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584/2
    2018-05-15
  • 二十年来没朋友,天涯任我游,早已忘了什么是爱情,一个人大城市里买醉,什么疲惫不堪,什么流言蜚语,早已成了习惯,什么不公与不甘,早已看淡在眼前,还想流浪去寻找梦的方向,还想写歌去煽情一回,就算最后一无所有,也心安不少。一个楞头小子,为口中不切实际又很真实的梦…[浏览全文]

  • 2584/2
    2018-05-13
  • 注塑部领班阿权长得帅,能歌善舞,打篮球打得好,厂里很多女孩暗恋他。阿权眼光高,一个看不上,因此他还没女朋友。那天注塑部来了个靓妹,名叫杨金妹,18岁,阿权老乡,同一个省,不同一个市。阿权喜欢她,有空就去帮杨金妹干活。他们边干活边聊天,阿权说:“杨金妹,今天…[浏览全文]

  • 2583/4
    2018-05-10
  • 又一个五一到来了,想让自己高兴点!可是突然之间工作的事情,让我的生活出现危机!身边的事情让心里的伤感蔓延着…..天真的自己,认为好好工作,少说话多做事!工作能稳定着!却忽视了这世上是有不公平的,一个人没有好的人际关系和欣赏自己的领导,自己努力了,又能怎么样…[浏览全文]

  • 2679/2
    2018-05-10
  • 曾经的点滴,终究是深夜的回忆曾经的你,终究还是成为了回忆回忆,因为遗憾遗憾,成就青春青春,最美不过有你很多时候,我都会想,我们的关系何以至此?我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更别谈分开,奈何曾经形同陌路的分手恋人能和好如初再次成为朋友,相互调侃;而我们曾经无话不谈的…[浏览全文]

  • 2556/1
    2018-05-08
  • 他买的Z111次列车已经开动了,而他依旧坐在候车厅内一动不动。如果我们再仔细一点的话,就不难发现,眉头紧锁并且表情忧郁的他正在纠结着些什么,或许正面临着人生的重大抉择吧!不过当停止检票的声音传入他耳中时,他口中似乎吐出了一句“看来走不了了”,随后,他站了起…[浏览全文]

  • 2921/3
    2018-05-06
  • 小妹来自广西梧州,名叫百灵,17岁,留两个辫子,很单纯。小妹干活卖力,从没离开岗位兢兢业业干到下班,能吃苦。和小妹同一个宿舍的湖南妹阿娟告诉我,下了夜班,小妹不喜欢出去玩,洗完澡,洗好衣服埋头津津有味看书,每天晚上看到12点还没睡,乐在其中。小妹对我说,她…[浏览全文]

  • 2556/1
    2018-04-22
  • 花开的时候,我来到了深圳。这是个非常美丽的城市,树一年四季的绿,花一年四季的开!有诸多衣着艳丽的美人左冲右突。点头微笑,有朋友,陌生人……以前来过几次深圳,记忆中有世界之窗,莲花山,地王大厦,大海,东门都是片段,不能惯穿。而这次来想和心爱的人在这一起生活,…[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4-17
  • 妈妈,我今天肚子非同一般的疼。我从教学楼挪到宿舍楼,你知道我花了多少的毅力和意志吗?我完全没有力气,只有不要晕过去的固执。其实我很清醒地知道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到要晕过去的程度,但我就是忍不住要那样想。好像我想着想着,它就能成为我继续走的力气。天气多好啊,阳光…[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4-14
  • 在遥远的天边有一片绿草殷殷的美丽草原,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哪怕我走到海角天边,也忘不了辽阔的呼伦贝尔草原……”每当听到这首歌,我就会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因为我就生长在这片壮丽的大草原上,那一望无际的蓝天,那一碧千里的草原,那成群结队的牛羊……这就是我美丽的…[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4-11
  • 天气尤其好,阳光中带着风。骑着车走在大街上,手还是会感到冷。心情非常好,这似乎是很久没有的,或者说这次实在是太好了。房间了一片金黄色,外面传来小鸟的声音,小孩的叫声,还有很远很远的马路上汽车的声音。阳台上挂着的衣服被风吹得摇摇晃晃,造出来的光影很梦幻。天怎…[浏览全文]

