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422/0
    2020-07-02
  • 难忘“赊小鸡”郭文德眼下有点岁数的人们尤其有点岁数的“城里的乡下人”都有一个同感:纯朴的民风好像已经不再了。都在怀念着过去,怀念着那个“缺吃缺穿”的年代。而最能证明那个年代纯朴民风的莫过于农村的“赊小鸡”了。赊小鸡是那个年代农村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到三四月…[浏览全文]

  • 1485/0
    2020-07-02
  • 蒲松龄先生到过我村作者郭文德“美不美,乡中水”。我村东头,河沿南岸,有块天然的巨石,没有人知道她多么大,或许就是那座山。巨石靠近河沿位置,有个凸起,像极了低垂的龙头,在“脸颊”的中间位置有道像蛙嘴似的缝隙,常年有清水流出。这便是我村的“龙泉”。泉眼离地两米…[浏览全文]

  • 1472/0
    2020-07-02
  • 杀树作者郭文德一个地方古不古老,老树就是很好的见证。听老人们描述,我村(莱芜区和庄镇峨峪村)曾经有过一棵据说是唐朝时期就有的老国槐。槐树的胸径四个成年人才能合围,这样测算下来直径应当在2米左右。树冠更是大的出奇。树下阴凉里有个简易的有些年岁的石台子,那是大…[浏览全文]

  • 7937/1
    2020-06-28
  • 入夏后,阿佤山小城勐董的天气总是雨多晴少,一连几日的阴雨,使人的心情不由得忧郁起来;正值端午假日,蜗在家中,心情好像快要发霉了,走出家门,撑开一把伞,独自走在雨雾弥蒙的小巷里,顿觉日子悠长,岁月悠长。今年夏天的雨,就像永远都下不完似的,绵长而深沉,天空总是…[浏览全文]

  • 22610/0
    2020-06-22
  • 我的伯伯伯妈我的伯伯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出生,人长的老实巴交,没有进过学堂门,开始是以耕种农田为生,后来,一个机遇进城当上了城市里面的工人阶级,所以,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算是有钱的人家了!我自幼生长在农村,点滴往事涌现,仿佛就是发生在昨天!…[浏览全文]

  • 28012/0
    2020-06-17
  • 作家米兰·昆德拉说:"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是啊!一路上,我一直都在学习如何告别。今年二月二十七日,一起五年多的女友选择了离开;今年五月三日,我年仅七十二岁的外公永远地告别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通过与外公的永别,我慢慢地,慢慢地了…[浏览全文]

  • 44775/0
    2020-06-08
  • 我不是酒鬼,我只是喜欢喝酒,因为只有举起酒杯,才能与你对话。我不是酒鬼,可是人们喜欢把我称作酒鬼,确实一日三餐,至少我有两餐都是捏着酒瓶子的。有时候我一天只吃两餐饭,或许是一餐,吃饭我是没有规律的,喝酒也没有规律。但只要我能够吃下东西,酒必定是要喝的。自古…[浏览全文]

  • 45420/0
    2020-06-05
  • 昌哥,何焕昌,1947年出生。他可是我市乃至全省鼎鼎有名的中共党史专家。现在的所谓专家,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饭桌上听到一个段子,说:草原上,一群牛在吃草,听说专家来了,牛群便狂奔起来。一头母牛就奇怪了,问一头公牛:专家都是吹牛B的,你怕什么?为啥也疯跑…[浏览全文]

  • 45476/0
    2020-06-05
  • 翻出旧事,与一条河对语,今夜天空下着小雨,你在远方,也在心里。捏着的酒瓶载满了回忆,酒杯储满了思念,今夜,你可曾想起了我。剖开我的心,那里面必定藏着一个你,真的,我很拽,拽得不想去搭理任何一个人。我有拽的资格,是你给了我底气,让我目空一切,藐视人间。其实每…[浏览全文]

  • 50891/0
    2020-06-02
  • 致父亲的一封家书父亲:您在天堂那边是否安好?!好想这封家书能穿越时空带去给我那曾今为我遮风避雨,熟悉却又陌生的您,整整二十二年了,请带去我无限的思念和对您的深情和迟来的问候吧。。。。。。我的思绪随着挂钟的滴答走过时间的岁月,在茫茫的人海里,搜索着和您美好的…[浏览全文]

