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74/0
    2021-09-18
  • 下午小然正在看书,听到从屋子里传来的小侄女醒来的哭声。嫂子在邻居家打麻将,只要家里有人她总会找一些事情出去然后把孩子丢到家里。婶婶在一个砖厂门口开了一家店铺,嫂子在家专职带孩子,可是嫂子喜欢打麻将,所以总是把孩子丢在奶奶这里,奶奶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出去,小…[浏览全文]

  • 829/0
    2021-09-18
  • 接受了昨天的教训,今天小然和叔叔一家去地里干活,奶奶在家里看孩子做饭。这个季节,正是早晚温差最大的时候,早晨,天气非常凉,小然穿着厚厚的外套,沾着早晨湿漉漉的露水,走在田间小道上。路上的杂草已经淹没了路道,一切植物都已长到了极限,蔓延到所能蔓延到的任何地方…[浏览全文]

  • 904/0
    2021-09-18
  • 今天是国庆节(所谓的黄金旅游周)放假的第一天,奶奶早早地把小然叫起来让她做选择,去地收玉米或是在家带孩子做饭。国庆节对于城里人那是旅游的好季节,可对于农村那可是秋收的大忙季节,小然的奶奶就让小然留下来帮着叔叔家收玉米。平日里,奶奶和爷爷单独住,并不和叔叔一…[浏览全文]

  • 815/0
    2021-09-18
  • 今天曲小然去张寨乡政府报到,她来到办公室说明自己的身份后,办公室主任张主任就把她领到乡党委书记武书记办公室里,武书记大约四十岁,很有朝气,给她说了一番年轻人好好干前途无量之类的话。小然知道武书记是乡里的一把手,在小然的心目中那是很大的官,她没想到自己刚来就…[浏览全文]

  • 804/0
    2021-09-18
  • 大学毕业,曲小然疯一样的离开了自己的男朋友任天翔,逃一样地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四年的城市——青州市。任天翔是一个好人,曲小然知道,她知道自己离开任天翔后肯定会后悔,但是她就是不受控制地要离开他。青州市也是个不错的城市,曲小然知道,但她就是讨厌它,讨厌到无以复加…[浏览全文]

  • 13783/0
    2021-09-17
  • 第三十九章天空繁星点点。夜静。静的除了远方的工厂,建筑偶尔传来的机器操作声而外,听不到任何声音。风,在不经意的吹着,淡淡的轻抚着一些因烦恼而产生的忧郁。灯光依旧。所有人眼睛都是红红的,熬夜?还是喝酒?谁也说不清。“只有先克服劳服公司这一头;”我说,“同时,…[浏览全文]

  • 13034/0
    2021-09-16
  • 24庄毅副局长其实是上周末刚从党校学习回来的,见到敲门进来的是蓝川,首先吓了一跳,示意他别说话,随手从桌上拾起一份文件,蹑手蹑脚绕过蓝川走到门口伏身向外倾听,他将手轻放到门把上,猛然向外一推迈到走廊,手持文件左右扫视,确定外面似乎没有异常,这才快速回身重新…[浏览全文]

  • 13532/0
    2021-09-16
  • 23第二天一早,郐部长第一时间通知他去人事部。这完全在预料中。蓝川胸有成竹地整了整执法服去往人事部。接下来,郐部长说出的话却令他极度惊惧起来——“小蓝,我该说什么好?这个稿子因为比较急,咋晚我连夜看了,结果一宿没睡好觉!等了这些天,你采访了没有?你看过局里…[浏览全文]

  • 13714/0
    2021-09-16
  • 22没人指定蓝川由谁直接领导,也没有人告诉他写脚本的完成时间,除了同屋的万大姐,一直到下班前也没人进来过阅览室。蓝川乐得这份清静,面前铺好一张打印纸,握着向万大姐借来的原子笔,时而蹙眉设想某个精彩镜头,时而琢磨自己这是长期留在局里还是临时就写个脚本?这样过…[浏览全文]

  • 13380/0
    2021-09-16
  • 21尽管叶初海处长和冯队他们几次向管理处上下反复辟谣,但随着麻姑街动迁工作的快速推进,站前管理处将要整体撤回到城建大队的消息还是甚嚣尘上并渐渐占了上风。正当蓝川与其他队友一样心里上上下下没着落的时候,处里再次通知他去局机关一趟。他第一反应是局长要听自己电视…[浏览全文]

