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3434/1
    2021-04-09
  • 时光匆匆,转眼间,已经毕业两年。以前读书那会儿就在想,等自己毕业了,有了工作,挣了钱好好孝敬父母,但是工作了两年,却没让父母省心!今夜,窗外下起了大雨,让我无比的思念那位,老实巴交的父亲!父亲老实,话语不多,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老是被别的叔叔大爷拿来开玩笑,…[浏览全文]

  • 80455/0
    2021-03-29
  • 过去,我写的最多的短文大都是关于狗的,我特别喜欢小狗,也愿意养狗。因为狗的忠诚、勇敢、不离不弃……而对于猫,我很少提及,尽管孩子喜欢猫,也养了猫,我还是对于猫不感兴趣。我不喜欢猫钻进我的怀里撒娇,也不喜欢猫晚上或者躺在被子上,或者钻进被窝里的行为……特别是…[浏览全文]

  • 110271/0
    2021-03-22
  • 他身材不高,头发略有花白,皮肤黝黑。从他脸上布满的条条沟壑看,感觉人世间的沧桑好像都让他给印证了。他叫王利军,男,汉族,生于1962年6月,今年58岁,左腿残疾,单身,家住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砖厂。一我是在2015年被下派社区工作队时认识王利军的。那时,我曾…[浏览全文]

  • 110593/0
    2021-03-22
  • 老李名叫李士民,今年六十七岁。老李说自己曾是个孤儿,从老家来新疆已经五十四年了,通过努力,成了家,有了孩子,孩子长大了也成了家,另立了门户。老李本该坐在家里享清福,无奈老伴儿因病去世,他就成了孤身。老李虽然有退休金,不缺钱,但也不想闲着,这些年来一直从事着…[浏览全文]

  • 114164/0
    2021-03-21
  • 几天前在网店买的手表今日终于到了,我迫不及待打开包裹,一块银白色的手表出现在眼前,我把这块手表拿在手中细细调试,让人爱不释手,顿时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还记得小学时看见某位同学有一块精致的怀表--怀表是金色的瓢虫造型,随着翅膀的展开,里面便显示出数字时间…[浏览全文]

  • 114277/0
    2021-03-20
  • 曾几何时,我与你不期而遇;曾几何时,我与你邂逅在了时间的某个角落。轻轻地拂去案上散落的灰尘,慢慢地翻开红楼的扉页,静静地伴着忽明忽暗的烛光沉醉在了那个如梦似幻的红尘。不由得,我仿佛成为了谁,成为了谁的影子。西方三生石畔,我遇见了娇弱的你,细心地将你呵护浇灌…[浏览全文]

  • 113531/0
    2021-03-19
  • 辛丑牛年,在北京的女儿家过年。大年初一,也就是牛年的第一天,一家人去离家不远的北京植物园游玩,不曾想,在这里却意外地与中国最牛的父亲“邂逅”。说起这最牛父亲,名字你也许不知道。但一提起被收入小学语文教材,孩子们个个会背会朗诵的那篇气势恢宏的美文,想必是无人…[浏览全文]

  • 114719/0
    2021-03-16
  • 今晚值班,一个人闲来无事,在空旷的校园内随便转转。忽然一阵阵花香随风飘来,直钻鼻子了。我仔细一闻,是桂花的香气。“八月丹桂香!”现在正是农历的八月,满校园里都是桂花的香。我有些吃惊,白天竟然没有闻到这桂花的飘香。只有这月明星稀的晚上,这众人沉睡的时候,仿佛…[浏览全文]

  • 122341/0
    2021-03-11
  • 老领导五年祭长航老职工,干部,职员,特别是船员,客船,拖轮,駁船,码头工人,万里长江上几乎沒有不认识宗良欧的,他从水手做到船长,又做到公司第一副经理,他能驾駛各种船舶,旅遊船,上,中,下各种大客轮,拖轮船队,大到三万吨,小到几百吨,木制,水泥船,钢铁巨轮沒…[浏览全文]

  • 138754/0
    2021-03-11
  • 今天晚上,忽然看到朋友圈里一则讣告,我中学时候的老师——今天的人大教授冷成金老师因病医治无效不幸病逝,享年五十九岁。看到这里,我的眼前立刻浮现出冷老师的形象来:高高的个头,黝黑的脸庞,一双小眼睛,脸上因长痘痘留下的一些斑点。其实,冷老师并没有带过我的课,我…[浏览全文]

