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80/0
    2018-02-19
  • 室友阿明个子矮小,二十多岁了还像十一二岁小孩子,工友们比他大比他小都叫他小弟。小弟干活累了就不来上班了,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好像工厂是他家开似的。小弟老是请假,赶货的时候主管不批小弟就旷工,旷一天扣三天工钱,勤工奖也没有了,发工资工友们领两三千,小弟领…[浏览全文]

  • 3009/4
    2018-02-11
  • 微凉的风吹过玉米的叶子,吹过金灿灿的稻田,吹过桂花树的枝头,锦瑟之间,恍然又是一个秋天,漫不经心的颓废殆尽我们可怜的流年。不知何时起,蝉儿青蛙已经没了影,静夜的月光下,飘来一缕一缕的虫声。霜可还没下,天也不很冷,却俨然已经是秋天了。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在一座…[浏览全文]

  • 2799/1
    2018-01-25
  • 株洲市往东十几公里,一镇,曰渌口。傍渌水江而名,亦为株洲县城。城虽小,倒也干净利落。因事来渌口镇已逾四月有余,租民房于南岸村。村庄傍山,树荫婆娑。所住之处座北朝南,不甚通风,屋内终日一股霉气,甚于不爽。屋前几棵大樟树高七八长,时时有朽败之叶飘飞,落满车顶,…[浏览全文]

  • 2764/1
    2018-01-24
  • 像我这样的北方人是不容易看到南方的雪影的更何况还在农村,小时候读书想象这南方的雪影玲珑剔透鸟语生情多情的有些动人。北方的雪却不是这样的,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噗噗噗的下了一天,我看着院子里的雪却没有感觉到一点点动人(只有冻人)仿佛这北方的雪就是向人们宣誓她的寒…[浏览全文]

  • 2765/0
    2018-01-22
  • 从上海回到成都已有三两天,近日除了找寻下一份喜爱的工作,便是分别约了三五好友聚会。一起吃吃喝喝,再看看电影,生活过得好不精彩。也是因此,一月中旬至今所发生的种种,无论好坏,或多或少,让我难以忘却。只怨我事先真的没有想好此次出行的目的地,最终尽管纠结着该顺带…[浏览全文]

  • 2787/1
    2018-01-20
  • 挥挥手告别温润的春天,拥抱自由热烈的夏季。在这个热情奔放的日子里,池塘上,朵朵莲花娇艳欲滴,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我素来钟情于莲花,喜欢她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秉性。我也曾一睹其芳容,遗憾的是没能端详良久。也想在这个莲花盛开的季节里,来一场视觉上的盛…[浏览全文]

  • 2944/1
    2018-01-16
  • 看电视上报道了这样一件事:村里来了一位神智有问题的女子,有三四十岁,她很怕男性。村民把她安排到一座空房子里,给她被子,衣服,还给她送饭。问她家是哪里的,家人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她说得也不太清楚。村里人告诉了电台的记者,记者耐心询问她,边跟据她说的寻找她的家,…[浏览全文]

  • 2997/1
    2018-01-16
  • 早出晚归,兢兢业业,上班下班,是奋斗;心里憋着一囗气,不达目的势不休,也是奋斗;身体不撑了,请假休息,虽然自己可以原谅自己,却真的不是奋斗;误入歧途,执迷不悟,也就是说钻了牛角尖,出不来了,也不能算是奋斗吧。我不是军人,不懂得铁血军魂,也不明白生死一线的战…[浏览全文]

  • 2798/0
    2018-01-16
  • 我想,我最好是一个哑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不用说话了。现在,一个人,在遥远的北方,我找不到可以说话的地方。由于种种原因,我的朋友和伙伴,相继离开了这里,去了陌生的地方。在这里,我打拼了十年,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是那样的孤独和茫然。谁也不认识,谁也说不上知…[浏览全文]

  • 2962/2
    2018-01-07
  • 阿强以前在一个玩具厂注塑部做上下模,一次他上模吊环没扭紧模具掉下来砸到他右腿,阿强惨叫一声昏厥过去,不省人事。阿强的右腿血流如注,主管赶紧打120。顷刻,救护车来了,工友们七手八脚抬阿强放在车里,救护车绝尘而去。阿强醒来发觉睡在医院病床上,当他知道右腿断了…[浏览全文]

