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687/0
    2018-11-10
  • 三年后。繁华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熙熙攘攘,延街路边的一个卦摊确显得冷清了几分,一位四十来岁偏瘦的男子坐在摊内,胳膊肘顶着桌子,手掌撑着脑袋,眯着眼睛打瞌睡。桌上放着纸、笔、铜钱、卦签、罗经盘等一系列占卜用具以及一张与占卜无关的寻人告示,黄色桌布垂近地表,…[浏览全文]

  • 2911/0
    2018-11-06
  • 第三十章洛阳之行记2008年年底,大连第七医院院方给潘毅开具了“医学精神病鉴定书”,上面其中一栏写着:该患者自15岁起,因为受到外界刺激而出现精神病症状,胡言乱语,行为异常。检查所见,理论性幻听,关系妄想,被害妄想,内心被揭露感,思维被控制感,情感平淡,意…[浏览全文]

  • 3230/0
    2018-11-06
  • 第二十一章:刘岩的事多亏沈教授支招,要知道和他那个知识分子的老爸沟通,我说不定会没有理由说服他。前段时间有一部分孩子想念家,愿意回家和家长在一起,一直推迟到今天才让家长们亲自来接,送走他们之前我不忘吩咐,过两三天不要忘记来参加机构举行的郊游。想家是好事,就…[浏览全文]

  • 2911/0
    2018-11-05
  • 第二十章:刘岩的父亲是个儒雅的中年人,儒雅中自带一种不可靠近的气场。他对面坐着刘岩的母亲,慈祥,恬静,一举一动中透露着不俗的涵养。她身边站着刘岩,刘岩则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一动不动。不敢直视父亲投过来的目光。我们简单了解到刘岩的家庭情况,都是刘岩的父亲在发…[浏览全文]

  • 6420/0
    2018-10-28
  • 第二十九章潘毅的遭遇潘毅六岁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母亲,那天,王月把他从幼儿园领回家,看见家里坐着好几个人,王月指着其中的一个年轻妇女说:“乐乐,叫妈妈。”,潘毅怯生生地躲到奶奶的身后。潘毅念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刑满释放,这个家总算聚齐了。两口子决心改邪归正,在…[浏览全文]

  • 4117/0
    2018-10-19
  • 第二十八章王月的眼泪(续)1993年的一天,正在家里哄着孙子的王月忽然接到了德民的来信,信上说:“妈妈,我来到日本神户已经一年了,之前换了好几份工作。现在在介护所打工,工作时间是在夜间,照顾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每天熬得眼睛通红,有些病重的老人晚上不睡觉,我…[浏览全文]

  • 4084/0
    2018-10-19
  • 第十九章:余江妈妈来接他的时候,我亲自送他们出了大门,返回来的时候,杨建飞咧着嘴朝我笑。他一定是有高兴的事值得庆祝,没想到他反过来说:“胡老师,恭喜你。”“啊?”我郁闷了。“啊什么?故作谦虚吗?”杨建飞说,“恭喜你又成功地让一个家庭重拾温馨。”“哪里哪里,…[浏览全文]

  • 4104/0
    2018-10-18
  • 第十八章:操场上又开始沸腾起来,杨建飞响亮的训话声穿透窗户的玻璃,比催促我起床的闹铃还要管用。我揉着胀痛的太阳穴,从浑噩中爬起来,熬夜的滋味真不好受,我脑海里依然在想着一些事情,刷牙的时候差点把洁面乳挤到牙刷上。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余江匆匆从窗户边走过…[浏览全文]

  • 4093/0
    2018-10-17
  • 第十七章:余江的妈妈亲自来找我了,我安排她在会客厅商谈,暂时没有告诉余江。“胡老师,您昨天的一席话,让我反思了自己,也和同事交流了教育孩子的事情,还是觉得,亲自来找您比较合适。”余江妈妈语气诚恳,看来没少反思。“好吧,既然您特意赶来,一会还要去上班,那我们…[浏览全文]

  • 6850/0
    2018-10-16
  • 第十六章:起床的号角吹响,迷糊中眼前一个矫健的身影一跃而起,接着杨建飞活动几下四肢,开门出去,只听他一声吆喝:“集合!”紧接着脚步声凌乱,操场成了操练的战场。凌晨五点的操场只有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们知道,响亮的口号,整齐有力的步伐,个个精神抖擞,脸上洋溢着自信…[浏览全文]

