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79/0
    2020-01-19
  • 深秋的滇西高原,消退了炙热感的阳光,瑟瑟的寒风,铺满小路的落叶,枯萎的野草,无不诉说着山村的凋零和萧条。然而,此时此刻却有一种红灯笼似的果实挂满枝头,在飒飒秋风中摇曳起舞,柿子成熟了那是家乡最美的秋色。老家多柿树,田间地头,房前屋后,路边院角,山前山后,都…[浏览全文]

  • 2789/0
    2020-01-17
  • 过完春节准备返城,但在几日前母亲突然被检查出腿部有疙瘩,所以在今日母亲便打算去医院做一个小手术。母亲知道我即将返城,担心我一路携带行李的艰辛,所以今日顺便把腊肉,橙子等物用三轮车拉到快递点,通过快递递到城里。把一切都打点完后我们便陪着母亲来到了医院。虽然只…[浏览全文]

  • 5463/1
    2020-01-16
  • 我到绍兴见总理1月8日是周恩来同志的忌日。谨以此文纪念我们伟大的周恩来总理。——题记公元2019年11月15日(周五)晚上7时许,我乘上了去杭州的列车,打算到杭州去游玩,以图放松儿子结婚以来的心理压力。列车快到杭州时,从一同乘车的外出打工的老乡的口中得知,…[浏览全文]

  • 5602/0
    2020-01-14
  • 流年似水,刹那间花开花落,春光远逝;刹那间狂风暴雨,炎炎夏日走了,刹那间西风落叶,秋色渐逝,四季轮回,像儿时玩过的风车那样转得飞快,转身已走进樱花落红的数九寒冬,一个飘着樱花雨的季节,一个流淌粉红色相思的季节。沧源阿佤山的樱花和儿时故乡凤庆县江北的樱花一样…[浏览全文]

  • 5313/0
    2020-01-14
  • 这部《定格青春收获梦想——原水口公社青、宣、教干部风采文集》,是一部回顾过往青春,记录奋斗历程,承载同事友谊的册子,很有价值。这个册子,既是一群老者对自己年轻时奋斗人生历程的展现,又是对一个地方人文历史、地缘风貌、社会变革的回顾与记录。我还是在《惠州商报》…[浏览全文]

  • 5345/0
    2020-01-14
  •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因为周末心情显得特别轻松和愉快。浏览微信,看到一个说是近几天流传很火的视频。我好奇地点开,原来这是一位叫马丁的节目主持人的题为《父与子的战争》的演讲视频。这个视频,说的是父亲如何要儿子表里如一,诚实做人的故事。看着这个视频,我泪流满…[浏览全文]

  • 9860/0
    2020-01-11
  • 2010年,魏邕宏先生出版了《晚晴吟草》诗集。时逾七载,没想到他女儿卫东行长给我电话,说要为老父亲出第二部诗集。现在,诗集排出了大样,静心捧读,如酌老酒。书卷中那浓烈的诗意,如醇厚的酒香,让人陶醉,浮想联翩。掐指一算,我与邕宏先生交集近十载了。从研究林镜秋…[浏览全文]

  • 19958/0
    2019-12-31
  • 火炕,在我记忆中,是和爷爷奶奶一起睡的那一铺连着锅头的炕。锅头一天做三顿饭,炕总是热呼呼的。冬天的晚饭前,天还不黑呢,奶奶或爷爷会给炕洞里煨一笼麦糠或叫翼子,用柯叉棍捅到炕洞里头头去,再抱捆长长的包谷杆,塞进炕洞,然后在炕洞口点着火,再用扇子对着炕洞扇着,…[浏览全文]

  • 21950/0
    2019-12-29
  • 为艺术而生活和为生活而艺术,虽然只是两个主词的位置调换,其反映出的生活观却是南辕北辙、大相庭径。不是吗?无论是在画坛、书坛甚或文坛,一些为了艺术而生活的人,或醉入其中,不知寒暑,弄得成天蓬头垢面;或唯我独尊,不知天高地厚,搞得生活孤傲不群。当然,真正为艺术…[浏览全文]

  • 27161/0
    2019-12-25
  • 外公是一名木匠,一位技能高超的手艺人。我几岁的时候,住在外公外婆家。那是条河的旁边,河边有滩,沿着河滩可以去到远远的地方。外公每天天还微亮就挑着木工工具箱,拿着一把五尺长的木尺,腰里别着斧头,去到别人家里做木器。临走总要在床上用稀疏胡茬的嘴亲亲我,动作很响…[浏览全文]

