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787/0
    2018-10-10
  • 有些东西你再喜欢也不会属于你的,有的东西你再留恋也注定要放弃的,人生中有许多种爱,但别让爱成为一种伤害。有些缘分是注定要失去的,有些缘分是永远都不会有好结果的,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但拥有一个人就一定要好好的去爱他。女人病了,她是真的爱了!她只想逃避现实,…[浏览全文]

  • 3787/0
    2018-10-08
  • 其实此刻,周遭有各种声音,也许是楼层过高的缘故,那些声音都顺着浮尘的方向,串到了我这半空。有招揽顾客的音乐,有汽车轮胎摩擦路面的尖厉,有工地上各种机器的轰鸣;不说躁扰似乎不行。然而只要你愿意,它们都可被屏蔽,你是可以感觉到一种完整的静的。我是感觉到那么一种…[浏览全文]

  • 7674/0
    2018-10-07
  • 一起去吃麻辣烫,我挑出来很多西蓝花,豆腐,土豆和生菜,稍微涮一下,沾点酱料就往嘴巴里送,吃很多蔬菜,胃里清爽,开始猛吃羊肉,薄薄的一片片,有芝麻酱的香味,不喜欢生姜沫,剩下来的都是油腻荤腥,扔到C碗里,看他一口口吃掉。手机震动,他很忙,常常被公事缠身,很多…[浏览全文]

  • 3857/0
    2018-10-05
  • 还有一个星期就到月末了,江月白还是没有签单。主任又开始絮絮叨叨地催单了,她惭愧至极,甚至不敢去看处长那笑意盈盈的眼神。每次开完早会,她都匆匆忙忙地离开,像逃兵一样,逃离这没有硝烟的战场。那些初到职场和同事们一起慷慨激昂说出的豪言壮语,那些面对家人信心满满许…[浏览全文]

  • 3787/0
    2018-10-02
  • 陈云峰笑眯眯地看着江月白,很自豪地对她说自己的奋斗史,20年前的他还是一个楞头小青年。初来哈尔滨,跟着师傅学手艺,跟着社会上的一些人学会了抽烟,喝酒。后来便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色人等,逢酒必喝,逢局必到,可以说他是阅人无数,但他的骨子里还是正直善良的。他从没…[浏览全文]

  • 4097/1
    2018-09-28
  • 起风了,片片黄叶随风飘落,秋天里我习惯了在光阴的路上,望秋花,看落叶,这样有点凄凉的境界里,我会短时间中忘记你,让自己的大脑休息,让自己的灵魂在秋里飘荡……想一个人容易,爱一个人很难,这样的日子里,伤悲的情绪围绕着我。我就会在短时间内忘了你。忘了你。也许是…[浏览全文]

  • 3787/0
    2018-09-26
  • 江月白回到家里,像往常一样,她打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灯。暑气消退的夜晚,有丝丝清凉的风从窗外吹进来,简单地吃了一份泡面,她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来陈云峰的名片,加了他的微信。陈云峰没有在第一时间回复她。实际上,陈云峰并没有回公司,而是叫了两个好哥们去喝酒了。在露天的…[浏览全文]

  • 3787/0
    2018-09-18
  • 峰回路转遇见他又是一个周末,“滴零零,滴零零”,江月白还是被手机的铃声叫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她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瞬间柔和的阳光穿透黎明的薄雾,无数道金光喷薄而出。又是崭新的一天,无论昨天的自己或悲或喜,或顺意或失落,都…[浏览全文]

  • 3789/1
    2018-09-12
  • 早上起来,凉凉的。又是秋天了。有些话,来到心头一万次,仍然,没有对你讲。又是秋天了。已经是秋天了。知道不讲,也许再无机会。秋天后是冬天,不知道能不能过得去?但,我依然闭上心头的门,并不动一下手指。或许,放在心头,才是美?想与你醉一次。把几十年思念,在醉态中…[浏览全文]

  • 3790/0
    2018-09-10
  • (三)人生失意须尽欢她到了家,打开房门,屋里漆黑一片。走到窗前,能看见小区里星星点点分布着的照灯,一切归于沉寂。她的丈夫,一直上夜班,想一想,他们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只是偶尔打一下无关痛痒的电话,她所渴望的来自爱人的关怀与娇宠似乎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而那…[浏览全文]

