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682/2
    2019-08-19
  • 奇女出寒家那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在山沟里居住的胡家宝老人背着一捆干柴正蹒跚着往回走,当他经过一堆乱坟滩时,忽然听到一个婴儿的涕哭声,声音越来越弱。胡老汉是一个不怕鬼的人,他想,天这么晚了,难道还有打柴的人不成。不对,一定是有人弃婴了。他犹豫了片刻,放下了背…[浏览全文]

  • 10743/0
    2019-08-17
  • 吕小妞的恋爱观“梅梅。七夕我求你到我家过节,你能答应吗?”我真没想到吕小妞这样跟我说话,看来不答应显得我不太象个人了。我知道她的心思,她想让我帮她解回。她跟我同龄,都是九二年生的。其人很谈定,都这把年龄了对婚恋还不急不忙。而我都想结婚了,可惜没有男人看上我…[浏览全文]

  • 12947/1
    2019-08-16
  • 一粒构树种子落入了半山坡一块巨石的小裂缝中,恰巧那里早先被风塞入了些许的灰尘。不知从哪儿飞来了一只鸟儿,在巨石上歇脚整理羽毛,“哔”撒了一丁点尿,留作其伴侣追踪它的印记。巧的是,鸟尿正好撒在构树种子的身上。于是,这粒幸运的种子有了生根发芽的动力。在接下来的…[浏览全文]

  • 12957/0
    2019-08-16
  • 秋老虎酷热难耐,蜷缩在空调房间里又很憋屈。有一天,小美发现北山深处的小河流水潺潺,且有树荫遮蔽,人下到河里立马就进入了清凉世界,于是乎,她命令男友大马每日陪她去那里戏水招凉。大马狗踮狗踮地侍候在小美左右,时间久了难免有点厌烦,他在小美的屁股上轻轻挞了一下:…[浏览全文]

  • 21363/1
    2019-08-14
  • 杨健峰,某公司的技术骨干,现年40多岁,年富力强,是企业的顶梁柱,他工作很繁忙。妻子经营一家服装店,整日忙碌于“线上线下”的服装生意。儿子,名为杨冀,现年14岁,在育人中学念初中。可是杨冀的体重严重超标,已达80多公斤。这些天,杨冀说身体不舒服,于是夫妻俩…[浏览全文]

  • 22569/0
    2019-08-13
  • 古道荒原,深处有一小城,百年前这里是有名的匪窝,因地处偏僻,天高皇帝远,四面八方的响马、土匪、逃犯、风尘飘客多聚于此,喝酒、赌博、玩女人彻夜喧嚣,称之“匪城”。历经风雨沧桑,新中国成立,响马、土匪等不见了踪影,小城出现难得的平静,改革开放后,由镇变县,易名…[浏览全文]

  • 31679/0
    2019-08-08
  • 我怕自己做出害人的事,愁眉苦脸地跑到医院,还没挂号买病历就冲进医生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医生一人,我是医院里今天的第一个患者。医生看出我的情况不妙,慌忙安抚着我。他叫我做几次深呼吸,等我的心情放松了,才慢慢询问。医生问:“先生!您哪里不舒服?”我回答道:“…[浏览全文]

  • 37168/1
    2019-08-08
  • 七夕-榕树下“大风。没想又在此遇上你。”她,陈小雨,五年前随父母北上,今年七夕回来,带着一丝忧伤出来散步,没想到又遇上罗大风。“小雨。你还好吗?”一句问候陈小雨觉得罗大风已经变了,变得让她有点陌生。罗大风应该问她:你嫁人了吗?如果换当年,罗大风会这样问。可…[浏览全文]

  • 40680/7
    2019-08-07
  • 评奖花逢春开2019.08(一)科室会议室。“今天,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讨论并推选出科里本年度三篇优秀论文,进一步参加在全院里进行的论文评选。”李主任待大家静下来后,直奔会议主题。这是惯例。作者依此登场,通过多媒体展示着自己的论文,并极力用富有磁性的声音讲解着…[浏览全文]

  • 45379/1
    2019-08-04
  • 一日,财神爷下班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财神庙,他匆匆地扒了几口饭便躺在床上眯起了眼睛。财神爷这几年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连着几天的加班更是让财神爷精疲力尽。财神庙里的香客们正齐声高唱着财神爷的赞歌:“财神到,财神到,财神一到乐逍遥……”财神爷“嗨”了一声,独自说…[浏览全文]

