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055/0
    2021-04-22
  • 距离街道不远,有一条四米宽的石子路,路虽然不宽,但路两旁垂柳成行,风摆垂柳悠悠飘逸,显得格外清静。小路通往一个荷花池,通常人们赶集都会在这里歇脚。有的把卖的菜洗一洗,显得蔬菜新鲜。赶牲口的在这里给牲口饮水。更多的人到这里洗脚后穿上鞋,才脚步轻盈地走上街。还…[浏览全文]

  • 920/0
    2021-04-22
  • 不过,在赵书勤看来,商总的这番言语,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笼络,是领导惯用的一种用人策略,即先扇几巴掌,再给几颗糖吃,软硬兼施,恩威并用,让下属诚惶诚恐,感激涕零,从而更加卖力地为领导工作。诚然,昨晚的吊灯坠落,委实扫了大家的兴致,大煞晚宴的风景。商总作为…[浏览全文]

  • 1072/0
    2021-04-22
  • 不过,让赵书勤颇感失望甚至失落的,还是偶像的蒙尘。赵书勤一直认为,商总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在道德方面完美无瑕冰清玉洁。不过,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偶像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未能免俗。尽管赵书勤暂时无法求证包悦彤说辞的真伪,但有一点几乎可以…[浏览全文]

  • 7711/0
    2021-04-20
  • 接下来,赵书勤索性又向包悦彤套取她所掌握的关于商总的一些信息,试图对商总有个立体的全面的了解。因为按商总的设想,一旦煤化工项目建成,而商总又兑现承诺,让他赵书勤出任该项目的负责人,他今后就得在商总麾下效力了。所以,他也想深度了解一下这个未来的老板。虽然之前…[浏览全文]

  • 11347/0
    2021-04-19
  • 王杉见商总念叨要开除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显露愧色,但依旧不慌不忙,泰然自若。她一面协助其他女服务员动作麻利地收台搞卫生,一面指挥男服务员将商总等一干股东扶到客房去休息。原来,饭庄除了开展餐饮业务,还有客房供休憩。其他几个股东倒还好,男服务员一搀扶,就乖乖…[浏览全文]

  • 24895/0
    2021-04-17
  • 酒至半酣,商总提议请某某某琪琪格为大家献唱几曲,以助酒性。琪琪格欣然允诺,当即离席登台,拾起话筒,准备亮嗓。王杉请求琪琪格稍等片刻。她决定让饭庄的姑娘们为琪琪格伴舞,活跃一下气氛。琪琪格点头同意。很快,几个身着蒙古族简装的姑娘款款飘进来,在舞台前一字排开。…[浏览全文]

  • 24939/0
    2021-04-16
  • 警世通言1、知音(根据冯梦龙白话小说《俞伯牙摔琴谢知音》)春秋战国时,有个男人叫俞伯牙,荆州人。人是楚国人,在晋国做大官。晋国国王命令他到他的祖国修聘,就是做友好访问。俞伯牙是大才,才能得到这样的好差事。办了大事,还看了故乡,当然是一举两得。走陆路至郢都,…[浏览全文]

  • 25416/0
    2021-04-15
  • 赵书勤又迂回地打听包悦彤目前所从事的工作。包悦彤说她是商总的办公室主任。赵书勤又问具体做什么。包悦彤则闪烁其词讳莫如深。赵书勤也就不便继续深探。商总返回包厢。赵书勤迫不及待地询问情况。商总满面春风地说已经请公安局的朋友帮忙去查了,很快就会有反馈,并再次宽慰…[浏览全文]

  • 39736/1
    2021-04-13
  • “放心吧,她都这么大了,还能把自己弄丢了不成。待会儿天色一晚,她自己就会回来的。”商一天宽慰赵书勤道。“她跟你回来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吧。”赵书勤忐忑不安地问道。“没有,绝对没有。”商一天信誓旦旦地说道。“好吧。”赵书勤无奈地说道,权且相信商一天的说辞。不…[浏览全文]

  • 44566/0
    2021-04-12
  • 最终,还是乌兰首先回过神来。她摸摸自己的额头,又摸摸赵书勤的脸。“我们,还活着吧。”乌兰半信半疑地问道。乌兰的发问,也径直将赵书勤临阵脱逃的神思给找了回来。”应该还活着。”赵书勤讪讪地笑道。同时内心暗暗庆幸,这坡面有厚厚的积雪覆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身上…[浏览全文]

