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427/1
    2019-02-16
  • 刚刚为父亲过了七十六岁的生日,我恍惚中发现今年父亲变了,父亲精神看起来不如往年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爱说笑,耳朵聋的厉害,和他说话需要扯着嗓子,矮小的身材在香烟缭绕中显得有些呆板。不惑之年的我两鬓已是白发丛生,在父亲面前总是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多年来竟然疏忽…[浏览全文]

  • 8611/0
    2019-02-12
  • “石头楼”记梁思成毕业回国设计的第一件不朽之作作为石拱桥、石头民居、石头堡垒、石头宫殿,或许,人们都不感稀罕。可一座大学的建筑都是石头楼,还是花岗岩的大块石头砌成,世界能有哪座?现坐落在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169号的东北电力大学,原为吉林省第一所大学――吉林…[浏览全文]

  • 19656/0
    2019-01-24
  • ”啪“的一声响指,我知道是你。”明天早上,我在你家门口等你。记住早上九点。吃过早点。”大年初一啊。有一点冷,可天气很好。白石岩一早就浸在蓝天里。还是那样巍然。到哪去,我们不谋而合。虽然是从小长大的村子,可白石岩仿佛是一种庄严的象征,象征着一种高远,一种神圣…[浏览全文]

  • 10434/0
    2019-01-22
  • 雪消,春来鄱湖。232公交天虹下,朝中山西路走一会,波光粼粼的抚河就在脚下了。雪蚀后的抚河桥畔,映日耀柳青,翠竹掩粉墙。记忆中,雪儿家就在桥那边,河南有三桥,过中山桥后,我为那年的绝择后悔不已。雪儿在哪呢?残存的印记中,她就在近前。寻当年足迹到二桥,我怎么…[浏览全文]

  • 8231/0
    2019-01-15
  • 一上班,看《西安晚报》,大篇幅的文章在说打造原汁原味的本土民居民宿的话题,我忽然想起,那淹没了的老家小吃。都是地道的本土资源的原料,有地道的爷爷爱吃的火晶柿子拌炒面;有姑姑曾自己进山采回的神仙草做的神仙草凉粉;有爷爷每天圪蹴在明柱下或屋门口里放在面前的辣子…[浏览全文]

  • 9276/1
    2019-01-13
  • 周日早晨一通忙活,准备送孩子去补课,一开门,楼道里粥味夹着枣香扑面而来,不光是我家习惯喝腊八粥。小时候,父亲起得最早,所以熬粥一直是我父亲的工作。每年腊八节的前一天,父亲都要把准备好的大米、小米、黄米、糯米、高粱米以及红豆、绿豆,红枣和葡萄干之类的熬粥材料…[浏览全文]

  • 14309/0
    2018-12-26
  • 迎来元旦,辞去的悲响江南一词①月如钩,慢唱诗书,一曲西楼,生生死死寸管收,万万千千,无处可留。此情遥寄惊梦后,独向晨昏,欲渡轻舟,清风清愁忆清秋,翠微②戚戚,圆明悠悠。①易安居士《江南词》。②北京翠微路。这是1999年秋,携妻子赴京探亲,和胞弟游圆明园。其…[浏览全文]

  • 11196/0
    2018-12-15
  • 他其实并不老,相反,还年轻着呢,才三十来岁。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村里人都管他叫老靳东。不但他自己村的人这么叫他,连周边村庄里的人也都是这么叫他,而且不论男女老少都这么叫他,以至于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他是个老者,或者姓老。他是个手艺人,而且不止会一种手艺,理发、…[浏览全文]

  • 6332/0
    2018-12-02
  • 冷雨潇潇,敲打梧桐,冷清了一夜,凉意飒飒,寒意丝丝;诗意阑珊的幽夜与秋雨的陪伴,洗涤铅华,独立晚秋,静听风铃;雨中漫步,缕缕冷风拂过,长发飞扬,衣角舞蹈,恰是一根情感丝线,在风中曼妙;你在线的这头,我在线的那头,你在线的这头小心翼翼牵引着,我在线的这头细心…[浏览全文]

  • 11176/0
    2018-11-26
  • 四月初的天气渐渐暖和起来,石榴冒出了尖芽,银杏长出新叶,白玉兰已花谢叶茂,四周的绿篱象密密麻麻的珊瑚,紧紧挨着,守护着庭院的安宁,若要说花也只有黄色的迎春和菜花,以及从年前开到现在的大红茶花,还有就是绯红的樱花了。虽然没有诗人描绘“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浏览全文]