  • 26177/0
    2019-12-25
  • 老家的偏屋墙上挂着父亲在世时用过的几种渔网,静静的,布满了灰尘。一种“撒网”,尼纶线织成,圆锥形,十几米长,近十米的直径,底部有几十个一寸长、小孩手指粗的铅坠连接,站在岸边,撒入水中后成圆形急速下坠,沉到池塘底,来不及逃跑的鱼们只得束手就擒,慢慢收网后,拖…[浏览全文]

  • 31744/0
    2019-12-19
  • 那不是背的黑锅前面是红灯,不由停驻,秋阳的光,灿烂得有些映眼,不觉侧目。哦,一个卖锅的小贩,在小城大道的十字口一角,地上摆了三排铁锅推销,银白的、灰黑的、暗铜的各色铁锅。原来铁锅在晚秋的路口,竟有如此的特色,我甚至退回几步,从污白色的斑马线上退回几步,看到…[浏览全文]

  • 32605/0
    2019-12-18
  • 古树参天,翠竹绕道,春日杜鹃满坡,秋时油茶遍野。宋元时期有一支邱姓从义乌迁移到现缙云县东渡镇西北角的山岙内小阳弄。民国初年有户富裕家庭邱仓满的儿子邱章根非常能干,当春笋最旺时,就收购春笋用油车压扁,再放在泉水的小溪流里日夜的冲洗,直到雪白雪白为止,才运到杭…[浏览全文]

  • 45889/0
    2019-12-10
  • 我的母亲昨天母亲打电话来,告诉我小院里的那一丛玫瑰花儿开了。还拍了几张照片过来给我看。那一丛玫瑰大概有四五棵的样子,却像是约好了似的,一起绽放出上百朵的繁花来。红的似火,白的如雪,黄的赛金……千姿百态,五彩缤纷,煞是好看。“你才刚走了两三天,她就开的这样好…[浏览全文]

  • 48512/0
    2019-12-06
  • 老姨老姨老了。她的老似乎是在一夜之间。此前几年,姨夫或躺在床上、或坐在藤椅里,大小便失禁、全靠晚辈伺候的时候,老姨还是家里的掌舵者、领路人。不成想,转眼之间,就走了和姨夫一样的“老”路:失忆不认人、站不起坐不稳,大小便失禁、整夜哭闹无常。老姨膝下二男四女,…[浏览全文]

  • 59781/0
    2019-11-27
  • 中秋节过后,北大荒的天气神话般地快速冷了下来。10月1日,不但是我们伟大祖国的生日,也是我们换冬装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我们穿上了棉袄棉裤,戴上了狗皮帽子。北大荒的冬天,追随着秋天的脚步,切切实实地到来了。我们二十四连的秋收,还没有全部完成:抢收苞米,抢割…[浏览全文]

  • 59091/0
    2019-11-25
  • 2019年10月24日清晨,我们亲爱的罗新荣同学不幸被一疯狂的酒驾司机驾车撞伤,经全力抢救无效,于下午3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记得那天傍晚4点多钟,我在回家的车上祝志鹏同学打电话告知我这一噩耗时,我犹如晴天霹雳,不愿意相信这个信息的真实性,我疯了似的到处打电…[浏览全文]

  • 68013/0
    2019-11-18
  • 民国的文化圈风情万种,却干净唯美,不似今日贵圈真乱①。——我游冥冥《红玫瑰与白玫瑰》里说过,男人既要有“床前明月光”,又要有心口上朱砂痣,进化到如今就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大约俩女人可以培养出一枚“人物”②,作为红袖添香佳话放肆广播。一个成功的女人…[浏览全文]

  • 73237/1
    2019-11-14
  • 大烟泡刮了三天三夜了。雪花被西北风裹挟着飞舞,把北大荒搅得天昏地暗,几十米外都看不清东西。大地被白雪包裹得严严实实,只有一些残败的树叶和枯草,随着西北风四处乱飞。到处呈现出一派严寒萧索的景象。我们坐在一排排当作座位的圆木头上,憋焖在大会场里进行着政治学习。…[浏览全文]

  • 73851/0
    2019-11-14
  •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总教我写老家的地址,在今天看来,其意义深度在人生不同的阶段有着不一样的解释:小的时候,我想多半是怕自个的孩子走失,可以用地址借助路人问路,寻回老家;长大以后,我长年在外,一年到头难得和父亲见上一面。有时候觉得自己没有混好,恰似有点没…[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