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965/1
    2019-06-14
  • 到小邱家做客,看到了我送给他的那盆仙人球,哇——我闭气了。仙人球上的刺一根不剩,荒凉得触目惊心。我大惑不解,以为小邱把我送给他的仙人球养死了,重新买了这么赖的一盆。但看花盆可以认出就是我送给他的那一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小邱,这仙人球是我送给你的那一…[浏览全文]

  • 4965/0
    2019-06-05
  • 昨天是礼拜日,我习惯礼拜日的晚上睡不着。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家里都布满了褐色的泥土,而且依然是旧时的装修。右边那张木长椅上瘫坐了一个上了年纪的陌生男人,我疑惑地走过去,脑子里无缘无故就有了他是一位老师的意识。他睁开眼,伸手抓了过一把褐色的颗粒,说,这些都是发…[浏览全文]

  • 5986/0
    2019-05-31
  • 早晨。妈妈准备送毛毛去幼儿园。“毛毛,把鸡蛋吃了再走”“天天都叫我吃鸡蛋,你烦不烦啊?”毛毛没好气地顶撞道。“毛毛乖,宝贝听话,快把这个鸡蛋吃了,将来长成大个儿。”妈妈把剥好的鸡蛋硬性递到毛毛的嘴边,“不要、不要,我就是不要嘛!”毛毛扬起手,冷不防地将妈妈…[浏览全文]

  • 5859/0
    2019-05-30
  • “哎呀!你走路不长眼,面前一个大活人都没有看到!”李洛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校服上的泥土,看着眼前这个差不多和自己同龄的男孩,十岁左右。“对不起!对不起!”男孩红着脸,仿佛才反应过来,慌忙道歉。李洛拽了拽书包带,没好气的睨了男孩一眼,突然注意到他身上的校服…[浏览全文]

  • 8303/0
    2019-05-21
  • 一每一届新生的竹子在夏季之初都还是稚嫩的,禁受不住过硬的打击,来自南边的某只蝴蝶轻扇翅膀带来的一阵风似乎都可以让它们悉数摧折。对于未经时间洗练的它们来说,生命总是渺小而又脆弱的。然而,人也是一样。2019年五月的开头,就是整个世界刚刚热烈迎接完久违的夏季时…[浏览全文]

  • 8384/0
    2019-05-12
  • 老娘面前谁敢犟(民间故事)唐胜才从前,漏孔桥有一位母亲生了五个儿子,丈夫死的早,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他们养大了,为了让他们今后有一技之长好求生活,于是分别叫儿子们学会了木匠、石匠、铁匠、泥瓦匠、补锅匠,还分别娶了妻子生了儿女。儿孙满堂,人丁兴旺,本该膝下承…[浏览全文]

  • 8280/2
    2019-05-11
  • 隐逸斋是做玉器生意的。老板姓陈,叫陈若尘。原是历史老师,不知什么原因,辞了职,开了家玉器店,取名隐逸斋。陈若尘四季皆藏好茶,有两个半茶友。那两个,一个是他的发小,县教育局长冯有为,用陈若尘的话说,冯有为斯文还在,可以为友;一个是宝峰寺的方丈法缘和尚,轻易不…[浏览全文]

  • 8305/1
    2019-05-11
  • 徒儿功成,拜别师父下山。师父送至山门。风雨凄迷,山色空蒙。山风拂动师傅银髯,撩起师父衣带。师傅走了,就如山间一片飘零的黄叶。这是师父最后一个徒儿,师父再也不会收徒了。师父潜心武功绝技“天罡刀法”的修炼,终生不娶,因而没有子嗣,以后就只有师父一个人孤守寒山了…[浏览全文]

  • 8273/1
    2019-05-11
  • 官复原职的N省建材局杨局长和李秘书,走在蒿草丛生、芦荻疏落的湖边。“烟中列岫青无数,雁背夕阳红欲暮。”西风、秋水、雁阵,衔着落日的远山,交融在一起,更增添打猎者的无限兴致。“嘎——”传来一声禽鸟被惊动的鸣叫。杨局长从李秘书手里接过一支崭新的猎枪,爱抚地摸了…[浏览全文]

  • 20838/0
    2019-04-26
  • 1988年一夏夜,我和发小三毛拎着小板凳往西街走,去看露天电影。那年,我九岁,他八岁,但是我们都上二年级。一边走,三毛一边问我:乃栋,电影叫什么名?《复仇的火焰》!我说。他:听说是外国片,英国的吗?我:印度的。他:印度是哪,归美国管吗?我:印度……不归美国…[浏览全文]

