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006/0
    2019-11-04
  • S君和我同岁。那年我读学前班,他念一年级。我读五年级,他还读五年级。那年,我们谁也不认识谁。升入初中后,我一二班,他一一班。我们因为都喜爱下象棋成了朋友。初中三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们常常蹲在棋盘边,一声不吭一个下午。一个个夏季就这样被我们消磨掉了。…[浏览全文]

  • 12898/0
    2019-10-27
  • 两年前,我还是个懵懂的高三生,那时我的同桌是个温文尔雅的姑娘,她和其他女生相比其貌不扬,但是谈吐高雅,为人也是幽默风趣,但是我觉得她就是有点傻,时不时地突然笑一声——不过她的笑声似乎具有治愈心灵的妙效。似乎大家观念里男生是理性动物,女生是感性动物,现实也部…[浏览全文]

  • 24759/0
    2019-10-18
  • 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几个好同学。我也有一个很要好的同学,他叫熊志平。他啊,长的高大威猛,一张瓜子脸上镶嵌着两只机灵的大眼睛,眼睛之下是一具高挺的鼻梁,一副轻巧的眼镜与它相映成趣,一看就是一个“潇洒男”的光辉形象。仔细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开朗热情、大方文雅,还…[浏览全文]

  • 24575/0
    2019-10-18
  •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我的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所以,南州镇里的各路豪杰,无论黑道白道,还是富商高官都敬他如座上宾。但是,石喜红为人低调,不深入了解,谁也不会把他和一个心思缜密、感情细腻的民营企业家联系起来。这一点,对我影…[浏览全文]

  • 24132/0
    2019-10-18
  • 提起大学同学,我常常自叹,强烈的自卑感无形地催残我的身心。甚至于有人提及某某是我同学时,我涨红着脸争辩他不是我的同学。人贵有自知之明。因为同学中有当董事长的、有做局长的、也有大学教授……他们踌躇满志前途无量。而我这个不争气的,在工地一呆就是三十年。跟不上趟…[浏览全文]

  • 127302/2
    2019-08-19
  • 就算我真的很糟糕,但这个世界不会再有第二个我,我知道我们遇见了不容易,错过了很可惜,所以哪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但至少现在我们应该彼此珍惜。2019年的夏天,格外的热,我们在不同的城市吐槽着各自的焦灼。穿行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回想遇见的形形色色的人,每天上…[浏览全文]

  • 171820/1
    2019-07-23
  • 朝阳东升,树静不动,微风偶起,顿感清凉。2019年7月19日,早8点多,疑一辆无字公交正整装待发。兰加快脚步,无奈距离站台还远,眼睁睁地见那公交打出708字幕,无情地缓缓开去。即然赶不上,那就暂放心来。前面有家农行,兰取了几张零用(老土)。不妙,又一辆70…[浏览全文]

  • 172220/0
    2019-07-17
  • “嘿,哥们,你好,我叫江洋”三年前的开学季,我们先后踏进这个大学两年的栖息地,它是1607,先后遇到彼此陌生却又亲切的这些人,他们叫室友。还记得第一天晚自习班会,我们拼了命的往教室赶,不落下一个人。“咔咔”,我们面带微笑看着镜头,我知道这一幕离我们不远了,…[浏览全文]

  • 172058/0
    2019-07-17
  • 晓江:早就想写一点东西给你,一时间还不知道怎么落笔,想写的东西太多,还有点乱。你我相识五十余年,最初是书加深了我们的友谊,到今年我们恢复联系后,寄了自己写的十本书给你,又是书接续了这一段缘分。此前我们大约有十年中断了彼此的信息。我收到你最后来的一张贺年片,…[浏览全文]

  • 113239/0
    2019-05-14
  • ????初夏的天忧郁着,无晴又无雨,好象积累着厚厚的心事。云黑着一张脸,凑在一起诉说着各自的忧伤。????午后的云层更低,仿佛就要从天上掉下,树似乎受了云的压迫,忧郁地在风中瑟瑟发抖。我不知道是春天受到寒冷的胁迫,还是初夏背叛了应有的温暖。昏暗的天空加速了…[浏览全文]

