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41/0
    2018-12-15
  • 一只会飞不久的小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他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发现了一个瓶子里装着半瓶水,可是瓶口太细,小乌鸦的嘴巴不能完全伸进去。眼瞅着近在嘴边的水小乌鸦却无法喝到嘴里。“上学时老师教过我们遇事要多动脑筋,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门槛——成功只属于奋斗者。”小乌鸦…[浏览全文]

  • 334/0
    2018-12-15
  • 每天晚上,在街心公园,都能看到她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很卖力地跳着广场舞,遇到节奏稍快的地方,她明显地有些跟不上,但她还是跳得很嗨,丝毫不吝惜汗水,也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因为六十多岁的她喜欢穿红挂绿,脸上还涂了厚厚的一层胭脂,嘴唇也是红红的,因此人送绰号“花枝…[浏览全文]

  • 523/0
    2018-12-14
  • 爱在连州中午吃了办公餐,在海岛上的政府餐厅,才自然是丰盛的了。带队的周支队被热情的被检查方代表熊伟主任灌了一大杯岛上自酿的海马酒,酒上头部,血压聚涌,有点儿话语不畅。这边熊伟主任没有了反映,沉默寡言起来。过了不长时间,熊伟主任和局机关检查代表大红攀谈起来。…[浏览全文]

  • 7404/0
    2018-12-12
  • 张晓问道——有什么?一面探过头去看。看到的同时,他以为花了眼睛。李毛驴手指的地方,一片牛的骷髅骨中间,长着一个白色的很嫩的东西。牛的骷髅骨应该是硬的,黑的,这个东西却很嫩,而且非常白,看上去简直是水灵灵的,充满了活力。这是什么东西?——张晓不由自主的问道。…[浏览全文]

  • 5053/1
    2018-12-07
  • 大约是小时候被娇生惯养坏了,不是爹捧着就是娘抱着,一旦没人照顾了便生出了许多不适应。长大后又没有及时结婚,没结婚当然也就没人抱了(也不能随便抱人),半夜时更没有人给掖被子,所以老是不小心着凉,一着凉不是感冒就是落枕。别人落枕大多是头不能左右扭动,我落枕却往…[浏览全文]

  • 5798/0
    2018-12-07
  • “尊敬的旅客,由江州开往北京的Z89次列车就要发出了,本次列车将运行九小时五十五分钟,发车时间是19点23分。车上有需要照顾的旅客,请您给让个座位。祝你旅途愉快!”,伴随着播音员的优美的嗓音,火车缓缓地启动了。乘务员小王象往常一样,在每个车厢里穿梭往来,当…[浏览全文]

  • 5713/0
    2018-12-04
  • 刘老师刘老师你一见到她,会很惊诧。这几年老得真快。头发变白,定睛细瞧,越发显得粗糙。你很难相信若干年前她是个美人。脸色红润,笑靥如花。中午食堂见到她,和她对桌而吃。我知道她养猫。吃饭之余,我就先说。“我在石溪公园对面见到了一个场面,一只猫围着中年男子的车轮…[浏览全文]

  • 5354/0
    2018-12-03
  • 老陈“老陈!”二中的教职工都这么叫他。奔五的年纪。头额已经锃亮,发际后移。住在学校的公寓楼里。爱人在横琴公司上班,是干财务的.就当地来说,上下班距离比较远。孩子已经读了高中。老陈常常爱和我说说他的事。老陈最怕领导把他开除,他是学校的临聘人员,负责食堂食品安…[浏览全文]

  • 7059/0
    2018-12-03
  • 肖芳芳从警校毕业两年了,来到车站警务室以后,由于工作出色,遇事机智果断,多次受到局领导的表扬。无论在站台上,在候车室还是在巡逻的路上,她都是兢兢业业,一刻也没有放松警惕。江州火车站的后身是站北广场,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可是近来有几个假警察在这里寻衅滋事,抢…[浏览全文]

  • 4871/0
    2018-11-30
  • 小蔡小蔡今年至少有四十岁了。他是2002年秋季开学来到这所学校的。当时高一年级主任是刘堃老师,四十四五岁。高一年级共有八个班。一班班主任张月凝,三班班主任马庆泰,四班班主任就是小蔡了,年方二十四五,五班张玲歌,六班高的彩,七班徐闻。别看小蔡一毕业就当上班主…[浏览全文]

