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3/0
    2018-02-17
  • 成长是一个非常残忍的过程,它让我们开始慢慢认清这个世界。让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有多么血淋淋,也让我们知道曾经之所以看不见的这些,是因为有人把它们挡在了身前。而那时的我们,却还要求他们对我们笑。——章欢择夏季的天真是琢磨不透,阴晴不定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刚…[浏览全文]

  • 2705/0
    2018-02-14
  • 我的无鱼不知道也说不清楚你们是如何炼成的富人一族但绝对不是你们比别人努力或比其他人品德高尚造成的这几个做人小因素,其实人类在形成社会以前现在和将来做为绝大多数的平民也绝不会有强烈要求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愿望,你们的出现只能说明这个社会的统治有很多漏洞还不算…[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2-13
  • 一他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眼睛呆呆地看着窗外。被夕阳浸染的世界让他觉得疲惫,他的眼睛慢慢闭上了。就这样睡着了,而那本很破旧的书,一似默然的好友陪伴着他,书的扉页上赫然印着”童话“二字。他昏沉沉地走进一个梦里。梦境里的他在一个原始森林里踽踽独行,头顶浓荫蔽日,…[浏览全文]

  • 2714/0
    2018-02-13
  • 烂鱼儿表哥和胡彩云所住的这座楼房有三个单元,烂鱼儿表哥住在一单元,胡彩云住在二单元三楼。胡彩云的房间大约八十多平米,室内装修是九十年代的风格,米黄色的三合板墙裙,已经多处翘起,油漆也没了光泽,房子显得有些老旧,不多的家具看起来也是装修时配备的东西,和房子一…[浏览全文]

  • 2722/0
    2018-02-13
  • 又是几天过去了,每天都在等着消息的权钟仁,心急如焚地眼看春节马上就要到了,可是仍然没有一点表示出省财政厅那位副厅长给常务副县长打过电话的迹象。因为前天下午权钟仁还在一个会上看到过徐铭,而徐铭只是应付式地向他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关于工作上的事。以权钟仁的直觉告…[浏览全文]

  • 2716/0
    2018-02-13
  • 我的大家你们也太不把自己当人看了点吧,凭什么才一面之缘就台上台下的央求观众永远记住你还要祝你成功,难道观众的善良和无奈就是你们免费随便骗人和要价的理由吗,你们知道有多少人而且不仅仅是在舞台上渴望自己成功吗,你们知道竞争成功的路上有多么残酷和激烈吗,你们就知…[浏览全文]

  • 2701/0
    2018-02-12
  • 我的不敢在偶像面前尽情的尖叫激动放电表白因为都这样就不奇怪,就如在一尊佛像面前图腾旁边或是什么神乎乎的物件脚下,你会下跪磕头诉说自己的秘密和希望心愿。舞蹈是什么,就是可以把自己的腿高高抬起来的一种运动而且不由自主你来了,她就高高把腿抬起来还要分叉到最大距离…[浏览全文]

  • 2718/0
    2018-02-11
  • 我的相连第一次在电视上听说一个女人为了保住乳房就算是到了乳腺癌晚期也不做切除她说:女人没有了乳房那还叫女人吗,我就留着它,也不单纯是为爱我的人留着因为这个器官,是女人最重要的象征之一,就算少活十年八年,这就活的是个质量和品位问题。一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要对着…[浏览全文]

  • 2738/0
    2018-02-11
  •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家店什么时候开的,在他们记忆里,从他们在这里开店的时候,这家店就有了。与别的店不同,这家店异常安静,相比整条街的繁华,这家店就像一个躲在角落里的孩子。当然,这并不代表没有人注意这家店,小叶紫楠做的牌匾上两个烫金大字——面具,低调内敛,让路人…[浏览全文]

  • 2701/0
    2018-02-10
  • 我的跳跃我的大哥老板好心情的时候爱跟我们讲解讨论一些热点话题也是自有他的一套圆满说辞:任何一家企业最终都会倒闭,这是个必然现象没什么值得惋惜跟可怜,经营不经营的就是先把钱装起来最重要,什么人才不管理,即使他经营的再好最终也逃不出倒闭这个结局因此,再干上十年…[浏览全文]

