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406/0
    2018-11-13
  • 不过,我还是想创作。读初中时,受语文老师影响,就想成名成家,几十年一直吊在这棵树下……吊死。虽没吊死,也脱了几层皮。函授中,有老中轻三位女学员在我脑中,总挥之不去。哦。老学员是油田的一位老师,与我年龄差不多,读了专科,再接着本科。我想是不是为了评职称。对,…[浏览全文]

  • 7061/0
    2018-11-12
  • 我还受日本学者启发,写过文章。日本学者认为“中国最上乘的文学史上是由传统上被士大夫官僚知识分子支撑着”,是种“官本体文学”。我重翻中国文学史,真的发现中国诗人作官的是多如牛毛,而在西方是凤毛麟角。有很大差异。在中国,读书人受儒家“入仕”思想的影响,都想“学…[浏览全文]

  • 6911/0
    2018-11-12
  • 应该说,这些年没白混。通过学习,获得了许多知识,开阔了眼界。比方说《三国演义》。看了美国汉学家的反讽的观点,再读,就有了全新的认识。呃呃,甚么全新认识,讲讲看。黄文清兴致来了。你看,诸葛亮在《三国演义》中所占篇幅最多,可谓第一主角。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庞…[浏览全文]

  • 2910/0
    2018-11-10
  • 可以说,谢天佑的童身是被吴兰夺走的,所以谢天佑心里一直记恨吴兰,直至结了婚,他才慢慢消除对吴兰的恨意,后来实现了理想,注册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后,还一度有去绥芬河找吴兰的想法,看看她过得咋样,如果过的不如意的话,就帮她一把。毕竟男女之事是她教会的,他也想表示一…[浏览全文]

  • 2910/0
    2018-11-08
  • 四月二十七号,周末。晚饭后,蒋西湖和李雪梅手挽着手走进了学校里的一个小树林里。这是一片四季葱绿的香樟树树林,其间长满了碗口粗细的香樟树,数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在林间蜿蜒交错相互穿叉,小路的两旁,一盏一盏的路灯散发着橘红的光,树林里横七竖八地散放着一些供行人歇…[浏览全文]

  • 2957/0
    2018-11-06
  • 接着,我们继续逛街,走到街头,远远看见一条十字路口摆在面前,我开玩笑说,如果忠厚老实笔直往前走,那就是死路一条,如果灵活左右拐呢,那就又有了生机。看着金灿灿的菜花。花色诱人。黄文清笑着说,那就往左拐。但拐到菜花前,我犹豫了,不行,我们是鬼啊。甚么鬼呀,我们…[浏览全文]

  • 2916/0
    2018-11-01
  • 金色年华(一)清明节申薇开着车来到白塔陵园。两岁的儿子念中坐在后排儿童椅中。听说今天带他去看爸爸,念中高兴的不得了,一路上手不停脚不住,一刻也停不下来。看着儿子兴奋的样子,申薇一阵心酸。上个周末,晓秋陪着申薇母子去中央公园,玩到高兴处,儿子小手摸着晓秋下巴…[浏览全文]

  • 2913/0
    2018-10-31
  • 我准备写一个人的故事,一个原本可以成为大人物而最终成为小人物的人的故事。要讲故事,首先要给所讲的故事取个名字。我寻思了几天找不到恰当的题目,突然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阿Q算是个标准的小人物了,并最终自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却浑然不知。我今天要讲的这个人…[浏览全文]

  • 2914/0
    2018-10-31
  • 南国雪(第十八章)短短几天时间,感觉自己在时间的隧道里来回穿梭,在多维空间里跳跃悬浮。从雪陵山区回到雪陵市区,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尽快与青青见面,许多事情需要得到落实和见证。特意交代接待处:不要车子接送,不要人员陪同,根据青青电话里说的地名,我打的来到雪陵…[浏览全文]

  • 2913/0
    2018-10-31
  • 周旋“还有多远才到啊,累死了啊,你看远方根本就看不到头,只有一条长长的路通向山那边,我相信只要我在多走几步就死了。不想走了啊。”自由之神抱怨的声音一路上就没有停过。“你能不能安静点,从刚走出来没有几步,就开始说你有多累,你快要死了。到现在你不还活得好好的吗…[浏览全文]

