚稿费,又闲又有一点钱;阿媚,写得一…[浏览全文]

  • 17328/1
    2020-03-26
  • 很长很长的梦,梦里见到了久违的璀璨星空,久违的你。忘记何时,悄悄退出了那个我们有瓜葛的同学群。偶尔,你会莫名的到访我的空间,虽然,连自己也没怎么去过。那时,我们十几岁,十几岁的天空格外蓝,十几岁的日子特别美。那时,我最享受的是悄悄从抽屉里掏出零食,然后迅速…[浏览全文]

  • 24488/0
    2020-03-24
  • 她说,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心里想,这小子福气蛮好。潜台词是娶了她,我会成为一个有福气的男人。30年来,随着我这个做丈夫的一天天地进入角色,我发现她身上的确有越来越多的可爱、可贵、可亲、可敬之处。虽然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都没有山盟海誓也鲜有花前月下,没有爱得轰…[浏览全文]

  • 47769/0
    2020-03-05
  • 周静,一个让我心跳、冲动的名字。她,我的中学同学。面庞白皙,容貌姣好,而且善解人意。所以,在我们班上,她华美高贵宛如公主。看她的第一眼,我就彻底沦陷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像子弹一样瞬间击中了我,仅用零点零几秒时间就将我的整个身心俘获,让我…[浏览全文]

  • 36701/0
    2020-02-23
  • 我一边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亲生的不然我妈为何到现在都不理我,一边忧伤工作这么难找要是能跟我妈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那么多就好了原计划是两个月找到工作的,结果因各种事情耽搁了,重要得是,这段时间待在赵小舟家里混吃混喝,深切体会到不上班是真好赵小舟说要不你出去玩玩吧…[浏览全文]

  • 65106/0
    2020-02-21
  • 总有那么一个人,藏在心底、小心翼翼地不敢去触碰。就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要反复斟酌,删了在写,写了再删,生怕她有一丝丝的不悦。总有一些突然出现在你的生命中的人,在你的人生履历上撒下斑斑点点,又悄然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大约是去年,好像又是前年。算了,时间这东西…[浏览全文]

  • 69731/0
    2020-02-18
  • 如果这个世界上我们注定要有一场交集却留不下任何结果,我希望这一场交集来自青春,我们都有足够的激情来让它色彩缤纷,即使有一天颜色殆尽,也足够有能承受它的勇气,并且有种向上的积极。而且多年以后回忆不觉得后悔,只觉得那是一场无人代替并且只有一次的青春故事。十二月…[浏览全文]

  • 74935/0
    2020-02-09
  • 因为对爱的执着叶柄连着血脉叶子长成心的模样片片情思丝丝缕缕挂满了枝头春风吹绿你的衣裳像撑起绿伞一排排手牵手为爱遮风挡雨秋风为你披上金黄色盛装层层叠叠载满了爱的收获绽开幸福的笑脸爱的彼此成就入冬寒风刺骨叶子不忍心让根负重太多纷纷飘落成毯爱的不离不弃爱随缘而来…[浏览全文]

  • 86954/1
    2020-02-01
  • 叶合是我的闺蜜,我们两个同租一间公寓,她心地善良,并且以为别人也善良,就像哈尼的诚实,并且以为别人也诚实一样。有时我甚至觉得她应该和哈尼是一对,因为他们都太单纯,就像孩童一样。尤其最近半年,我发现叶合变得越来越傻,我知道她以前不是这样的,自从她交了一个男朋…[浏览全文]

  • 98273/0
    2020-01-23
  • 秋里,一场坚强而美丽的殇秋风重重,秋意感念。风儿,轻轻碰触每一寸肌肤,如你冰凉的手,轻抚我亚铜色的脸颊。秋风落一地的叶,几千重,几万重,默默地、悄无声息。那是风神的翅膀。初秋,天气还余下一点温存,大地的景致还是绿油油的一片,夜里,月光如水,又如镜,你走到河…[浏览全文]

