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0643/0
    2019-02-14
  • 6月27日天阴凉,七点五十在家出发,停电动车在胖东来量贩,再步行二百米,到人民路和榆柳街路口,用时五分钟。另一队的人很齐整,我所在的一组,也来了七八个人,见有熟悉的军伟等几个人,东子的车还没有找到。磊子喊我:许哥,签签到。我站的远,不想签,想着他替我签,我…[浏览全文]

  • 7655/0
    2019-02-04
  • 我冒着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时候既然(1)是深冬;渐近故乡时,天气又阴晦(2)了,冷风吹进船舱中,呜呜的响,从篷隙向外一望,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3)的荒村,没有一些活气。我的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阿!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浏览全文]

  • 7655/0
    2019-01-26
  • 认识阿国是在2005年的秋天,那也是我外出打工的第一个年头。记得阿国最喜欢吃地瓜干,枕头边永远都有一包地瓜干。一见我就问,吃吗?我牙齿不好,地瓜干不好嚼。而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嚼头。阿国是东北人。阿国常说自己的爷爷,最早是河南人,生机所迫,他们就闯关东了。他…[浏览全文]

  • 7651/0
    2019-01-25
  • 小时候,我喜欢打洋火皮。我常常为了一张,带有宝塔和西湖图案的洋火皮,和伙半们大打出手。那时的洋火皮抵得住现在的毛爷爷。我记得最清的就是宝塔,西湖,金丝猴,喜等各色各样的图案。现在这些洋火皮,和我们的记忆一样,淡出了世界,飘的无影无踪。小时候,我在秋收的季节…[浏览全文]

  • 20963/0
    2019-01-24
  • 小学校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三年级的教室了。那时我坐第二排,刚好头顶是一根大梁。每当我抬头看上面时,我都感觉这大梁要掉下来了,恐惧中度过了三年级。每次提到三年级,我都会想起张飞。此张飞真的像极了三国里的张飞,爱睡觉,调皮捣蛋,武力第一。有一次自修课上,…[浏览全文]

  • 10648/0
    2019-01-22
  • 从昨天就一直在想一个同事的名字。那是2005年的初秋,也是我来到浦江县城的第一个秋天。那年的我,目标只是有个工作,每餐有肉吃,有地方睡觉,最好有空调,贫穷让我想到的只有这些。因为不上学以后,我处处碰壁。应了那个词,祸不单行。嘿嘿…也就是那时结识的“老爹”。…[浏览全文]

  • 7649/0
    2019-01-21
  • 每当我和别人说起自己的姥姥,姥爷时,就特别的幸福,荣耀。我想,好的伴侣就是他们这般的。身体最好的应该是老爷。他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高大强壮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弯的腰,陀的背,支撑不住躺在床上的。我是高中后,就再也没见过姥姥,姥爷了。有次回家,母亲…[浏览全文]

  • 7656/0
    2019-01-20
  • 九九年的冬季,似乎格外的冷。可是,无雪。好几年没下大雪了。父亲不关心这个,他就指望着早早的过完春节,好收帐,全看年里的生意了。那年的猪肉五元一斤,所有的东西都贱的要命。村里外出的务工者,个个陆续的衣锦还乡。个个似暴发户一般,见什么买什么,口里直叫便宜。我那…[浏览全文]

  • 7647/0
    2019-01-20
  • 父亲三十岁,而立之年有我,八七年的夏季。-我的童年是幸福的,父母万般娇宠。在所有的小伙伴们中间,-我吃的、穿的,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的父亲做点小生意,很是兴隆,以至于荒废了家里的田地。-父亲每天就骑着那永久牌的自行车,每次后面驼上一百斤左右的水果糖,下…[浏览全文]

  • 7649/0
    2019-01-20
  • 父亲认识母亲的时候,已经二十八岁了,属于典型的大龄青年了。这还是隔壁的一个堂哥帮忙介绍的。母亲的家在另外一个村里。那时的她也二十六了,典型的大龄剩女。听父亲说,都是母亲自己太挑的原因。母亲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子,有着中等的身高,瘦瘦的,头发比现在的还要浓密,长…[浏览全文]

