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820/0
    2018-09-18
  • (纯属虚构,莫对号入座)张三问王五:什么小品最好演?王五:拿小偷说道的小品最好演。张三:不见得,演员没有做小偷的真实体验,演起来有一定的难度。王五:一点都不难,演小偷不就胡乱比划吗?张三:那样观众会反感。王五:观众反什么感,他们对小偷那一行不是也不熟悉吗?…[浏览全文]

  • 3381/0
    2018-09-09
  • 柳树村李定法家昨天才买来的小猪失踪了!李定法老婆梅花中午回家吃饭时才发现。李定法在离家较远的地方劳动,带了饭,中午不回家吃。急坏了他的老婆梅花,她也无意吃饭了,赶快在家里到处找,嘴里一边不仃地发出“naonao“的唤呼声;她拨开灶根柴堆查看,也检查了鸡笼,…[浏览全文]

  • 3446/0
    2018-09-04
  • 元月八号上级部门下发文件《关于在各级部门开展的通知》。元月十八号各级部门召开会议,向群众宣传《倡导绿色环境千百万植树造林活动》的精神,并作总动员。元月二十八号各级部门秘书在领导安排下起草植树造林详细计划。二月八号各级部门按上级要求对植树造林所需物资在网上发…[浏览全文]

  • 3383/0
    2018-08-28
  • (纯属虚构,请莫对号入座)相声演员甲问乙:时下相声到底是什么?乙:不知道,请您赐教。甲:我说是讽刺。乙:好像不够准确,相声的属性是幽默。甲:您说过您不知道,现在您只能是不知道,请竖起您的耳朵听我阐述时下相声就是讽刺。乙:您讽刺谁呀?甲:我讽刺老太太碰瓷。乙…[浏览全文]

  • 3382/0
    2018-08-27
  • (二)天地尽头,显出一方小小的坟墓,近了,更近了,朱炎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那方墓碑,字迹逐渐清楚,那竟然还是手刻的木头碑,上头的字迹隐约可辩:“朱一浩”。“浩?!”朱炎猛然惊醒,却见夜色里哪儿还有什么人影,所谓的铜镜亦是不知所踪,陈列秋,他是谁,他怎么会…[浏览全文]

  • 3382/0
    2018-08-27
  • (一)朱炎已经等了他妻子十年,从二十五岁的小鲜肉等成了三十五岁的老腊肉,就在那个市府公园的南门口,就在那张石椅上。除了上班,他没有任何其他的交际活动,往往清晨睁开眼就来这里,到了八点踩着点去公司,黄昏时捧着快餐盒又来此处,直到夜深人静。警方最后的调查,有同…[浏览全文]

  • 3525/5
    2018-08-21
  • 酒楼里来了两位客人,穿着不俗,看样子是一对出来旅游的夫妻。服务员送上菜单。男的直接递给女的:“你点吧。”女的看也不看:“来碗馄饨。”男人发话了:“吃什么馄饨,又不是没钱。”女人摇摇头说:“我就是要吃馄饨!只要一碗!”服务员冲女人撇了撇嘴:“对不起,我们这里…[浏览全文]

  • 3458/1
    2018-08-16
  • 早上打开院门,一股凉凉爽爽的风扑面入怀,好舒服啊!那种燥热,那种让人烦到极至的黏黏腻腻的热,终于随着秋的到来而悻悻离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绿化队半年来的第四任队长宣布任职。顶顶让人看不上眼的一个人,邋里邋遢,死心眼儿,干活也笨笨的,看天气预报只看中央台…[浏览全文]

  • 3390/0
    2018-08-14
  • 逍遥坐着公交车穿过了一片又一片的田园,突然一种亲切的感觉迎面而来,路边的白杨树魏然挺立在路边,偶尔有片片落叶飘下。透过树林看到一片金黄的稻田,一些人正开着收割机收割,在逍遥的记忆里,这条道路那时是泥石路,路边的小沟经常流着清悠悠的水,白杨树是路行人休息的最…[浏览全文]

  • 3383/0
    2018-08-13
  • 山下有一个传说,说在糜山上有一只会吃人喷火的妖怪。阿潜是只妖怪,在糜山上已经独自生活了几百年。有一天来了一个男孩,他对阿潜说:“来和我玩,我没有朋友。”阿潜觉得自己被冒犯了,它朝男孩喷火。男孩大笑到:“你真好玩!以后我每天都来找你玩!”男孩之后每天都来。阿…[浏览全文]

