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637/0
    2018-08-12
  • 10多年前的一天,我正在办公室里赶写一篇领导讲话,突然闯进来一个老人;已有八十多岁,拄着一根拐杖,颤巍巍的。我问:“老同志,你找谁?”他说:“我是来上访的。”我说:“你走错了。上访到信访局。”他伸出一只手,做了个推的姿势说:“请你不要再推了。我今天已经跑了…[浏览全文]

  • 1638/0
    2018-08-11
  • 父亲往事拾零刘懿波前些日子读回朱自清先生的《背影》,那个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又一次次淋湿我了的目光。那些曾经与父亲交集的日子,瞬间穿越遥远的时空,于脑海中一页页细细的回放。听村里的老人们说起,父亲是村里最早一批走出农村的乡里伢子,是村里人的骄傲。只…[浏览全文]

  • 4072/0
    2018-08-07
  • 奶奶,我这一生中不能少的家人。她的所作所为是形象的“小孩小时候要打,中间一段要教,剩下要自己学”的人。一年级上学之前,奶奶逼着我练字,我反抗就要被打,用木条子打,所以我就在其他小朋友玩的忘了姓什么的时候,拼了命的做在家里拿着铅笔练名字,我的名字笔画很复杂,…[浏览全文]

  • 3617/0
    2018-08-06
  • 青竹萧萧再次和瑶走在这条林荫小道上时,心情很不一样。倒也说不准什么,就是看着四周具有标志性的青竹,听着风声,怀念着以前的事情,心里就有一股奇妙的默契荡漾开来。“还真怀念当年呢,瑶,”我低着头,浅浅的笑着,手里玩弄着一支竹叶。“现在啊……一切都不同于往昔了。…[浏览全文]

  • 11378/0
    2018-08-03
  • 阿奶我从小喊她阿奶(三明方言,奶奶的意思),一直觉得自己是她家人中的一员。尽管母亲说,她是保姆,我是寄养在她家的,每月是交了保姆费的。阿奶家人共四口,阿奶,阿公,阿姐和我,家里的收入主要靠阿公从生产队挣来的工分和阿奶的保姆费收入。儿时的记忆中,阿奶打着发髻…[浏览全文]

  • 7882/0
    2018-08-02
  • 老头和药草时下是2018年的6月7日,院落的梧桐树顶着九点多的烈日扭着骚气的舞姿,粗大的枝叶同瘦弱的枝干,格格不入地融为一体,在墙上留下一片斑驳的阴翳。热浪踩着点般赶赴夏季之约。人便生就了畏惧,半步都不敢踏入阴影外,手摇扇、电风扇半刻不曾歇息,更甚是,出门…[浏览全文]

  • 7282/3
    2018-07-26
  • 今夜,突如其来又想到你了,看《跨界歌王》听韩东君唱《父亲》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到你,可当他的爸爸拿着蛋糕走上舞台,父子两抱在一起痛哭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你。我们十八年没见了,从2000年你和我妈离婚到现在,整整十八年了,你欠我十八个生日蛋糕,估计你也没打算还我…[浏览全文]

  • 3618/0
    2018-07-18
  • 在我的长辈亲戚中,我最喜欢我的三姨父,他叫徐连春,江苏海门县人,已故去25年。1952年,我父亲到海门带兵,姨父当时在海门县政府当公勤员,就报名当了兵,到部队后,给我父亲做警卫员。那时,我的三姨在我家当保姆,后来他就成了我的三姨父。1955年,他们部队集体…[浏览全文]

  • 3615/0
    2018-07-11
  • 轻轻的不及天边的云就算再远也在我的眼中沸腾的远胜那滚烫的水就算再火热也不及你在我的心里花开那是你的灿烂花香带着你的气息花落那是我的悲哀枯枝却是我的留恋不止是那时的季节不止是那时的灿烂不止是那时的气息而是因为那时的你…[浏览全文]

  • 3620/0
    2018-07-05
  • 昨夜,您又走进我梦萦,父亲。在幽婉的《梁祝》二胡声中,您眯眯笑着,高举那块令我痛彻心扉的墓碑和您熟悉的名字,轻轻飘进我忽远忽近的梦境,默然的,慈爱的望着我——望穿我这离人忧伤的魂灵,望断我十年来夜不能寐的思念,望绝我不能自已的泪水溃如决堤……十年了,您离开…[浏览全文]

