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1990/0
    2018-10-08
  • 叔叔走好老家来电,说叔叔死了,我的心里如猛然撞到了一块石头,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这倒不是说我和叔叔建立起了怎样特殊的父子感情,真实的说,是我自己在哭自己。叔叔长我十二岁,聪明绝顶,随着新中国成立的一声炮响,他在村里上了小学,尔后又考入了县重点中学.由于他的专…[浏览全文]

  • 7239/0
    2018-10-07
  • 题记――致我的故乡,那片平凡的土地和那片土地上的人,还有那些和我一样思念为着那片无望的土地而伤怀不已的人。它的未来终将如同拿破仑一次又一次起义那样无望,那些泥土因为沾染了太多的汗水,已经变得沉重不堪……我向来不是感伤的人,也一向不为秋天感到伤怀。但却也不大…[浏览全文]

  • 3787/0
    2018-10-03
  • 上周去公司开会的时候,经过十字路口;闻到一阵桂花的清香味;四处找了找,原来是十字路口移栽的一棵丹桂树开花了。那棵移栽的丹桂树,树高一米多,但树枝上都挤满了红色的花。恰逢下午下班回家,走进小区口;也闻到一阵桂花香;几番寻找下,在小区的露天停车场附近找到了那棵…[浏览全文]

  • 3788/2
    2018-09-13
  • 秋天来了,漫步在公园里。看那颗大树,远方的朋友,你走了,大树长得更加茂盛了,我们俩撒在树下的红玫瑰瓣不见了,化成了泥土陪伴着大树。远方的朋友,你在树下说过,你是大树,我是你生命的花朵,你会保护着,让我在中国的土地上好好活着,而今我还是一个人,寂寞时,想念你…[浏览全文]

  • 3787/1
    2018-09-07
  • 中秋月圆,爷爷我想您了“爷爷,孙女想您了……”我在睡梦中呼唤着您——爷爷,爷爷您听到了吗?今天晚上的月儿格外明,明月是否将我的问候用快递传到您的手中呢?中秋节您过得开心吗?孙女在吃月饼赏明月的时候,您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做着同一件事呢?爷爷,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浏览全文]

  • 8792/0
    2018-09-03
  • 今天是九月三日,是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也是我爷爷去世刚满一周。上周一下午两点多,我接到远在重庆的父亲的电话,他告诉我;我爷爷过世了。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我很平静;并告知我爸爸;我马上订票回来。爷爷今年八十岁,三月份检查出他颅内长了个肿瘤,他的过世,其实对于我…[浏览全文]

  • 3788/0
    2018-08-25
  • 公元2018年8月16日(农历七月初六),父亲带着对老伴和儿女的牵挂与眷恋,离开了这个世界,他走的那么突然,压根儿没有任何交代。接到哥哥的告急电话后,又在凌晨五点二十三分,接到了父亲亲自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他有了病了,也许是用尽全身之力之故吧,气脉甚感强劲…[浏览全文]

  • 3788/0
    2018-08-22
  • 每次梦到你,奶奶,我都会梦到你的那一双小脚。从小,我就对你的那双脚感到好奇,我没有想到,人的脚竟然能长成那种模样:短短的,尖尖的,脚趾都长在脚面以下,每次看到它,我都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有些好笑。我对你的印象,就是从这双小脚开始的。在我最初的记忆里,你迈动那…[浏览全文]

  • 4229/3
    2018-08-19
  • 母亲是很渺小、很普通的一个人。她身材矮小,头发花白,腿部因为磨损严重变形,走路一瘸一拐。她与千千万万普通的农村妇女并无二致。她也没有什么高远的境界,似乎从来都不关心什么大事,只是默默地忙着一件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我对她的最初的记忆,也正是从这一件件小事开始的…[浏览全文]

  • 3788/0
    2018-08-12
  • 10多年前的一天,我正在办公室里赶写一篇领导讲话,突然闯进来一个老人;已有八十多岁,拄着一根拐杖,颤巍巍的。我问:“老同志,你找谁?”他说:“我是来上访的。”我说:“你走错了。上访到信访局。”他伸出一只手,做了个推的姿势说:“请你不要再推了。我今天已经跑了…[浏览全文]

