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604/0
    2018-05-19
  • 拿到通行证以后雨晨和珂然就顺利的进城了,城里很美,是一种朴素的美,是一种没有渲染的美,真是隐居的好地方。可是在怎么好,我们也不能留下,因为我们还有任务、还有责任、还有需要去完成的使命,所以不能停下也不可以停下。雨晨说:“总算是出城了”。珂然说:“是呀!还真…[浏览全文]

  • 2595/0
    2018-05-19
  • 雨晨说:“好那我俩就现在城外住下吧!听说城西面有一个村庄,我们可以去那里看看有没有可以住的地方”。雨晨和珂然就去了城西,可村庄并不是那么好找的,绕了不少弯路才找到,刚进村不久就听到有人说,村里来了个漂亮的蒙面女子,我跟珂然很好奇,除了我珂然凌风,还有人想从…[浏览全文]

  • 2588/0
    2018-05-19
  • 这时悔蝶谷谷主还不知道雨晨的身世,可以说从没有听说过雨晨这个明字,所以雨晨来到悔蝶谷并没有见到谷主,只是见了谷主的女儿,谷主的女儿就像是仙女一样,连旁边的蝴蝶也不愿离开,天真可爱,一眼可以看到清澈的内心。这时珂然问:“你可否知道一位肖公子”。谷主的女儿说:…[浏览全文]

  • 2588/0
    2018-05-19
  • 雨晨和珂然回去后却发现自己的房间,被什么人动了,可什么东西也没少,就是房间非常凌乱,雨晨想会是什么人干的呢?在找什么东西呢?珂然说:“会不会是师傅留下的秘籍与迹涯剑“。雨晨说:“珂然我们还是换个地方住吧!然后在好好想想会是什么人杀害了师傅,还想要得到迹涯剑…[浏览全文]

  • 2690/0
    2018-05-16
  • 当雨晨看到仙如的那一刻,雨晨惊呆了,还认为自己在做梦呢?长长的头发,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清淡的脸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穿着一身浅绿色飘动的长裙,就像仙女下凡一样,旁边的装饰也显得很美,房间里充满了暖心的味道,就像流浪的人回到家了,思乡的游子看到了故乡一样。…[浏览全文]

  • 2637/0
    2018-05-16
  • 凌风走后也就回房了,到第二天才将此事讲与师妹听,师妹听了感觉有点晕,不太明白凌风是何人,是干什么的,还有那个凶汉,背后的势力有多么强大,最不解的就是歌姬林仙如,她的身世如何又是怎么来到着梦仙楼的,凌风跟她又是什么关系,师妹越想越不明白,一时间感觉很乱。珂然…[浏览全文]

  • 2569/0
    2018-05-16
  • 一路上师妹总是一想到师傅就哭,雨晨总会讲一些有趣的事让师妹开心,可谁知雨晨的心更痛,可他不能在师妹面前表现出来,而要假装坚强好给师妹一个依靠,这时的雨晨身上担子在慢慢加重,然而这也是雨晨推不开的责任,和必须去面对的现实。雨晨和师妹赶了几天路,人也乏了,带的…[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15
  • 雨晨回房后不久就听到了后山传来的琴声,这让雨晨感到很奇怪,同时夹杂着一丝伤心,雨晨想会是谁在后山弹奏如此伤感的曲子呢?就决定去后山看看,可到了后山才发现,原来是儿时看到的白衣女子,然就是不知为什么在后山弹奏如此伤感的曲子,真是让人费解,算了!不想了回去吧!…[浏览全文]

  • 2565/0
    2018-05-15
  • 雨晨看着受伤的师说:“是什么人加害的!待我为师傅报仇”。师傅说:“你打不过他,师傅这点小伤没什么,扶师傅回去吧”!我说:“哦”!雨晨走着想着会是什么人加害师傅呢?雨晨越想越不明白,就又问了师傅一遍,可师傅还是没有说,当时看师傅的表情很严肃,雨晨也就没敢在问…[浏览全文]

  • 2558/0
    2018-05-04
  • 第六章无敌剑客剑法经云,山水过客,人过客,不留阴手,人剑客,侠义真为,无上经,此景,此经,匹敌法,山水过客,人汪汪,下水流觞,曲流觞,下绝人户,人流护,下档踢腿,踢下档,故称,剑法撩阴剑,无视真人,好剑法,不可不视也!剑客侠经,云!正是下午的时候,阳光明媚…[浏览全文]