  • 3211/2
    2018-03-07
  • 妈妈,我今天又去医院了。但是我并不是来向您倾倒最近这段时间我几乎是不间断的跑医院的苦水的。这一点,您是知道的!我,您的女儿,您引以为傲的女儿是足以独自生活并且是坚强的独自生活的!我想,您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永远逃不过您法眼。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谈一谈我近来…[浏览全文]

  • 3199/4
    2018-02-23
  •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总是被各种问题烦扰,尤其过年,就像是遇到八卦大会,没有谁比谁八卦,只有谁比谁更八卦,回到家,被各种亲戚,各种拷问,被问得体无完肤,想直接死掉。有时候我不明白,问什么要和一个陌生人生活在一起。只是因为害怕孤单吗?我已经一个人这么久了,不还…[浏览全文]

  • 3828/1
    2018-02-19
  • 室友阿明个子矮小,二十多岁了还像十一二岁小孩子,工友们比他大比他小都叫他小弟。小弟干活累了就不来上班了,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好像工厂是他家开似的。小弟老是请假,赶货的时候主管不批小弟就旷工,旷一天扣三天工钱,勤工奖也没有了,发工资工友们领两三千,小弟领…[浏览全文]

  • 5011/5
    2018-02-11
  • 微凉的风吹过玉米的叶子,吹过金灿灿的稻田,吹过桂花树的枝头,锦瑟之间,恍然又是一个秋天,漫不经心的颓废殆尽我们可怜的流年。不知何时起,蝉儿青蛙已经没了影,静夜的月光下,飘来一缕一缕的虫声。霜可还没下,天也不很冷,却俨然已经是秋天了。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在一座…[浏览全文]

  • 3302/1
    2018-01-25
  • 株洲市往东十几公里,一镇,曰渌口。傍渌水江而名,亦为株洲县城。城虽小,倒也干净利落。因事来渌口镇已逾四月有余,租民房于南岸村。村庄傍山,树荫婆娑。所住之处座北朝南,不甚通风,屋内终日一股霉气,甚于不爽。屋前几棵大樟树高七八长,时时有朽败之叶飘飞,落满车顶,…[浏览全文]

  • 3262/1
    2018-01-24
  • 像我这样的北方人是不容易看到南方的雪影的更何况还在农村,小时候读书想象这南方的雪影玲珑剔透鸟语生情多情的有些动人。北方的雪却不是这样的,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噗噗噗的下了一天,我看着院子里的雪却没有感觉到一点点动人(只有冻人)仿佛这北方的雪就是向人们宣誓她的寒…[浏览全文]

  • 3165/0
    2018-01-22
  • 从上海回到成都已有三两天,近日除了找寻下一份喜爱的工作,便是分别约了三五好友聚会。一起吃吃喝喝,再看看电影,生活过得好不精彩。也是因此,一月中旬至今所发生的种种,无论好坏,或多或少,让我难以忘却。只怨我事先真的没有想好此次出行的目的地,最终尽管纠结着该顺带…[浏览全文]

  • 3195/1
    2018-01-20
  • 挥挥手告别温润的春天,拥抱自由热烈的夏季。在这个热情奔放的日子里,池塘上,朵朵莲花娇艳欲滴,使人一见就生爱慕之心。我素来钟情于莲花,喜欢她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秉性。我也曾一睹其芳容,遗憾的是没能端详良久。也想在这个莲花盛开的季节里,来一场视觉上的盛…[浏览全文]

  • 3299/1
    2018-01-16
  • 看电视上报道了这样一件事:村里来了一位神智有问题的女子,有三四十岁,她很怕男性。村民把她安排到一座空房子里,给她被子,衣服,还给她送饭。问她家是哪里的,家人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她说得也不太清楚。村里人告诉了电台的记者,记者耐心询问她,边跟据她说的寻找她的家,…[浏览全文]

  • 3369/1
    2018-01-16
  • 早出晚归,兢兢业业,上班下班,是奋斗;心里憋着一囗气,不达目的势不休,也是奋斗;身体不撑了,请假休息,虽然自己可以原谅自己,却真的不是奋斗;误入歧途,执迷不悟,也就是说钻了牛角尖,出不来了,也不能算是奋斗吧。我不是军人,不懂得铁血军魂,也不明白生死一线的战…[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