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1/3811
    2022-01-26
  • 十三又是春天了,湖滨休养院日夜灯火通明,应接不暇,有时后半夜也会来一批客人,罄呤咣啷楼上楼下吵翻了天,早上六点钟,就开始将几个水池的水温调好。唐经理已赚得满面流油。梨丽也应接不暇,不需要跑市里,粉红的手机演唱会一样歌声不断,虽与梨春同在一处,但姐在112,…[浏览全文][赞一下]

  • 1/3748
    2022-01-26
  • 夕阳像红屁股一样不知害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偷偷地躲进山后面去了。那夕阳的无奈,那舒云的浪漫,那秋雁的思乡,那麻雀的无助,那流浪狗、流浪猫的无家可归,那捡废品的,做小买卖的,看车收费的,那扫大街的环卫工人,公共卫生间的保洁员,那小区的保安,骑电动车送快餐和送…[浏览全文][赞一下]

  • 0/3801
    2022-01-26
  • 窗外的影子皱起眉头。光线慢慢暗淡下来,小鸟离开窗前的竹树,朝西边飞去,留下一条弧线的影子。海棠的绿叶又胖了,花儿已经开始逐渐枯萎,留下那凄美的风姿,在暮春中安静地等待落日余晖。一个孤单的身影步履蹒跚地走在夕阳的背影中,他拄着拐杖瘦长的斜影伸向很远。暮色越来…[浏览全文][赞一下]

  • 0/8254
    2022-01-24
  • 十二三妹好像在跟小孔谈对象。这事梨春是知道的,尽管梨芳叽叽咕咕一头是火,但梨春不反对。梨芳的意见主要是“这人没个长相,哪有男人这样白?就像晾衣架,有句话说人没有四两肉。他呀,刮刮剔剔二两都没有,整个是皮包骨头,琼树的衣服穿在身上都起飘呢。”梨春说:“二妹,…[浏览全文][赞一下]

  • 0/8736
    2022-01-24
  • 花解语大三过得浑浑噩噩,又回到了那种拼尽全力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花解语这些年来走了许多弯路,好不容易走上正轨,又再一次被习惯牵引走起了一条长长的弯路。花解语喜欢上了在路上走的感觉,即使是一条坎坷的烂路花解语也走得津津有味。花解语不说,也没有人知道,花解语的心…[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123
    2022-01-22
  • 十一近来,梨春常常神不守舍,她隐隐感觉到生活中潜藏着一条蟒,随时可能窜将出来,唏哩哗啦把一家人的生活搅碎。有时,她会半夜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巨蟒在咀嚼着吞噬着什么,龇牙咧嘴,面目狰狞。她似梦非梦,半睡半醒,惊恐地坐起,一身盗汗,大气不敢出的侧耳倾听…[浏览全文][赞一下]

  • 2/10823
    2022-01-21
  • 十春天多故事,还是这个春天,梨春约了二妹三妹回老家祖坟祭奠。五年多了,说不想家是假的,但是每次唱起“在那遥远的小山村”“是我生长的地方”这些温暖亲切的歌,这些落雨阴天打毛线时的声音,谁能不感动?不怀念?说来也怪,这些仿佛感动着万万千千离乡背井的人,又使不少…[浏览全文][赞一下]

