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9342/0
    2019-11-22
  • 生命中,有那么个人来过那年十一月初,天气渐寒,你南来我北往,我们在火车上相遇。此时正是客运淡季,车厢里乘客寥寥无几,买坐铺票完全可以享受“卧铺”的待遇。其他乘客自上车就呼呼大睡,而你却精神得很,有时在两车厢的中间处吸烟,有时抱着个手机好像在玩游戏。不知道是…[浏览全文]

  • 72820/0
    2019-11-17
  • 还记得那年自己用的手机还是诺基亚按键手机,当网络还不是很发达的年代,自己上网进的第一个文学论坛便是“e拇指文学”,那时的“e拇指”有会员等级,分别是大拇指、铜拇指、银拇指以及金拇指,不过等级是由积分多寡区分,每发一篇日志便有积分奖励。甚至后来还推出会员制,…[浏览全文]

  • 77315/4
    2019-11-14
  • 当年你我认识,也许是你慕我而来,你喜欢我的文字,成为我第一个蓝粉,也是唯一的蓝粉。你说你是我的蓝粉一号,我甚是受宠若惊。那时候我们活跃在论坛里,渐渐的,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虽未曾谋面,却也惺惺相惜。认识你后,我为你的口才,为你的见多识广所吸引,对于初入…[浏览全文]

  • 18795/0
    2019-03-07
  • 客串媒人文|月下疏影我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也不喜欢把别人的隐私挂在嘴上,可这件事我不得不说。前段时间,朋友来我家小坐。这很平常。不平常的是,过了几天,我收到一则短信。“在吗?我觉得我们很合适,但你怎么还不回复我的消息呢?你还有2封未读消息,快戳http://…[浏览全文]

  • 20412/0
    2018-11-19
  • 时间定格于2016年秋天,这之前在家里待了七年多了,像断了翅膀的鸟儿囚禁在大地上,失去了飞翔的能力,大好青春就这么无奈的荒废了。秋天的时候我买来了电动轮椅,可以自己出门,抚慰了那颗苦难深重的心灵,有了一丝生气。聊天当中得知她从香港中文大学毕业,即将步入实习…[浏览全文]

  • 17943/0
    2018-11-17
  • 2008年冬天,双腿开始不能支撑身体站立,我知道这次倒下以后意味着什么,心情变得很差,整天闷闷不乐,像冬天漫山遍野的萧瑟。春天的时候再也没能自己独立走出家门,而是每日每月的囚禁在房间里,百无聊赖,伤心欲绝。直到有一天实在觉得无聊,看到沙发上放着的几本杂志,…[浏览全文]

  • 17318/0
    2018-10-12
  • 近期抖音视频早已被云南石榴哥刷爆了,石榴哥是一名英语教师,白天兢兢业业上课,晚上却辛苦去大街小巷卖石榴挣钱。看着各种相关视频,我们不得不感叹,这真是一名受人喜爱的人民教师啊!因为他或许真是像大多评论区里面的网友所说的那样,他是课余时间靠自己的双手辛辛苦苦地…[浏览全文]

  • 17634/0
    2018-09-24
  • 如今进入到当年大二大三的状态,手机即使整天不离身,但却感觉似乎真的没有事情可做。也就是说压根儿不知道该打开什么软件,干点什么……有时想着这也是一件好事,低头族盛行的时代,似乎自己也是显得格格不入的。不过,在前三个月左右,却也在抖音上看到这些视频,或感触、或…[浏览全文]

  • 16278/0
    2018-08-23
  • 他结婚时跟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拥抱了,我也是其中之一。每一个人在和他相拥的时候,都会给他送上祝福,我脑袋里想着要跟他说得话,觉得几句祝福的话罢了,随便说说也就过去了。可是我说不出让他与他的妻子白头到老的话,也说不出让他婚姻不幸的话,哪怕那只是开玩笑我也说不出口…[浏览全文]

  • 14746/2
    2018-05-19
  • 一辈子究竟有多长,没人能预测。几十年光阴,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不停走下去,任何人都不能给自己量身定做,唯有顺其自然。不得不说,人到了一定年龄后,心态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改变。从懵懂无知的幼年,狂妄不羁的少年,追求梦想的青年,直至踏进不惑门槛的中年,整个人都在不断…[浏览全文]

