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142/0
    2019-09-18
  • 轻愁夜深了,北河公社东村东头一个院落的窗口,仍有微弱的灯光透出。马子祥坐在桌子跟前认真地做事。不错,是认真做事,而不是写作业。他在为前几天尤玉娇撕破的照片做手术,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细心剪贴修复,已经逐渐完成。他把手里的工具放下,把照片在手里反过来转过去仔细…[浏览全文]

  • 4172/0
    2019-09-17
  • 栾伟朝西跑了一段,看到小桥,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苦槠树掩映着小桥,苦槠果已转色即将成熟。小时,栾伟与狗儿等小伙伴来过一次。桥下,小河流水清澈透明,河水荡漾跳跃出无数的涟漪。河边设有青石水埠,长长的望不到边。一些村姑,农妇洗菜的洗菜,淘米的淘米,洗衣用的是搾…[浏览全文]

  • 9939/0
    2019-09-14
  • 从小山头俯瞰那秋来的山谷,紫微花像扎着吉卜赛小姑娘的辫捎俊俏多姿,牵牛花爬上崖墙,金银花点缀山野。山坡上一些荆棘神秘围成一圈,它们有些隐藏在小树林中,有些又突兀杂草中。远处,高耸的银杏树还是那么葱绿,柳树依然摇曳,哄着肖水晕晕欲睡。栾伟奔上小山头,小姑娘们…[浏览全文]

  • 10378/0
    2019-09-14
  • 虽然董翔飞的心一直在自己这儿,她也相信董翔飞对自己的爱不会动摇,然而每每想起陈佳佳的那一番话让她碾转难测,她更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董翔飞与自己的母亲难以相处,也许自己真的不该出现在这里,也许自己没有出现,冰雪儿与董翔飞便会理所当然在一起了!所以她还是选择了逃避…[浏览全文]

  • 10707/0
    2019-09-13
  • 早上在办公室和韩志林打了个照面,就一直坐在电脑前做分配的任务了,这几天都忙着在做项目策划书,说到完成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万事开头难,偶尔抬头看一眼韩志林,眉眼间看不出别的东西,只是坚定罢了。自己好像也收了感染,也更加有精气神儿,有动力起来。中午韩志林点的…[浏览全文]

  • 14099/0
    2019-09-11
  • 王喜祥塞了2包前门到将厨师口袋,将推辞不收,王喜祥道:“幸苦了,这是喜烟。”那厨师听讲是喜烟只得收下。水生娘穿着碎花蓝色新棉布袄,尽管衣新,也遮掩不了农家的气息。这又有什么呢?只要王美英不嫌弃就行。她挎了个竹篮子,里面裝着当地手工做的红薯籼米丸。王美英喜欢…[浏览全文]

  • 13413/0
    2019-09-11
  • 此时此刻,凌峰还在为白天的事生气,独自一人在庭廊喝着酒,虽然是小酌,却不知不觉有了一些醉意。晶晶见表哥还在喝酒,也知道是白天自己说的话伤害了表哥,便走过去劝表哥,然而却被凌峰一把推开了。凌峰还醉醺醺说他的事不用她管!父亲不了解我,而你也不了解我,你们都不能…[浏览全文]

  • 13359/0
    2019-09-11
  • 多个朋友少堵墙颁奖大会真没劲。明明二十分钟就能发完奖牌,领导们却偏偏唠叨了两个小时,最后结果还是一大群人站在一起领了奖牌走人。比起食堂换饭票速度,真是天壤之别。城区的羊肉烩面馆可真多,高级中学旁边这家非常靠谱。上下两层装修豪华,墙上的粘贴的羊肉烩面照片特别…[浏览全文]

  • 13728/0
    2019-09-10
  • 儿女连心,财帛连心。--农村俗言风香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动物世界》。今天的《动物世界》播放的是野猪和狼的故事。在34英寸大彩电的屏幕上显示着非洲大陆一块连绵起伏的山地,山地上长着茂密的树林和草丛,一头膘肥体壮的野母猪带着一…[浏览全文]

  • 17034/0
    2019-09-08
  • 栾喜庆作完报告,下一项是吃野菜粗糠丸子饭。王书记吃着丸子道:“老栾,黄老师怎样?”栾喜庆赞赏道:“黄老师教学有经验,还能帮助年青教师。”王书记又道:“我建议培养他入党,主持学校工作。”栾表示赞同,并愿做他入党价绍人。楚平学习成绩好,志向远大,栾伟是他铁杆粉…[浏览全文]

