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7697/2
    2019-01-14
  • 那些年的箭簇,冰凌一样无尽的射下有些镜像,往往是一生难于忘怀而愧怍的。我说的是我的儿子。忘记是什么原因,我批评了他,在他只有两岁多些的时候。我忙了一会儿家务,回身却找不到他。在橡胶厂家属院的那间房屋内,开了两扇的门,才发现,娇小的儿子,一个人站在门口那一平…[浏览全文]

  • 5698/0
    2019-01-12
  • 我失业了,他们很高兴我算不上很幸运,比不幸的人又要幸运得多。好歹上过几年学,结婚时虽然夫家一贫如洗,但爱人勤劳朴实,很快有了自己的小家。日子不富裕,温饱到不必担心。我们都是农民工,没有技术,没有专长的我,失业是常有的事。好在丈夫并不嫌弃,他说回家能够有一碗…[浏览全文]

  • 5674/0
    2019-01-11
  • 第三十二章: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对于每个厌倦了夏天的炎热的人,清晨无疑是夏天最惬意的时候。然而不巧的是,投入到训练中的我们大汗淋漓,踩着草地上的露珠与清晨擦肩而过。太阳逐渐升高,温度渐渐上升,当汗水浸湿衣衫的时候,训练终于结束。虽然累,但在听到有人说“我还…[浏览全文]

  • 10113/0
    2019-01-09
  • 父亲晚年饱受肺心病折磨,多次住院都报病危。生老病死不可抗拒,我们兄弟姐妹商量着为老人家买块墓地,几次提议他都断然拒绝,说:我不需要墓地,死了骨灰不用留,撒到滇池里就行。态度坚决不容质疑。我们知道父亲说一不二的脾气,他认定的事很难违拗。话虽这么说,但作为子女…[浏览全文]

  • 5653/0
    2019-01-05
  • 听到父亲病重的消息,他着急的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脑海里都是父亲痛苦的样子,他甚至看到父亲那张因病痛而有些扭曲的脸。他的心是痛的,也很着急,却又无可奈何,他没有翅膀,飞不到父亲的身边。他曾为此自责,为什么要来这么远的地方打工,为什么要离开家乡。想了一回,他又释…[浏览全文]

  • 7283/4
    2019-01-02
  • 【序】有没有一种情,血浓于水,不求回报;有没有一种爱,宛如星辰,浩瀚无边;有没有一个家,繁华同在,与你共眠。愿陪你共度年华,但你已白头我独悲……【1】昨夜星辰恰似你今夜,晚饭之后,我突然对母亲说:“妈,我们出去散散步吧!”母亲欣然允许。已经许久没有同母亲一…[浏览全文]

  • 5652/0
    2018-12-27
  • “爹,你又在那片荒土地上倒腾啥?多大点的地方”。李德明望着远处站在山顶上的老爹,他心里在埋怨:倔老头总是一个人四处寻找他心爱的土地,只要有可用之处,他都会像宝贝一样珍惜着,然后想尽一切办法,种上适合那些土地疙瘩的植物。种植这方面,老头像半个专家,这些年,李…[浏览全文]

  • 8744/0
    2018-12-21
  • 第三十一章:走廊里终于不会传来脚尖脚尖触底发出来的摩擦声,郝刚也终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洗完几件衣服,虽然鞋子上还在不停地滴着浑浊的水,但是,我不可能要求一个还不会自理的人把事情做到完美的地步。我找到郝刚,他正在寝室的床上发呆,另一边,欧乐乐斜眼瞪着他,武凌浩…[浏览全文]

  • 7164/0
    2018-12-20
  • 第三十章:杨玉洁从食堂出来,我迎上去,准备询问肖博霆的事,见她手里的课本,才想起,她该去给孩子们上自习课了。于是简单打了招呼便准备去办公室,刚转身,差点与一个人撞到一起,定睛一看,是郝刚。“郝刚,去上晚自习呀?”我笑着打招呼。“不是,”郝刚说,“我肚子疼,…[浏览全文]

  • 8938/0
    2018-12-19
  • 第二十九章:晚上十点多的办公室里,我和杨建飞还在伏案疾书,领导说了汇报工作不要用电子邮件的方式,必须写在信笺上,以白纸黑字的方式和他交谈。所以,我们就拉开了加班模式。现在可是2027年,想想十年前的现在,我还在被窝里拿着手机等着“敌军”到场呢,听到“敌军再…[浏览全文]

