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211/0
    2021-04-14
  • 经过几年的努力,晓宝终于得到了房地产冯老板的信任,这个月对晓宝来说是走运的,一口气卖掉了5套房子,市场不景气的这久,真是吉星高照了。冯老板领职工们在本县最好的酒楼“回头湾”撮了一顿。酒桌上,冯老板兴高采烈,侃侃而谈,大家借酒劲,赞颂冯老板经营有方,使公司业…[浏览全文]

  • 4388/0
    2021-04-13
  • 出租屋那是一间矮矮的、四面透风的出租屋,租住在这里的是渔夫一家。渔夫一家世代依靠打渔为生,他们连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都没有。渔夫虽日日夜夜地勤劳打渔,不畏风吹日晒,却也只能勉强养活着一家六口,一家六口人全部生活在这间屋子里,除了妻子在家做家务,偶尔帮忙富裕人…[浏览全文]

  • 27018/0
    2021-04-11
  • 成功的四大要素(微篇小说)文/金晓胜在21世纪的30年代,以写“微篇小说”开始的金诚先生声名鹊起,不但创业赚钱获得成功,而且在文学写作上更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2030年12月11日,刘小姐就以“成功的秘诀”问题专访了金诚先生,以下是他们的对话:刘:“…[浏览全文]

  • 28008/0
    2021-04-09
  • 那一年,他已近中年,是当地知名的企业家。那天,因为要给厂里三百名工人增加一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障,他开车去找保险公司经理洽谈相关事宜,他们以朋友相称。经过营业大厅时,偶尔瞥见了那个前台柜员。惊鸿一面,最是那低眉顺眼的清浅,知性安静的神态,让他的心一阵紧缩,抽搐…[浏览全文]

  • 33080/0
    2021-04-09
  • 傍晚,夕阳懒懒的挂在法纯村望牛山上,望牛山面色红彤彤的,像一个喝了半斤老土酒醉汉。今天是星期二,镇上赶集,豆腐卖完,张二奎骑着他的三轮摩托车,打着口哨从山那边“嗒嗒嗒嗒嗒嗒”的行驶过来,这辆摩托车是张二奎花了两千块钱从堂哥那里转过来的旧车,充满节奏感摩托车…[浏览全文]

  • 33278/0
    2021-04-09
  • 1数年难得的雾凇,笼盖“一山放过一山栏”的绵绵高山,山野漫皓皓。千田曲皑皑,洁白飘逸的湿雾,在山皱田间跃动,在空中翻飞。满山的树,像披着白纱的舞者,在寒风中素裳羽衣舞。山上,樱花开了,结晶的樱花,更娇艳。村边,一丛竹林,叶上透明的凇花剔透,竹尖向低矮的天空…[浏览全文]

  • 75320/0
    2021-03-31
  • 王小三不甘心被埋没于一枚小学教书匠,痛恨自己未能混到一官半职,年年月月心情贼差,整日里风都挡他的事。母亲王美美看着儿子的状况心里五味杂陈,这世界是什么歪种生什么歪犊子,这小子和他老子一样是官迷。那一日王美美终于开了口:我作孽的儿呀,你真想做官就去找张老五要…[浏览全文]

  • 114489/0
    2021-03-18
  • 墙上的钟表(下)郭文德搁浅之后的事情我没想到。干事的时候人人都偷懒,拾掇人的时候他们责任心强着呢。我知道那是嫉妒,或者说是劣根性,得空就使坏是那些人一贯的做法。我没想到的是公安人员进驻了我的办公室,花两天时间翻阅了我几十年的签字材料。早知道,我提前销毁啊。…[浏览全文]

  • 114186/0
    2021-03-18
  • 墙上的钟表(上)郭文德我独自一人,袒露在这曾经象征地位、权贵与核心的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前,眼前是幻象、书籍、茶杯、香蕉、桌对面的椅子还有墙上的钟表。刚退下来时,那部电话机见天能响几回,传过来不少让我宽慰的话,现在完完全全成了摆设。我自己切肤的理解是失落,因为…[浏览全文]

  • 119121/0
    2021-03-13
  • 亮爸、亮妈明天就要一同赴鹏城打工了。今晚他们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亮妈说:“老公,明天我随你去打工是便于我们夫妻相互照料也能多挣点钱了,但我最可怜的是我们的姣姣了,她才刚上幼儿园,又那么娇滴滴的整天爱缠着我。亮爸说:“这些年你在家既料理小的,又照顾妈,还种粮…[浏览全文]

