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3291/2
    2018-11-27
  • 那时候刚好下着雨,柏油路面湿冷冷的,还闪烁着青、黄、红颜色的灯火。我们就在骑楼下躲雨,看绿色的邮筒孤独地站在街的对面。我白色风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给南部的母亲的信。樱子说她可以撑伞过去帮我寄信。我默默点头。“谁叫我们只带来一把小伞哪。”她微笑着说,一面撑…[浏览全文]

  • 11494/0
    2018-11-15
  • 一台电视机2009年夏天,王月和孙子搬进了新家,儿子德民和媳妇宝珍商量给妈妈家里买点什么?宝珍说,“妈家里的电视机也该换了,这台24寸的显像管早该淘汰了。”,德民说:“对,过两天咱俩去电器商店买一台新的。”。王月看到这台37寸的液晶电视机,高兴地直拍巴掌,…[浏览全文]

  • 4907/0
    2018-11-01
  • 水儿简介水儿,原名曾祥浪,1993年春生于贵州石阡人,2012年开始发表微量诗歌见《石阡报》《石阡文艺》《湖北诗人》《诗中国》《诗百家精选》《中国网络爱情诗大本营(总第58期)(总80期)》《五谷部落》刊,入选《中国网络文学2012年精品年选》《中国诗歌大…[浏览全文]

  • 6486/0
    2018-10-28
  • 记得那是在1995年8月的一天,我正在地处青白江的成钢工程施工现场查看工程进度。《五冶工人报》的一个叫做周敏的责任编辑,在46米高处的高炉钢结构平台上,他和我在一起谈论着高炉现场施工生产进度方面的情况。我们在谈话当中,谈起了79年建设公司的预算培训班,提起…[浏览全文]

  • 4905/0
    2018-10-27
  •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已经带了2002年,掐指一算,从1971年1月底,我离开广阔天地的第二故乡,到2002年11月。时光正正地跨越了32年。2002年11月底。我在峨眉水泥厂工程项目部担任经营部副部长,当时现场主体工程已经通过验收合格,还有少量的收尾工程…[浏览全文]

  • 4905/0
    2018-10-26
  • 1971年1月最后的一天,我作为一个成都知青,终于在四川省洪雅县罗坝公社办完了奉调回城的全部手续,带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光荣一队,在罗坝公社对岸的汽车站,登上返回成都的长途客车,离开了罗坝公社,结束了接受贫下中农在教育的使命。第二天一早,也就是1971年的…[浏览全文]

  • 4908/0
    2018-10-25
  • 1971年元月底的一天,我终于在四川省洪雅县罗坝公社光荣一队,完成了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结束了插队落户的知青生活,离开了生产队,离开了罗坝公社,乘坐着那条古老的木船渡过了青衣江,在罗坝车站,和前来送行的那些个知青战友们分手告别以后。就踏上了返回成都的长途…[浏览全文]

  • 8920/0
    2018-10-24
  • 不久后的一个傍晚,山下的水利工地上快要收工的时候,杨社长派人到工地,辗转多次才找到我,直接把我带到了公社的办公室门前。刚跨进门,杨社长就开门见山地告诉我:“现在,我们正式通知你,国家根据建设需要,今年在我们公社招工,在全公社所有的知青中,你是第一个,有什么…[浏览全文]

  • 9217/0
    2018-10-23
  • 1970年是我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第二年,这年的夏天,我离开生产队,来到了崇山峻岭中的中秋院工地,在中秋院隧道工地里,从夏天坚持一直干到冬天,已经整整地干了七个多月。就在隧道工程即将完成的时候,按照公社的统一安排,我从山上的中秋院工地转到山下灌溉渠…[浏览全文]

  • 7533/0
    2018-10-22
  • 1970年12月,是我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第二年年末,我从生产队来到崇山峻岭之中的中秋院工地,已经七个多月了。现在的隧洞施工能够得以顺利开展,由于得到了山下公社领导和各有关大队,以及受益生产队的积极支持。山上工地的突击队,人员情绪稳定,再一个因素就…[浏览全文]