  • 5653/0
    2018-12-16
  • 虽是女儿家,也人至中年,然而我是最没有资格来遑论家务之类的。这个话,未必有排除男士们在家务方面的义务和乐趣。父亲母亲倒是常夸我小时候是如何的勤劳,三两岁时甚至为了去在竹林中捡拾干了的笋皮来做烧柴,一个偌大的背筐完全是自己的小身体吼不住的,于是一个踉跄跌在石…[浏览全文]

  • 15856/0
    2018-12-16
  • 第二十八章:我没有抱着多大的把握,但是心里有一个方向。我去了超市,买了一些水和吃的。超市另一边就是巷子的入口,绕到巷子的外侧,顺着那条长长的围墙一直走,巷子的尽头就是树林,树林的面积很大,站在中间,前望不到头后望不到尾,种的全是白杨树。盛夏的白杨树呈现出生…[浏览全文]

  • 11030/1
    2018-12-15
  • 今年暖冬。据说,去年11月15日的气温就已经达到了零度,今年硬是撑到了12月7日,大雪这一天,一场大雪果然如约而至,随之气温也降到了零下五六度。大雪节气过后,这雪便隔三差五地光顾一下小城,要么在清晨,要么在午夜,雪总是悄悄地来,留下一片苍茫,等着人们来补白…[浏览全文]

  • 11309/0
    2018-12-15
  • 我们一直都相信,有四哥在,远方就有家;有了家,漂泊在异乡的兄弟姐妹们就有了灵魂安放的地方。四哥是家里的老小。从小他就很顽皮,上树掏鸟、下河摸鱼,踢马掌钉、摔泥泡泡,人整天不着家。家里人只能在饭桌上和睡觉时才能看到他。四哥手底下有我、妹妹,邻居老张家的闺女,…[浏览全文]

  • 11425/0
    2018-12-13
  • 武子匆匆告别了发小,钻进车内,屁股一捱上座椅,没顾上系安全带,立马将车子发动起来,也没等热车信号灯灭掉,就忙不迭地松开手刹,用脚点了一下油门,让车窜了起来。他知道母亲一定还在小水渠那边的家门口候着,像之前每一次他离家时那样,隔着水渠与他再做一次道别。母亲住…[浏览全文]

  • 9546/0
    2018-12-10
  • 北京,还记得那烧熟的苹果吗近半年来,远在北京的昱弟,一直着手准备母亲的传记,从母亲出生的时间,幼时的典故,学生时期的故事,还有自己童年里所能记起的关于她的一切印象与旧历,四下打听,无不收录。说要在母亲朋友或相识老人尚在的时间内,多挽救一些她生前的事迹,核准…[浏览全文]

  • 8228/0
    2018-12-08
  • 第二十七章:虽然很睏,但是我没有心思睡觉,外面开始下雨,打在车窗上发出的响声令人心烦意乱。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我驱车前往医院。肖博霆奶奶的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见到我,她想坐起来又显得有气无力。我上前,她握住我的手,问我:“胡老师,见肖博霆他爸爸了吗?他半夜又…[浏览全文]

  • 5653/0
    2018-12-04
  • 第二十六章:我和杨建飞一无所获回到机构,领导把我们叫到办公室,看他的脸色,不知道接下来要商讨寻找肖博霆的方案还是先挨一顿批评。“市里所有的监控都看了,车站也安排了警察,现在是下午三点,仍然没有结果。”领导鼓着腮帮,扫视办公室里的我们,“最近肖博霆有什么反常…[浏览全文]

  • 6875/0
    2018-12-04
  • 第二十五章:杨玉洁刚来两天就领教了肖博霆的顽固。幸好人家心里素质不错,才没被气到吐血的地步。那都是今天上午的事了,文化课上,杨玉洁要求所有人写一篇敬老院社会实践心得,所有人都写了,就肖博霆没写,没写就没写吧,在办公室还和杨玉洁斗气。我准备去办公室,刚到窗边…[浏览全文]

  • 5652/0
    2018-11-27
  • 四十岁的女孩子了,仍时常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不进厨房,不去菜场,生活总是高高在上,云淡风清,草木年华,诗词歌赋,声色文艺,只不与那凡俗的生活搭界,被一文友戏称不识人间烟火。对那一说,我是多有些阻抗,却又无法自拔的。因为母亲的贤惠,到了近七十这样的高龄,倒发…[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