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025/0
    2019-06-17
  • 徐子是“活络头子”(舟山方言:做事灵活的人),不象我们一钉一眼死板。徐子活络的头脑,特别适应北大荒的生活:他总是能找到朋友;找到快乐;找到合适工作。刚到北大荒,他干了四个月农工;就去了七星河鱼亮子打鱼;又三进三出食堂;后来找到机务排长帮忙,居然开上了拖拉机…[浏览全文]

  • 2033/0
    2019-06-17
  • 上一个世纪70年代,这几样物件盛行于我的家乡农村。曾与农村的劳动生产、日常生活有着密切的丝连,陪伴着人们走过了一段岁月。◎麦秆蒲扇每年的6、7月份,麦子割完不久,妇女们便开始在一捆捆的麦秆中或麦垛里挑选精致的宝贝,并抽出一根根质地上好、光滑的秸秆。将捆扎的…[浏览全文]

  • 2051/2
    2019-06-15
  • 一我的家乡在浙西南丘陵地带的山区,村庄座落在四面环山,山峦起伏的山坳里,有一条清澈的、能见水底鹅卵石、和小鱼、小虾游动的小山溪,从村庄的中央蜿蜒淌过;上面有几座很古老的青石板小桥和石拱桥,有几座石坝而形成的白浪瀑布,终年流水潺潺,岸边有各种婆娑的树木点缀;…[浏览全文]

  • 4916/0
    2019-06-09
  • 感谢上帝给那些善感的心灵,带来了一个丰富多彩的周日,它使人们暂时忘却了这以前或以后的艰难生活的跋涉。在人来人往中,我踏上了拥挤的客船,透过浓冬的雾,凝望向远处荡开的浪花,本可凝滞的思绪又被这翻滚的浪花打开了,飞到了那个遥远的岁月,又已是冬天,秋日的长矛利剑…[浏览全文]

  • 4919/1
    2019-06-02
  • 早上听喜马拉雅的《弄堂茄山胡·上海话》节目,听到一篇文章“叫花子吃蟹,哪能就‘只只好’”,讲的是改革开放前食品不太丰富时,上海普通市民的生活状况和老式弄堂邻里间的趣事。现在,稍微有点规模的超市,都会有水产专柜,所卖的各种河鲜都是活生生的,在一些比较高端的超…[浏览全文]

  • 5779/0
    2019-05-31
  • 和未来那些灿烂的日子比起来,明天和后天,以及半个月之后要进行的期末考试都不算是什么大事。只是日子走着走着,就到了这些时候,跨过去,一切都又平静了。有时候细细体会一下,发现原来平静的生活的确是最好的;当想要一点不同了,就出去走走,冒冒险,多见见朋友,聊聊天,…[浏览全文]

  • 7365/0
    2019-05-29
  • 春天,是我的自传还是我的遗言?“我的耳廓自我感觉清新、粗糙、凉爽、多汁,犹如一片叶子。”这是卡夫卡日记的一种感觉,这种敏感,至今而止,我只读懂了一些,不知是神志的疲劳,需要休息,还是卡夫卡依然是乏味的,那种自信自顾的乏味,神经质的唠叨。但我毕竟读了二三十页…[浏览全文]

  • 8250/1
    2019-05-27
  • 她是上海人。做事比较沉稳;处事比较低调。不愿意把自己的身世告诉别人。我只好用“她”来代替她的姓名。记忆中的“她”,一头短发,十分年轻;圆圆的脸,颜色红润,总是挂着笑容;一副雍容端庄的模样;从来不与人发生争执,非常谦和,是北方人叫做“憨厚”的一类人。初见“她…[浏览全文]

  • 11378/2
    2019-05-25
  • 刚回到家乡,一切都变得陌生起来。跑了几百公里高速公路,又在县道上跑了个把小时,才到了家门口。眼前的机耕道变成了一条可以会车的柏油马路,人行道两边等距离大小一致的桂花树,好像在向我行注目礼,时而点头,时而欢笑。我坐在车里,一边开车一边抽空看窗外,回想着过去的…[浏览全文]

  • 8196/1
    2019-05-21
  • (这是好友晓江读了我的《斯人独行》后,给我讲的大串联经历。——黄忠晶于2019-5-20)忠晶兄:《斯人独行》已拜读,原来你从来都是天马行空啊!我也去过北京,去的时间大概跟你差不多,大约是1966年10月底、11月初的样子。由于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我不…[浏览全文]

