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259/0
    2018-12-15
  • 他其实并不老,相反,还年轻着呢,才三十来岁。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村里人都管他叫老靳东。不但他自己村的人这么叫他,连周边村庄里的人也都是这么叫他,而且不论男女老少都这么叫他,以至于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他是个老者,或者姓老。他是个手艺人,而且不止会一种手艺,理发、…[浏览全文]

  • 4905/0
    2018-12-02
  • 冷雨潇潇,敲打梧桐,冷清了一夜,凉意飒飒,寒意丝丝;诗意阑珊的幽夜与秋雨的陪伴,洗涤铅华,独立晚秋,静听风铃;雨中漫步,缕缕冷风拂过,长发飞扬,衣角舞蹈,恰是一根情感丝线,在风中曼妙;你在线的这头,我在线的那头,你在线的这头小心翼翼牵引着,我在线的这头细心…[浏览全文]

  • 10934/0
    2018-11-26
  • 四月初的天气渐渐暖和起来,石榴冒出了尖芽,银杏长出新叶,白玉兰已花谢叶茂,四周的绿篱象密密麻麻的珊瑚,紧紧挨着,守护着庭院的安宁,若要说花也只有黄色的迎春和菜花,以及从年前开到现在的大红茶花,还有就是绯红的樱花了。虽然没有诗人描绘“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浏览全文]

  • 6564/0
    2018-11-25
  • 那年正月,陪母亲回后山看我姥姥。母亲每年总要回去几次,多数是和我舅舅姨姨回去的,记得自从参加工作我好像就没有回去过。一路上,午后的冬日晴朗清爽,年前的积雪依稀可见。下了高速,出了省道,乡间的小路开始变得陌生,白茫茫一片,压根儿看不出路在何方。我本就没来过几…[浏览全文]

  • 5685/0
    2018-11-24
  • 【题解】今天是父亲的忌日,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已经整整二十四年了,值此之日,仅以此文略表对老父的思念之情,愿老人家在天之灵安好!“父亲要是还在,那就好了”,这是每次跟九十岁老母亲闲聊时必定会说到的话题之一。父亲和母亲同年,要是还在的话,今年也是九十了。听母亲说…[浏览全文]

  • 4908/0
    2018-11-23
  • 大个子爷走了,走的很急,甚至没留下任何遗言。关于他的生前身后留下了许多叫人称奇之处,但凡认识他的人无不惋惜、怀念、悲恸。我家爷爷辈兄弟姐妹多,四男四女,大个子爷排行老八,属于老小;再加上他生就一副大个子,为人豪爽,喜开玩笑,便被我们这帮孙子辈喜称为“大个子…[浏览全文]

  • 4905/0
    2018-11-23
  • 在老家的房子里,有一口古老的石臼,呈倒圆锥型状,座立在大门的入门处,日夜守护着房子的安宁。父亲年幼失父丧母,投靠了已经改嫁至黄府他的奶奶,开启了巅沛流离的生活,到处流浪。后来,父亲结婚生子,由于自己没有房子,便携妻带子,在村子里不断的迁徙,寄人篱下。村子虽…[浏览全文]

  • 7400/0
    2018-11-22
  • 在我八岁时,姐姐出嫁了。那一天,家里来了一支迎娶队伍,唢呐声声,鞭炮齐鸣。有媒人说客,有挑货礼的,有抬花轿的,满屋子张灯结彩,对联相映,宾客盈庭,推杯换盏,热闹非凡。姐姐站在三楼,用米筛挡着脸,边操着沙哑的声音唱着《哭嫁歌》,边往迎娶客人的桌上倾洒烛泪。次…[浏览全文]

  • 5737/0
    2018-11-21
  • 闽北政和县城往东五十公里,行车四十分钟,有一个名扬遐尔的历史文化古村落杨源乡坂头村。走近坂头,映入眼帘的花桥古廓桥,像一位少妇,脚跨蟠溪,翘首南望。层层叠叠的翘檐,像竖起的发髻,戴金插银,光彩夺目,清风和煦,风铃声声,翩翩起舞。每年端午的新娘茶及投粽节日,…[浏览全文]

  • 5860/0
    2018-11-21
  • “腊月廿四、五,杀猪、造豆腐”。这是闽北二五区人对筹备大年忙碌的描述。因而,我想赶在年前,喝上一碗热腾腾的豆腐脑,品尝家乡浓浓的年味。可就在赶吃年味的途中,遇到了一件有趣且耐人寻味的事。那是高铁G1637车次,驶进武夷山东站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灿若星河…[浏览全文]

