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榕树下专题页八月
有关八月的文章
  •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1500/0
    2019-09-23
  • 中秋节之后持续了近两周的雨天终于放晴了,人就是这样,天天出太阳念叨下雨,等雨下个没完没了的时候又咒骂老天要漏了,再深想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好不容易天晴了,搬个凳子坐在阳台上晒晒太阳,窗外的花依旧艳艳的开着,树啊草啊葱葱茏茏,毕竟是初秋,空气有些清凉,清凉的有…[阅读全文]

  • 87848/0
    2019-09-17
  • 八月蓝悬在天上羊群披着蓝袍吃草八月蓝溶进水里鱼群在蓝玻璃上吐泡泡八月蓝离故乡很近近得点燃了灶膛的蓝火焰蒸腾出一缕缕早米的芬芳八月蓝和农家很亲亲得飘进乡亲们清凉的梦乡装饰丰收后的微笑八月的村庄被蓝色的蝉声喊醒散发盐粒一样的光芒…[阅读全文]

  • 109709/0
    2019-09-03
  • 诗写八月江苏无锡/纸墨情缘风从院落到村头再从田间到山坡弥漫着思念的气息甚至裹着疼痛的雨滴桂花说她是花,却没有花的艳俗说她不是花,却有着花的风情万种一阵风掠过她的无言,胜过有声柿子酷似哺乳期的村妇撩开衣襟露出乳头家雀啄开的一道道裂口孩子的嘴一样撅着雨风咳嗽一…[阅读全文]

  • 106208/0
    2019-08-26
  • 看看从前写的文字,好有久违的感觉。一直在探索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看到这个人写的东西,嗯,我就是这样的,有时候这样想。距离司法考试还有5天,虽然它已经不叫这个名字,习惯了,也就一直这样叫着。没有什么感觉,对这种看似重大的事情,奇怪的是,我真的向来无感,就跟高…[阅读全文]

  • 153601/0
    2019-08-04
  • 八月炎天燥意扬,闲庭踱步气轩昂。伏阳底下身临火,制冷机前体近凉。雪顶来风消酷暑,稻田抽穗灌琼浆。自然胜景谁裁剪?我入吟园汲韵香。…[阅读全文]

  • 156307/0
    2019-08-02
  • 八月的第二天,整个七月都在烈阳的炙烤下煎熬,因怕热,再者连续几个月工作有些烦琐,好久没去远游,还好有阿郎的陪伴,每天早晚在周近的红尘里,拈花惹草了,今早,阳光不知怎么的,睡了个懒觉,羞羞答答不肯出来,天上堆了很多雨云,微薄的晨风,给星城带了一丝久违清凉,一…[阅读全文]

  • 15227/0
    2019-01-31
  • 早晨,二姐过来送饭,我没吃。中午二姐夫过来送饭,我还是没吃。二姐夫说:“你起来吃饭吧,自己的身体要紧。”我一想也对,孩子还病着,我再不吃饭,气得倒下了,孩子怎么办?为了孩子我也得挺住。我起来吃了饭,准备自己再抱着孩子去医院。这时小唐回来了,说住院手续办好了…[阅读全文]

  • 15083/0
    2019-01-31
  • 我做月子的日子里,二大姑姐没有孩子,二姐夫还没调回来,一早点炉子烧屋子几乎都是二姐干。老爷子白天给我做两顿饭,晚上大姑姐过来洗孩子。小唐像没事人一样,早上不起,晚上很晚回来,好像老婆孩子跟他没啥关系似的。那时,我就觉得他变了。孩子百天,我抱着孩子要回去上班…[阅读全文]

  • 14913/0
    2019-01-31
  • 这一年秋天,中学从老三站又搬回二分场了。这时高考已实行两年了,农场也知道知识的重要性了。那些干部也希望自己的子女能考上大学,开始重视学校教育了。彭老师被调到场部中学去了。分场由于知青全部返城,也充实了许多本场的人员。最引人注目的是进来两个刑满的就业老头,都…[阅读全文]

  • 15213/0
    2019-01-31
  • 回到病房,有人说我命大,说幸亏是小子,小子和妈不并骨,如果是女孩,就不下来,你命就没了。因为宫腔感染,随后每天都打青霉素消炎。同时,医院开始查我俩的血型,想查出死胎的原因,还让三个月后再去医院复查,二年之内不能要孩子。出院后,医院开了五十六天的产假和一个月…[阅读全文]

