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708/0
    2018-07-18
  • 他们继续向住地走,也不知走了好久,终于看到了一个有很多房子的地方,这里就是他们今天要住的地方。这里其实就是一个比较大的镇,在阳间就是一个乡镇吧。他们沿着镇上的一条街走到了尽头的地方有一个叫朝阳旅店的地方。这个旅店不大就一个四合院平房。大门口就是登记台,还是…[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7-18
  • 医院就是接受新生命送走新灵魂的中转站。许多生生死死都将在这里进行,在这里诞生。他们收完医院的脚迹一出来,一切又是什么都没有的景象。大青虫说,今天还有一个地方要去,完了才能到新的住地。明天就收完了。阿婆心里很忐忑,说是收完了都有了新的去处,只有她还是个未知数…[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7-18
  • 他们一直在加快步伐,眼前就是赶快赶到今天的住地。不然安全都成问题。眼看就要到了新的住地。但好像不是什么大的地方。只有孤独的一个房子。他们急速的往哪里赶。此时,乌云铺天盖地压过来。恶鬼们发出撕裂般的嚎叫。大青虫说,不好,我们遇到群魔了。小心。话还没说完,恶鬼…[浏览全文]

  • 2706/0
    2018-07-18
  • 阿婆听到这些感到很新奇,自己如果还阳一定好好做人,好好行善,绝不为非作歹。尽自己所能好好在阳间行善积德。还要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让他们知道只有好好做人才会有好报。他们正走在下一个落脚的地方,迎面来了一个鬼差,说是要去传达阎王的一个指令。这个鬼差的手里拿着一张…[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7-05
  • “那么多的女同学,谁也不会有我的皮肤白嫩的。”她用手弹了弹自己的脸蛋,又接着说:“小孩子们会不会把它当做蛋清奶冻,我得小心点,别被他们咬上一口。”整个一上午,叶千层用她那似黑又似蓝的眼睛不止一次地盯着镜子中的自己,还有这张小嘴,顺便她嘟嘟了两下,这脸上的腮…[浏览全文]

  • 2906/0
    2018-06-15
  • 02网吧老板是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胖乎乎的,圆头精光,脖子上醒目地套着一条筷子粗大的金链子,粗壮的光手臂上纹有几条飞龙的刺青。他张口一个小兄弟,闭口一个哥们,热乎得邪门,听口音显然是北方来的人。石壶镇经济发达,人民富裕,到镇上淘金来的外籍人口,占了本籍人口一…[浏览全文]

  • 2864/0
    2018-06-15
  • 色欲、性欲、财欲、贪欲,是焚毁一切美好生活的邪火。——作者题记01两个礼拜前,确切地说,十六天前,我被天与地伞业公司老板一脚踢出了工厂大门。我在这家伞件公司工作了快两年,主做雨伞骨架,虽然我讨厌这千篇一律的工作,工作时间长不说,还没有自由,但每月2000来…[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05
  • 你做错了事情,你成了我的奴隶,他做错了事情,他成了我的敌人。题记潘岳,如果只是看脸,他可以当之无愧地配得上这个名字,只是一直以来,自他从别的学校转来,从他第一次走进这个教室,他就慢慢地长,或者更确切地说,他的个子就没有长过,做为15岁的他来讲,并不着急,毕…[浏览全文]

  • 2712/0
    2018-06-04
  • 四月,风和日丽的一个早上,鸟儿叽叽喳喳地唱着,羊儿咩咩咩咩地唱着,牛儿昂昂昂昂地唱着,鸡儿咕咕咕咕地唱着,小鸭嘎嘎嘎嘎地唱着,它们好象跟谁比赛似的尽情地歌唱。九儿正在院子里和侄男女们唱《一分钱》的儿歌。她们用清脆的童音整齐地唱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5-28
  • 是什么让他,遇到一棵叶千层?那抹不去的朱砂,把他的画笔染红,哪里来的风,吹那夏雨树的种子?变成彩色的魔咒,驻扎在她的心灵。是谁让枝条,牵着她的每一步?追寻千里近咫尺,纵然相见难再逢。“告诉我,树叶是什么颜色的?”每天都会有男同学手里拿着一片树叶放在脸颊上问…[浏览全文]

