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096/0
    2019-12-08
  • 情与法原创小小说崔宇审理石坤田的案卷,掩卷而思:受贿三十万元,已够成受贿罪,尽管情节轻微,认罪态度较好,也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呵!他心里隐隐作痛,就是这个曾经光环笼罩、媒体关注、老百姓颂扬的某企业法人,资助他读完大学。其实,他们之间并不认识,崔宇是通过学校才…[浏览全文]

  • 11815/0
    2019-11-28
  • 皮影戏的故事老马家可以说是这片土地上最受欢迎的人家了,不仅是最有钱的,也是最和气的。老马家一共有四个孩子,但也不是每个孩子都受别人的喜欢。就拿老三来说,老三一出生时还是全家叫喜,因为他是第一个男孩,可过了半年功夫了,老马就发现这孩子不对劲,去寻一老中医看看…[浏览全文]

  • 17631/0
    2019-11-21
  • (一)凌晨五点,陆锋被蚊子叮醒,左手中指关节肿起一个红包,又痒又疼。立冬已经一周了,蚊子还这么毒。这座城市地处南方,由于海拔原因,早晚温差大。入冬后,晚上比较冷。这几天,陆锋家里的蚊子特别多,也不知道从哪里钻进来的。“可能是开门的时候让蚊子跟着进来了。”陆…[浏览全文]

  • 21363/0
    2019-11-19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又是冬天了。阿诺对于时间的定义是:一种重复有序而又无意义的存在。尽管有人向他抗议:时间是构成世界所不可缺少的一环,我们的世界因时间而存在,也因时间而变得有意义。阿诺对此不以为然。城市里的冬天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觉,人们出门裹得和粽子一个样,进…[浏览全文]

  • 21115/0
    2019-11-16
  • 朋友:我回到家,从医院里。一路的心思,弥漫在胸腔里,很满,却又浓厚、混沌。我不能太将它说清。虽然写了一点简单的文字给你,但那表达出来的,一定是没有表达完整的。甚至,尽管我努力的遣词造句,对自我的表达,也未必准确。因为遇到这件事,原本就有一些戏剧性。戏剧的意…[浏览全文]

  • 21861/0
    2019-11-16
  • 一场极其惨烈的战争终于结束了,战场上一片狼藉。伤者躺在地上,和死神擦肩而过的痕迹刻在他们的脸上。逝者的尸体横七竖八,被日光无言地照射着。数不清的残肢断臂散落了一地,有长的,有短的,有肥的,有瘦的……满地殷红的血液早被炮火烘干,像乌黑的膏药一般紧紧地贴敷在还…[浏览全文]

  • 21206/0
    2019-11-16
  • 小王大学毕业赋闲在家,眼瞅着同学们创业的创业吃皇粮的吃皇粮,个个混得是如鱼得水,小王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小王决定在闹市区开一家服装店。说干就干,小王排除种种阻力,种种干扰,终于如愿以偿地在闹市区开起了一家服装店。事事皆不容易,小王的服装店…[浏览全文]

  • 24388/0
    2019-11-14
  • 1“嘣嘣,嘣嘣”,敲门声响起,吴菲仍旧没有抬起她的头来,她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手中那份文件,那是关于万山焦化厂污水排放治理的一个重要提案。现在习主席提出的“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的理念深入人心,从上至下,包括普通百姓,环保意识都大大增强。因此但凡遇到关…[浏览全文]

  • 29692/0
    2019-11-10
  • 一热闹的商城正如火如荼举行着一场比赛,美其名曰“真心话比赛”。比赛胜利的奖金居然高达一万元!尽管台下驻足的人不少但上台参加比赛的人却寥寥无几,毕竟这是真心话比赛,谁会在这众目睽睽之下道出真心话呢?台下的人渐渐散去,台上的主持人小张略感尴尬。正在这时,一位身…[浏览全文]

  • 29472/0
    2019-11-06
  • 接待的家庭晚宴,选在姚晴家附近的一家独立的中餐厅。那是在这座古老而又新潮的大都市的第二CBD的一条核心大街上。说独立,是因为这间叫做“顾怡”的中餐厅,便是一幢单独的小楼。一楼被开辟为茶室。二楼至五楼,全为各样的包间。是的,这里只有包间,而无大家惯见的众人共…[浏览全文]

