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771/0
    2020-03-30
  • 难得休息,我又兴致盎然来到爷爷家,爷爷奶奶见我们来了做了丰盛的饭菜,我们就齐聚一场坐在院子里吃饭,玩乐!院子里的那一棵黄果树在爷爷的修理下,依旧清秀茂密,我发现自己也渐渐爱上了这一刻黄果树,每一次来到爷爷家都会爬上这棵黄果树玩耍……吃完饭,我来到了爷爷家的…[浏览全文]

  • 13097/0
    2020-03-22
  • 这个周一,我刚进单位,在走廊里碰到财务的柱子,两边剪短的毛寸,格外精神,圆乎乎的脸上眉开眼笑。办公室的老刘告诉我,柱子媳妇所在的方舱医院昨天一早休舱了。柱子大名叫王文柱,是财务部门的会计师,他媳妇是市医院住院部的一名护士。2月4日中午,柱子媳妇作为第四批援…[浏览全文]

  • 15974/0
    2020-03-20
  • 时间过得真快,淑美已经两个月没有回娘家了。3月5号这一天,她提着几条青鱼和几斤鸡大腿,匆匆忙忙地走进来。按照正常逻辑推断,就像电视剧里面的情景:姐姐看到瘫痪的86岁的寡母,通常问候:“妈,近来身体怎么样了?外头疫情严重,我不能回家看你……”。而实际情况是:…[浏览全文]

  • 16403/1
    2020-03-19
  • 母亲是腌制咸菜的高手,她每年都会腌上好几坛子咸菜。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差,没什么好吃的。但是,有了这些咸菜,饭菜顿时就变成了美味佳肴,生活也变得有了味道,有了情趣。那时的饭菜是简单的,味道却是丰富的;那时的生活是清贫的,日子却被我们过得红红火火。母亲心灵手…[浏览全文]

  • 22611/0
    2020-03-14
  • 偷嘴母亲已经去世多年,父亲一直没有再找,不是父亲有多爱母亲,只因家里太穷,有谁愿意嫁到家徒四壁的人家呢?一到夜晚,父亲总会下着那盘总也下不完的残棋,以至于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完这盘残棋。父亲苍老了许多,脸上的褶子起了不少,头发总是乱蓬蓬油腻腻的,总是胡子拉碴的…[浏览全文]

  • 26187/0
    2020-03-12
  • 昨夜很晚才睡,没有原因,只是没有睡意。一年前的今天,凌晨,你走了,那时天空下起了大雨。妈妈一下哭出了声,她一边哭着,一边按照习俗忙着该忙的一切,给你手里塞了钱,杀鸡,放鞭炮……我站在旁边,束手无措,听着她打电话给叔叔,带着哭腔叫他快点过来。今年大年二十八,…[浏览全文]

  • 31839/1
    2020-03-09
  • 从我记事起,我的母亲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不分昼夜的运转,日复一日地在土地和家之间忙碌着。我穿的鞋子是她亲手缝制的,家里的蚊帐是她亲手纺制的,我们家的枕套、被套、鞋垫上面都有母亲绣制的图案,或花草、或飞禽、或走兽。可是,当时的我,完全没有体谅母亲的辛劳与…[浏览全文]

  • 33749/1
    2020-03-06
  • 魔鬼往往不请自来。农历二零二零年正月初一酉时。公元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十八时许。我们一家四口围坐在饭桌前,品尝着美酒佳肴,欢声笑语,沉浸在阖家欢庆的节日气氛之中。“……形冠状感染的肺炎到处乱跑,传染人,湖北省武汉已封城。为防肺炎传染,谁都不准走亲戚,咱村…[浏览全文]

  • 41024/0
    2020-02-28
  • 1、孩子,我可怜的孩子谁也不会明白这群孩子的内心世界。吃喝拉撒睡,每天不停的拿着画笔,在白纸上画着令人匪夷所思的线条。吃东西的时候,手总是不能摆正,嘴角满口的米饭,汤汁滴在衣服上,眼睛总盯着一个方向看。他们从来不会开口叫妈妈,从来不唱歌,从来不识一个字,有…[浏览全文]

  • 41824/0
    2020-02-28
  • ——疫情期间,孩子在家学习给父母带来的烦恼文/秋梓孩子,妈妈想对你说:今年是一个特殊年,特殊到全国人民都以封闭的形式在家里度过,就是为了避免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因为它已经到了让人们谈之色变的地步,有很多人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时至今日,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浏览全文]

