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榕树下专题页爱情
有关爱情的文章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773/0
    2019-03-20
  • 刘副市长在见到辛忠武的时候,并没有想说什么,只是拉开了椅子坐下,接着请辛忠武坐下。辛老大在旁人的帮助下才落座,这让他的腿弯曲着很难受,他一甩膀子挣脱了旁人的辅助。刘副市长见状微微皱眉,他不大喜欢辛老大的做派,眼前他就有些过分,平时的跋扈由此可见一斑。“辛老…[阅读全文]

  • 12476/0
    2019-03-18
  • 仿佛又是一夜之间,小街上的店铺门前竖起了一道墙,这道墙并不完整,开了一道道口子方便人们进出。刘芬的生意最近一落千丈,她整日倚着门框看着阳光洒落,太阳由东到西的运动。陈柯羽说她是提不起任何兴趣了,连颜色也觉得她有些堕落。那个刘副市长再没有联络刘芬,这恐怕是刘…[阅读全文]

  • 6757/0
    2019-03-15
  • 凤姐在十一岁那年被查出来患病,不负责任的爸爸就跟妈妈离了婚,当年的夏天妈妈过世,抛下了她和弟弟小威。从那时候起,一个姓向的叔叔开始每月给她钱,让她能带着六岁的弟弟长大。如今,因为经常卧床不起,凤姐有许多的时光来回忆往事,她的青春也同回忆相伴。今晚,向小龙打…[阅读全文]

  • 10639/0
    2019-03-14
  • 爱情何谈对与错解释只会平添恨曾经已是过去如今要爱护自己失去已无法从来又何必空谈对错又何必纠缠不休就让要走的走要来的来学会忘怀与感恩学会珍惜与付出学会原谅自己也原谅别人。…[阅读全文]

  • 11413/0
    2019-03-13
  • 向小龙下了车刚想上前帮辛微澜拿行李,却见她侧身不理睬自己,为了避免尴尬,他只好待在了原地。辛老大却恼怒了,他训斥道:“小龙,你是不知道我腿脚不便是不是,还不快帮微澜拿东西?!”“爸爸,我自己来!”辛微澜双手拎着行李箱,看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毕竟是养尊处优的…[阅读全文]

  • 6757/0
    2019-03-10
  • 仿佛是一夜之间,小街上的招牌亮了,看起来还有些整齐划一的意思,听说这是建设新文明的一种方式,让这条小街在游客的眼里焕发出了青春气息。陈柯羽骑着摩托车,后座上还坐着一个年轻女孩子——颜色。她俩如同麻雀叽叽喳喳议论了一路:陈柯羽说小街现在这个样子算是把本来的颜…[阅读全文]

  • 7345/0
    2019-03-07
  • 辛老大习惯了坐在红木家具上为自己泡茶,他的右腿在这些阴雨连绵的日子里疼痛难忍,他却能隐忍不吭声,将一个小茶盅里斟满了黑红的普洱茶水,他的目光投向向小龙岑岑的眸子,摇摇头说:“你既然对我的女儿有一份责任,又为什么还和陈家姑娘藕断丝连……你真当你未来的老丈人一…[阅读全文]

  • 6755/0
    2019-03-04
  • 陈柯羽最近才发现向小龙的微信朋友圈有更新,她抑制不住好奇看了看,原来……他宣布要娶辛微澜!只是这日子还没有定,而且似乎是他单方面承诺,连他的小弟小威也没有“点赞”,看来没有什么人会祝福他,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跳动这么快?玉手放在心口处,她似乎听得到心跳声,果…[阅读全文]

  • 6756/0
    2019-02-27
  • 饭后,刘副市长借口公务在身离开了。孙伶俐看见副市长的座驾驶离,问刘芬:“你和刘副市长相处的怎么样?”刘芬喝着刚上市的新茶,目光扫过刘副市长的车尾,“嫂子,我和副市长才刚刚开始……”“哪里刚开始了,”孙伶俐立即打断了刘芬的话头,抢着说,“已经好几个月了好不好…[阅读全文]

  • 18838/0
    2019-02-26
  • 萧鼎关上了车门,回眸看向那女子会所的招牌正在细雨中莹莹闪光。他撑着雨伞,迈开长腿走到对面的餐厅里,听到一首不知名的日语歌,他坐了下来,看着窗子上的雨水点点滴滴汇集到一处后滑落。他不时的看表,估计陈柯羽将要下班,于是拨通了她的号码,“喂,陈姑娘吗?”陈柯羽脱…[阅读全文]