  • 118132/0
    2021-03-12
  • 天空像是一块黑色的大布,将整个世界都笼罩住了。路灯的昏黄色光芒将一个人影拉的长长的。他的后背微驼单肩背起一个黑色书包,缓缓的走进了楼房。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咚咚咚三声如石头扣门的响声。紧接着一道开门声。“爸,妈”他习惯性的喊了两个字。声音厚实低沉,听不出情绪的…[浏览全文]

  • 118607/0
    2021-03-12
  • 周围总有些人,到哪里都让人喜欢,相处久了,又发现都是毛病,你把相片洗出来,绝对要先寻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他的脸白。你说个事,不知不觉他就变成了主角,甭管你什么身份,只有听着的份。凭此,即使你瞧不着,也得承认,他是个智慧的人大果就是这么一号,没见过他委屈自己…[浏览全文]

  • 156788/0
    2021-03-10
  • 他妈妈的,张市长的老婆昨晚跟人跑了,给张市长留下一张小字条:你有很多骚妹纸照应不过来,我只得跟三狗子去了,我与他将要搅动一场卿卿我我的江湖风雨,此去说有归期却也无。张市长见字卵蛋泡都气炸了:他娘的个疤子,超贱的女人,你沾老子的光享尽了荣华富贵,却跟贼三狗子…[浏览全文]

  • 158092/0
    2021-03-09
  • 退婚记(四)高见戴找圆顶帽,背着红花女布鞋,唱着皮影来到秋河公社大院。办公室主任李振华看见了说:“你是游街的人吧?游街队伍刚走!”小分队队长白文顺来了。振华说:“文顺把这个四类分子带去游街。白文顺说:“黑四类分子!快跟我走!”高见慌了,跪在办公室主任李振华…[浏览全文]

  • 175736/0
    2021-02-25
  • “一串,二串,三串……”下班途中,我突然看见路旁的石墩上晒着一些“麻辣串”,数着这些“麻辣串”前行,我发现前方的石墩上密密麻麻晒满了这些“麻辣串”!我顺着这些“麻辣串”前行,只见其中有腐竹,有海带,甚至还有排骨肉干,我的心里疑窦丛生,“是谁晒这些麻辣串?为…[浏览全文]

  • 175707/0
    2021-02-25
  • 退婚记(三)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东方鱼肚白色,喜鹊台村后良家地里歌声一片,青年们在杨天一的带领下,认真的给玉米定苗除草。太阳出来了,天一把写好的木牌插在显眼的地头上,在红色阳光下,大字放出光芒,“人定胜天,科学种田。喜鹊台青年试验田”…[浏览全文]

  • 207355/0
    2021-02-18
  • 酸酸的杏树郭文德我在远眺着那个院子,树没有了,主人也没有了。空落落的。每次回老家这几乎成了我的规定动作了。小时候,村里有几棵杏树,都在哪里,孩子们记得清清楚楚。春天来了,文人墨客会关注春风杨柳,大人们惦记着耕播,孩子们则简单的多,盼春天就是盼着看杏花,杏花…[浏览全文]

  • 210536/0
    2021-02-17
  • 二牛正在忙着做饭,只听门铃嘀嘀嘀响起来,他想一定是老婆回来了。他开门迎进老婆,转身再把门关上,一把楼过老婆就急不可耐地啃起来。对方拼命挣扎,并狠狠甩了二牛一耳光:你流氓啊,怎么乱来!二牛看着对方不解地讪笑着:什么叫乱来呀,我啃自己的老婆好比是警察执行公务—…[浏览全文]

  • 244278/0
    2021-02-06
  • 恩怨小小说丁新新一口气将吴官背上了波音747客舱。吴官的女婿华强,女儿吴娜将行李放在行李架上。“我要是有这个孙子就好了,爷爷:如你喜欢,我就作你的孙子,”“你们一老少真有缘份。”吴娜说:“自己几个孙女外孙他都没有啥感情,才几天就这样喜欢小丁。”“没问你爸爸…[浏览全文]

  • 244656/0
    2021-02-05
  • 老范年近五旬,看着儿子小范。小范二十出头,看着老范。“爸。”小范先出了声,带着哭腔,也略显一点兴奋。老范不言语,喝下一杯酒。面前是干净的餐巾纸和几碟子菜。偌大的餐厅只有这两个客人。一串泪顺着老范的脸流了下来。老范是农村人,一辈子打工种地。脸色红黑,手指粗糙…[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