  • 70967/0
    2020-05-22
  • 缅怀王泽金王泽金离我而去,已经两年多,现在,仍时时想起,至为感伤。生命是如此的脆弱,王泽金在去世前一年,年过花甲的他,尚能力敌两人,一拳一个,将公司里的两个青壮汉子打倒在地,住了院,一年不到,竟然骨瘦如柴地到阎罗大王处报到去了。来皖十余年,清心寡欲,除了工…[浏览全文]

  • 80989/0
    2020-05-20
  • 曾局走了,他居然没有等我一下。当我开车穿过东平地下沉道的时候,微信响了,我没有及时收看。我知道一定是阿嵘回复我的信息。昨天下午,阿嵘发来一个视频,是曾局躺在病床上的情景。我问在哪儿住院?阿嵘打来微信电话,告诉我,不是住院,医院已经不收治了,现在在一个康养机…[浏览全文]

  • 80698/0
    2020-05-17
  • 人生或已过半。人世间,已游离一万多个日日夜夜。在过往的这些日子里,有悲伤,也有欣喜。可现在回忆起来,已经记不得过往曾经的这些悲伤或欣喜的时日。唯一无法忘记的,是您的忌日及我的生日。今天,6月9日,是我永生不会忘记的日子。那一年的这一天,您永远地离开了人世,…[浏览全文]

  • 84024/0
    2020-05-14
  • 那一年,我在新疆某部汽车部队当副班长。我们部队常年担负着为边防部队运送物资的艰巨任务,由于路途遥远、道路艰险、任务繁重,一年之中大约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奔波于新疆到西藏的千里运输线上。我们执行任务的地方非常分散,一个连队往往要分成若干个独立单位,最小的甚至…[浏览全文]

  • 93119/4
    2020-05-13
  • 我本不喜欢黑色,可是突然有一天那黑色,在我心里,成了世界上最美的颜色,只因那是你长发的颜色。那一日,我们初次见面,你甩动三千发丝,无意间触碰到我的脸,你回头的那一瞬间,是一张雨后春天的脸。没有一点的妆容,原原本本,清清爽爽。你就是,我童年时见过的女孩子的模…[浏览全文]

  • 96013/0
    2020-05-10
  • 人生七十古来稀,母亲今年七十四了,这一两年每次回家看着她越发佝偻的身子布满皱纹的脸庞和越来越多的白发时,我就在心底问自己,眼前这个老态龙钟的妇人是我的母亲吗,我的母亲应该是那个身材挺拔一头乌发走路带风说话急促的女人,仿佛两年以前她这样的印象还一直深刻在我的…[浏览全文]

  • 111083/0
    2020-04-30
  •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如佛教说那样有来世,我想,有一天母亲能够回到来世,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人海茫茫之中去找寻我的母亲,找到我的母亲的时候,我会跪在她的面前向她表白在她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我对她的思念和心痛。更重要的是向母亲告白,请她同意和收留我,我愿意再当给她当…[浏览全文]

  • 112168/0
    2020-04-29
  • 梧桐花开了没有?那棵在村子西角的梧桐树,依然耸立在那黄土山岗。每当朝阳露出第一道光线的时候,它会告诉乡亲们,快起来劳作。叔公说:“这棵梧桐树已经成精了”。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们6个伙伴拉成一圈才能围住这棵梧桐树。听说,这棵树在我们村子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浏览全文]

  • 111201/0
    2020-04-27
  • 前些日子回家,爸妈给我收拾房间时翻出许多老照片。无意中看到阿姐那张清秀的脸庞,于是我的心被思念填的满满当当的。阿姐比我大一岁,可我一次也没有叫过她,一次也没有。算起来,我们已经有十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真想方面叫她一声姐姐,问问她过得还好吗。七岁之前我没有见…[浏览全文]

  • 144483/0
    2020-04-08
  • 尽半世只鳏居,无嗣披麻戴孝;积一生终独宿,有谁养老送终?孝仪尚存,曾年过继四叔绍世泽;德容宛在,暮岁还期二侄续家声。元宵后十天生,半世勤劳尽吃苦;清明前一日逝,毕生福寿全归空。助大侄结缡,拆祖房盖就婚房,兹德应追忆;贺小孙过岁,弹羊毛织成线帽,斯情邈难俦。…[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