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580/0
    2018-05-19
  • 第二十章:读不懂的惆怅我坐在漆黑的夜里的某个角落/你留下的仅有的一点点温柔也从我身边匆匆溜走/精神被抽离,灵魂被放空/我歇斯底里却再也无法挽回/一切都化为乌有/是谁在心里划出一道深渊/有个美丽动听的名字,叫爱的不归路/我细数着我们的美好/走向这条不归路/就…[浏览全文]

  • 2704/0
    2018-05-16
  • 第十九章:柯小艾怒怼不良千金“不就是要我道歉吗?一句对不起多少钱一斤?以至于你非要拦着不让我走。”林亦舒咬牙切齿,手紧紧抓住包包。柯小艾耸耸眉,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恐怕不好估量,态度越好越值钱,态度恶劣分文不值,你说它是不是无价?”1像莫景然这样热爱着抽…[浏览全文]

  • 2736/0
    2018-05-16
  • 蓝章承包了喜鹊台拔丝厂,根本没有管理经营拔丝厂的经验,看中的就是拔丝厂的财产,四十吨电解铜,还有库存成品丝,电气设备。刘凯亮见之,是条发财之路。在乡政府的干预下,蓝章仅花了两万元的承包费,拔丝厂轻而易举的到了手。不到半个月,四十吨电解铜被刘凯亮和蓝章变卖,…[浏览全文]

  • 2561/0
    2018-05-15
  • 事后不久,“暴徒”宣布“宇宙超级无敌烤红薯公司”破产了,不过,没有媒体肯报到这一事件。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至今,为数不多的几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改革,便是注册公司的廉价性、大众性。“我当年花费了一元人民币,注册了这个公司,我待它就像亲生儿子似的,没想到今天竟…[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15
  • 第十八章:一无所有不等于失去所有“我原来认为,一个人突然放下他的事业,会成天坐立不安,像少了点什么似的,看来是我想多了,但是我就是这样的,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画画,心里会很失落。所以也认为你会和我一样,看来,是我想多了。”柯小艾淡淡的一席话,在莫景然心里激起千…[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14
  • 第十七章: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安静的夜色,缭乱了莫景然的心。他撩起她散乱的头发,亲吻她的额头。漫漫长夜,他一个人寂寞。伊人就在怀里,可他还是无端端感到寂寞。1莫景然开门出去的瞬间,柯小艾几乎要崩溃,门从外面被锁住,缩孔里插了钥匙,柯小艾除了喊叫,再无其他办法…[浏览全文]

  • 2565/0
    2018-05-12
  • 四一连几天,早上上工也总是习惯地早早来到生产队,先到牛棚离去瞅一眼。看着老黄不在,心里着实有一种失落感。干活儿的时候也总是心不在焉,老黄的影子时不时地在我眼前晃动。蹶骡儿不大,不照拉磨的小毛驴大多少,但是,它的力气却很大脾气也不小,一边拉车一边蹽蹶儿是它的…[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5-12
  • 第十六章:幸好我又遇到你莫景然记得,柯小艾今年三十一岁,可是,现在的她像个没有妈妈的孩子,缩在噩梦里哭泣。他怎能忍心离开?就这样抱着她入眠,生怕抽回胳膊又会把她弄醒。他一动不动,灯都没有关。她偶尔还会微微发抖,偶尔还会抽泣两声,只要他轻抚她的背,像哄婴儿一…[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5-11
  • 第一章:你会到工地看我吗?林乔林刚从汕头大学毕业,就做了蚁居族,在工地找了一份实习的工作。经过几年的打拼,在工地已经小有名气。林乔林经常干一些无聊及疯狂的事,凌晨三点下班后会在888楼下的小买铺买他喜欢喝的酒“大印象”每次都是跟人赊来酒一喝就喝到宿醉睡去,…[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10
  • 序读者你们好,我是麦苦争,接下来的时间由我和我的文字陪同大家一起度过一段岁月,2010年大约在冬季我就决定要写这本书,还请了一个朋友帮助改错别字,十万字以内全包了,当时就想着写,每天四千字,一个月完稿,计划没变化快,变化没电话快,因为我父亲身体一直不好,一…[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10
  • 第十五章:恶魔降临柯小艾嘴角的血迹分外刺眼,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掉。他伸出手放在她的嘴角,轻轻擦去血迹,喉咙滚动一下,什么也没说,满眼忧郁望向前方的路,启动了车子。莫景皓没有返回市里,而是朝着更远的方向出发。1出租车在那片噩梦上演的树林旁边停下,莫景皓的车…[浏览全文]

