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331/1
    2019-02-19
  • 九年前的春节一今天是大扫除的日子,春联没有大的变化,里屋的彩画也是去年的。儿子卧室的彩画是改装的,镜框以黑色为底,铺就两个不同的“福”字;客厅和我的卧室是两个字画的交换,春天的那副放在客厅,客厅的那两挂中国结中,换了一对剪制的招财童子。还有不同的是,旧物新…[浏览全文]

  • 8667/0
    2019-02-12
  • 早晨,爱人买了几个芝麻烧饼做早餐,浓浓的芝麻香味充满整个房间。我不禁想起上初三时与烧饼有关的一件事情。我们上初中时,中师还是非常让人羡慕的学校。特别是农村的孩子,考上中师就相当于跳出农门,所以,那时中师也是非常难考的。我和同村的果姑有幸被选上参加中师的面试…[浏览全文]

  • 9328/0
    2019-02-12
  • 昨个儿中午下班我们陪读租住的小区停电,没有尽头的台阶看着就眼晕。刚开始前几层楼梯能叫走,但是越走越慢,后来纯粹是爬,扶着步梯旁边的栏杆爬。尽管楼道里和屋外一样是春寒料峭,我已经浑身是汗。身后放学回来的小男孩说:“高个子大爷我认识您,您在我家楼上住,来,我拉…[浏览全文]

  • 8540/1
    2019-02-07
  • 最熟悉的陌生人不知从何时起,感觉自己和父母的生活轨迹成了两条平行线,没有相交的话题,慢慢的淡出父母的视线,更多的对父母是不报忧也不报喜,团圆围坐在一起突然之间感觉父母成为了自己生命中最熟悉的陌生人。儿时的牙牙学语,蹒跚学步以及好奇的十万个为什么都成为了过去…[浏览全文]

  • 21193/1
    2019-02-03
  • 有钱没钱,剃头过年,老话儿说的在理。过年了,赶紧的,理个发,让传统的美好愿望从头开始。大年二十八吃过晚饭,我就加入了楼下理发店的排队行列。不大的店面,靠窗户一排长椅上塞满了顾客,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打个盹儿,再睁开眼,十点多了,店里灯火依旧明亮,排队的人也…[浏览全文]

  • 6331/0
    2019-01-30
  • “吃了腊八饭,就把年来办”。今年的腊八节是阳历1月13日、农历腊月初八,过了此时人们就开始陆陆续续备办年货了。人们都普遍认为,如今年的气氛远不如物质匮乏的年代。我觉得这是因为现在的生活条件太好了,天天可以过年,想吃什么随时可以买到,有的甚至到酒店订几桌酒席…[浏览全文]

  • 6332/0
    2019-01-26
  • 90年代,还没微信。人们联结亲情、友情更多的还是书信。初入莞城高埗,闲暇之余,买了本珠江杂志,无意看到,杂志社举办文学社。只要剪下6期刊花寄回杂志社就可成为会员,优先推荐学员习作,刊登会员联系地址。小时就喜看散文,小说,升中学读朱自清的名句,“没有月光的晚…[浏览全文]

  • 6334/0
    2019-01-25
  • 长年在外,年近花甲,故乡生活的情景,早已变得遥远。近日翻阅闲书,一张夹在书页中与妻合影的照片飘落下来,看着芳年俊秀的妻子,那些个沉淀的往事,些许的伤感里,又勾起些闪亮绚丽的身姿來。我生长在一个煤矿的山谷中。那年一块长大的狗狗,指着远处的丁山说:我帮他加工好…[浏览全文]

  • 6986/0
    2019-01-21
  • 我以为我们会有好多个十年,直到后来我们再未遇见。——致我们的十年当某一天的清晨,睁开双眼,发现镜子里早已是另一张略显成熟的脸。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只知道好像在另一个时空里,有一群少年,陪我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十年。是十年吗?大概是吧。你们做着相同的梦,就像深…[浏览全文]

  • 6331/0
    2019-01-19
  • 我是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向往城市的繁华,坐次火车都激动不已。那时根本体会不到家乡的好处。记得刚要上大学的时候真是夜不能寐,想着终于可以走出去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小山村了,不过那时候是不觉得自己的乡村小的,因为没有出去过,没有对比。激动并不…[浏览全文]

