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5419/0
    2020-04-04
  • 四十一正值春耕大忙季节,第一生产队饲养厂里丢失了五十多斤饲料。昨天晚上饲养员回家吃晚饭的时候,有人趁机把门撬坏,把一袋饲料偷走了。事情发生后,工作队牛队长认为这是一件大事,此事发生在春耕生产的节骨眼上,是阶级敌人蓄意搞破坏,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必须严查和严…[浏览全文]

  • 5816/0
    2020-04-04
  • (一)一、扮儿子的孝子那一天,刚好碰在了星期六,本来已经想好了今晚的计划,恶梦就这样忍着打破了这美好的憧憬。出楼梯时就遇到了堂弟,他告诉我奶奶走了的消息,这像个重型的原子弹一般轰炸着我的心,一时的不知所措并没有令我有多大的伤心,必竟这是我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浏览全文]

  • 5678/0
    2020-04-04
  • 周伊说他看见了华洁的卫生巾,我却不屑一顾。“这有什么好看的,我都穿过。”“你穿过?”他吃惊的问。“嗯。”我应了应,他仍很吃惊。小时候,什么错事没犯过,穿女生的衣服、穿女生的卫生巾、偷看隔壁林大娘洗澡、翻墙去隔壁家偷芒果还傻傻的花时间去想计划,还把自打扮得跟…[浏览全文]

  • 5479/0
    2020-04-04
  • 三模榜单:1姚自为276……“中国在你眼中是个什么鬼?”这是老包问庞祚的问题。“那是一个很伟大的母亲——”他调侃的说。“说话正常点。”“是啊!祖国孕育了我们,给我们吃的,穿的……”“妈的,中国就孕育了你这种废佬,只知道吃喝,也不懂为祖国做点有意义的事,纯种…[浏览全文]

  • 5557/0
    2020-04-04
  • 学校2014年换了一个校长,听闻旧校长贪赃被举报了,新来的是乡镇中学西场中学的校长,他刚一来就实施了很多的政改,老一辈的领导都被革职了。什么的新课标,搞得数学越学越难学,打开新课标数学一看,书上标着先学单调性再学sin和cos的图象,什么玩意,不学图象怎么…[浏览全文]

  • 9746/0
    2020-04-02
  • 杜鹃花开第三十章淮海回到部队,部队里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批林批孔运动。连里成立了“批林批孔运动”领导小组,指导员任组长,连部几个领导和各排排长、司务长为成员。指导员找淮海谈话,叫他当他的助理,实际负责全连的学习、批判辅导工作。淮海感到很为难,说:“我对‘儒法…[浏览全文]

  • 10469/0
    2020-03-31
  • 年级长忽然发神经,推开了门,像黑社会一样,他背对着老包“先停两分钟。”但老包根本不瞄他,继续讲着他的课,年级长拿起点名册念了华洁的、莫家雪、叶文等的名字。“被点到名的下课去政教处,按名册点名,不见人的报告班主任。”“一群废佬。”他们走了之后,老包说。下课的…[浏览全文]

  • 10194/0
    2020-03-31
  • 高中和初中不同,因为高中不是义务教育,在这里,就好像生逢乱世,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问了一个旁边的男同学叫什么名字。“小弟不才,姓梁名羽生,字金庸,号古龙。”你妈的,你怎么不说你是楚留香?我又问了一下我左手旁戴眼镜的男同学。“小弟不才,正是当代鲁迅,姓郭名…[浏览全文]

  • 10483/0
    2020-03-31
  • 我的母校是合浦县第二中学,因为高中是青春泛滥的代名词,所以唤名“七春校”,“七”即“青”。在这里,一直认为读书无用的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高中是个恋爱战场,比如这里每年都会有因为成绩不佳而自杀,比如我们一直蠢蠢的暗恋对方,一直到毕业也没有说出口。比如说我,…[浏览全文]

  • 15264/0
    2020-03-29
  • 四十昆明市两旁的商店已经贴上了红红的对联,有的还挂上火红的灯笼。好些大人领着小孩买吃穿、买鞭炮、买玩具。杨琼默默地望着他们,她的眼前浮现出他们一家四口逛商店的画面。李明抱着幸福,她背着老二,走出这家商店,又进入那家商店,包里塞满了购买的货物。“嘭”的一声爆…[浏览全文]

