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681/0
    2019-09-14
  • 亲爱的妈妈:您好!我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忍不住提起笔给您写这封信。妈妈,您这几年在一个大商场经营着一家服装店。为了让我和弟弟生活得更好,您起早贪黑,含辛茹苦。您太辛苦了!女儿看在眼中,疼在心里。我暗暗发誓要努力读书,将来好好报答您。可上周二我去您店里发生了…[浏览全文]

  • 14060/0
    2019-09-12
  • 中秋节前夕,我带着月饼来看望父母,父母见我远道而来,感到特别高兴。在吃饭时,母亲突然说,“爷爷一人在家,我们给爷爷递一些月饼回去吧!”我听后连连应承,明日一早就去邮局快递。晚上,我突然接到爷爷打来的电话,我感到特别意外,因为爷爷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难…[浏览全文]

  • 13822/2
    2019-09-09
  • 据《彭拜》新闻网引述多家主流媒体此前报道,家住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门庄村的17岁女孩赵思琦因母亲在今年3月份被查出患急性白血病,需尽快做骨髓移植手术,因手术与高考体检是同一天,配型成功的她选择放弃参加高考。对此新闻,浏览伊始也就当成是一个普通的暖新闻而已,然…[浏览全文]

  • 29512/1
    2019-09-04
  • 【今天是父亲逝世五周年的忌日,重发此文,作为对他老人家的纪念。父亲名讳黄立生,又名黄长谨。——黄忠晶于2019-9-4】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就到了父亲逝世一周年的忌日。这一年来我多次梦见父亲,梦境当时犹能忆起,过后却模糊了,只是记得他跟活着的时候并无二致…[浏览全文]

  • 35770/0
    2019-09-01
  • 高中毕业了,没有那么兴奋。人年纪大了后幸福指数就偏低了吧,增加的忧伤足以占据我那年轻的心。从没离开家那么远,从没离家会那么久,没有朋友们的陪伴,一个人真的可以应付未来的生活么?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真的可以。让人难以承受的其实是分别的那一瞬间。爸妈关上门,那…[浏览全文]

  • 52567/3
    2019-08-23
  • 2014年夏天,几乎天天都是桑拿天,太阳把大地炙烤得像蒸笼一样。午后四点钟,我来到病房,妈妈仰卧在病床上,身上盖着的床单已经搭在床架上,病魔始终折磨着她,她闭着眼睛一动也不能动,除了疼痛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妈妈已经住院二十几天了,我每天晚上都在病房里护理,大…[浏览全文]

  • 55583/0
    2019-08-22
  • 2019年8月下旬,全国各地都沉侵在三伏天的热浪中。忽然听闻老家的伯娘去世,我并没有对此有任何悲痛,反倒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我老家所在的地方大多数人都姓曾,姓陈的就只有我家和伯伯家两户,在当地我们属于外姓,虽然并没有很明显的排外,但多少还是有点被少部分人…[浏览全文]

  • 83922/3
    2019-08-11
  • 故意让他担心(花逢春开2019.08)窗外暴雨倾盆。张莉立在老屋窗前,内心的苦恼犹如地上的水泡破了又鼓,鼓了又破。儿子在一边安心的写着暑假作业,他还小,全然不知雨的世界。身边的手机时明时暗,电话是丈夫林子俊打来的,已经响了好几次了,但她不想接听。早早计划好…[浏览全文]

  • 84000/1
    2019-08-09
  • 2012年的一天,从四川传来不好的消息,我的二姨去世了。后来,我才知道二姨是胃癌去世的。也许两年前她离开金州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二姨和我妈都是三零后,小时候都在日本人开的工厂做童工。为什么二姨全家要离开金州,千里迢迢来到四川省仁寿县呢?据我妈妈回忆…[浏览全文]

  • 100402/3
    2019-08-06
  • 全村的人都知道我爸死了。第二天办葬礼,八个人憋足劲鼓着青筋把我爸从屋子里抬出去,我爸在棺材里,一动也不能动。他们踩在那些刚洗过雨,潮润贴着杂草的黑泥巴上,一个一个的脚印就像当年我爸背着我上学时踩在大雨下那树坎子里,我使劲的哭,我知道我爸这一出去就回不来了,…[浏览全文]

