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239/0
    2021-09-23
  • 梅松菊很少出国,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出国就没好事。此时此刻,松菊正和他的美国朋友走在粒子对撞机的维修通道上,满脸困扰。这回松菊终于明白,总有学生对他说上英语课如同听天书是种什么样的体验了——他这美国朋友说的话,自己是一句也听不懂,显然,这些知识已经超越了他…[浏览全文]

  • 1341/0
    2021-09-23
  • 第一章临危受命(下)皇冠大酒店地处碧波湾畔,这是九十年代初期临海市税务局筹建的一个培训中心,也是一座五星级酒店,虽然外观稍显陈旧,但是内部设施完善,服务优良,硬件装备齐全。客房是早就准备好了的,方国仁一行三人很快入住房间休息,高德林等同仁回市局各就各位,单…[浏览全文]

  • 20536/0
    2021-09-18
  • 按照杨家大院掌门之人杨其善的安排,上午已时拜祭了茶神之后,大锅头潘正永与护卫周凌风和杨远能还有护院管事张大武领着马帮的人牵着驮着两千斤百多块茶条包的几十匹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对于潘正永和周凌风的马帮人来说,除了时间上的情况比较靠后接近岁末,路途上气候寒冷…[浏览全文]

  • 12468/0
    2021-09-18
  • 月亮不想打扰这一对初恋情人,躲进了云彩中,用余光偷偷地看着他们狂热地亲吻。星星很不知趣地眨着眼睛,它们用微笑的光给他们照亮。张丽英沉醉了,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涌上心头。她任由谢建国狂吻着,她下意识地配合着。男人味十足的够劲,谢建国从她的额头吻到嘴唇,用他那男人…[浏览全文]

  • 32867/2
    2021-09-17
  • 我心我乡·下部(陆建初)130.上下山杀条大黄牛,也就一刀了事;对付牛头蹄,要烦难得多。他们先就将斧子、砍刀、菜刀、尖刀都摆齐了,然后由索子带着做,他们打下手。烧皮,刮干净,费了小半天;跟着劈开牛头,取出牛脑、牛舌;又劈下牛角:留着噢,供销社收的。阿昌忽地…[浏览全文]

  • 32013/0
    2021-09-17
  • 我心我乡·下部(陆建初)129.主宰远看小山寨,风景大好,有一坡梯田,上面座落着小村,掩映于树木中。假如公社的宣传干事,拿照相机来拍一张,标题写:边疆山民学大寨,肯定能登报。可是梯田实际上是祖辈修的,而且打的稻谷,上交后没剩多少,如今寨民是吃粗粮的。玉米、…[浏览全文]

  • 32718/1
    2021-09-16
  • 长河奔腾(长篇小说)——谨以此篇,献给我闯荡的第一个文学网站古榕树下以及树下的文友第一章:临危受命(上)长安街上。三月的风透过半开的车窗,抚摸着新主热辣的脸庞。他是前去履新的临海市国税局局长,自然也注定是最短命的一任国税局局长:因为再过几个月后,全国的国家…[浏览全文]

  • 32826/0
    2021-09-16
  • “师傅!师傅!”罗小竹像个跟屁虫一样,死死黏在松菊后面。这位与她年龄相仿的师傅显然很不耐烦,“你又要干什么?”“师傅你能不能教教我土地征税是怎么搞的,这是上头提的。”“这么简单的问题不要问我啊,去网上查。”“可是师傅,找您不是方便吗,我去网上找了,有好多骗…[浏览全文]

  • 32926/0
    2021-09-16
  • 在路上(第十二章回家过年)除夕是大山远行人回家团聚最后的归期。家乡的年味从腊月廿三日开始渐行渐浓。传说,这一天“司命定福”的灶王爷要上天庭禀报人间一年来的善恶,除夕夜才重回人间。“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为了恭送灶王爷上天庭,家家户户要精心准备汤圆为他饯…[浏览全文]

  • 35043/0
    2021-09-15
  • 1。语文测试的成绩发了,三径从同学们的脸色能看出,大家都考得不错,唯独自己考了个倒数第一。他看着题:请选出“不是排比”的一项。这……这为什么不是排比呢?明明上面有分号的。三径百思不得其解,语文老师说这道题太过于基础,压根没讲。三径只好愁眉苦脸地问同桌,同桌…[浏览全文]