  • 2911/0
    2018-10-31
  • 于是去吃早餐。一路对他讲我做的梦。今天想找我们地区名点,八宝饭。那时有人能够吃一碗,都要在人面前炫耀。可惜我没吃到。现在又没有了。很想尝过个鲜。找了一会,在拐弯处还公然找到了。好大招牌:古城名点。隶体金字。内面热热闹闹坐着许多人。八宝饭,久违的食品。白红黄…[浏览全文]

  • 2911/0
    2018-10-31
  • 对面旅社敞亮。我们上楼要了个两人间。里面整洁齐备。毛巾牙刷都有。还有电视机呢。一会送来开水。我们洗了就睡了。我有个习惯,靠到枕头就做梦。情节完整,背景清晰,形象鲜明,有如一篇篇小说。这不,开始了:1学校刚放暑假,函授学学员就要集中在教师进修学校,开始面授。…[浏览全文]

  • 4194/0
    2018-10-25
  • 哎呀,世上没有后悔药,只要不重犯,重犯才是过。现在重要还是找吃的要紧。对对,伤心得肚痛原来是饿了。于是我们抬头找吃的。看,包子大王,有天津狗不理呢。这可是天津最好吃的东西了。我们忙走进去。可,怎么没有人排队啊,不是听说要排好长队么?“唉,”老板叹道,“现在…[浏览全文]

  • 4398/0
    2018-10-25
  • 一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清晨,邮递员肖文武,沿着石级爬岭5华里到达坑圩行政村,由于都是上岭身体就容易发热冒汗,当地有句俗话:“冬天上岭当棉袄”。于是把脱掉的毛线衣之类的搭在肩背上,肖文武透出蓬勃的朝气。他来到村口时从挎包的邮袋里取出一份信件。收件地址:浙江省衢…[浏览全文]

  • 7854/0
    2018-10-22
  • 也许聊久了,口渴,想喝,但我们两人都没带水,冥河的水是不能喝的。我们向四周望了望。最后打算下堤,看侥幸能不能碰到人家,讨点水喝。下得堤来,没走几步。嚯,好大一个村子呢。不是村子,是街道。黄文清纠正道。街口挑起的布幡上就写着一个大大的茶字。哈,茶馆!我们欣喜…[浏览全文]

  • 7818/0
    2018-10-22
  • 一会,黄文清感叹,那时劳动真多。星期天动不动就喊去支农。我开玩笑问他,你栽过寄秧吗?寄秧,什么寄秧?名字都没听说过。于是,我就向他诉起插寄秧的苦:本来放暑假了,可以在家里休息几天了,但马上接到紧急通知,要我和两个老师带着吃商品粮的学生下去支农。我们乘公交车…[浏览全文]

  • 7298/0
    2018-10-21
  • 花老板小时候家里特穷,他的父母在他十一二岁的时候相继得暴病而亡,只留给花老板两间破破烂烂的茅草屋和一只刚满月的小猎狗。花老板的父母在临死的时候指着小猎狗和花老板说道:“孩儿呀,咱命苦。这只小猎狗留给你,将来和你做个伴儿吧。”花老板噙着眼泪掩埋了父母,抱上小…[浏览全文]

  • 8063/1
    2018-10-21
  • 王大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其母张氏独自一人拉扯着王大艰难度日。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王大自小聪明乖巧,似乎也深知张氏的艰辛。王大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他到邻居家里玩儿,看见邻居家的鞋篓里有一根银光闪闪的缝衣针。王大想起他妈前几天还在说他的衣服破了,可是家…[浏览全文]

  • 7303/0
    2018-10-21
  • 南国雪(第十七章)清晨,太阳费劲地挤出云层,匆忙射出无力的光芒,更多的乌云如失职般地即刻涌来,把太阳遮盖得严严实实,经过雪水和寒风的洗涤,雪北县城的空气格外地清晰。罗县长早早守候在餐厅,就餐的人稀少,整个宾馆显得清静而安宁。主宾在餐厅坐下,却发现罗叔不在。…[浏览全文]

  • 4115/0
    2018-10-18
  • 我突然问黄文清:那时暑假你们搞政治学习吗?搞呀,地区教育局统一部署的,还能不搞?说搞一个暑假学习,保我们一年思想不出问题。依我看,那是他们当官的坐在办公室吃饱了撑的,尽害人。半个月学习雷打不动,不准请假,要求可严呢。动员大会在他们中学操场上,首先传达地区文…[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