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6/0
    2018-04-21
  • 韩阳开车来找王晗,坐了一会就说道“大哥,我们出发吧,大嫂也一起回去吗”?邢敏说道:“我不回去,只有你大哥一个人回去,韩阳,一路上开车要小心啊,刘楠也要回去看孩子,你带上她,多说几句好话,别像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刘楠能不能回心转意,就看你这次的了,不…[浏览全文]

  • 83/0
    2018-04-21
  • 王晗从菊香园回到天籁公司时,员工们已经下班了,他开车回到家里,邢敏已经做好了饭菜,“你到哪里去了?怎么才回来,快吃饭吧,不然饭菜就凉了”王晗说道:“你吃过了吗?在等我吧?以后就不要这样了,我不回来你就先吃你的”“一个人吃饭不香,等一会有什么,我知道你不会回…[浏览全文]

  • 84/0
    2018-04-21
  • 王晗回到‘天籁’公司,刚进办公室,李会来就跟了进来,说道:“大哥,你去哪里了才回来,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字,等了你很久,以为又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那,现在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啊,大哥的脸上很久没有这样的笑容了”“臭小子,说你精灵古怪,真的没有说错,人的脸色你也…[浏览全文]

  • 97/0
    2018-04-21
  • 王晗不是不知道江湖上的险恶,玉雕龙事件虽然不至于让自己倾家荡产,可这件事情的性质却非同小可,他明明知道这件事,与刘长林有关,可是又能如何哪?刘楠要保护盗取玉雕龙的人,自己也曾答应过刘楠既往不咎,毕竟刘楠是自己义弟的前妻,而且对自己又是尊敬有加,如果深究下去…[浏览全文]

  • 96/0
    2018-04-21
  • 其实,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毕春华接到龚远的电话时,就满腹狐疑,他见到龚远后问道:“你说是大嫂打来的电话,为什么?大哥为什么不亲自知会我们,况且,这样的事情,大哥是从不让大嫂知道的,今天不是有些反常吗?”“这个我倒没想过,这件事情,是没有人知道的,不是大哥的…[浏览全文]

  • 105/0
    2018-04-21
  • 刘楠见邱贺和刘长林如此长谈,不免心中有些疑惑,‘是什么事情那?两个人如此兴致盎然,一个大公司的副经理,平时见到人连头都不抬,今天怎么会和一个饭店管事的人这般亲热,这个人阴阳怪气的深藏不漏,为什么会和邱贺来往?王晗说过,‘天籁’公司事件可能是熟人所为,况且,…[浏览全文]

  • 93/0
    2018-04-21
  • 清晨,天空晴朗,阳光明媚,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可是,一阵急促的警笛声,打破了寂寞天空,温馨的世界。世界就是这样,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可是,未来和已发生的事,总是有人欢乐有人愁。天快亮的时候,‘天籁’公司的保安们才发现门锁脱落。知道出了事故,保安员就急忙打电…[浏览全文]

  • 34/0
    2018-04-21
  • 邱贺来到‘菊香源’后,就安下心来很少出去作案,但是他承诺,要给常青青伍拾万元的存款,所以一有机会还是和朋友出去,如果是他自己作案,总是只取钱财的一半,所以,伍拾万元也不是那么容易凑齐的,为什么只取其中的一半哪?是有原因的。在他刚步入盗窃这个行业时,有一对夫…[浏览全文]

  • 41/0
    2018-04-21
  • 世界上很难有秘密,如果一件事情只有一个人知道,不对第二个人提及,可能这样的事情,就会成为绝顶秘密了。刘长林和莫有三两个人的谈话,本来以为很秘密,虽然不是绝密,但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内情。可是,却被邱贺听个正着。邱贺这个人也是红溪镇人,和刘楠是一个村的,而且还…[浏览全文]

  • 38/0
    2018-04-21
  • 刘长林挖空心思要和王晗作对,他以为这次刘琳事件,一定会给王晗带来麻烦,甚至会让‘天籁’公司有所损失,没想到,熊广涛干净利落的把事态化为风平浪静,这可气坏了刘长林,可当他听说刘琳是用‘玉雕龙’做抵押物时,当时就有了坏主意。可他还是不动声色的说道“刘老弟拿出心…[浏览全文]

