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574/2
    2019-05-15
  • 上午,堂弟在家族群发了一条信息,信息内容是爷爷今日出院了。于是我便匆匆询问爷爷的身体状况。直到母亲给我发来私信还得知爷爷的身体不容乐观––爷爷被查出食道癌!我一下就蒙了,直到下班后便匆匆给母亲打了电话,听母亲说爷爷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医生和家人都谎称爷爷只…[浏览全文]

  • 10192/0
    2019-05-14
  • 第四十四章:夏令营结束,孩子们也累了一天,领导特意批准,今天休息一天。我请了假,回到家,准备明天带着老妈飞北京看病。在回家的途中,我去了超市,买了一大堆生活必须品。不是去北京的途中用的,而是专门给老爸买的。别看老爸撑起家里的一片天,是个硬汉子,不过,他的内…[浏览全文]

  • 10114/0
    2019-05-14
  • 现代.清风儿时的你无忧无虑,除了吃就是玩,玩高兴了就忘了回家,不高兴了就不想回家。最终,不管回家是否高兴,起码有人惦记着你,知足也就这么一回事,幸福也就如此这般吧!在父母的眼里,丢了谁也不能丢了你。呵护着你进了学堂吧!他们心想,这下可以过得轻松一点了吧!谁…[浏览全文]

  • 6856/0
    2019-05-12
  • 今天是母亲节,母亲打电话给我说,今天是妹妹生日,你要打个电话给她。如果不是母亲提醒,我还真把妹妹的生日忘记了。母亲总是提醒好生活中这样那样的事,如天冷了要加衣服,晚上要早点休息之类的。虽然我觉得这只是小事情,但在母亲那里确是大事情,每次电话都要把这些细小的…[浏览全文]

  • 6856/0
    2019-05-12
  • (这是母亲十五年前回忆她的母亲即我的外祖母的文章。今天是母亲节,谨以此文纪念两年前去世的母亲和五十年前去世的外祖母。——黄忠晶于2019-5-12)忆慈母母亲离开我已经三十多年了,我觉得她仍然活着,没有亡故,只是去走亲戚了。我常常做这样的梦:我到处去找母亲…[浏览全文]

  • 6857/0
    2019-05-08
  • 外孙女刚满四周岁,正处于对什么都感兴趣,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阶段。给她讲《鱼姑娘》,她问:“鱼为什么会说话?”“那条鱼聪明啊。”“那个小姑娘吃了鱼,为什么就变成了鱼姑娘呢?”“吃了会说话的鱼,就会变成鱼姑娘。”“那我吃了鱼,也会变成鱼姑娘吗?”“不会的,外…[浏览全文]

  • 7415/0
    2019-05-04
  • 我的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二十年了。到现在为止,每每想到她老人家,就会忍不住伤心落泪,就会悔恨不已。她的去世,可以说是我们兄妹心里的一道硬伤。我们对不住她老人家。母亲去世的前一天,是大哥打电话要我回去的。同时,大哥还打电话告诉在长沙工作的老二和嫁到衡阳的妹妹…[浏览全文]

  • 6902/0
    2019-05-04
  • 第四十三章:事态已经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肖博霆的父亲一直很少有发言,他在余江的妈妈冲出去的那一瞬间也飞快地冲了出去。紧接着,欧乐乐的父亲也不比任何人慢,很快冲到余江妈妈前面,拔腿狂奔。我何尝不比任何人焦急?这里的场面还需要我控制,我一旦走开,局面将乱成一…[浏览全文]

  • 6943/0
    2019-05-04
  • 我有一个可爱的小妹妹,她的名字叫做熊诗远。她有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甚至比我的还要厚;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不停的转来转去;一张樱桃般的小嘴,一会儿张开,一会儿闭着,可爱极了,我敢打赌,谁见了她都会喜欢上她。小远还有一项特异技能,就是变脸了!在她的脸上,一会…[浏览全文]

  • 13141/1
    2019-05-02
  • 刘家姐妹俩分别收到了起诉状副本。上面有一段是怎样写的:从2010年至今,石河镇杨屯村民刘守业的子女偶尔会看望他,但是未就赡养问题进行有效的协商,也未支付赡养费,未尽到赡养义务。2014年起,刘大爷因身体不佳,居住环境差,长期无人照料,身体更是一日不如一日。…[浏览全文]