  • 117893/0
    2020-01-12
  • 你说你喜欢吃甜酒煮汤圆,我记在了心里。这些食材是春天就备下了的,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想亲手给你做一碗喜欢的食物。糯米粉是宁波水磨的,南方的汤圆比北方的元宵细腻软糯,吃在口里更加爽滑。我只买了一点,我怕时间长了变质变味。汤圆也是宁波产的,放在冰箱的速冻层里。我…[浏览全文]

  • 107552/0
    2019-12-16
  • 六点半了,天还是黑的,冬天的天总是亮得很迟,但这正给小情侣的约会提供了很好的环境。不过,时间这么早,气温也低得刺骨,哪有情侣愿意离开温暖的被窝来享受这清晨的宁静呢?所以,那空旷的运动场上模模糊糊的一大一小身影就格外引人注意。昨晚又是演唱会又是直播的,虽然开…[浏览全文]

  • 104251/0
    2019-11-25
  • 陆小曼不知道何时,黑暗如同地狱凝视自己。她渴望逃脱,却总是回到原点。故事应该要从认识了张亦可开始。他在海边救了她,答应好以身相许,她以另一个人的身份逃离了她的身边。藤蔓爬满出租房的壁垒把房间遮蔽得有些阴凉却晦暗,陆小曼一直以为张的爱是无私的,直到她说要离开…[浏览全文]

  • 104233/2
    2019-11-18
  • 我再次看到他时,感觉有点不真实,他正注视着我,见我看他,并没有躲闪,他的目光照亮了他整个人,让我清清楚楚地想起了一个名字,杜伟亭。为了避免与他进一步的目光交流,我转向远处,天空越发暗了,成了墨绿色,突然我的眼前闪现了那个绿色的窗帘,我打了一个激灵,接着眼前…[浏览全文]

  • 101680/0
    2019-10-31
  • 有许多人,20岁已死,80岁下葬。他们大抵一生匆忙赶路亦或懒得翻身,接受命运一次次随波逐流的安排,失去了刻意编排人生的信心,却也会走到空旷的地方大口地喘气,世界从曾经伸手即天到因为不争而日益感到自己沧海一粟。而有些人,争了也枉然,抵不过命运作祟。成长,令人…[浏览全文]

  • 101396/1
    2019-10-18
  • 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我,我宁愿把那小溪里的水从山下吮回到山上,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我愿意把那蒲公英的种子再聚成伞的模样。那就是我丈夫当初向我求婚时的誓言,还清清楚楚地响在我的耳边,似乎就像是每天报时的钟声一样。然而,我发微信给他,他虽没有删除我,但是没有回…[浏览全文]

  • 99836/0
    2019-10-17
  • ?佛说众生分六道:地狱,饿鬼,畜牲,阿修罗,人,天。护身符取各道之形象、种子、真言,置于贴身处,可蒙各尊之加持。????年前好友D新婚,很少主动联系我的他开着婚车穿行两百多公里硬生生地将我接了去。我们坐在车里,他将领带用右手撕开,看着窗外没转头地说:“阿东…[浏览全文]

  • 99856/0
    2019-10-14
  • 一一是有魅力的女子,算不上漂亮,但是人群中很显眼的那种,红唇,大波浪,白皙细长的手指,涂黑色甲油,书卷气与风尘味竟然和谐的融于她身上,窗外淅淅沥沥的雨下不停,很容易勾引出多愁善感的一些倾吐欲,吐口烟圈,一一眼神迷离,讲述了几个片段,她称作是故事,关于一个男…[浏览全文]

  • 99042/0
    2019-10-09
  • 四周一片白,没有下雪,是墙壁,没错,我看到我妈妈坐在我面前,我是在我妈妈家里吗?当我看到我手臂上挂着吊瓶时,我突然想起来了所发生的一切。那一日我拽的窗帘脱落,我从杜伟亭家的三楼坠了下去,连同那绿色的窗帘一同坠落。我的腰以下已经没有知觉,左腿也不能动了,我无…[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