  • 19/0
    2018-04-21
  • 有些事情,对某一个人来说,如果事不关己,就不会刻意的去回味它,很快就会随风飘去,忘得无影无踪。但是对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来说,那就大不相同了。‘菊香源’的事件过后,王晗吩咐刘楠:“这件事就此结束,和员工们知会一声,不要把事态扩大传播出去”,刘楠也不希望这事影响…[浏览全文]

  • 24/0
    2018-04-21
  • 刘楠酒店开的红红火火,‘菊香源’在京城一带已名声鹤起,可有一个人却恼怒不已,这个人就是韩阳,暗自想到‘以前,我在外面做事,你百般刁难,穷追猛打,如今却倒好,一个女人家招摇过市,这算什么?而且又是在自己面前,岂不是在向我示威”,毕竟两个人夫妻一场,当然就会触…[浏览全文]

  • 30/0
    2018-04-21
  • 天籁公司自成立以来,麻烦不断,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像李瑶这样带人直接闹事的,还是第一次,所以,员工们对此也很吃惊,有人窃窃私语道“这是干嘛啊,简直就是打砸抢,目中还有王法吗?”“是呀,太猖狂了,我看应该报警,把这些人抓起来绳之于法”韩阳这个人本来就是…[浏览全文]

  • 22/0
    2018-04-21
  • 熊广涛在天籁公司出来,开车直接向橡胶厂奔来,他在车中暗自沉思,自己也和刘琳打过几次交道,像这样的事情还从未发生过,两边都是自己的朋友,而且‘天籁’这里还会涉及到晁向天,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天籁公司损失的是钱财,而自己在王晗和天籁公司面前,则损失的是人格,…[浏览全文]

  • 31/0
    2018-04-21
  • “天籁”公司在京城站住了脚,不但生意红火,而且也兴旺发达,小的不愉快事件虽然经常发生,这也是难免的,因为做这方面的生意,就是如此,既然是借贷公司,你就要面对所有人,正人君子,地痞无赖,只要他有物资抵押,有偿还能力,你就能为他办理业务手续。大多数人都会通过这…[浏览全文]

  • 24/0
    2018-04-21
  • 王芮婚后的第二天,王晗和韩阳也一同回到了北京。因为公司里实在是太繁忙,邢敏和李会来,并没有参加王芮的婚礼。回北京前,王晗遇到过万红霞,向她询问了万艳霞的情况,万红霞愁眉苦脸的说道:“哪里有她的消息呀?还是在她离家出走的第二年,接到过一封来信,说她情况很好,…[浏览全文]

  • 10/0
    2018-04-21
  • 潘嘉颖走后,令王伟有些伤感,没办法的事,如今也只好处理店铺一事了,他打上广告四处粘贴,隔壁的阿娇见此情景,有些大惑不解,怎么回事,王伟刚从老家回来,就要处理店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潘嘉颖见王伟不在,趁机在店铺里做了手脚,她还不知道潘嘉颖已回红溪镇这…[浏览全文]

  • 24/0
    2018-04-21
  • 王伟和刘红梅言归于好,对于王伟来说,可以说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王伟却高兴不起来,该如何处理,自己和潘嘉颖这件事情哪?满腹心事的王伟,坐在急速行驶的列车上,心情难以平静下来,两边他都难以放下。这就是男人,贪得无厌,沾花惹草的风流习性,而又胸无对策,优柔寡…[浏览全文]

  • 25/0
    2018-04-21
  • 刘红梅看着王晗消失在夜幕里的身影,暗自想到,总的来说,王家几兄弟本质都还不错,自从和王伟协议离婚后,就越发感觉到了这一点,刘红梅在酒店里,接触的人很多,可以说是形形色色,三教九流,没有她不了解的,人生百态,邪恶善良尽在她掌握之中。每每拿别人和王伟相比较,总…[浏览全文]

  • 19/0
    2018-04-21
  • 阿娇在潘嘉颖这里不但没有讨到便宜,反而,还挨了一个大嘴巴,心里自然是不忿,可是也没有办法,是自己到人家门前闹事,也怪不得别人,虽然自己在这一带,没有哪个女人和自己较真,养成了个一意孤行,不讲理的个性,当遇到潘嘉颖这样不给自己面子的人,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心下…[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