  • 2698/0
    2018-02-09
  • 我的最美一瞬间,我成就了最美女儿在深夜还不入睡想睡又不睡一如从前的我最美而一闪而过的最美就成了从前从前的我就有了现在的最美女儿是我的最美是我从前到永远的最美有了女儿的最美从前的我就是无所谓女儿是我现在的最美我也就有了永不消逝的最美女儿就是我人生的最美(20…[浏览全文]

  • 2703/0
    2018-02-08
  • 林戬大脑飞速的运转着,趁着身体还可以控制,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只连发式弩弓,对准欧廉扣下扳机噗!噗!噗!银色的弩箭射中欧廉的身体,欧廉笑笑看着林戬,从身体里拔出射入胸口的银箭,两只手轻松的把银剑扭成螺旋状,弯成U形扔到地上,嘴角微微一翘轻蔑的看着林戬,并没有把…[浏览全文]

  • 2697/0
    2018-02-08
  • 欧廉此时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他的心情无比的愉悦,没了刚才的不安。这次来华夏,本来想得到蓝血精魄,没想到,还能遇到月狼,如果得到月狼的血液的话,血族又可以进化了,从此将不惧狼族。一股煞气从‘血侍’身体爆出,这股煞气逐渐变得浓愈,‘血侍’双手不断的翻动,煞气在血…[浏览全文]

  • 2700/0
    2018-02-08
  • Angel此时手里多了一把银色的短刀,索菲亚两手,指甲延伸如锋利的钢刀般,由于索菲亚在空中自上而下攻击,Angel不占优势,非但没有伤到索菲亚,一不小心,后背和手臂被划伤,血滴滴答答流了下来。索菲亚用舌尖舔了下指尖上的血,笑着说道:“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你…[浏览全文]

  • 2699/0
    2018-02-08
  • 萨摩凌空一击迅速转身,回到林戬身边蹲坐着,刚才的那一击如此的轻描淡写,却让血族大为震惊!林戬摸了摸萨摩的头,问道:“怎么样?能对付吗?那个白西服的人我来应付,其他人你随便玩玩就好。”萨摩嘴角一咧露出令人难以忍受的笑容,欧廉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安。毕竟这只萨…[浏览全文]

  • 2701/0
    2018-02-08
  • 一路疾驰,伴随着一路的谩骂,闯了不少红灯,车行驶到昌平后,林戬将车丢在路边。Angel问道:“还没到地方,为什么把车停在这里?”“大小姐,我们一路闯了多少红灯、剐蹭了多少车你知道吗?交警马上就到,我们会有很大麻烦,赶紧救你的那几个伙伴吧!车就放路边会有人处…[浏览全文]

  • 2700/0
    2018-02-08
  • 男子迈着轻松的脚步走到喷泉旁边,英俊的脸庞,深邃的眼窝,蓝色的深瞳,带着十七世纪的英俊,棕色头发梳理的整齐有序,白色的领结、白色的衬衫、马甲,英伦风西装,脚上一双纯白色手工制作的雕花皮鞋,在斜阳的映照下泛着亮光,此人便是血族新首领欧廉。“呵呵!没想到我的血…[浏览全文]

  • 2700/0
    2018-02-08
  • 几分钟后,枪声停止了,Angel对着电话喊道:“喂!喂!罗珊!罗珊!”对方没有回应。“怎么?你们的人员被袭击了?”林戬问道。“罗珊她们和血族发生冲突了,可能出大麻烦了!”Angel焦急的在客厅踱步。“等会吧!肯定会有人打给你。”林戬说完,过了十几分钟后An…[浏览全文]

  • 2700/0
    2018-02-08
  • 林戬原地站着,没有移动脚步。“孩子,过来,让我看看你有什么能力?”老者慈眉善目的说道。“小子,过去吧!”一分钟后林戬脑海传来声音,林戬再次呼唤又没有了声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林戬咬咬牙向老者走去。来到近前,老者深陷的眼窝处,用疲惫的双眼看着林戬,…[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2-08
  • “林戬,真有你的!都成红人了!哈哈。.”Angel忍不住笑道。“哎!你这一来,鸡飞狗跳!小区这些大爷大妈又有话说了!”林戬感叹道。人生当中总会遇到那么一群老年人,他们解决完自己的儿女婚姻问题,又关注别人家儿女的婚姻问题,今天催这个,明天催那个,原本让人觉得…[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