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308/0
    2018-09-19
  • 第四章:今天是星期六,孩子们可以有一天的自由活动,我想出去溜达,但是看到罗子溪蹲在草坪上一动不动,肩膀微微颤动,单薄的小身板透露着可怜。我走过去,蹲下,问他:“罗子溪,怎么了?有没有兴趣到那边打打篮球,练练跳远啊?你看,武凌浩在球场上奔跑的样子是不是相当有…[浏览全文]

  • 21151/0
    2018-09-19
  • 第二十五章潘云涛的最后日子2005年潘云涛住了四十多年的老房子就要动迁了,他对大儿子永祥说,自己年龄大了,腿脚不方便,不愿意住新房,有个旧房住着就行啦,最好是一楼。永祥家原先在寺儿沟附近,是八十年代的砖混结构的旧楼,正好在一楼,屋里既潮湿又阴暗,一进门是个…[浏览全文]

  • 3380/0
    2018-09-18
  • 第三章:下午,孩子们继续追问我离家出走的事情,我作为老师,也有义务让他们知道我的叛逆是不对的。在一棵翠绿的梧桐树下,我和孩子们盘腿坐在草地上,侃侃而谈。——记得那时,我坐在一棵树下,也是一棵梧桐树,仰头喝掉瓶子里的水,水是自助的,就像自助纸巾那样,很方便。…[浏览全文]

  • 3380/0
    2018-09-17
  • 第二章:小胖墩彭怡然并没有听从命令,在熄灯时间过了十多分钟,他就摸到我的宿舍门口,开门以后就缠着我接着讲我的故事,我拉下脸说:“彭怡然,现在是熄灯时间,就该到寝室就寝,难道你忘了我说的处罚吗?好吧,我都跟着你犯规了,走,操场,一百五十个俯卧撑。”彭怡然见势…[浏览全文]

  • 3380/0
    2018-09-16
  • 第一章:“有没有人能告诉我,亲情是什么?家又是什么?”我站在高台上,看着台下那几十名叛逆少年,他们有的是离家出走被找回来,不愿意读书的,有的是成天泡在网吧打游戏的,有的是被父母数落几句就反目成仇的。“不要急着说出答案,其实,在揭秘答案之前,五花八门的答案我…[浏览全文]

  • 3383/0
    2018-09-14
  • 第二十四章逆子陈大根2005年夏天,一股暖湿气流笼罩在滨城的天空上,空气凝滞了,天气闷热,人们走出家门,来到树荫下纳凉。刘淑杰本来打算到市场上买些菜,在距离菜市场不远处,她实在喘不上气,就坐在道牙子上歇一歇。这时候,陈大根从另外一个方向朝妈妈走过来。“妈,…[浏览全文]

  • 3381/0
    2018-09-11
  • 第二十三章“不一样”的亲情1989年春节过后,在成都新鸿路居住的祝娟和她的两个儿子突然发生煤气中毒,正在第六人民医院紧急抢救。当时书礼在外地出差,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大夫告诉他,刘晖已经离世了,刘伟与祝娟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祝娟情况危急。书礼见此情景,坐在地…[浏览全文]

  • 13886/2
    2018-09-03
  • 感儿,今天是你18岁生日。18年前的今天,深冬的早晨寒气逼人,你妈妈生你时痛苦的汗水湿透了衣裳,你生下来小小的脸蛋清秀可人,左眼眉骨上一片红红胎记,像一朵彩霞,小脸蛋显得越发生动可爱了。喜讯传到杨部,你奶奶风风火火从二十里外赶来,乐颠乐颠把你迎回老家。你的…[浏览全文]

  • 13643/0
    2018-09-03
  • 第二十二章成都之行记1985年刚刚立秋,淑贞被淑杰找去,姊妹俩乘车来到陈旺彩工作过的农场。原来江州国营农场的干部对淑杰说:“你说话的口音太重,态度蛮横,你家陈旺财平反的事,我们跟你妹妹说,然后你妹妹再说给你听。”。马主任对淑贞说:“你姐夫平反的事有点眉目了…[浏览全文]

  • 6517/2
    2018-08-30
  • 那一天,我恨天还不亮,我恨我没有翅膀,我也恨老天不多给一天机会,我也不想原谅您……世人不都说您最偏爱我这个孙女吗?现在这叫什么?一天都不肯等我,您叫我怎么办?这天我说我12号回,您说好。可是我知道您想我了,我已经悄悄请好假准备提前一周回了啊,准备给您惊喜的…[浏览全文]

