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517/0
    2019-09-18
  • 今日巳时,我就八十岁了。所以儿子早晨开车来接我到父母坟前磕头感恩谢罪。岁岁生日都这样与父母在一起过。他带我到一家早点店早餐。说这家很有特色。我看主要份量足。面条满满一大碗,不像别人一小碗点缀一下。吃时,他问还吃甚么,我想今天不是我生日么,那就来两根我以前喜…[浏览全文]

  • 4679/0
    2019-09-18
  • 小孩子要看大人的脸色行事,因为爷爷和父亲一直没说话,刚才雪燕他们也就没吭声。爷爷发怒了,雪燕和李宇仍旧没有说话,雪颖一贯得理不饶人,再加上年龄较小,认识不到现实的残酷性,她厉声说道:“你当的是啥队长,仗势欺人,比地主还恶霸,当生产队长根本不够格……”王世柱…[浏览全文]

  • 4207/0
    2019-09-17
  • 第三十二章短发回到公寓,欣阳与罱越已经醒酒了。他俩齐刷刷地看着我边擦眼睛边进屋,看到他俩的时候,我换上了笑容:“你们俩怎么还没走呢?”欣阳走了过来,轻轻地抱住了我:“昂薇,我只希望你不要受伤。”“你发神经啊,我会受什么伤?”我依旧带着一脸笑容。她在我面前站…[浏览全文]

  • 4294/0
    2019-09-17
  • 第四卷:依旧会给他写信,只是信里的东西都变得特别悲伤。她说她想活在阳光下,可是心里的那棵树,枝枝蔓蔓,遮住了阳光。心暗了,眼睛就暗了,这个世界也就暗了。第三十一章回阑冈八月份的临垌每年都有一两次台风,寂静的夜晚,躺在床上能够听到海风呼啸而过,树枝断裂的声音…[浏览全文]

  • 5404/0
    2019-09-17
  • 李书香做饲养员的活儿是王世柱给安排的。李书香的爹爹叫李明忠,解放前李明忠家很是富裕,不仅拥有二十多顷地,而且骡马成群,因此解放后李家被划成了地主。早些年李家一直受批斗,后来王世柱当上队长后情况发生了改变。其原因是因为王世柱的父亲王家盛当初在李家当长工时,李…[浏览全文]

  • 5483/0
    2019-09-17
  • 地的最那边是正在播种的人们。他们按照分工正在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划线冲沟、定穴摆播、覆土镇压、起埂保墒,一个个都干得十分认真。他们播种的棉花品种是“河南69”,这种棉花产量高,抗病虫,在眼下是最优秀的棉花种。定穴摆播、覆土镇压的是一群姑娘,她们认认真真地将棉…[浏览全文]

  • 5727/0
    2019-09-17
  • 第八章平安中的阴谋这次走亲戚,不仅自己所带的礼物完璧归赵,马小旺还带回了一百元钱,这使马文胜一家很是吃惊。周玉英告诉他们:王世柱知道亲家家穷,说是让马小旺走亲戚,其实是想资助亲家一下;他们不让王爱桃来马家还礼,是怕马家为招待未过门儿的儿媳妇花钱。崭新的钞票…[浏览全文]

  • 5587/0
    2019-09-17
  • 第七章过年的“收获”马文胜一家人操办着儿子走亲戚和过年,转眼到了年初一,不必说是爆竹声声,家家户户都吃了饺子。年初一过后是年初二。年初二是走亲戚的日子,大路上人来人往,满是走亲戚的人。这天,马文胜收拾了满满一篮子礼物,由赵卫东帮着背着去了王世柱家。这是当地…[浏览全文]

  • 5493/0
    2019-09-16
  • 第五章初会听老包这样一说,马文胜嘟囔着考虑开了。老包的话是真的,如果攀上王世柱这个高枝儿,不仅儿子能沾光,对全家也都有好处。这样一来自家将来在赵小楼绝对可以扬眉吐气了。“老天爷,这咋办,——也确实是个好茬口,把小旺叫过来给他说说。”他考虑了一下对朱美蓉说道…[浏览全文]

  • 5848/0
    2019-09-16
  • 第四章孽缘周玉英说着,关淑兰扭脸去征求男人的意见:“你看这亲事咋样?”王世柱在家一直爱沉默,其实他对周玉英提的这媒茬口很是满意,只是碍于脸面一直不说话而已。见老婆问自己,他只是装作满不在乎似地答道:“中。”自己提的这个媒得到了王世柱赞成,周玉英眼一眯缝笑了…[浏览全文]

