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85/0
    2018-04-21
  • 我到现在还在想,如果把我换成他,我将会以怎样的态度去面对生活给予我的痛苦和无情?是如他一般执着而热情地面对,还是就此将生命划上一个句号?我不知道,因为我终究不是他。我现在终于可以好好讲述他的故事了。那还是在高一的时候,因为学校离我家比较近,就向学校申请了晚…[浏览全文]

  • 341/0
    2018-04-20
  • 外婆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从出生就注定了她不可能成为伟人,她不会讲大道理,只会讲小故事。她用她独特的处事哲完美的诠释了平凡人不平凡的一生。打我记事起,父母会经常提及外婆的一些传奇经历,让我很好奇。外婆大外公两岁,识字不多,年轻时当过公社的妇联主任,总共生了…[浏览全文]

  • 2147/0
    2018-04-15
  • 每年临近清明时,家里总会做蒿子馍。有个习俗,说三月三,鬼下山。而这一天吃蒿子馍,就是为了祭奠死去的亡灵,同时保佑生者不被邪恶所侵。这些生与死的意义,对于小孩子来说,是没有多大用处的,顶多冒出来个不听话被鬼抓的传说,来吓人。更具有吸引力的是,做粑粑这样好玩的…[浏览全文]

  • 2155/1
    2018-04-14
  • 怀念我的母亲作者:徐东风母亲去世二十三年了,二十三年来我最怕过年。我怕那合家欢乐的场面,我怕那携妻将子回家的喜庆,我思念母亲,远在遥远天际的母亲,您是否听到儿子的呼唤……母亲是随外公一家从城市落户到我村的。六十年代,由于三年自然灾害,政府为了减轻城市负担,…[浏览全文]

  • 2161/0
    2018-04-13
  • 第一次吃荔枝是在我15岁那年,从小生活在中南部的我没见过荔枝树。我和我的母亲一样都喜欢吃荔枝。荔枝呈果球形和卵形,果皮暗红色,有小瘤状突起,种子外被白色,肉质,多汁,甘甜的假种皮包裹易与核分离。种子矩圆形,褐色至黑红色,有光泽。第一次看见荔枝果时还不是清楚…[浏览全文]

  • 2148/0
    2018-04-12
  • 冰冰:深夜我睡不着,一直想你,闭上眼睛后全是你的影子,你已经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记。你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都会荡起我心中的春潮。我把你的一切都镌刻在我记忆的深处。你的声音、笑容、脉脉含情的眼睛、可爱的嘴唇、小巧的鼻子、玲珑的耳朵、浅浅的酒窝、…[浏览全文]

  • 2144/0
    2018-04-05
  •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记我初中时的老师刘保民,现在我要记的人叫刘佑民。从名字上看,他们仿佛是兄弟,但其实不是。刘保民是江苏徐州人,而刘佑民是江苏兴化人,1962年考入我地师范专科学校。我认识他是在1984年,他时任我市石油公司职教科科长。不久,国家落实知识分…[浏览全文]

  • 2423/0
    2018-03-25
  • 院子里有几棵蒲公英,迎着暖阳开着黄色的花。第二天上午,花没有开放。我以为它们凋谢了呢,太阳升得更高了,它又展开了笑脸。我用手机把它拍了下来,记下了它美丽的瞬间。一会儿,我又来到院子,它已经不见了。我问母亲:“你怎么把它拔了呢,我还想看看它到底是不是蒲公英呢…[浏览全文]

  • 2662/0
    2018-03-14
  • 艳子的生活很简单,朝八晚五的穿梭于街头一直是她生活的主旋律,像都市的很多女孩一样,热衷于打扮,会将原本不算很精致的面孔装扮的很精致,尽管这将会花去早晨睡眠中的半个小时,为此她却很乐意,还会振振有词的告诉身边的姐妹:“时刻做好准备,因为青蛙随时可能出现”。每…[浏览全文]

  • 2857/0
    2018-03-11
  • 我的岳父陈侠公,于2017年11月16日离世,享年92岁。今年春节,我又去岳父家,只见大门微掩,院落凄凉,岳父的房间里,陈设依旧,只是不见了旧时之人,不觉一阵凄楚涌上心头,两行热泪沾湿襟袖。1940年11月,抗大五分校在苏北盐城成立,当时岳父才15岁,前往…[浏览全文]