  • 3380/0
    2018-08-27
  • 周一傍晚,我感觉疲劳至极,浑身上下似乎每个关节都在疼痛,保姆走后家里只有两个老人,小宝宝,我,公公婆婆年纪真的是太大了,所以一切的工作都必须由我来做,而我,不知为何会突然如此难受,我只好默默地坚持,一件事一件事做完,孩子睡了,九点钟,我也躺下心想,累了就赶…[浏览全文]

  • 3648/4
    2018-08-26
  • 1“就是这里了。”我抬头审视是一栋三层小楼,表面的黄色墙皮已经开始风化,想必有些年头了,小楼侧面挂着一个高达两三米的铁牌,字迹已经不是很清晰了,但还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桃园老人公寓。我抱着孩子走进大门,每一层都有近十个长相相似的屋子,于是只好驻足,母亲快步…[浏览全文]

  • 3383/0
    2018-08-26
  • 第二十一章寻亲记1960年,陈旺财带着老婆和孩子从东北滨城回到老家四川永川县,他有个妹妹陈星住在巴县,两个地方相隔不远,两家走动频繁。陈星在家里做织补,街坊四邻谁家想做个衣裳都找她,她收点加工费,丈夫于大鹏早年在公社里开拖拉机,小两口日子过得不错,只可惜,…[浏览全文]

  • 3657/0
    2018-08-19
  • 第二十章探亲记1974年春节过后,刘书礼在单位申请了八天的探亲假,他高高兴兴地准备领着儿子刘晖去江州。临走的时候,他对爱人祝娟说,“我想把晓晖留在江州,那里都是亲属,能照顾他。”,祝娟默默地点了点头,又嘱咐了几句。晓晖那一年10岁,念小学3年级了,他长得又…[浏览全文]

  • 3452/1
    2018-08-18
  • 我如何才能拥有我的自由,你说非读大学不可了。我有点难为情,我始终没有告诉你我的高考成绩,你好像一眼就看穿了我,所以你一直没问我。我网报那天是自己一个人去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是不甘心自己将要面临的命运,还是因为自己真的想去读大学?说实话,我没有那么想…[浏览全文]

  • 3416/1
    2018-08-18
  • 我妈妈是个魔法师,她总能让我本来不想做的事情变得高高兴兴去做。哥哥说我傻,中了妈妈的计,可是他的成绩是偶尔一百分,我是偶尔没有一百分,我当然不傻,是我妈妈的魔法太厉害了,叫润物细无声。信不信由你,先听我说说近来发生的事情吧。昨天我是拒绝理发的,妈妈说要给我…[浏览全文]

  • 3382/0
    2018-08-18
  • 摸牙齿小莲,长在大山深处的小山村,今年9岁,红红的小脸蛋上长着一颗大鼻子,打小就被邻里乡亲嘲弄“二寸的鼻子三寸的脸”,小莲为此愁苦不已,自己也是爱美的女孩儿,暗地里在母亲面前哀怨“怎么不多长的像妈些”,母亲不置可否的笑笑,安慰道“长的像爸爸命好”。周围的人…[浏览全文]

  • 3701/0
    2018-08-16
  • 想念是一种习惯,是纯粹的情感,惺惺相惜,身不由己。晓芸在院子里独自玩耍,将一颗石子抛向空中,看它划过的痕,然后滚落到地上,再轻轻拾起。无聊的时候,她总是这样打发时间。妹妹晓霞又在甜睡,她一定尽情在梦的阳光细雨里,她小脸蛋上的笑能说明她做的梦有多么美!自从喜…[浏览全文]

  • 3629/0
    2018-08-16
  • 其实,早就想写一写关于我和爸爸的事,但是一直都没有付诸行动,总感觉借助文字表达的情感有些做作。但是不说出来,又感觉自己多么委屈呀!我知道我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诉说我心里的想法。从小到大,我和爸爸都没有好好交流过,我碰到任何事情从来都不和爸爸说,爸爸遇到什么事…[浏览全文]

  • 3381/0
    2018-08-13
  • 第十九章潘家兄弟1957年春天,刘淑贞经人介绍,认识了织布车间工人潘云龙,刘张氏说:“我看这个小伙子又老实又腼腆,老三你跟他过日子将来不能受气。”。刘淑贞和潘云龙在当年国庆节登记结婚了。潘家姊妹5个,云龙排老二,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有2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云…[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