  • 2/10379
    2022-01-21
  • 刘育芬坐在床沿边,边哭边叫骂着,她右手反转在自己的背后,紧紧地按着一个长方形的木头箱子,左手胡乱挥打着她的儿子张卫国,她使命地护着背后的箱子,生害怕被张卫国抢走。气急败坏地张卫国双眼通红,也许是气急了,他一推搡,将自己的母亲推倒在床上,抡起拳头,对着刘育芬…[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2860
    2022-01-20
  • 九又是一个周末的傍晚,唐经理兴致勃勃地对梨春说:“梨老大,晚上你们几个放假,我请你们到市里唱歌。”今天唐经理穿件黑色的T恤,花花公子,看起来非常庄重,有风度,头发丝纹不乱,中午的酒掀红的两颊,对比着鼻子也不特别红了,喜形于色。梨春看着新郎似的唐经理,故意问…[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360
    2022-01-19
  • 八是时候了,梨芳掏出老虎给的手机,略一思索,手指“叽叽”的剥开了:你在哪里?今夜能来接我吗?有好事告诉你。通常,娱乐休闲场所呆过三个月的女人,每个背后都有男人。每个手机里都有张经理李厂长王主任……裹脚布似的一长串。每个身上都有恩恩怨怨缠缠绵绵的风流情事。只…[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7372
    2022-01-18
  • 七那是琼树病好了之后。那天傍晚,那是个星期六。我跟唐经理请过假,带琼树出去玩,前面那个街心小公园呢。许多小朋友在新开设的喷泉下龙灯一样穿出穿进,爷爷奶奶都在边上看着,提醒着。他也像个新兵,叭嚓叭嚓,开心极了,兴奋地排在后面。赤脚,短裤,小背心,淋了个透,回…[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7095
    2022-01-17
  • 大一的生活新鲜与冒险并存,人与人的交往都在摸索中,大家都敞开了心胸接纳新同学。但是花解语立足于自己小小的天地之中,固步自封,极小的危机却埋下了大大的风暴。花解语缺乏与人应对进退的能力,所以花解语极力的隐藏着,躲在自己咫尺大的世界里,同自己挣扎然后与人周旋。…[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7471
    2022-01-17
  • 六三妹究竟还是来了。当梨春把三妹梨丽介绍给唐经理时,唐经理呆了,就像被凌空抽了总筋,摇摇晃晃站立不稳,不相信似的。唐经理不是没见过女人。他手里捏弄过的女人,老的嫩的,虽比不上有些官员,但水放放满浮的沉的一浴池是装不下的。但是眼前的这个三妹,就像地底下蹦出来…[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8033
    2022-01-16
  • A过“火焰山”我坐在十字路口路边草地上,笑着对他说,“你别笑我,那时我们函授学员好多都是三十多岁的人。后来我遇到一位女学员跟我年纪差不多,读完专科读本科,读完本科就退休呢。”“那是为什么?”黄文清也跟着坐下来,不解问道。“了却自己一点心愿啊。”“哈哈,你算…[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7791
    2022-01-16
  • 五梨春在湖滨休养院的头号对手是黄面狐狸侯英。侯英其实远没梨春漂亮,个也不高,但她有她的优势:侯英年轻,离着婚,不系裤带,巴不得跟人发生点什么,不论是肉体还是——假如有精神或者叫感情——随时可以拎起家当:一只箱,一个包,跟男人官名堂皇走。一个女人,没牵没挂,…[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7877
    2022-01-14
  • 四“呀——”梨芳突然的叫声把梨春吓了一跳。她一跃而起,面色通红,额头上渗着汗珠,拍着心口,“姐……嚯,我做了个梦。”“什么梦?死丫头,死猪似的,吓死人了一惊一乍的。”梨芳支支吾吾,惊魄未定,“……不敢说。”“这有什么,一个梦呗,哪是谋杀啊?”“我,我梦见木…[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7973
    2022-01-12
  • 李秀莲坐在堂屋门口右侧的石墩上,双眼通红,眼角还有泪渍,她呆呆地望着前方。婆婆凶恶的嘴脸还在脑海中回荡,“这么没用,不如死了算了”这句刚才骂她的话,不停地在她的脑海中闪现,渐渐地似乎变成了一种明确的指示。这句话本就是婆婆的口头禅,她用这句话骂过了她所有的儿…[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9531
    2022-01-12
  • 三那天他们两个来了,一高一矮,叮玲当啷浑身挂满了,说着什么——写、生?就洗了个澡,不理不睬的,不像有的老板财大气粗,吆五喝六;也不像会议上来的衣冠楚楚,起先唬着脸,比谁都一本正经,脱了闻呀舔的比谁都下流。这俩老计什么都不肯做,在说着他们的话,大都听不懂。我…[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1432
    2022-01-11
  • 二当梨春在床上听完了梨芳抽动着双肩一耸一耸的诉说后,悲哀不是一点点。怎么会是这样?她想起中学语文老师老古董教的名人名言: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她沉默了一会儿,将一只手搭上二妹的肩,叹了一口气,又凄然一笑,说:“二妹,告诉你个秘密——你…[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0814
    2022-01-11
  • 花解语没有在妈妈爸爸的护荫下成长,却得到许多旁人的照拂,对世界阳光的一面有着极强的感知。世界的纷繁复杂是花解语所不了解的,纠葛中的摩擦花解语只当是线团没有理清头绪,简单而直接的想法。以致后来花解语一遇见矛盾便单刀直入的想办法把矛与盾分开,花解语想这样便没有…[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