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646/0
    2018-05-16
  • 旧言曰,‘大事临,必有兆。‘这日晌午正上客时,四娘突然心神不宁,想吃果子拿了点心,杯中满了还往里倒,总之已经焦躁万分。不经意间猛一抬头,忽见那人悠然入店,顿感喜极,泣怕生幻,自掐自扇疼痛明显,脸蛋羞赧半启樱唇,总之感到特别烧乎,整装捋饰慌对妆镜,急不可耐寻…[浏览全文]

  • 2620/0
    2018-05-15
  • 一、黄尚出世人生就像一场戏,演的好坏只能留给观众评断。黄世荣一生辛劳,生有五女一子,一家人的生活可谓平平淡淡、紧衣节食,所幸是平安无事。黄世荣在当年算得上是老来得子,和老婆婚后十二年连续给他生了六个丫头,其中老三在出世时不幸夭折!也许是老天可怜他的妻子辛苦…[浏览全文]

  • 2563/0
    2018-05-14
  • 顺子一把揪住说:“瞅门缝的,你在作怪?”小伙任他揪着胸,又笑说:“你在门外嘶破嗓,门内闻着如狗屁。”说完仍要关。顺子伸脚卡住说:“俺们西张村来的,俺东家要寻闺女。”这人打量轻视说:“西张村是穷地方。小爷爷俺规劝你,就算西天取经归,今天可也不能进!俺家老爷吩…[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5-11
  • 张志富紧着琢磨,忧坏了。自怪道:“俺是小看宋家了,把人弄到县里去,是他娘的笨招嘛!都怪以前没来瞧,以为都是胡捏捏,宋家原来这么富!你瞧气派不是吹,真真儿的!娘的俺在犯糊涂,犯浑蛋!闺女若有半点事,俺就对不住她娘。“张志富悔得扇,左赏一巴掌,右给一脆响,各边…[浏览全文]

  • 2563/0
    2018-05-09
  • 下晌到了杨村外,张志富就望着说:“西县二百零七村,大都是洼地,冒碱不出粮。杨村地势高,清河涨水淹不着,这还在其次,看看这苗,又绿又肥,比咱的高出一尺不止。”蹲下抓把土又说:“俺真不想操他祖宗!下细瞧瞧好好瞅!黑润润的还起油,这是土吗?简直就是天然肥料!”起…[浏览全文]

  • 2595/0
    2018-05-07
  • 1“嘿,今儿这火,将将儿点着,就恁大火舌!”老旺和老伴儿围在院子中央用青条石架起的黑铁锅旁,老旺家的弯腰加柴,老旺蹲在一边直腰垫脚,不时翻动着锅里的沙土和黄豆,锅下面噼里啪啦的爆柴声和着老旺有节奏的铲子声。沿着锅边呼呼窜起的火苗,把老两口本就赤红的脸膛映得…[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07
  • 这时门口闹动静,李月明问:“又怎么了?快去看看,不许再射!”顺子在闹。他死拖活拽硬搡,才把宋文龙整回,但两位端枪的不许进。起先他怕,他犯迷糊,几番查问便烦了,挺胸直嚷嚷:“来突突?敢突突?难怪常言道,‘驴子下俩瘦猪崽,高粱结出黄瓜菜,羊屎楞当豆豉买!’不许…[浏览全文]

  • 2554/0
    2018-05-04
  • 李月明躲在屋檐下,听着锣声开始还笑,转而一想不对头呀?喊法完全不对头嘛?未婚女子能满世界胡找乱喊?旁人一定瞎琢磨,简直是在胡整嘛!于是他就果断命令:“马上传话!别这么喊!要喊她爹张志富!”张志富早听见,顺子和宋文龙也不聋。张志富偏头细听一会儿,低头寻思老半…[浏览全文]

  • 2595/0
    2018-05-02
  • 张志富撩起长袍奔过来,气喘吁吁问:“这人杨村宋家的?”一看拔了那么些苗,扔得四下满处都是,心恨道:“哎呀呀!这羔是个畜牲嘛?咋敢糟蹋庄稼呢?不知道是粮食吗?宋家人咋这么坏?天打五雷轰!”用脚踢他。宋文龙忙爬起来,伸脖昂头立眉瞪眼,凶狠狠地握着拳问:“老梆子…[浏览全文]

  • 2658/0
    2018-05-01
  • 前几天肚子就不舒服了,不过,我一直忍着,但是,今早起床时胃超痛的,实在忍受不了了,只好去医院了。其实自己也知道,是自己饮食和作息不对当所造的。正值中午,医院没多少人,也是,谁会喜欢来医院呢。出个门,挤个公交车就已经很难受了。医院大门前有一座花坛喷水池,而喷…[浏览全文]

