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0/0
    2018-02-16
  • 第二十七章一场情殇一场梦眨眼又进入一九九四年七月。这一段时间,全厂开始纷纷传言总厂资金紧缺原料进不来要面临停产。那从一九九二年底在碳素厂广大职工中沸沸扬扬效益不好了,生产会维持不了的传闻,那只是吵“狼”来了,职工却没有看见“狼”来了,也没有对这个“狼”有啥…[浏览全文]

  • 2717/0
    2018-02-12
  • 第二十六章年关里的黄汪洋厂长公立已经到一九九四年元月了。一九九三年碳素厂是很不景气的一个年头。碳素制品销售不畅,各省新建碳素厂生产的碳素制品挤向市场,不断抢占这位碳素制品老大哥的市场。而且这些碳素厂生产的制品质量好,价格低,售后服务好,不断受到那些大钢厂的…[浏览全文]

  • 2722/0
    2018-02-12
  • 三位男生将赵蓉搀回,找妥处躺下。她偏头就晕,状若‘醉酒’,似梦周公。三位女生被她腿上的绷带吓住,摇着直喊。过了一会儿,赵蓉觉得该醒了,眨一眨,又眨一眨,睁大眼睛吃力地说:“能见到你们……真的很好,格外打心眼里面那么亲,你们全部是大救星!真的全部是。”又抓住…[浏览全文]

  • 2719/0
    2018-02-11
  • 第二十五章惨痛的工亡事故自从来到碳素厂鲁思飞就给他的人生坐标进行了定位。他要在这条件好环境好,又值个人青春要好好读书学习,不能平平庸庸混日子。他深深明白自己是一名轮换工,在这里既没有特长有没有根基,就像浮萍随时会被大风刮走。要在这里扎住根就要学习,就要提升…[浏览全文]

  • 2854/0
    2018-02-11
  • 玻璃瓶风灯陈也夫佛驮山在雨雾中忽隐忽现,从远望去,它就象一尊横卧的巨佛。脚下的富水河边就是西坑村。可说它四周都是山,只是一边斜穿出一条河,另一边擦着山脚,穿出了一条公路,也就是村子后面的那条简易公路,它是从县城到这里的唯一通道。西坑村村口不远,临近富水河有…[浏览全文]

  • 3144/0
    2018-02-10
  • 银杏树下目录第一章5第二章6第三章8第四章10第五章12第六章14第七章14第八章16第九章17第十章17第十一章20第十二章20第十三章21第十四章21第十五章23第十六章26第十七章27第十八章29第十九章29第二十章32第二十一章35第二十二章36第…[浏览全文]

  • 2740/0
    2018-02-10
  • 南国雪第9章第9章由于座谈会出现的“花絮”,我的心情一直很好。按照接待方案的安排,下午去考察市路桥公司,剑平介绍,这个路桥公司是民营企业,曾经在雪陵山区一带做过许多道路工程建设。如此看来,该公司应该对当地的地质状况有比较详细的了解,如果能掌握第一手材料,也…[浏览全文]

  • 2701/0
    2018-02-09
  • 王俊丽回来说出想法,极大鼓舞了消沉的人心。她兴奋地接着讲:“他们肯定很想知道我们在哪,就派遣赵蓉去乱编,说本地山民引着我们钻行山洞,早就跑到前面了,你是受伤掉队的。”李洋诧异地问道:“受伤掉队单独走?还在大山中?还是女同学?他们肯定不相信。”王俊丽笑笑说:…[浏览全文]

  • 2693/0
    2018-02-09
  • 第二十四章又是一年收心会翻眼到一九九三年春天了。腊月里碳素厂也发生很大变化,这一年三角债严重影响碳素厂的生产经营,产品质量下滑,年底的福利减半发放,碳素厂最高层领导得到调整……压型车间正月初十以过,节日的氛围渐渐淡去,单身楼上请假回家过年的人陆续都回来了。…[浏览全文]

  • 2702/0
    2018-02-07
  • 大家听见深处传来“啊,阴风……,啊,阴风……,”的回音,吓得挤作一团,又怕又气痛骂孙明。孙明高举火把抚慰赵青道:“不要使劲,俺能乘人之危吗?俺能谋取不当利益?”又拍背又劝慰,兴奋到极点。赵青恨不得把头拱进孙明胸膛,连连声说:“不管不管我不管!乘吧乘吧你乘吧…[浏览全文]

