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6/0
    2018-02-20
  • 最初知道这个人,是我升上完小那阵。初小时一个班的阳成,和我同上完小时,有了甲班和乙班的区分。也就是报名领了新书,返身回家的路上,身后自行车叮铃铃一阵响,我们让开路的时候,身边驶过去一个人。阳成偷偷告诉我,这个人是他的班主任,姓李。再见他,是在学校。临上课,…[浏览全文]

  • 2714/0
    2018-02-15
  • 农历十五过后,一家子的生活也就开始清闲下来,一日,由于家里灶坏了也没人修理,祖母突然提起我父亲的事,我却已是说不清第一次见他是在何时了。我印象中的父亲一直都是比较严厉的,对我如此,对乡里人亦如此,或许是早年在外头吃了太多苦性情发生了一些变化,以至于父亲总是…[浏览全文]

  • 2715/0
    2018-02-15
  • 不知不觉之间,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节。除去那些许轻寒轻暖的暧昧,满城繁花如锦总是好的。自是喜欢阳光妩媚,也能接受雨打风吹。比起十八、岁的年纪,现在一样平平常常。不胖不瘦,不高不矮,有时自己都会质疑,这两年的饭都吃到哪去,空长了些头发胡须,不但未曾顶什么用处,…[浏览全文]

  • 2719/0
    2018-02-14
  • 近来总是十分烦闷,就如同五六月的天气一样让人难以呼吸。城中的繁花大多已经凋去,幽郁的叶子连成一片片浓阴。城市里面大约没有蝴蝶蜜蜂飞舞,倒是有许多杨花乱纷纷的到处飘散。好在并不太热,就是有时喧闹得让人不舒服罢了。要问世间的伤心事,恐怕只有李后主那样高超的文笔…[浏览全文]

  • 2714/0
    2018-02-14
  • 在记忆中,我们家是有一片茶园的,采茶的季节里每天放学我就在里面折腾出些零花钱出来。后来缺乏管理,茶叶总是长得不好,就只好开垦出来种地了。后来爸爸又在其他地方种了一片,每年采摘下来足够他泡水喝了。如果我们家往东翻越几个山丘,或者往后山走上几百米,就可以到我们…[浏览全文]

  • 2714/0
    2018-02-12
  • 风轻轻的吹过无边的旷野,纷纷扬扬的雨一日又一日的下着。雪还没有来,仿佛细雨便占据了整个秋天。钱塘江的潮汐已过,大海带来了萧瑟的气息。没有了春花的灿烂,没有了烟雨迷离,只有冷冷清清的街头,江南也就不像江南。这样的日子本来就是烦闷的,也总是令人不安。我蒋大到南…[浏览全文]

  • 2836/1
    2018-02-12
  • 记得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有养蜂。但是我却从未与那蛰人的伙计有过亲近!每当蜜蜂接近我的时候,总是禁不住毛骨悚然,对于我来说那可真是可怕的生物。即使看到弟弟捉住一只乌蜂,拿在手里像玩弄一只苍蝇一样,我也不敢有过多的接触。但是父亲却极喜欢蜜蜂。蜜蜂就像他的朋友一样亲…[浏览全文]

  • 2723/1
    2018-02-12
  • 亲爱的读者,今天我已经累了一天了。但是我还是有多很话想说,如果您愿意作为我的听众,我一定是什么都愿意乐意与你诉说的。对于我的艰难,我那有过的荒唐颓废的日子,请不要为我感到难过。请你相信,我的心并没有因此而荒芜着,请你始终相信我是平和的。我要告诉你的是,在城…[浏览全文]

  • 2732/1
    2018-02-06
  • 今天是2017年12月31号,是岁末、月末,也是周末。“2017英皇·中华童星-钢琴专场”音乐会,在南汇大学城举办。偶然的缘分,我在现场,坐在靠左第四排的第一个位置上。音乐的美好在于对生活的美好表达。音乐,代表着生命的温度,有音乐的地方,就流淌着幸福。我爱…[浏览全文]

  • 2735/0
    2018-02-01
  • 云霄挂月赤红圆,微醉半倒椅中倦。独感有损百年幻,只愿佳人共婵娟。…[浏览全文]

