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404/0
    2019-09-17
  • 我在国外看到执行死刑。法国是砍头。时间很短,犯人刚上去,一把大刀就落下来了,也就是用机器杀人,被称作断头台,那玩意儿十分沉重。很快,一眨眼的功夫脑袋就被砍下来了,但准备的时间却让人很难忍受:先要读死刑判决书,然后给犯人穿上死囚服,再捆上绳索,最后把犯人加上…[浏览全文]

  • 4414/0
    2019-09-17
  • 在监狱里告密是一件十分普遍的事情。告密者不以为耻,而其他人也不会对他怎么样。告密者不但不会遭到疏远,犯人们反而愿意同他结交;你如果想说告密是件可耻的事,他们会对你嗤之以鼻。有一个犯人A,是贵族,为人十分卑劣可耻,我同他断绝了一切往来。他跟少校的勤务兵套近乎…[浏览全文]

  • 4484/0
    2019-09-17
  • 在我坐监狱的几年里,苦役犯苏西罗夫一直都在我身边,但我却是过了很长时间才算真正了解他。每当我说“苦役犯并不见得就比其他人坏”,我想起的就是他。当时我并没有找过他,他却自己找上门来了,要服侍我。我都不记得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怎样开始的。他开始给我洗衣服,…[浏览全文]

  • 4283/0
    2019-09-17
  • 知道我和彼得洛夫交往,米-茨基警告说:尽管有不少苦役犯让他害怕,最让他害怕的就是这个彼得洛夫。“在所有的苦役犯中,他是最勇敢、胆子最大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想干什么,谁都挡不住。如果他想杀你,能够毫不费劲地就把你给处理掉了,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我觉得他的…[浏览全文]

  • 4156/0
    2019-09-17
  • 我说过,在进监狱之初,我很难理解监狱生活的实质,一些外在的现象让我十分苦闷。有时我十分厌恶那些跟我一样受苦的人,甚至嫉恨他们,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们都生活在自己的同伴之中,平等相处,互相了解,尽管他们跟我一样,也痛恨这种棍棒下结成的同伴关系和集体生活,并力求…[浏览全文]

  • 5715/0
    2019-09-17
  • 萌生退意新北海这个工作不想再继续干下去了有点,借他们这次整体搬家(他们在电子街是租个人的房子但,赚钱以后自己征地新建的大楼你想想国税局的特权···而且我去的时候他们的新大楼已经完工并开始装修据说是年底搬家)是离开的最佳时机和理由因为这里最大的问题,不仅经历…[浏览全文]

  • 5821/0
    2019-09-16
  • 也就是在阿格林来巴黎的时候,波伏瓦关于女性的书第一卷出版。书名几经斟酌,定为《第二性》。在这前后,《现代》发表了第二卷的3章;11月,伽利玛出版社出版了第二卷。这部谈女性的书销路很好。第一卷出版后获得好评,头一个星期就卖出了二万二千册。第二卷的销路也不错,…[浏览全文]

  • 5673/0
    2019-09-16
  • 回巴黎后,波伏瓦搬了家,她住腻了旅馆。她搬到一个带家具的房子,从窗口可以俯视塞纳河,周围爬满了常青藤和树木,远处是巴黎圣母院。博斯特和奥尔加住在她楼下。她接到阿格林的信。阿格林说,在一个宴会上,他爱上了一个年轻女子,她正在办离婚手续。他想同她结婚,但她还在…[浏览全文]

  • 5626/0
    2019-09-16
  • 1948年2月,萨特和波伏瓦应邀去粕林参加《苍蝇》的首演式。想到要同那些曾是他们的占领者的人交谈,他们感受到一种痛苦;但看到粕林的废墟、残废人、贫困,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当地剧团的演出质量并不很高,但观众拼命鼓掌,因为萨特的戏剧要他们抛弃自己的负…[浏览全文]

  • 5732/0
    2019-09-16
  • 萨特和波伏瓦现在已经适应了这种铺天盖地的名声以及随之而来的同样铺天盖地的敌意。名声也好,敌意也好,都是客观现实,都是无法回避的。与其被动,不如主动。他们认识到,应该自觉地让自己自由的主体性同客观境况结合起来。他们面临着一个机会。革命民主同盟希望萨特参加进来…[浏览全文]