  • 105601/0
    2019-05-12
  • 二山和我是溯源五代都是农民的儿子,我们身上除了憨厚什么都没有,二山因为憨厚,他不得不在城市里做一只蜗牛,担负起养家糊口赡养父母的重任,我呢,早已蜕化成一只蜡烛,用一行行粉笔字流着教书育人的红烛泪。我们活得清清白白,就像故乡的一块土地,播下什么种子,想在城市…[浏览全文]

  • 29174/0
    2019-04-14
  • 原本应该玩的高兴的我躺在沙发上直叹气,地板上的玩具乱七八糟,地上玩具坏的坏,伤的伤,有些甚至“尸首”都找不到了,就像是强盗入侵了一般,满地狼藉。你一定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吧,让我跟你慢慢说道。星期六,我刚来到高安时,外婆见了我说:“今天锦宝又会来玩。”我的脑袋…[浏览全文]

  • 17677/0
    2019-01-22
  • 去年九月,我加入了高中同学微信群。阔别三十多年的同学,生活在不同的地方,有才华横溢事业有成的,有投资有方商海弄潮的,也有固守田园风光难舍故乡的……哪怕同学间当年曾有些磕磕绊绊,三十多年后,当我们重聚在微信群里,竟毫无陌生和尴尬的感觉,可以不拘小节,可以直呼…[浏览全文]

  • 14104/4
    2019-01-04
  • 也不知她对丫头这个称呼心里有没有介意,由大学起到今天,已经喊了23个年头。她喊我阿谢。我们最初的一次见面,是在一次同乡会上。我的故乡,是她的家乡。我在故乡度过我的童年,而后就移民走了。但关于故乡的同乡会,我仍然去了。这是大学新生常有的热情吧,总想尽可能打开…[浏览全文]

  • 14196/0
    2018-12-17
  • 我的挚友,崔,你已经很好少年时期所居家属院落,同龄少年有十几个吧,最要好的是崔、胖,还有四儿吧。因为随师习武,我们四个人最早,较之后来入伍的近十人,不管年龄大小,都按行规,我们应是师兄。还有一因,既最勤奋的仍属我们四人。四人之中,关系和勤奋又最好的是崔了。…[浏览全文]

  • 15911/0
    2018-11-25
  • 世俊那年,隔壁寝室搬来四位专升本的同学,在某次阳台闲望时打了招呼,因同属经管学院而之后时有交集。我第一次走进他们寝室,很是热情地与每个人寒暄,只有他,一个人默默坐在座位上,回头,不冷不热地看了我一眼,就把我彻底当成了空气。我们几个人热火朝天地聊天,直到我离…[浏览全文]

  • 14252/0
    2018-11-06
  • 方圆几里只要你转身,我就在这里。那个夏天,清风随着柳叶蹁跹起舞,就这样,许下的那个承诺,却至今没来得及兑现。不知道是厌倦了这种生活,还是整天沉醉于诗人那种闲适的生活里,那样的安逸,那样的云淡风轻,望天空中的云卷云舒,看日落星辰。方圆几里,也曾暗自嘲笑,暗自…[浏览全文]

  • 13027/0
    2018-09-18
  • 今天送娃上学,在学校附近遇到了一个老同事,那是大学毕业第一家公司的同事,同一个部门,同一个办公室,虽有十岁的年龄差距,但关系非常好。只是曾经那么要好,怎么就走淡了呢?就如那些走散的同学一样,曾经的誓言早已没人再提起,能记得已经是稀有。是岁月无情还是人走茶凉…[浏览全文]

  • 12712/1
    2018-09-04
  • 真的,每当聊起你的时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接那个人的话。这三年来我到底在固执什么?以致于我们在同一所学校隔着一堵墙的情形下依旧没有说一句话,我们像陌生人一样不讨论彼此,有人提到关于彼此的话题也都是默不作声。说实话,我们这个样子我连原因都不知道,而后来我听说你…[浏览全文]

  • 13288/0
    2018-08-26
  • 两可知情倾于笔,埋于墨,终其形,亮其动。理想我终于写作,梦想她坚持热舞。我和她虽然没有披星载月的悲壮,但却有朝8晚8的苦涩。生命中都有骚动不安的东西!闲暇时我会为她念上一篇写的文章,幽静时她会忘情起舞片刻。因为相同看凡俗不甘的朝暮,更不愿一眼看到头的人生!…[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