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554/0
    2018-05-18
  • 老伴因病离开了人世,老人从此更显得孤独凄凉!每天一个人进出在村尽头山边的三间小屋,勾勒的身影让人瞧着就感到心寒、叹息!老人今年七十有二,姓童,单字名洪,一生无儿无女,无牵无挂,老伴比他大两岁,那是在他四十岁时遇见的姻缘,因为老伴出生是一个富农家庭,在曾经那…[浏览全文]

  • 2618/0
    2018-05-16
  • “马卫,今年公务员考试复习的怎么样了?”“爸,我不考行么?有你的资助跟帮忙我随便干什么都好,一定要靠公务员干嘛?”“混账!我马家世代书香传家!大清王朝最后一批的三甲进士还有我马家的身影,怎可为了些社会的蝇头小利而不思报效国家,你再废话小心我打断你狗腿!”“…[浏览全文]

  • 2584/0
    2018-05-16
  • 马卫是个年轻医生,身强立健,但最近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累病了。“医生……医生……”“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说说看,你怎么了?”“医生我的胸有点闷。”“胸闷?”这次他不用偷偷的,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着她胸口露出的大半白皙了。他看了看大开的窗户,刺眼的阳光很容易疏…[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16
  • 一、《深刻》刚刚在电梯间看见一小孩儿在吃雪糕,出于关心,顺口告诉他:“这么凉的天,会吃坏身体的!”。小孩告诉我,他的奶奶活了103岁。我问:“吃雪糕吃的?”他说:“不是,我奶奶从来不管闲事!”多么深刻!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衰老得这么快了!瞎操心操的……二…[浏览全文]

  • 2600/1
    2018-05-15
  • 之一、挑战一只蚂蚁听说孙悟空大闹天空后,很佩服其武功超群,自此便开始练习四两拨千斤的功夫。所谓功夫不负有心蚁,它终于练成了大力士,在蚂蚁界已是无蚁可敌。于是它挑战大象,可惜不到一回合就被大象踩死在脚下,临死时它还在后悔想着:“今天出招错了,应该先用无影脚踢…[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14
  • 清晨。森得族长家的蘑菇屋前。阿梦、阿狸、彼得、嘉儿每个都挎着一个小布袋,里面装了所需的干粮和一些生活必需品,整装待发。屋外还有一群送行的兔子。“给,这是给你们路上吃的,蘑菇饼,今早刚做的,你们四个都有,这镇上啊就我做的蘑菇饼最好了。”之前在蘑菇街上劝说彼得…[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14
  • 闫顾师的故事说不完,闫顾师在学校期间就不是个好学生,别人在用功念书,他呢,就在一边异想天开,异想天开就是不切合实际的胡思乱想,与其说他是个坏人,不如说他是个无知的人,矮矮的个头,人也不怎么聪明,自大是最恶劣的一种品质,闫顾师明明笨的像头猪,然后他自大的像创…[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14
  • 闫顾师骚扰成性,28岁还没有结婚,没有找到女朋友,在无处发泄的青春的激情里,他培养了骚扰成性的习惯。只要是在他身边的女性鲜有不被他骚扰过得,脾胃科本来就护士美女成群,这个单身的狼大夫每每都要去占护士的便宜。每天累的快要吐血的护士门已经够辛苦了,还要无端被这…[浏览全文]

  • 2559/0
    2018-05-13
  • 暑假过去了,秋季的这学期伴随着还未褪尽的暑气陌田他们跨进了小学最高的年级,教室挪到校园东边,离得校门很近,校门银色锡镀门的上方弧线状的钢管上撑起四个红色铁字:平町小学。日子平平淡淡的过去,当田野的颜色渐渐染上衰黄时,淅淅沥沥的秋雨便开始以四季不变的间隙中不…[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5-13
  • 吴有在商贸城的男装柜台前对着一件茄克久久发呆时,刚好我经过。我要为远在南方的子絮买一件真丝长裙。眼明手快的柜台小姐一把抓住了我。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的时侯我就看见了吴有。柜台小姐恳求我为她做一回模特。您的身材挺合适的,那位小姐站在那儿实在太久了。吴有就望见了…[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5-08
  • “九点了,虽然有点早还是上床睡觉吧,明天还有新生典礼。”许梦说着就上床睡觉了。“嗯?做梦了吗?”?????许梦模糊不清的清醒来,“咦?这是什么地方?”身着白色睡裙的梦仁儿在不知名的原始森林里漫步走着。高大的树木直指苍穹,树叶密密麻麻的阻挡了阳光,从没见过的…[浏览全文]