  • 4106/0
    2018-10-15
  • 在大一的上半学年以前,我是一个这样的人。我不懂得什么是生活,至少我不懂的身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中国式生活。什么是中国是生活呢?它其实很简单,就是人们常说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逢年过节团个圆、走个亲戚,懂得人情世故。不是说这些我都没有过,而是从来就没懂这些东西的含…[浏览全文]

  • 14398/0
    2018-10-15
  • 第十五章:好不容易在家偷了一天懒,第二天就要上班,还真有点舍不得离开老爸老妈半步。没办法,我的使命不是呆在家当妈宝。刚到教室门口,遇到杨建飞,他意味深长地对我说:“胡老师,大事件,就等着你来解决问题呢。”“杨老师,怎么了?”我大惊。杨建飞指指教室,说:“你…[浏览全文]

  • 16544/1
    2018-10-14
  • 世界很大,唯一牵挂你的是家。不知道你为何要离开?又去了何方?你是幸运的,一定能看见这些只言片语,希望你耐心地把这些文字读完。那天,晨曦温柔地把你从睡梦中唤醒,你像往日一样精神抖擞地走出家门,投入新一天的生活;浓墨的夜依旧严肃地拉下帷幕,你却消失在路口。能说…[浏览全文]

  • 4085/0
    2018-10-11
  • 第十四章:空气在欧乐乐和父亲的对峙中凝固,所有人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定在原地。基地的负责人打破这个僵局,他善意提醒:“别伤了基地的一草一木,大家要绅士一点哦。”像只无形的手解除了魔法,第一个扑上去的是欧乐乐的母亲,她推开欧乐乐的父亲,捧着欧乐乐的脸端详着:“…[浏览全文]

  • 4088/0
    2018-10-10
  • 第十三章:几天的时间过去了,今天我一大早就醒来,床头的日历被我用红笔圈好了日期,圈里的日期是我的生日。手机里显示的是老妈凌晨一点就发过的生日祝福语。我笑了,嘴角扬得高高的,下床去卫生间,镜子里的自己胡子又长长了,像个邋遢大汉,我拿了剃须刀,一番除草似的操作…[浏览全文]

  • 4116/1
    2018-10-09
  • 第二十七章王月的眼泪1991年10月6日,沙河口区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盗窃案,犯罪嫌疑人潘德君伙同同居女友钟华盗窃一辆捷达轿车。在法庭上,德君的妈妈王月坐在旁听席上目睹了庭审的过程。当一审法官宣布了审判结果以后,他询问潘德军有什么话要向法庭陈述?德军流下了眼…[浏览全文]

  • 4084/0
    2018-10-01
  • 孙子专找爷爷的事小孙子今年已经十一岁了,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在春夏秋冬四季里,无缘无故的专找爷爷的事,这让当长辈的心里面,多多少少是很不舒服的。春暖花开,一天晚上,吃完晚饭,闲的没事,独自一人,出去走走,提拉着一双布鞋,顺便到社区超市,买一盒蚊香回来。刚走…[浏览全文]

  • 4080/0
    2018-09-30
  • 第十二章:大概三天之后,武凌浩伤好了,一大早就来找我报道,我看得出他不高兴的样子,问他:“武凌浩,是不是伤还没好?”武凌浩扯嘴一笑,说:“好了,所以找您报道呢。”武凌浩就要走,我叫住他:“伤好了,心情不好吧?和我说说。”“我老爸,武纪伟,他出尔反尔。”武凌…[浏览全文]

  • 4081/0
    2018-09-29
  • 第十二章:这一晚,我和老爸聊了很多话题,老爸捧着我给他沏满茶水的杯子,给我讲他小时候的事情,少年时期的老爸调皮得要命,看到书本就发愁,经常逃课,逃课也不去玩耍,就是躲在玉米地里,听到下课的钟声响起时,这才兴奋地冲出玉米地,和那些放学回家的孩子们一起打闹着回…[浏览全文]

  • 4368/0
    2018-09-28
  • 9月28日离家?????昨日在山上采蘑菇的时候,经由铁路信息提醒,我才发现自己该28号出发,而不是29号。晚上,我告诉爸妈,我将明日出发。??????早上吃饭的时候,妈妈很不舍,说道:“以为你还要几天才走,本来想蒸一只鸡给你吃!”??????我说:“你不要…[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