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7397/0
    2021-04-20
  • 二?我最打怵的是晚上过堂。迟司令心狠手毒,动起手来丧心病狂,不管是谁,只要落到他手里,不打你个半死就算手下留情(且不说一个人一旦沾染了鲜血,往后只会变得越发残忍了)。长期挨打的经验告诉我,最好装白痴,问你一句回答一句,拨拉你一下动一动地方。只要一手捂脑袋,…[浏览全文]

  • 7227/0
    2021-04-20
  • 卷二?《在特殊监狱里》第二部?在特殊监狱里?第五章?“车轮战术”??????????一?红卫兵们有备而来。王官迷急于证实是我写的反标,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鼓动几个不明真相的同学对我百般折磨。他逼不出证据,狗急跳墙,其后的下午一个人赤膊上阵。去年夏天我在养…[浏览全文]

  • 7400/0
    2021-04-20
  • ????四?红卫兵的暴力在不断升级,天天来“小会帮助”石头,持续了一两个星期。审讯极其乏味,无论造反派怎样逼供,还是挖不出石头的反动根源。我在旁边大致听出他写反标的动机,说起来让人难以置信,其实是一个堪称国际级的玩笑,动机再好笑不过了。造反派想小题大做,纯…[浏览全文]

  • 7498/0
    2021-04-20
  • 三?第二天下午,学校革委会在俱乐部门前召开批判大会。夏天俱乐部室内热,几百人挤在一起,热气冲天,臭气冲天,人人汗流浃背。台上台下的革命师生全提不起昂扬的斗志,昏昏欲睡,所以比较隆重的活动都搬到室外的篮球场上召开。经历过多次“小会帮助”,我也算个老资格的“运…[浏览全文]

  • 7349/0
    2021-04-20
  • ?二?我扒在窗台上,脑袋靠着手,盯着石叔叔的背影,凝然不动,直到他转过墙角消失在小松树丛中。心里的甜酸苦辣都涌上来,翻腾起伏。我想起我的父亲,多么渴望他能活着,也给我来送饭。人往往在一瞬间可以回想起很多往事,不知为什么,眼前突然闪过我闯过的一次祸。那时候父…[浏览全文]

  • 7280/0
    2021-04-20
  • 卷二?《在特殊监狱里》第二部?在特殊监狱里?第四章?狱友小石头?????????一?糖厂子弟学校放完暑假,开学了。沉寂一个多月的白土地又喧哗起来。我纳闷,无论什么地方,一缺少孩子就会变得死气沉沉。除了俱乐部门前的大喇叭,时而播出批判糖厂“冯、马、于反党集团…[浏览全文]

  • 7707/0
    2021-04-19
  • 千里之外的东海市,那段时间极不平静。特别是蓝川家所在的大四合院里相继发生了三件意外的大事。有一个周日的下午,忽然从院外慌乱地跑进来好多人,好几户人家的门窗乒乒乓乓的被那些人急切地敲打。敲击急切,询问声更急切!这引得所有在家的人都好奇地探头向外张望。虎震妈当…[浏览全文]

  • 7275/0
    2021-04-19
  • 发生了一件足以影响蓝川一辈子的可怕意外。秋收会战打响了,蓝川与放秋假的小伙伴们负责往麦场运输稻捆。大人们将新割下的水稻用镰刀往起一拢,成捆后左右一翻,几根略长的稻杆不知什么时候缠绕上去的,立即被墩成一捆。看似柔弱的长稻,结成捆后不但奇重无比,而且处处扎肉。…[浏览全文]

  • 7445/0
    2021-04-19
  • 九月初的咸岛郡北部,早晚已有些寒凉。蛐蛐也开始在入夜后喁喁而唱。所有的水洼都凉的下不去了。蓝川临睡前上厕所时,遥遥地看到极远处那片行道树中间,那些往来穿梭的汽车长灯,他忽然从心底生发出一种难受。他知道,那些长灯能把他带回爸妈身边,让他重新见到哥哥蓝河,见到…[浏览全文]

  • 11107/0
    2021-04-19
  • 走进教室,开始上《核舟记》。先叫学生预习一会。简单解释了一下后,就提议请哪个同学到黑板上把核舟画出来。话音刚落,学生跃跃欲试,纷纷举手要上来。甚至有个学生站起急于上来。我便点了他名。他一下子在黑板上就勾出了一条船。正洋洋得意时,谁知下面学生喊道:“小了,小…[浏览全文]

