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367/0
    2020-01-25
  • 2020年春节到了,淑蓉提前一周来家给妈妈送钱。那天傍晚,我在自己的房间看电视。只听,妈妈问道:“这些馒头和鸡蛋是外孙女给我的啊?”,淑蓉说:“不是的,是我给你的。玲玲拉巴个孩子,跟斗耪(用锄头翻地)犁(耕地用的犁头)的,哪能顾得上你呀?”。这样一个四世同…[浏览全文]

  • 1451/0
    2020-01-23
  • 清明时节,细雨霏霏,天空灰蒙蒙,人们的眼神里隐藏着忧伤。我们驱车,带上焚香、水果、鲜花、熟肉,来到舅婆的坟前,虔诚的鞠躬,默默的祈祷,愿她在天之灵安好,不要记挂我们这些在世的人。许愿,也只是一种形式,一种愿望,希望舅婆保佑我们生活平安,身体健康,我想,这也…[浏览全文]

  • 1428/0
    2020-01-23
  • 1、娘,我一生亲亲的娘!您叫我怎样感谢您,您叫我怎样报答您,您叫我怎样在您划满伤痕的内心轻轻抹一道暖暖的颜色。多少次听着您的叙述,我的心开始害怕,开始心酸,开始内疚,不知道是不是我良心发现。您说,您剖腹产后因乳房涨痛发烧。那时,正是春节的第一天,爹要照顾我…[浏览全文]

  • 1371/0
    2020-01-23
  • 菜香,这是妈妈的味道,不知从哪里听过这一句话。指尖在敲打着文字,眼中满是泪水。好几次,想到这个题目,却又无从下笔,是我太不了解母亲做菜的味道,抑或是我一直以来,根本没有用心品尝母亲做的菜肴?细细回忆,母亲是位闲不住的劳动妇女。无论多忙,母亲都会抽空做着那普…[浏览全文]

  • 1458/0
    2020-01-23
  • (一)在红尘里漂泊了大半生。小的时候,总是想逃离这个山穷僻壤的地方,想不到,几十年后回家探亲,离别了,终究带着眼泪,不舍病床上的老母亲,不舍得乡间的一草一木,还有那泛着光泽的碧绿如玉的青青小草,河水缓缓的从身边流过,跳跃着我的情丝,拨动着我的心弦。草儿青青…[浏览全文]

  • 23304/0
    2020-01-09
  • 写给女儿(34)由德润学琴说起天儿:每天下午4:50,我都要赶回家等德润,他5:00放学后直接回家,歇一歇,喝点水,吃点零食,然后我骑自行车带他去学琴,5:30赶到学琴的地方,新课或练习1个小时,你母亲5:30下班后,再赶过去陪他学完琴,回到家,通常7:0…[浏览全文]

  • 23275/0
    2020-01-09
  • 写给女儿由至交的话杂谈天儿:随着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变化,人事的复杂,人生太多磨难的经历,愈来愈明白老祖宗传下来的“人以类聚”有着怎样深远的教育意义和极其现实的训诫作用了。虽然,这四个字,初中时就已读到,并知道它的意思,但中年前的单纯,那个时代的烙印,活动范…[浏览全文]

  • 31969/1
    2020-01-06
  • 你不支持我闻听这次儿子的模拟考试成绩很差,不由在晚饭时又啰嗦唠叨,什么:“别看电视了,那不是放松那是放纵!”气的儿子端起饭菜回屋吃去。待一会儿,我平复心情,又端过去一碗米和蒸碗,告诫他去年高考的分数线是多少。儿子气愤的说:”你知道啥呀,你就没有支持我。”吓…[浏览全文]

  • 30047/0
    2020-01-05
  • 近几日,东风更比往日冷了一些。时至二九,天空中月牙儿几要被滴水成冰的大地凝结在天空,狡撷出一片银色的清辉,似一弯冰晶挂在天空,折射着广寒宫独有的寒霜,向万剑洒向地面。月宫里斑驳的山峦树影,影出月色下的一片潇杀,近近远远,影影卓卓,没有大地的灵气,有的只是难…[浏览全文]

  • 31407/0
    2020-01-05
  • 那一刻我流泪了天空眷恋大地,给了蓝天一片光明;太阳眷恋花朵,给了鲜花一片温暖;雨露眷恋绿地,给了小草一弯彩虹;上天眷顾苍生,给了我父亲又一次生命。三月的大地乍暖还寒;三月的雨滴启尘有花;三月的桃花菡萏未放;三月的燕子起南向北,三月的麦苗睡意朦胧……在希望的…[浏览全文]

