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979/0
    2019-10-05
  • ——致一位嗜酒的同事提及灵魂与肉体,有一种东西是不能不说的。酒。自古以来,酒几乎是所有祭奠仪式上不可或缺的祭品。因为,酒是这物质世界里唯一可以直达灵魂的东西。请注意,我没有说酒是一种饮料或食品。我觉得人们喝酒并不是为了肉体之需,并不做为解渴、充饥之用,更多…[浏览全文]

  • 22242/1
    2019-09-23
  • 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那轮明月,惨白的光,透过残缺不全的房顶照下来,角落里一个瑟瑟发抖的黑影,压抑、低沉的呻吟……我惊慌失措的撒腿跑开。做了一夜噩梦,满头大汗,“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出这么多汗!脸色也不好!”我木讷的摇头,对于八岁的孩子而言,那轮惨白…[浏览全文]

  • 24878/0
    2019-09-21
  • 清晨上班,凉飕飕的风从领口灌进来,我这辆一直挺轻便的“二轮”,也变得蹩脚吃力,秋天来了。抱怨着闷热夏天能早点过去的人们,一准儿又开始念叨夏天怎么这么快就过完了,我正自顾自嘀咕着。猛一抬头,面前耀眼的红灯和一大堆行人,还有跨着小蓝小绿的上班族。我赶忙手脚并用…[浏览全文]

  • 44166/3
    2019-09-08
  • “师父,帮我修一下这部手机。”突然从维修台外传来一声,原来是一部落水手机需要维修。然而他的一句“师父”让我顿然想起自己已有许久没有叫一声“师父”了,我的师父,他还好吗?2003年高考失利,我就一直待在家里,精神萎靡,整天都无所事事,也不知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浏览全文]

  • 45554/1
    2019-09-06
  • 那是1983年春天,我们中学组织学生春游,要求同学们自己解决午饭和饮用水。我们来到了风景秀丽的金州大黑山,游览名胜古迹。到了中午吃饭时间,同学们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大家拿出从家里带来的丰盛的食品,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品尝着美食。只有我一个人独自坐在距离他们较…[浏览全文]

  • 63363/0
    2019-08-27
  • 荣昌铺盖面御荐作者唐胜才荣昌铺盖面,诞生于棠城,流行于重庆市各区县,闻名于全国各城市。形成并定格为重庆市著名特色面食之列,获中华名小吃之美誉,是荣昌十大特色小吃名品。荣昌铺盖面因为面皮宽大而皮薄像铺盖而得名,历史悠久,声名远播,归属于渝菜系列。面食一直是荣…[浏览全文]

  • 95772/1
    2019-08-18
  • 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中期,我就看过戏曲电影《刘三姐》。当时我是一个小学生,对电影《刘三姐》的故事情节印象已不深刻,但是,对刘三姐对歌的镜头至今还记忆犹新。我记得电影画面上有一棵大榕树,榕树枝繁叶茂,条条根系从榕树的干支上伸下了,又扎进了土里。而在大榕树的旁边,…[浏览全文]

  • 123816/2
    2019-08-07
  • 1974年7月中旬的一天,北大荒马上要开镰收麦,上官风琴却失踪了。上官风琴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23连,都在四处寻找她。各种传说和议论纷纷攘攘:有人凿凿地说,她逃跑回家了;有人比比划划说,她前两天手拿皮带,在做上吊的动作;而她的朋友,北京知青xx告诉大家…[浏览全文]

  • 122821/1
    2019-08-07
  • 1970年初秋,二十三连的知青史天池怀孕了。这个消息立刻传遍了四营的各个连队。全营的干部和战士都在背地里议论:史天池只有十七岁呀!她怎么可以怀孕呢?在政治学习大会上,连长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却多次非常严厉地训斥了她。每次训斥时,全连的干部和战士,都不约而同地…[浏览全文]

  • 123780/0
    2019-08-07
  • “条儿”是一个绰号。确切地说,是一个知青的绰号。叫他“条儿”,是因为他个子高,有点廋。我认识他,是我到北大荒的第二天下午。我们正在宿舍整理行李,有几人押着一个人进来。细看那人:欣长身材,1.8米左右个头,有点廋;细皮嫩肉,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眼睛大大,眼神…[浏览全文]

