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55/0
    2019-02-22
  • 百元大钞这个市场还是老样子,被各式各样装修精巧的店面包夹在当中,只有一个窄窄的出入口。站在外面,无法看到里面的故事。小时候曾来过这里,因为这儿有卖的鲫鱼,而且比超市更便宜。但说实话,那时我惧怕这个地方:进去向左第一家,高高码起的笼子里塞满了待宰的鸡,有的睁…[浏览全文]

  • 6368/0
    2019-02-16
  • “爹,今天,我和德润去坝里收粮。”“你又不打算去石矿了?”“不去,过几天,等晓絮病好了再去。”“你不是带竹娃去看医生了吗?咋又要耽搁,不上工挣钱?”“爹,今天正好德润也回到家,有她在,我们可以先去坝里割稻。等过了这段时间,再出去挣钱。我临时决定这样的,德润…[浏览全文]

  • 19560/1
    2019-02-15
  • 大发县有两个活宝,一个是享誉千年的河豚,一个是厨神李师傅。说到河豚的美味无人不知,但河豚的剧毒也为世人所害怕,而李师傅却因河豚之毒成了大发县的一宝却是最近几年的事情。河豚之毒尽在河豚的肝脏之中,世人烹饪河豚时无不尽去河豚的肝脏。李师傅却说世人烹饪河豚的方法…[浏览全文]

  • 8882/0
    2019-02-10
  • 陈云提着一只半久还新的塑料菜篮子穿梭在杂闹的菜市场里,鱼腥味,肉腥味,无一不让人糟心,她最最讨厌走在那种成天都是潮湿污渍的水泥地上,而这里都是这样的地面。回到那栋插满五颜六色的“旧彩旗”的筒子楼,现在还是上班时间,是楼里少有的安静时候。陈云经过很多房间,透…[浏览全文]

  • 6336/0
    2019-02-01
  • “坦”到A市打工已经两年多了。两年多经过了三个春节都因为厂里边需要加班而没有回家,同时还因为加班时的工资比平时多三倍,算下来一个春节期间就差不多拿到近一个月的工资。又是一个春节到了,“坦”想到自己已经两年多三个春节没有回家,除了想回家看望父母家人以外,“坦…[浏览全文]

  • 6338/0
    2019-01-30
  • 雪狼湖士兵在巡山时,发现一头雪狼,其后肢鲜血淋漓,似已重创,士兵意欲取箭射杀时,将军纵马出现,说:“这狼白的像雪球,能诞生世间必是奇迹,还是放他一生路吧。”士兵为难说:“而今战事吃紧,弟兄们都数日不见荤腥了,何不杀了这头狼,拿大锅炖了,好一起喝汤?”将军闻…[浏览全文]

  • 6355/2
    2019-01-25
  • 玲子和斗南,而今已中年。玲子常说,转眼间,我们的人生已过半。是啊,这过半的人生,一大半拿来与斗南相识相恋,再是分手的缠绵,然后是斗南的埋怨,整个时空,都是拥塞着他的啊。春节回家,夜里八点半,玲子接到斗南的电话:“在做什么呢?我想和你见一面。”他知道玲子明天…[浏览全文]

  • 11272/1
    2019-01-09
  • 这天上午九点钟,我市12路公交车行驶在开发区国贸大厦,司机王永胜听到乘客呕吐的声音,感觉可能出了什么事儿,他从后车镜里发现,一名乘客从座位上栽倒了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的人大声议论。王永胜果断地把车停靠在道边,告诉众人:不要挪动他!可能是心脑血管疾病。如果…[浏览全文]

  • 6772/0
    2019-01-05
  • 老郭从山东烟台来江州做生意已经有一年时间了,他和老伴崔华租了一间不大的小房子卖蔬菜和水果。每天上午10点都是顾客最多的时候,两口子在店里忙着忙那,店门口挂着一个二维码,大部分人买完菜都习惯地掏出手机,对着二维码扫一下。老郭称完菜,就招呼崔华监督扫码的客户,…[浏览全文]

  • 6484/0
    2018-12-31
  • 应杂志社的委托,我乘车来到了位于黄泥沟的一所监狱,去采访一位叫马丽娜的女犯人。在车上,我详细看了她的个人资料。吉林县人,29岁,涉案网络淫秽传播,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丈夫(同案犯)马永成,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六个月。到了高墙里面的监狱,指导员老袁热情地接…[浏览全文]

