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7792/0
    2020-12-28
  • 五吸引我去春节家玩的因素,还有那条卷毛狮子狗娃哩。娃哩是条出身名贵的雌性狗,大脑袋、小短腿,玻璃球似的眼睛瞪得溜圆,一身白色的长卷毛连眼睛都遮住了。我真替娃哩委屈,明明是只地道的中国狗,为什么非给它起个外国名字?那年月人人都讲阶级出身,却忽视了狗的阶级出身…[浏览全文]

  • 7496/0
    2020-12-28
  • 四我讨厌造反派,倒不是没有造反的资格,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它是酸的。关键在于他们不讲道理,也不讲怜悯,动辄盛气凌人地发造反派脾气,打倒砸烂一切。保皇派倒是些有正义感的好人,虽不得势却重感情,不管明里暗里一味帮助老领导。尽管其中不乏一些“反戈一击”者,一开始不…[浏览全文]

  • 7564/0
    2020-12-28
  • 三关于那个逃跑失踪的人,我只知道他姓梁,是个仓库保管员。王厂长自杀未遂后,造反派又掀起一轮新的揪斗狂潮,凡历史不清白和出身不好的人统统排队过筛子。梁师傅年轻时在老家当过国民党兵,后来被解放军俘虏成为解放战士。本来这段经历算不了什么,无论抗日战争还是解放战争…[浏览全文]

  • 7525/0
    2020-12-28
  • 二文化大革命在迅猛发展,其势不可阻挡,糖厂的运动搞得十分惨烈。紧跟着我的父亲又有四名牛鬼蛇神走上绝路:一个被打死,一个自杀,一个自杀未遂,一个逃跑失踪。第二个含冤而死的是糖厂甜菜站的农务员纪宝山。糖厂在安达、龙江、泰来、克山等外县驻有六个甜菜管理站,负责有…[浏览全文]

  • 7728/0
    2020-12-28
  • 卷一《白土地》第二部老子反动儿混蛋第三章“漏网之鱼”一“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是“文革”中报纸、电台上常用的语言。糖厂学校的红卫兵忙于参加市里的造反大会,揪斗更大的“漏网之鱼”,一时顾不上母亲了。这对我们无异于龙卷风滚过的中心,树也静了,风也止了。母亲照常上…[浏览全文]

  • 7394/0
    2020-12-28
  • 四我溜回会场,周围人都晒蔫了,口号声也没有先前那么响亮。平心而论,台上的造反派们也挺辛苦,大热天上蹿下跳喊哑嗓子不说,一个劲儿挥拳也不是好受的滋味,胳膊起码得酸痛好几天。谢天谢地,再没人上台批判了。可是却有一辆大客车开到主席台前,他们要干什么?那是辆后面带…[浏览全文]

  • 7492/0
    2020-12-28
  • 三因为是批判市长的大会,全市县团级单位都来参加了。工人文化宫是齐齐哈尔市最宏伟的建筑群,主席台设在文化宫的大门前,门前有两层楼高的大理石台阶,似缓缓的山坡蔓延下来,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广场。广场中央竖立着一尊毛主席挥手的塑像,大理石台阶栏杆两旁搭起高台…[浏览全文]

  • 7316/0
    2020-12-28
  • 三伏天,我们三个古诗爱好者,搬着竹躺椅,找到河边,在一棵大树下,躺在椅上,摇着芭扇,就古诗,你唱我和起来:暮热游荷池上细草摇头忽报侬,披襟拦得一西风。荷花入暑犹愁热,低面深藏碧伞中。鄂州南楼书事四顾山光接水光,凭栏十里芰荷香。清风明月无人管,并作南来一味凉…[浏览全文]

  • 7640/0
    2020-12-28
  • 晚饭后,到运动场散步,看到两个女生在双杆内激烈争论什么。见我走来,忙出来问我。一个说,“怎么陶渊明都说他读书不求甚解。还有诸葛亮也是这么说的。”另一个急忙争辩,“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不可能,《五柳先生传》中,陶渊明明明说他‘好读书,不求甚解’。”接着疑…[浏览全文]

  • 19079/0
    2020-12-25
  • 二市里面越来越热闹,学校也停课闹革命了。大街上一天到晚鞭炮震天,红旗招展,游街的队伍络绎不绝,这帮去了那帮来,比过年正月十五踩高跷、扭秧歌还热闹。各工厂、学校、机关开展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似乎都显示在揪出多少走资派上了。有一次,老师带领我们集体去工人文化宫广…[浏览全文]