  • 2870/0
    2018-05-26
  • 第一章天降黑女1986年春天姜玲作为姜家第二个女儿出生了,与她的姐姐相差7岁。姜玲的姐姐是公认的小美人,当地称白漂(就是白皙、漂亮),姜玲却是绝对的黑,一双小眼睛镶嵌在小小的、尖尖的脑袋上,给人的第一印象除了黑就是丑。遍体呈黝黑略带一丝新生儿红润的颜色,家…[浏览全文]

  • 3263/0
    2018-05-26
  • 第一章一已经有好多天一直都在下雨。窗户上被雨点涂鸦成各种各样的图样在风中随意飘荡。坐在窗前的老贾看着窗外漫天的雨丝,端起茶杯。醇厚的茶香透过窗缝钻出窗外和雨揉和在一起。老人的视线慢慢的飘向远方……初夏的一个早晨。朝阳犹如血丝一样垂挂着天际。几朵白色的云片在…[浏览全文]

  • 3352/0
    2018-05-22
  • 许贤贵出生在六十年代末,父亲当时是村干,因为他们家的条件还算不错,所以到了他十九岁时就有不少媒人前来提亲。贤贵的性格偏内向,一般的情况下他总是少言寡语,给人的感觉就是平静、和气、不打不闹的那么个印象。不过,如果和他交往时间长了以后,你会发现他是个幽默擅聊之…[浏览全文]

  • 3289/0
    2018-05-20
  • 阳春三月,嫩绿的草丛,柳树发芽,果树开花,到处洋溢着鸟语花香春的气息。四川农村的黄果树村是一个美丽而富饶的村庄,九儿被眼前的桃花、李子花、杏花、油菜花、野草花看入了迷。有的花刚绽开,有的却含苞欲开。红的、雪白的、粉红的、金黃的、绿色的、紫色的,好象一幅五颜…[浏览全文]

  • 3827/1
    2018-05-20
  • 局长的葬礼内容提要:一个葬礼,折射出当今社会一二。没有过度铺张,没有美轮美奂场景,有的是,凡人小事略带些许辛辣的讽刺。所谓镜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说这是消极产物可以,说是积极的衍生也成。昨晚跟一伙微友玩微信玩的有些晚了,到了早上7:25分在老婆的大声喊叫下马…[浏览全文]

  • 3342/0
    2018-05-19
  • 大家呼啦啦地开始点菜要酒,无疑,这些佳肴美酒都是这个饭店里最好的,也是最耀眼的。当诸位先生女士大吃大喝一阵后,李老黑终于把话转入了正题:“诸位,我的这位朋友想把户口落入咱们这边,大家给出出主意,把把关口,怎么才能办得过来呢。前几年,大哥给别人落得户口还少吗…[浏览全文]

  • 3306/0
    2018-05-19
  • 走出荒漠在沙漠里辛辛苦苦做了二十年中学教师的杨平,突然来了非分之想:在这个鬼地方当老师,平淡无奇,窝囊无尽,吃够了风沙的滋味,晒够了太阳的毒辣,更令人可怕的是,这个连孔夫子的足迹也不能到达的地方,精神文化生活也同沙漠一样的荒秃无比,就这样无知的生活下去,也…[浏览全文]

  • 3244/0
    2018-05-15
  • 一、黄尚出世人生就像一场戏,演的好坏只能留给观众评断。黄世荣一生辛劳,生有五女一子,一家人的生活可谓平平淡淡、紧衣节食,所幸是平安无事。黄世荣在当年算得上是老来得子,和老婆婚后十二年连续给他生了六个丫头,其中老三在出世时不幸夭折!也许是老天可怜他的妻子辛苦…[浏览全文]

  • 3249/0
    2018-05-07
  • 1“嘿,今儿这火,将将儿点着,就恁大火舌!”老旺和老伴儿围在院子中央用青条石架起的黑铁锅旁,老旺家的弯腰加柴,老旺蹲在一边直腰垫脚,不时翻动着锅里的沙土和黄豆,锅下面噼里啪啦的爆柴声和着老旺有节奏的铲子声。沿着锅边呼呼窜起的火苗,把老两口本就赤红的脸膛映得…[浏览全文]

  • 3314/0
    2018-05-01
  • 前几天肚子就不舒服了,不过,我一直忍着,但是,今早起床时胃超痛的,实在忍受不了了,只好去医院了。其实自己也知道,是自己饮食和作息不对当所造的。正值中午,医院没多少人,也是,谁会喜欢来医院呢。出个门,挤个公交车就已经很难受了。医院大门前有一座花坛喷水池,而喷…[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