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94/0
    2018-02-21
  • “大家好,俺叫李花珍!”讲台上一名穿花衬衫蓝色牛仔裤的少女正在自我介绍。刚一说完,台下哄然大笑。班主任也被这口音逗笑了。张御深正在做数学题,听到笑声忍不住打量起眼前人。李花珍,人如其名,土得要死。大热天,还穿一长袖花衬衫,七分裤;皮肤黑也就算了,还长一口龅…[浏览全文]

  • 87/0
    2018-02-21
  • 救赎(短篇小说)被告席上站着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从他那张充满惶恐的脸上就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涉世不深、依然缺少城府的人。随着法官手中的法槌“嘭”的一声敲响,他听到审判长用带有浓重北方口音的声调宣布:“被告梁柱绑架儿童案现在开庭审理!”于是,几个月前那本就不…[浏览全文]

  • 60/0
    2018-02-21
  • 不会是奇迹2一连几天,顾惜都没回公司。她的假单上说:被狗咬伤,内心受挫。额,好像还是没什么可信度。不过李子然倒是打了个电话,怀着歉意地说:“顾惜,你怎么被狗咬了。对不起,当时就不该把你放下来,这样就不会出差错了。”“李总监,没事的。我就是休息几天,调整调整…[浏览全文]

  • 60/0
    2018-02-20
  • "呃。呃。”司徒风抽蓄了两下,吐在了卡座的沙发上。叶伊看了一下此时的司徒风,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此时的叶伊也不知道如何是好,第一次见到喜欢的男生,还没来得及相互了解一下,男生喝的人事不省了,还被朋友丢给自己照顾。现在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现在可…[浏览全文]

  • 67/0
    2018-02-20
  • 不会是奇迹1天色正晚,日暮时分。顾惜的心惊讶地抽动一下,对了,那个电话。顾惜拿出早抄下号码的纸条,开始一个一个地输入,看着数字不断跳现,顾惜的呼吸开始不平缓起来,不就是个电话吗,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有什么没经历过的。顾惜扶扶自己的额头。一旁的胡晓晓看着顾惜…[浏览全文]

  • 2742/0
    2018-02-18
  • 38不会离开你第二天,我醒来时,已不再疲惫,他已经做好了早餐,“先起来趁热喝点牛奶。”他把一双拖鞋放在沙发前面的地毯上,顺便张开手掌放在我的脚上,“让我量一量你的脚,一会我下班时顺便给你买双鞋子。”我并没有说什么客套话,淡定的样子,温暖在心里流动着,只是不…[浏览全文]

  • 2737/0
    2018-02-17
  • 该给个暖暖的抱了6推门,胡晓晓拉着顾惜坐在吧台。“服务员,来两瓶葡萄酒。”“晓晓,你……怎么了,你自从结婚后就很少来这了,怎么又来了?”顾惜看着晓晓一脸压抑的淡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胡晓晓给自己和顾惜满了一杯红酒,用一种淡淡的语气说:"没什么,就是老段养女…[浏览全文]

  • 2734/0
    2018-02-17
  • 星期六,老婆回了娘家,我约小玉见面。江边的茶楼很安静,我和小玉面对面的坐着。小玉今天穿了职业装,深色的长裤,白色的短袖衬衫,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成熟了许多。我们话很少,点了两个煲仔饭吃,我把我的菜分了些给她,她把饭给了我一半。她慢慢的吃着,我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浏览全文]

  • 2734/1
    2018-02-17
  • 今天接到两个关于生命的电话。老公,我怀孕了。李玮祺,我怀孕了。列位肯定会嘲笑我的数学计算能力太差,明明就是一个电话,你老婆怀孕了。是的,内容是同一个内容——怀孕了,可怀孕的不是同一个人。叫我老公的是小玉,叫我名字的是我老婆。这两个电话可真是让我悲喜交加呀。…[浏览全文]

  • 2732/0
    2018-02-16
  • 该给个暖暖的抱了5顾惜一如往常地投入工作。只是在胡晓晓眼里,顾惜又多了份老了的“悲愤”,像是燃烧自己一样地投入工作。胡晓晓撑着手透过透明的隔板,顾惜是遇到什么事了吗?忽然,听见有人轻轻扣了下自己的电脑,“胡晓晓,请来我办公室一趟。”是李子然,李总监。胡晓晓…[浏览全文]