  • 5762/0
    2018-11-21
  • 在家乡村尾的入口处,挺拔着一棵千年古椙树。树高30余米,树冠26米,胸径3.5米。一支支粗壮的枝丫,像龙伸出的手臂,撑着一簇簇针叶。一年四季浓郁苍劲,遮天蔽日;又像一把撑开的巨伞,守立村门,迎送访客。村民们称之“龙伞树”。我怀着惊奇之心,追溯历史的长河,劈…[浏览全文]

  • 4905/0
    2018-11-20
  • 闽北二五区杨源一带,曾经传承着古老的婚宴习俗。宴席上先后端出三道不同的羹,因而,当地有人称它为:“三羮婚宴”。在婚宴举办之前,同村的亲朋好友会主动上门,进行约定分工。有的上山砍柴、烧炭,备足薪料;有的挨家逐户筹借碗筷桌櫈;有的负责理客、挑水烧饭。大家都是亲…[浏览全文]

  • 4906/0
    2018-11-20
  • 前段时间,我到了浦江镇大哥家,面对大哥每况愈下的腿病,顿感无奈的悲伤。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为大哥写篇文章。当我把想法告诉大哥时,不禁泪湿眼眶。大哥却露出了笑容。不是因为我的文字多好,而是对于一向寡言少语的四弟,感到意外的惊喜。大哥比我年长13岁,在我出生的前…[浏览全文]

  • 7499/2
    2018-11-19
  • 看到门框上挂着红纸束腰的菖蒲、艾叶,闻着浓浓的芳香。嗅觉告诉我:端午节又到了。突然,一首首歌谣闪过脑海:“爹盼年,儿盼节(端午节),牛仔盼个四月八”。“年三天,节三顿,中秋盼个半夜顿”……这些支离破碎的记忆,把我撵回了童年的端午节。南方的端午节是仅次于春节…[浏览全文]

  • 7808/0
    2018-11-18
  • ◎郑新涛有人喜欢养宠物、有人酷爱养花草、有人情醉养石。三者的区别在于宠物是鲜活的动态的生灵,花草属于静长的生命,宠石属于相对静态的物种。但只要和具体喜爱她们的人发生了关系,生命的信号就会传导,三者都赋予了拟人的魂灵。只有蕴蓄的生命体才需要关注、关怀和寄托,…[浏览全文]

  • 4952/1
    2018-11-07
  • 女作家的匕首“你总是说将来如何如何,将来又怎么样呢?”一个年轻的女作家,很尖锐回敬我。我诧异于她的锋芒,因为很少人这样赤裸裸的握着匕首猛刺猛扎。于此,我也敬佩她,以为匕首的锋利和冷光让人起敬,对我更为有益,意义深远,那即是这把匕首已经准确的刺入我人生观念的…[浏览全文]

  • 12240/0
    2018-10-08
  • 叔叔走好老家来电,说叔叔死了,我的心里如猛然撞到了一块石头,不禁失声痛哭起来。这倒不是说我和叔叔建立起了怎样特殊的父子感情,真实的说,是我自己在哭自己。叔叔长我十二岁,聪明绝顶,随着新中国成立的一声炮响,他在村里上了小学,尔后又考入了县重点中学.由于他的专…[浏览全文]

  • 7451/0
    2018-10-07
  • 题记――致我的故乡,那片平凡的土地和那片土地上的人,还有那些和我一样思念为着那片无望的土地而伤怀不已的人。它的未来终将如同拿破仑一次又一次起义那样无望,那些泥土因为沾染了太多的汗水,已经变得沉重不堪……我向来不是感伤的人,也一向不为秋天感到伤怀。但却也不大…[浏览全文]

  • 4905/0
    2018-10-03
  • 上周去公司开会的时候,经过十字路口;闻到一阵桂花的清香味;四处找了找,原来是十字路口移栽的一棵丹桂树开花了。那棵移栽的丹桂树,树高一米多,但树枝上都挤满了红色的花。恰逢下午下班回家,走进小区口;也闻到一阵桂花香;几番寻找下,在小区的露天停车场附近找到了那棵…[浏览全文]

  • 4905/2
    2018-09-13
  • 秋天来了,漫步在公园里。看那颗大树,远方的朋友,你走了,大树长得更加茂盛了,我们俩撒在树下的红玫瑰瓣不见了,化成了泥土陪伴着大树。远方的朋友,你在树下说过,你是大树,我是你生命的花朵,你会保护着,让我在中国的土地上好好活着,而今我还是一个人,寂寞时,想念你…[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