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3078/0
    2018-08-17
  • 在派出所下了户口的几天以后,我就把回执单送到学校,把从学校里领导的30元动员费,交给了妈妈。以后呢,我就安心在家里等待着,等待着上山下乡,要出发的准确消息。就在焦急等待着出发那段时间里,我经常站在窗台前,心事重重地望着窗外,看着眼前漂浮在高楼后面的蓝天浮云…[浏览全文]

  • 3593/0
    2018-08-16
  • 1969年元旦以后,学校早已不再上课,在教室里,同学们慷概陈词,纷纷向学校表决心,表示要服从分配,争取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到边远的山区去,已经成为大家的口头禅。动员大会以后,我曾多次想过:要下乡,最好还是找比较要好的人,下到了一个生产队…[浏览全文]

  • 1637/0
    2018-08-11
  • 68年12月下旬,按照成都市相关部门的统一安排,同学们每天都到学校里来,在教室路座谈上山下乡的重大意义。每天讨论,要大家积极发言,各班讨论,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发言。专门有人做记录。校方不定期地抽查各班的发言记录。就在那一天,学校教学楼的二楼走廊里,突然间人声…[浏览全文]

  • 1637/0
    2018-08-10
  •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很有必要”伟大领袖的最新指示发表第二天,学校就开过了上山下乡的动员大会,就在当天下午,全校师生又整队集合,到市里参加了声势浩大的游行。学校的游行队伍解散以后,我和几个同学在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谁也不愿开口说话,慢腾腾地走在人行道上,大…[浏览全文]

  • 3417/0
    2018-08-09
  • 已经是深夜了,成都市区的主要大街上,出现了由解放牌卡车改装的各式各样的宣传车,这些宣传车上的播音员们,冒着严冬里的漫天细粒雪花,卷缩在狭小的空间里,把大喇叭的音量调整到不能再高,一遍又一遍地播送着毛主席的这一最新最高指示。在成都市区的大街小巷里不停地穿梭着…[浏览全文]

  • 3835/0
    2018-08-07
  • 1968年12月21日夜晚,窗户外面飘洒着细细的雨夹雪,严冬腊月里的刺骨寒风,在夜空中用力吹打着窗户上的玻璃,不断地发出啪嗒啪嗒地响声,爸爸妈妈还没有从单位上的学习班回到家。我和两个弟弟守在家里,围在简易两抽桌前,就听见这桌上的收音机里,有一个强有力的男高…[浏览全文]

  • 3789/0
    2018-08-07
  • 人世苍桑,转眼已过花甲之年,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已经退休十几年了,已经过了66,眼看就要满70岁的人了,望着镜子里的我,满头灰白色的头发,不禁让人感慨万分,很多往事都已成为过往烟云,随着岁月的流失,逐渐离我远去。而四十九年前,曾经是我极不情愿走过的,那条弯弯…[浏览全文]

  • 3825/0
    2018-08-07
  • 往事如过往烟云,随着岁月流失,逐渐离我远去。而四十多年以前,极不情愿走过的那条弯弯石板路,却永远铭刻在我心中,令人终身难忘。记得那是在1969年元月,为了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自觉自愿地服从学校的统一分配,我和学校的二十多个同学一起,带着简单的行装,在成都…[浏览全文]

  • 3393/0
    2018-06-30
  •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听着张信哲演唱会上那一首首陈旧却又不失情感的老情歌,回想着和…[浏览全文]

  • 3392/0
    2018-06-22
  • 故事发生在某精神病医院,这天中午象往常一样,病人都躺在床上休息。突然,两个高大魁梧的民警架着一个带着手铐和脚镣的中年男人,在走廊里匆匆前行,动静很大,咣咣的脚镣声搅得人不由自主地起身张望。后面跟着两个护士,其中一个男护士手里还拎着绳子。到了病房,几个人动作…[浏览全文]