  • 6740/0
    2018-11-25
  • 那年正月,陪母亲回后山看我姥姥。母亲每年总要回去几次,多数是和我舅舅姨姨回去的,记得自从参加工作我好像就没有回去过。一路上,午后的冬日晴朗清爽,年前的积雪依稀可见。下了高速,出了省道,乡间的小路开始变得陌生,白茫茫一片,压根儿看不出路在何方。我本就没来过几…[浏览全文]

  • 6332/1
    2018-11-24
  • 【题解】今天是父亲的忌日,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二十四年了,值此之日,仅以此文略表对老父的思念之情,愿老人家在天之灵安好!“父亲要是还在,那就好了”,这是每次跟九十岁老母亲闲聊时必定会说到的话题之一。父亲和母亲同年,要是还在的话,今年也是九十了。听母亲说…[浏览全文]

  • 6334/0
    2018-11-23
  • 大个子爷走了,走的很急,甚至没留下任何遗言。关于他的生前身后留下了许多叫人称奇之处,但凡认识他的人无不惋惜、怀念、悲恸。我家爷爷辈兄弟姐妹多,四男四女,大个子爷排行老八,属于老小;再加上他生就一副大个子,为人豪爽,喜开玩笑,便被我们这帮孙子辈喜称为“大个子…[浏览全文]

  • 6333/0
    2018-11-23
  • 在老家的房子里,有一口古老的石臼,呈倒圆锥型状,座立在大门的入门处,日夜守护着房子的安宁。父亲年幼失父丧母,投靠了已经改嫁至黄府他的奶奶,开启了巅沛流离的生活,到处流浪。后来,父亲结婚生子,由于自己没有房子,便携妻带子,在村子里不断的迁徙,寄人篱下。村子虽…[浏览全文]

  • 7545/0
    2018-11-22
  • 在我八岁时,姐姐出嫁了。那一天,家里来了一支迎娶队伍,唢呐声声,鞭炮齐鸣。有媒人说客,有挑货礼的,有抬花轿的,满屋子张灯结彩,对联相映,宾客盈庭,推杯换盏,热闹非凡。姐姐站在三楼,用米筛挡着脸,边操着沙哑的声音唱着《哭嫁歌》,边往迎娶客人的桌上倾洒烛泪。次…[浏览全文]

  • 6332/0
    2018-11-21
  • 闽北政和县城往东五十公里,行车四十分钟,有一个名扬遐尔的历史文化古村落杨源乡坂头村。走近坂头,映入眼帘的花桥古廓桥,像一位少妇,脚跨蟠溪,翘首南望。层层叠叠的翘檐,像竖起的发髻,戴金插银,光彩夺目,清风和煦,风铃声声,翩翩起舞。每年端午的新娘茶及投粽节日,…[浏览全文]

  • 6334/0
    2018-11-21
  • “腊月廿四、五,杀猪、造豆腐”。这是闽北二五区人对筹备大年忙碌的描述。因而,我想赶在年前,喝上一碗热腾腾的豆腐脑,品尝家乡浓浓的年味。可就在赶吃年味的途中,遇到了一件有趣且耐人寻味的事。那是高铁G1637车次,驶进武夷山东站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灿若星河…[浏览全文]

  • 6332/0
    2018-11-21
  • 在家乡村尾的入口处,挺拔着一棵千年古椙树。树高30余米,树冠26米,胸径3.5米。一支支粗壮的枝丫,像龙伸出的手臂,撑着一簇簇针叶。一年四季浓郁苍劲,遮天蔽日;又像一把撑开的巨伞,守立村门,迎送访客。村民们称之“龙伞树”。我怀着惊奇之心,追溯历史的长河,劈…[浏览全文]

  • 6335/0
    2018-11-20
  • 闽北二五区杨源一带,曾经传承着古老的婚宴习俗。宴席上先后端出三道不同的羹,因而,当地有人称它为:“三羮婚宴”。在婚宴举办之前,同村的亲朋好友会主动上门,进行约定分工。有的上山砍柴、烧炭,备足薪料;有的挨家逐户筹借碗筷桌櫈;有的负责理客、挑水烧饭。大家都是亲…[浏览全文]

  • 6333/0
    2018-11-20
  • 前段时间,我到了浦江镇大哥家,面对大哥每况愈下的腿病,顿感无奈的悲伤。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为大哥写篇文章。当我把想法告诉大哥时,不禁泪湿眼眶。大哥却露出了笑容。不是因为我的文字多好,而是对于一向寡言少语的四弟,感到意外的惊喜。大哥比我年长13岁,在我出生的前…[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