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52/0
    2020-05-22
  • 我虽然不是一个好古典的人,但是,对一些渐渐的远去了却有着很含蓄而悠然的字句怀有一种纯纯的感情。譬如“纳凉”这个逐渐被人们遗忘,想到这个词,我总是有些惆怅的情怀油然而起。这个词特别是对八零后九零后习惯了“空调”“冷气”的年轻人,我想,他们是原本就不熟悉!而于…[浏览全文]

  • 1349/0
    2020-05-21
  • 时序壬辰春,闻肇始于京畿,近网络以相认。寄行事于方圆,起坐落以方阵。凝拂云于几回,兴捕捉以一瞬。晓远征于铺排,允腾变以资讯。任笔点东西于营谋,定盘针南北以大潮。授身负造羽之积学,凭字节跳动以诚邀。道天涯倦客于萧索,诺拥有信息以头条。语不惊人而惊动天下,步不…[浏览全文]

  • 1390/0
    2020-05-20
  • 正是深秋时节,艳阳高照,秋高气爽。秋风,轻寒料峭漫漫地班驳了远山叠嶂的翠绿,秋雨,萧瑟冷凉丝丝地侵染着大自然每一片叶子的颜色,只有在那遥远的地方凝聚着湛蓝湛蓝深邃的天宇。碧水蓝天之间不仅仅是色彩的层层过度,还有那些飞走的雁留下了阵阵哀鸿。也许在历经了太多的…[浏览全文]

  • 10244/0
    2020-05-20
  • 童年时期,上海这两家单位相对于我来说影响特别大,它们分别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简称“上影”)、上海美术出版社(简称“上美”)。正是它们大量的早期美术影片和连环画(小人书),伴随着我健康成长。半个多世纪以来,我向往着,一直有个梦想,要拜访这两家历史悠久的艺术…[浏览全文]

  • 9712/0
    2020-05-19
  • 茫茫春天“修行的人,口开神气散,舌动是非生”,这一句话道破了人间一玄机,不必多言,少生是非,只可以静对书案笔墨、窗外春风、书刊杂志,而少于人会。如若不是,那不妨会心一笑,敬礼至上,管他春到寒来,雪压松枝,霜洗清河,暑岸鸣蝉,如此而已。向内所见,川端康成曾经…[浏览全文]

  • 9722/0
    2020-05-18
  • 一、公开表态“四四一一部队支持井系旗派啦!”狂飙似的消息,炸开了小小的紫贝县城。四四一一部队支持井系旗派的传单撤满了大街小巷,红红绿绿的“号外”贴遍了全城------我在1967年11月13日的日记上记录了这个激动人心的喜讯:喜从天降!驻紫贝县地区的海军四…[浏览全文]

  • 12226/0
    2020-05-16
  • 今儿初六太阳很好,上午休息,早餐时问过院里人,说是院里在消毒了呢。昨天,本来早早很快做完流调送人到能康医院了,在能康院内前后都是我们的流调队四辆车,共十人,联系能康医院说正准备消毒房间呢,正协调呢,一等再等,一个多小时呆着等,我就呆车里正好休息休息,我知道…[浏览全文]

  • 12576/0
    2020-05-16
  • 今日初五早就跨进初五了,一觉醒来八点多了。吃早饭,睡觉,到中午,吃饭,下午抓紧休息,不知会几点就要出发,躺床上不时看着手机,有出发的流调队不时有消息和动态在群里,主要关心,第几组出发了,距离自己组还有几组,现在已经不通知三组三组当值了,随时都可能通知走,这…[浏览全文]

  • 12323/0
    2020-05-16
  • 今儿初四了,根据这几天的情况,知道流调队出行就这样轮了,我们组上午肯定有时间,吃早饭时拿了白工作服去办公室用84液泡了,吃过饭让小聂开了五楼消毒室门,洗衣机搅了漂洗一次再加洗衣粉洗了摔干带回。回来后放热水洗了澡休息到中午饭去八楼吃,看到饭堂饭桌被收起,问饭…[浏览全文]

  • 12243/1
    2020-05-16
  • 今儿初三呢七点半起床吃饭,饭在卫健局八楼上职工食堂。下雪了。大朵的雪花稀稀落落的飘。回房间待命中。刚刚19点33分得知消息,我们初一下午流调的“柬埔寨回来的人全部解除隔离了”32人。放心了。下午在局五楼会议室培训。晚10:14分,组长通知出发,去三楼准备。…[浏览全文]

