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040/0
    2018-05-22
  • “不要!”窗外零零碎碎地下着小雨,他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残影像梦魇般浮现在他的眼前,仿佛身临其境似的,那般无比的真实。他使劲地摇着头,想要将脑海中的记忆摇晃出去,却发现自己越是想忘,梦境却更加地真实。更何况,这本来便不是一场梦,而是七千年…[浏览全文]

  • 3038/0
    2018-05-22
  • 西安城桥,月色如皎。少年漠然的双目之中冷不丁地有了一丝神采,他愣愣地望着桥的另一头,女孩撑着油纸伞,他和她都停留在了原地,彼此都没有再向前踏出一步。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隔着万水千山。他在她的眸光之中看到了自己的投影,但他不知道自己的眼中是否会有女孩的身影,…[浏览全文]

  • 3167/0
    2018-05-14
  •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江州是个经济不发达的小镇,房地产业还没有起步,老百姓住的大都是砖瓦房,江州纺织厂率先盖起了几栋居民楼。在那个福利分房的年代,职工只有够得上分房标准的,才能去申请,最终能不能得到,要经过层层考评。为此,江纺成立了“评房委员会”,主任由房…[浏览全文]

  • 3102/0
    2018-05-09
  • 王圣是安阳市皮肤病医院的医务科长,高个子,长长的脸,大大的眼睛。他每天的工作是维护医院的正常运转,调解医患关系,负责医师考评,他还处理了医疗纠纷、各类投诉等等。这天上午,他接到了市卫生局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医院被一个患者投诉了,好像对医疗质量不满意,说是大夫…[浏览全文]

  • 3086/1
    2018-05-05
  • 月初人生美好的遇见在她十七岁的那年,少女的情悸之花开得风华正茂,月初本以为那天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却是她生命最平凡的一天。月初是个多愁伤感的孩子,喜欢把人们对她的所作所为潜移默化的记在她深幽的心里,在里面自我疯狂的折磨,她们说,元月初就是个神经病。我从来…[浏览全文]

  • 3041/0
    2018-05-01
  • 到了早上时,花轮舞准时到达天傲影视公司,签约完毕后,公司老板苏柠兰给花轮舞分配了一个经纪人,她就是算得上王牌经纪人了——林语溪。“给我赶快起床,花!轮!舞!”林语溪一边说一边看着手表。可花轮舞还是一脸睡意,慢慢地说道:“语溪姐,今天应该没有什么戏吧?”“哎…[浏览全文]

  • 2994/0
    2018-04-27
  • 宁可死了做官的爹,也要守灶台的娘。——乡谚一处院落,应该是一处带着三道羊棚的院落,泥砌的院墙,红漆被雨水冲刷,生出锈迹,斑驳交杂着像红褐色的、丑陋的、被掀起的伤疤的、半掩着的大门,要是很用力的向它撞去,伴随着吱呀、刺耳的声音,俩间裸露着红色砖块躯体的,斜挂…[浏览全文]

  • 3062/0
    2018-04-05
  • 来源:新浪网有一位老人,用了毕生的积蓄,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他的老伴过世得早,留下三个孩子,可孩子长大后都出了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孩子不在身边,所幸老人还有个学生,跟进跟出地伺候他。许多人都说:“看这年轻人,放着自己的正事不干,成天陪着老头子,好像…[浏览全文]

  • 3072/0
    2018-03-31
  • 转自以色列作家的网络文章药物接力赛“我在楼梯间的时候,忽然觉得左耳一阵微痒。妻子非要我去看医生,她说人们往往不够谨慎,最后造成重疾。医生查看我的耳朵,花了大约半个小时才抬起头来,告诉我“您服用6粒青霉素片,这将马上清除您左耳的污垢。”我呑下药片。两天后,痒…[浏览全文]

  • 3045/0
    2018-03-27
  • 现代·清风无奈的烦恼有谁可以理解?……三月的春风吹醒了大地,温暖的阳光使万物复苏,明媚的天气让妖艳的花朵争相开放。在这个美丽相约的季节,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唯有王刚的脸上面无表情,宛如一个木偶。他机械的移动着身体,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单位的大门,习惯性的…[浏览全文]

