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727/0
    2018-01-07
  • 年尾岁末迎来的新生命已经到了农历腊月28,家徒四壁,被一群孩子围着的母亲,挺着已近足月的大肚子,穿着的男人的大棉袄,黑色里透着灰白,看得出经过长久的洗涤晾晒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光泽,围着的是一个粗布格子的围裙。这些粗布旧衣,不曾为她增添一丝的颜色,也挡不住…[浏览全文]

  • 2824/0
    2018-01-03
  • 太阳将西山烧的绯红绯红,红头子肩上搭着两只野兔,吹着口哨,轻松惬意的从山上走了下来。红头子是个人名,也是乳名,大名叫北郭先生,是东山难忘村的村民。种的几亩薄田,收入微薄,不很满意,村头边的东山里野生动物颇丰,他便常去狩猎,食了肉再卖皮,日子过得殷实滋润。因…[浏览全文]

  • 2918/0
    2017-12-23
  • wps更新之后,刚打开,页面是一朵粉白的梅花。好巧,我要写的故事,就与梅花有关。——题记就在刚刚,这个小城下了雪,不大,只有薄薄的一层。旧城区两旁人依旧很多,大多都是卖菜的。推着一个破烂的推车,上面放着白菜,萝卜,青菜等。白菜都冻得结了冰,表面看起来亮亮的…[浏览全文]

  • 2949/1
    2017-12-17
  • 海棠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呼吸都是靠呼吸机维持着她的生命,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动弹,也不能自主呼吸了,可她那无神的眼睛里还透示着她对远方的不舍,诉说着她和孩子们在一起所发生的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病魔已经侵袭了她的全身,她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开口说话了,可她心里…[浏览全文]

  • 2961/0
    2017-12-14
  • 随着下课的铃声,张玉娟快速地收拾好书包,她急切地希望能早一点回到家里,今天是她十五岁的生日。舅舅昨天说要买一件她喜欢的礼物送给她的;小姨昨天说也要从上海回来为她庆祝生日,不知道小姨是否已经到了,已经买好了送她的礼物没有?小姨最喜欢她了,每年玉娟过生日她都会…[浏览全文]

  • 2986/0
    2017-12-14
  • 陈琳还没有等客户离开就把丢弃在垃圾桶里的矿泉水瓶和空易拉罐都捡了起来放在了公司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准备下班时把这些“宝贝”带回到家里,等聚集到一定的数量再拿来卖钱。王军等客户离开后又和陈琳吵了起来。为了陈琳在公司里捡垃圾桶里的垃圾和在饭店吃饭把吃剩下来的饭…[浏览全文]

  • 2950/0
    2017-12-14
  • 柳云婷说什么都不想离婚,她觉得她的命如果不是张林当年从冰冷的河水里救起,她早就死了———死在了当年知识青年下乡插队的农村。如果她死了,也就没有了她的今天,她今天也不会成为现在的大学的副教授了,她的论文也不会得奖。可张林非得要离婚,三天两头的闹,柳云婷都忍了…[浏览全文]

  • 2776/0
    2017-12-10
  • 我出生在苏北的农村,我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面向黄土背朝天,他们都没有上过学,一个字也都不认识,只知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生活。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难得看到他们外出。每年过年前才到镇上的商店里买一些过年的年货,那也是我的父亲一个人去买,母亲是从不外出…[浏览全文]

  • 2964/0
    2017-12-10
  • 看着弟弟妹妹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就如天上的星星散落在他们的身上一样,我的心总象是被石块压着,压得我难以呼吸。我实在是不想再在学校读下去了,可母亲说:“家里就是再穷,都不会少你读书的费用的。你如果不读书,你就对不起你父亲对你的期望,对不起你父亲的在天之灵。你…[浏览全文]

  • 2809/0
    2017-12-10
  • 张大傻这两年火了,火得让认识他的人都难以相信这是真的。他现在不但有了钱,而且他已经成了文化人,成了当地的名作家。他已经是省作家协会的会员,他的作品还全部都是长篇小说。只要他想申请,他成为国家作协会员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认识张大傻的人都知道他读书的时候学习成绩…[浏览全文]