  • 49668/0
    2021-04-11
  • 趁着酒劲,赵书勤委婉地跟龙叔提出想进工地内去参观的请求。可龙叔在这件事上异常谨慎,完全没有适才谈论商总的这些个草场沙化治理工程时的那种口无遮拦。龙叔不置可否,只是笑眯眯地说工地现在被大雪覆盖,许多存在安全隐患的区域无法辨明。为了安全生产的需要,安监局严令工…[浏览全文]

  • 50014/0
    2021-04-10
  • 27到了下午,祁落的工作还是没有着落,他也在动脑子,究竟如何才能如愿以偿的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呢?走后门!不可能,家里的人没权利没金钱没地位,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开始后悔自己怎么一想就想到那不切实际的事情上,假如上面三者都有了,上所大学还…[浏览全文]

  • 64446/0
    2021-04-09
  • 第35节。梨园暴打一鸟雀那几年社会混乱,故事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各种传说此起彼伏。寇志德死后,乔明月落落寡欢,常常买醉,地久天长,日落月升,渐渐遗忘青春时节寇志德当年的祸害,却不时忆起生前的好。那些年月,乔明月四处浪迹,谈了几个男人,厮混了几户人家,眼见已…[浏览全文]

  • 63113/0
    2021-04-08
  • “龙叔,您来这边还适应吧。”赵书勤笑容可掬地问道。“适应个毛,冷得要死。当初是老板执意要让我来。否则,我这把老骨头哪里会出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实在是太冷了。撒泡尿都能马上冻成冰棍。”龙叔抱怨道。呼出的热气中有股浓烈的酒精味,显然是喝了不少。赵书勤主动向龙…[浏览全文]

  • 67196/0
    2021-04-07
  •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节过后,春花立即召开了镇领导班子会议,这是春花当镇长后第一次召开的会议,会前春花作了充分准备,对几项重点工作都认真梳理了一遍。会议研究了全年工作的安排,并对几项重点工作进行明确分工,责任到人。经过研究决定,组织全镇20…[浏览全文]

  • 66444/0
    2021-04-07
  • 第30节。大乔婚姻挥霍尽寇志德案宗之外的成长经历,是检察官不大知道的,作案的动机也不会追思深究,仅仅确定犯罪的动机是因财犯罪。新婚半载,蜜月早过,也许就没有蜜月。结婚一年,繁华落尽。怎么让乔明月过上好日子,怎么能在她的面前抬头说话,寇志德喝酒时狂想,不醉时…[浏览全文]

  • 71106/0
    2021-04-07
  • 第26节。小乔作奸丢性命夏天清晨,过五一路和八一路口向西,不过千尺,西北一条斜路,可以到霸陵路和寇月桥水闸。两岸杨树风貌,遮天蔽日,岸堤野草,横生野坟,游泳钓鱼外,少见人影,也是小城每年秋后或春后行刑的地方。晨练者跑到寇月桥,瞧瞧无栏杆,无任何防护,北望南…[浏览全文]

  • 71401/0
    2021-04-07
  • 第22节。铁嘴拆迁开酒吧老曹也是每年检查身体,43岁那年,查出肝部有一个小囊肿。中西医院的朋友说,再复查复查,戒酒吧。“天地一朝,万期须臾;人活一世,草活一秋。”要戒点酒吗?戒掉?老曹戒酒一周多些,又继续开喝,一边与同学举杯相碰,一边醉话自白:“死只当是被…[浏览全文]

  • 71947/0
    2021-04-07
  • 赵书勤实在是怒不可遏,忍无可忍。以他温和隐忍的性格,断不至于轻易地大发雷霆,何况是对一个女孩。但何淑懿刚才的举动,确实太过疯狂,简直在拿生命开玩笑。赵书勤想想就心有余悸。何淑懿抹掉脸上的雪片,嘿嘿地干笑两声。“对,我是疯了。你打我啊!你杀我啊!”何淑懿气鼓…[浏览全文]

  • 76305/0
    2021-04-06
  • 国营企业中的集体工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他们的人生起伏,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随着国营工厂的改制或倒闭,酸甜苦辣,五味杂陈,成为历史夹缝中的特殊人群。前接:最后的国营集体工①②③④第18节。表弟醉酒惹丑事老寇火化的时候,厂里倒闭,早已经没有什么工会了,只有老…[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