  • 5801/1
    2018-11-28
  • 2018年5月我们厂来了一名新同事,名叫杨臣。他是湖南人,身体很胖,总爱说:“信不信我压死你!”他的头很大,刚聊天头就像自动风扇似的不停摆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天热左右摇两下能降温吧?他是经理叫过来的亲戚,至于什么亲戚我也不知道,也没人细说。反正厂里的…[浏览全文]

  • 6076/0
    2018-11-28
  • 警务室的故事(一)王朝国在江州火车站警务室工作了十五年,他做的好人好事自己也记不清楚了,他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有一句话:我们做基层民警的就是为了老百姓排忧解难的。江州火车站每天的客流量有30多万,如果赶上春运或者学生流,客流量达到上百万之多。自从安置了监控…[浏览全文]

  • 7553/0
    2018-11-22
  • 第一节溪水随着和风在水田里荡漾这一年寒冬大地刚刚铺了一层薄薄的雪,天气很快就转热了,农历二月还没走到头,树上嫩嫩的枝丫像农村人赶集似的争着开始发了芽。茶洞镇上大湾湾那些村里的小孩们,纷纷爬到才长了十年的椿木树上,去采摘刚发芽的嫩叶,然后拿回家来给母亲做菜,…[浏览全文]

  • 6469/0
    2018-11-17
  • 青石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题记说一个大清道光咸丰年间野史。昌平明十三陵有个艺人,名唤张宝儿,人都叫他“盖山海”,使的一手好活儿。无论天桥上也好,胡同里也好,一嗓子唱出个尖柳儿来,响彻云霄,手中白沙再淅淅沥沥洒出个“春景当…[浏览全文]

  • 7003/0
    2018-11-17
  • 奥朗德是我们镇上的一名小吏,负责整个镇政府官员的茶水管理,我们都打趣儿叫他“司茶官”,但他又决然不同于可怜的老锅炉工查理,因为他有自己一间小小的的办公室,在锅炉房的隔壁:一张老旧的桌子,上面松散地摞着些自上任以来读过的报纸、一个花盆,里面满是烟灰和烟头、还…[浏览全文]

  • 6841/0
    2018-11-17
  • 一块精肉鲤鱼腥。谐音:鲤鱼腥。水产品总有点腥臭味,不管多么好吃,久不出山,腥是一定。没有龙门,只见水来不见水去,跳得再高也没有龙门,得不到升华不腥才怪。做医生,关爱病人,一点都不难做到————一位医生说。说归说,这人除去偶尔给我点剩饭以外还真没多给我几个,…[浏览全文]

  • 5325/0
    2018-11-14
  • 第一节怎么真会变成痣了湘西的大山连绵不绝,一座接着一座,犹如一汪汪翠绿色的大海。大山里面,人烟稀少、与世隔绝。话说,坐落在湘西茶洞的崔龙坡山涧,仅有一户人家;这户人家是一对夫妻,也不知什么原因,就独住在这座背山靠水、略显荒凉的大坡上;他们还有一对儿女,女儿…[浏览全文]

  • 4878/0
    2018-11-10
  • 县里的“两会”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召开了。这次换届于往次不一样,以前各部门的一把手都是参加会议听报告,只有个别的经济部门要接受和回答人大代表的提问,而这一次会议须知上说,组织上要求政府组成部门的一把手向大会作述职报告。所以,几天来整个办公大楼上上下下无论是领导…[浏览全文]

  • 4873/0
    2018-11-09
  • 俗话讲: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殊不知,这老虎的本事,还是跟猫学来的呢!猫与老虎虽同属猫科,但老虎个子要比猫大上十倍,怎么会去跟猫学本事?话说,在湖南省的西部有一片丘陵地区,湖南简称湘,故称湘西。《水经注》中称为“五溪地区”,其中这雄溪俗称熊溪,横溪俗称郎…[浏览全文]

  • 4874/0
    2018-11-08
  • 昨天在走廊上碰见了小L了,从几年前他做了另一个单位的负责人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了。他发福了,脸色也红润了许多,只是头发少了。小L是个苦孩子出身,来自豫东农村,家境不怎么好。大学毕业后就来到这个单位做了会计,一做就是十年。后来在单位好心人的撮合下娶了一个同样来…[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