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7216/0
    2020-01-12
  • 我从没想过原来自己喜欢一个人是这种感觉,无时无刻想看见他,可等到真的见了他又想逃开。矛盾!矛盾!从前那个轻松自在的我?是上辈子的我了。我不能长时间地处于这种别扭的状态,我知道,迟早有一天要处理这个问题。我试过在钱柜旁推侧敲般投入感情地唱杨千嬅的《友谊万岁》…[浏览全文]

  • 7956/0
    2020-01-11
  • 江湖的故事,从头到尾,是两个人的故事。(一)茶楼前,街头卖艺的武术表演,围观人群的叫好声中,我唯独听见他在唾骂:不知羞耻!“身怀武艺,要么去保家卫国,要么去光耀门派,不是在这里讨下贱饭,博人眼球!”我当即决定追随他同入深山武门,不问世事许多年。有一天他出山…[浏览全文]

  • 8134/0
    2020-01-09
  • 张原终于支撑不住在雪地里跪倒的时候,崎岖山道已被抛在背后,寒冷模糊了他的视线,尽管他竭力抬起头来,睁大眼睛望向天尽头,也仅仅望见云层后迷茫的一点淡红。“我找了一辈子的长安,到最后,只找到我自己。”他跪在逐渐停息的风雪中,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二十几个赶马人神情…[浏览全文]

  • 8227/0
    2020-01-08
  • 2019年12月11日,星期三,大雾。和往常一样,我吃完早饭便蹬着自行车到村卫生室上班,转过村小学院墙的西北角,我模糊地看到村卫生室的门口有一团黑影。按照惯性思维,我想这又是一个得了急病赶早来看病的病人。我猛蹬几脚自行车,到了村卫生室的门口我才看清这团黑影…[浏览全文]

  • 8147/0
    2020-01-08
  • 村小学的旁边有一口枯井,这口井口小肚大,深约五米,终年累月地敞着口。有老人讲这是一口神井,它的历史最少可以追溯到元末明初,全村几百年来繁衍生息全仰仗此井的庇佑,这口井是全村的命脉所在。每逢初一十五,村里总会有一些有某种需求的人来此焚香祈祷,祈求神井给予自己…[浏览全文]

  • 7391/0
    2020-01-08
  • 一讣告被送到莱姆斯·莫罗手中时,正是四月份一个下雨的清晨。整个伦敦尚未从黎明的寂静中完全醒来,阴翳的天空呈现出一种灰蒙蒙的色彩。当莱姆斯从他那所仿佛被时光遗忘的公寓中走出时,几乎就像走入了一个陌生的迷雾之城,只有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紫丁香和潮湿的青草味让他…[浏览全文]

  • 9168/0
    2020-01-08
  • 半夜。伊娜摸出钥匙轻轻打开自家的门,叭地一声枪响,她猝然倒地。硝烟里有个黑影窜出门来。躺在地上的伊娜嘣咚一钩脚,黑影轰隆倒下。伊娜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朝地上的黑影拼命跺了三脚,传出一声绝命惨叫。伊娜一头栽到地下,挣扎着掏出手机打开:警……警察……我……夜,鸦…[浏览全文]

  • 8988/0
    2020-01-07
  • 最近,我觉得我和陆志峰的关系进展好像快速得像火箭,让我陷入了疑惑的漩涡。他,很善谈。关了灯的房间,薄墙的另一面常常传来很疲惫的声音,不知道是他的个性使然还是说对我很放心,到底是为什么和我聊触及内心的话题。我这个人也是奇怪,当别人剖开内心和我说话时,我不同样…[浏览全文]

  • 14510/0
    2020-01-06
  • 一鸟和蝉夏天,鸟妈妈和鸟爸爸在树上筑了一个巢,一起轮着孵化两个鸟蛋。一天,树枝上来了很多蝉,整天吱吱大声叫着。鸟妈妈被蝉声吵得睡不好觉,就时不时去驱赶蝉。鸟爸爸说,你这么不安心孵蛋,对孩子们有影响的。鸟爸爸孵蛋的时候就不去驱赶蝉。它知道半个月后,蝉的生命周…[浏览全文]

  • 17451/0
    2020-01-03
  • 一、包子西施.小区大门口新开一家包子铺,包子好吃,老板娘好看,被人暗中誉为“包子西施”。清晨路过这家小饭馆,被里面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白面包子飘出的香味引得直咽口水。“老板娘,包子怎么卖?”“一块钱三个。”“那买一个呢?”“四毛。”我心下思忖:一块钱三个,一…[浏览全文]

