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033/0
    2019-06-20
  • 今夜,我的脑袋又开始左思右想的,怎样跟我们HR行政沟通我想要更换通讯录上的手机号码。我的那点小心思,我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发现,但是自己的内心却看的明明白白。我最终还是妥协了。我决定动用自己的小心思。虽然不光彩,但是毕竟可以给我节约生活的开支。最终又一次的验证…[浏览全文]

  • 4974/1
    2019-06-12
  • 我想他是走了。随着六月的夏风,在一片明媚和斑斓之中,他悄悄的走了。也许他以为,我不会哭。但他不知道,我的心,疼得如同绞上了枷锁。当你已经习惯了一份问候,你的心,常常是有这一位伴侣,虽然不能闻及呼吸,却不会连灵魂也消失了影迹。但现在,在六月的明媚与斑斓里,我…[浏览全文]

  • 4925/1
    2019-06-06
  • 一个人惯了,总想一个人呆着。为了爱的人,最后脱单,不再一个人.这不就是所谓的爱情让人有了一种为爱不要自由的感觉。我们是不是擦肩,但是绕一个圈,又回到原地,只要我们还可以彼此寒暄,为了对方更成熟了。不是别人口里的爱情,再美好,再颓废,还是什么,我们都只是一个…[浏览全文]

  • 8175/1
    2019-05-21
  • 在这个十月的初秋的城,偶然寻见一朵花开,不由想,这个季节的花大抵都是娇弱的吧。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阴有小雨的天气,迎风而舞,沐雨而歌,灿烂地绽放着光彩。这般热烈的生命,都是应当敬重的吧。阴雨连绵,细密的风缓缓吹来,远处的山笼罩在层层浓雾中,颇有一番“云雨巫山…[浏览全文]

  • 8109/1
    2019-05-04
  • 可能走着走着就想停下来,停下来就想躺下来,躺下来就想睡觉。最好睡之前吃点东西,然后一觉再睡到吃饭,然后吃饭,睡觉,躺床上,什么都不用想。这段时间,有悲伤,有困顿,有疲倦,还有一点强撑的希望和自以为是的鼓励。脸上多抹点东西,在太阳下也发光,让自己看起来有多期…[浏览全文]

  • 8115/2
    2019-05-04
  • 不知道两个人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这是Sara现在常常想的问题。女孩子和男孩子总是在一个时期很憧憬爱情,而女孩子们在很小的年纪就开始想象。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他的手指,他的鼻子,他的头发,他穿的衣服,所有的东西,只要是能被手摸到的,都要先想象一遍。但是总也想…[浏览全文]

  • 8083/0
    2019-05-03
  • 厄逆天袭与人同行想着要依靠别人,别人也想依靠你。生活中还是首先要自立,自立以后你可以依靠别人,也可以接受别人的依靠,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当然这也会造成一种孤立。范剑臣又病了,和往常一样,总是被无名无端的病所缠绕,天可怜见。这样的长期病体如何哀哉至此,他时时面…[浏览全文]

  • 8103/0
    2019-04-28
  • 房间越整洁越叫人寂寞,凌乱的摆设让人松了口气似的,“原来是我留下的痕迹啊。”翻开书是上一次读到的地方,被子晒了一天,变大了一圈,像烤好的面包。书堆在床头柜,翻来觉得兴趣缺缺,带着几本书跋山涉水,希望在闲暇的日子翻两页。期待的心情仿佛初中实验后的粗盐晶体,回…[浏览全文]

  • 8142/0
    2019-04-20
  • 桃花淡淡影初恋一个人不应该为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而烦恼,因为光是烦恼,是不能解决的办法,深深的陷在其间也没有什么益处。然而一一抛弃,试问又有几个人能放得开?姐姐家的不发达,三姐夫妻之间的不和睦,而家里又随时可能出现的分歧,蔡蒙今生的失意落魄像一道道围墙,软绵…[浏览全文]

  • 8100/0
    2019-04-20
  • 我好像有三年没有写文章了,现在是凌晨两点整,睡不着,突然间的就特别想写点什么东西。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个内心特别敏感的人,我甚至敏感到我能猜出别人在想什么,我真的特别讨厌这种敏感,我宁愿没心没肺地活着。我也觉得我挺善良的,我懂得如何去察言观色,懂得如何去换位思…[浏览全文]

