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03/0
    2020-02-20
  • 汪群英是因为她父亲退休后顶替,从农村参加工作到的区食品站。可能是因为她父亲本来为人处事比较好,因此人缘很好,加之汪群英又是初中毕业文化程度的原因,因而与我们一起参加工作的十来个街上的待业青年和七、八个知青基本上都是小学毕业的人不一样的缘故,在她才参加工作后…[浏览全文]

  • 7424/0
    2020-02-17
  • 误雪貌似北方城市的许昌,一冬无雪,只是寒潮一次次的涌来,捎带着降雪的消息,今天更有新的希望,因为天气足够晴冷,是记忆中白昼下雪的前景。清晨,公交车上,除一夜未休息的两个小伙子或者大男孩儿,叽叽喳喳说话,大多是上班一族,坐下的,站立的,静默着,等待着,其中,…[浏览全文]

  • 7284/0
    2020-02-17
  • 北大荒村落里房屋的格局,与我们舟山大不相同。这是我从下了火车,坐上接送我们去连队的解放牌大卡车,一路奔驰在广阔的三江平原,看到不时闪过的道路两边的村庄,才看明白的。北大荒的村庄里,那一排排农家的房屋,外观相同呈长方形状;前后左右整齐排列井然有条;远远看去都…[浏览全文]

  • 8300/0
    2020-02-14
  • 十年前的春节随笔之九心里颇不宁静“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此乃朱自清《荷塘月色》中的一句。常常以为自己不能保持内心的宁静而自卑,每天日记里自责,总是与不良的习惯无时无刻不做着较量,即使在梦里依然。不知是昱弟还是琛儿,也不知道是妻子还是母亲,他们相互的形象大抵…[浏览全文]

  • 9411/2
    2020-02-14
  • 我是吃着母亲亲手酿制的甜酒长大的。我母亲酿制的甜酒,不光是好吃,还好看。一般人家酿的甜酒,煮熟了弱显浑浊,而母亲的甜酒煮出来粒粒浮在面上,清清澈澈,百吃不厌。小时候,老家农村过节的气氛十分浓厚,过年兴吃甜酒。刚过小年,家家户户炊烟袅袅,主妇们忙前忙后忙着酿…[浏览全文]

  • 9291/0
    2020-02-13
  • 十年前的春节随笔之八遥远的祈求一直听不到窗外的鸟鸣,身心乏累的缘故,勉强起床,因忘关机,来电惊醒,还是妻弟在北京出事儿的是非,也只是斗殴,报告的天大,几乎是乞求要解放军上前除暴,只不过小小的治安案件,甚至只是斗气的纠纷,于是,又一次敷衍着回绝。心想,凭什么…[浏览全文]

  • 9174/0
    2020-02-12
  • 十年前的春节随笔之七确保自己要做好的刚才一个电话问,你没有到进修学校办公吧。我说没有,还在教体局这边院落。是啊,当我的工作既定,既是一个新的开始,不管这个既定是留在原岗位还是略改变,于我皆为新起点,那就是我的新岗位、新工作,我新的思考和新写作。昨天晚上朋友…[浏览全文]

  • 9762/0
    2020-02-11
  • 十年前的春节随笔之六死之益不过十五,那不叫做过了春节。如此佳节,世俗间是忌讳恶言秽语、不吉利语言的,比如谈到死,大家皆应该“呸呸呸”以驱散晦气的,但是今天要谈到死的好处。早上忙过公务,看一段《齐物论》,开始敲打小说,今天的段落牵涉到父亲的一生。在回顾、盘横…[浏览全文]

  • 9356/0
    2020-02-11
  • 坚和强都姓李,两个人的名字只相差后面的一个字。虽然名字只相差一个字,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和习惯却完全不同。坚到食品站工作以前,是供销社代营店的一个临时工厨师,尽管不是掌勺的大厨,但炒菜的味道也比一点都没有厨师经验的人炒的菜味道好很多。记得我还在东风渠扩建指挥部…[浏览全文]

  • 10315/0
    2020-02-10
  • 十年前的春节随笔之五乐曲不错歌有点俗中原乃至北方的春节,是从腊月二十二开始的,对于全国人民,那是开幕,于自己则为短歌序曲。那一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经妻子提醒,于晚上约了发小夫妇小聚;二十三是北方的小年,也适合几个朋友聚会,接连饮酒,有些醉了,但无妨。紧接…[浏览全文]

