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49/0
    2019-05-19
  • 秦雲和刘玄一听均是一愣,刘玄心想终于来了。秦雲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今世上她已无亲人,就算林风还在,那也就只有林风一个人,对!林风,难道林风还活着。一激动快步走出:“在哪里?快带我去!”“是!夫人请!”林风一副醉醺醺的样子靠在辕门上,秦雲在火把下远远就…[浏览全文]

  • 8992/0
    2019-05-16
  • 五万人差不多死了一半,还有一半只好离开绿林山,后来分作三路人马——新市兵、平林(随县东北)兵和下江(湖北西部以下)兵。这三路人马各自占领一块地盘,队伍又强大起来了。当南方的绿林军在荆州一带打击官兵的时候,东方的起义军也壮大起来。琅琊海曲(山东日照县)有个姓…[浏览全文]

  • 10196/0
    2019-05-14
  • 强盗首领认定林风是千风宗里的大人物,说话间更是以大人相称。忽然瞧见林风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强盗头领忽然全身冰冷,眼睛收缩,喃喃道:“你…!难道你…!”强盗首领话没说完,就听林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错!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那个林风。你们所有千风宗的恶人都会…[浏览全文]

  • 6666/0
    2019-05-11
  • 另外一名强盗追进屋里,一看窗户打开,从窗户往外张望,外面密密的树林,哪里还有莉莉的身影。后面的强盗也跑进屋,一看没了人影也是大怒,骂了几声却也无可奈何,和前面的强盗继续又去别的人家搜刮了。人们的惨叫声,强盗们的奸笑声再加上熊熊火焰燃烧房屋的浓浓黑烟,宛如一…[浏览全文]

  • 6847/0
    2019-05-03
  • 莉莉接过野兔见林风脸露笑容,不由笑道:“对嘛!别总是板着脸,笑笑多好看。”说着忽然觉得自己说走了嘴,一吐小舌头扮个鬼脸。“奶奶让我招呼你吃早饭!”林风淡淡一笑道:“刚才我在林子里烤了一只野兔吃,已经很饱了,我再去打点猎物。”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远了。莉莉一愣,…[浏览全文]

  • 7964/0
    2019-04-30
  • 几百人都见识过林风的手段,只要有人乱动,那么鲍长老一息间就会死,要是鲍长老死了还是留不住林风,那。……大家都不敢贸然出手,前方慢慢让出一条道,后面黑压压一大片人,待过得了石桥,林风在鲍老头耳边轻轻说:“对不住了!”一脚把鲍老头踹出,老头亦是张开手臂趁势扑向…[浏览全文]

  • 9014/0
    2019-04-27
  • 而此之后,林风毫不留情的挥斩凝霜,也要将对手斩杀!凝霜呼啸,血光闪耀。林风一口气连斩四人。可是,就在这时候,无数重剑交织成网,齐齐的笼罩了下来。那是死亡之网。在空气中,是呼啸着镇压下来的剑气,还有毫不留情的斩杀。林风只觉得浑身一僵,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自己…[浏览全文]

  • 69875/0
    2019-04-25
  • 面对敌人的震惊,林风动了。万千光华,如同天女散花。林风高高跃起,头上脚下,剑气飞扬。三声闷哼几乎同时响起。林风破风斩快速出击,三名大汉应声被击杀。面对敌人的袭击,林风凝霜挥斩横削,虽然有时被阔剑格挡下来,但是其骤然散发的剑芒,却是成功的斩杀了敌人。这就是速…[浏览全文]

  • 15479/0
    2019-04-22
  • 弹指过后,兵器的碰撞声、锋刃入肉声、鲜血喷溅声……最后都化作了肉体坠地的沉重。林风一身鲜血,肩上多了一道伤口,面色冰冷,一对剑眉高高扬起,绝尘般冲去。手中长剑,却依旧闪耀,不带一丝血痕。在他的身后,是空中骤然炸开的血腥烟花!中年人面上一阵抽搐,看着密林中此…[浏览全文]

  • 7968/0
    2019-04-18
  • 林风心中苦笑,如果方才能伤及汤森还有必胜的希望,自己酥麻的感觉那么明显,方才又使出十足内力一击,现在已经是内力不济要待恢复,而汤森只是兵刃毁坏而已,一种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林风看着浑身浴血,和杀猪没什么两样的汤森正一步步逼近,忽然一笑:“我看你是赔了夫人又…[浏览全文]

