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8/0
    2018-04-20
  • 读书与人生赵贵美小的时候常听父亲在耳边说:好好学习,长大了才有出息。那时的自己懵懵懂懂想不出读书和出息的联系。而今当自己将步入知天命的年龄时,回首凡尘往事不禁心中感慨颇多。小时候有一个非常好的邻居,家里有比我稍大几岁兄弟两人,大哥虎背熊腰性情直爽,小弟清秀…[浏览全文]

  • 77/1
    2018-04-20
  • 包子赵贵美秋天来了,食欲渐长,于是想做一些包子,提起包子,便让我想起小时候吃过的包子,现在想起依然感觉唇齿留香。小时候家里很穷,天天吃的是玉米面,能够吃上一顿白面的馒头已经是很幸福的事了。后来,母亲生病,两位兄长读书,生活更显艰难。那时我还小,很多事情都懵…[浏览全文]

  • 174/1
    2018-04-20
  • 记起幼时,我常独自一人抬头仰望天空,印象里,天应当是近如咫尺的。调皮的我探出稚嫩的双手,企图触摸一下苍穹之姿。当我渐渐长大,有一天,我却突然有种天空很远的触感,伸出的掌心似乎什么也抓不住,即便透过身体那一扇子的光影,也是留不长的。冬色装饰下的清晨,恰逢卯时…[浏览全文]

  • 90/0
    2018-04-20
  • 今天,在西安晚报《消失的老行当》栏目看到了《打胡基》这样一篇文章,顿时勾起了我的极大兴趣。我出生在农村,对于打胡基这个纯粹的农村活计,从开始记事起,一直都有见过村里的叔伯爷爷们干过,对于打胡基这个活路,还是相当熟悉了。那年高中毕业后,在一个村里驻队时,村里…[浏览全文]

  • 2141/1
    2018-04-18
  • 一九六七年秋,在家停课一年以后,学校复课闹革命了,我上了初中。那时,重点中学已经取消,按照施教区,我被分到“五?七”中学,即原来的城南中学。在学校复课以后,毛主席有一个最新指示:“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要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浏览全文]

  • 2143/1
    2018-04-17
  • 我的皮带虽没用到两年,可是他现在已是老态龙钟了。褶痕毫不客气地密密匝匝的在我的皮带上设下一个个圈套,说不清哪一天让主人出一出洋相。皮带头的扣牙虽然没有脱落,但牙齿的咬力不再青春,有时我把皮带扎紧一点,好家伙,他忍劲有限,过不了几分钟,叮当一下,掉在地上了。…[浏览全文]

  • 2143/0
    2018-04-17
  • 美满的秋月又送给我们一个丰盈的秋天。四十年了,每一个生活画面皆历历在目。十年前,你字斟句酌赋首小诗(秋之歌)寄给《女友》杂志社后,闭关门户,等待着好梦成真。你凭着一颗孤傲魂毅然离开单位,孤芳自赏般信步闲庭花开花落。暮色时分只有到旷野间释放一下豪情,看五谷在…[浏览全文]

  • 2143/0
    2018-04-16
  • 我自以为,我的天分是很好的。我学过很多东西,学什么都比别人快,一点就通,有的无师自通。十岁的时候,我们那里商校一个外号叫“大寡”的学生,卖给我一枝笛子,我拿到手就能吹歌曲。十一岁时学二胡,卖二胡的人教给我“斗、来、米、发……”的位置,我一路拉着回家,半路,…[浏览全文]

  • 2147/0
    2018-04-15
  • 彼时,我再一次来到图书馆,想借着它与生俱来的灵气驱散这烦躁,可耻的心。四月刚刚来到,昨日的愚人节也近乎平淡无奇,就暧昧的谎言也听得少,也确乎是懒得听。我得向有意愿了解我,彼此为友的人坦白,我有一株蔷薇,几年前我被它所吸引,它的姿态一直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就…[浏览全文]

  • 2150/1
    2018-04-15
  • 你遁去了你的影踪,又一次,把我留在清风里哭。却是见不着眼泪的。真实的灵魂,常常不在表面上活着。你是怎样的消瘦与颓丧啊,并且已经不再年轻了。我却触碰到,你不安的手指,青春的热火。甚至燃烧起来,像一个小孩。正如北风仍然眷恋着初春,在那黑色的泥土下面,早已冒出了…[浏览全文]

