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1584/0
    2019-11-18
  • 维里安的革命获取成功胜利之后,他回到了德国的家乡康辛威尔郊区与埃莉·钟斯在一起渡过了人生漫漫长路的一段美好时光。他在康辛威尔郊区与他的初恋情人漫步绿茵草地,一起品尝圣路易美酒。他碍于家族压力无法与埃莉·钟斯的一段浪漫情缘有着美好的结局,难以获取共同生活而后…[浏览全文]

  • 32464/0
    2019-11-06
  • 我也许是睡着了,两天还是三天也无法判断,总之,我醒来时候就身处在密室里,或者说在结界中!我慢慢的理出了头绪,其实甲鼠说的意思总结起来就是说在前世他不怀好意的看上了我娘,而我娘对他只有仇没有情,今生他又看……看上了我,我被他祸害了,我和娘可真是、真是太惨了!…[浏览全文]

  • 33988/0
    2019-11-03
  • 海上的巨轮缓缓起航,我站在船舷见上海港口真大,不禁欢呼起来,我没有发觉,在港口繁忙工作的人们之中有个人将阴冷的目光投向了我,后来我知道他是甲鼠,他一直悄悄打探我和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为何总是想要得到我,和他。船上的日子很快乐,我见到黄头发碧眼的外国人在甲板…[浏览全文]

  • 37052/0
    2019-11-02
  • 爸爸带我进店,主动跟老板寒暄,特意说明是熟人介绍,仝老板这才认真对待。给我们一人一杯茶水,细问起来:“对小店什么物件感兴趣呢?”出门前爸爸跟妈妈说过,这个老板其实是个盗墓贼,他卖给熟人的东西都是真的,当然价格也不菲。我对他们的交易不感兴趣,尤其对仝老板的狂…[浏览全文]

  • 36046/0
    2019-11-02
  • 说起来,我已经在人世间经历了数十回投胎转世,以前我不知道,以为只是三生三世而已,因为修炼我的元神,我比普通人多了些前世的记忆,而我对前世的记忆是残缺的……娘说过,寒霜,你,你的元神……元神是打娘胎里带来的,娘对不起你,因为娘在前世和冤家斗得太狠,以至于你还…[浏览全文]

  • 38067/0
    2019-11-01
  • 月色下,我又来到了属于我和他的小屋,我记不清回到小屋是第几回了,心里由期盼,忐忑不安,渐渐变成了追思、回忆……他已经没法遵守我和他的誓言,我再也见不到他,而他还活在我的心里,如同那看不见的风筝,天上的精灵,虽然只有手心里的线轴牵扯着!我还是能感觉到他存在着…[浏览全文]

  • 39603/0
    2019-10-30
  • 我和他在上海度过了约莫五年的好日子,至于为什么一直想着这五年,原因就是我和他都还是十岁出头的孩子,孩子们的世界可以说是无忧无虑的,直到五年满了……且说我们待在大上海的前几年吧,他带着我在纸醉金迷、梦幻莫测的这个城市里讨生活。得纠正一下,在十来岁的孩子眼里,…[浏览全文]

  • 40247/0
    2019-10-29
  • 每次上政治课,我的同桌会换成姓余的男孩。平头圆脸,笑起来很阳光。开始我们不说话,后来不知怎么交流变多了。他告诉我:我是男生睡前必讨论的话题,跟我做同桌,觉得不可思议,所以不敢随便说话。面对他坦白的赞美很欣喜,喜欢他还因为他小时候生活在农村,有很多有趣的故事…[浏览全文]

  • 41981/0
    2019-10-26
  • 他一路握着我的手腕,拉着我不停的赶路,我不解,问他:不会是要抢食吃吧?我,我的腿肚子都转筋了!清晨的清风拂面,他回头看我时稻草一样杂乱的蓬松头发在风中微微发颤,一双晶亮的眼珠看着我。我有一刻的怔忪,低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好吧,就由得他来安排吧,我是这么想的…[浏览全文]

  • 43852/0
    2019-10-24
  • 睡意渐渐变浅,我已经察觉这是梦了,我睁开眼睛。我上半身离开了床,麻木地从床上坐起来。环顾我简单的房间,除了窗帘和地板这些必备装饰,只有我所在的床还有写字台跟沙发。我平时不写作业的时候我都绕着写字台走。又是这个梦,仿佛这件事就发生在昨天,所有的感觉和心情是那…[浏览全文]

