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07/0
    2019-03-22
  • 一连五日,林风浸在凭虚御风里却无甚进展,龟肉开始发臭,好在水潭里有鱼儿可以充饥。多日的生食和露宿使他越发像个野人,蓬松杂乱的头发,脏旧破烂的衣衫。……算算时日,做的记号已有十二条,加上前几日没在意的浑噩,怕是有大半月的光景了,此时不由心急起来,不知秦雲现在…[浏览全文]

  • 13723/0
    2019-03-21
  • 竹简内有‘凭虚御风’轻功心法和‘乾坤指’。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凭虚御风就是以内功为基础的身形步法,练成后如影如魅,纵是在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也无人可挡。林风万万没想到乾坤指根本无任何招式,只有一小段心法,且修炼钻习者必须功力深厚,甚至是人剑合一的境界,既然人…[浏览全文]

  • 11568/0
    2019-03-20
  • 只见那大汉一把金黄色剑柄的剑与林风斗得难舍难分,梅雨剑见识过林风的手段,自然知道他还没出杀招,于是叫了一声:“林少侠!速战速决,我先去解救关押的人。”说完上前一脚踹开门。林风知道这就是千风宗五行剑中的‘金光剑’,心想窥视一下其精华,所以没有一开始就下杀招,…[浏览全文]

  • 6809/0
    2019-03-15
  • 张紫琴听说林风等人的去向后就死活跟了过来,说是帮刘玄前来拜会刘縯,其实是想找林风,她有着小姐的身份,刘玄便答应了她,这样也算是诚意,刘縯总不会不给家族妹子一丝薄面。刘玄声称,倘若各地有起义力量,他便力荐陈牧遥相呼应,梅雨剑秘密伏在帐下,千风宗尚不知情,一旦…[浏览全文]

  • 10434/0
    2019-03-14
  • 南阳郡郊外的官道上,一个落拓的青衣剑客晃晃悠悠地前行,腰间却斜插着一支笛子,翠艳欲滴,右手握着一只羊皮酒囊,边喝边行……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官道后方来了一辆马车,赶车的正是林风,转瞬间近到青衣剑客身后,那剑客像没事一样走着,“走开,小心啊!”林风见他不让…[浏览全文]

  • 7362/0
    2019-03-11
  • 兄妹行完跪拜礼后,海风云一手扶起新认的义妹,转身望着地上那堆尸骨,苦笑道:“咱们今日结拜,他算是咱们的见证人了,不错不错,别有一番趣味!”她皱紧眉头望了一眼地上的那具骷髅,不悦的说道:“呸呸呸,当着死人面儿磕头行拜,你居然能把他当成情调,真是另类呀!”话到…[浏览全文]

  • 7511/0
    2019-03-11
  • 一个时辰过后,海风云撤招收式,起身舒展双臂,心如释下重负般的说道:“姑娘伤势已经痊愈,再无性命之忧了。”红衫女子点点头,轻轻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夸口道:“嗯!几个时辰前,我与那老头儿过招时,要不是自己粗心大意挨了一掌,恐怕他不是我的对手,早就被俺打的屁滚尿流…[浏览全文]

  • 7335/0
    2019-03-11
  • 师徒二人听到老者的话,果然收住脚步,心里暗自叫苦,后悔刚才不该多言,让他起了猜疑之心。余青面对老者的话,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对,乱了方寸。还是江春愁善于应变,他转身施礼道:“不知老英雄有何吩咐,敬请说来,小弟自然不会有半句欺瞒的话。”“如此最好,老夫在此先谢…[浏览全文]

  • 7750/0
    2019-03-11
  • 江春愁眼见爱徒险象环生,心知此掌威力大的惊人,若被打个正着,定会当场毙命。想到此处,他快步上前,舞动双掌去接下白须老者随手一击。余青见恩师前来搭救,脸上露出欢喜之色,借此良机赶紧向旁撤身,才捡了个便宜。双掌相抵,江春愁暗自叫力,用尽十成功力与敌相拼。高手之…[浏览全文]

  • 6808/0
    2019-03-08
  • 他知道这一击的可怕,竟是穿透他人身体而来,差点令他喷血,就在他停止倒退的脚步时,众人向他靠来,也就是这一息间,沈真武一闪到女子身前,一把拽起飘入茅屋,众人一见拥了上去,‘轰!’一声响,沈真武爆发剑气震烂茅屋,瞬间茅屋木屑飞向上前的人,衣袂声一响而逝,已然不…[浏览全文]

