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0051/0
    2020-12-22
  • “你也许不知道,我多爱你。你也许不知道我多想你,你也许不知道我曾想永远占有你。可无常带走了一切,你又带走了一切。不是这壶酒,也许我再无可生之恋。”“这是你写的?”“是。”怒剑十三郎答。白头发老头儿倒真不含糊。“写给你过去的情人的?”“是!”“她叫什么?”“…[浏览全文]

  • 20343/0
    2020-12-22
  • 江湖十年,便得到大治。武林盟主殚精竭虑,终于到了六十岁,便卸任于下一位有志之士。那是一家酒馆,酒馆的名字叫“天亦醉”。堂堂上一任武林盟主-一个六十岁的老头儿,就坐在那里,喝下了一杯又一杯。众人都不认识他。可他却认出了另一个老头儿。那老头儿正在舞剑为大家助酒…[浏览全文]

  • 20006/0
    2020-12-22
  • “什么?要我当盟主?我是日本人啊!”方丈道:“对。你虽是日本人,但江湖的稳定,比所谓的名声更重要。江湖不安,朝廷就不安。朝廷不安,百姓就不安。为了天下,你得当盟主。”“可我是日本人。”“日本人不怕,只怕没良心的人当了盟主。”“好!”释演武看着方丈,黑黑的眸…[浏览全文]

  • 20352/0
    2020-12-22
  • 方丈继续道:“火自生风,水能变冰,则如斯推理:万法出于一念。”怒剑十三郎悲伤的道:“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爱的人都死了。”众人哑言。方丈又严厉的道:“你先听我讲。”“哦。”怒剑十三郎忍住悲伤,恭然肃听。“打比方你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未念之前,脑袋没形成思…[浏览全文]

  • 19745/0
    2020-12-22
  • 少林、武当、峨眉等等各大武林正派汇聚少林。少林方丈、武当掌门等各大首领会聚一堂,各各坐在椅子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茶,茶杯精致,茶叶精致,茶香袅袅。可大家的心思并未在那百年难得一遇的好茶上,而都在一个直挺挺站在中间的黑衣人身上。这黑衣人,就是怒剑十三郎。方丈…[浏览全文]

  • 20254/0
    2020-12-22
  • 怒剑十三郎爱过没?没。没爱过?有。他爱过他的师父,爱过如燕,爱过谢菁菁。可是在爱情上他没有过收获。用行话说,他还是个处男。如燕的爱是伟大的那种,谢菁菁的爱也是伟大的那种。而真正的爱情,怒剑十三郎并未尝试过。天生干大事的人,也许总与这玩意儿无缘,除非你真的真…[浏览全文]

  • 19880/0
    2020-12-22
  • 如燕如燕,如如一燕。菁菁菁菁,青青如草。她们都是怒剑十三郎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可是风撕碎了美丽的梦,像一个谎言那样被揭穿。带来的只是仇恨和永恒的不甘。那是人间绝无仅有的爱,那是人生绝无仅有的美丽,那是人世再难相逢的红尘滚滚。一个冷血的剑客,碰到绝美清澈的爱…[浏览全文]

  • 36160/1
    2020-12-22
  • 释演武、方丈、齐雄虎围座一炉,冷气浸的他们有些冷,茶正煮,香正飘溢。门外大雪已清,扫出了路,一条一条行人正走。方丈道:“想不到江湖上怒剑十三郎居然如此正义,杀了那么多的恶人。真是佛天有眼,江湖万幸。”齐雄虎不语,只是瞪着茶壶,闻着茶香,似是全不关己。这几日…[浏览全文]

  • 36266/0
    2020-12-22
  • 武林事繁,江湖路窄。数不清的恩怨,数不尽的仇杀,数不尽的儿女情长。其中,为正义而战总是它的主题,至于这正义是什么?谁也说不清。你杀了我亲人,我就杀你;我杀了你,你的亲人再杀我。然后没完没了,大约第一个报仇的是正义,总是占了很大的理。至于为什么被杀?杀人的有…[浏览全文]

  • 36073/0
    2020-12-22
  • 齐雄虎皈依在少林寺。“施主为何选少林皈依?”方丈问。“因为少林圣地,武道至尊。我一生爱武成痴,自然愿意在少林皈依。”方丈沉吟一声,问道:“你为何皈依?”“因为杀戮太重,厌恶江湖,所以选青灯古佛为伴,消这一生恩怨。”“施主江湖一霸,皈依少林,怕引来江湖中的是…[浏览全文]