  • 8119/1
    2019-05-20
  • 少年李自成昨天见《山乡巨变》的画册,今天顺势而巡的是《李自成》,不必太多的画面,闯旗高展,挥刀骏马,只那些名字足以让人心动神摇,并非什么童年的记忆,恐怕尚有神秘的力量含蓄其中,时间的神秘感,画像在空间的转变,又怎能一言半句可以廓清?我在那些质朴的黑白的英雄…[浏览全文]

  • 8123/1
    2019-05-18
  • 蒸面皮的记忆“口之于味,有同嗜焉”。是说好吃的东西,男女老幼都爱吃。而有一种食品,笔者是情有独钟,蒸为薄饼而成“面皮”,这种吃食在小时候的团场连队,是家家户户都当备,那都是百吃不厌之美味。乡土厨艺在这里,得到了发扬光大,团场人灵性所致,把一张面皮蒸出了,令…[浏览全文]

  • 9753/0
    2019-05-13
  • 撞在腰部的假期扑面的风,暖暖的,春天已经落户,在旷野,在城市的街道,穿过成行的花树,在湖柳的林梢,垂下的还是春光的微笑和温情,没有步行,腰受伤,有些酸痛的骑车而来,浸出微汗在额头;不关室门,窗依然,听风声,虽然一丈开外的玉兰,花期已过,灿烂的遗迹,却还在窗…[浏览全文]

  • 8165/1
    2019-05-06
  • “大人啊…”只因为当年模仿庐剧中的一句念白,此后他就一直被人称为“老大人”,他的本名反而是鲜有人喊了。老大人和我父亲同辈,年龄也相仿,自小我见到他就称呼他为“表爷”,这是老家对表叔的称呼,别的地方可能没这么称呼的。和我一般大的孩子都非常怕老大人,说他很凶,…[浏览全文]

  • 8121/1
    2019-05-06
  • 接见完了,接着去上海──我想,除了上海的学生,大多数红卫兵恐怕都是这样选择的。我按火车票规定的时间提前两个钟头到了北京站。候车室人已经满得要溢出来了,却没有我要乘的那趟车的任何标识。找了好一会儿,发现有些车次是在室外广场上排队。我在广场上找到标明那趟车的牌…[浏览全文]

  • 8161/2
    2019-05-05
  • 一天午后,正在和妻闲聊,“叮咚、叮咚”,放在一旁的手机忽然响了几下,打开一看,原来是老同事微信群里有人发了几张几个老同事结伴游玩的照片,其中一张把我的思绪一下子拉回到二十多年前。那是一对夫妻的照片,夫妻二人都是我和妻的老同事,自从二十几年前我离开原单位后,…[浏览全文]

  • 8453/2
    2019-05-05
  • 时光的沙漏像窗外的风,不曾停歇。一点一滴,一履一步,我在岁月的长河里漫漫游走。眼前是一望无涯的迷雾,我掀开一卷又一卷帘幕,一次次,幕布后的风景未曾改变,然而我并未停下前行的脚步,因为我知道自己在寻觅一样很珍贵的东西。终于,层层帘幕尽后,我看见,那一抹花红。…[浏览全文]

  • 8180/1
    2019-05-04
  • 庭前枇杷树庭前有棵枇杷树,冬可赏雪夏乘凉。七年前,我在庭前埋下几颗枇杷核,春风夏雨,顶破了泥土,长出了小树,邻人说:“这是野枇杷树,长不出果子,就算有果子也是又酸又小,没有用。”树长大了两岁,邻人说:“这棵树树干上都长蛀虫了,活不久,要是活下来遮住了日光,…[浏览全文]

  • 8141/0
    2019-05-04
  • 母亲的咸菜缸花逢春开2019.05.03经过几次讨价还价,母亲终于答应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条件是所有物件都可以不带,但必须要给她准备一个咸菜缸。我知道父母舍不得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故土,放不下那几间虽然破旧却凝结着他们一生心血的老屋,更舍不得那些耳鬓厮磨无话…[浏览全文]

  • 8146/1
    2019-05-03
  • 我终于一个人来到北京。这是1966年秋冬之际,红卫兵大串联。坐了一夜一天的火车,疲劳已极。待到我背着一铺一盖老大的行李,随人流涌出站台时,前面是长长的人群。跟着人群在大场子里缓缓地兜着圈子走,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上了一辆大客车。这时已是深夜。后来我才知道…[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