  • 2158/1
    2018-04-12
  • 幸运饺子花逢春开2018.4饺子自从诞生那天起就成了中国老百姓餐桌上最传统的美食。然而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却是千千万万个农村家庭非常奢侈的梦想。在那个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只有逢年过节或者是家人生日,父母才会从盖着厚厚木板的小泥缸里寻一点白面…[浏览全文]

  • 2142/0
    2018-04-12
  • 我出生于一九五五年农历四月二十七日。其时,我的父母还在部队当兵,部队驻扎在江苏省射阳县六垛。那里地处黄海之滨,往东是一望无际的海滩,海滩上生长着芦苇,风吹苇动,似波浪起伏,呼啸作声。五个月后,部队集体转业,全师两万官兵,解甲归田,屯田垦荒,在那里建立了国营…[浏览全文]

  • 2144/0
    2018-04-12
  • 清明节这天我和弟弟开车回老家去给爷爷奶奶扫墓,往年这时节天气已经热的可以了,可今年的倒春寒到现在好多人还穿着羽绒服,坐在汽车里享受着暖风和轻快的音乐人都快睡着了,一下车感觉冷风直往脖颈里钻,连忙竖起衣领缩着脖子。爷爷奶奶的坟地在四面全是麦地的田野,站在地头…[浏览全文]

  • 2144/4
    2018-04-10
  • 我记得我是2011年在古榕树下注册的会员,那时候是上高一,正值男轻气盛,又在同学中算“小有名气”,他们都鼓励我去写书,说我就是下一个鲁迅。那时候在我们县城上的高中,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根本没有什么“文学人脉”。我尝试写中短篇小说,又在网上查了一些杂志投稿邮箱…[浏览全文]

  • 2144/0
    2018-04-05
  • 时光流转,落地无声。韵华流年,转眼之间,便从我眼前匆匆而过。叹过,惜过,岁月的无情;怨过,恨过,总是碌碌无为;怒过,气过,命运的种种不公。我曾一直狐独,总在无声中默默哭泣,无人安慰。等待着风把眼泪吹干,再拾起那沉寂的心。我曾一直抱怨,怀恨的看这人世的沧桑,…[浏览全文]

  • 2144/0
    2018-04-05
  • 我家沟底房门前,有一棵老柳树,是来娃的爹栽下的。来娃都九十出头的人了,推算下来。这树少说也有百年高龄了。树不算高。但很是粗壮,看那轮廓。没个五六人牵手,不能围抱。树长的太久了,以致于糙皮开裂,纹沟满布。最可惜的是,诺大棵树,竟然外实内空,朽的只剩一张皮没腐…[浏览全文]

  • 3199/2
    2018-04-01
  • 偶然的日子,恋上潺潺思蒙河,如饮一樽清醇,伴随那抹淡淡的余香,温婉而悠长。悠悠思蒙河,曾予我无限憧憬的畅想:幽幽绿茵,抚慰心灵的张皇,炽烈的奔流激发奋飞的梦想。累累金黄,笃定执着的希望,柔雪纷飞的烂漫撩开善感的柔肠。驻足岁月的河畔,离别的日子,嘶哑的歌喉为…[浏览全文]

  • 2405/0
    2018-03-29
  • 案牍之劳神前一段发过《善良的公文》,今天来说它的另一面。经典古文曾曰:“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神,”是因为其心平静,求平,悦心之乐也称糜烂之音,扰乱神志,惑乱性情,影响左右,如此看来,决定百姓万众、社会事业发展的公文,也成了烦劳人心神的案牍噪音,成了僵硬…[浏览全文]

  • 2514/0
    2018-03-28
  • 城里霓虹灯闪耀着光怪陆离,牵走了人们视线,目不转睛;沉寂的月光即使偶尔被采撷,亦转瞬即丢,一度忘了城里的月光存在。公元20xx年,一如既往的春天里无意中听到了许美静的《城里的月光》,那刻我的天空嘎然被划破了静谧,哀愁,迷惘,寂寥,纷至麇来,注满了身心,凭添…[浏览全文]

  • 2532/1
    2018-03-25
  • 今年的春节又收到他的节日祝福。还有一段如下的话“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或者人,是永远不会改变和忘却的,比如永远骄傲的你”。我无语,只好回复三个“憨笑“的表情。我骄傲吗?你可知道十七岁的我于你有过曾经怎样的卑微,你可知心曾低到尘埃的那份痛有多深,你可知小小火车站…[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