  • 49070/4
    2020-02-24
  • 那年二月,我的母亲,一个将我从乡村送进城市的老人,在一个寒风凛冽的早晨,终于承受不了岁月的摧残,走完了她九十四年的人生旅程。母亲走后,时光仿佛按了快进键,我突然变得和母亲的年龄很接近了。我开始有了一系列的变化,首先是懂人情世故了,以前回到家,很不愿意去走亲…[浏览全文]

  • 49855/0
    2020-02-23
  • 春节前,袁平从武汉赶回四川,准备大年初二给老公烧清香。结婚二十几年,她与老公育下两个儿子,一个在部队一个在农村,都未成家。老公患肝癌晚期,花光家中所有积蓄,还是没留住生命,农历八月撒手离世。回到县城已经腊月二十。小儿子何伟开车送她,一千多公里,够累够辛苦。…[浏览全文]

  • 50614/0
    2020-02-21
  • 探亲诗三首作者唐胜才紫苏屋后一片紫叶菜,身高如龆屡彷徨。父母叮嘱莫乱摘,此物是宝有用场。止痛解毒又解馋,煮鱼拌料特异香。紫苏白菊美人蕉,伴我童年度时光。三湾塘看见水库心欢畅,回忆曾是少儿郎。念书之后驱烦恼,扑进浪里任荡漾。水上春秋二十年,高原无夏心含凉。裸…[浏览全文]

  • 56080/0
    2020-02-16
  • 儿子拿来眼镜和手机晨起洗漱,一点儿早餐后,骑车上班。路上悠闲,因今天儿子上学,由妻子去送;这一路的闲适之间,满脑子却是家事,妻子的事,经济上的事,还有自己和儿子的事。于怡然之情萦怀之际,浸生些许的懊恼和不安。距离单位近了,在公园的西门,透过枯藤缠绕的铁篱,…[浏览全文]

  • 58087/0
    2020-02-15
  • 有的人在埋怨生活的不如意,有的人连活着都很不容易。疫情期间为了减少病毒扩散,把感染人数控制在可控范围。各级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有效措施。隔离和自我隔离成了时下最红的新名词。我属于自我隔离一类,就是窝在家里,不出门,不出门。不出门,不去祸害别人,不出门,就不会…[浏览全文]

  • 57885/0
    2020-02-14
  • 睡梦中,电话响个不依不饶。拿起听筒。电话那头是表妹,说是带大姨来城里查病,人眼下已在公路边等车。放下听筒探头看天,天色尚在微熹,回身见父母和妻子都站在身后,一脸的惊惶。尤其是母亲,惺忪的睡眼蒙上一层泪光。一辆昌河车终于停在医院门口,车窗里是大姨苍老憔悴的脸…[浏览全文]

  • 59909/0
    2020-02-11
  • 长夜二零二零年二月七日晚。客厅的灯失修已久,外面九点的黑也透过窗台罩进来。父亲洗过澡,穿着一身睡衣、披了一件袄子喊起了弟弟,在茶几旁的小板凳上坐下。我放下手机、捋了捋衣裳、调整姿势坐在了沙发上。待弟弟整理好后,母亲走进卫生间准备洗一大家子的衣服。卫生间昏黄…[浏览全文]

  • 59438/0
    2020-02-10
  • 大年除夕这天,我接到了淑惠打来的电话,她告诉我:外边流行传染病,没有什么事情不要出去溜达!一天傍晚,我正在缝制口罩,妈妈喊了一句:“育盛,过来给你舅舅拜个年!”。我连忙放下手里的活,接过电话。舅舅今年80岁了,住在成都。今年疫情发生以来,妈妈经常念叨:“我…[浏览全文]

  • 66380/1
    2020-02-04
  • 我的思瓏思锦两个乖孙女,你来到这个世界马上就是一百天了。一百天的时间,在今后你们一百年的人生道路和成长的生活里程中,只有三百六十五分之一。在这一百天的时间里,你们,两个我的早产的乖孙,在你们的母亲和外婆与父亲以及外公的精心呵护和十分的疼爱下,思瓏从四斤二两…[浏览全文]

  • 65830/0
    2020-02-04
  • (一)琴蹦蹦跳跳的音符穿过墙壁和楼板传来,不是蹦蹦跳跳的灵巧,而是蹦蹦跳跳的笨拙。这让阿辛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她并是不音乐天才,这从她那双厚实实的又宽又胖的小手就能看得出来,长到二十几岁,最长的一根手指也没有同伴们五岁时的小拇指长。但她当时还是学了一年多的钢…[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