  • 3390/0
    2018-05-22
  • “不要!”窗外零零碎碎地下着小雨,他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残影像梦魇般浮现在他的眼前,仿佛身临其境似的,那般无比的真实。他使劲地摇着头,想要将脑海中的记忆摇晃出去,却发现自己越是想忘,梦境却更加地真实。更何况,这本来便不是一场梦,而是七千年…[浏览全文]

  • 3385/0
    2018-05-22
  • 西安城桥,月色如皎。少年漠然的双目之中冷不丁地有了一丝神采,他愣愣地望着桥的另一头,女孩撑着油纸伞,他和她都停留在了原地,彼此都没有再向前踏出一步。明明近在咫尺,却仿佛隔着万水千山。他在她的眸光之中看到了自己的投影,但他不知道自己的眼中是否会有女孩的身影,…[浏览全文]

  • 3413/0
    2018-05-14
  •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江州是个经济不发达的小镇,房地产业还没有起步,老百姓住的大都是砖瓦房,江州纺织厂率先盖起了几栋居民楼。在那个福利分房的年代,职工只有够得上分房标准的,才能去申请,最终能不能得到,要经过层层考评。为此,江纺成立了“评房委员会”,主任由房…[浏览全文]

  • 3383/0
    2018-05-09
  • 王圣是安阳市皮肤病医院的医务科长,高个子,长长的脸,大大的眼睛。他每天的工作是维护医院的正常运转,调解医患关系,负责医师考评,他还处理了医疗纠纷、各类投诉等等。这天上午,他接到了市卫生局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医院被一个患者投诉了,好像对医疗质量不满意,说是大夫…[浏览全文]

  • 3383/1
    2018-05-05
  • 月初人生美好的遇见在她十七岁的那年,少女的情悸之花开得风华正茂,月初本以为那天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却是她生命最平凡的一天。月初是个多愁伤感的孩子,喜欢把人们对她的所作所为潜移默化的记在她深幽的心里,在里面自我疯狂的折磨,她们说,元月初就是个神经病。我从来…[浏览全文]

  • 3393/0
    2018-05-01
  • 到了早上时,花轮舞准时到达天傲影视公司,签约完毕后,公司老板苏柠兰给花轮舞分配了一个经纪人,她就是算得上王牌经纪人了——林语溪。“给我赶快起床,花!轮!舞!”林语溪一边说一边看着手表。可花轮舞还是一脸睡意,慢慢地说道:“语溪姐,今天应该没有什么戏吧?”“哎…[浏览全文]

  • 3384/0
    2018-04-27
  • 宁可死了做官的爹,也要守灶台的娘。——乡谚一处院落,应该是一处带着三道羊棚的院落,泥砌的院墙,红漆被雨水冲刷,生出锈迹,斑驳交杂着像红褐色的、丑陋的、被掀起的伤疤的、半掩着的大门,要是很用力的向它撞去,伴随着吱呀、刺耳的声音,俩间裸露着红色砖块躯体的,斜挂…[浏览全文]

  • 3384/0
    2018-04-05
  • 来源:新浪网有一位老人,用了毕生的积蓄,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他的老伴过世得早,留下三个孩子,可孩子长大后都出了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孩子不在身边,所幸老人还有个学生,跟进跟出地伺候他。许多人都说:“看这年轻人,放着自己的正事不干,成天陪着老头子,好像…[浏览全文]

  • 3383/0
    2018-03-31
  • 转自以色列作家的网络文章药物接力赛“我在楼梯间的时候,忽然觉得左耳一阵微痒。妻子非要我去看医生,她说人们往往不够谨慎,最后造成重疾。医生查看我的耳朵,花了大约半个小时才抬起头来,告诉我“您服用6粒青霉素片,这将马上清除您左耳的污垢。”我呑下药片。两天后,痒…[浏览全文]

  • 3385/0
    2018-03-27
  • 现代·清风无奈的烦恼有谁可以理解?……三月的春风吹醒了大地,温暖的阳光使万物复苏,明媚的天气让妖艳的花朵争相开放。在这个美丽相约的季节,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唯有王刚的脸上面无表情,宛如一个木偶。他机械的移动着身体,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单位的大门,习惯性的…[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