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710/0
    2018-07-17
  • 第十四章许峰的预言1995年的一天,文海帮助学海粉刷房子,他顺便到潘敏家里看看,”真好啊!姊妹俩就隔一睹墙。”,潘敏眨了眨眼睛,说:“许峰说,烦死啦。”,文海明白了,许峰和潘敏打架,害怕小舅子过来搅和。刘淑贞住的地方离两个孩子家不远,步行十来分钟。这天傍晚…[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7-14
  • 我的大姥姥?曹旭就象人回到故乡,爬上老家的顶棚,能寻找到童年的踪迹一样,你只要探寻自己记忆深处的事物,也能够找到那属于历史或者与历史一脉相承、至少沾亲带故的人物。有一个被外孙称为大姥姥的人,就是其一。说是大姥姥,你仔细一推,那大姥姥正是姥姥的嫂嫂,一世无生…[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7-12
  • 第十三章潘丽与潘敏2002年潘丽开了一个电机维修部,只雇了一个维修师傅,她自己负责承揽业务。一天上午,潘丽带着文海去厂商那里取零部件,为了节省开销,从江州到铁山市距离50里地,硬是用手把它抬着回来,三尺长的物件在公交车上搬来搬去很费劲。姐俩回到江州,已经下…[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6-25
  • 第十二章潘霞的结局潘霞30岁那年,患上了肝炎,不能干重活。那时候,她和刘福军还没有离婚,刘福军一点都不体谅她,从来不干家务活。刘淑贞时常到她家里帮着清扫卫生,或给她送吃的。有一次,刘淑贞发现她家里的厨房有个簸箕,里面装满了枸杞子,在阳台上凉嗮,但是里面有几…[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23
  • 儿子小时候最爱吃韭菜馅饺子,其实,说实话那时我不太会做饭,做得比较好吃而且经常做的就是韭菜馅饺子,自己也爱吃,儿子也就跟着喜欢吃了。2002年秋,儿子还不满四周岁,为了生活我考录到基层上班,那时候基层条件不好,没有通勤车,来回只能搭车回家。有时候遇不到车就…[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21
  • 第十一章潘敏家的故事江纺破产以后,潘敏两口子拿到两万多块钱补偿款。家里还有一些饥荒,好不容易补上了这个大窟窿。潘敏告诉许峰,用余下的钱买一辆车,每天接送学生上下学。许峰表示赞同,于是他去学了机动车驾驶证,而后买了一辆面包车。干了不到一年,许峰被邻居盯上了,…[浏览全文]

  • 2711/0
    2018-06-19
  • 父亲在我心中总是那么严厉,我似乎没有看到他笑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和他之间好像永远都存在着一层隔膜。这层隔膜让我们的关系越来越生疏了。初二的时候,因为父母都不在家,爷爷奶奶也都是顺着我,所以我经常去网吧上网,去勾搭那些社会青年并跟他们一起吸烟、喝酒、打架。虽…[浏览全文]

  • 2708/1
    2018-06-15
  • 每当耳边想起《母亲》这首歌,我总会想起我逝去的母亲。母亲生于1935年9月25日,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百姓,母亲的一生对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我家有八个子女,可以想象母亲是用了多少的心血把八个子女带大的。小时候,家里有三四个孩子在读书,家里的经济负担很重,但是…[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12
  • 今天,天气晴朗,月明星稀。阵阵风儿吹来,略显凉凉的寒意,又是秋季了。秋天本来就是个多愁善感的季节。我静静地坐在沙发里,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脑子如同屏蔽了一般,千头万绪无从想起。心里一阵阵的震颤。已经十点多了儿子还没有回来,我没有丝毫的睡意,一直等儿子回家…[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6-10
  • 每次回家,家里都是母亲一个人。母亲还在吃药,但是却没有人陪着她!我其实也是不愿意回家的。因为我觉得母亲太唠叨,她连去年的事都不停地挂在嘴角,然后说个没完没了。她和父亲鸡毛蒜皮的事情,她总觉得是件大事,拿出来告诉我。父亲什么样子她还不知道吗?于是我不耐烦地告…[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6-07
  • 又是一年冬去,漫天飞雪已不再;又是一年春来,满城风絮亦可爱。花开花落,日月更迭,自你我相别已有五年光阴,不知你是否安好?你身体不好,不要太劳累。换季了,注意保暖,别感冒。你的眼睛不宜太过疲惫,就不要长时间看书了。记得多喝热水,多晒太阳,春天了,太阳很暖。还…[浏览全文]