  • 6809/1
    2019-03-08
  • 余青不解师父话中之意,高高举起火把,凑近江春愁身旁,去看个究竟。“青儿,你看,这地上的脚印!”江春愁指着地上留下的灰尘脚印,很自信的说道。他顺着江春愁的指引,弯下身子定睛望去,果真有人从此路边。江春愁很自信的说:“地上脚印是新的,他们肯定就躲在里面。咱两个…[浏览全文]

  • 6809/0
    2019-03-08
  • 数秒过后,壁门再次落下,将这里封死。海风云放下身受重伤的女子,双手四处摸索着向前挪动。他摸到了烛具,用随身携带着火石将其点燃。昏暗之光照亮了空间不大的密室,屋内桌椅俱损,积攒下很厚的一层灰土。一具骷髅平躺在地上,身旁放着一封红笔牛皮信件。左手掌骨间握着一副…[浏览全文]

  • 6810/0
    2019-03-08
  • 他轻功之术与江春愁相比,还差着几分,更何况背上还有一个女人——红衫女子。奔出数里后,清风山脚下的破庙前,他累得已经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红衫女子眉头微微一皱,缓缓睁开杏目,向四周眺望几眼后,低吟道:“这是哪儿?我……”话到此处,她又昏厥过去。海风云泛起难…[浏览全文]

  • 6808/0
    2019-03-08
  • 他快步上前准备和红衫女子并肩作战,可未曾想到身后却传来一声暴喝。“大家就别愣着了,一齐动手为杨寨主报仇雪恨吧!”黑脸少年提刀在手,举步上前,准备与众位喽啰再会海风云。海风云不愿和这些人纠缠下去,但被围在其中无暇顾及红衫女子,只好大开杀戒了。他手起剑落,宛如…[浏览全文]

  • 6808/0
    2019-03-08
  • 红衫女子先是一惊,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而后笑道:“你到底还打不打了?干嘛这么多废话?有必要打听我的底细吗?”海风云听到江春愁的问话,心生疑惑,不知“秒空夺魂步”到底是怎样的一门神功,印象之中未曾听义母提及过。他长叹一声,瞟了一眼红衫女子,道:“不管姑娘和薛…[浏览全文]

  • 6809/0
    2019-03-08
  • 红衫女子伸出纤手指着海风云,问道:“你说的是他吗?这个白净少年?”“然也!”江春愁应道。那女子莞尔一笑,道:“是就是嘛,为啥非说然也?是不是这样才显得你与众不同、博才多学?”言语之间尽现嘲讽之意。江春愁闻听此话,恼羞成怒,面沉似水,冷言冷语道:“此处没你的…[浏览全文]

  • 7373/0
    2019-03-07
  • 日本,武士之国。武士,以视死如归闻名于世。若惹了日本武士,那有时候是比惹怒一头老虎还可怕的。柳生长风,二十六,以其刀快闻名日本,据说他的刀可以瞬间杀死三只老虎。没有人敢和他比武。更令他闻名的是他的轻轻一笑,可以迷倒无数少女。哪怕你见过无数美男,经历过许多刻…[浏览全文]

  • 6810/0
    2019-03-06
  • 林风吓坏了,赶紧放下秦雲,回头道:“你忍忍,我这就去找大夫弄点药。”“没用的,救我!”秦雲的脸红的就像熟透的鸭蛋黄,眼神迷离,一把勾住林风的脖子,樱红吻向林风面颊。林风第一次和女性这么亲近,更是懂事后第一次被女性亲吻,他顿时觉得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了许多。两…[浏览全文]

  • 6808/0
    2019-03-04
  • 妇人也在这双方猛烈交击后,躲避余波及乱射的飞针,林风已一剑劈来,快速,飘逸,锐利,连绵不断……妇人已面如死灰,气喘吁吁,突然脚下一绊,一具尸体将她险些绊倒,正在此时,脖子一凉,只见夜色下被地上那些零落未灭的火把照亮的破门上,一个人的投影屹立,突然,脑袋连同…[浏览全文]

  • 7861/0
    2019-03-03
  • 及经斯年,少年便入舞象之境,自此如出,椿萱无权束之,宜纵其四方,别而无见;若止,此生不得逾山。是说生于楚朝江狩村,既留百年也,民皆蛮壮,女亦健勇于外山者,多无闻字也。而百数余哉,唯江子东部族,概以其妻陈卿之尝作文闺书娇,故于归江家而敩其笔墨,江子东善属文,…[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