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589/0
    2020-09-11
  • 针,刺到肉才会痛,嫡亲去了唯剩思念,事情要亲身经历才会刻骨铭心,点点滴滴才是真。年年之前,外婆终究了结残生、重堕轮回,继续她下一辈子的旅程,我知道,此时此刻,她正在天堂某一方默默给予子子孙孙们目光。在她生命走至尽头那一刻,我方真正体会到生离死别的感觉,往时…[浏览全文]

  • 3663/0
    2020-09-10
  • 爱之深责之切,世间所有的妈妈对孩子的爱都是无可替代。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当年的奶娃娃如今成为了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妈妈越来越爱你,一直以来我就特别喜欢女孩,而你是上天给予我的天使,你又那么的可爱懂事,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当那天你在我单位帮我干活,回到家问我…[浏览全文]

  • 26842/2
    2020-09-02
  • 我出生于1999年的夏末,听说那天家里正在打谷场里碾麦子,奶奶骗5岁的哥哥说要到屋子里给他取苹果,哥哥等啊等等啊等,奶奶还不拿苹果来,等他终于等不住跑去屋子里找的时候我已经诞生了。大约是6岁前的我长得特别胖,脸圆圆的肉肉的还有双下巴,所以那时候村子里的长辈…[浏览全文]

  • 52327/0
    2020-09-01
  • 今天,我要写一个人。下定决心来写这篇文章,用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在这一年零三个月里,从看到开花的韭菜,看到开在路边的野玫瑰,看到广场上扭秧歌的人群,都会突然之间想起她随之心里一酸然后泪水涌满眼眶,到现在终于可以笑着说我婆婆在的时候也喜欢韭菜盒子,我婆婆知…[浏览全文]

  • 64687/0
    2020-08-29
  • 我家楼下有个女邻居,叫朱玉红,她是74年下乡,比淑蓉大两岁。玉红因为哄孙女,把自家的房子租出去了,和老公搬到儿子家住,我很长时间没看见朱玉红了。这一天,在公交车上遇见了。玉红先看见我,“育盛,你上哪?”玉红告诉我,等她孙女上学了,她房子不租了,就搬回来了。…[浏览全文]

  • 66781/0
    2020-08-28
  • 天昊,我的孩子,我最最亲爱的宝贝:今天,你的爸爸妈妈还有这么多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都聚集在一起,为了你出生一百天而祝福你,祝福我们的宝宝身健茁壮,快乐成长。亲爱的宝宝,100天前,你一如天使降临人间,带着微笑、带着希望、带着美好,你的出生,就如我心中的太阳…[浏览全文]

  • 67570/0
    2020-08-24
  • 妈妈叫李枫叶,外婆给起的。这是妈妈告诉我的,在这样睡不着的雨夜,总能想起妈说过的话来!雨时大时小,让我的情绪也高低起伏,院子里妈妈晒得干豆角和干辣椒我已经收回来了。它们就放在我房中,所以此时此刻我能闻到那股豆角和辣椒混合的味儿来,它们是半干半潮的味道,一半…[浏览全文]

  • 75110/0
    2020-08-17
  • 经常出差,在外地工作时间较长,每月即便是在家的几天里,也总是被各种事务缠身。8月11日下午,下班后回家早了点。在楼下停好车,忽然想起来这几天还没有顾上到父母家里问安,就上了2号楼的五楼,那里是父母的住处也曾经是我最早的家。我和父母住的楼房相距不足百米,房子…[浏览全文]

  • 107070/1
    2020-08-07
  • 在我的文章里,经常出现Milly的名字。Milly是谁?为什么又是一个外国人的名字?Milly是我的妻子,因为她是一位英语教师。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喜欢叫她的英文名字,亲切地喊她Milly,Milly!今晚家里来朋友喝茶,很晚才散。当我散步达标,已经感觉…[浏览全文]

  • 131806/1
    2020-07-22
  • 淑蓉每次到娘家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头戴遮阳草帽,太阳镜和口罩是必不可少的,又加上一层防晒丝巾。走在外面谁也认不出来。她说:”我要是不这样打扮,这周围的人看见我都跟我说话。“妈妈说:”他们跟你讲什么?“淑蓉说:”他们问,‘拿妈自己能不能喂能喂能下地走?现在…[浏览全文]