  • 5432/0
    2019-09-16
  • 第三章婚事该吃饭了,洗过手,赵海彬他们一家人围在案前开始吃饭,午餐很简单,馍筐内是黑色的杂面馍,碗里是漂着几点菜叶的又咸又稀的咸汤,菜是夏天加工的酱豆菜。吃着饭,铁山婶说着借麦面的经过,红玲和红梅则边夹酱豆边打着另一个人的筷子。孩子们吃饭大都有这个习惯,这…[浏览全文]

  • 5695/0
    2019-09-16
  • 第二章贫困深秋时节的洪河水已经失去了夏日浩浩汤汤奔流不息的势头,它在艳阳的高照下纤细明艳,蜿蜒东流,像病态的西施踽踽前行。洪河的两岸是两溜银白色的盐碱地,在阳光的照射下它们像白色的壳将洪河牢牢卡住,看上去让人感到有点窒息的感觉赵小楼是洪河岸边的一个村子。洪…[浏览全文]

  • 5829/0
    2019-09-16
  • 杜鹃花开第七章晚上,在工人文化宫礼堂,举行了一场欢送新兵的文艺晚会。县人武部王部长首先讲话,然后接兵部队领导讲话。这个接兵部队带队的有两人,一个是军区司令部的陈参谋,另一个是军区司令部警卫营的巫副营长;上台讲话的是陈参谋。接下来是演文艺节目。让淮海没有想到…[浏览全文]

  • 5927/0
    2019-09-16
  • 第一章私奔半夜的时候,李雪燕摸黑起床,然后扛起早已打好的包裹出了门。出门的时候,她家的大黄狗摇着尾巴跟在后面,她蹲下身来亲了它两下,轻轻将它赶回门里,然后偷偷将柴门系好。她跪在地上对着家里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而去。她来到了村里小学学校后边的一口屋前开始敲…[浏览全文]

  • 863/0
    2019-09-15
  • 早上,九儿吃过早饭,她坐在堂屋的竹椅上正回想着前几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那天晚上,陈长寿全家坐在堂屋里,长寿抽着叶子烟发出叭哒叭哒的声音,杨淑珍抱着九儿坐在竹椅上,陈秋生恼怒地说:“今天大多数人都选我当新队长,爸爸,你也不问问我的意见就擅自作主替我拒绝了,便宜…[浏览全文]

  • 10382/0
    2019-09-15
  • 第三十章谍中谍气氛变得微妙,整片阴沉沉的天空仿佛能嗅出浓浓的硝烟味。这个寒冷的十一月,雪仿佛随时要落下。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冬季,窗外的雪纷纷扬扬,仿佛内心繁杂的心事,落满了路面。戈央躺在房间里,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即便天气寒冷,她依旧大汗淋漓。床头放着一…[浏览全文]

  • 10079/0
    2019-09-15
  • 第二十九章转身离开恪针从西藏回来之后,多半时间都在公司里帮母亲打理事务。每天焦头烂额地面对一堆文件,办公室开着暖气,这个冬天,并不寒冷。站在窗前看这座城市,九点还沉浸在浓雾之中。喝了一口咖啡,静静地闭目养神。食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突然睁开眼,拿起内线电话,…[浏览全文]

  • 9846/0
    2019-09-14
  • “要是”是我们当地的俗语,相当于汉语中的“假如、假设、如果……”的意思。有这么一个人,平常说话总是“要是这样怎么怎么样……要是那样怎么怎么样……”。时间久了,大家就送了这个人一个绰号——要是哥。要是哥姓甚名谁?居住在哪个村庄哪个街道?是干什么的人?家里有几…[浏览全文]

  • 14032/0
    2019-09-12
  • 第三章蓓蕾初绽16沉沉黑夜。旅客们都睡了,覃芩一点睡意都没有,躺在卧铺上,思绪随飞驰的汽车,飘向遥远的滨海。一个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的弱女子,躲过今日难,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天下这么大,人那么多,都是脸皮遮着人心,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肠?人的社会太复杂,有阳光…[浏览全文]

  • 13391/0
    2019-09-11
  • 冻花港有家盲人按摩店很出名,我走进去,吧台背景墙挂了张凶猛的藏獒,饥渴的嘴张得很大,藏獒下面还有一排字:来!喝口咖啡,纯净一下。吧台女微笑着送给我一阵春风,风影走过,我瞄了她一眼:她像根干材,面颊青春润色,一双灵动的眼珠,弯月口池,身体畅流着肝脾中的生命之…[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