  • 8014/0
    2019-04-30
  • 刘守业住了12天医院,除了新农合报销一半的住院费,花了村里八千多块钱。老人心里一直惦记这件事,他下决心要通过法律途径,告他的五个孩子不赡养老人,遗弃老人。这天,老刘拖着虚弱的身体,拄着拐棍来到镇司法所。司法所的石头台阶有十多层,老刘刚刚登上一阶就摔倒了,恰…[浏览全文]

  • 12221/5
    2019-04-29
  • 前不久,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在与母亲发生争执后,毅然从桥上跃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真切的感受到那位失去孩子的母亲,是多么的悲伤与自责。可以预见,在今后的岁月里,留给这个母亲的,会是怎样挥之不去的痛苦。所以,我不想在此谴责这位母亲,她已经为…[浏览全文]

  • 12252/0
    2019-04-29
  • 五月的天空,已经开始慢慢地炎热起来了。春天也在那炎热的天气中渐行渐远。那常常不备就到的飘逸的芊细而柔弱的雨丝,极像我心里飘零的泪线一般,一头牵着我思念母亲的心绪,一头连着我的眼睛里的泪。我想用手轻轻的抹去,结果还是发现心和眼睛一样都是满满的泪水。因为,那年…[浏览全文]

  • 14856/0
    2019-04-28
  • 爸,我上学去了昨天修改打印的一份十年前的文章,是关于儿子的,假借之法让儿子观看,也是为了提高他的作文水平;题材是关于父子之前,他小时候受伤的一件事,以及我斥责他的一件事。打印的时候,回顾徘徊,忧思上下,常常不能自己,而扬背在椅。思忖他现在的语言木讷,不多与…[浏览全文]

  • 15189/0
    2019-04-28
  • 这天,村委会正在商量怎样解决刘守业的养老的问题。杨锐提出:每隔一天安排一位村干部照料老人的生活,在座的八个村干部都表示支持。话说刘守业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整天咳嗽上不来气。村里干部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联系刘家兄妹3个,你推我,我退你,连登门都不登门,都说自…[浏览全文]

  • 7989/0
    2019-04-28
  • 第四十二章:我和武凌浩在队伍集合之前赶到机构,我放下东西,看了下表,八点五十,离出发还有十来分钟,我暗暗吁了口气。操场传来一声号令,紧接着是来自不同方向的脚步声急促地朝操场的方向集中。杨建飞站在操场中间,一杆大旗握在他手里,直挺挺地矗立着,鲜红的颜色格外醒…[浏览全文]

  • 8929/0
    2019-04-27
  • 少女的祈祷在夏天的某个黄昏,远处的城市依稀传来车辆的笛声,远处传来的农人踩打谷机的发出拉二胡一样的声音,还夹带着“沙沙……”的声音。那些声音顺着风藏在风里,逆着水钻进水里传入了新河中,激起了阵阵浪花,在水面扩散开来。夕阳还荡漾在新河的水波里,很自然的变换着…[浏览全文]

  • 20737/1
    2019-04-26
  • 故事发生在辽宁省南部一个普通的小山村,村里有个80多岁的贫困户叫刘守业,自从2010年老伴去世了,他一个人住在一间低矮的瓦房。2014年春节前夕,他拄着拐棍找到村委会,对村主任说,他要办理低保。村主任杨锐说:“刘大叔,你有五个子女,按规定不够办理低保的条件…[浏览全文]

  • 20375/2
    2019-04-26
  • 第四十一章:昨晚我特意把闹钟调到凌晨五点,睡眼惺惺中我来到厨房,准备给老爸老妈做早餐。对于今早吃什么,我毫无概念,之前见过老妈做早餐,既然有决心,那就照猫画虎吧。我煞有介事地接水熬粥,找到老妈煎鸡蛋的小平底锅,尽管煎鸡蛋的时候努力让自己镇定,不过鸡蛋还是不…[浏览全文]

  • 7950/0
    2019-04-23
  • 第四十章:夜幕降临,我坐在食堂,心不在焉,是因为我突然想起老爸老妈,自从参加了工作,我留在他们身边陪伴的日子屈指可数,而且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的饮食非常简单,记得我一次买了新鲜蔬菜回去,给他们放冰箱的时候,看到冰箱里是快要过期的牛奶和面包,还有一大袋咸菜。…[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