  • 11804/0
    2021-04-18
  • 第十一章伊甸春风117渠道工程刚完工,春雨就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生产队歇工休息。宋军惦念着渠道新修成,不知能不能经受雨水的冲刷,便穿了蓑衣,到下溪滩去看看。今年的麦子长得不错,大麦都破口抽穗了。据妈妈说,家里存粮已不多,虽然每天只吃一顿干饭,要想撑到麦子成…[浏览全文]

  • 11637/0
    2021-04-18
  • ??三?我的囚室变成名副其实的刑讯室,一连几天,我都站在门外向毛主席请罪,等待着下一个来接受“小会帮助”的老师。我不断猜测下一个是谁?等来的是体育老师刘小伙。远远见他从走廊门口走来,多想打个招呼啊,可是我不敢,只能默默看一眼。刘小伙没有侯字典脸上的那种恐惧…[浏览全文]

  • 11663/0
    2021-04-18
  • 二?我等待着,整天等待。有人说,骗子最坚决的是要维护他的诚实,懦夫最坚决的是要维护他的勇敢。我知道王官迷就是这样的人,他不会放过我的。他炮制的“反标”事件不能落实,自己无法下台不说,还将声名狼藉,威信扫地。时间一天天过去,从早晨到夜晚,从夜晚到黎明,我一个…[浏览全文]

  • 11351/0
    2021-04-18
  • 卷二?《在特殊监狱里》第二部?在特殊监狱里?第三章??秘密刑讯室??????????一?我平静下来,以接受的态度对待囚禁生活。在一系列肉体与精神的煎熬之后,有一种深沉的悲恸压抑着我,生存的愿望从没有现在这样迫切,也从没有现在这样毫无意义,这种内心的变化外人…[浏览全文]

  • 11575/0
    2021-04-18
  • ???四?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早晨醒来,又一个人躺在特殊监狱里。我脱掉臭哄哄的裤子扔在地下,光着屁股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外面的阳光透过窗棂洒在地上,一只大苍蝇在床头撞来撞去,那只拉拉蛄在床下沙沙地爬着,从一个墙角爬向另一个墙角。我感到浑身发软,太阳穴…[浏览全文]

  • 11762/0
    2021-04-18
  • ???三?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卡车停止不动了。“下车,下车!”身后的人命令,将我们连推带搡撵下车去。我摔倒在地上,爬起来,和大家并成一排,呆立在空旷的刑场一角。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刑场,坐落在一个挖开一半的沙丘下,旁边是一片满是离离荒草的开阔地,沙丘上长着几…[浏览全文]

  • 16674/1
    2021-04-18
  • ???二?一阵排山倒海的口号声之后,黑眼镜被推到前面。主持人大声喝问:“反革命分子张犯,你知罪么?”所有的目光一齐射向他。“我没罪。”黑眼镜抬起头,看了看人群,移动了一下双脚,最初一刹那甚至露出胆怯的神情,这只是刹那间工夫。“老实交代,你为什么组织反革命集…[浏览全文]

  • 24034/0
    2021-04-17
  • 第十二章太阳很早的就爬出了地平线。小草尖上的露珠在光芒的怀抱里轻盈的跳着。淘气的就像小孩子的在扎巴着眼睛。风无力。轻的像芦絮在佛着脸宠。原野的空气透露出湿润的草香花香的气息。学校的操场上,一根笔直的旗杆上挂着一面很鲜艳的五星红旗在空中迎风飘扬。路上有赶集的…[浏览全文]

  • 24346/0
    2021-04-16
  • 我在看电视时,陶老师来串门:“怎么,又在看京剧《三打陶三春》?”我无奈笑道,“它老放呢,我只好老看哦。”“你不是在研究莎士比亚么?”“我那有什么资格研究莎士比亚,只不过教学需要,看了些莎士比亚戏剧。”“怎么样,《三打陶三春》比得上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么…[浏览全文]

  • 25858/1
    2021-04-14
  •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王春丽赶快从沙发上站起来,父母和孩子都还在睡午觉,能够拿钥匙开门的只有她的男人-马晋!她刚走到门口,准备开门,马晋已经把门打开了!他潇洒地把钥匙和黑色手拿包放在门口的鞋柜上面,他望了王春丽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自顾自地从鞋柜里拿出了一双看…[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