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915/2
    2018-12-14
  • 元旦的祝福,我尚未失去的青春我想只有失去青春的人,才知道什么是青春,更确切的知道青春的美好。这是物理的缘故。只有走开,才会看到刚才,青春已离我远去。于此,我才发现她的美妙,他的神采,在街头在家里,在网络在书本里。看,那女孩儿是谁,矫健的步子,高挑的背影,跃…[浏览全文]

  • 6175/0
    2018-12-10
  • 古稀环游四三访京畿天津,首都门户京畿之地、我国第三个直辖市。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值得特别回忆的地方。1960年,16岁的我在武汉人民艺术剧院学习话剧表演。因为出身贫寒、弟妹众多,父母坚决反对我当艺人,中途不得不退学到一个剃头铺当学徒挣钱养家……在人艺学习期间,…[浏览全文]

  • 9146/0
    2018-12-08
  • 念家乡的热土炕文/段伊卓有时候,往往直到离开,在回忆里,才能知道自己有多喜欢某个地方或某件东西,抑或感受他们到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大。近些日子,我常常梦到睡在家乡的热炕上,睡得是那么踏实,那么香,而醒来却发现自己浑然不觉的躺在一张冰冷的床上,然后好一阵子再睡不…[浏览全文]

  • 6397/0
    2018-12-07
  • 我的老师(五)今天要讲的我的老师同时也是我虽没有血缘关系却实至名归的帅爸。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我的南北老爸》但总感觉这篇文章是从亲情的角度,我内心的情谊还没有完全表达出来,今天补充一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表达我的敬畏之心。和帅爸的相识是偶然中的必然吧,也是工厂…[浏览全文]

  • 6335/0
    2018-12-07
  • 我的老师(四)工作中遇到了一位好师父,是我步入社会中的第二大幸运。13年8月6号晚上一个人的独行旅程开启,踏上了川蜀大地的坚实土地,异乡的工作和生活之路有了一个全新的开始。来到这片土地,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也都是充满好奇的,更是充满了探求和交往的冲动,因为…[浏览全文]

  • 6288/0
    2018-12-07
  • 我的老师(三)有人说,人生有三大幸运。“上学时遇到一位好老师”,此第一幸运也;“工作后遇到一位好师傅”,此第二幸运也;“结婚时遇到一位好伴侣”,此第三幸运也。如此说来感觉自己是上天的宠儿,第一第二幸运都有拥有。而在此主要是讲述自己的第一幸运也。斟酌再三,感…[浏览全文]

  • 6425/0
    2018-12-07
  • 我的老师(二)对母亲这个角色,一直想用文字抒发情感,但愧于自己文笔的拙劣,玷污了这母爱的神圣与伟大,又不甘于就此搁笔,思来想去还是从老师这个角色来说说我母亲对我的教育和影响。父母是人生的第一位老师,影响可能是一时的,但于我确实受用一辈子的,启发也是伴随自己…[浏览全文]

  • 10922/0
    2018-12-06
  • 初冬,穿过苍凉的身影原来楼下二十亩大小的荒原,已经建成了三百米的跑道,仓促的马马虎虎的,栽砖为沿线,细灰的碎石为基地,踏上去软软,可以在上面竟跑吗?那是仅仅掩蔽了光,使野草的种子在黑暗中无法萌生?道边的草,已经泛黄,虽不似初冬里的植物,仍绿绿的一片,但其颓…[浏览全文]

  • 10815/0
    2018-12-06
  • 前不久,应同学邀请,参观他的创业基地——马铃薯加工车间,各种各样的土豆产品加工线展示着高度的现代智能化气息。在流水线尽头的产品展示货架前,一幅硕大商业广告牌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一个小孩子手里捧着烤成焦黄的土豆,用刚长出的的几颗牙香甜地咬着。好多人的眼圈湿润…[浏览全文]

  • 6387/0
    2018-12-05
  • 我的清明上河图我可以选择两条不同的道路到校,坐车,骑车。坐车是公交,蓝色摇曳震动,还常遇停车倒客,抑或半路人稀处,司机进餐、加油,乘客不胜其烦,蹉跎来去路上的光阴,谁还存心去看蓝色窗外的店铺、行人和冬天?骑摩托也行,只是眼拙又车技差,不仅怕这冬的凛冽风寒,…[浏览全文]

