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0/0
    2018-02-17
  • 岁月无情的刀割断青春年少撕裂的风吹干温润的芳华经年回首你我已白头相约黄昏后翘首以盼泪满流夕阳无限吹面抚柳…[浏览全文]

  • 78/0
    2018-02-15
  • 那只是一张四四方方黑不溜秋的黑板,却无端勾起了我的回忆……提起黑板,我想到很多,有铺天盖地的难题,有白色的粉笔,有老师尖锐的讲课声,有一堂堂令人昏昏欲睡的课,还有,我的童年……只知道小时候我可是恨透了那张黑板,它好像有种神奇的魔力,总能无端变出几道难题,而…[浏览全文]

  • 70/0
    2018-02-15
  • 半月前杀的猪,那时已经感受到年,悄悄的来了。三天前煨猪头,孩子们围着土灶台,时不时地伸长了脖子,咽着口水。两天前蒸包子,总是围着妈妈要帮忙,问东问西的时候,总是被要求闭起嘴巴,好似禁忌无限,啥啥都不能说,哪哪都不能问。今日除夕,一大早家家户户就开始忙碌起来…[浏览全文]

  • 78/0
    2018-02-15
  • 【一】老家那地方老家在黄土高原,陕北腹地的一条小山沟里面。倚山面山,只有村前面有一条不大的平川。再过去是秀延河,河的对面是咸榆公路。向东二里是座古镇,叫杨家园。那镇也没什么特点。我之所以只说村前,是因为西南北三面全是山,没什么好说的。就如人深居僻乡深沟,眼…[浏览全文]

  • 2226/0
    2018-02-14
  • 【一】家在延安因为妻居延安,儿女们工作在延安。容不得自己情愿还是不情愿,也顾不了别人眼热还是讨厌,我是赖上了延安。而且,连我自己都说不准还要赖上多少年。延安是座山城,除了并不宽敞的那点川道,用有限的空间容纳了延安城外。余外的天地是属于大山的。山像是洪流里推…[浏览全文]

  • 2225/1
    2018-02-14
  • 今天是2月14日情人节,明天是除夕,我要表达的意思大家大概已经清楚了,2018年的春节,到来了。如果我们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到人群中去采访,大家会说些什么呢?火车站里人潮涌动,那种拥挤的场面大家应该是可以想象的,我们将镜头聚焦,选择几个不同身份的人来问问。…[浏览全文]

  • 2726/0
    2018-02-08
  • 2010年7月,夏日已浓;2010年7月的广东,热气略盛;2010年7月3号的惠州,“广东(惠州)省第十三届运动会开幕式”进行中……那年,我人在沈阳,却心系惠州。只因有她,有海洋,有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有他们的感动,有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故事我是知道的,知道并…[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2-08
  • 那一年,你身穿彩衣,桃花树下,青石小路上,与他相遇。他是谁?我不知道。你的美,让我浮想联翩。于是,我好奇着你和他的故事,迷恋着你人面桃花的容颜,陶醉着你踏歌而来的浪漫。关于你的一切,我都开始深深迷恋。你哼着的旋律,像是幽兰在风中起舞,自然而纯净,美丽的画面…[浏览全文]

  • 2690/0
    2018-02-06
  •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将自己人生的不顺归咎于社会的不公平,他们将自己工作的不顺归咎于领导是睁眼瞎,他们将婚姻的不顺归咎于看错了人,他们将自己的不成功归咎于父母教育的缺憾……当然,这群人中曾经也包括我。曾经对于如我一样的人,我保有的态度是同情,同情他们的…[浏览全文]

  • 2731/0
    2018-02-05
  • 微信还真是一个好东西。通过它,不少相互40来年没有谋面的同学们竟然聚集在了一个圈里。我站在我们圈的一角,静静地听同学们谈事业,谈家庭,感叹岁月蹉跎,白驹过隙。一时间,好些人,好些事,又浮现在眼前,如同昨日......文艺班我们七七(一)班是文艺班,相比其他…[浏览全文]