  • 2740/0
    2017-12-10
  • 当我写下“张三”这个姓名时,我在纠结,我是应该写他以前的姓名好呢还是写他现在的姓名好呢?,最终我还是写下了他现在的姓名“张三”,没有写他以前的姓名“张鑫”。我有时候觉得我的神经也有点问题,也就是说我精神有点问题,如果我的精神没有问题,我为什么要纠结写张三现…[浏览全文]

  • 2708/0
    2017-12-06
  •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作者:马建(本文最初发表于1987年《人民文学》第一、二期合刊,小说由一组描写西藏生活习俗、社会风情和宗教传说的小故事构成,曾经轰动于八十年代。就因为这篇小说,《人民文学》主编刘心武也被免职。)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在视野边际,看着…[浏览全文]

  • 2988/1
    2017-12-06
  • 女教师之死张新雁陈承凯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望着蹒跚而去的镇总校长吴全,许海轻轻地叹了口气,他茫然地坐在办公桌前,脑子里一堆乱麻。那天,吴全交待得很清楚:“这次迎接省教委下来的普九验收,万万不能儿戏,一切都要严密,一切都要周到。全镇三十所中心小学就选了你…[浏览全文]

  • 3175/3
    2017-11-27
  • 2015年的五一,我到广州找王志华————我的高中同学,也是我的异性死党。他身高一米七,稍稍有点超磅,他说只是有点壮,对我而言,那是胖。说到帅气,似乎是存在的,我第一次见他感觉有点像宋承宪。五一黄金周,他不知什么原因放的假,我也不知什么原因就过去广州找他玩…[浏览全文]

  • 2812/0
    2017-11-23
  • 第一章“哥……哥哥,我先去上学了,早饭我放在桌子上。”一个清秀可爱的女生小心翼翼地站在一个房间门前说道。“知道了,别烦我,快滚!”……“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好多血啊,怎么办?”莫清雨看着眼前这个无比慌乱的女孩,心中无限讽刺,这算什么?报应吗?他一直厌…[浏览全文]

  • 3011/0
    2017-10-31
  • 第二章秀珠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间小房间里,旁边有个约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在忙碌着什么。“姑娘,我……这是……在哪儿?”秀珠感觉自己是拼了全身力气去说话,但声音还是很小,可能就她能听得到吧。那个姑娘也许是察觉到了什么,停下手中活儿,靠近身子…[浏览全文]

  • 2977/0
    2017-10-31
  • 第一章以前在书里读到,七月骄阳似火,今日,秀珠可算是深有点体会了吧。“妹子,要不先找个地方坐会儿吧?”一位约莫五十多岁的老汉轻轻推了会她,指着不远处的巴掌大的树荫说道,“你都干了五个小时了,是个男人身都会坚持不住啊,更何况你是个女的,唉~”老汉轻叹口气,摇…[浏览全文]

  • 2859/0
    2017-10-17
  • 第三章:学海生涯1大西北的十月,早晨的天气异常寒冷。西北风似一把锋利的刀子一般吹刮着人们的脸,院外的枯枝,也在‘吱吱’‘吱吱’的响着,做着最后的挣扎。来跟事的男人们纷纷用大衣把自己裹得紧紧的,两只手也捅在袖筒里,瑟缩着身子在面积不足四百平米大的院子里进进出…[浏览全文]

  • 2843/0
    2017-10-16
  • 第二章:出嫁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透过窗户,周涛看到雪已不像鹅毛般轻柔了,它们正纷纷扬扬地飘洒着,你看,一朵朵晶莹的小雪花细细密密地布满了天幕,就像无数白色的小精灵在舞蹈一样。或交叉、或旋转、或垂直,都急得来不及让人们欣赏它们那动人的舞姿,就落到了大地上,落…[浏览全文]

  • 2841/0
    2017-10-15
  • 引子爱的圣墙倒塌了,墙内蠕动着鲜血淋漓的肉体,暴露在血红,血红的夕阳下。周涛已经在这里昏迷了三天三夜,此时灵醒了过来。他使劲地摇了摇头,任血点乱溅,这才回想起前些天店里没啥吃了,就在三天前他和尚雨婷出到街上想买点菜和面,他们正在柏油路上走着,一辆深红色的奔…[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