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482/0
    2018-05-28
  • 浮生回望只慕流年刘懿波引言那些曾经不经意间从身边溜走的过往、还来不及细细咀嚼便匆匆飘落在岁月的长河之中,纵然它幻化成一颗流星消失在遥远而寂静的夜空,毕竟也曾有过瞬间的无比灿烂。当某个闲暇的日子,你选一处面水临窗之所,左手一樽清茶,右手一纸香烟,待云山雾绕之…[浏览全文]

  • 3076/0
    2018-05-25
  • 酌酒独饮,一弯清月,寂寞成相思。经事难忘,悲风呜鸣,难解一世的深情。谁剪廋了一江秋水?细数愁丝几许?漫江烟火,终究,消失于无尽的长风中。灯花残,月光寒,结成水,凝成冰,亦或,化作星光点点,终究冷了一城月光。昔日片段,成我最美丽的回忆。一罐醉生梦死,恍若前尘…[浏览全文]

  • 3043/1
    2018-05-24
  • 四年较量一九六九年是一个让青少年热血沸腾的年代。“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激动了千千万万的初、高中毕业生,一批又一批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不论南方北方,不论汉族回族……他们都有一个时代赋予的共同名字:“知识青年”。我家先后有五个…[浏览全文]

  • 3038/1
    2018-05-24
  • 曾经的我们拥有过属于自己的青春,只是那时的自己却没有今天这般成熟稳重,也不太去珍惜自己的青春,往往身在大好岁月的时候,并不明白那段时间对与我们来说是那么重要,直到失去才感叹,当初为什么没有努力,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时间不会倒流我们也只能去珍惜现在,因为我们…[浏览全文]

  • 3016/0
    2018-05-24
  • 说起春天,忽然想起春茶。是一小包茉莉花茶或是绿茶,倒出一小撮来,用滚了的水在杯子里一冲,即刻沉沉浮浮,翠绿可目,热腾腾的,升起一缕缕清灵的香气。这是晚上,土坯砌的屋子,点着昏黄的瓦灯,将屋子照得影影绰绰。我们姊妹仨在里屋桌前头碰头做功课。塞外的春日,夜晚还…[浏览全文]

  • 3017/1
    2018-05-23
  • 喜哥比我小,写小说的徐红生首称其喜哥,大家也就一起嗬闹热。这就成了他圈子里的昵称。他当教育研究的业务干部,那时又兼个作协主席;白天像模像样跑得脚板不粘灰地忙官方的业务,晚上呢,摇身一变,跟烂笔头的哥儿们一起混,就是喝酒吹山海经,车子不开出来,便衣队也管不了…[浏览全文]

  • 3003/0
    2018-05-22
  • 又一年最热的季节到了。傍晚在楼下纳凉,一只纸飞机在我眼前划了个轻盈的弧线,直奔胸口“冲”过来,伸手把它接在手里,翠绿色彩纸折成的小飞机,十分精致。一个七八岁的胖小子蹦过来,站在我面前,汗珠经过他的脸和脖子,汇在前胸起起伏伏的T恤上,湿湿的一片,眼睛盯着我手…[浏览全文]

  • 3344/2
    2018-05-21
  • 平凡的土地不算鲜艳而略显温暖色调的淡黄色雏菊开放着,在小河与小河堤之间的斜坡上;其间有小虫在爬,也有些在飞。但你若问我:那些飞的是漂亮的蝴蝶或者辛勤的蜜蜂吗?我就只能抱歉回答不出来了。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我在家乡自家耕地边看到的景色就是这样;时间有些距离…[浏览全文]

  • 4142/1
    2018-05-20
  • 少年端阳的记忆(散文)作者唐胜才一1964年初夏,我还在读高小,端阳节头天晚饭前,母亲悄悄对我说:“明天过端阳节,我带你去清江耍,”我说:“我明天要读书,不去!”母亲说:“明天是星期天,去吧!明天青杠滩要划龙船,还要唱《白蛇传》,嘿好耍!三个舅舅都希望你去…[浏览全文]

  • 2995/0
    2018-05-20
  • 仙桃,以前名为沔阳,这座古朴的小城低调内敛、优雅娴静,它是江汉平原的一颗明珠,生发着圣洁的清辉,照耀着一代又一代的仙桃人。一首好歌,令人思乡。曾经,一曲《天下仙桃人》在仙桃电视台横空出世,它以朴实无华的歌词和婉转上口的曲调俘获了仙桃市民的心,此后,此曲唱遍…[浏览全文]