  • 47857/0
    2019-10-24
  • 我不记得黑狼和白狐是怎么打了起来,我只记得自己的小心脏砰砰跳,我得抓住他们俩打架的机会弄断了绳索逃跑!我越是心急就越是对他教我的解开绳索的法门没有什么印象,我的心似乎都提到了嗓子眼!我看了他们一眼,白狐不仅腿长得美,她居然还能够用一对长腿踢出那么有力的招数…[浏览全文]

  • 47618/0
    2019-10-22
  • 我站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仅有两束黄色的光一次一次地在我眼前晃动。我听到耳边的风声和海浪声,风带来了一股大海的气息,感觉到清凉而又有些阴冷的风温柔地簇拥着我的肌肤,让我感觉舒服而又有寒意。我穿着绸缎做的连衣裙,质感丝滑无比,长发及腰,它们随着风流动的强弱在…[浏览全文]

  • 47774/0
    2019-10-22
  • 光明乐:男,神界七圣神的领袖,代表光明,同时拥有智慧、欣赏、信心、快乐四种力量。与极光容是情侣。在神魔大战中率领神界七圣神消灭了魔界七邪神,后被郁雅误杀,死后让七圣神和七邪神与自己和郁雅融合,50亿年后与七神七邪神和郁雅一同转世,继续前世恩怨。神界魔界人类…[浏览全文]

  • 49990/0
    2019-10-22
  •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又见到另一个,也许是大叔的同伙,但她是个女的,长得还挺标致,我一见她就说:婶婶,你,你放了我吧?好不好?“婶婶”显然不会听我的,她的玉手搭在大叔的肩头,说:当家的,你就捉了一个来,那另外那个怎么办?办了他也就是轻轻松松的事情,大叔说。大叔眉…[浏览全文]

  • 52716/0
    2019-10-19
  • 我就继续飘向下一个目标,戊龙显然是被吓坏了,见到我,不是,见到鬼穿过他的身体,他脸色发青意识恍惚。差点尿了吧,我想。我开始继续恐吓他们,我没有一点情绪,就是觉得轻松,保持着平常心,原来作为一只鬼,我是不会有过多喜怒哀乐的!我指尖绕着的丝线不知道何时消散了,…[浏览全文]

  • 55107/0
    2019-10-17
  • 娘说:寒霜,他是你异卵双生的哥哥。娘,你怎么了?娘的嘴边汩汩的流着鲜血,眼看是不行了。我的泪水止不住,周围还有我觉得陌生的人们,他们看我的眼光太奇怪,而他看向我的目光尤其奇怪,他们见到了什么鬼?哥哥……见你们的鬼去!这是我经常回忆,经常做的一个梦。……离开…[浏览全文]

  • 57737/0
    2019-10-15
  •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终于出声说:你试试运功把头顶的天窗撑大一点,我们可以从天窗逃走!他的话语气坚定,我觉得总算是看见了黎明的曙光,同时哀叹女孩子就是需要人哄,不然就是认死理又倔强,天哪,我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啦,运功,我要运功……我举起手臂,双掌外翻做出擎…[浏览全文]

  • 61162/0
    2019-10-14
  • 我发现了一个天窗!但是尺寸太小,我也钻不出去。天空是青色的,外面是不是亮了,黎明的曙光来了?我急于告诉他我的发现,对面的他耷拉着脑袋,样子很颓废,一身衣服揉皱了,血液已经凝固,看起来暗淡,却是触目心惊!我想叫醒他,却有些莫名的心软,让他,让他再睡一会儿。我…[浏览全文]

  • 62568/0
    2019-10-10
  • 屋后就是田野,入夜无光,只闻虫鸣凄凄。我不记得何时来到这里,也不记得待了多久……我仰面朝天,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恍惚觉得那时候见面的时间比现在尚早,天色却更加暗淡,可喜的是蔚蓝深邃的天空中有几颗星子闪烁。那时候,我手里的线轴被一股大力牵扯,遥远的天际…[浏览全文]

  • 68076/0
    2019-10-05
  • 这个故事,原本不打算讲出来。就好比你去参加高考,一道数学题死活做不出来,无奈时间到,交卷,出分,填报志愿,再往后,就是拖着行李去上学。但突然在大学毕业那一天,有人拿了这道数学题来找你,说,你看看,这是当年没有做出来的那道题,如果当时答对了,就可以多考20分…[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