  • 11478/0
    2019-03-22
  • 戏词里说:家常饭,粗布衣,知冷知热结发妻。这话不假。我和妻子结婚二十多年,一路走来,风风雨雨,有苦也有甜。如果说,当初相亲时,她选择了我,是一时的冲动,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的话,那么,结婚以后,这么多年的磨合,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的完的。去年是个很特…[浏览全文]

  • 8084/0
    2019-03-18
  • 面对着昏昏欲睡的晚风,我想自然的把手放在口袋,可能手里拽的东西有点多了,也只能呆呆的把手晾在外面。今天的风……有点大,手也冻僵了,本可以潇洒自在的走在这条路上,可在现在,貌似这条回家的路,显得越发沉重了。回到家,不想听到那些责备的声音,只能紧闭房间的大门。…[浏览全文]

  • 10200/0
    2019-03-12
  • 烦恼的俊豪俊豪从小受老师和父母就拼命的压制,致使幼小的心灵就开始沉重的负担。如今吃穿都已经不足了,且推行什么卧薪尝胆也做不到。一个沙发上压着的屁股,是绝对想不到铁凳子的冰凉与坚硬了。这是作孽啊,父辈们的奇怪思维强加于子女的身上,讲不得半点自由,时间何以放飞…[浏览全文]

  • 9723/1
    2019-03-12
  • 送上肉球翻滚渴望的永远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心里好骚动不安,也不像是胸中有火,只是平静中泛起涟涟的浮漂。有些在左右转动,缠绕着欣悦的青春欲望。也可能是完全的生理渴求的反应,她敢肯定,这一时期绝对的脆弱毁灭真的会诞生。再说,担心的节骨眼上,绝中之绝险中之险…[浏览全文]

  • 8191/0
    2019-03-10
  • 古有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教训。也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慨。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也。我的老师很多,尤其难以忘记,小学时的启蒙老师。懵懂无知,是我少年本色。孤陋寡闻,是我初中最大的特点。及至稍长,到了高中,内向懦弱,不爱说话,胆小怕事。至于初恋无疾而终,受…[浏览全文]

  • 4979/1
    2019-02-23
  • 夏日的清晨,江月白依旧步履轻盈地走在那条狭窄凹凸的林荫道上,暖风拂面,带来了阵阵花香,暖风掠过,衣袂蹁跹,裙摆轻扬。她推开公司宽大的玻璃门,随着络绎不绝的人群,一阶一阶地向二楼走,与她擦肩而过,迎面而来的都是些陌生新鲜的面孔。刚到二楼的转角处,她看见了杨小…[浏览全文]

  • 8195/0
    2019-02-15
  • 晚上七点多,江月白踉踉跄跄地下了公交车,她拖着疲倦的双腿向天合小区走去。站台不远处是灯火辉煌的的凯德广场,一楼‘哥地’品牌女装店里,空无一人,只有三盏刺目的射灯下,面无表情的模特穿着当季的新款服饰,摆着一成不变的姿式,在橱窗里静默沉思或是凝视远方。这种高档…[浏览全文]

  • 19349/0
    2019-01-29
  • 与当时情景何其相似。我们一起躺在床上,谈理想,谈我们当时可以理解的人生。什么也没发生。你,没多久,居然恬然入梦。梦中合掌,也那样温暖平静。一万年的少年情怀。什么也没发生。好像那个夜晚,就是等着,等着三十年后,用来回味。这样的梦,是真正的好梦。一万个夜,才有…[浏览全文]

  • 8132/0
    2019-01-25
  • 江月白见林美静一脸八卦的表情,不禁一笑,戳了一下她的脑门说:‘’你以为这是娱乐圈呀,还潜规则呢!这叫越努力越幸运!‘’说完有些得意的扬起了眉毛,装作一副很纯真的样子看着林美静。‘’是吗?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怎么拼搏到无能为力,怎么努力到感动老天爷了,给你送…[浏览全文]

  • 8087/0
    2019-01-19
  • 逆袭耶阿美好已背道而驰,身边南来北往的客人,熙熙攘攘的行动无所终止。列冈崩溃了的心泪眼里目不暇接,眼睛在眨巴之间被某某扔得很远。来一张这近年来对他热门的话题,似乎实施迫切渴求。列冈的心绪真的落伍了,新的社会变动,更是实在让其难以忍受。苦苦的工作,他的全身心…[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