  • 151589/0
    2020-07-11
  • 我每天下班回来,母亲都不在家,她带着自己的小孙孙——也就是我小侄女去广场看跳舞了。别看小侄女两岁什么都不知道,小家伙也爱热闹,也喜欢出去玩儿,即使她还不懂什么是热闹,什么是爱玩。反正她不愿意闷在家里,她老是闹着母亲要出去。不然总要哭的。每天下午母亲给我剩下…[浏览全文]

  • 152721/0
    2020-07-10
  • 他没有一天不是想回家去的。春节又快到了,越是临近这一天,越是令人兴奋。他此刻又在浮想联翩了,也许这一次可以顺利回家去:要买一套棉衣给自己的母亲,山里冬天雪厚、又冷——她需要这个;还要买一套新衣服给女儿,可是想到这儿,他为难了,这时候女儿是多大又是多高了?他…[浏览全文]

  • 154660/0
    2020-07-09
  • 我家有个邻居,外号叫“大胖老婆”,她的女儿小娟是开发廊的。妈妈说:“我跟小娟联系联系,你上她那里剪头发,价钱能不能省一点?”我说:“我一年能剪几次头?咱和大胖老婆家又没有交情。”大胖老婆是个寡妇,身体没有病,走路也正常,只是有些胖。小娟有2个姐姐,不经常回…[浏览全文]

  • 153821/0
    2020-07-08
  • 与字篇之我与母亲(三)我与母亲我的母亲越来越和这个时代脱轨了,我曾极力想把她拉入这个社会的正常轨道,可是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母亲五十四岁,已有大多白头发,我一度想给她买点染发剂,她说贵让我别乱买。我作罢。母亲在与父亲的离婚战争中左眼严重受损,不怎么能看真东西…[浏览全文]

  • 155235/0
    2020-07-07
  • 与字篇(二)我与父亲父亲不喝酒,如今很少有人不喝酒,这算是他的优点——这辈子仅有的一个优点。我与父亲在一起生活时已十二岁了,整个童年他都缺席了。当我坐了一天汽车,一天火车来到他身边时,他正大腿一翘看电视呢。准备晚饭的人是带我来的母亲。母亲领我在属于厨房的一…[浏览全文]

  • 162213/0
    2020-07-06
  • 我想对母亲说的话文/听不见的风妈,这是一个无人的长夜,我独自坐在窗前,静静的听着流淌的时间,时间也是有声音的,我能听到它寂寞的步伐,你听,嘀达!嘀嗒,它正一步一步的走向世界的最后那一刻。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多么清晰。时间也是孤独的,在这个寂静的夜里,人们都…[浏览全文]

  • 161495/2
    2020-07-05
  • 二月早晨一层微霜,早出门的人留下的脚印在太阳还没照射的大地上显得很醒目,微微凉凉的世界,等待太阳驱寒。我是二月初出生的,母亲完全靠自己就生下了我。当时父亲还在外地打工,而奶奶因为跟母亲的关系,压根就没来看她。在得知我是女儿,奶奶对母亲的态度更不如前。我的出…[浏览全文]

  • 168320/1
    2020-07-02
  • 周末下午,我从超市购买了进口的香蕉和老北京酸奶,去母亲家探望母亲,这两样东西是母亲的最爱,也是她老人家每天必备的食品,许多年来始终如一,雷打不动,所以我每一次去探望母亲,其他东西都可以忽略,唯有这两样东西缺一不可。母亲今年已经是九十二岁高龄,几年前基本上都…[浏览全文]

  • 172298/1
    2020-06-28
  • 几乎每一次我从外头回来,妈妈总要问:“你有没有看见什么熟悉的人呀?”一个长期卧床的病人,和外界失去了联系,她是孤单的。过去的老同事,老邻居都在她的脑海里,只要你提起某某人,妈妈立刻眼前一亮,很多往事浮现在眼前。这天,我在公交车站看见了妈妈以前工友家里的孩子…[浏览全文]

  • 159957/1
    2020-06-19
  • 每一天,我都会看见妈妈在缝补衣服,就连袜子都是自己做的。这天,她让我到市场上给她买几双袜子。我上了一辆公交车。当时,车上的人挺多,没有空座位。到站了,旁边的座位有个空位子,我赶忙坐下来。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帘,背对着我的不是淑美吗?车又要到站…[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