  • 3788/0
    2018-08-11
  • 父亲往事拾零刘懿波前些日子读回朱自清先生的《背影》,那个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又一次次淋湿我了的目光。那些曾经与父亲交集的日子,瞬间穿越遥远的时空,于脑海中一页页细细的回放。听村里的老人们说起,父亲是村里最早一批走出农村的乡里伢子,是村里人的骄傲。只…[浏览全文]

  • 4355/0
    2018-08-07
  • 奶奶,我这一生中不能少的家人。她的所作所为是形象的“小孩小时候要打,中间一段要教,剩下要自己学”的人。一年级上学之前,奶奶逼着我练字,我反抗就要被打,用木条子打,所以我就在其他小朋友玩的忘了姓什么的时候,拼了命的做在家里拿着铅笔练名字,我的名字笔画很复杂,…[浏览全文]

  • 3906/0
    2018-08-06
  • 青竹萧萧再次和瑶走在这条林荫小道上时,心情很不一样。倒也说不准什么,就是看着四周具有标志性的青竹,听着风声,怀念着以前的事情,心里就有一股奇妙的默契荡漾开来。“还真怀念当年呢,瑶,”我低着头,浅浅的笑着,手里玩弄着一支竹叶。“现在啊……一切都不同于往昔了。…[浏览全文]

  • 11568/0
    2018-08-03
  • 阿奶我从小喊她阿奶(三明方言,奶奶的意思),一直觉得自己是她家人中的一员。尽管母亲说,她是保姆,我是寄养在她家的,每月是交了保姆费的。阿奶家人共四口,阿奶,阿公,阿姐和我,家里的收入主要靠阿公从生产队挣来的工分和阿奶的保姆费收入。儿时的记忆中,阿奶打着发髻…[浏览全文]

  • 8070/0
    2018-08-02
  • 老头和药草时下是2018年的6月7日,院落的梧桐树顶着九点多的烈日扭着骚气的舞姿,粗大的枝叶同瘦弱的枝干,格格不入地融为一体,在墙上留下一片斑驳的阴翳。热浪踩着点般赶赴夏季之约。人便生就了畏惧,半步都不敢踏入阴影外,手摇扇、电风扇半刻不曾歇息,更甚是,出门…[浏览全文]

  • 7462/3
    2018-07-26
  • 今夜,突如其来又想到你了,看《跨界歌王》听韩东君唱《父亲》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到你,可当他的爸爸拿着蛋糕走上舞台,父子两抱在一起痛哭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你。我们十八年没见了,从2000年你和我妈离婚到现在,整整十八年了,你欠我十八个生日蛋糕,估计你也没打算还我…[浏览全文]

  • 3851/0
    2018-07-18
  • 在我的长辈亲戚中,我最喜欢我的三姨父,他叫徐连春,江苏海门县人,已故去25年。1952年,我父亲到海门带兵,姨父当时在海门县政府当公勤员,就报名当了兵,到部队后,给我父亲做警卫员。那时,我的三姨在我家当保姆,后来他就成了我的三姨父。1955年,他们部队集体…[浏览全文]

  • 3788/0
    2018-07-11
  • 轻轻的不及天边的云就算再远也在我的眼中沸腾的远胜那滚烫的水就算再火热也不及你在我的心里花开那是你的灿烂花香带着你的气息花落那是我的悲哀枯枝却是我的留恋不止是那时的季节不止是那时的灿烂不止是那时的气息而是因为那时的你…[浏览全文]

  • 3897/0
    2018-07-05
  • 昨夜,您又走进我梦萦,父亲。在幽婉的《梁祝》二胡声中,您眯眯笑着,高举那块令我痛彻心扉的墓碑和您熟悉的名字,轻轻飘进我忽远忽近的梦境,默然的,慈爱的望着我——望穿我这离人忧伤的魂灵,望断我十年来夜不能寐的思念,望绝我不能自已的泪水溃如决堤……十年了,您离开…[浏览全文]

  • 3839/1
    2018-06-22
  • 已经不记最后一次见祖母是哪一天了,只依稀记得那时天寒,约是正月。那时,她八十高龄,穿着老蓝色的棉袄,黑色的裤子,裤腿约是长了,被卷了几卷,露出灰色得棉袜。她穿着着棕色的布鞋,鞋子大概许久没洗,上面布满了泥尘的痕迹。她坐在小板凳上,冬日的阳光很容易穿过光秃秃…[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