  • 13989/1
    2018-04-30
  • 春天来了,花儿开放。她望着漫天飞舞的桃花,黯然无语。粉红的花瓣在春风的吹拂下好美,好美。可这一切并不能让她的心胸宽阔起来。她任自己在花开花落的境界中徒然伤心。过去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他那动听的言语仿佛在耳边:“情人是鲜花!”在他心中停留过的情人,也许永远是…[浏览全文]

  • 13485/0
    2018-04-21
  • 绮树说我是他生命中的知己。我沉默了,他那充满诗意的信和谈吐,让我感动,眼眶被泪水浸泡。我给绮树说,我爱你,这看似简单的三个字说出来却山重似海深,那是誓言是承诺呵。绮树说,榕树下的相识,就是我和你今生不老的传说,你就是我今生等待的那个女人。上帝派你来到我身边…[浏览全文]

  • 13493/0
    2018-04-15
  • 你总是不听我的,早就在电话里说不要来,你不要来,可你还是固执地来了。递给我电话,我却怔怔地愣着。同事苦笑着重复“你的电话”,我才手忙脚乱地去接。你的话很简单,简单——这仿佛是你给我的最深刻且唯一的感觉,你简单的说:“嗨!我来了,弯过马路,拿雨伞的就是我。”…[浏览全文]

  • 16370/4
    2018-03-20
  • 我目前的生活状况如一席盛宴后的残杯剩炙,糟糕透顶凌乱不堪。一份从来就没有过太大兴趣的工作将就了这么多年,一个无所谓爱与不爱的女人相处了这么多年。不知道是我跟我生活做了一个自我欺骗性质的游戏还是生活冲我开了一回无伤大雅的玩笑,仿佛是一觉醒来,发觉自己永远地与…[浏览全文]

  • 14072/0
    2018-02-08
  • 三年前,我在网上认识个名叫快乐天使的女孩,我老乡,同一个省,不同一个市。我们用电脑上网,刚认识的时候我们发信息聊,聊久了熟了,我们打开语音,打开视频面对面聊。快乐天使长得很像明星大S,很漂亮。我们聊天的时候,我经常唱陈星的《网络情缘》给她听:网上一个你/网…[浏览全文]

  • 14035/0
    2017-12-18
  • 我知道从此你的头像再不会亮起来。我知道从此你的电话再也无法接通。我知道从此你再也不能听我唠叨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知道从此没有人会在叫我丫头。我知道从此我们再也无法相见。想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哭了,心痛了,也责怪自己为什么现在才知道!七月三十一日,你的微博…[浏览全文]

  • 14041/0
    2017-12-18
  • 晚上七点零九分,高铁停在深圳北站。我终于来了。原来,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们之间得距离不过八小时。只是这八小时,却隔了十二年!好遥远!站外没有在等我来的人,走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风吹在脸上,凉凉的,有风,还有不知何时流下的眼泪。看着他们一个个奔向外面等候得人,…[浏览全文]

  • 14539/0
    2017-12-18
  • 离开这个世界一百多天,三个多月。今天终于见到了你。傻丫头!你从车站出来,看起来憔悴的样子,走路那么虚弱,好像弱不禁风。这跟我想像中你的样子不一样。比想像中,瘦了一些。知道你要来,在这车站外等了你足足一天。不过,你不用担心,对于一个魂魄来说,我在哪里都是一样…[浏览全文]

  • 14494/1
    2017-12-01
  • 凡,是我结义的好友,梦幻里的他是一只憨憨可爱的老虎,现实中的他是个高大挺拔的男孩,平时他给人的感觉是热情、开朗的。作为他梦幻里好友,我和他的友谊至深至纯,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的挚交。那一晚,我刚上线,就被不凡叫到了方寸山的云海边,倾听他的苦闷……“今年年初,我…[浏览全文]

  • 13524/0
    2017-09-30
  • 初识丁丁,是在网络。第一次聊天,他的一句“没打搅到你吧?”让我对他有了几许好感。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我读出了他的为人,能感知到他是一个有素质的人。这是我对丁丁的第一印象。其二,他一定是一个优秀的摄影师,这是我的猜测。随意地看了一下他的空间,初衷是想从相册中见…[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