  • 36132/0
    2020-12-22
  • 如燕、谢菁菁。这两个女人曾走入他生命,走入他心里。又走出他生命,走入他更深的心里。他似乎被什么模糊了。模糊了天地日月,模糊了山河星辰,模糊了江湖的恩怨,似乎还模糊了那把剑。如果没有江湖,没有当初为了成名立万而造下的罪过,他相信这两个女子都不会死。如燕是个孤…[浏览全文]

  • 36023/0
    2020-12-22
  • “给我一把刀,我可以死,但你们在我死后一定要放了她。她只是个好心的姑娘,如果你们不放了他,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一把刀递了过来,十三郎接过手,看着刀锋,突然感到恐惧。但只是一丝掠过。他去意已决。“姑娘,我的死和你无关,我杀人无数,死是应该的。可若他们还…[浏览全文]

  • 35848/0
    2020-12-22
  • 齐雄虎、齐天虎、齐地虎。唯独少了齐霸虎。不光如此,他们三虎还死了一个侄儿。父子二人都死在一个人手上,实在令人耳目惊耸,心头愤恨。这仇,搁在再窝囊的亲人身上也会义愤填膺,何况是响当当的三位江湖霸主。“这仇不报羞先人咧!”齐雄虎恶狠狠的说。齐天虎一拍桌子,恨恨…[浏览全文]

  • 36380/0
    2020-12-22
  • 悲凉之秋,凋落的叶,逝去的花,无一不渲染着伤感而美的气氛。“你叫什么?”怒剑十三郎问。他在门前的长椅上坐着,穿着厚厚的衣服,领子很高,俊朗的脸露在外面。“谢菁菁。”她在椅子的另一头坐着,回头看向十三郎,并回答道。然后目光又移向了院内的枯枝和败叶上。那枯枝和…[浏览全文]

  • 36375/0
    2020-12-22
  • “十三郎,吾是汝之师父。江湖虽广,天下也大,但听闻汝之名声如雷震之响,也听闻汝之仇家如麻之多。身为尔师,既欣己所授之徒大名远扬,也悲己所养之‘子’竟无厚德。夫人生天地,当忠孝节义,大度宽宏,不可恃艺欺人,更不能轻树仇家。汝身世可怜,我一向思之落泪;天赋之高…[浏览全文]

  • 36404/0
    2020-12-22
  • 怒剑十三郎,怒剑十三式。自幼孤儿的他得到隐世高人的赐名,也得到隐世高人的传授。名字,叫怒剑十三郎,剑法就叫怒剑十三式。他凭着这把剑,赢来了名,赢来了利,赢来了江湖中的地位,可也赢来了血淋淋的报复。如燕的死去直接导致一个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流落街头。他衣衫褴…[浏览全文]

  • 36109/0
    2020-12-22
  • 一个日本人刚刚上了海岸。他武士打扮,十足的精干。遥远的旅程并未让他疲劳厌烦,在他眼中射出的是一种兴奋的光芒,惊喜的光芒,期待的光芒。仿佛念佛的人来到极乐世界一般那样心满意足。他到了一家简单的客栈,吃了一些简单的菜,就上楼休息了。这夜的月亮很大很圆很白很美,…[浏览全文]

  • 35768/0
    2020-12-22
  • 怒剑十三郎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了。但他并未离开江湖,相反,他就在江湖。隐居远不比在江湖上飘零更不为人所知。准确的说,他不再像当年那样光明耀眼,而是像个流浪汉那样飘零,不显山不露水,任谁也不会多看他一眼。很多人从他身边走过时甚至擦着他的肩膀而毫不在乎。他们不知道…[浏览全文]

  • 35753/0
    2020-12-22
  • 新婚佳人,良朋美酒。婚事是在一所简陋干净而宽大舒适的屋子里举行的。佳人喜,宾朋喜,二老喜。屋子里喜气洋洋,欢乐的似乎天堂。尽管这天堂中有一个“神仙”暗自痛苦,心中流泪。“二拜高堂!”就在这一声时,突听门外一个声音大喝:“杀了他们!一个不留。”接着十几个黑衣…[浏览全文]

  • 36324/0
    2020-12-22
  • 酒,本来是男人的美味,该饮之舒畅、品之舒心,可此刻,那酒却像刀锋般令他难以忍受。可他还是喝了下去,喝的很慢,很痛苦。昨天还是甘露的酒此时喝来却如毒药。那令他痛苦的该不是酒,而是他自己。就在刚才,如燕和她的未婚夫卿卿我我,男的将一朵小花插在她的头发上,并欣慰…[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