  • 37650/0
    2021-09-15
  • 时间飞逝,不知不觉间,一年过去了。松菊在国内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人物,领头组织了不少科研活动,他感到有不少目光注视着自己,有善意的,也有恶意的,有支持他的,更有嫉妒他的。不过松菊没空去听这些无伤大雅之谈,他任命罗早才当他的“经纪人”,自己则去了挪威。罗早才忙活…[浏览全文]

  • 37780/0
    2021-09-15
  • 松菊这些日子开始忙护照和签证的事,准备去北欧进行一次彻头彻尾的实地考察,他前不久在网上结识了一位德国朋友,材料学的教授安德烈先生。安德烈先生表示愿意在这方面帮忙,同时他也盛情邀请松菊去汉堡做客。松菊如约而至。在汉堡的这段时间,松菊练就了一口纯正的德国腔,很…[浏览全文]

  • 37717/0
    2021-09-15
  • 1.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病魔依旧不肯离我而去。我感到喉咙发紧,浑身无力,口中的烂疮疤仿佛要将我活吞了一样,吃了药,却不见半点好转,我只能伸伸无力的胳膊,硬着头皮读书去。在布满积水的柏油小路上,三三两两的学生聚在一起,背着双肩书包,手中拎着伞,不知说着什么。…[浏览全文]

  • 37446/0
    2021-09-15
  •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松菊完成了学校组织采样的工作,又写了一篇论文继续巩固他的“学位”。他还是蛮想念自己的高层小别墅的,在办完手续后就早早告别老冯回到自己的住所了。自打他回去,老冯倒是挺想他,下班之后只要有空就打电话聊些有的没的,要么就是通知他参加研讨会…[浏览全文]

  • 42498/0
    2021-09-14
  • 北魏分裂-卷2河阴之变-第2章尔朱荣蠢蠢欲动【第1回尉庆宾结怨尔朱】尔朱荣忙问“取肆州”之计,斛斯椿低耳附语。九原(肆州治所,今山西忻县),肆州刺史府邸。斛斯椿满脸堆笑地站在尉庆宾的面前。“斛律洛阳虽然败走,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肆州兵力寡弱,尔朱都督愿意派…[浏览全文]

  • 42019/0
    2021-09-14
  • 谢建国和张丽英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边走探讨着人生。两个人在学校都是能说会道的人,在一起说话聊天,当然是谁也不输给谁了,真是应了那一句话巾帼不让须眉。张丽英是绝不会输给谢建国的,这就是张丽英的个性。谢建国不时的看看张丽英,心有些不安分守己了,想表达什么,但是…[浏览全文]

  • 42172/0
    2021-09-14
  • 松柏回城工作以后,知青点里的知青们就全部离开了知青点,那一排红瓦灰白灰白土墙的二十来间房子和还有一个十来平方左右的会议室的建筑物,就再没有了一个知青了。后来我曾经问过来区食品站看我的大队贫协主任彭建安,他说晚上到了知青点去守他的小卖部的时候,他都有一些害怕…[浏览全文]

  • 42297/0
    2021-09-13
  • 松菊的住所和海市大学相距并不远,他应邀来到了老冯的实验室。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大学里,看着琳琅满目的实验器材,松菊不禁感叹,现在学生们的研学环境真是越来越好了。可是老冯在哪儿?说好的在标本室等我,两个小时了,连人影都没见着,让我一个路痴在这里等,真是没有尽到地…[浏览全文]

  • 42102/0
    2021-09-13
  • 1。阴雨连绵的江城,连空气都是沉重的,柳树湿漉漉的在路边垂着头,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劲。几个小流氓随便找家店摸了进去,干起偷鸡摸狗的勾当。被惊动的老板大喝一声,举着拐杖横在门口。一群小流氓看了看老板的脸,顿时惊慌失措。“啊,这是付四爷的店?老三!你怎么长的眼?…[浏览全文]

  • 42272/0
    2021-09-13
  • 在梅松菊很小的时候,他爹就被关进了监狱,10年后才放出来,出来后,他爹就把家里的企业“诗意”食品公司托付给了他,然后带着一笔巨款和妻子跑到不知哪里养老去了,只留下一张纸条——做你喜欢做的事。因此梅松菊的小学和初中是混过去的,一共就没去过几回,高中压根没上,…[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