  • 16920/0
    2019-04-24
  • 天阴沉沉的,好像快要下雨了,小楼牵着他唯一的亲人小皮,一只瘦骨嶙峋的杂毛小狗走在城市的街头,他们的目的地是不远处那座十八层的高楼,一件掉色的旧棉袄一条泛白的牛仔裤,一双漆黑锃亮的棉皮鞋次~啦~次~啦-的移动在柏油马路上,正值下班高峰,时不时的有丝袜花裙擦肩…[浏览全文]

  • 8494/0
    2019-04-23
  • 躺在床上闭上眼,突然感觉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好久好久。上海的春天很短,但即使是这样短暂的春天,当人开始留意的时候,不经意间却变长了。等待着时间过去,新的一天刚刚开始,才过了一个上午,就又听到楼下的过道上小孩子打闹的声音,电动车发出的刺耳的警报声,还有餐厅里做…[浏览全文]

  • 8549/1
    2019-04-23
  • 故事发生在一个小村庄中,李好是村庄里经常受到大家表扬的好孩子,他每天都会帮助村中的老奶奶打水,还帮助农民除杂草,村中还经常发生洪灾,连一些大人都不去建设抗洪工程,而李好却自告奋勇冲上一线,所以大家见面就夸他,相比之下,同龄人李尔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他的…[浏览全文]

  • 16525/0
    2019-04-22
  • 已经过了好多天,还是决定要把那个梦记下来。生病之后少做梦了,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一直在等待从前那种奇妙的日子,夜晚去到另外一个世界,白天无论多么难过、无聊,夜晚都是精彩的。多想一直这样下去,却没想到它会因为别的原因中断。那是一个废弃的城市,破旧的木房子,很…[浏览全文]

  • 11209/0
    2019-04-13
  • 还在村口,遇上隔壁的王嫂。王嫂笑着对他说:“哟,张老汉,还不快回去,你儿子带着一个仙女一样的女孩回来了!”。大学毕业毕业的儿子,在城里工作了几年都没有回家,每一次春节,都只是打个电话,说是工作忙。又要过春节了,妻子叫他给儿子打电话,要儿子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回…[浏览全文]

  • 9433/0
    2019-04-12
  • “悟空,住手吧,你已经把三界都搞乱了,你要逞威风也逞够了,到此为止吧?”望着血流成河的南天门,如来阿弥陀佛一声。“住手?我没听错吧,如来老儿,你叫我住手?你怎么不在玉帝那老东西派出千军万马追杀我和紫霞的时候叫他住手呢?”杀得兴起的孙猴子对如来只是蔑视了一眼…[浏览全文]

  • 8693/0
    2019-04-11
  • 老爹这一段时间看着萎靡不振,吃饭也没啥胃口,还经常往卫生间跑。他纳闷了:老爹血压不高,血脂不稠,心脏也没啥问题,这是咋回事?难道是自从老妈去世后,老爹一直孤单一人,感到寂寞了?他请假休息一天,做了几个老爹爱吃的菜,拿出珍藏的茅台,爷俩小酌几杯。两杯下肚后,…[浏览全文]

  • 8249/0
    2019-04-11
  • 刘懿波这一天,风和日丽,春光明媚,正是外出踏青的大好时节。天庭首席马官伯乐闲来无事,便想去凡间去走一走散散心。祥云降落处正好是一条曲幽小径,顺着一路走来,但见前边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两岸杨柳依依,河边水草繁茂,头顶白云悠悠,耳际虫鸣鸟唱,好一派人间胜景。…[浏览全文]

  • 8932/0
    2019-04-10
  • 屋内烟雾缭绕,一阵咳嗽声后,老三抬头看看仍满脸悲伤的二哥,扭头瞅瞅低头沉思着,一根连一根抽烟的老大,声音嘶哑道:“咱爸也算入土为安了,这几年给他看病,住院咱们也都算尽心尽孝了,说说以后看咱妈咋办,以后主要跟着谁生活。"弟兄三个这时都扭头看着在一边沉默的老太…[浏览全文]

  • 8339/0
    2019-04-10
  • 上世纪九十年代村卫生所改革之后,派到村里一个年轻大夫。大家都叫他“牛大夫”,“牛大夫”本名张存孝,但是村里大多数人都叫他的外号“牛大夫”,对于他的姓名却逐渐的忘却了。村卫生所改革后面临着和私人诊所的竞争,“牛大夫”作为村里唯一体制内的大夫,才不屑和那些私人…[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