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6/0
    2019-07-23
  • 王阿姨最近一段时间时运不济,她接二连三地参加了两个葬礼。这是两个什么样的葬礼呢?咱们先说说王阿姨参加的第一个葬礼吧。王阿姨老妈的身体一向不错,虽然年过六旬可眼不花耳不聋,手脚轻便灵活。老太太一向自诩自己的身体如何如何的棒,用老太太的话说那叫“要是轮到我吃药…[浏览全文]

  • 143/0
    2019-07-21
  • 这是一部小说,而不是纪实文学或人物传记、回忆录,小说中的历史背景是真实的,但人物和故事,都是作者根据自己的生活体验和审美情趣而虚构的。请勿对号入座。杜鹃花开第一章这是地处黄海之滨、苏北平原的一个小城。古老的串场河,从城西绕城向东、由城的南边流过,形成一道天…[浏览全文]

  • 5869/0
    2019-07-18
  • 某校高二的学霸郭枝花跳楼自杀了!这一爆炸性的消息不胫而走,学生们课余时间无不热烈地讨论着郭枝花跳楼的事情,也有的学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郭枝花是学校里公认的学霸,将来考上名牌大学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她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校方在事发后及时地给出了官方声明——郭…[浏览全文]

  • 14857/0
    2019-07-15
  • 续上回第七章人人都有一个美丽梦幻的童年。虽然是年代不一样。但是孩子那种天真灿烂的性格是无法抹去的。我从来就没有享受过向人间爱孩子哪样那个的童年。那种在父母怀里温暖大了的童年;那种——放在头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童年。也没有过向人家;一家子里外亲戚呵护的…[浏览全文]

  • 15708/0
    2019-07-14
  • 俗话说得好,自古婆媳是冤家。这句话用在王孝一家再合适不过,王孝结婚还在蜜月期的时候,王孝的媳妇就和王孝的老妈叮了一次嘴,从此这婆媳二人就像是斗红了眼的斗鸡一般是你见不得我我见不得你,这一斗就是十几年。王孝每天都在这样的夹缝中生活。一边是含辛茹苦把自己一手拉…[浏览全文]

  • 22740/0
    2019-07-12
  • [第一章]我三岁时,就随父亲搬到了上川郡,父亲在那儿有一幢还算宽敞的别墅,我小时候一直以为它比金阁寺还要大,母亲自从搬过来后就很少说话,且很少有好脸色了,虽然说她本来就话不多。在中国时她总是把我搂在怀中,捏着我的脸蛋叫我“阿成”。我的父亲是什么“矢野会社”…[浏览全文]

  • 37777/0
    2019-07-08
  • 尾声两个多月过去,我想念起沈老和贾老来了。于是,我分别给两老打电话。听沈老的口音,精神和心态,仍然非常好。他说,他刚已从H市回浙江老家了。沈鑫的老伴是余杭人,不知是他沈鑫,还是他老婆的神力,在老婆老家的一个小镇上,弄到一块地皮,他毕竟曾经是一个地位不低的官…[浏览全文]

  • 45880/2
    2019-07-07
  • 响水县的大礼堂正在召开一个反腐倡廉的大会。大会有响水县纪委马书记主持,与会人员都是各单位的一把手。上午十点多,吕县长正在台上做报告,只听吕县长说道:“十九大以来,党中央加大反腐力度,老虎苍蝇一起打,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恰在此时,李秘书急匆匆走上主席台在…[浏览全文]

  • 45150/0
    2019-07-07
  • 续上回第六章朦胧中听到了鸟儿的叫声。我以为自己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中,灵魂正在四处游荡。阳光!就像烤火一样撒到了我的身上时;我没有感觉到暖意。现在的我以为自己正在另一个世界里游荡。可是,阳光硬是把我的眼睛扳开。我是睡在床上。红肿的眼睛静静地又很好奇的在屋里寻找…[浏览全文]

  • 15915/0
    2019-07-06
  • 大约正午前,温暖和煦的阳光沐浴着大地,道路两旁淡淡的清清的恬静的寒梅花香扑鼻而来。乡民们如同奔赴花卉的蜜蜂一样飞腾着迅速前进,他们一路上吆喝着、嘻笑着、拥挤着不段地往永兴镇学校迈进。顺子带着大孩子们在前面跟着乡民们一路狂跑,大人们背着小一点的孩子跟随着快步…[浏览全文]