  • 22556/0
    2021-09-15
  • 四夕阳柔和的光辉下,远远的江涛在翻滚。大下巴正有滋有味抽着一根卷烟,喘着气,吞着烟雾。他身边的人也都在大口吸烟,仿佛这不是刑场,而是一次地头的小憩,一样的宁静,一样惬意。大下巴抽完最后一口烟,眼瞅指尖的烟头捏不住了,吐口唾沫,熄灭烟火,一口吞进喉咙里。我把…[浏览全文]

  • 22219/0
    2021-09-15
  • 三这天傍晚,江神庙来了许多人。老头鱼赶着大车回到榆树崴子,接过来一车人,绝奶也来了,没带豆芽。我来回摆渡了两次,才把大家从江汊子那岸接过来。男人们开起判决会,严肃地坐在屋里商量着如何处置大下巴。漂姐这工夫才匆匆赶来,一见靠在墙根晒太阳的狗剩子,眼角就流出泪…[浏览全文]

  • 25216/1
    2021-09-13
  • 二整整一上午,我都蹲在院子里收拾死鱼,搞得浑身上下都是鱼鳞和腥气。傍晚时,老头鱼突然来江神庙了。病叔做出拿手的江水炖江鱼,款待客人。老绝户说什么也要留他喝一晚上,明早再给绝奶捎回些大鱼。酒菜端上炕桌,老头鱼一边喝酒,一边对大伙儿讲起大下巴,那两个坏蛋不知躲…[浏览全文]

  • 25769/0
    2021-09-13
  • 第二章━━━━━━━━━━━━━━━━━私刑场一黎明蔚蓝色的微光透进天窗,我就背起猎枪,不管妮儿乐不乐意,强拉着她出来狩猎了。我和妮儿潜伏在江边的柳丛中,身边的草尖尽是一层白色的霜花,柳枝染过早霜,已经变成暗淡的红色。妮儿蜷缩在大衣里,冻僵似地一动不动,头…[浏览全文]

  • 30258/0
    2021-09-11
  • 就着顶职的风,岚岚和萍萍从农村回到了城里,一个顶替母亲进了市属国营工厂,一个顶替父亲上铁路做了列车员,红红的工作是大姐托人安排的,在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做出纳。忙完这一切,石凡和妻子松了一口气,一家人又团聚在一起。每天早晨孩子出门后,两口子便按各自的喜好消磨…[浏览全文]

  • 30451/0
    2021-09-11
  • 毛主席他老人家走了,天没有塌下来。紧接着“四人帮”垮台了,看着别人敲锣打鼓游行庆祝,两口子寻思:咱也上街高兴高兴?石凡说街上贴了不少揭批“四人帮”的大字报,去看看?大姐说行,让石凡带上那个军用水壶,石凡把水壶灌满水,说秋天天气凉,让大姐穿上毛衣。大姐说穿着…[浏览全文]

  • 30924/0
    2021-09-11
  • 金素贞被打成走资派以后,石凡和三个女儿为如何在家里与她划清界线绞尽脑汁,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不行,在一张床上睡觉是没办法的事,因为这个家就两间屋子三张床。岚岚睡一张小床,红红和萍萍合睡一张床,她们谁也不愿意让出自己的革命根据地,只好成全两个大人,让他俩还睡在一…[浏览全文]

  • 30587/0
    2021-09-11
  • 石凡重新回去跑车了,对角色的变化他自诩是性情中人,哈哈一笑,虽然一肚子的不痛快脸上却不显山露水,即便是听到小燕子调到分局机关做了干部,他也是笑笑,说人家的命好。有一天小燕子乘车到常州开会,他啪的一个立正,毕恭毕敬的说:“欢迎分局领导检查工作,请多加指导。”…[浏览全文]

  • 30631/0
    2021-09-11
  • 国庆节过后,石凡得到通知,到上海参加华东局有关方面召开的文艺座谈会,报到地点是和平饭店。整整一个下午石凡都处在兴奋当中。好容易捱到下班,半点没耽撂,回到家中,一边做饭一边等妻子来家。大姐一进门就看出他的神情异常。问他什么事?他喜滋滋的把开会的事情告诉妻子。…[浏览全文]

  • 30198/0
    2021-09-11
  • 不知不觉,三年过去了,日子渐渐的好起来,岚岚上学用得是妈妈的旧挎包,开学的那天,两个妹妹跟在姐姐的身后,一同走到学校门口。晚上萍萍对爸爸说她上学的时候要用新书包,石凡说行。正在一旁写作业的岚岚哭了,说爸爸偏心。石凡摸摸她的脑袋,说如果她考试成绩好,一定给她…[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