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1952/0
    2018-07-20
  • 夕阳西下。最后一缕阳光照在她的灰白的头发上,金黄色的阳光没有将她的白发浸染,她的头发依旧是灰白色的,看来她真是老了。看着眼前那个人,我才觉得时间过得有多快了,而我不也得佝偻着腰了,我们都已经渐渐变老了,似乎没有任何征兆。我以为这辈子跟她再相遇的机会是零,可…[浏览全文]

  • 11435/0
    2018-07-20
  • 一光是听说你要从那林子经过,我就已经满心期许,我等了你又一世,这一世你又是修仙之人。又是修仙之人?呵。我真是不明白,既然说好来生再爱,又为何不做一个世俗之人。你心里若是没有我,为何承诺一个妖一世诺言,可若是你心里有我,为何放不下心中的执念。我不管你心中所想…[浏览全文]

  • 2706/0
    2018-07-14
  • 不同于卡夫卡笔下的《变形记》,把人变为甲壳虫。这里描述的是我们身边的成功人士所经历的优雅的变形记。小张度过十年的秘书生涯,已经变为大张了,终于被提拔为大公司经理。即将走马上任之际,妻子忽然想到,许多年来,他遵循老领导的教诲,低调再低调,没有一件像模像样的名…[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7-12
  • 五星级宾馆晚宴桌。八人围坐满。王总压阵。四十岁开外,肥头大耳,灯光下的笑脸,发着像猪油的光。站起,举杯向邱哲:“我代表隆德公司,感谢你赏脸来吃这顿饭。为表诚意,我敬你一杯,我干杯,你随意。”语毕,一饮见底。笑声,掌声响彻一片。邱哲举杯,小呷几口,笑笑。却能…[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7-06
  • 一名曰示之妇人寻申哭诉,其不识未来,无欲贪生。绝望之言犹如长剑刺穿申之心田,申劝慰:汝二人膝下童小,家甚美满,何故寻绝。示言:儿患矮症,不能成人,欲背行囊走之。申道:医治便是。示诉:周游求医均不治。申言:草医除之。示斜觑:汝乃插田老儿,医得好这等绝症。申答…[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7-06
  • 《幸运中的不幸》老刘奋斗多年仍然一贫如洗,最后也信起命来。经过几个不同的算命先生算了以后,都说他这几年有意外之财。于是,老刘开始以买彩票来碰运气,结果买了两年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浪费了不少钱财。懊恼了一段时间,老刘又去算了几次命,结果得到了一个共识,说他这…[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7-03
  • 一、一只羊听说狼爱上羊的故事以后,她很感动,自此也对狼改变了恐怖的初衷。终于有一天她也爱上了一只狼,相爱数月以后,它们决定旅游结婚。就这样它们快乐地旅行了多日以后,有一天狼说:“亲爱的!我现在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羊心疼地说:“那你就再试试学着和我一起吃草…[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6-30
  • “妈的,明儿非换台新车不可。这破烂玩意,操他祖宗!”车又熄火了,我气恼地从驾驶室里跳下来,猛地把门甩上。“别着急,慢慢检查检查,看毛病究竟出在哪儿。”她依然坐在驾驶室里,挺稳的。妈的,你要是这车的司机能不躁!我斜着眼看了一眼这位从轮台搭车的女孩。她是库尔勒…[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6-30
  • 山把灯拉着,伸手去摸柜子上的烟,丽知道他抽完烟又要喝水,便下床给他冲糖水。“不要放糖了。”半躺在床上的山说。“红糖是补身子的。”“我不喝糖水。”“……”丽还是把红糖放进杯中。山一边抽着烟,一边凝视着裸露在黄晕灯光下的丽丰满的胴体,直至丽转过身,他才把目光移…[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30
  • 年三十那天中午,从上海回家陪老太太过年的老三给住在老城区的老大打电话,说:“我姐跟妈大吵大闹一阵,就气哄哄带着孩子坐火车回成都了。”“咋回事?”老大问。“我姐天天晚上去麻将室赌,白天睡懒觉,别说帮咱妈做饭了,就连自己吃饭都要咱妈盛好催她起床;这昨晚上又打了…[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6-30
  • 应龙的那一把匕首应龙在以巨树浓荫为帐的军营之中,来回走动,晨去已久,不断的探报,像酷暑的热浪,一阵高过一阵,急过每次。狮阵的首领,象营的将军,抬起血污未洗的头颅,焦急的打量着他们的主帅。夸父的军队离此少室之山,越来越近,已过淮水,将近颍河。赤松子还未到夸父…[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26
  • 第一章:初次打工这已经是大学里的第二个暑假了,我盼了她很久很久了。虽然夏日的阳光可以打开我紧锁的双眼,却难以抚平我心灵的创伤,考试挂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随他而来的少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大学就是这样,我慢慢习惯这种生活啦。自古英雄多磨难,这点小问题对我而言…[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6-19
  • 星期天,理论教员大张和妻子大李携手郊游,二人来到一个岔路口站住。大张:往左走。大李:往右走。二人争执不休。大张仰面长叹:天下之事难也,其难在左右为难也!大李:难你的头啊!听我的,往左走。大张:不可乎,唯有往右也。大李(恼怒):蠢货,争吵什么?大张:争吵乃因…[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11
  • 傻女婿学说话(民间故事)从前,有一人家,十分富有,称得上是“家大业大,骡马成群”,光佣人就有十来个,而主人却只有三个——老两口和一个傻儿子。别看儿子傻,连个家常话都说不好,却娶了一个聪明伶俐的漂亮媳妇。这媳妇从过门第二天起,就常常偷偷地哭,埋怨父母给他选错…[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01
  • 龙辉,申江市二十年的传奇人物,如今却是申江市最大的耻辱,正拖着疲倦的身子站在申江市最高人民法院的审判席上。人头攒动的旁听席上熙熙攘攘、指指点点,而那些不会放过任何一点焦点人物的蝇营狗苟的媒体络绎不绝甚至是前赴后继地往前挤,像当年龙辉成为英雄时候那样热捧他一…[浏览全文]