  • 2733/1
    2018-02-02
  • 她高中的时候,喜欢到偏偏的图书馆后面,在蓊郁的古树下,楼梯间坐着,特别是周日午后安静的时候,拿着一本书,风轻轻吹拂,带着树叶、泥土和淡淡花香,还有空气里阵阵单车铃声,带着学生时代单纯的气息。阳光被切碎点点投映在地上,偶尔有落叶跟随风的脚步落下,于是阳光在地…[浏览全文]

  • 2746/1
    2018-01-30
  • 春、万物复苏,百花齐放,沿着蜿蜒崎岖的小路寻找春天的足迹,在树荫下闻着花香听鸟儿歌唱;夏、烈日当空挥汗如雨;秋、落叶纷飞,漫天充满着一片肃杀之气,冬、万物孤寂、恍遗世之独立。岁月悠悠,埋葬逝去的青春。我喜欢现在空旷的地方,极目远眺,看尽春天的芳华、夏日的酷…[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1-30
  • 如果大雪包裹了北京,此刻站在屋顶上我能看见什么呢?那将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将是银装素裹无始无终,将是均贫富等贵贱,将是高楼不再高、平房不再低,高和低只表示雪堆积得厚薄不同而已――北京就会像我读过的童话里的世界,清洁、安宁、饱满、祥和,每一个穿着鼓鼓囊…[浏览全文]

  • 2805/3
    2018-01-29
  • 那一年,我登陆互联网,最初进入的是新浪“古城西安聊天室”,我给自己取的第一个网络昵称——雪。不想加任何修饰,我只想纯纯的是雪。那一年,我进入网络上的原创文学论坛《且听风吟原创文学空间》。且听风吟是碧海银沙网站2001年底推出的原创文学栏目,为广大网友提供原…[浏览全文]

  • 2769/0
    2018-01-23
  • 姑父病了,病得很严重。我去看姑父的时候,姑姑在小区门口等等着我到了以后,姑姑只是告诉我说姑父的确是病了。当姑姑开门让我先进屋里的时候,我看见姑父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他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以为姑父认出来我是谁,于是我就招呼姑父,姑父对我只是笑了笑,既…[浏览全文]

  • 2700/0
    2018-01-22
  • 封建礼教是非常残酷的,在封建时代,人们没有追求爱情的自由,那等级制度,门第观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让多少旷夫怨妇,楼头望断,情恨悠悠,使无数情人佳侣,同心难结,连理难成。正因为如此,在封建时代的文学里,就绽放不出那种鲜艳瑰丽、热烈奔放、大红大紫的爱情花朵…[浏览全文]

  • 2683/0
    2018-01-21
  • 自小便从诸多人口中获知,母亲的嫁妆是一台黑白电视机,在附近村落中首屈一指。每天晚上家里都坐满了来看电视的人,盛况空前,那时正是八七年,翁美玲的《射雕英雄传》上演,成为经典中的经典,成为那代人难以忘怀的记忆。我对此并无印象,仅仅记得儿时临睡前看见郭靖圆月弯弓…[浏览全文]

  • 2702/0
    2018-01-20
  • 三棵香樟树贵州省清镇市流长乡有三棵出名的香樟树,一棵在腰岩村,两棵在盖珑村,都有三百年以上的历史,两村的人都把三棵香樟树称为神树。腰岩村的神树在村以北两公里处,从村里出发,约五六分钟的车程,虽是初秋,但路旁却绿树成荫,偶尔,一只只喜鹊因受到惊吓,从树枝上扑…[浏览全文]

  • 2764/0
    2018-01-17
  • 把儿子送入大学,一进校园,他就把我和他爸爸叮嘱在树荫底下,一个人去跑着办理各类手续。看着儿子伟岸的身影在炽热的阳光与婆娑的树影下下穿梭而过,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夺眶而出。十五年前的这个季节,儿子不满三半岁,幼儿园的老师因担心孩子的自理能力而不愿意接收,我通过朋…[浏览全文]

  • 2781/1
    2018-01-16
  •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皖西大别山区当兵。当时,部队里仍然严格禁止战士谈恋爱,战士谈恋爱被视为一种耻辱。我至今也不明白,部队里为何就不允许战士谈恋爱。在部队的那几年,我身体一直不好,经常到团部卫生队去看病,卫生队有一个女兵,对我产生了强烈好感,在我当兵的几…[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