  • 2757/1
    2018-01-31
  • 西北风寒凄神骨,真心早有依托嘱。七情不敢当面语,思愁暗暗埋心底。…[浏览全文]

  • 2762/2
    2018-01-31
  • 这山一直想写篇抒发内心深处的文章,但文笔有限。又怕写不好,想想又无可诉之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我想写山,虽然我不是生长在大山里的孩子,也不了解山。但我爱山,这山虽没生气盎然的自然景观,也没有四季变化绚丽多彩的颜色。但它却成就了我!我怕这山,因为那时它太过…[浏览全文]

  • 2739/0
    2018-01-22
  • 今天看电视,是《动物世界》栏目,主要讲的是各种各样的鸟儿,不禁让我想起在我儿时的一桩往事。大约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正值夏天,放暑假时,记得是姑爹送给了我一只幼鸟,我问他这只鸟是从哪儿来的,他说是从门口捡到的,可能是从他家门前的树上掉落下来的吧。我不知道这是一…[浏览全文]

  • 2804/0
    2018-01-20
  • 你说你在哪,呼啸而过的列车带走你的灵魂,300瓦的黄色灯泡下是你苍老,皱纹遍布的脸颊。躺在那个竹床上,气息奄奄,现在想想你当日该有多冷,哪怕身下垫着一床有一床的被子。我和我的姐妹们,也是这样的夏季,曾在那张竹床上蹦跳着啊,双眼离不开银屏上的《还珠格格》,嘴…[浏览全文]

  • 2844/2
    2018-01-20
  • 那是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小巷,没有小巧古老的草房,没有回环曲折的小路,也听不到空谷中的笛音,天天走在那里的人,对那里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可自从那个春天,那里对于她就变得不同了,他乘风而来,璀璨般划过她头顶的天际,如流星降落到那个不起眼的巷子里,从此她叫…[浏览全文]

  • 2986/2
    2018-01-18
  • 父亲已经年逾古稀,然而依然精神精神癯烁,耳聪目明,丝毫没有老态龙钟之感,只是曾经挺拔的脊梁,稍显佝偻。每次与父亲分别,我总不禁想起朱自清先生的名作《背影》中那抹不掉的影子。父亲出身清苦,因而没有多少文化,后又为乡里基层干部,一生平平淡淡而又坎坎坷坷。父亲性…[浏览全文]

  • 2816/2
    2018-01-17
  • 夜、浅了顺眼望向窗外,夜色渐黑渐凉山的边缘、一抹淡淡的红那是晚霞吗?是你在留恋白昼吗?还是在向白昼告别?亦如我渐渐融入这夜不知是黑暗吞噬了我?还是我就是黑暗?灯、亮了真的是很刺眼是你不相信光明了?还是你不想睁开双眼看眼前的光明?都有吧!我怕、我怕我喜欢的是…[浏览全文]

  • 2849/0
    2018-01-14
  • 清风轻,清风轻,轻吻湖面皱纹生;清风扬,清风扬,扬帆七载泛归航;清风语,清风语,语至无言又唤雨;清风落,清风落,落地生根难做窝。谨以此小诗,祭奠我那可怜的爷爷。——引语1。光阴荏苒,岁月变迁,磨平的是那仅有的悸动,磨不平的是那一份激动。悸动是因为夜空下爷爷…[浏览全文]

  • 2733/0
    2018-01-13
  • 关于楚汉最后一次的决战,史家向来以太史公的《史记。高祖本纪》、《史记.项羽本纪》的记载为正史,说是汉军在垓下(今安徽省灵璧县东南)将楚军彻底击败,最后,项羽南逃至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东南)自刎。在我的老家巢湖却有一个民间深信不疑的传说,说是当年楚汉相争时…[浏览全文]

  • 2811/0
    2018-01-12
  • 最近,回了一趟老家——泥河。几十年了,一直如此。因为一个特殊的节日——清明节。回去,既是为了缅怀先人;也是借机兄弟姐妹们聚聚。上学、工作以来,我也迁徙了好几个地方,然而,总不比故乡那儿的磁场大——它时时吸纳着我的心,让我的灵魂和梦境一直围绕着它打转转。每次…[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