  • 34025/0
    2019-11-03
  • 今日杜康的心情一直都很难过。今日是公司的“出粮日”,所谓的出粮日便是发工资的日子。换着以往这是再平常不过的日子,但今日却不平常。拿了工资条,同事间免不了会聚在一起相互对比,查看。杜康拿着工资条与同事小李的工资条对比还发现,小李的工资居然与杜康的差不多,虽然…[浏览全文]

  • 39709/0
    2019-10-30
  • 大Y紧急召见马岗。马刚见了大Y赶快问:哇哇(马岗对大Y的爱称),为何要急着见本大人?大Y:亲爱的马屎(大Y对马岗的爱称),猪肉价格持续暴涨,你知道吗?马岗:哇哇,亲爱的,这事不怨我呀,我又没从中捣鬼。大Y:我想是这样,你是无辜的。但是,你已受到牵连。马岗:…[浏览全文]

  • 41027/1
    2019-10-28
  • 我和大飞已经很久没见了。“欢迎咱们的大帅哥衣锦还乡,荣归故里。来,先干一个!”大飞拿起酒杯笑容满面的说。我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个脆响,一饮而尽,说:“兄弟你就别折煞我了,容易折寿,我可还想多活几年。”我,今年28岁,一事无成。“兄弟你说哪里话,你我都结拜了,我…[浏览全文]

  • 43003/0
    2019-10-24
  •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就像穿行在无边的旷野……”张楚的蓝牙耳机里播放着汪峰的歌,他的脚步有点沉重,耳机里重金属元素不断刺激着肾上腺,推动大腿往前迈进。昨天是周五,又是秋末,天已完全黑了,飞了一整天的雨,下班的路几乎变成停车场。晚上8点半,张楚…[浏览全文]

  • 50880/0
    2019-10-23
  • (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那边的狼参加电视台歌唱大赛,为了赚一把情感分,他在演唱前与主持人互动时说,两个月前他接到了参赛通知,爸爸却不幸出车祸去世了,他和妈妈极度悲伤。前天他正在做来电视台参赛的准备,他妈妈又突然溺水身亡,他也准备死了拉倒,但又想到还要参加…[浏览全文]

  • 49706/2
    2019-10-22
  • 宋洋搀扶着黎薇往海边的小屋走去。一瓶的香槟,使她有些微醺了。高跟鞋散乱的敲着地面。身子像一个不倒翁似的,左右摇晃。若不是由宋洋搂着双肩,非扑到地上不可。她眼神有些迷离,但在夜色中,却像星星点点一样放光。“我现在的样子,完全不是你记忆中的模样吧?”黎薇将头斜…[浏览全文]

  • 49401/2
    2019-10-22
  • 街坊张守义,人送雅号“张口易”,70上下年纪,光头圆脑袋,身架不算高、肚子倒显得凸出,夏季里着汗衫短裤,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传说中的弥勒佛。老张退休以后,在小区大门口摆几只凳子和一张茶几,有人来理发,三块钱一个头,老人和儿童图便宜,倒也颇受欢迎。没有生意的时候…[浏览全文]

  • 49601/0
    2019-10-22
  • “为什么你总像秋日的细雨,迷迷蒙蒙的飘散在我的生命?”魏芳与其说是在键盘上敲出这一排字,不如说是写在她的心上。她所问的“你”,实际上与她远隔千里。他们现在靠着偶尔发出的一条微信,在这一个茫茫的天地里,维系着一份真情。他们历来就是遥远的,可又比所有的恋人亲近…[浏览全文]

  • 51528/0
    2019-10-21
  • 第二章对别人来说,天亮了,就意味着新的一天开始了,可是对我来说,是没什么特别的意义的。我每天走着同样的路,看着同样的风景,期待着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这便是我生活的全部。“你好,我们又见面了。”木慕的声音里透着惊喜。“你。……你好,你是谁?”蓝海立刻紧张起来,…[浏览全文]

  • 51914/0
    2019-10-19
  • 虽已打春了,寒风依旧刺骨。呼呼的北风刮的麦田里的麦苗太不起头来。但麦田里有一株麦子顶着冷风抬着头。那片绿油油的麦田倒是给沉寂的大地填了几丝生机。就在这麦田里,有两株不同的麦子,他们隔着两道沟,就是这两道沟成就了他俩的一生。一株是雄麦一株是雌麦。雌麦比雄麦早…[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