  • 3094/2
    2018-05-18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上小学三年级。那时,我们的校园是由一排土房子组成。全校共五个年级,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教室很小,约三、四十个平方的样子。两个窗户也很小,如猫眼,用塑料薄膜或是肥料袋子简简单单地遮挡着。地面是土的,只是稍微平整了一下,以方便学生摆放桌椅。…[浏览全文]

  • 3767/5
    2018-05-18
  • 这个城市的温度,一到季节交替就有些不着调,昨天还是清凉可爱,今天早上就变成闷热难耐,感觉与路面开挖的突然性有一拼。倒是街边的商家超市对天气的敏感程度绝对能超过气象台的员工,盛满各式冷饮和雪糕的冰柜,不管你买不买,它总是摆放在最显眼的地方。不久前,市面上出现…[浏览全文]

  • 3070/0
    2018-05-16
  • 浮生记:肛肠科医生五一期间,朋友突发痔疮,于下午四点左右到中医院就诊。一路上惴惴不安,担心医院门诊已经结束,去了只能看到急诊。没想到,竟然顺利挂到了号,17号。在候诊区,朋友还偶遇其前同事,一见面,先是同病相怜一番,而后他懊恼的说:“医生速度太慢了,我挂的…[浏览全文]

  • 3120/0
    2018-05-14
  •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对吃就充满了兴趣。尽管身材单薄,但看到心仪的食物,除了舌尖不自然地微微一动,心头极顺利地涌起喜悦,我会毫不犹豫、不顾吃相地让它消失在我的肠胃里。说实话,我享受饮食的过程,好的食物总让人充满希望,心怀美好,那是味蕾与心灵的完美结合,在那个…[浏览全文]

  • 3060/0
    2018-05-13
  • 中国是一个酒文化历史悠久的国家,有很多有名的美酒:五粮液、茅台、西凤、汾酒、竹叶青、泸州大曲、古井贡酒、董酒......听听这些赋有诗意的酒名,就已经让人陶醉。也有很多与酒有关的诗:“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灯无烛夜自明”、“万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几见月当头”、“…[浏览全文]

  • 3089/1
    2018-05-13
  • 少时当了铁路警察。父亲曾竭力反对:“荒年饿不死手艺人,学门技术一生不怕。”我却执意穿了警服,头顶国徽、肩扛盾牌。“盾,就是保护人民。”从此,我和它魂牵梦萦走过难忘岁月。汉口车站迈出青春足迹:一支边青年突发急病,我送到医院签字手术、悉心照料;一广东军官急赴北…[浏览全文]

  • 3073/0
    2018-05-13
  • 母亲节感怀母亲节又到了。今年的母亲节,我该为母亲做些什么呢?说些感谢的话?太简单、肤浅!那是年轻人的事。我等年近半百之人,那样的话,说不出口。送一束康乃馨?母亲一生历经坎坷,为养育我们众多子女,吃尽了苦头,岂是简简单单的一朵花就能完全表达的?!给钱?党的政…[浏览全文]

  • 3062/0
    2018-05-12
  • 盛夏初至塞外,站在小城近郊的晨曦,清风紫气,朴素自然,美好就是此时的一切。顾目西盼,隐约的弯月会招着手说:“晚上见”。面朝东方,喷薄的红日高呼:“早上好”。转身回眸,守候这季节的丁香花,无处不在。丁香花开,你一定看得见。浸着夜的露珠,立在枝头,只见花儿不见…[浏览全文]

  • 3075/1
    2018-05-09
  • 五月你好,五月春暖花开,五月八日是我的生日,五月一日是国际劳动节,五月雁塔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开展“劳动创造幸福”网络文明传播活动。看到活动征文通知中有一句话——向埋头苦干,昂首生活的自己致敬!心中就有些隐隐的哽动,特别想说一句——向自己致敬!为埋头苦干,为…[浏览全文]

  • 3223/3
    2018-05-09
  • 苍老的新生不出三年,这所学校便从四百多人的规模,发展到千人学校,八十多名教职员工,看到两年来入校上班的年轻人一批又一批,分不清面目,叫不上名字,分明触摸到自己的青春已经流逝,再有结婚生子的讯息,会一周内花生糖果的在集会前的会议桌上遭遇,引来内心更深的叹息,…[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