  • 11344/0
    2019-02-23
  • “当年古城拆迁改造补偿款是个天文数字……”郑新伟握住妻子孙伶俐的手,“小街的整改可能也有商户需要迁出,补偿款也不少的!”孙伶俐自然听出了丈夫的真意,她起身想给刘芬去一个电话,却不料郑新伟仍旧拉着她的手,她有些脸红,“都老夫老妻了,怎么还像个半大小伙子一样—…[阅读全文]

  • 6755/0
    2019-02-21
  • 年底,古城各个宣传点拉起了红色横幅——“扫恶除黑”行动拉开了帷幕。陈柯羽一看这横幅就松了口气,她家附近的一家装修不错的餐厅近日玻璃墙上的孔洞消失了,之前那是某种“枪”打出来的孔洞,自然是黑色势力和地方恶霸激烈碰撞出的火花!据说,餐厅真正的老板现在躺在医院的…[阅读全文]

  • 6757/0
    2019-02-17
  • 向小龙见到辛微澜的素颜不由得微笑:“微澜,见到你这个样子才像是我未来的媳妇。”辛微澜一愣,“媳妇”吗?她还真是没有想到会听到向小龙说这样的话,“我、我做你的女朋友都没有做好……”不知是有什么喜事发生,向小龙不同往日的分外开心,他虽然沉得住气,一般情况下都是…[阅读全文]

  • 19716/0
    2019-02-15
  • 过了一段时间,刘芬接到刘副市长亲自打来的电话,“刘芬,如果今晚您有时间,我想拜访您的糕点店,有事相商!”刘芬顿时觉得荣幸,也不客气:“刘市长您肯来,就是小店蓬荜生辉!”“那好,到时候见。”刘芬倚在门框上,想了想最近的地方台新闻播出了一些市政要闻,她的一颗心…[阅读全文]

  • 9491/0
    2019-02-13
  • 辛微澜这些日子靠打点滴维持生理能量需求,毕竟,戒掉“幻灭”的过程折腾着她的娇躯,连胃口也没有了。她躺着,手里一个粉饼,双手都在忙碌,古城第一美女不是浪得虚名的,她懂得怎么样打扮自己。辛老大让贴身的保镖提了水果篮进来,看见女儿精神状态还不错,欣喜道:“小辛,…[阅读全文]

  • 8970/0
    2019-02-11
  • 听到“小弟”传达了陈柯羽说的某句话,向小龙点点头,心想这个陈姑娘倒是有点特别,他抽出一支烟点燃,吸了几口:“我先走了,还得帮你辛姐姐戒掉‘幻灭’。”“小弟”的姐姐赶忙对愣住的弟弟说:“小威,还不送送向总!”“小弟”即小威这才站直了身子,一只胳膊做出“请”的…[阅读全文]

  • 8548/0
    2019-02-10
  • 不到傍晚天气就变了,萧鼎和肖晓只好站在小街的僻静处躲雨,身后的铺面早已打烊,两个人在屋檐下渐渐聊起来私密话题,萧鼎看着肖晓长长的眼睫毛,“你的眼睫毛是不是真的?”“哼,”肖晓故意冷冷地说:“我除了臀部哪里都是真的!”“哈哈,”萧鼎不由得笑了,肖晓居然知道他…[阅读全文]

  • 10466/0
    2019-02-08
  • 古城西门的城墙一角的算命先生有那么三两个,其中一个是戴着墨镜的,据传闻他的八卦预测是最准的,陈柯羽特地拉着芬姐来到此处,她是想让芬姐散散心,忘记那个不祥的日子。芬姐看着算命瞎子伸出手掌分开五指问:“先生,是算一个收五十吗?”算命先生晃了下头,“算的准收费两…[阅读全文]

  • 6758/0
    2019-02-05
  • 老马名叫马建军,28岁,其貌不扬,满脸胡子,看起来有点老,工友们叫他老马。老马刚进厂的时候做普工,在流水线干活,他干活卖力,做事认真,不偷奸耍滑,老马做了三个月普工主管提他做组长。老马当官了,薪水比以前多了几百块,穿管理衣服,吃管理饭,他还在住普工宿舍,我…[阅读全文]

  • 6755/0
    2019-02-05
  • 秋日里,长长的小街上多了些流动小摊贩,有的卖炒货,像瓜子、花生和糖炒栗子;有的卖臭豆腐,据说是正宗长沙风味;有的卖花卉,像各种名花、发财树和多肉植物;有的卖彩色棉花糖和糖葫芦……陈柯羽独自在小街上流连忘返,三步一回头的看看那些小摊贩前聚集的三三两两的青年、…[阅读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