  • 2560/0
    2018-05-10
  • 意合情投正当年还没等开饭,顺楼梯上来个员工,走到门口说:“于哥,有客人找你。”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大声说:“于兄,小弟前来拜访!”紧接着门口出现两个人,竟是季维斯,身后是他的助理李英楠。“季兄弟?你怎么来了?”于雨朋笑着迎了上去,往里面让,“来,里边请,里边…[浏览全文]

  • 2559/0
    2018-05-10
  • 喜欢喝酒的人大部分都有故事,喜欢抽烟的人必定经历过青春叛逆。喜欢艺术的人更向往生活,喜欢生活的人一定更珍重生命。记得英国诗人兰德写过一首诗,内容是这样的。“我不和谁争,谁和我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浏览全文]

  • 2557/0
    2018-05-10
  • 有些人有些事,我不欠你的就是万幸。有些人有些事,我爱过就是不幸。张鹏高考填报了云南大学最后去云南读书了,刘玲去了北京,而我高考分数平平填报了合肥一所普通的大学,主修哲学。我们三人各自奔向不同的城市,但每周一次视频通话是我们雷打不动的习惯,聊天的内容无必是,…[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10
  • 我爱你不是学清风扶柳,而是静静望着湖面,若你波澜了我便伤心。我爱你不是学攀枝肖玲,而是慢慢拦住春风,你若常在我便安心。我爱你不是学夏雨光辉,而是轻轻的你走了,我便欢心。我若爱你不是你在哪里,而是我的身边都是你。我若爱你是谁都回忆不起。林佳是我的初中同学,我…[浏览全文]

  • 2555/0
    2018-05-08
  • 坤之同往常一样,踩着子时的静寂悄悄回到家中。二楼的烛火已经早早熄灭,门齿间发出轻声的哐当声,这下父亲敏感的耳蜗听到了门栓咬动的声音。“你去看看,是不是坤之回来了!”泛着朦胧的睡意,母亲悠悠的从梯道独步而下,顷间,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狼狈的身躯,酒精生成的麻…[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08
  • 第十四章:荒野惊魂就和柯小艾想象的那样,没有人理会她,面前的人抬手擦掉她脸上的泪水,轻轻抚摸她的脸。最后他不顾柯小艾眼中的楚楚可怜,摁住她的后脑,野蛮地把揉成一团的布塞到她嘴里。1柯小艾开着车,全神贯注,坐在旁边的柯小小显得不是那么淡定,她一直用手机拨打着…[浏览全文]

  • 2556/0
    2018-05-08
  • 下一站,成功这一年的7月,对杜琪琪来说是他来到世上最痛苦的一个月,两轮打击让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第一件事,自己高考没有考好,第二件事父母正式离婚了,正如大多数家长在会选择在孩子高考后离婚一样,两件事是有联系的,父母的吵架离婚让她学习成绩下降,琪琪以前看过母…[浏览全文]

  • 2593/0
    2018-05-07
  • 引子北宋末年,一个阴云蔽月的深夜,定国候府,灯火彻夜通明。虞夫人的卧室,丫鬟仆妇进进出出,一盆盆血水,看的人胆颤心惊。年轻的候爷被两位老妇人死死拖在产房外,因焦虑,那副面对千军万马都不曾皱过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刀削般的精致五官几乎被痛苦扭曲的变了形。外面传…[浏览全文]

  • 2558/0
    2018-05-07
  • 三老黄干活儿,把作息时间掌握的分毫不差,到了该歇气儿的时候,多一分钟它也不干,打头的不吹笛儿喊歇气儿它就在地头站着,怎么赶也一动也不动。如果趟地正趟在半截地里,一听到歇气儿的笛声,它会立马加快脚步不顾一切地跑,尤其是看着别的牛啊马的都到事先预备好的草料槽子…[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