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38/0
    2020-01-17
  • 一老党员宋万做梦也没想到,在他年逾花甲之年又升了官,而且是千古没有的“扒房官”。盖新房扒老房,这是农村规划宅基地的一条政策。可是,不知从何时起,玩花台乡南岗村兴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盖新房不扒老房。新房盖起住人,老房留着养畜养禽,人畜兴旺,两全其美。于是乎,…[浏览全文]

  • 3240/0
    2020-01-14
  • 杜鹃花开第二十一章春天又匆匆离去了,树林已经披上茂密的深绿,野花开遍了山原,晴空闪耀着蓝色的光晖,显得更加深邃、温暖。五月的一个上午,营区里很安静,上白班的在山上施工,下夜班的正在睡觉,一个哨兵背着步枪在道路上巡逻,球场上有两、三个人在没精打采地打篮球,响…[浏览全文]

  • 6161/0
    2020-01-13
  • 城市发展真是日新月异,隔几天不走,就如一条新路,感到陌生。这不,边走边看呢。突然,听到后面喊声。回头一看,是位苗条姑娘,好像不认识。也许在喊别人吧。像我们这把年纪,是不能瞎应的,否则就会遭到一顿奚落。所以回身仍走自己的路。谁知她快步赶上来,嗔怪道:“怎么,…[浏览全文]

  • 6228/0
    2020-01-13
  • 2这是初春,乍冷乍热,春寒料峭。虽然两面山上萧条枯萎的草木穿上绿色的时装,在那茫茫苍苍的山腰,金黄的迎春花,或雪白或粉红色的野桃花竞相开放,山上浓密如盖的白皮松也焕发出翠绿中不乏鹅黄的神韵。然而冬的余威犹在,是不是突然大雪飘零或是冷风嗖嗖会袭击一下脱下冬装…[浏览全文]

  • 7870/0
    2020-01-12
  • 我的身体还能强支持住,可是方小梅实在是支持不下来,她本来身体就弱,再加上她今天本身就感冒发着烧,现在比冷水再一浇,全身都在不住的发抖,腿不停的打颤,现在就像和天在斗,时间已不容我俩耽误了,如果在拖延下去,对方小梅来讲有可能就有生命危险,我现在就是豁出自己生…[浏览全文]

  • 7855/0
    2020-01-12
  • 我和一个女人的故事(上)一九九零年过完春节,我在找不到好一点的活路之下我只好又和村上好多中老年人又干起了即艰苦又比别人瞧不起的老本行(肩木头)。从八八年开始,肩木头和以前大不相同了,比以前轻松多了。以前都是走去走回,现在去的时候不用再走哪几十里山路了,早上…[浏览全文]

  • 8769/0
    2020-01-10
  • 二十四“咯咯咯儿——”公鸡已经开始打鸣。窗户上泛着微微的白光。杨琼起身撒了一泡尿复又睡下。幸福睡在她和李明的中间。这三位一体的睡觉方式已经多日。她辗转反侧,没有睡意。“睡吧,还早哩。”李明也醒了。他也撒了一泡尿紧挨她睡下。“我睡不着。”她说。“又想着回云南…[浏览全文]

  • 8692/0
    2020-01-08
  • 第一章1这是2020年元旦的事了,也就是袁如慈就要退休离开伍佑集团公司前一年发生的事儿……伍佑集团二号人物王二炮被员工打了!袁如慈期初是听到质检科副主任建勋说王二炮被二分厂电工王力红打的鼻青眼肿住进医院,就是因为他搞了王力红的媳妇刘梅的缘故。阔嘴红鼻子卷卷…[浏览全文]

  • 10014/0
    2020-01-07
  • 杜鹃花开第二十章冬去春来。温暖的风,又从东南边的山谷吹进了大山,发着绿色的灌木丛,在黄绿色的油杉和蓝绿色的灰杉林间蔓延,栗树、桑树、油桐、油茶、乌桕、漆树,在风中颤动着粘粘的绿叶,矮小的枞树生着一簇簇常绿、粗粗的叶子,发青的小草和蕙兰浅黄绿色的花朵从去年的…[浏览全文]

  • 14632/0
    2020-01-06
  • 二十三洁白的雪花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大地呈现一片银白色。树枝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像是挂满了棉絮。门外静悄悄的。冬天不再是那样的寒冷,而是变得一片祥和、圣洁、温馨和充满希望的世界。瑞雪兆丰年嘛!杨琼的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李明的母亲端坐在炕头。孙子坐在她的…[浏览全文]