  • 134450/1
    2019-08-02
  • 1何华走了!听到这个消息,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多么勤奋、朴实、低微的生命啊!昨天下午,我送北京客人到惠州南站回来的路上,深圳商报驻惠州记者站站长戴广军电话告诉我,说:大哥,何华出事了。我心里想:何华他连个单位都没有,会贪污吗?他连一个小小的门店都没有,难…[浏览全文]

  • 134202/0
    2019-08-02
  • 1《广州日报》珠三角新闻中心主任秦仲阳送来一本他刚刚出炉的新书,书的全名是《中国城市生态建设样本——惠州20年山水变迁录》,我估计书名的主标是出版商搞的一个噱头,副标题才是这本书的实质。所以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只选择了后者,作为本书的指代。在此,我想就文本谈…[浏览全文]

  • 149563/2
    2019-07-29
  • 一张尘封了四十六年的老照片,突然跃入我的眼帘。照片里的人,叫徐根富。皮肤黝黑,身材结实;穿着旧军衣,戴着深度近视的眼镜。拿着长竹竿,竹竿上飘着一面半红半白的旗子——正在指挥拖拉机作业——这叫“插扦杆”。是在引导拖拉机,把地耕直。照片的时间是1973年春天;…[浏览全文]

  • 175446/3
    2019-07-15
  • 1潇潇,学名邓静雅,我弟弟独生女儿。按我们土家族长阳的习惯,他叫我大爹,叫我妻子大妈。潇潇大约有一米六五的个子,长得玉润有形,手臂手掌肉肉的,很有福气的那种。她目前在一家具有外资背景的培训机构工作。她大学所学专业是英语,开始当老外的助教,现在除了当助教,还…[浏览全文]

  • 175084/0
    2019-07-15
  • 1今年清明节前的好些天,婶婶从长阳金子山墓地打来电话,问我母亲的墓在哪一排。我告诉她,我只记得怎么走,就是说不上具体位置。这种境况就像知道某一栋楼宇的位置,而说不上门牌号码一样尴尬。我说,就是往公墓的第一个通道上,在台阶中间的左手边,墓旁有一块大石头,墓的…[浏览全文]

  • 176777/0
    2019-06-17
  • 小邢辈儿死了,24连笼罩着悲哀。1974年9月13日上午,徐子要去七星河的北鱼亮子,给在那里割草的女工四排送中午饭。八点多钟经过连部,碰到陈会计,通知他参加党员评审会议,不能请假。徐子是食堂炊事班的班长,他到食堂重新安排送饭人员。小邢辈儿自告奋勇,要替徐子…[浏览全文]

  • 132110/1
    2019-05-24
  • 醉引北泽,悲水之上乃星河翻涌,时作涛起夜波之势,时见玉兽牙燎之啸。苏武毡行冷地,策羊而叹,气凝中空,化而为珠。及羊息食灰草,武方落坐泽尾,以南颦望,须臾泪落,若冬末之初滴,春启之林露,未复有比前日之沥血滂沱。武趋羊乎岩碑,立于林与原之间,上有联文刻印三分,…[浏览全文]

  • 130257/3
    2019-05-22
  • “那个时候啊,”母亲斜靠在躺椅上,把盖在身上的毛毯往下拉了拉,“我真是糊涂胆大,一个人跑到黄连营圩里,天漆黑漆黑的,就那么的摸到稻田里。“我捋啊捋啊,摸到一根稻穗就这么一把把稻给捋下来,捋满了一把就摸口袋口,摸到了口袋口,就赶紧放口袋里,口袋装满了,就赶紧…[浏览全文]

  • 101351/2
    2019-05-11
  •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认为母爱只能体会不容易言传。因为母亲给我的感觉就是朴实、任劳任怨,仅此而已,以至于多次幻想与小伙伴作个交换。现在想想,真是愚蠢之极。打记事起,母亲就是家里的“老冤”。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先打发我上学,接着做全家十几口人的饭。下地干活时像男人…[浏览全文]

  • 101979/4
    2019-05-11
  • 昨夜,我又梦见了老裁缝。老裁缝是我妻子家隔壁的屋主,60来岁,精精瘦瘦,蓄一撮黄白相杂的山羊胡须,一年四季总套着那件罩过脚背的青色长衫。他生性喜欢凑热闹,偏偏又闲不住嘴,缺了两颗牙的牙门像老鼠打的小洞,显得既幽默又滑稽。记得那是一个细雨绵绵的春日,我初次去…[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