  • 7967/0
    2019-04-18
  • 第十五回路遇投名人探访生意外“天青路逢知心人,春晓报喜恩爱妻!”一边说着话,于文晏一边左手所握着妻子王茑萍的纤细十指之手,右手轻柔地拂动她的一头乌青的秀发。王茑萍拥抱着于文晏耳边低声细语,说道:“文晏,我们已成婚多年久未出行,如今春天喜鸟儿处处鸣,你可想与…[浏览全文]

  • 7968/0
    2019-04-18
  • 第十一回剑花何处寻侠士自明意正在此时,于文晏从神马谷策马而回。神马谷位于雪域城城东,在一片流光溢彩的神奇金霞包围之中,雪域城兵将经常在此聚集,投入紧凑击鼓节奏一般的练兵特训中。而雪域城的军马在旁万马齐啸,而前腿奋力冲踢,于文晏用力紧揽着他的心爱军马,扯着环…[浏览全文]

  • 9617/0
    2019-04-15
  • 汤森急声问道:“秘笈?大量秘笈?”林风点点头。周夫人一改平时的冷淡,也急声追问:“你如何得知的?你知道宝藏在哪?”傅子聪也被这突来的消息压下心中的怒火,眼中满是惊奇和疑惑,却始终没有张口询问。林风心中暗笑秘笈和财宝果然是骗人的好引子,面上故意迟疑皱眉吞吐道…[浏览全文]

  • 10629/0
    2019-04-13
  • “通脉丸?你竟有通脉丸?”傅子俊一脸惊喜之色,就要上前去看个究竟。傅子聪一皱眉:“别急!先看看是不是真的。”听傅子聪一说,傅子俊也霍然警觉,瞪着蜡黄男子手里的小布巾道:“给大爷打开看看,不要耍花样,要不然大爷劈了你!”蜡黄男子连忙点头,惶恐不安地掀开,一阵…[浏览全文]

  • 7962/0
    2019-04-11
  • 只是大家都知道,却谁都不想撕破这层关系而已。汤森哈哈笑道:“是啊!巧的很啊,这次有傅氏兄弟与周夫人和我联手,那个叫林风的小子肯定跑不了的。”傅氏兄弟子俊一脸阴沉,阴阳怪气问道:“既然二位先到此地,不知可有那小子的消息?”汤森叹道:“不瞒二位,虽然周夫人与我…[浏览全文]

  • 7960/0
    2019-04-10
  • 老者正色:“合则两利,分则两败!不如你我联手先杀了那小子,然后再决定归属,你看如何?”小二正要过来收拾地上的残迹,“滚一边去!”周夫人瞪一眼小二,吓得小二退了开去。周夫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眯眯地看着老者,好像要把老者看透,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老者对周夫人的…[浏览全文]

  • 9576/0
    2019-04-08
  • 石绣柔只觉眼前一花,大惊失色,扭头看见林风正站在自己左侧,悠悠然的看着自己。林风冷冷道:“难道名利真的如此重要吗?我几番饶你,你却狠下毒手。”石绣柔瞪大眼睛失声道:“你。……你不畏毒?”林风依旧冷冷地说:“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了,你如此想取我性命,难道不怕我反…[浏览全文]

  • 7964/0
    2019-04-05
  • 此时林风像一只绷着神经的猎豹,时刻准备应对危险。看着空荡荡的树林,顺着山路谨慎地前行。忽然看见前方路中间站着一个男孩,男孩睁着大眼睛疑惑的四下观望。林风心中一紧,随即漫步走到男孩面前。男孩十一二岁的样子,两只大眼睛中净是惊惧和疑惑。林风扫视四周并没有其他的…[浏览全文]

  • 8391/0
    2019-04-03
  • “姐姐,我留下来陪你,我要等爹爹!”梅鹏眼眶湿润。秦雲看着这个不到十五岁的男孩:“你们先往随县去,遇到接应的人带他们过来,然后一起回去接你爹好吗?听话!”好不容易打发二人走了,秦雲在一旁潜伏下来,三匹马儿在地上伏了一阵子勉强站起来找食草。秦雲正是要这样,如…[浏览全文]

  • 8097/0
    2019-03-26
  • “青岩,把这颗血紫丸吃下。我将那颗血紫丸吃下后只觉得血流加速,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喷涌而出,这种感觉持续了几分钟后便消失了。“师父,这怎么回事啊?”“中辰之力好像水一样,最开始时是小小的水滴,当你的功力越深厚是它就越像条河流,逐渐变宽变广,等到你足够厉害…[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