  • 19969/0
    2020-12-25
  • 卷一《白土地》第二部老子反动儿混蛋第二章他们为什么不许我革命一我该开学了,再也无法实现进实验中学读书的梦想(在那种年月里,谁又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呢)。我的科学家、园艺家、作家以及其他异想天开的理想,都化作色彩缤纷的泡沫破灭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使昨日世界天…[浏览全文]

  • 19776/0
    2020-12-25
  • 三母亲用这笔钱还过吕大姨五元钱,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决定去街里买副食品,补贴一下我们没有油水的肚子。星期天,母亲领我乘上2路电车去买副食品。途中,她建议在群英楼下车,步行三站路去中市场副食品商店,这样,就可以省一角车票钱给我买根冰棍儿解解馋。我欣然同意,东…[浏览全文]

  • 19995/0
    2020-12-25
  • 二我的父亲尸骨未寒,造反派又把母亲押去开批斗大会。父亲死后第四天,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母亲的身体还没有痊愈,几天以来吃得很少,睡得也很少。造反派不由分说扭起她的胳膊往外拖去,美其名曰“轻伤不下火线”。父亲已经化作一缕轻烟,命归黄泉,但造反派想让他遭受比死还要…[浏览全文]

  • 19139/0
    2020-12-25
  • 卷一《白土地》第二部老子反动儿混蛋第一章“向日葵事件”一母亲处理完父亲的后事,糖厂没给报销一分钱,她只想着好好送走我的父亲,把家里的储蓄都花光了。父亲的一百四十一元薪水原来支撑住家里的大半边天,现在当月就停发工资,仅靠母亲的六十元工资养活我们与外祖父家六口…[浏览全文]

  • 42552/0
    2020-12-21
  • 霜染红叶第二十五章淮海站在办公室窗前,窗外正在下着雨,细细斜斜,淅淅沥沥。他喜欢下雨,雨有一种朦胧的美,朦胧隐藏了许多邪恶、肮脏和见不得人的东西,既然这些邪恶、肮脏和见不得人的东西无力将其清除,那就眼不见为净吧;他喜爱听雨声,雨声像寺庙里的钟馨和木鱼声,能…[浏览全文]

  • 69896/0
    2020-12-19
  • 五母亲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姐姐出去买菜了,只有我和妹妹守在身边。她睁开双眼,闭着嘴唇,躺在炕上望着天花板,眼神令我们那么陌生。突如其来的悲痛把她心灵的某些东西都消耗殆尽,我们说什么她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接连几天都是吃面条、喝粥,没等到吃饭时间肚子就…[浏览全文]

  • 68732/0
    2020-12-19
  • 四人要倒霉,喝口凉水都塞牙缝!我沮丧至极,一个男子汉连只鸡都杀不死,真没有用。母亲喝不上鸡汤了,姐姐只得给她熬小米粥。我气呼呼地挑水,挑了一趟又一趟,肩膀被扁担磨得火辣辣疼痛。对于我来说,只有用重量和压力惩罚自己,痛苦才能稍许减轻。姐姐比我聪明,告诉我:“…[浏览全文]

  • 69834/0
    2020-12-19
  • 三母亲一进家门就瘫倒在炕上了。那天晚餐,是我记忆中最悲惨的一顿饭。直到端起饭碗我才感到难熬的饥饿与疲倦,人已精疲力竭。姐姐做好一碗鸡蛋汤端到母亲跟前,母亲没起来,翻过身去昏睡不醒。姐姐说妈太疲乏了,多睡一会儿也好。之后给我们做了一锅大米稀饭,我们围着桌子一…[浏览全文]

  • 69867/0
    2020-12-19
  • 二我们走进昏暗的焚尸室,室内的电气焚尸炉犹如一座砖窑,两道铁门是拱形的,旁边有一个小小的窗口,供工作人员观察炉里的情况。父亲的尸体被放在一个带轮的小推车上,老人打开铁门,准备将尸体卸在巨大的炉壁上。几经折腾,父亲的嘴角又流出瘀血,流满半边脸颊。母亲心如刀绞…[浏览全文]

  • 68897/0
    2020-12-19
  • 卷一《白土地》第一部晴天霹雳第七章凤凰涅槃一送葬的卡车驶近偏僻的东八里岗子,驶出柏油马路,驶上乡间土路,大地在身后迅速移动,城市远远地落在后面。那时候是下午,夏天的四野显得空空荡荡,一眼望去萋萋的荒草无边无际。一阵阵疾风迎面扑来,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草木气息…[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