  • 3787/0
    2018-09-09
  • 夜零文/青言默语从未在清澈的阳光中闻到略带香味的空气,总在每个梦醒后去渴望追寻那得不到的美丽;幽暗的泥沼在我的脚下潺潺而行,荡漾在昏沉的寂寞中半梦本醒;你在我的世界里看到的一切或是不想看到的所有,深深的印刻在你生命的某个部分,磨灭不去。—题记一1每一次我醒…[浏览全文]

  • 3789/1
    2018-09-07
  • 灯影落漠的屋子里寂静得毫无声息,流离失所的飞蛾此时又不知在哪一抹亮光的虚像里依附。唯有火星一触即发的酒气在这间缺少了女主人的屋子里肆虐,扶不起的酒瓶东倒西歪着像是对一个萎靡男人可怜酒量恣意的嘲讽.谁还来听千篇一律的故事,花好月圆的结局仿佛是曾经拥有,海枯石…[浏览全文]

  • 3787/0
    2018-09-05
  • 我本虔心向明月时间追溯到三年前,2015年6月,那时的江月白还是一家保险公司的营销员。初夏时节,街道两旁的树木嫩绿嫩绿的,渐次成荫。杨柳低垂下纤细柔软的腰肢随微风起舞,一串串紫色的薰衣草热烈的盛开,阳光温暖但并不强烈的普照,照在身上无比的舒服。江月白时常会…[浏览全文]

  • 3792/0
    2018-09-05
  • 多少深情暗自生2018年5月初,天气一点点热了起来。持续了几天的高温天气,大街上的美女靓妹们都迫不及待地穿上了五彩斑斓的夏装,有的在秀修长白皙的美腿,有的在秀纤细婀娜的小蛮腰,有的穿着深V的紧身衣,优美诱人的曲线呼之欲出,真叫擦肩而过的男士们垂涎。夏天真是…[浏览全文]

  • 7338/0
    2018-09-02
  • 梦梳往昔绾朝夕不知怎的,昨夜辗转间,忽而想起梧桐雨后苏清浅笔墨落纸的一句诗:深思始觉海水深。他是深海,深不见底,她愿化作一孤舟,天涯漂泊,伴他枯老。我探究这段感情里的爱恨恩怨,终是敌不过困意,入梦。他面前,我眉色浓烈噬心,转身后,我把爱隐忍只为他一人。那样…[浏览全文]

  • 3916/0
    2018-08-30
  • 天上的月亮出来了,星星也在眨着眼睛;我抬头仰望着,心里想起了你,亲爱的,在远方的你还好不?有星星,有月亮的晚上,可知有人在想念你不!爱了,我难以忘记你了.....尘埃随风飘过天际,月色在我的脑海里映出了你的影子,这时的你,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是那么的清晰的,…[浏览全文]

  • 3789/0
    2018-08-25
  • 一点小惊喜在2014年的最后几天里,我终于做了一单陌生客户的车险。那天,我在红十字中心医院附近,忽然电话响起,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带着眼镜的儒雅男人,签名是:HI,你辛苦了,我有点惊奇地接了他的电话。他说,你是于总吗?我一下子反应过来,我说:“您要做车险吗?”…[浏览全文]

  • 3788/0
    2018-08-24
  • 模压训练感谢妹妹的支持,我顺利的通过考核成为一名正式的保险营销员。每天早晨,在闹钟的欢快声中迅速地起床。但我更愿意听那句话:叫你起床的不是闹钟,而是梦想。洗漱,吃早饭,梳洗打扮,穿上标准的职业装,奔向激情洋溢的职场。那时的自己如改头换面一般,把清水挂面的长…[浏览全文]

  • 3788/0
    2018-08-23
  • 经常会做一些和PA有关的梦,也许,我人生最炽烈的悲喜,最风光,最落魄的际遇都在那段岁月中发生,曾与我若即若离,又纠缠不清的人都在那时出现。多少次曾经的点滴在脑海中盘旋不止,而落笔时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总想穷尽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让那时的记忆在纸上鲜活的呈现。…[浏览全文]

  • 11342/1
    2018-08-03
  • 午夜的窗外,微风懒散的吹拂着,寂静中偶尔传来几声虫鸣。这个时刻,拥有的清凉,褪去了白天的炙热。除了额头的发梢,随着,漫进屋内的纷扰在浮动,一切好像停止了。独坐一隅,伸手打开音响,那徐徐流动的声音,顿时溢满了空间的每个角落。屋内的灯没有打开,习惯在暗色中守着…[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