  • 15696/0
    2020-03-28
  • 三十九岳安县人民法院里,李明把离婚起诉状递给法官,法官看完后退给他说;“婚姻法第18条规定‘男方要求离婚的须于女方分免一年后提出。’你小儿子才两个来月,不符合规定,所以本院不能受理。”“我一年后再来。”李明站起来欲离去。“你先坐下,我再和你聊几句。你远远的…[浏览全文]

  • 16963/0
    2020-03-26
  • 说起这几天伍佑集团人力资源科对车间各岗位进行定员定岗的事儿。赵倩就愤怒地骂:“亏他大(爹)的先人呢!本来一个岗位就一个人,甚至一个人两个岗位!还定他娘的啥屄!办公室人多的挤死呢咋不定!”截至目前选厂缺员不厉害的班组就数机修班。如果说机修的话让读者听着还有技…[浏览全文]

  • 16306/0
    2020-03-26
  • 中秋节到了,工会别出心裁,召开一次退休职工茶话会。以前这会那会多了,通知了,烦,不想去;现在难得有这样会,一听说,稀奇,都风闻而来。就像以前村里人听到说唱大戏,那么热闹。大家翻出以前坐过的竹椅,还有给孙子坐的小凳凳,络绎不绝来了。更让感动的是,一位卧床多年…[浏览全文]

  • 23907/0
    2020-03-25
  • 杜鹃花开第二十九章转眼间淮海当兵已是第4个年头,他可以请探亲假了,春节过后宣传队解散,他回到连里,就向指导员提出了申请。指导员说:“我们的原则,是优先安排年龄大的同志,你年龄最小,等等再说吧。”他去找司务长刘玉林商量,刘玉林出主意,叫他家里来个电报或来封信…[浏览全文]

  • 28890/0
    2020-03-21
  • 有句俗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李县长偌大的世界里,谁是螳螂谁是蝉,谁又是黄雀呢?《猎物》这个故事并没有给出明确地答案,但我在吞云吐雾里想了又想,李县长的世界有些奇妙,在他的世界里,好像人人都是螳螂,人人都是蝉,又好像人人都是黄雀了。李县长正值壮年,精力…[浏览全文]

  • 30310/0
    2020-03-19
  • 三十八火车在云贵高原上“哐当,哐当”的行驶,车厢内李明静静地坐着。幸福在过道上踉踉跄跄地行走,他时而对着陌生的女旅客喊“阿姨”,时而走到男旅客面前叫“叔叔”。稚嫩的甜甜的叫喊声,博得旅客们的微笑和喜爱,有的给瓜子,有的给花生,有的给香蕉。他成了车厢里的小精…[浏览全文]

  • 29140/0
    2020-03-19
  • 为便于文友阅读,建议您按章节顺序依次投递柳岩断指牛金刚没有来二厂之前的一个小夜,就要快下班的时候,化验员刘艳在球磨车间取样受伤。因为二分厂原矿取样机安装在磨浮车间,设备属于质检科,而现场又属于二分厂。取样机跟前就成为一个两不管,周围常年没有人打扫清理,积水…[浏览全文]

  • 35291/0
    2020-03-18
  • 杜鹃花开第二十八章国庆节前,团宣传队集中,淮海又见到了宣传队的那些女兵们。夏红莲虽然表面像一个月中嫦娥,冷艳如霜,不动凡心,但世上哪有姑娘不想郎的呢?她也和其他女兵们一样,正当怀春年龄,面对满园春色,即便真的是月中嫦娥,也会起下凡之心的吧。然而,她又是一个…[浏览全文]

  • 41925/0
    2020-03-14
  • 按照以前的伍佑集团定岗定员电工班也缺员。吴德全快走的那年,电工班就有人嫌工资低不好好干。一个年轻电工三天两头子找到办公楼上闹,说自己不适合干电工,最后王二炮就只好安排到关停的五分厂守厂子,又一个年龄约四十来岁的老电工因为工资低家里负担重辞职到另一个单位去了…[浏览全文]

  • 46348/0
    2020-03-11
  • 三十七李明在本子上撕了一页纸写到“我和幸福回山西了,等你想好了我再来接你。人常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现在老二出了满月了,你还不跟我走。我实在没办法!”他把纸放在老二头边,在额头上亲了亲熟睡的老二,抱起幸福慌慌张张出了门。“弟弟,弟弟”幸福指着屋子说。“…[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