  • 3382/0
    2018-08-12
  • 「参与车融汇征文」那天晚上,月亮银光丢了一半,星星点点的夜空,闪烁不频的星光,相似在流泪,相似在哭泣。系统:“乘客已出发,前往上车点。系统:“乘客已到达上车点附近,等待上车。”她们上了我的车。系统报:“尾号6786乘客已上车。”我接到一母女,母亲微胖,一双…[浏览全文]

  • 3383/0
    2018-08-09
  • 【摘要】职业经理人,乃职场之精英,亦当为社会之栋梁。其于团队,为核心,为首领。谚云:“核心强,则队伍壮;首领端,则团队行。”所谓“大海航行靠舵手”之意也。好的舵手,其不但娴于掌舵、富于航海经验,其为人,也一定是心地善良、品德高尚,将船队的命运看得比自己的生…[浏览全文]

  • 6255/0
    2018-08-07
  • 自肃宗尊玄宗为太上皇,玄宗不再过问政事,日日郁郁寡欢,夜夜梦见贵妃霓裳或哭泣,力士见状很是犯愁,一日忽语:吾皇可闻终南山有一奇人,可腾云驾雾,穿梭于阴阳,人称仙人;吾皇可否一会。皇允见之。众人行至山前,见一群孩童嬉耍,歌曰:人住山旁便是仙,闲来寻乐便是仙,…[浏览全文]

  • 3923/0
    2018-08-05
  • 今天,我家冰箱里忽然有些声响,我走过去一看,原来冰箱里的洋葱与小葱在说话,我也没敢打扰它们,轻轻地关上了冰箱门。只听到那洋葱粗声粗气地对小葱说:“喂!小鬼,你怎么敢躺在我的上头?对我一点都不尊重、不礼貌!”它皱了皱眉,心有不平。“那不是我自己爬上去的,是主…[浏览全文]

  • 3746/0
    2018-08-05
  • 袓坟刘懿波村口那株老槐树孤零零的竖在那里,只留下几片残叶,蓬乱的枝丫于寒风中瘦瘦的摇曳。不知什么时候,树梢上筑起了一个鸦窝,两只离巢老鸦不时地在空中盘旋:呱——呱——呱——树下,老陈头闻声打了一个寒颤,紧了紧插在袖口里的双手。也不记得在这里站了多久,双目无…[浏览全文]

  • 4773/0
    2018-08-02
  • 女孩已经在公园里坐了很久,她在等自己的男朋友,今天的天气真适合约会啊!女孩在心里感叹道。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路过公园,看起来很着急,大概是上班快迟到了吧。女孩想起男朋友的第一份工作,因为是实习生,工资不高,交了房租水电费,又预留了生活费,明明只剩下两百块却还…[浏览全文]

  • 3736/0
    2018-08-01
  • 夏天炎热的高温一直在持续,空气被高温烤烧,散发着难以入鼻的气味。本来随处可见的绿叶也开始发黄,变得奄奄一息。没有人再去灌溉着农作物,养鱼的人家索性就将水稻喂鱼,没养鱼的人家懒得去看一眼,像是被忽略的小情人,只能将稻叶发黄发泄自己的脾气。知了热闹了几天,也学…[浏览全文]

  • 3487/0
    2018-07-31
  • 爷爷的坟旁垄起着一个黄土包。没有墓碑,光秃秃的很是苍凉。是你奶奶吧?女友轻声地问。不!是巴特。眼泪又止不住地涌出。是巴特!我十岁那年,他也十岁。我的十岁洒满了阳光和雨露,而他却为我悲壮成了永恒。巴特是爷爷生前留给我们的唯一的遗产,而且是活生生的。八岁那年的…[浏览全文]

  • 6796/0
    2018-07-27
  •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气温逹到四十攝氏度。衣櫃里其中一对纽扣和纽襻心情糟糕到透顶了,本来嘛,他们在狭窄阴暗的衣櫃里已憋得不耐烦了。主人又不带他们常去外面见见天日,更谈不上散步和旅游了,与被判重刑的囚犯几无差别。尤其是今天在高温煎逼下他们的心情犹如即将爆发的火…[浏览全文]

  • 7211/0
    2018-07-27
  • 一夕之间,趙志平由乡巴佬蜕变成城市先生。最大的幸福是不用吃红薯干,不用吃红薯飯。每天珍珠白米,夠享口福了,那种感觉真好。他甚至不用菜下飯,白米飯一咕噜就到小肚子里了;他看到了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看到了车龙马水人头挤挤,这与昔日乡下多见树木少见人头的孤陋寡闻,…[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