  • 107159/3
    2019-08-02
  • 2013年9月的一天,从西安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四叔去世了。妈妈平静地说:“老四从小在咱家住,成家以后,领着老婆孩子四口家,在咱家住过两回,住了十多天。”。时光回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的父母都在工厂做工,勉强吃饱饭。四叔当时12岁,他把哥嫂家当成自己家,哥…[浏览全文]

  • 132394/2
    2019-07-25
  • 还是能清晰的在脑海中筛选出那年的旧画面,跟着思绪和记忆慢慢回到过去...我忘不了任何一幕场景!2003年4月9日,这一天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可对我——是生命中第一个至亲的人永远离开了我。在那个懵懂的年龄,死亡尚未囊括我的记忆和人生,它就如做梦和…[浏览全文]

  • 139995/2
    2019-07-20
  • 感谢富兰克林的午餐虽无酒醒之崔,凌晨却自然不寐,思想家人及工作,诸多时段,不再入眠,换到客厅沙发上开了手机,看记录片,看《汉陵》一集,不料,视线转移,暂无心事,竟又睡了。朦胧中听到儿子上学关门,唤妻子打开热水,便已上午九点,虽然身心未醒,随吃早点,料理厨卫…[浏览全文]

  • 143078/0
    2019-07-18
  • 第四十八章:在派出所里的每个人都显得心事重重,几个废品收购站的有事要做,只留下一个人,其余的都回去了。眼下要做的就是迫切地了解到男孩的身份信息,毕竟这种事应该通知他所在归属地的警方知道。想获得男孩的身份信息,目前所有的线索只有通过他随身携带的物品获得,于是…[浏览全文]

  • 154013/4
    2019-07-14
  • 2016年10月的一天,我拿着一张定期储蓄存单来到一家储蓄所,柜台工作人员告诉我,必须本人过来支取。我说:“我母亲已经去世了,这是死亡证明。”,“先生,还要有你家里其他姊妹的签字才可以。”。无奈之下,我只好找哥哥签字。我来到哥哥所在的单位,只见哥哥在一台机…[浏览全文]

  • 185556/1
    2019-07-05
  • 世上哪有不流泪的人呢?我的母亲也不用例外,就像天底下所有的成年人一样,母亲是不会轻易落泪的,除非……清晰的记得母亲的第一次流泪是因我而起,那是在我上初中时的一个暑假。有天一大早,母亲便带着我到棉花田里除草。正值盛夏,刚到田里没多久我已汗流浃背。抬头看看母亲…[浏览全文]

  • 184330/0
    2019-07-04
  • 人生已过半。人世间,已游离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在过往的这些日子里,有悲伤,也有欣喜。可现在回忆起来,已经记不得过往曾经的这些悲伤或欣喜的时日。唯一无法忘记的,是您的忌日及我的生日。今天,6月9日,是我永生不会忘记的日子。那一年的这一天,您永远地离开了人世,离…[浏览全文]

  • 185521/1
    2019-07-04
  • 第四十七章:考虑到武纪伟的工作要紧,我和他商议好了,等到了小县城,他带着老妈先回家,我负责安顿好男孩。达成共识,先找到一家小餐馆,点了餐,最起码让男孩吃点东西再送到派出所,也许在警察的帮助下,他很快就能找到家人了。男孩吃了一大碗面,见他吃饱喝足,我们下一步…[浏览全文]

  • 186548/0
    2019-07-03
  • 第四十六章:时间过得真快,到了北京,根据武纪伟提供的位置,我们很快找到了事先预约好的医院,武纪伟早就等候在医院门口。见我们过来,他赶紧过来帮忙拿东西。“那怎么行?”我忙说,“武先生提前预约了专家,还特意在这里等候,心里过意不去,再让武先生帮忙拿东西,岂不是…[浏览全文]

  • 186718/3
    2019-06-30
  • 2007年年底,姐姐和别人合伙开了一个手机店,挣了很多钱,逐渐摆脱了贫穷。她经常打电话叫我上她家里拿东西,都是她家里旧衣服,或者是旧的碗和盆什么的。我每次去她家,她总是说:“你就在门口站着,别进来。”,有时候,我看见大强在客厅里,我们没有打招呼。姐姐把包裹…[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