  • 14968/0
    2019-01-31
  • 七八年初,我怀孕了。刚结婚时,小唐很勤快,做饭也来帮我忙活。一大家子的饭我都做了十来年,两个人的饭,用得着他吗?我一个人也很快搞定。结婚时,他每天和我一起起床,一起睡觉,上班很准时。一天,朱叔说,修配厂的人都说,小唐变了,每天上班都来得很早。我这才知道,他…[阅读全文]

  • 15030/0
    2019-01-31
  • 调转的事希望渺茫,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了。一天,项师傅的老婆找我去他家里,说有事儿,我不知道什么事就去了。原来她要给我介绍个对象,是齐市修配厂的青年,怕我不去,撒个谎。这个青年以前在老三站时李师傅跟我提过,我没同意,他比我小好几岁。当时一口回绝了。现在一看又是…[阅读全文]

  • 14910/0
    2019-01-31
  • 大弟来时是在二分场干了一段时间,因为来的人太多,农场容纳不了陆陆续续地请退了一批,最后留下的二人,有大弟一个,他在分场部烧大水壶,给办公室打水。当时他干得很好。后来跟马车,经过一年半的时间,才把他的户口落下来,后来他调到采伐队去了。结伐队工作结束,被分在场…[阅读全文]

  • 15078/0
    2019-01-31
  • 二分场管四、五、六、七,四个连队。我在的学校归四连管,我来教四年级。我的前任是位齐市女青年,是选送的工农兵大学生去齐师范读书。听说跟连长关系绝铁,连长年年送,直到这次送走为止。不久,七连的修配厂也搬到二分场了。朱叔家也搬来了。在二分场,我又遇到了小范。她从…[阅读全文]

  • 15079/0
    2019-01-31
  • 当天裁人的会开了很久也决定不下来。六队的郝队长坚持留下我和小范原有的两人,裁下中学带过来的小学教师。而杨校长护着二分场过来的人,一个不让裁。僵持了很久,后来还是总场来主抓工作的王主任说话,摆摆出身和条件。一看这里面就业子女很多,两名教得不太好的是知识青年,…[阅读全文]

  • 14944/0
    2019-01-31
  • 七三年春节过后,我返回了农场。当时正批林批孔。批判师道尊严。我努力工作,认真钻石教材教法,不长时间职工干部反响很好,说孙老师来了,学生就不一样了。我虽然说以前工作三年了,可后两年就文革了,就没怎么好好上课了。现在一个人,有时间,想学什么都行。我要抓紧时间充…[阅读全文]

  • 15123/0
    2019-01-31
  • 第二天我坐上了七连的马车回到了老三分场。朱叔远远地等在路边接我。劳资科的电话已打过来了,我人还没到,就已决定我到老三站学校任教。老三站是六连,只有一二年级的学生,一名齐市的青年教师,职工反映她教得不好。我来了,把她拿下去了。我再次返场,一切待遇和知青一样,…[阅读全文]

  • 14902/0
    2019-01-31
  • 那时已是十月下旬,我穿着毛衣和秋裤坐在马车上,凉风嗖嗖的,很冷。车上也坐了些从城里返回来的青年。车到分场供销社停下,我们都下了车。朱叔叔来了,把我接到他家。我们走时,朱叔两个孩子,他的大儿子和小妹同岁,如今朱叔4个孩子了,贾姨的身体更差了,天一冷就下不了地…[阅读全文]

  • 14972/0
    2019-01-31
  • 这时全国落实政策已经快结束了,农场还不见动静,我同学说我应该亲自来找,他们不会主动到你家来为你主动落实政策的。我觉得这话有理,我决定亲自走一趟。走的时候,我带了棉衣、行李,当时想,就是办不成,我也不回这个家了。我买了直达龙镇的票,19。8元。在大连大姑家,…[阅读全文]

  • 15010/0
    2019-01-31
  • 七二年初,报纸广播开始传递落实政策的事,有些文革中做的不对的逐步得到纠正。这几年我一直和农场有联系,时刻了解农场的情况。也注意收看报纸收听广播,了解形势和政策。听到这个消息,我觉得我的事情有希望就给龙镇农场政工组去了一封信。这时,辽阳六姑来了一封信,六姑信…[阅读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