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278/1
    2018-05-16
  • 如果天天都过母亲节,日日都说暖心话,那样的你是否,会觉得母亲节又平常了一些,平日多注重一些,今天就会平常一些。节日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平常,我们要把节日当成一种提醒,一种警告,母亲的爱,已经无法话用语言来形容了,但可以用行动来体现,胜千言呀!母亲给我们的…[浏览全文]

  • 2555/1
    2018-05-14
  • 她不是我妈妈,而我在心里喊了她三年妈妈。从那件事发生到现在,一百四十四天,妈妈只和我说过三次话。每一次,极尽精简。记得以前,我犯了错误,妈妈总是皱着眉头批评我,而最终又温柔的退步妥协,眼神,动作依旧都是在鼓励我,像哄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有同学说我恃宠而骄,…[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14
  • 第八章潘丽谋生1991年,孙军的妹妹孙静结婚了,对象是银行行政干部,是未来行长的接班人。孙家人趾高气昂,大摆筵席,高朋满座。与此同时,潘丽和孙军都下岗了,婆婆笑话潘丽,酒桌上人多的时候,大声嚷嚷,“你们都不用管潘丽,那么个大活人还能在家坐着吗?”。不久,孙…[浏览全文]

  • 2555/1
    2018-05-13
  • 我的母亲,没有文化,她按照自己的理解把我们养大。她一句话会说很多遍,生怕我们没有放在心上。她不舍得扔掉旧的东西,家里总是放着几十年前的旧衣服、旧鞋子。她会把我们的剩菜剩饭悄悄地吃掉,虽然医生说她不要再吃那么多高糖高脂肪的食物。她不认得字,却喜欢抱着外孙,开…[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13
  • 每一次看到路边的小草那细细的叶片尖上牵着的晶莹剔透的露珠映着日出时候的感觉,都会让我想起童年的时候牵着妈妈的手那温暖甜蜜的味道,想起我与母亲慢悠悠的行走在那条通往梦想快快长大成人的小道。那时候,我的小手拉着妈妈的手,妈妈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小手,我不时地仰望…[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12
  • 父亲-----一个瘦削而干练的老人。萌萌记忆深处,是决定陪我游览所在的乡、镇、县,乃至于省、国,HADENG国外一个游客。然而,自从我就读于兴山一中,一切都变了,一路陪我从幼儿园到初中的父亲,再很难有与我共出的时间,他起早到我先前读初中的学校上课,我贪黑;…[浏览全文]

  • 2556/1
    2018-05-12
  • 第七章潘学海与邱红1993年,江纺经济效益下滑,经常压工资。为了生存,潘学海利用业余时间开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拉客。这个时候,一位江纺女工进入了潘学海的视野。她叫邱红,家住农村,由于经常坐潘学海的三轮车,和潘学海熟悉了,她还拉着工友一起坐潘学海的三轮车。邱红…[浏览全文]

  • 2554/0
    2018-05-11
  • 我深深的怀念我的母亲,虽然母亲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母亲!二十八年前的今天,患病的母亲匆匆的离开了这个既让她留念又让她饱受痛苦和委屈的世界,到另一个据说是极乐的地方去了,让母亲与我们家人阴阳两隔!许多人都认为人有来世,我也希望人有来世。因为倘若有来世,那…[浏览全文]

  • 2557/2
    2018-05-10
  • 第六章潘敏的悲惨生活住宿舍的职工一般都在食堂吃饭,潘敏觉得花费大。她弄来小汽油炉子偷偷地炒菜,被一位中年男宿舍管理员郑诚看见了,就把炉子给没收了。本来事情就算结束了,可是潘敏朝郑诚抛媚眼,郑诚心怀不轨,深夜用备用钥匙打开门,叫醒潘敏,说“你跟我走!”。潘敏…[浏览全文]

  • 2554/0
    2018-05-10
  • 第五章潘霞的婚事江州市有个八仙岛森林公园,每到春季,槐花飘香,泌人心肺,林中漫步,心旷神怡。1984年中秋节,潘霞在这里遇到了她后来的丈夫刘福军。那天,潘霞往山上走的时候,脚脖子歪了,走不动道了,正好遇到了骑着摩托车的刘福军。刘福军拖着她去医院做了检查,还…[浏览全文]