  • 2709/1
    2018-06-05
  •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出自《诗经·卫风·硕人》,是古人对女性外在美的一种描述,其实对当今人们的审美观也有着一定的影响。正如“高富帅,白富美”是我们现在固化的一种审美观念,往往评价一个人美与不美,我们最先看…[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01
  • 第十章刘淑贞住院刘淑贞到了晚年,一体多病,生活不能自理,瘫痪在床。几乎每年都要住院,多则十次八次,少则两三次。刘淑贞每次住院治病的费用都是一笔不小的花销。有一回,她想对潘丽说说,可是刚一开口,潘丽立刻翻脸,说:“你要五百块钱,你想诈杠子啊!”。后来,刘淑贞…[浏览全文]

  • 2707/2
    2018-05-31
  • 前几天,不小心扭了脚,我以为会很快好起来,也没有在意。下午时,我已经感觉到脚疼得很了。下班回到家,我忍着疼痛把车放好。我单脚跳到台阶那,在那坐了好一会儿。母亲出来了,问我怎么了,我跟她说了。她拿出父亲旅游时买的拐棍递给我,很结实的一根拐棍,上面还有“泰山”…[浏览全文]

  • 2711/0
    2018-05-31
  • 第九章潘丽和她的女儿孙美玲一小儿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个大院里,直到十二岁以后,全家才搬走。她的童年耳濡目染,妈妈在婆家受到的排斥,以及妈妈对公婆的咬牙切齿。孙美玲也跟着潘丽叫爷爷奶奶的外号,母子连心,这是可以理解的。美玲还记得:她六岁那年,在奶奶家,她把叔叔…[浏览全文]

  • 3147/0
    2018-05-22
  • 九吵架白未晞上学时是个好学生,得益于她善于总结,善于反省,一般情况下,做题出一次错她不会错第二次,因为她会让自己牢牢记住正确的结果。闲来无事时,白未晞总结和反省了一下,发现自结婚以来,每次她和刘希明有口角和不愉快几乎都是围着同一主题,那就是李厉春的种种。可…[浏览全文]

  • 3209/0
    2018-05-22
  • 对妈妈的爱,总是尘封在心里最深最深的记忆中,不敢轻易触碰,生怕一不小心又触动到那根伤心欲绝的琴弦;对妈妈的思念,如一弯清澈透明的半月,清晰而又生动,不假思索就能在不经意间时时勾勒出那副伟大而又慈祥的清晰轮廓,虽然历经多年难以释怀,那些个历历在目的舐犊之情,…[浏览全文]

  • 4008/1
    2018-05-16
  • 如果天天都过母亲节,日日都说暖心话,那样的你是否,会觉得母亲节又平常了一些,平日多注重一些,今天就会平常一些。节日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平常,我们要把节日当成一种提醒,一种警告,母亲的爱,已经无法话用语言来形容了,但可以用行动来体现,胜千言呀!母亲给我们的…[浏览全文]

  • 3339/2
    2018-05-14
  • 她不是我妈妈,而我在心里喊了她三年妈妈。从那件事发生到现在,一百四十四天,妈妈只和我说过三次话。每一次,极尽精简。记得以前,我犯了错误,妈妈总是皱着眉头批评我,而最终又温柔的退步妥协,眼神,动作依旧都是在鼓励我,像哄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有同学说我恃宠而骄,…[浏览全文]

  • 3264/0
    2018-05-14
  • 第八章潘丽谋生1991年,孙军的妹妹孙静结婚了,对象是银行行政干部,是未来行长的接班人。孙家人趾高气昂,大摆筵席,高朋满座。与此同时,潘丽和孙军都下岗了,婆婆笑话潘丽,酒桌上人多的时候,大声嚷嚷,“你们都不用管潘丽,那么个大活人还能在家坐着吗?”。不久,孙…[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最新评论感悟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