  • 2872/0
    2018-04-29
  • 刚一进门,奶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杨三婶终于被人带走了。””啊,带去哪里?“”当然是精神病医院啊。“”今年全村人可以安安心心过个年咯。“奶奶说着就蒸年糕去了。我像是被电击了一样傻站在门槛上。要是我七八岁时,杨家为他们三十多岁的儿子买回来一个媳妇,我们小孩子…[浏览全文]

  • 2586/0
    2018-04-28
  • 鄂西北山村,小孩至今仍玩耍跷跷棒的游戏,不过多是些贫困家的孩子。稍富裕的家庭,孩子归学回家,就得扎进家长也害怕的作业堆;再阔绰点的,孩子坐在电视机前,观赏匪夷所思的动画片;极富裕的二代崽,乘着家长遨游钱海的当儿,沉溺电脑前敲击键盘,和着游戏的节奏,发出谁也…[浏览全文]

  • 2559/0
    2018-04-28
  • 只一下午时间,麻岭村书记麻淦在县委会挨批的消息犹如爆竹声响在鄂西北小县城古镇传播开来。虽有不同版本且彼此有些矛盾,但麻淦遭批是不争的事实。县委书记的原话是这样的:“小麻呀,我得批批你!你一向精明能干,叫干嘛嘛干,今天开会,怎么蔫不拉鸡的,看你瘦的样儿!工作…[浏览全文]

  • 2621/0
    2018-04-28
  • 头晌午的老阳儿,白光晃眼。顺子竖起锄把,掌背垫着下巴,气呼呼地斜腚躬身抬头眯,眯了一会还在眯,皱眉嘀咕道:“你是野狗日下的,啊?啊!楞热不歇着?哦哦哦,天老爷爷嘛?娃儿当着皇帝嘛?这怂火盛火盛的,烧包嘞,毒着嘞,你在替崽看地嘞?呸!庄稼地里淌汗的,没娶也算…[浏览全文]

  • 2558/0
    2018-04-27
  • 不出所料,第二天上班,行政部李经理把蒋志刚叫去关门谈话。一会儿听见拍桌子,随后蒋志刚出来义愤填膺地大声说:“人在做,天在看!做事应该对得起人,对得起良心,如果他还有。请问这话哪里错?讽刺到你了?请当众回答!”下意识地保持冷静。话赶话,气趱气,他将全部失去理…[浏览全文]

  • 2669/0
    2018-04-27
  • 钱币上的舞蹈作者:阳光雨1无论你把钱和什么物质画上等号,其实它只不过是我们脚下的一方舞台。古往今来,这个舞台都充满了诱惑。同时,因为这个舞台的中心位置存在一个方孔,所以也隐藏着相当的危险,稍有不慎者都有坠入方孔的可能。这个舞台上所有的舞者,都以自己的姿态翩…[浏览全文]

  • 2571/0
    2018-04-27
  • 隐秘的廷臣TheHiddenCourtiers一幅世界地图由左至右徐徐展开,一只刚劲有力且汗毛耸立的大手握着一只放大镜渐渐对焦欧洲版图。(画外男声)15世纪至20世纪,欧洲列强纷纷进行海外扩张,世界的格局因此而改变。聚焦一:由丹麦、挪威、葡萄牙伸出红色航向…[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4-25
  • 这是他俩头次吵,很正常。人与人的亲密关系,显动态平衡,属高级稳定,是生活常态,要把握住‘度’见好就收。这边正吵,吴红已乘上开往张家口的长途车。景色飞逝就像时光,她边看边想:“‘风吹闪电’又离开……?三十六计走为上?任人身后叽叽咕?眼不见耳不闻心就不会烦?或…[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4-24
  • 孩时觉得二十岁够大了,足够选择自己想过的日子。天高海阔,甚至觉得三十岁不能做出一番动静,我这辈子恐怕都没有希望了。“成名要乘早”,我是在十八岁听到这句话。二十二岁,越发绝望。把五花肉切成薄片时,我在想这时它是生命还是物质?它的生命是和身体分离时就失去了还是…[浏览全文]

  • 2569/0
    2018-04-23
  • 中午饭时,李洋发誓,王俊丽才稍微放心,说:“过个星期天,吴红就变了。”“变成什么样子了?”“看,看!瞪眼吃惊!露马脚了!发完毒誓就忘记?”“别扯远,变成什么样了?”“她就坐那边。”李洋顺指一看果然在,两人就过去。吴红边吃边想事,沒注意他们来。李洋喊:“嘿。…[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