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801/0
    2021-04-16
  • 在手机几乎万能的今天,照相几乎成了家常便饭:随时随地随处,几乎随心所欲。而在手机尚未问世的当年,照相却几乎是奢侈之举,老百姓出游鲜有自带相机的。记得九六年校庆,我们班(高六七级)返校的一二十人中,只有我一人带有相机。物以稀为贵,这张摄于一九九二年的照片尤其…[浏览全文]

  • 2752/0
    2021-04-16
  • 那年中考后,我们怀揣少年的梦想,带着征服性的自信,满怀对名校的向往,汇聚到省重点中学——南县一中。寝室里,上铺下铺,共同搭建寝室文化;教室里,读同一本书,写同一个字,追求同一个梦想;有时为一道数学题争得面红耳赤,有时为一篇奇妙美文神采飞扬。共同度过人生中那…[浏览全文]

  • 3494/1
    2021-04-15
  • 白眉校长的原名,早已模糊记不清了。我们称他为白眉,是因为他的眉毛真的是灰白相间的,虽说白的不够彻底,但是也看不见几根黑色的了。他中等的身材,偏胖。豌豆状的右脸上,有条斜斜的长刀疤。我们那时候,经常讨论这条刀疤的成因,一直到现在都是个谜团。这也许就是最让我们…[浏览全文]

  • 3453/1
    2021-04-15
  • 月亮,自古寄托了世人多少善感的思绪,沉淀了多少无以昭示的心事,柔柔的清辉里,诗一样的浪漫,云一样的飘逸,梦一样的曾经,都会在月圆的那一刻悄悄地装满温润的心曲。一直以来,每到中秋月圆时,望着天空一轮满月,脉脉柔情似水,总有一份恬淡超然,一份飘着诗的梦幻,融入…[浏览全文]

  • 26346/0
    2021-04-12
  • 十、徐刚被捕第二天清早,朝阳显得有些朦胧,浮云急速地游动着,风一阵紧一阵,赶走了酷暑的闷热,使人感到凉快。徐刚妻子买来豆浆、油条,叫他安心吃顿早餐。徐刚的父亲同往常一样去教办上班,两个孩子照样上学,母亲依然带着小孙子在家,妻子收拾完家务,也到医院去了,一切…[浏览全文]

  • 25492/0
    2021-04-12
  • 九、惊雷炸树1968年3月6日,吉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主任为王淮湘【16军政委】,徐刚担任省革委会常委。徐刚原来是汽车厂研究所的技术员,在结合进省革委会的常委后,王淮湘对他说,你虽说三结合时是以工人代表的身份进入革委会的,但你终究是知识分子出身,你应该到工…[浏览全文]

  • 25976/0
    2021-04-12
  • 八、又生乱子早上,太阳刚刚升起,天气有点闷热。吃完早餐,徐刚乘坐汽车,在10多位武装人员的护卫下,从分厂回总厂。途径和平大道过74栋招待所进入厂区时,一张张大字标语映入了徐刚的眼帘:瞎指挥部枪杀解放军罪该万死!谁把矛头指向解放军就没有好下场!坚决把杀害解放…[浏览全文]

  • 26182/0
    2021-04-12
  • 七、视察阵地会后,于师傅告诉徐刚,位于宋家洼子的设备修造分厂和车轮分厂的武器装备精良,必要时可调动他们来支援和保护总厂。于师傅要徐刚他们到那里去看一看。徐刚觉得于师傅的主意很好,再说绕道那两个分厂再回总厂也比较安全。但怎样去那里,这回又得麻烦小吴了,因为总…[浏览全文]

  • 26553/0
    2021-04-12
  • 六、艰难选择1967年7月20日,武汉爆发了七二零事件,文化大革命进入了新的阶段,各地造反派刮起了楸军内一小撮,抢夺解放军武器弹药的狂潮,长春市两派受其影响,武斗升级,进入使枪弄炮的阶段。汽车厂的公社派,凭借着从部队里抢来武器装备,把省委党校的红二派打跑,…[浏览全文]

  • 40414/0
    2021-04-09
  • 人啊,往往逃避自由似乎看到袅袅的热烟,在我的茶杯边沿冉冉缭绕,而现在,现在却是真正的清明之后。更为真实的是,放眼那蓝色的窗帷,及其一侧及背后的光明,那巨大的光明,变幻着照亮我巨大的房间,于红色地板的办公室,一人,我一个人,这是多么难得的光阴和地狱呀,是我的…[浏览全文]