  • 3044/0
    2018-03-19
  • “对不起,我们分手吧,我还在想他!”我叫秦早,他们都叫我枣子。高二那年,我分了文理科,进入了新的班级,还好有两个初中的老同学以至于我不会太孤独,那年,记得刚搬进行动宿舍,我和室友因为床位的原因还闹得不愉快,但是相处下来感觉还是挺好的。在这里,有开放的,有羞…[浏览全文]

  • 3049/0
    2018-03-17
  • 序言在古老的阿尔特里法大陆上,居住着人类,矮人,精灵,巫师,兽人和地精。千百年来,兽人,地精就联合人类中的蛮族,不断向大陆纵深攻去。他们不断地挑起战争,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然而,每一次盟军胜利后,也总是会解散。大陆又一次回到混战中。人类与矮人结为同盟,一…[浏览全文]

  • 3114/0
    2018-03-05
  • 现代·清风???????“王主任,驻村的干部名单定了没有。”一位身材廋小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非常小心的问着坐在他面前的这位肥头大耳的领导。???????“现在的情况还不明朗,谁也说不准,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这位大不了他几岁的领导颇为不满地冷冰冰的对他一边回…[浏览全文]

  • 3073/0
    2018-01-07
  • 年尾岁末迎来的新生命已经到了农历腊月28,家徒四壁,被一群孩子围着的母亲,挺着已近足月的大肚子,穿着的男人的大棉袄,黑色里透着灰白,看得出经过长久的洗涤晾晒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光泽,围着的是一个粗布格子的围裙。这些粗布旧衣,不曾为她增添一丝的颜色,也挡不住…[浏览全文]

  • 3159/0
    2018-01-03
  • 太阳将西山烧的绯红绯红,红头子肩上搭着两只野兔,吹着口哨,轻松惬意的从山上走了下来。红头子是个人名,也是乳名,大名叫北郭先生,是东山难忘村的村民。种的几亩薄田,收入微薄,不很满意,村头边的东山里野生动物颇丰,他便常去狩猎,食了肉再卖皮,日子过得殷实滋润。因…[浏览全文]

  • 3324/0
    2017-12-23
  • wps更新之后,刚打开,页面是一朵粉白的梅花。好巧,我要写的故事,就与梅花有关。——题记就在刚刚,这个小城下了雪,不大,只有薄薄的一层。旧城区两旁人依旧很多,大多都是卖菜的。推着一个破烂的推车,上面放着白菜,萝卜,青菜等。白菜都冻得结了冰,表面看起来亮亮的…[浏览全文]

  • 3617/1
    2017-12-17
  • 海棠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呼吸都是靠呼吸机维持着她的生命,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动弹,也不能自主呼吸了,可她那无神的眼睛里还透示着她对远方的不舍,诉说着她和孩子们在一起所发生的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病魔已经侵袭了她的全身,她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开口说话了,可她心里…[浏览全文]

  • 3396/0
    2017-12-14
  • 随着下课的铃声,张玉娟快速地收拾好书包,她急切地希望能早一点回到家里,今天是她十五岁的生日。舅舅昨天说要买一件她喜欢的礼物送给她的;小姨昨天说也要从上海回来为她庆祝生日,不知道小姨是否已经到了,已经买好了送她的礼物没有?小姨最喜欢她了,每年玉娟过生日她都会…[浏览全文]

  • 3478/0
    2017-12-14
  • 陈琳还没有等客户离开就把丢弃在垃圾桶里的矿泉水瓶和空易拉罐都捡了起来放在了公司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准备下班时把这些“宝贝”带回到家里,等聚集到一定的数量再拿来卖钱。王军等客户离开后又和陈琳吵了起来。为了陈琳在公司里捡垃圾桶里的垃圾和在饭店吃饭把吃剩下来的饭…[浏览全文]

  • 3270/0
    2017-12-14
  • 柳云婷说什么都不想离婚,她觉得她的命如果不是张林当年从冰冷的河水里救起,她早就死了———死在了当年知识青年下乡插队的农村。如果她死了,也就没有了她的今天,她今天也不会成为现在的大学的副教授了,她的论文也不会得奖。可张林非得要离婚,三天两头的闹,柳云婷都忍了…[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