  • 2696/0
    2018-02-07
  • 作者茅草一“老书记”和一个年青的“副所长”在图书室里,每个人的前面都摆了一本书。他们用看书来填补聊天时留下的空白。“老书记”50多岁,不管往那里坐下,都有乐山佛那样的定力。剑眉下面的眼神,让人想起那些高谈阔论,滔滔不绝,夸夸其谈的“演讲”。在图书室和“副所…[浏览全文]

  • 2714/0
    2018-02-06
  • 第二十三章抓计划生育的一幕不知不觉中季节在更替。海石湾的气候就由炎热开始转到清凉,由清凉到寒冷,泛眼就迎来树叶飘落。国庆节一号压机组张月强去结婚,他请了班组里人就提前回家。班组里人听到张月强结婚,有些人就私下议论答礼的事。王胜华就操着东北腔笑说:“操,给轮…[浏览全文]

  • 2703/0
    2018-02-05
  • 结尾时木棉离开三年后的那年春节,弦牧蒹来到奚里铺,来到她生长的地方。天气一反常态地温暖,春节前就已经立春,阳光明媚。走在热热闹闹的街巷,仿佛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穿着碎花裙子,背着一个洗得发白的书包走在树荫里。时木棉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时间给…[浏览全文]

  • 2690/0
    2018-02-05
  • 第二十章幸福而孤独地离去弦牧蒹说:“时木棉,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择了你,而不是路人甲乙丙丁?”时木棉说:“为什么?”“那是一种感觉,命中注定的感觉。我爱你,希望你试一试,留在我身边。”时木棉挂掉了电话,胃里翻滚出一股莫名的难过,剧烈的呕吐,手心里有一滩鲜红…[浏览全文]

  • 2694/0
    2018-02-05
  • 第十九章懂了一桌子人移驾隔壁的客栈,坐定后开始点菜。临河间的单独餐厅,能看到远处的石拱桥和撑伞走过的当地居民,桥下绿水汤汤。热气腾腾的水煮饺子一个个溜下锅,时木棉说吃饺子,说好久没回家了,今儿个这么些人一起,好生热闹,像回家一般,于是大家都说吃饺子。厄碧舒…[浏览全文]

  • 2683/0
    2018-02-05
  • 第十八章你别,无选择周末,弦牧蒹约厉雨枫高尔夫,结果在球场碰到了单礼轩。三个男人聚在一起,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个男人可不是一台活生生的舞台剧了嘛!三个人坐在吧台里一言不发,都没心情。最后弦牧蒹说:“帮忙总结总结,为什么会失败!”“你太混蛋,吃着碗里的…[浏览全文]

  • 2688/0
    2018-02-05
  • 孙明遥遥听见了,抬腕看表说:“出发不到两小时,他们该在前面不远,加油追,快!”赵青累得不想再走,找块大石坐下擦汗,愁眉苦脸举起手说:“强烈建议,全体同学都来歇歇。大家真是值得表扬,穿乱石坡没人崴脚。”蒋志刚叉腰望着前方说:“这崖壁约高七、八十米,它不像城墙…[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2-03
  • 第二十二章增资的考验大夜班接班前班长文亮把压型分厂增资的文件给全班人念了。然后那对小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坐在连椅上的众人,说:“这次增资方案已经很清楚,增资比例百分之七十,明年再增百分之三十。为的是让大家百分之百都拿到一级工资。考核办法是全年旷工三天以上,吸…[浏览全文]

  • 2765/0
    2018-02-02
  • 第二十一章鲁思飞和黄英郊游一九九二年春天又冉冉来临,全国各大报纸及电视新闻报道了邓小平在视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时发表著名的“南方谈话”。随后,碳素厂也组织党员干部学习“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过去只讲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生产力,没有讲要通过…[浏览全文]

  • 2728/0
    2018-02-02
  • 清晨,微明。鸟儿在林间吵来闹去拼嗓音,欢喜得实在不像话,把孙明的起床哨都弄混了,所以没人爬出帐篷,他只好挨户去请。周静头发散乱睡眼惺忪钻出来,一望没大亮,使出她的重庆话,沙声哑气埋怨说:“清早八晨喊啥子?你在打摆子?惊抓抓的(大惊小怪),催鬼哦?官瘾当真比…[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