  • 18958/0
    2019-09-06
  • 王美英见刘水生望着酒杯有点怯场拘束,为了活跃气氛,她对着水生含笑道:“水生,勺点我妈弄的鱼汤。”刘水生喝了点道:“好鲜。”张秀兰听刘生夸赞,开心道:“水生,多吃菜。”王美英用脚尖碰了下水生的脚,水生见美英手握茶杯。他明白她的意思,他举杯道:“伯父,祝你身体…[浏览全文]

  • 29688/0
    2019-09-04
  • 若不是红卫兵进上村,刘水生此世只会把对王美英朦胧的初恋尘封心底。水生平时并不是个莽撞的小伙。他见柏林与美英亲近,也看不顺他耀武扬威的模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差点让自已葬送枪下。拣个周日,水生手里提着一网兜儿新捕的鲫鱼,朝美英家走去。他知道她爱吃鱼,…[浏览全文]

  • 30287/0
    2019-09-04
  • 追风,只为你市级春季田径运动会的日子就快要到了,同学们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要想参加正式比赛可不容易,必须先过了体育老师这一关,然后才能参加学校的筛选,成绩优异的,才有资格参加市级比赛。体育课上,老师宣布明天的体育课开始选拔,前几名参加下周的学校选拔赛…[浏览全文]

  • 32475/0
    2019-09-01
  • 早上醒来多次,都是第一时间拿起手机看他到底有没有发消息来,当然结果一直都是失望的。在失望中睡去,又在希望中醒来,听到手机振动的一瞬间清醒,是他吗?不是!装作平静的起床,期待他会在以前一样,在楼下等着我,然后拥抱我。走出宿舍楼大门,看见一个和他一样清瘦的背影…[浏览全文]

  • 32333/0
    2019-09-01
  • Ta其实没有那么喜欢你以前,我说你从来就不会想,要怎么陪伴我,你说,你不会想啊,因为你觉得,两个人,呆在一块儿,啥子事都不干,也会很开心。现在,到了我这儿,就成了,浪费彼此时间。我真的做不到,不管心情好与坏,都能做事,就像以前不管我怎么不开心,我怎么和你闹…[浏览全文]

  • 32217/0
    2019-09-01
  • 我很喜欢很喜欢抱着他,不是因为温暖,而是一种满足。真的,当我抱着他的时候,感觉可以就这样,就这样,一辈子!特别喜欢,他紧抱我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到他对我的爱。所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想往他身上爬,吊着他,我想这种喜欢就是一种强烈的占有吧!所以,我只要不开心…[浏览全文]

  • 34981/0
    2019-09-01
  • 上完早班已是下午2点,出了浴室的花猫就不叫花猫了,抹了煤灰的脸,洗得干干净净,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早年,因为偷盗判刑妻子离他而去。刑满后就业,几年下来也攒了点钱,找了个小十岁有点姿色的女人名翠花。翠花闲不住,在煤场做了一名装煤车的家属工。眼见黄昏了,花猫在…[浏览全文]

  • 36301/0
    2019-08-28
  • 花不迷人人自迷百亩庭中尽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又是一年油菜花开的季节,学校后面就有一片油菜地,花香能传到食堂门口。“小泽,咱们中午放学去学校后面玩儿吧,最近,很多同学放学就跑过去了。”袁欣敏早几天就想说了,又没有单独的机会,可要不说,可能又被王易佳抢了先机…[浏览全文]

  • 37237/0
    2019-08-26
  • 见到闺女栾芦风,芦风妈心痛道:“黑了,瘦了。”栾芦风与王美英都住公路右二排平房,职工子弟学校没办之前,她与其它几个同学借读上村小学。下船后,芦风这才知道与美英作邻居。芦风见到分开一月的妈撒娇道:“妈,我现在好饿,家里有什么吃得。”芦风妈洗了几个萍果放桌上的…[浏览全文]

  • 39054/0
    2019-08-25
  • 秦碧蓉在董家这里住了一段时间,她与陈川枫之间的往日恋情事也有了一个了结,更与妹妹秦碧惠重归于好,便打算回鹊桥寨,毕竟鹊桥寨还有一个人等着她回去,那里还是她今生的归属。然而,天有不测风雨,秦碧蓉的病情却突然急转直下,川枫他们急急忙忙把秦碧蓉送到医院。后来听医…[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