  • 3349/0
    2018-05-25
  • 亲情买卖文/童俊鑫“爸,今年我们就不回家过年了。我已经往你卡上打了五万块钱,够你老两口一年花的了。另外,没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我这边忙得很…”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三年来老张头最常听到的话。老张失望的挂下电话,径直走向老伴李老妈。“怎么样?顺儿今年回来吗?”李老…[浏览全文]

  • 3264/0
    2018-05-23
  • 晚上,许梦它们回到了兔子小镇里。不见其人先闻许梦其声,森得族长在屋里就听见许梦的声音,“森得爷爷,我们回来了,我们找到蘑菇云啦。”许梦说着就跑到屋里一把抱住森得族长。森得族长呵呵的笑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你们有没有遇到捕猎者,有没有受伤啊?”森狸:“…[浏览全文]

  • 4586/0
    2018-05-20
  • 夜幕口袋已悉数吞噬生灵百态,白天的风情万种此刻销声匿迹,张生却迈不开回家的步伐,自华灯初上就踟蹰街口,到现在足足四个多钟头,这几天每当下班后,他直接面临既无处栖身又无路可走,唯有漫不经心转悠街头,熟视无睹穿梭人流,挨到万户千门皆寂寂、清辉玉臂寒时,方不得不…[浏览全文]

  • 3319/0
    2018-05-20
  • 《嫖娼》闫顾师晚上闲着,在空闲的日子里,他也会和大多数人一样,抱着手机一玩就是半晚上。朋友小酚打电话了:“闫顾师,出来玩呀,”“怎么整天闷在家里不出门?”他讨厌这种应酬,可是,在中国这个大国度里,不去参加这种场合,是说不通的,虽然他的朋友比较少,但是,他是…[浏览全文]

  • 3308/0
    2018-05-18
  • 老伴因病离开了人世,老人从此更显得孤独凄凉!每天一个人进出在村尽头山边的三间小屋,勾勒的身影让人瞧着就感到心寒、叹息!老人今年七十有二,姓童,单字名洪,一生无儿无女,无牵无挂,老伴比他大两岁,那是在他四十岁时遇见的姻缘,因为老伴出生是一个富农家庭,在曾经那…[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最新评论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