  • 5562/0
    2019-09-16
  • 1947年10月,经朋友介绍,萨特获得了每星期一次在电台主办“现代论坛”节目的机会。萨特可以就听众关心的政治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每次一个小时。这也是拉马迪埃内阁为了表示自己的开明而作出的一种姿态。法国公众感兴趣的首先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否打得起来,战争是否不…[浏览全文]

  • 10082/0
    2019-09-16
  • 苏雨沛小声对吴久云、刘仁琇两个人小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进入了倒计时的战斗阶段,明天晚上十点钟我们就准时出发。十二点钟的时候两个小队的同志必须在离县城三十里的两江口那个叫洛板桥的地方汇合,然后再沿着河边那条小路走。如果路上遇到人,就说是去嘉定那边迎亲…[浏览全文]

  • 10268/1
    2019-09-16
  • 烧心水壶一切为了就业,祸害人也可以拉动GDP。卖了就是成功,产业链上谁坑谁?——人,不好玩。人与经济,更不好玩。有关部门在用经济玩人,也不太好玩。——预知为何失业?该先问为何发展?——法律,还有追诉期。类似组合很明显“法律的目的不是维护正义”,法律是为有关…[浏览全文]

  • 10166/0
    2019-09-15
  • 两次抡拳那晚我两次抡圆了拳头:第一顿乱拳打在老周这厮身上他还无言以对只有低头不语,不是自己摸着肚皮就是吹着嘘滤喝茶他说:如果信教信成了,就都跟信“轮功”一样的神经病···我说你住口(其实我是在看不起“轮功”的所作所为而且,几乎没有一点逻辑更赞成被定性邪教)…[浏览全文]

  • 10070/0
    2019-09-14
  • 天掉馅饼本能的人还在装。——听不懂音乐看不懂画作不明了舞蹈陌生了创作···就是不懂艺术?钱多了也要装一下,没人愿意被指责为粗人。懂吧,装懂。装着很懂的样子高大但其实,艺术就是“艺术家”本人也不懂的东西因为,语言最悠久的时间跨度而且人人都会但你也不懂我的心因…[浏览全文]

  • 11429/0
    2019-09-13
  • 时间已到4月初,复活节快到了。监狱里开始准备犯人干夏天的活儿了。阳光日渐温暖明亮,春天的气息撩拨着人的身体,带着脚镣的犯人们感到躁动不安,他们萌发了希望、要求和烦恼。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人们要比在阴冷的冬天和秋天更加渴求自由。犯人们当然也喜欢晴朗的天气,同…[浏览全文]

  • 10881/0
    2019-09-13
  • 进监狱的第一天,我就作了一番观察,后来的情况表明我的观察是正确的:监狱里的管理者,包括直接同犯人接触的卫兵和看守,都对犯人有一种夸大了的提防心理,仿佛犯人随时可能拿刀向他们捅来。令人不解的是,犯人自己也意识到别人怕他们,因此有一种自傲心理。尽管这样,犯人还…[浏览全文]

  • 10867/0
    2019-09-13
  • 圣诞节终于来临。在这头一天犯人们几乎都不干活了。有些人去了缝纫室和手工作坊,其他人在派工时只去点了点卯,就又回到囚室。吃过午饭就再也没人出去了。上午多数人出去是为了办私事,有些人去买酒或其它东西,有些人去看望朋友,或者去要别人欠的一点工钱,好拿来过节。有的…[浏览全文]

  • 10572/0
    2019-09-13
  • 被关进监狱后,我的第一印象是,这里的一切都让人厌恶不已。不过监狱的生活要比我在路上想象的轻松许多。尽管犯人都戴着脚镣,却可以在监狱内行走,他们吵架、对骂、唱歌、干私活、抽烟甚至喝酒,到晚上还有人赌博。此外,干的活儿并不太沉重,有点不像苦役。过了很久之后我才…[浏览全文]

  • 10726/0
    2019-09-13
  • 在监狱里,犯人们都爱钱如命,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将它等同于自由。如果手中有钱,心里就很安稳,如果手中不名一文,就会心神不定、垂头丧气、没精打采,这时,他们就会去偷,或者干别的事,反正要想法弄到钱。尽管钱在监狱里非常重要,那些弄到钱的人往往无法把钱长久…[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