  • 8655/0
    2018-12-25
  • (纯属虚构,莫对号入座)台风来了,电视台记者小孟奉命赶到台风登陆现场进行报道。电视台主持人:现在我们连线在第一线的记者小孟。小孟你好,能介绍一个现场是一个什么情况吗?小孟:现在一个台风已经到来,大风一个裹挟,大雨一个肆虐,总之说一个……情况一个非常严重。电…[浏览全文]

  • 7428/0
    2018-12-22
  • 杰克和瑞恩竟迷失在了这深山老林中。在他们来这山林以前,甚至可以说在他们迷路之前,他们从未考虑过这种事情的发生。作为两位资深的野外探险爱好者,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存在这种状况,从以前到现在,似乎只存在他们嘲笑别人的事。三年前,他们走到了一起,很是投机,一直以来…[浏览全文]

  • 6443/0
    2018-12-17
  • 动物王国里鼠祸为患,鼠族上下目无法纪恣意妄为。动物王国里的居民们实在忍无可忍,一起找到虎王向虎王哭诉鼠族的猖獗。虎王听完后怒发冲冠,誓言必灭鼠族,还大家一个安宁的家园。虎王召见群臣,安排部署灭鼠工作不在话下。这个消息传到了鼠族,鼠族上下无不胆战心惊。鼠族族…[浏览全文]

  • 7914/0
    2018-12-17
  • 这儿需要阳光中午在这个地方的幼儿园吃工作餐。没有大鱼大肉,和幼儿园的院长正副两位、财务一位、中层两位,分为三桌而食。“没有什么好吃的?”邓园长弱弱地说道。“已经很好了!”局机关下来检查地方工作的大红老师充分肯定到。说是吃工作餐,其实园长很有心,又派人一大清…[浏览全文]

  • 8379/0
    2018-12-17
  • 李辉现在的心情糟糕透了,事情是这样的:他拿着快递寄来的一张光大银行的信用卡,来到了我市的一家光大银行。大堂经理王岩接待了他。王岩仔细地看着这张信用卡,用肯定的语气告诉李辉说:“你拿着这张卡是假的,在我们的银行系统里是查不到的!”。李辉如梦初醒,他仿佛做了一…[浏览全文]

  • 12505/1
    2018-12-15
  • 一只会飞不久的小乌鸦口渴了,到处找水喝。他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发现了一个瓶子里装着半瓶水,可是瓶口太细,小乌鸦的嘴巴不能完全伸进去。眼瞅着近在嘴边的水小乌鸦却无法喝到嘴里。“上学时老师教过我们遇事要多动脑筋,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门槛——成功只属于奋斗者。”小乌鸦…[浏览全文]

  • 11275/0
    2018-12-15
  • 每天晚上,在街心公园,都能看到她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很卖力地跳着广场舞,遇到节奏稍快的地方,她明显地有些跟不上,但她还是跳得很嗨,丝毫不吝惜汗水,也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因为六十多岁的她喜欢穿红挂绿,脸上还涂了厚厚的一层胭脂,嘴唇也是红红的,因此人送绰号“花枝…[浏览全文]

  • 6333/0
    2018-12-14
  • 爱在连州中午吃了办公餐,在海岛上的政府餐厅,才自然是丰盛的了。带队的周支队被热情的被检查方代表熊伟主任灌了一大杯岛上自酿的海马酒,酒上头部,血压聚涌,有点儿话语不畅。这边熊伟主任没有了反映,沉默寡言起来。过了不长时间,熊伟主任和局机关检查代表大红攀谈起来。…[浏览全文]

  • 7806/0
    2018-12-12
  • 张晓问道——有什么?一面探过头去看。看到的同时,他以为花了眼睛。李毛驴手指的地方,一片牛的骷髅骨中间,长着一个白色的很嫩的东西。牛的骷髅骨应该是硬的,黑的,这个东西却很嫩,而且非常白,看上去简直是水灵灵的,充满了活力。这是什么东西?——张晓不由自主的问道。…[浏览全文]

  • 6338/1
    2018-12-07
  • 大约是小时候被娇生惯养坏了,不是爹捧着就是娘抱着,一旦没人照顾了便生出了许多不适应。长大后又没有及时结婚,没结婚当然也就没人抱了(也不能随便抱人),半夜时更没有人给掖被子,所以老是不小心着凉,一着凉不是感冒就是落枕。别人落枕大多是头不能左右扭动,我落枕却往…[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