  • 12217/2
    2020-05-16
  • 今天大年初二我现在躺在国联友好阁的1418房间的床上。2020春节前大年28,29开始,这个暴发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就在西安险峻起来了,从公历22日开始就有发现疑似患者四例,23日确诊三例,于是,所有的应急预案都启动了。这个春节卫健系统全员不…[浏览全文]

  • 12356/1
    2020-05-16
  • 序2020年初,一场史无前例的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打乱了一个祥和的中国年。我,一个国家基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员,就义不容辞的成为了一名流行病学调查队员,站在了我所在城市的抗击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这场战争的一线。经历了这场战争中一个区级流行病学调…[浏览全文]

  • 13827/0
    2020-05-14
  • 街景青石板1兴龙湖畔。太阳还没有露出脸来,湖畔长满树的宝云山和山腰那尖顶翘角的永昌楼、湖水边手举托盘的铜仙人,还静默的立在烟霭中。林荫道里,跑出来,一个、两个穿着背心、短裤跑步的青年。桂花树下,飘出轻盈妙曼的音乐,几个穿着宽松的白绸对襟衣衫的老人,蹲着马步…[浏览全文]

  • 14339/0
    2020-05-14
  • 进了一回地狱他躲进了银行韩某某是文昌中学高中十六届的一名学生,文革中,他加入了派性组织------文中井岗山兵团。1967年12月,文昌两派发生大规模武斗,井系旗派寡不敌众,被联总派包围在紫贝岭一带,局势岌岌可危。韩某某同学出身不好,处境险恶,同学们都劝他…[浏览全文]

  • 13942/0
    2020-05-14
  • 九、学生时代开始了1956年,我终于上学了,那年我八岁,但个子在班里是最小的。我在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是先生宝【具体姓名记不住了】。当时我们本地的习惯是,低年级的老师一般叫先生,高年级的才叫老师。先生宝是我一生中印象非常深刻的老师,他教我的时候非常年轻,才二…[浏览全文]

  • 14720/0
    2020-05-14
  • (掠影集)电视我的年代,看电视是一件多么艰难又多么渴望的事情。若是邻里间谁家有一台小黑白电视机,必定是人满为患,那时候没见过彩色电视机,认为电视的世界是真实的,也是非黑即白。那时候的电视台很少,而且有电视的人家用的是很长很长的天线接收信号,也没有遥控器,只…[浏览全文]

  • 14472/0
    2020-05-14
  • 青年的五月火样红作者唐胜才五月的歌声如闪电的霹雳,越唱越响亮;五月的鲜花如初升的朝霞,越开越艳丽;五月的青年如雨后的春笋,越长越壮实;五月的生活如点燃的烈火,越烧越红旺。每个人都有少儿时代,也会告别少儿时代,进入青年时代,五月则是我们青年成熟奋博的标志。五…[浏览全文]

  • 16748/1
    2020-05-14
  • 有限的生命是打开了就合不上的书,青春就是我们有限生命稍纵即逝的明珠。在我们毫不经意间,已经是几度沧桑,青春不在,白发浸染。如水的时光在眼眸间滴答,紧握的双拳流尽了时光的细沙,我坦然安详地坐定在一缕春光里思念,追寻着四十六年前在安新五七林场插队的足迹。七四年…[浏览全文]

  • 24708/0
    2020-05-11
  • ——————————————公众号投稿。我叫夏尘,一个普通的女孩,住在美丽的清水巷。——题记。我的故事开始了。清水巷是我出生的地方,据我妈妈说这里很穷。当初一个远方亲戚在我外婆家做细活与我外婆絮叨时说起了我妈妈。完后就把一个老实,不喜欢说话的男人给介绍给了…[浏览全文]

  • 25612/0
    2020-05-11
  • 荒唐的表演1968年8月3日,又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日子。拔点结束后,建华山大队革委会举办受蒙蔽群众学习班,要求所有井系旗派红农会群众都要参加,我只得硬着头皮来大队部参加学习。上午,我带着紧张的心情来到大队部参加学习班。这是第三天的学习班了,今天的学习班又增…[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