  • 6332/0
    2019-01-18
  • “人活七十古来稀”。然则此稀,却并非只在高龄。有一特质更堪吾辈庆幸,那便是“六级树突”——古稀之年的底气。人活精神。拥有健康的大脑乃是一生的根基。人老了肌体自然会衰退,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大脑却并非如此。戴蒙德博士,当今思维研究领域的开拓者,以其研究证明:“…[浏览全文]

  • 6331/1
    2019-01-18
  • 在如今这个大流动大流通的环境中,面对无处不在甚至异常惨烈的生存或上位竞争,很多时候,当压力像乌云般袭来,我们首先想到的便是逃离,渴望“悠然见南山”的隐居,让身心得以休憩。但是,我们最终还是舍不得都市的种种美好,红尘难断,虽然活的并不轻松,却不敢奢望“采菊东…[浏览全文]

  • 6333/1
    2019-01-18
  • 我的初中是在下柴市中学度过的,在那里,我有幸遇到几位好老师,他们有的幽默风趣,有的和蔼可亲,有的治学严谨……当我忆起他们的时候,心底便会陡升一种敬意,从肺腑荡漾一种感激的涟漪。黄松林老师,我们的语文老师,也是我们的班主任。黄老师的时间总是和上课铃声同步,上…[浏览全文]

  • 6331/0
    2019-01-18
  • 我的枕边铁定放着三本书,一本是当代网络名人凤姐喜欢看的《知音》,一本是我去欧洲旅行时基督圣徒赠予我的《圣经》,另外一本就是《曾国藩全集》。今夜,我无聊至极,便早早地上床,可并无睡意,于是,翻开《曾国藩全集》:……正月廿七日二更四点。梦在场中考试,枯涩不能下…[浏览全文]

  • 6491/5
    2019-01-18
  • 最初听到“光阴”这个词,出自母亲口中。小时候,懵懂无知,贪恋打闹嬉戏,母亲为了督促我的学业,时常叫我搬来木凳,在屋檐下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母亲坐在我旁边,手摇蒲叶扇,见我停下来,便会提醒我:“别磨光阴了,写完了出去玩”。于是,我伸伸懒腰,振作精神,奋笔疾书…[浏览全文]

  • 11411/0
    2019-01-17
  • 大概人在年青的时候都喜欢音乐吧,我年幼之时,就对音乐非常着迷。现在学习、欣赏音乐,有录放机、电视机、DVD机,尤其是网上,什么音乐没有?可在我年幼时,甚至连一台收音机都很难得,极少数富有人家,能有一台放唱片的留声机。但那时群众文艺活动很普及,一般的工厂、学…[浏览全文]

  • 6334/0
    2019-01-16
  • 春节到了,分萝卜了听说过去的一个老校长昨晚中风住院,比第一次还严重。我当时正在吃晚饭,只礼貌地问了一句,不行我去吧,怎么样啊?但是内心里想,我的家人患病,尤其是当年因其变故的时候,他做的又如何呢?我怎么能忘记呢,尽管自己以为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却也没有那…[浏览全文]

  • 6331/0
    2018-12-31
  • 永远的怀念过了国庆节以后,一天傍晚,邮递员给妈妈送了一封信来,信封上注明的寄信地址是西藏某个地方。妈妈知道这是淑香四妹来信了,赶紧拆开信来看。妈妈看了信后十分高兴地地告诉爸爸,四妹跟随文工团己经进入西藏了。经常随团到进藏部队进行慰问演出,生活非常艰苦,但是…[浏览全文]

  • 6334/0
    2018-12-30
  • 曾经,你跟我说你会在这里等我如今,我就在而你,去了哪寨?自从四十年前开挖了冬河后,村东头的这条小河就成了被死死限定在前头圩内的一条断头河。因不再需要它的泄洪用途,河道已经四十年没有清理过,长满了菖蒲和蔓生杂草,俨然成了小鱼小虾、黄鳝泥鳅的娱乐场所。下游好长…[浏览全文]

  • 6334/0
    2018-12-29
  • 这个冬至,一扫前日雾霾,阳光强烈入驻,雾散云开。午后忙完一些琐事,便陪先生去桂溪生态公园跑步。但历来是他持续的跑,我随性的跑一阵,走一阵。因为我的关节,似乎不耐过强的运动量。走走停停的当儿,这个园子,因为阳光的施与,让我看见好多美的姿影。桂溪公园跨东西两岸…[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