  • 2556/2
    2018-05-09
  • 妈妈55岁生日那天,我却忘了。后来,我打电话向妈妈表示歉意时,电话那头的妈妈笑着说,过一次老一岁,再说我也没有过生日的习惯,你们过得好就行了,别老惦记我。我竟然一时语塞。我已记不清有多久没有陪妈妈了。弟弟结婚前夕,我请了探亲假风尘仆仆赶回家中,妈妈忙着收拾…[浏览全文]

  • 2554/0
    2018-05-09
  • 胆小鬼成长记一直以来儿子胆子都比较小,也许是因为我就是个胆小的人,他被遗传了;也许是亲历了那次惨烈的车祸,受到了严重惊吓。总之,儿子胆子小,对我依恋感很强。为了让他成为小小男子汉,我决定对他进行训练。第一次我是鼓励儿子到楼下的小卖部买盐,第二次则是到离家不…[浏览全文]

  • 2713/3
    2018-05-09
  • 一只南瓜有这样一个故事,很老套,也很简单。我丈母娘今年八十五岁了。老人家身体硬朗,精神矍铄,思维清晰,唯独满口牙齿不太好使,平时只能吃些较软的东西。老人对饮食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喜欢吃点老南瓜。这还不好办?!住我家的这段日子,我叫妻子隔三差五地煮些老南瓜…[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5-09
  • 第四章年轻时候的潘丽潘丽在青年点,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潘丽把他当成了“哥哥”。每当潘丽和同学之间起腻的时候,他总是站出来护着她。这个人叫王刚,他后来考入江州师范大学,现在是一家中学的副校长。当年,他经常帮助潘丽复习中学功课。身边有这样的良师益友,使潘丽对学…[浏览全文]

  • 2554/0
    2018-05-08
  • 第三章潘霞失恋了潘霞的初恋男友叫于鹏,家在龙泉镇诸葛岭,家里姊妹多,家境贫寒,他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于鹏是江纺电工,中等身材,小眼睛,厚嘴唇,比潘霞大4岁。不知道他哪里吸引着潘霞,潘霞时常主动接济他。每到吃饭的时候,潘霞特意把自己饭盒里的荤菜拨给于鹏,或者…[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07
  • 第二章以身试法人怕引诱,塘怕渗透。潘学海接触了他的姐夫刘福军以后,很快误入歧途。他以身试法,伙同几个狐朋狗友顶风作案,把偷来的高档衣服,名烟名酒藏匿在家中。没过半年,这个盗窃团伙被公安部门一网打尽。民警在潘学海家里还发现了一张潘学海和王永胜一家三口在火车站…[浏览全文]

  • 2555/3
    2018-05-06
  • 第一章引子文化大革命开始的那一年,潘学海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工人家庭,生下来时他才六斤重,又黑又瘦,一提溜一个蛋儿。父亲潘云龙说:“这个孩子能好养活吗?”。潘学海3岁时,妈妈抱回来小弟弟文海,他觉得家里多一个小孩,就会有人跟他分东西吃,他坐在炕上嚎啕大哭。那时…[浏览全文]

  • 2658/3
    2018-05-04
  • 记不得是哪一年的哪一天,是早晨还是晚上,是冬天还是夏天,所有的故事背景一切都记不得了。只记得那时你白白的圆脸,大大的眼睛,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子。你把手伸进衣兜里,笑着对我说:“把眼睛闭上,姑姑要给你变好吃的东西。”我把眼睛闭上,心里琢磨着:“你会给我变什么…[浏览全文]

  • 2558/1
    2018-05-02
  • 人生注定不可能一帆风顺,就像你不会知道宁静的海面,会是暴风雨的前奏!那一年,我大一,异地求学。大学的适应期还没来得及结束,惶恐和喜悦交织着复杂的心灵。悠闲缓慢的空气让我沉醉。然而,平淡的一切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如梦初醒,那晚,妈妈的一句话“妈妈的妈妈没了…[浏览全文]

  • 2850/2
    2018-04-29
  • 安妮宝贝:你好!妈妈坐在20年前的一个小小角落给你写信,此时此刻,妈妈的心情,就像一片雾,我无法说出那是一种形状!宝贝,我想20年后的你一定很快乐吧!因为那时的你一定有了一个很好的工作的,能够自食其力了。可你知道吗?20年前的你,喜欢坐在爸爸妈妈的怀抱里,…[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