  • 7647/0
    2019-01-20
  • 我的父亲(2)石头和父亲一直聊到黄昏。石头望着这个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伙伴,突然有种想大哭一场的冲动。不为别的,只是想哭。“你就在这干好了,有我吃的,就有你的,谁也甭想把你怎么样。”石头拍着那并不结实的胸脯,望着天边的夕阳,俩人久久的沉默。年轻的人啊,路在何方…[浏览全文]

  • 7643/0
    2019-01-19
  • 父亲是一个命苦的人。十四岁,爷爷奶奶便去逝了。待在哥哥嫂子家,受不了白眼,早早的离开了家乡,外出谋生。那是个动乱的年代,中国大地正在浩浩荡荡的进行着一种叫作文化大革命的活动。该革开放四个字,还未并在一起的年代。无奈的父亲在那个年代,只好偷偷的贩卖私盐、大葱…[浏览全文]

  • 7650/0
    2018-12-17
  • 吃完晚饭,若荨从冰箱里拿出下班捎回来的草莓,一个个红彤彤的,体型巨大,像极了长了麻子的红灯笼,诱地人移不开眼睛。可洗完了草莓的她却叹了口气,买草莓并不是为这样的大或者红,而且这样的草莓她也不爱吃,她最爱吃的还是当年爷爷奶奶自己种的,虽然没有这般红,却有着家…[浏览全文]

  • 7740/0
    2018-12-17
  • 刚吃过晚饭,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夜晚即将来临了,远处的天空上不知何时悄悄挂起了一弯明月,笼罩着这一片祥和的大地。文娟刚刚刷好了碗,还没走出厨房就听见东边房间里传来男女的争吵声,男的说:“你能不能小点声,天天说,有完没完?”女的嗓门极大:“我就是要说,你管得着…[浏览全文]

  • 7648/0
    2018-12-16
  • (二)江邵平小心的把锅放在电脑桌的边沿,右手扶着锅耳,左手忙着清理凌乱的桌面,他拉开电脑桌的抽屉,把桌上的那些凌乱琐碎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全都扫了进去,再把键盘斜靠在显示屏上,这才腾出一点够放锅的位置,电脑桌本身就小,长度才一米,上面放了一台打印机,打印机盖上…[浏览全文]

  • 7650/0
    2018-12-16
  •                引这是东部沿海的一个小镇,本地人因为征地而变得富有,大部分都在市区买了房,所以周边规划的安置小区就成了外来人口临时落脚的家。因为过年,大部分外来人口都回老家去了,往日拥挤的街道现在变得空荡而冷清,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寒冷的风吹…[浏览全文]

  • 14366/2
    2018-11-27
  • 那时候刚好下着雨,柏油路面湿冷冷的,还闪烁着青、黄、红颜色的灯火。我们就在骑楼下躲雨,看绿色的邮筒孤独地站在街的对面。我白色风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给南部的母亲的信。樱子说她可以撑伞过去帮我寄信。我默默点头。“谁叫我们只带来一把小伞哪。”她微笑着说,一面撑…[浏览全文]

  • 11755/0
    2018-11-15
  • 一台电视机2009年夏天,王月和孙子搬进了新家,儿子德民和媳妇宝珍商量给妈妈家里买点什么?宝珍说,“妈家里的电视机也该换了,这台24寸的显像管早该淘汰了。”,德民说:“对,过两天咱俩去电器商店买一台新的。”。王月看到这台37寸的液晶电视机,高兴地直拍巴掌,…[浏览全文]

  • 7653/0
    2018-11-01
  • 水儿简介水儿,原名曾祥浪,1993年春生于贵州石阡人,2012年开始发表微量诗歌见《石阡报》《石阡文艺》《湖北诗人》《诗中国》《诗百家精选》《中国网络爱情诗大本营(总第58期)(总80期)》《五谷部落》刊,入选《中国网络文学2012年精品年选》《中国诗歌大…[浏览全文]

  • 7644/0
    2018-10-28
  • 记得那是在1995年8月的一天,我正在地处青白江的成钢工程施工现场查看工程进度。《五冶工人报》的一个叫做周敏的责任编辑,在46米高处的高炉钢结构平台上,他和我在一起谈论着高炉现场施工生产进度方面的情况。我们在谈话当中,谈起了79年建设公司的预算培训班,提起…[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