  • 4905/0
    2018-12-02
  • 秋天,是万物萧瑟的季节,是收获沉淀的季节,更是为梦想拼搏的季节;皎洁月色照洒着整个项目部,秋风瑟瑟,步履轻轻,唯工程部灯火通明,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还在学习图纸,翻阅规范。宋岗岗、艾鑫、李昂,三个90后的小伙子,是今年应届毕业生,应公司安排来到杭州望江安置房项…[浏览全文]

  • 8595/0
    2018-11-28
  • 给天使的一封信小妹,你好:我相信“女儿是水做的,女子是好的,一旦变成女人,则比男人还坏”的雪琴之言,所以亲近我的学生,亲切如你的女子,是我几乎的天性,又加了后天的春风豪光的滋养,是这片奇异神采的土地给了我这般情怀,造化了此端心性。这样的情怀,从华人的生命感…[浏览全文]

  • 10598/0
    2018-11-26
  •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正在读初一上学期的我,受命于大哥的指令,半途缀学,到大队当了通信员。从此,有了一个新的头衔“小鬼”,扛起了“传口令”的重任。大队办公楼与我家只一墙之隔,是一栋古木结构的两层楼老建筑,屋内有一个天井,把一楼分成上下两个大厅,上厅的左上角是…[浏览全文]

  • 11043/0
    2018-11-26
  • 香港、新疆、江西老区那门前的菊花校园门前的过道,有五十米的距离,两侧摆满黄色的菊花,那是为迎接几日之前,为那个全国研讨会而布设的,今天是立冬的日子,她依然开的很艳。然而,除了刚刚摆布来之际为校园的师生瞩目,而且拟用宾客的目光试看她的美丽和粉饰之外,现在,很…[浏览全文]

  • 9552/1
    2018-11-25
  • 我上小学五年级那年,有一天放学回到家里,惊奇地发现书几(几读音为jī,书几是旧时摆放在堂屋正墙边的长形条案)上放着一个奇怪的盒子,长长方方的,大小和现在的12.5吋笔记本电脑相仿,不过不是平放的,而是横着竖放在那里。更让我惊奇的是,那个盒子竟然正在讲故事:…[浏览全文]

  • 5529/0
    2018-11-24
  • 朋友的亲人,一次小小的跌倒,便匆匆辞世了,七八十的年纪,没有来得及和任何人交待些什么。事情发生在2018年11月17日下午16:30。得了噩耗的他,于这第二日,请好假,买了时刻最近的机票,今日飞回蓉城吊唁。一个中年的男子,为这亲人的离世,肝肠寸断,嚎哭不已…[浏览全文]

  • 4906/0
    2018-11-23
  • 有一天,我们正在吃晚饭,突然,来了一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女人,倚着厨房的门框,不跨进,也不退出。不言不语,毫无表情。要是平时、遇到乞丐站在门口,母亲总是及时打上一茶杯的大米,或是直接从饭甄里盛上一些地爪米饭,再挟上两根咸罗卜,倒进乞丐的包袱,乞丐便是“谢…[浏览全文]

  • 4908/0
    2018-11-23
  • (一)无痛的苦难我出生在闽北高山区的一个贫寒农家,童年的苦难,如同打了麻醉,总是在无痛中度过。童年的理想,也像一朵飘泊不定的白云,在蓝天下风雨无阻地追逐悠然的梦。一出生,正赶上大饥荒,母亲断奶,无食可喂,奄奄一息。据说是政府下发了一批光饼,才救回一条小命。…[浏览全文]

  • 4906/0
    2018-11-23
  • 一个陌生的熟人我说的这个人你们认识,他很普通,没有干什么大事,家境不好,人也无名,也还只是个孩子。很早见他的时候,他不与常人样的肢体与行走,是我像乍见大多残疾人一样,心生怜悯。与同学们在楼梯间擦肩而过,大家悠闲一般轻松上下,他则要手攀扶梯,全身一起用力,才…[浏览全文]

  • 7633/0
    2018-11-22
  • 四月下旬的一天,我从松溪际下谋生受挫,狼狈地背着包裹,乘坐班车回家。途经杨源喇叭口停车的一瞬间,听到了供销社招工的消息。晚饭时,大哥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便鼓励我去报考。虽然,心里颇不甘愿,但是,面对着山穷水尽的囧境,别无选择,只好答应下来。第二天,大哥正好…[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