  • 10567/0
    2020-02-09
  • 十年前的春节随想之四大年初六不出门梦里依稀是写字,是延续白天读书和写作的意念。很多语言已经模糊了,但这其中一句还记得:“像你的皮肤一样缜密、经典,充满活力。”半醒半梦之间,觉得儿子起床做的事情——也许是梦的延续——他正在开心的收看电视,所以醒来后就去客厅看…[浏览全文]

  • 13704/1
    2020-02-08
  • 十年前的春节随笔之三大年初二走亲戚河南中原的习俗,大年初二是走亲戚的日子,我却没有过多的关注,打量的是我的客厅和心绪。客厅里要有花草,品种不限,吊兰、杂竹可以,纯兰、文竹最好;再有盛开的菊,虽有萎靡却依然烂漫;高大的凤尾竹,夺人眼目最好。也是奢望了。客厅里…[浏览全文]

  • 13950/0
    2020-02-08
  • 微风轻轻地拂过青山,我在田野中寻找昨天的故事,岁月的无情黯淡了曾经的企盼,那份遥远的记忆仍然那么沉重。美丽的崮乡风采依旧,漫山遍野的桃子红了,我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意气风发,所有的爱恋已成为往事!我深爱脚下的这片土地,青石黄土里有着纯真的情感,曾经爱过的姑娘已…[浏览全文]

  • 14391/0
    2020-02-07
  • 十年前的春节随笔之二小康社会如果不记得那难得的清静,恐怕已为市声所扰所染而终究要失去她了。那是什么样的清静呢?当然是有利于常道之清静。平日的清静,或者是夜晚独处,看书写字,无人打扰;或者是独居某处,切断联系,在自己的世界里嫣然自乐;甚至达观高尚者,群居之里…[浏览全文]

  • 14556/0
    2020-02-07
  • 十年前的春节,随笔之一除夕夜班后的晨望机关内的楼道和楼下的院落出奇的宁静,远远近近不时传来传去的爆竹声和依稀的鸟鸣,使这宁静中衍生出和谐祥瑞的味道,若有些淡漠却持续不断的从四周涌入,而恍惚中忆起昨夜春节晚会的热闹,又使这和谐之中,略散欢喜。清晨东方灿烂的光…[浏览全文]

  • 14731/0
    2020-02-06
  • 十四读初三之后,我突然变得异常敏感。我开始过度在意母亲对我的态度。我虽排行老大,但我仅比妹妹大一岁,比弟弟大两岁,即便如此,母亲总是用老大的标准来要求我。家里偶尔有点糖果,点心或水果,母亲给我们兄妹仨分配时,最少的一份总是我的。九岁之前,我晚上都是跟奶奶睡…[浏览全文]

  • 14638/0
    2020-02-06
  • 十三读初二时,我们的语文老师是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长得眉目清秀,看起来非常年轻,就像我们的大哥哥。我的同位于珍是个大胆开朗的女孩,她整天向语文老师问东问西,还和他开玩笑,语文老师非常随和,总是满面笑容。于珍有一次从他那里借了一本书--《许茂和他的女儿们》,…[浏览全文]

  • 16590/0
    2020-02-03
  • 1971年的中秋节,在风雨飘摇中姗姗来迟。掐着手指算一下,往年的中秋节都在9月份,而这年的却在10月3日。那荒芜寂寞的北大荒,早已经冰天雪地了;天上的浓云密布,看不见柳梢温情的月亮;连吹过来的风也特别的萧索。我们知青多么希望在中秋之夜,看着皓月欢度良宵,释…[浏览全文]

  • 26990/4
    2020-01-30
  • “文革”本是要革文化的命的革命,竟至发展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酿成1966年至毛泽东去世十年的大浩劫,不说张志新、遇罗克、林昭等一大批优秀分子被害,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在那个专以整人、迫害人为正确的年代,也会无端惹上灾祸。一位在集市上买了毛主席石膏像的农民(姑…[浏览全文]

  • 28385/0
    2020-01-29
  • 小的时候,在我上学的小路上,要经过一个很大的水塘。到了秋天的时候,水塘边的一丛丛芦苇叶额,就像那年轻貌美的姑娘飘逸的长头发搭在肩上一样,垂挂在水塘的岸边,随着那徐徐的微微的秋风,一摇一晃地在水塘边不停地摇晃。每天早晨七、八点钟,我路过水塘边的时候,刚刚升起…[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