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63/0
    2020-02-21
  • “师傅,咱们真的要下山了吗?”大耳朵问道。不过他眼中却带着期待之意,师徒三人,只有大鼻子经常下山购买山上所需物品,他每次回来都会跟大耳朵讲山下的趣事,大耳朵听得心痒痒,也想下山看看,今天,师傅终于决定一起下山见见世面,历练尘心。师父看着他们俩徒弟严肃的说:…[浏览全文]

  • 7382/0
    2020-02-17
  • 微型小说:《医者仁心》作者:刘曰文2020年2月15日这事一声不吭你就忍了?王老头愤愤不平着。刘医生用尽全身力气把这股怨气压了下去,她松开了紧握的手,皱了皱眉头,泰然自若。王老头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医生办公室。黄昏的除夕,刘医生拖着疲倦的身子艰难的…[浏览全文]

  • 9859/0
    2020-02-12
  • 微型小说《口罩》作者:刘曰文2020年2月11日老王头这个年过的有些惊悚。他整天都做噩梦,欠债四年多了,讨债的人从来没有断过。这不,外面的大门又铛铛被人敲响了,这熟悉的声音,把山沟里树枝上的雪震下一大片。老王头从被窝里探出头,沮丧着脸,咧起嘴巴没好气喊了一…[浏览全文]

  • 10271/0
    2020-02-12
  • (如有想法,尽管对号入座)一天晚上,张三用皮箱装上一百万元大钞,兴冲冲地拎起就要出门。张三的老婆马钱决然上前拦住:你要到哪去呀?张三:我去给李四送钱。马钱:你当市长前已给他送了一百万元,才几个月,又给他送这么多干什么?张三:他是上级,我必须积极争取上级继续…[浏览全文]

  • 13806/1
    2020-02-08
  • 黑矮的出租屋,被擦得油亮油亮的炉子上面放着一壶水,壶中冒出的水汽模糊了正在炉子旁边忙碌的母亲的脸,椅子上的小天拿着书装模装样地读着,可这丝毫掩饰不了他坐立不安的窘态。“别着急了,出去转转吧,这成绩一时半会儿出不了。”母亲转身对小天说道。“咋能不急呢,中考都…[浏览全文]

  • 14671/0
    2020-02-07
  • 道上有句话,借钱的都是大爷,叫还钱的时候是孙子。人活着,讲究天道轮回,无愧于心。博望村有个老汉,人称七爷,他在村子里极有威望。喜欢乐善好施,名声是相当的好。不过却过得相当寒碜。村里都盖上小洋楼了,他却还住在破旧的瓦房里。瓦房屋里边比较潮湿,所有他家的门槛比…[浏览全文]

  • 14602/0
    2020-02-06
  • 山还是那座山,板着一张铁青的脸,雾蒙蒙,矮小的居所恍若蓬莱仙宫。都说那仙人来无影去无踪,想必他们的居所也是如此,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半天也探不出个鬼头。这个在外人看来,存在于山巅之上的村庄名唤李家堡。李家堡,李家堡。全村除了“大海啸”一家外都为李姓本家人。…[浏览全文]

  • 16819/0
    2020-02-04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十一)丁家院子住了十几户人,缺饮水,常年到2里外去找水,或等到冬季在稻田里取水。院子背后有一块湿地,村民们决定掘地寻水源修水井。外号叫丁老大的自告奋勇负责设计修井。不久,水井修好了,深3米,直径1。5米。当地广播、报纸还报道了丁老大义务…[浏览全文]

  • 16625/0
    2020-02-04
  • (杨顺民小小说之十四。战“疫”。)老公的梦呓老公去乡下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还没有下班回家,是怎么回事呢?微笑正想着,突然房门被敲响了。老公拖着疲倦的身子走进家里,顾不上吃午饭就倒上床补睡。微笑见老公的手臂露在被子外面,便轻轻地帮他掖了一下。不料,老公大声冲她…[浏览全文]

  • 16408/0
    2020-02-04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十三。战疫。)2020年春节新型冠状病毒防控工作,区卫健委一把手钟主任深感责任重大,区委和区政府的紧急会议精神,在他心中尤如千均之重。他决心以身作则,深入了解基层社区防控落实情况,绝不能留死角和有盲点。深夜12点,他的家门被敲响:“您好…[浏览全文]