  • 74516/1
    2019-07-26
  • 美女Y开车东奔西窜,被交警拦住。交警把Y请下车:你嘴里明显有一股酒味。Y:你呀,好色,不要脸,真不注意影响,连人家嘴里的味道也对外说。交警:别胡闹,不是我好色,而是你太好酒,喝了酒居然还开车,酒驾必须处理,没啥不能说的。Y:你好色,我好酒,那……我们不是都…[浏览全文]

  • 80226/1
    2019-07-23
  • 一、阿尔茨海默症又是半夜,罗先生一骨碌爬起来,他摸索着打开灯,穿好衣服,突然说:“钥匙呢?”刘女士也醒了,起身问:“什么钥匙?”“自行车钥匙放哪啦?”“自行车钥匙?——你干嘛?”“我忘接丫头了。这天都黑了,幼儿园只剩下丫头一个,这可咋办?”罗先生在房里转悠…[浏览全文]

  • 85748/0
    2019-07-19
  • 徐颖的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她停住了,然后又慢慢地缩了回来。丈夫李鑫已经半个月没回家了,这次回来,他倒头就睡。这样的日子徐颖已经习惯了,她能嫁给眼前这个男人,她也就有足够的理由说服自己,去接受和理解这个人所做的一切。徐颖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次见李鑫时的情形,是啊…[浏览全文]

  • 85870/1
    2019-07-18
  • 淇水汤汤兮,且绵且长。猗猗绿竹兮,斯人何往?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我思悠悠兮,曷维其亡?丽人弹完最后一个音符,衣襟已然浪浪,那双柔如白茅之芽的手儿却依然悬于琴弦之上,保持着弹奏最后一个音符时的指法姿态,一双黑白分明的盼盼美目直视着河对岸的青青翠竹。太阳刚沉…[浏览全文]

  • 96955/3
    2019-07-15
  • 锅架灶上,秸秆在灶膛里哔剥有声,火舌子轻快伸出来,将锅子含住,长长短短舔噬。间或有火星跳起,半空翻个筋斗,复又落下,烟却继续升腾,执著地把木梁上的腊肉熏成黑色疙瘩。黑疙瘩取下来,快刀密密切匀,是半透明的块状,油光可鉴,拌豆腐干在锅里来回滋溜溜翻炒,辅以辣椒…[浏览全文]

  • 130753/0
    2019-06-23
  • 冬日清晨的公园多了几分冷清,也许是没人的原因吧。孤零零的树枝在寒风中摇动着,座椅周围的草坪中还有几处残存的雪。男孩漫不经心地走到一棵树下,低着头,靠着树干踢腾着脚边的雪。女孩的脸被冻得通红,颤颤巍巍地走到了座椅旁,缓缓地坐下,挺直身子,闭着眼睛默默感受着周…[浏览全文]

  • 132257/1
    2019-06-14
  • 到小邱家做客,看到了我送给他的那盆仙人球,哇——我闭气了。仙人球上的刺一根不剩,荒凉得触目惊心。我大惑不解,以为小邱把我送给他的仙人球养死了,重新买了这么赖的一盆。但看花盆可以认出就是我送给他的那一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小邱,这仙人球是我送给你的那一…[浏览全文]

  • 132943/0
    2019-06-05
  • 昨天是礼拜日,我习惯礼拜日的晚上睡不着。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家里都布满了褐色的泥土,而且依然是旧时的装修。右边那张木长椅上瘫坐了一个上了年纪的陌生男人,我疑惑地走过去,脑子里无缘无故就有了他是一位老师的意识。他睁开眼,伸手抓了过一把褐色的颗粒,说,这些都是发…[浏览全文]

  • 132137/1
    2019-05-31
  • 早晨。妈妈准备送毛毛去幼儿园。“毛毛,把鸡蛋吃了再走”“天天都叫我吃鸡蛋,你烦不烦啊?”毛毛没好气地顶撞道。“毛毛乖,宝贝听话,快把这个鸡蛋吃了,将来长成大个儿。”妈妈把剥好的鸡蛋硬性递到毛毛的嘴边,“不要、不要,我就是不要嘛!”毛毛扬起手,冷不防地将妈妈…[浏览全文]

  • 132062/0
    2019-05-30
  • “哎呀!你走路不长眼,面前一个大活人都没有看到!”李洛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校服上的泥土,看着眼前这个差不多和自己同龄的男孩,十岁左右。“对不起!对不起!”男孩红着脸,仿佛才反应过来,慌忙道歉。李洛拽了拽书包带,没好气的睨了男孩一眼,突然注意到他身上的校服…[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