  • 48726/0
    2019-07-05
  • 林厅长的心里有一个埋藏了二十多年的心结,这个心结深埋在林厅长的心底,那是他心中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为了化解这个心结,林厅长不知道在背地里默默地流过了多少眼泪,可惜直到现在,他的这个心结不仅没有一丝化解的迹象,反而有愈加严重的趋势。二十多年前,林厅长还只是一…[浏览全文]

  • 49146/1
    2019-07-05
  •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一定又是李疯子到哪里疯去了?”众人循着声音望去,果见李疯子上身披了一件粗布的衣衫,敞着个怀,右手拎着一个酒瓶子晃晃悠悠的由远处走来。及走近,众人才发觉李疯子的脚上竟然穿了一双崭新的黄球鞋。“李疯子,你什么时候买了一双这…[浏览全文]

  • 49558/0
    2019-07-02
  • 续上回第五章当我经过黑暗,睁开双眼的时候;那刺得像槐树针子一样刺痛的阳光,正在刺着那双怜悯的双眼。一双惜怜干枯的黑亮的眼珠子此时正浸泡在那一汪咸苦的卤碱缸里;无力无神的挣扎。就像蚯蚓被铁锹断成两截,痛苦在蠕动着。为着那一点点的最后的生存在努力。包围着眼珠子…[浏览全文]

  • 51102/0
    2019-06-28
  • 第二十章我们无法与伤员家属对话下去,我们说任何一句真话,都会伤害他们。我们虚与委蛇,王顾左右而言他,老是反复说着“安心静养”“早日康复”这一类废话。我们正找不出与他们真实对话的内容,又无法老说假话去应付的时候,沈鑫接到一个电话,他一看手机,悄声对我们说:是…[浏览全文]

  • 50276/0
    2019-06-23
  • 第十九章我们老板,做成了A省的首富,可背地里,大家都在说,老板也做成了另一个非常响亮的称号,叫铁公鸡。后来接替“石头生”,做了坦途集团质检部长的张一博,在私下里,议论老板,说了句滚烫难入耳的话:“我们老板什么都不缺,只缺良心。”但愿,这话不要传到老板的耳朵…[浏览全文]

  • 50647/1
    2019-06-23
  • 第四章我的印象中,最深的就是爷爷了。他在我的灵魂的岁月中——说句实在的,不是爷爷,也许,我就不会活到今天。尤其在那日不充饥的岁月里,谁都没有吃饱饭的日子里。在曾经的岁月里,他宁肯自己不吃,也想尽一切方法找点给我吃,那么实在没有就是出去讨,也要讨点给我吃,虽…[浏览全文]

  • 50676/0
    2019-06-22
  • 有一天下午5点过,我和朋友谈完事情,感觉有点饿了,于是进了一家超市,想选一盒饼干来吃,隐约记得某个广告说,猴头菇饼干,好养胃!于是,我便蹲着,在置物架上寻找猴头菇饼干!突然,我的余光透过置物架的缝隙,瞄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超市!那是我心心爱爱的老公!然而…[浏览全文]

  • 50449/0
    2019-06-16
  • 孟琳已经看出赵国不珍惜她,但她还是赴约了——不到黄河心不死。“你有心事啊?”赵国点完菜问孟琳。孟琳已经删过两次赵国的微信,若再道别,连孟琳自己都觉得像闹着玩似的。她特别羡慕同事:同事每天都是她男朋友开车送她上下班,她家到单位有三十多里。孟琳也想有个宠她的男…[浏览全文]

  • 50682/0
    2019-06-15
  • 第十八章他这一问,我好为难。说不好,不说又不行。或许这是个属于老板娘的“机密”,虽我也遇上也知悉了,却是不便公开的,我的嘴,仍得为她的“机密”闭紧。于是,我反问沈鑫,你这个消息是哪里来的,没有这回事。说完,我的脸发烫,我不惯说谎,在我否认事实的时候,我不能…[浏览全文]

  • 50461/0
    2019-06-11
  • 随着城镇化的推进和国家正在大建设、大发展,需要大量的土地、山林等地域被征用,因此在征用的过程中会出现许多新矛盾和新问题,所以需要人们引起思考、关注和重视。我写这篇小说的目的也就是从这方面考虑的。———题记刘宗义一逢到山溪村人就说:“真是天开眼了!独眼的亲戚…[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