  • 20139/1
    2020-02-02
  • 雨后、傍晚,战场上弥漫着硝烟和血腥的炙热。卫生员素英搀扶着一个头部受伤的士兵,跟着担架部队往山下后方撤退。天渐渐暗黑下来,只是偶尔传来一两声零星的枪声,烧焦的树木和石头黑魆魆的,越看越鬼魅。地上不知道是敌方还是我方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流着的雨水混合…[浏览全文]

  • 28833/0
    2020-01-29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十)2020年春节,人人都防止冠状病毒传播,家家大门紧闭,严防外人串门。天黑了,甲邻居主人打开门,想出去倒垃圾,刚伸出头去,发现乙邻居家中一个黑影也打开门,伸出头,又缩了回去。甲邻居主人想:乙邻居全家不是回老家过年了吗,怎么还有人在他家…[浏览全文]

  • 27996/0
    2020-01-29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八)扫厕所的老头我曾常去小区外的公厕方便,总会听到打扫卫生的老头一边干活,一边含混不清地咒骂:“狗杂种……前呼后拥……到处摆些……不叫人……”头一两次听到他大致相同的骂声,我不太懂,后来才有所明白。意思是说抽烟的男人解手时,前后都“吐”…[浏览全文]

  • 31933/1
    2020-01-26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八)爱情的力量这个爱情故事,一直装在我心里。文革结束,高考恢复。袁飞翔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重庆一个国有单位工作。每天上班喝茶看报,他感到无聊,于是沾上了打牌赌博的恶习。输了赢,赢又输,熬夜不睡,第二天上班弥补睡觉。单位领导批评他,…[浏览全文]

  • 33706/2
    2020-01-25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七)某公司是全国知名的民营企业,历经十年不倒,其老板刘总每天接到多起向他借钱的电话。虽然他的手机是高度保密的,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再怎么保密,有的人也有办法获取。这天清晨,刘总刚起床打开手机,“噼里叭啦……”的声音不绝于耳。他不敢…[浏览全文]

  • 34405/1
    2020-01-25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六)昨天晚上,朋友A给我打来电话,说他的叔叔已“判”了。我问被“判”了多少年?他答:“十五年!”我说:“这么重呀!”他答:“不重!”我问:“为什么?”他答:“按受贿每1万元1年的说法,应判3000年!”“哦!”我被懵了。A的叔叔是一年前…[浏览全文]

  • 33382/1
    2020-01-25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五)?爷爷带小孙子,上了动车,穿过走道上拥挤的人群,找到购买的座位,然后抱着小孙子坐下。刚才嘈杂的车厢安静了。爷爷感觉有人站在背后随前行的车子晃来晃去,让他有些不安。他起身、转头,发现一位30多岁的年轻人正站着。“年轻人,怎么站着呢?找…[浏览全文]

  • 34072/0
    2020-01-25
  • (杨顺民系列小小说之四)?????????????????????????????????????????A在家客厅里踱步,自言自语,“上线”要他再拉一个人去听“党课”,就能实“中国梦”,月收入上10万元!对他这位老年打工者来说,真是一个做梦都笑醒了的事情…[浏览全文]

  • 33247/1
    2020-01-25
  • (杨顺民系列小小说之三)李大爷和老伴均逢7旬,结婚50年,天天吵嘴过日子。这让开始懂事的小孙子很不“习惯”,经常干预。有一天,他问爷爷:“您和奶奶为什么天天吵嘴呀?”爷爷:“你爷爷、奶奶都属猪,命中注定猪拱猪!就是争强,互不认输。”小孙子:“那邻居爷爷、奶…[浏览全文]

  • 33698/0
    2020-01-25
  • (杨顺民小小说系列之二)这次,老家的张三嫁女,邀请我回去参加。婚宴在镇上刚落成的农民酒店豪华大厅举行。饭局快结束,几位过去的“牌友”就朝我围扰来,异口同声:杨二爷,吃完饭不忙回城哈,跟我们斗地主哟!我的辈份高,他们都拱着我。想起以前和他们斗地主的经历,至今…[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