  • 7284/0
    2018-10-20
  • 1970年10月国庆节以后,我在隧道工地负伤住院,外伤基本上好了很多,耳朵里经常出现耳鸣现象,出院后回到生产队,我还要自己挑水做饭,感到很麻烦,便主动回到了山上的工地。工地上的朋友们对我非常照顾,不要我做体力劳动,只是帮着炊事员洗菜做饭。我也落得省点力气,…[浏览全文]

  • 4906/0
    2018-10-19
  • 1970年的秋天,是我在洪雅罗坝公社接受再教育的第二个秋天,我是在崇山峻岭中的中秋院水利工地度过的。这里的海拔高度比起罗坝公社的光荣一队,至少要高出一千多公尺以上。大概是海拔高度越高,气候的温差变化都比山下要猛一些。这几天的天气变化太大,是啊,快进秋天了,…[浏览全文]

  • 4912/0
    2018-10-18
  • 我从生产队来到崇山峻岭之中的中秋院工地,一晃就是两个多月了,在这两个队月的时间里,学会了掌钢钎,打二锤,不仅学会了在野外安装雷管炸药炸石头,也掌握了在隧道里安装雷管炸药炸石头。更重要的是结识了很多的年轻朋友,当然是在劳动的过程中,互相帮助共同劳动生活中认识…[浏览全文]

  • 7498/0
    2018-10-17
  • 1970年夏秋之际,随着隧道不断地从两端向中间延伸,工程越来越困难,山里近来又连续下了二十多天雨,山间小路被洪水冲毁了,粮食和蔬菜根本揹不上来,工地的粮食不多了,蔬菜早已经断顿了。没有了蔬菜,已经连续好几天了,大家只能吃着辣豆瓣和盐水泡野菜了。到了后来,就…[浏览全文]

  • 6751/0
    2018-10-16
  • 1970年夏天,我从生产队来到崇山峻岭中的中秋院工地,当上了爆破手。这里的生活和劳动都充满着惊险和刺激。令人感到充实和兴奋。山上工地的生活是非常艰苦的。这一点被我们的队长给说准了。山上中秋院工地的隧道工程,已经从室外地表面的土方开挖,转入了隧道施工。突击队…[浏览全文]

  • 14518/0
    2018-10-15
  • 我们公社的丰产六队,在水库大坝的右侧端头,发现一个农村山区里的小学校,所谓小学校,实际上就只有一个老师,在一个四面通风的草席棚子里,给十来个小学生上课。这位上课的老师,是个在五年前,下放到这个大队的老知青,我们相互都认识。这天下午,我和同伴们要赶到山下,晚…[浏览全文]

  • 16234/0
    2018-10-14
  • 到了工地以后,汪乡长经常和我们这些突击队员在一起,谈笑风生,和他在一起,感觉到他这个人很平易近人,不论对谁,都没有领导干部的架子。山上的每一个突击队员,不论年龄大小,都非常尊敬他。都把他当做自己的贴心人。一天晚上收工晚饭以后,汪乡长把我喊到了他的房间,(他…[浏览全文]

  • 9880/0
    2018-10-13
  • 这是我当上爆破手的第二天早上。天刚放亮,年轻的突击队员们,纷纷从竹篾笆子工棚屋里出来,吃完早饭,就一路小跑步来到工地上,拿起各自的锄头,开挖着山体斜坡上的土石方,我们遇上大块的孤石愈来愈多,突击队员开始自动组合,两个人一组,用钢钎(六棱工具钢)和二锤打炮眼…[浏览全文]

  • 4907/0
    2018-10-10
  • 1970年夏天,大忙季节基本结束,生产队里所有稻田的秧苗已经栽完了,站在帕子顶山坡上,远远地眺望过去,随处可以看到那些:由我们亲手栽种的,一眼望不到边嫩绿的秧苗,还能闻得到广阔的田野里,各种嫩绿色的秧苗所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这扑鼻的清香味确实能令人心醉。眼…[浏览全文]

  • 4908/0
    2018-10-09
  • 马铃薯(学名:Solariumtuberous,英文:potato),马铃薯又称:土豆,茄科茄属,一年生草本植物。土豆的人工栽培地最早可追溯到大约公元前8000年到5000年的秘鲁南部地区。土豆是草本植物,高15-80厘米,无毛或被疏柔毛。茎分地上茎和地下…[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