  • 17119/0
    2020-01-02
  • (一)自从高峪沟那只叫笨笨的羊会说话,成为动物界的明星,并且被拉的四处展览,表演后,竹啸沟的那只羊幂幂就沉默了。两只羊是见过一面的。它们是在扶贫攻坚成果展览大会上相遇的。当时,竹啸沟村子前的那个广场,锣鼓喧天,挤满了一河两岸的观众。这些观众,是来领慰问品和…[浏览全文]

  • 17014/0
    2020-01-02
  • 这只羊,来到土门高峪沟时,一只羊角断了,尾巴掉了,身上流了好多的血。是夏夏用三记响鞭赶走了狼,救了它。然后包扎,敷药。让它住在了牛圏里。然后,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笨笨。天刚放亮,夏夏就喊“笨笨,该上坡了”,羊就走出牛圈,夹杂在牛群里。山涧,崖头,沟垴,或是…[浏览全文]

  • 23311/0
    2019-12-25
  • 财猪差一点就乐疯了,他在朋友圈晒出:本猪今年八月份以来计售出生猪五千余头,特决定,今年娶个貌美如花、蕙质兰心的高级老婆。该财猪养猪十六年,前十五年赔了个精光,而今华年四十有一,身为一枚原装童男子,今年下半年他羽变成腰缠千万元的暴发户。自认为财运一通,桃花运…[浏览全文]

  • 24269/0
    2019-12-24
  • 现在,我在田里耕番薯,我的汗顺着我的锄流到了土里。我并不期待它能给我长出什么像样的番薯,哪怕它长出的番薯和我一样,一样由本开始的橄榄形变成如今的圆形,也都无所谓。毕竟我还是会吃掉番薯,太苦不喜欢,我还是会吐掉。这样耕,已经快一年了。番薯长得真快,我都快忘记…[浏览全文]

  • 21699/0
    2019-12-20
  • 没过几天,程厉锋打电话给我,说超市招一个销售的,一个月四千多一点。我拿着手机问了好几遍真的吗,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本来打算实在不行就去餐厅应聘服务员的,在超市打工可干净舒坦太多了。确认新工作的当天晚上,我想请程厉锋去炳记吃粥。现在炳记已经成为了我心目中的幸运…[浏览全文]

  • 28636/0
    2019-12-20
  • 我和程厉锋本身是初中同学,但是三年都没有太多的接触,也就初三那个学期坐我的隔壁所以说的话多一点。那个时候的我完全没有情窦初开这回事,心里只有中考,他在意的是苏苏,也不一定,他在班上还有一个知己是人尽皆知的事。这也是他给我印象最深的事,苏苏的初恋,知己是袁新…[浏览全文]

  • 39651/1
    2019-12-12
  • 从此之后,我和他就像偷吃禁果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的夏娃和亚当,我和他之间的性欲和数千年前的原始人类无异,我们也像退化到了那个时代,没日没夜地交合,无穷无尽的欢愉。直到不知道是多少天之后的天亮,我醒来发现自己独自裸露地躺在床上,他没了踪影,杜妈也不在。我掀开起…[浏览全文]

  • 41314/0
    2019-12-12
  • 翌日,杜妈让我换上白色棉纱圆领中袖的宽衫和明黄色短裤,红色渔夫帽和红白色的运动鞋。十足像是预备去春游。我不解地问她,杜妈,新的学校不用穿校服吗?不用。那我的书本呢?在这里上学是用不着书本的。我更是一头雾水了。迷迷糊糊地随着杜妈走,出了大门,竟到了一片草地,…[浏览全文]

  • 41848/0
    2019-12-12
  •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穿好洁白的散发太阳味道的轻纱面绸底长睡裙躺在正中央的童话里的高床软枕中。杜妈不知不觉地出现了。该吃晚餐了,程小姐。到晚上了?我居然睡了那么长时间。几点了,杜妈。该吃晚餐了。杜妈的答非所问让我心怀不安。四处寻找,居然看不见显示时间任何钟表。…[浏览全文]

  • 40802/2
    2019-12-12
  • 决定重提这个故事,是决定拾回那段樱花般单纯美好的痴梦。这次,还是以这样俗气的自我介绍开始吧。我,程再夏,十六岁,在本镇的公办初中念初一了。和大多数人一样成绩一般,和大多数人一样长相平平。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是,那个紫红色晚霞笼罩的如幻如梦的放学后。我们家的大…[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