  • 159274/0
    2021-03-08
  • 今夜,窗外细雨蒙蒙,滴滴嗒嗒的小雨点,好像在弹奏着一支小夜曲。我坐在客厅,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父亲的照片,脑海里父亲的样子渐渐清晰,从小和父亲一起走过的日子浮现在眼前,父亲的爱此刻如一股暖流温暖着我的心田。常说父爱是一座山,高大威严;父爱是一汪清泉,深藏不露;…[浏览全文]

  • 206333/0
    2021-02-21
  • 微信的趣味性强:聊天、视频、购物、消费、看电影、传输文件等等,功能齐全。几乎人人都在玩微信。加微信是一种很时尚,又必不可少的生活环节。95年初,我刚到上海开建材店时,通讯设备极为匮乏,不要说微信了,就连手机也是稀罕物。移动通迅,只能靠火柴盒大小的Bp机传递…[浏览全文]

  • 205464/0
    2021-02-20
  • 以前我喜欢叫妈,现在我依然叫妈,但在心里却喜欢称为母亲母亲今年58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出生在农村,成长在农村。母亲不到21岁就早早的结婚,婚后连续生下了我和妹妹。在哪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尤其在农村,母亲的生活可想而知。结婚之前的母亲也是家里的宠儿。母…[浏览全文]

  • 207493/0
    2021-02-17
  • 悠然莫过云海我可以相对静止的重新踏上一条熟悉的路,也可以主观认为我能再次于一片同样的田野漫步。但那天边永不静止的翻涌,宣告着我不会于未来望见同一片云海,时刻不会。悠然莫过云海。天空本就是易变的,这些轻柔的物质就更加灵活,既无规则,却也十分和谐。晴天时,低积…[浏览全文]

  • 206892/0
    2021-02-17
  • 路灯冬夜的星空没夏日那么绚丽,但更清澈了。我就习惯在这样的时刻,坐在林区唯一的路灯下仰望。我是在这灯的照耀下长大的。曾经的我很害怕黑夜,觉得它是通天巨兽,每天先啃食尽落日余晖,又卧睡于整片天空。从中仿佛又藏匿了无数只干枯的爪子,想要把我拽如深渊似的。而这灯…[浏览全文]

  • 211978/1
    2021-02-15
  • 邻居老解年近古稀,是市人民医院的非一线岗退休。一张四方大脸,眉心宽阔,双眉眉毛很长,从眼尾处垂下来,俨然一副寿星相。闲来无事,街上老头老太太就组成牌场,老解也前往凑合,看看热闹,相互闲侃。有时哪个出牌错了,耍赖悔牌,双方争的面红耳赤。这时候,老解就会郑重发…[浏览全文]

  • 226942/0
    2021-02-14
  • 小时候最讨厌去的就是姥姥家,远嫁以后我才知道那也是我再也回不去的姥姥家!姥姥住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山沟沟里,听听村庄的名字你就能想象出它的模样,“高沟”就是姥姥家所在的村子。九几年的时候,对我家来说自行车就是最豪华的交通工具。去姥姥家大概有30里地,我和妹妹,…[浏览全文]

  • 234117/0
    2021-02-13
  • 岁月蹉跎国子哥前几天回了趟老家,在村头遇见了国子哥。一眼看上去,发现国子哥年轻了许多。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两腮上肉嘟嘟、膘绵绵的,似乎又看到他几十年前俊美少年的影子。见面总要寒暄几句,我说:“国子哥胖了,气色也很好,最近有什么喜事?是要娶儿媳妇了么?”我知道…[浏览全文]

  • 237399/1
    2021-02-11
  • 人到了三十多岁就开始喜欢回忆曾经的各种人和事。在我这三十多年的经历中,共有四位我的亲人离世,爷爷,姥爷,姥姥和我的奶奶。而其中我的姥姥曾经是我最不喜欢的一位亲人,也是目前除了我的奶奶我最怀念和后悔的。我一直是个糊涂的人除了孩子的生日其他的日期都会忘记。我只…[浏览全文]

  • 245420/1
    2021-02-08
  • 月到明时更思亲。一年的春节马上就要到来了,小区里的树梢枝条上都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灯笼,平时进进出出都严肃着一张脸的保安们,被闪烁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映得一个二个神采奕奕红光满面的。放了假的小朋友娃娃们个个就像小野马一样,在小区的广场上肆意地大呼小叫奔跑,惹得…[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