  • 3115/0
    2018-03-05
  • 午鸦檐上的雨珠滴在老人考究的靴子前,他拿着一个大福饼,远远地招呼着我进去坐一会儿,呼出的混白雾气被揉杂在空中。老人爱纸,更爱收藏纸。这是我浏览屋内四周得出的重要结论。他吃力地从阁楼上搬下一个箱子,立在我坐的沙发面前。箱子老旧,在偷钻进来的阳光下,表面铺上了…[浏览全文]

  • 3171/1
    2018-02-27
  • 春节后上班的这几日,到了下午三点钟左右,天时常阴着。坐在二楼的办公室里,一抬起头,便是一扇通向外面景色的铝合金玻璃窗户。窗外的老式居民楼,在北方阴天的下午,显得格外冷清和沉闷。窗外,一个黑色塑料袋,被风卷起,刮得老高,它轻盈地飘地在我的视线里,让我想起了二…[浏览全文]

  • 3143/1
    2018-02-23
  • 他努力的活着,却像从来没有活过一样。张老五老了,真的不如以前了,他不再记得起我这个小辈,而我也没有再叫过他爷爷了,晚上出门浪亲戚,回来的路上看到他一个人拄着拐杖在黑暗中摸索着什么,我把手机上的电筒打向他前行的路,他也没有什么反应,过了几秒我才想起,他已经失…[浏览全文]

  • 3083/2
    2018-02-23
  • 魏光清,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名字。他对我而言,最为深刻的便是他放羊的情景。还记得我读书时便经常看见他牵着一群羊在树林间放牧,有一次我问他,“你只牵了一只羊就不怕其它的羊跑了?”他听了笑了笑道:“我只要牵着一只母羊,小羊便会跟着母羊走了。”听了他的话方才恍然大悟…[浏览全文]

  • 2998/1
    2018-02-22
  • 也许是我的单位与这座小城最大的服装鞋帽批发市场为邻的缘故,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逢季节交替、年根儿,老人的、小孩儿的,家人的内衣裤袜常常在我下班路上就采买齐全了。大老爷们儿下班咋变成老娘们儿了?在被同事们的嘲笑中,慢慢地下班光顾批发市场的时候少了。但每到腊月…[浏览全文]

  • 2967/2
    2018-02-22
  •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在浩如繁星的中国古代诗文中,唐代诗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一直是我的最爱。当年安史之乱中的张继,顺流南下的途中,夜泊封桥,浓浓的思乡之情和孤寂之感,催生了这首千古绝句。在后人编辑出版的唐…[浏览全文]

  • 4575/5
    2018-02-22
  • 美丽的杭嘉湖平原,著名的鱼米之乡,这里丰沛的水系,构成了纵横交错的河道,象历史老人伸开的臂膀,紧紧环抱着位于平原腹地的一座古朴而宁静的小镇-新塍镇。这座千年吴越古镇,至今让我魂牵梦绕。今年54岁的我,阔别它已经整整43年了。我和小我3岁的妹妹,在这个小镇上…[浏览全文]

  • 3012/0
    2018-02-22
  • 在岁月面前,不得不感叹时间的流逝,少年白,鬓微霜,若如那庄周梦蝶,倒也自在。还记得一句话,生前何须久睡,死后自会长眠。人生在世,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没有做,就算是梦,那也是在另一个世界中活出不一样的自己,这样想想,其实经常做梦的人还赚了呢。人们都说,日有所思夜…[浏览全文]

  • 2930/0
    2018-02-20
  • 最初知道这个人,是我升上完小那阵。初小时一个班的阳成,和我同上完小时,有了甲班和乙班的区分。也就是报名领了新书,返身回家的路上,身后自行车叮铃铃一阵响,我们让开路的时候,身边驶过去一个人。阳成偷偷告诉我,这个人是他的班主任,姓李。再见他,是在学校。临上课,…[浏览全文]

  • 3082/0
    2018-02-15
  • 农历十五过后,一家子的生活也就开始清闲下来,一日,由于家里灶坏了也没人修理,祖母突然提起我父亲的事,我却已是说不清第一次见他是在何时了。我印象中的父亲一直都是比较严厉的,对我如此,对乡里人亦如此,或许是早年在外头吃了太多苦性情发生了一些变化,以至于父亲总是…[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