  • 2772/1
    2018-01-06
  • 天空阴暗,空气还有些潮湿,我就住在海边的年检二楼,每一次上下楼,都要爬长长的一段铁架子,进入大门,然后穿过住着十几个工人的大厅,每次经过大厅需要用手捂住鼻子,大厅的窗户没有打开,工人们长期没有洗澡洗脚,味道有些恶心。之后再过一道门,再打开一扇门就是宿舍了,…[浏览全文]

  • 2742/0
    2018-01-05
  • 地铁进行曲初冬的天气,已有些微冷。还好,天是响晴的,时而飘过几朵白云,心情舒畅了许多。真的要感谢“环保人”的努力,在北京有了这么好的天气。记得前两年,也是这个季节来北京,一连几天都是雾蒙蒙的,压抑得很。或许昨天有些疲倦,早晨起来竟然转向了。看着一树多高的太…[浏览全文]

  • 2726/0
    2018-01-05
  • 边走边聊第一章丁酉日的絮叨2017年,阴历十一月十九,丁酉日,小寒,天冷得并不似往年。一进十一月,城里的人就都纷纷抱怨,去年的雪十月就下了,今年的天到这时候还热得出奇,进了有暖气的屋子,并没有那种温暖如春生命美好的感觉,却反倒因为天热让人心生出燥热憋闷,一…[浏览全文]

  • 2797/1
    2018-01-01
  • 认识阿才在合益厂。那天厂里招进来个头发长长,身材瘦瘦的男孩,人事部安排他住我们304宿舍,于是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他叫潘学才,工友们都叫他阿才。阿才其貌不扬,个子高,身材苗条,说话声音大,走起路来总是昂着头,腰直直的,一副清高自负的样子。下了夜班,洗完澡,洗…[浏览全文]

  • 2748/1
    2017-12-30
  • 室友阿迪其貌不扬,满脸胡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得多,二十几岁的他像三十来岁。阿迪告诉我,他出来打工七个年头了,东奔西跑,进了好多厂,遇见几个喜欢的女孩,由于自卑不敢表白,把爱埋在心底,痛苦,长这么大了没谈过恋爱,不知爱情什么滋味。我说:“你恋爱了就知道了,…[浏览全文]

  • 2876/0
    2017-12-01
  • 他乡的冬天依然肃静他乡的冬天仍有树叶他乡的冬天毕竟不是家乡的冬天。家乡的冬天没有树叶家乡的冬天又干又冷即使这样也还是怀念怀念那里的火炕怀念那里的积雪怀念童年时雪地里打滚怀念手拉手冰上的行走怀念热炕上聊天的情景冬天又来了不知你们是否还好我在他乡,思念家乡的冬…[浏览全文]

  • 2954/0
    2017-11-12
  • 我的生活在这个干燥的秋天里,人也变得急躁。房间里开着空调,有一种山洞里才有的空荡荡的轰隆声。如果我一个人,会感到很害怕。我住在7楼,这个房子最高的一层。看得见所有对面的房子里发生的事,还有楼下送快递的叔叔们的喊叫声。这里像一个小城堡,下面的人们无法打扰到我…[浏览全文]

  • 2839/0
    2017-11-07
  • 记得童年那片土地记得童年的时候,在四处尘土的院子里和伙伴们追打的笑声。那时风吹过树林还有好听的声音。记得老房子被压在厚厚的雪顶下,在冬日的早晨里喘息的样子。哥哥带我到竹子下,转头的一瞬间,身上就湿透了。坐着用一块木板做成的玩具车,从山坡上冲下来,从来不会有…[浏览全文]

  • 2893/0
    2017-10-31
  • 秋色渐浓,秋风渐凉,淡淡的愁云,笼罩着静穆的远山和山脚下静静的女儿河。河两岸的芦苇和茂密的草,把河道挤得有些狭窄,弯弯的河水在晦暗的天际下,显得亮亮的,似天地间的一条缝儿,十分显眼,蜿蜒地伸向远方。在这秋的季节里,我的一缕清愁、一缕相思、一份牵挂,在这愁云…[浏览全文]

  • 2913/0
    2017-10-20
  • 我只是一个山里面的孩子,我做我想做的,说我想说的,从来不介意别人的眼光。我只是一个山里面的孩子,我不喜欢虚伪做作的交往,没有那个必要,我只是一个山里面的孩子,我不喜欢再背后去谈人家的是非,自己懂就行了。我只是一个山里面的孩子,不是我没有心机,而是我不想用心…[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