  • 2562/0
    2018-05-04
  • 第五章花园之泪熙熙嚷,天上穹窟,微微亮,早晨的朝阳,小燃灯继续北上,看着河里的淤泥,身穿美姑娘肚兜兜,在河边流淌,杉杉水水岩岩,地上泥泞,深水港,花池,化池,醉话云,看他再来欺负人,我要在这河边等着他们,欺负女孩子,算什么东西?我看谁敢再来,我就在这儿,水…[浏览全文]

  • 2554/0
    2018-05-03
  • 第四章笑笑风圣瓜田李下长厮守,嘉悦风华,小燃灯豆蔻年华,站在树下望一望,小嫣笑道,快爬树,把鸟窝掏下来,今天就有鸟蛋菜汤喝了!小燃灯,笑嘻嘻,说,好,那好!我这就上,上树把鸟窝掏下来!只见小燃灯,捋捋裤筒,双手狠狠抱住,一棵一人怀抱粗的树木的树干,往上爬起…[浏览全文]

  • 2558/0
    2018-05-03
  • 第三章蔓蔓悠悠山藤蔓蔓,清悠悠,山水敛梦,花园嬉戏,小燃灯,佛法无穷;小嫣美女,神一样的圣女童,花还在,日已渐隆,花花絮絮,风水过,久已屋隆,花已无穷。小燃灯在花园里写字练字,在花园里弹琴练琴,在花园里读书写字,在花园里与小嫣美女,背诵诗词,抄写佛经道经。…[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5-03
  • 第二章小嫣美女时间匆匆,似水流华。一去一回,高父从外地回来时,已经是一个多月后了。初秋的风,微微吹拂着干裂的唇,那风似水年华,流秀着江山,出行的家人,回来了。恰逢此时,佳期已至。月在高秋,圆月日,本在华夏,月明时,??????或已经忘却了,那风,捂不住的嘴…[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03
  • 《古来佛法燃灯明》佛法巍然乍金光,佛祖慈悲遍十方。如来佛祖成威名,燃灯古佛师传芳。如来佛祖,即是佛教创教教主——“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燃灯上古佛,即是燃灯古佛,释迦牟尼佛的授业恩师,也就是说,燃灯古佛乃上古大佛,是如来佛祖释迦牟尼佛的师父。(本书讲述的是…[浏览全文]

  • 2558/0
    2018-04-10
  • 海风云,这位初涉江湖的白净少年,在面对高出自己许多的强敌时,也不忘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他调息运气,流向全身经脉,聚内力贯在手脚之间,双掌同时缓缓提起,又在顷刻间猛然发力,两掌左右开弓,一招“双龙朝阳”施出,拍向江春愁的耳门。掌风大作,呼啸而至,其中勇猛的劲头…[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4-10
  • 场上瞬间瞬息万变,早被皂袍老人看在眼中,他见爱徒败局已定,陡然出手相救,左手轻轻挥去,长袖随之起舞,一道疾风扑向海风云手中那柄长剑。他没有丝毫的警戒之心,被突如其来的掌风击个正着,手中爱剑早已脱落在地,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两步,才稳定住身形。场上所有人见…[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4-10
  • 两人交上手后,皂袍老人和杨浩才明白:这个夜闯清风寨的白净少年果然受过高人指点,不能和江湖上泛泛之辈相提并论。从掌法的熟练程度,不难看出这一点。倘若日后勤加练习,必能成为武林中顶尖的高手。虽然两人在拳脚功夫不相上下,但杨浩体弱多病,海风云年少力壮,在气力上明…[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4-09
  • 一、血色清明雨清明,无雨。金玉涵一夜没睡,盘膝直坐到天亮。当黎明第一缕阳光透过丛丛树丫,流进他的瞳孔,他便将目光落在对面墙上。墙上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剑和杜牧的一首作品——《清明雨》: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今年的清明无雨,…[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4-07
  • 第十七回:凌虹宝剑善为道:“五师弟也不必过急了,此等大事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了的。”何耀光道:“纵使性命不要,也要保得中原安宁。”圆通道:“师弟宅心仁厚,真乃人间之福。到时若真如师弟所说,我等定会相助。”何耀光抱拳道:“多谢各位师兄。不知师傅他老人家安好?”…[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