  • 2582/0
    2018-05-07
  • 哟,李总,买菜啊。小胡故意撇着那把歪嘴,把声音拉得老高老长,半开玩笑半讽刺的说。小胡是他在上班时认识的一个朋友,后来就变成了同事。他说他特像初中时的一个同学。那个被称之为李总的回了一句是啊。正准备走开,忽然一个带着十分惊讶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他说,你不是01…[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06
  • “妈,我说上媳妇啦。”儿子兴高采烈地回家对妈说。“那感情好,我儿终于让妈放下了这颗心。儿啊,啥时候把姑娘带来家让妈瞧瞧。”“妈,看看容易,只是,”儿子欲言又止。“你放心好了,妈早就给人家姑娘准备好一份能够拿出手的见面礼。”不久儿子回家又对妈说:“妈,人家父…[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06
  • 一大清早厂工会张主席刚走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口,就听到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于是快步走过去拿起听筒。“喂,是张叔叔吗?”“你是?”“我爸爸看样子快不行了。”噢,老张听出来对方是本厂退休工人老李头的儿子,顿时感到心里猛地往下一沉,看样子让他一直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来…[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04
  • 王大爷也骗人?他还是一个退了休的工人呢?况且年纪一大把了,也不讲老实话,究竟安的是什么心哦?平常为了拉熟客,待人特随和,说话也客气的很,还边理发边开着音乐边讲一些热点新闻。但咱们都这么熟了,熟得脑袋上有几道大大小小的伤疤都一清二楚。寒心啦!做人太阴险,太虚…[浏览全文]

  • 2621/0
    2018-05-03
  • 我为什么要拿那二百元钱?为什么?回家的路上,我反反复复的问自己,一遍又一遍,內心满是愧疚。那天,我只是为了完成大女儿的一个心愿,答应给她买一个电动玩具小车,而这段时间手头实在是有点紧。我竟然厚着脸皮向年迈多病的母亲索要二百元钱。母亲那时正病卧在床上,见儿子…[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02
  • 这一天艾利突然意识到,她似乎一直只是在想象生活。她活的是一个样子,想象的又是另一个样子,到底两者之间有没有联系起来,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我能决定自己的爱情和婚姻吗?人们总说命运该由自己决定,有谁这么做的呢?女人们傻傻地等着心爱的人出现的那一天,却永远也不知…[浏览全文]

  • 2554/0
    2018-04-25
  • 粉面郎君和她再次见面的时间是八年后的一个春天,也正是二姐匆匆离开的时间。那时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葬礼服,脸上无不悲戚的用一种相当温柔的眼光哀怜的望着杨子。而事隔之后,她便再度消失在了杨子所认知的世界里了。杨子试图回忆当时的场景,但是总是逃不出那一场大雨所带来的…[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4-21
  • ?????遇见另一个自己我常常想,未来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常常仰望星空寻找存在于两点一线的时光之门,陷入无边的幻想,逃离现实的自己,变得无知变得迷茫……????????????????????????????——题记??那是一个下着暴风雨的夜晚,树枝伴着雨…[浏览全文]

  • 2583/0
    2018-04-20
  • 何为道?问兄,不知。问弟,不知。问师,不知。愤然下山,遇匪掠村,勇战于匪,胜之。行至洛阳,遇流寇夺城,入帐请战,平之。此可谓意气风发!小舟泛游应天府,救起落水女子。湖心亭处,反弹琵琶。谁人心猿意马?赠一曲《离·殇》,共约来年端阳见。三上北国,入目皆惶恐,遂…[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最新评论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