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636/0
    2020-02-21
  • 栾伟庆幸他乡遇校友。虽说是校友,俩人不在一个系,平日并没什么交住,校友姓什么也不知道。正不知怎么称呼时,一个瘦的像板鸭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进办公室道:“聂主管,车间没事,我上水厂铺电缆桥盖罢。”聂主管应了声。栾伟这才知道面前的校友姓聂。栾伟问:“老同学。你怎…[浏览全文]

  • 711/0
    2020-02-21
  • 自从上次在凤凰山梁国华送刘清雪玉佩后,刘清雪一直都为这件事“耿耿于怀”,她一直想不明白国华为什么会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为了这件事茶不思饭不想,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这天,她在杜家的厨房做饭,闲聊之时便把国华送给自己的玉佩拿出来欣赏,然而她却不知小薇已经出现…[浏览全文]

  • 741/0
    2020-02-21
  •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知不觉条便暗了下来,夕阳西下,把天边的云朵都染红了,仿佛是一段段美丽的彩带,山间又迎来缥缈的薄雾,仿佛为这一座座青山盖上一层面纱。惠琴她们尽管还舍不得离开这里,然而还是不得不和大家一起起身回家。然而好事多磨,在下山的途中,不知…[浏览全文]

  • 832/0
    2020-02-20
  • 不是所有碰撞都起火花周一的早读课是语文,语文老师高映月在前门旁边的角落一个凳子上坐着。大家在预习第十九课《范进中举》,有的读有的背,有的查字典。还有个人悄悄在草稿纸上乱花乱写,他是帅小泽。写好规规矩矩叠起来,随后交给前面的女生,用手指指斜前方隔了三个人的袁…[浏览全文]

  • 874/0
    2020-02-20
  • 约会星期天早上,帅小泽吃完早饭就在房间里来回度步。幸好老弟帅小源一早出去玩了,没有干扰,不然他脑袋更大。他在为一件棘手的事情左右为难。星期六下午最后一节课的课间,帅小泽、马子祥、衡信、李青四个人在看着远处二班的孙晓雨议论。正说她每天都穿同一套衣服,为什么看…[浏览全文]

  • 4827/0
    2020-02-19
  • 湖屾庄苑是建在东宁市这座一线城市的一处别墅区,这里空气清新、依山傍水,清晨林间传来鸟叫,夜里湖畔传来蛙声。在这座充满繁杂而又喧嚣的城市,这就是人间天堂。随便你手指一栋都是价值至少上千万。(当然,别墅区里的保安亭除外)杜洺的家就是在这里的其中一栋,两年前因高…[浏览全文]

  • 4687/0
    2020-02-18
  • 国华撑着雨伞回到梁公馆大门口时与姜蕊他们撞个正着,国华发现姜蕊的头顶有刘永玉的外套罩着,同时刘永玉发现国华撑的雨伞正是自己家的,难不成国华刚刚去了我家?顿时三人有些尴尬,倒是姜蕊不知内情对国华说道,“表哥,我们已经到家了,你就把雨伞借给刘大哥吧!”然而当国…[浏览全文]

  • 7068/0
    2020-02-16
  • 咨询站负责价绍工作的职员就二人,另一位是个男青年,俩人都很忙。那女孩问栾伟有什么专长,栾伟拿出毕业证递给她,女孩接过毕业证看了眼道:“你这专业过时了,我们这急需技术专业人才。”“我做过钳工。”“你怎么不早说,快拿证件给我看下。”栾伟来广东前就做了最坏的打算…[浏览全文]

  • 8252/0
    2020-02-16
  • 吃完饭,梁剑锋夫妇回到自己的房间,王燕敏再次向剑锋提起国恒与何家的亲事,虽然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然而国恒却还不知道这件事,总会让他知道,再找个时间让国恒去去何家拜会。剑锋听了也没有多言,一一应诺。第二日,梁剑锋夫妇早早吃完早餐坐在客厅,见国恒准备出门时,却…[浏览全文]

  • 8531/0
    2020-02-15
  • 姜蕊平安回到梁公馆,让惠琴也放下心,然而,此时此刻,杜家人也着急不已,因为一大早杜小曼与刘清雪就外出,一直未归,她们又去哪里了?且听我细细道来:此时已经是掌灯时分,然而杜小曼却还没有回家,这让杜荣胜在客厅坐立不安,担心小曼会有危险,尽管杜母在一旁再三劝慰,…[浏览全文]