  • 2730/0
    2018-02-14
  • 该给个暖暖的抱了4我这回又在哪?顾惜茫然地环顾四周,四周黑得让人诧异。顾惜往前走,却看不见前面的路。她看不见自己的影子,听不见自己的脚步声,不想回头看,因为身后和前面一样压抑得不敢大喘气。还是问问这里有没有人吧。“有人吗,谁知道这是哪里呀?"顾惜的声音颤抖…[浏览全文]

  • 2732/0
    2018-02-13
  • 1当一个好人也许需要一辈子,可是变成一个坏人只需要一阵子。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坏人,但我知道我算不上好人。我从未打算盛装出席,可是我今天是主角啊!这一袭白色长裙,再美我都不想看一眼,就像试婚纱的那个时刻,无论别人怎么看着我,怎么用赞叹的眼光看着我,我都无…[浏览全文]

  • 2730/0
    2018-02-11
  • 第五章必杀律令德明泽郎与藤美明雪于圣诞节来到熊谷西门町为儿女购买一包圣诞节的糖果,他对妻子说道:“太郎已经一年没有吃到一包上等味道的糖果,让他心满意足而甜蜜的味道太令人回味无憾!”藤美明雪拥抱着他亲吻他的脸侧。他们乘坐轻铁来到目的地,步入糖果店铺精心挑选圣…[浏览全文]

  • 2741/0
    2018-02-10
  • 十九我有了一个家从某种意义上说,埋葬了母亲,也等于埋葬了自己。眼看得过了而立之年,我仍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更为可怕的是,镜子里的我,再也不见了原来乌黑发亮的一头美发,而有一半已成了灰白。走起路来,驼腰曲背,老气横秋,活脱脱的一位中年老翁。不用说妙龄女郎见…[浏览全文]

  • 2772/0
    2018-02-08
  • 该给暖暖的抱了3“汤飞,汤飞。”“怎么了,爸?”“我说你就别挑了,找个女孩子娶回家吧。你妈可是想孩子想疯了,你再不有所行动,我们可就亲自操刀了。”“爸,你可别,我还年轻,结婚这事得等等,妈那边我能应付。”“可是,好姑娘有很多,你不出手,那就被别人抢走。”“…[浏览全文]

  • 2728/0
    2018-02-08
  • 第十七章上一秒还在椅子上的人,下一秒猛地到了我的面前,这样的速度让我更加恐惧,似乎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远离这个人,我咽了一下口水,慢慢的向后退了一步,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害怕,定定的站在那里,嘴角噙着一抹嘲讽似的笑。"我还以为你有多特别,也对……不过是一介肉…[浏览全文]

  • 2729/0
    2018-02-07
  • 该给个暖暖的抱了2酒吧。灯光恍惚,顾惜对着胸前的鸡尾酒发愣。“美女,你不是很爱喝卡布奇诺吗?”寻着声看去,又是那个在咖啡厅暗语羞辱自己的女孩——奚故。顾惜看着那个女人手持着高脚杯,饶有兴致地晃动蓝色地液体。配合蓝红交替的灯光,显出一丝诡异。“又是你,你来这…[浏览全文]

  • 2748/0
    2018-02-07
  • 秦湖是鲍秋河的一盏明珠,有几千多亩,是调节鲍秋河洪水的分流水库,芦苇荡连成一片,鸟儿在蓝天上自由飞翔,风景秀丽,秦湖是人们喜欢的地方,盛产鲤鱼,鲫鱼,银鱼,螃蟹和大虾。历史记载,是唐朝李世民修建秦城时取土的产物,那时宝地地势低洼,李世民征讨高丽在此屯兵,需…[浏览全文]

  • 2730/0
    2018-02-07
  • 第十六章凌墨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交界口,惨叫就是从这传出来的,楚恬一定出事了。必须得禀告主上.风呼啸而过,刮的我的脸生疼,此刻我觉得我的腰快断了,能感觉到我被人架在背上.在交界口时,我刚跨过,有只手猛地将我拽了过去,我喊了一声,下一刻,我就被人打晕了,我敢保证…[浏览全文]

  • 2735/0
    2018-02-07
  • 那是一栋三层的小楼,主人是那开门的老太太和她的老伴儿,六十岁左右,在他们那儿租房的都没有大门的钥匙,平时大门一直都是开着的,只要晚上回来不要超过十一点就可以。如果有时候门关上了,敲门就行,他们会负责开门,并且不厌其烦,可能是可以顺便锻炼一下身体的缘故。赧昊…[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