  • 3605/1
    2018-06-22
  • 已经不记最后一次见祖母是哪一天了,只依稀记得那时天寒,约是正月。那时,她八十高龄,穿着老蓝色的棉袄,黑色的裤子,裤腿约是长了,被卷了几卷,露出灰色得棉袜。她穿着着棕色的布鞋,鞋子大概许久没洗,上面布满了泥尘的痕迹。她坐在小板凳上,冬日的阳光很容易穿过光秃秃…[浏览全文]

  • 3625/0
    2018-06-15
  • 今夜,窗外细雨蒙蒙,滴滴的小雨点,好像伴奏着一支小舞曲。我坐在客厅,抬头看见放在客厅墙上父亲的照片,脑海里父亲的样子渐渐清晰,从小和父亲一起走过的日子浮现在眼前,父亲对我的爱此刻犹如一股暖流温暖着我的心。常说父爱是一座山,高大威严;父爱是一汪水,深藏不露;…[浏览全文]

  • 3629/0
    2018-06-14
  • 轻盈的燕儿,又即将快乐地飞回,在梁间环绕,在檐下筑巢。春天,是个美丽的季节。缠着小脚的祖母,梳着光溜溜的发髻,低低地垂在脑后。记不起有多少个春日,她站在门口,仰望着房檐下那几个燕窝,看着燕儿叽叽喳喳地飞来飞去,眯着眼,笑着,说:燕儿肯入住,光景就会好的。祖…[浏览全文]

  • 3618/0
    2018-05-29
  • 昨天晚上,先生回家带来一袋苋菜,一进门就说:“我告诉她不要吃的,可是老娘非要我拿来,说你喜欢吃。我爸妈现在怎么都这样,总是说你喜欢吃,你喜欢吃的,让你生金珠珠呀!”嘿嘿,听得出先生的语气里带有点嫉妒。婆婆经常会叫先生带各种小吃及自家种的蔬菜回来,就因为我喜…[浏览全文]

  • 3709/0
    2018-05-20
  • 还记得那年我对你说:“要等你回来”,只是一年年过去了,怎么不见你身影,每天还站在路口,望着远方,期待有一天你能回来,可到最后换来的只有失望,还写着思念的词,流这伤心的泪。门前的小树也长大啦!树叶不知落了多少遍,我也老了,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姑娘了,人老了心还没…[浏览全文]

  • 3599/0
    2018-05-19
  • -------乡村纪事有福是我小时候的邻居。家人起名顾名思义“就是希望将来要有尽有、生活幸福”。有福的大名叫光耀,意思是光宗耀祖。论年龄他比我大十来岁,论辈分他还叫我叔叔呢。他有姊妹六个,在家他是老大。他的父亲是大队书记,在村里也是头面人物。年轻的时候算得…[浏览全文]

  • 3646/1
    2018-05-16
  • 扬子江水奔腾向前,古运河也在静静地流淌。这是一马平川的沿江高地,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方。我们的村庄背靠(南)通扬(州)运河,属扬州东乡。这是一个大村庄,有三百多户,一千几百口人。我家居于村庄的中段。除本家族人一般按辈份称呼,庄上大多数人都称呼我的父亲为“先…[浏览全文]

  • 3677/1
    2018-05-15
  • 早就听说位于安徽长江之南的东梁山已被芜湖开发为旅游风景区,上周六慕名欣然前往。八点整装待发,经芜湖长江大桥,穿经济开发区,骑行约三十五公里的路程到达天门山景区。天门山原由夹江对峙的两座小山组成,北曰西梁山,南曰东梁山。江面至此异常狭窄,水流湍急。远看两山恰…[浏览全文]

  • 3645/0
    2018-05-15
  • 晶晶是个弃婴,据刚开始收养她的福利院沈院长讲,那是一九九七年元月一场大雪后的早晨,天刚放亮,门卫人员清扫大门前积雪时,发现了躺在小纸箱里,用小棉被紧紧裹着,已经奄奄一息的一个女婴,门卫从大门口抱起女婴时,她已经被冻得浑身发紫,奄奄一息,把她抱进门卫室后,门…[浏览全文]

  • 3684/1
    2018-05-13
  • 老院今天中午刚睡下,爸爸打电话要和他回老家走一趟。可能是什么东西,前几天忘在了老家。我便开车和他回家走了趟。因奶奶去世,前几天在家操办老人后事。在家呆了几天,忙忙碌碌的,也没有仔细的看看我家的老院,今天终于有空来仔细看看。以前可能还偶尔回来一下,现在奶奶已…[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