  • 36715/0
    2019-12-27
  • 忙碌了一天,我将孩子收拾完哄睡了。我想起昨晚上那个奇怪的梦,那个穿红衣服的美女是谁?她怎么会认识我?她带着我到底是想去哪里?她为什么不跟着我过那一座桥?过了那一座红色的铁板小桥就到了“惜春小榭”然而她为什么不跟着我过去呢?难道那桥上有什么东西让她害怕吗?不…[浏览全文]

  • 38084/1
    2019-12-26
  • 嘿,老头儿!今天,我可真是鼓足了勇气来看你,同时把这段文字带过来给你。好你个阴谋家,你如愿以偿了吧,把我余生每年的这个金日都留给你,让我真真切切属于你,你真是自私到家了哈!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你最爱的唯独是我,所以才会把转身离开当做生辰礼物留给我;还是因为,我…[浏览全文]

  • 37401/0
    2019-12-26
  • 人到中年,虽届不惑,但总有些往事时常跳出来,啃噬着我们的心,在心头压抑着,难以平复,赘述就是倾泻,流向遥远的地方不复回!往事的开头是这样的,母亲曾经对撒泼耍赖的婶娘说,你看你不长好心眼的样啊,将来生个孩子俩屁眼!母亲是个很要强的人,作为家里的长媳非常讲究礼…[浏览全文]

  • 41349/0
    2019-12-21
  • 妈妈每次出院回家,都坐着救护车。由于正规医院的救护车不负责接送出院的患者,只好找那些私人的救护车,这些车都是由面包车改装的,但价格并不比正规的救护车少多少。有一次,我们坐着救护车从市内的一家医院回来,到了家门口,左邻右舍都喜欢看热闹,在驻足观望。楼长艾美丽…[浏览全文]

  • 50322/0
    2019-12-17
  • 蔡奶听说帮我带过孩子的蔡奶走了,我一阵悲凉。那么好的一个老太太怎么就这么走了?我还没有来得及道谢,她悄无声息地走了!认识蔡奶纯属偶然。我的母亲在我孩子还没出世就走了。那年的清明节,儿子出生。我们很是欣喜,可也发愁。我们夫妻是双职工,上班期间没人帮我们带孩子…[浏览全文]

  • 52397/0
    2019-12-14
  • 第五十章:离开机构这几天,我还真想念肖博霆他们,肖博霆这个曾经自高自大的少年,是否会放下一切成见去看望生病的奶奶,我听说他奶奶已经出院,在家养病,人上了年纪,再加上身体不好,不知道现在过得怎样了。我是人在外面心系机构,身处机构又忍不住担心这担心那。于是我去…[浏览全文]

  • 55982/0
    2019-12-12
  • 第四十九章:接近九月,天气不再燥热,不过傍晚的气温却令人不敢恭维,虽赶不上寒冬的冰冷,但给人的感觉是刚沐浴过白天的阳光,转眼就要面对相差十万八千里的温度,确实让人有些措手不及。还好,在我开门迎着风打了个喷嚏的时候,老爸递来一件厚厚的夹克:“晚上凉,添件衣服…[浏览全文]

  • 53961/0
    2019-12-12
  • 2018年1月,我从网络上得知:凡是个人缴纳劳动保险的下岗工人,能领到一定的补助。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育成,但是接电话的是彩凤,我只好硬着头皮把这件事说了出来。没想到,彩凤说:“这件事你跟大姐说吧。”。淑蓉和育成两口子的关系就是这样铁,成了育成和彩凤的全权代…[浏览全文]

  • 60566/0
    2019-12-06
  • 二叔二叔去世的很意外,我们根本不相信。那是五月份,正是农忙的季节。那天一大早,二叔赶着水牛到村后那一片水地准备犁地。后村的老李走过来,请二叔去帮忙,先把他家的二亩地犁一下。二叔是个热心肠,二话没说,就去帮忙去了。很快就犁完了。老李很难感激,就挽留二叔休息片…[浏览全文]

  • 62333/0
    2019-12-05
  • 妈妈因为身体不好,42岁就办理了病退。其实,正常情况下,应该在1985年才能退休。就在那一年,国家出台政策:建国前参加工作的职工退休待遇按照工资的百分之百发放。妈妈九岁作为童工参加工作,1949年因病休息了几个月,等到再次登记入厂的时候,之前的五年不算啦。…[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