  • 17382/0
    2020-01-02
  • 铜商劫引子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因为有人于是就有了千万个群!这些群里里也就天天演绎着各式各样形形色色很精彩的事。没有进入这些群,对这个群里发生的故事总觉得都是个秘,大凡置身其中,经历一场,也就会大发感慨“原来如此!”于是你眼里高尚的不再高尚,纯洁的也就不纯洁…[浏览全文]

  • 17936/0
    2020-01-01
  • 距离我们2570多年前,有个叫孔丘的老夫子出生在一个乱世,他;“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心存所欲,不逾矩。“孔老夫子一生严谨的做学问,晚年专心做教育。他自己深知那个年代,道德几乎完全崩溃的局势下,诸侯、大夫只知急功…[浏览全文]

  • 18985/0
    2019-12-30
  • 续上回七月。一个黑色的七月。雨,已经连续下了二十多天都没有停过。不是大雨、就是暴雨、至少也来个雷阵雨。所有的河流岸边,都留着洪水进犯的痕迹;团结大沟是贯穿我们那里的一条最大的南北河流。北通小洋河,南通黄沙河。水早已漫上了路;岸的两边的庄稼都被水温柔的淹没着…[浏览全文]

  • 19067/0
    2019-12-30
  • 二十二早晨起来,杨琼拉开窑门。一股冷空气迎面而来。大雾像蒸汽似的笼罩了大地,灰蒙蒙的一片。群山被晨雾包裹的严严实实,一点也看不到。近处的树木也只能看到模糊的光秃秃的轮廓。地上、柴禾上、磨盘上结了一层薄薄的白霜。隐约能听到人们的说话声。社员们已经开始挑水了,…[浏览全文]

  • 22841/0
    2019-12-28
  • 第六章鲜花和牛粪(当初发错的第六章,现在补上)马小旺和王爱桃订婚的消息在全村很快传开了,大家有人为马小旺叹息:“鲜花插在牛粪上。”马文胜听说之后说道:“鲜花插到牛粪上是因为鲜花需要肥料,虽然王爱桃丑点儿,可是她家庭好,俺小旺今后要交好运了。”和马家订婚之后…[浏览全文]

  • 25293/0
    2019-12-24
  • 杜鹃花开第十九章国庆节过后,十连二排来到独山附近施工,在独山附近又勘探出一处铀矿石,矿石在山的岩层中间,要打坑道进去开采。他们居住在一个细腰葫芦形状的小山窝里,小山窝的细长山道出口处,就是那条向东通往六安的公路,向西约一公里处,是他们去年刚来这里时宿营的那…[浏览全文]

  • 25036/0
    2019-12-23
  • 二十一娥眉月已迫近西山,光秃秃的树木在寒风中瑟瑟,清冷的空气像猫爪脸似的隐痛。男女社员先后从自己的家里出来走向村头的一座古庙。庙宇是四合院,大殿坐北向南,南面有戏台,东西两边是厢房。庙宇是青砖灰瓦,屋脊成人字形。这是村中最好的建筑,如今早已成了村里的小学。…[浏览全文]

  • 29658/0
    2019-12-21
  • 身边人是如何坑老板的(2-2)第一期资金没兑现,我曾同老板说,对方好象有空手套白狼之嫌。先前一些事我也会在他前面做一些评议,或建议,我发觉一些事上自己经历有限,老板未必听得进,后来我就告诫自己,员工、下属改变不了老板,做好自己份内事就可。那年十月我去云南做…[浏览全文]

  • 30308/0
    2019-12-20
  • 往日每到教育学院,高中老同学总要把我带到他书库,拿出这本,亮出那本,指指点点,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现在退休了,我路过,再去拜访,只见他老态龙钟,开始不提书库了。不过,饭后两杯酒下肚,踌躇又上来了,最终还是迫不及待带我去参观他书库。高大书架,一架一架,一排一…[浏览全文]

  • 30850/0
    2019-12-19
  • 二十连绵起伏的群山上,生长着许多青松翠柏和杂树。这是北方的一片林区,黄土高原上不多的景色。这些松树、柏树是不落叶树。冬天里其他树木都掉光了叶子,但松树柏树依然苍翠青绿。山上的其他树木的叶子已变得色彩斑斓,更多的是呈现深红、深黄、深紫,叶子大都开始纷纷掉落了…[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