  • 40602/0
    2021-04-08
  • 今天收拾行李准备搬家,忽然在一大堆书里,居然藏着几本中师时候的《文选和写作》、《汉语基础知识》、《哲学》、《音乐》、《体育》等,书里还夹着几张发黄的照片。这些书,可以说,历尽磨难,我几次搬家,书一次次的被卖掉,而这几本书居然安然无恙的躺在这里,我为它们感到…[浏览全文]

  • 40864/0
    2021-04-08
  • 老七是我认识的一个人,个子高高的,两只眼睛也圆圆大大的,说起话来也慢条斯理不快不慢。老七他姓徐,他们一家有九姊妹,他占七,所以大家就叫他老七。与我在同一个公社当知青,虽然不在一个知青点且两个知青点相隔十多华里路。但是因为是一个公社,所以除了公社“知青办”开…[浏览全文]

  • 41406/0
    2021-04-08
  • 当时光慢下来,秋天的气息,已经步步逼近,我仿佛看到,那些绿了一季的法国梧桐,又要枯萎了,我仿佛听到,树叶把落地的飞舞,写成一首诗,读给空气听!时间过的很快,一年才开始,一年又行将结束,在这些年复年,日复日的旅途中,有你,多好!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浏览全文]

  • 53289/0
    2021-04-06
  • 林杰很“杰出”在中央文革小组内,除了“大三”【指陈伯达、康生、江青】、“小三”【指王力、关锋、戚本禹】外,还有一个人跳得特别高,这个人就是林杰。人们都说林杰在文革中很“杰出”。林杰文革前毕业于北师大中文系。后来去了【红旗】杂志社,更不曾想经过几年的磨练,竟…[浏览全文]

  • 52864/0
    2021-04-06
  • 五、惊动三军8时正,指挥部发出命令,攻击即将开始。这时,一辆军用吉普车风驰电制开到队伍前面,车上跳下于师傅,他二话不说,拉上徐刚等指挥员上车,说xx军军部有重要会议,要红二派前线指挥员全体到军部开会。攻击暂时停止。当徐刚等人走进军部会议室时,里面传来激烈的…[浏览全文]

  • 53478/0
    2021-04-06
  • 四、工大武斗大雨过后,天气仍然躁热沉闷,但总算有了一点儿微风。月亮,带着一轮水汪汪的晕环,透过微薄的云片,时隐时现。1967年7月27日,红二派指挥部在省公安厅召开各造反派组织头头会议。徐刚、张福安、鲍殿元前往参加。会议先由作战部负责人说明会议宗旨,他根据…[浏览全文]

  • 52473/0
    2021-04-06
  • 三、俘虏之死正当徐刚为平息红革会内乱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另一个更令人震惊的事件发生了。午后,徐刚走进二总部大楼,听到里面一片乱哄哄的争吵声。来到作战部,电话声、争吵声更为热闹。老鲍给徐刚腾出一张椅子,徐刚问:“你们吵什么?事情办得怎样?”老鲍本来是黑脸大汉…[浏览全文]

  • 54006/0
    2021-04-06
  • 二、血腥武斗1967年2月下旬,吉林省长春市造反派分为两大派,省红革会和二总部为一派,统称红二派,长春公社和东方红公社为一派,两大派之间的武斗日益频繁、激烈。6月15日下午4时,公社派数千人集中在市公安局门口,要求释放公社派被捕人员,与公安局的红二派发生冲…[浏览全文]

  • 53494/0
    2021-04-06
  • 代价一、降服老罗夏末秋初的一个傍晚,天气郁热沉闷的出奇,使人感到筋肉都仿佛松弛开来了。乌云越聚越多,把星星儿都遮住了。远处响了几阵闷雷,这是大雨来临前的预兆。在斯大林大道上,有位年青人在赶路,他的军上衣已被汗水湿透了,但丝毫也没有放慢脚步。他不时抬头望一望…[浏览全文]

  • 53221/0
    2021-04-04
  • 整理当年的笔记,一组“老乡的趣事”把我带回三十年前的故里。现在读来竟像武陵人误入桃花源一般!啊,那年、那山、那人……很希望将此感受与大家分享。特选录于下。老乡的趣事在我所居住的山沟里,厂里的工人都称当地农民为老乡。我厂位于偏远的四川边陲,方圆十里八里乃至几…[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