  • 8708/0
    2020-02-15
  • 又见高老师夕阳下的柏油马路上,四个影子由远及近。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刘素霞四个人四辆自行车,说笑着驶向北河社区。马子祥一边玩儿大撒把,一边对帅小泽说:“贱头儿,你今天真跟刘老师说暗恋高育红了?她不会像大喇叭一样吧?”“应该不会,她看起来虽然扣点儿,还不…[浏览全文]

  • 9630/0
    2020-02-13
  • 姐妹湖中间的稻田已春耕。清晨的丁山云雾迷漫,山谷幽静。自从离开机厂,栾伟再没到过丁山北面的山谷。九年了,梧桐,苦莲树还在。桃花依旧美丽,红艳艳的花瓣上粘着晶莹的露珠。围墙里的平房已经翻新,只是房子换了主人。简易公路上,飘荡着淡淡的青草味道,车轮碾压过的石块…[浏览全文]

  • 9403/0
    2020-02-13
  • 姜蕊第一次来到城里,经过打扮,完完全全变了个模样,然而人生路不熟的她此时离开表姐又会发生什么奇遇呢?且听我慢慢道来:告别了惠琴表姐,姜蕊一人在繁华的街市游玩,姜蕊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繁华的景象,左顾右盼,对什么事都感到好奇,对陌生的环境完全放松了警戒。正当她陶…[浏览全文]

  • 9712/0
    2020-02-12
  • 由于大雾以及道路崎岖的缘故,梁剑锋夫妇直到第二天的清晨还赶到乡下。当汽车开往村口时,朦胧的大雾中依稀可辨村口站了几个人,待车近了还知在这里等候的不是别人,正是梁剑锋的妹妹,妹夫及外侄女。”舅舅!”梁剑锋夫妇刚刚下车,站在夫妇中间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欢喜喊了一…[浏览全文]

  • 9849/0
    2020-02-11
  • 撞不倒的青春十月一号国庆节,举国同庆。学校也放假一天,许多同学结伴到城区看升国旗了。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三人却在学校打篮球,原因是帅小泽心情很糟糕。正应了那句:“女朋友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如今只有借助打球来宣泄心中的不快。中午三个人在学校东边常聚会的餐…[浏览全文]

  • 9988/0
    2020-02-11
  • 梁惠琴在家精心打扮一番后便离开了梁公馆。在繁华的街边的有一家咖啡馆,这家咖啡馆不是很豪华,反而很简单,与众不同的是这家咖啡馆充满绿意,墙外爬满了翠绿的藤蔓,咖啡馆里放着悠扬的钢琴声,此刻,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咖啡馆…[浏览全文]

  • 10963/0
    2020-02-09
  • 一朵静默的水仙传说古时有一位美少年,叫戴菲迪尔,和一种美丽的黄水仙同名。这少年因迷恋自己水中的倒影,最后竟忧郁而终。想来这世界真的有如此自恋的人吗?每晚揽镜自顾不成眠倒底是欣赏自己,还是期待一位真心相伴的爱人。我们的主人公也叫戴菲迪尔,姑且就叫他小。我们的…[浏览全文]

  • 10928/0
    2020-02-09
  • 深夜,窗外正下着小雨。突然,梁剑锋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睡在其旁的王燕敏也被惊醒,她伸出手把床边案几上的台灯拧开,随后关切问道,“老爷,你怎么了?”梁剑锋似乎惊魂未定,不停擦拭额头上的汗,没有言语。虽然他没有回答,王燕敏似乎也猜了出来,轻轻问道,“是不是又…[浏览全文]

  • 10375/0
    2020-02-09
  • 乌鸦高育红懒懒地蜷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莫名奇妙地感觉有些烦躁。看什么台都觉得没意思,脑门儿也有些冒汗,正打算去卫生间冲个凉呢,房子门响了,三嫂从外面进来。“这鬼天气,刚数伏就热成这样子!”三嫂说着到客厅茶几跟前,弯腰从晾杯里倒些凉开水仰脖子“咕咚”“咕咚”…[浏览全文]

  • 16506/0
    2020-02-04
  • 栾喜庆与老伴离开住了大半辈子熟悉的眉山矿来到南昌。栾喜庆很不适应,在学校即不能种菜,又没相仿聊天的同辈人,精神状态大不如从前。他有高血压,一次在电视机前无缘无故的脚软了下,人在倒地时,将彩电也一同摔到地上。李金秀道:“人老就是不中用了,好好的也会跌倒,电视…[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