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50/0
    2020-01-17
  • 写过无数文章了,这是我最满意的一篇,因为我们都欣赏美好,让美好停留在我们的枕边,需要多大的力气,纯洁象征美好,在自然界没有完全纯洁的动物,但却有纯洁的心理,让这一切井然有序,你说动物为什么愿意被关在笼子里,那是因为它们也明白,人们不会害他们,人们的意图,被…[浏览全文]

  • 385/0
    2020-01-16
  • 花朵的芬芳,景色的优美,都比不上一颗良好的心态,终于考试考完了,我也轻松了,在家里幽默看剧,故事里的情节,总是让人发笑,即使不想成真的,是假的也搞笑,我似乎忘了很多事,脑子里装的东西太多,让我无动于衷,对很多事情都爱理不理,会不会有一天,想起来时,会后悔这…[浏览全文]

  • 3082/0
    2020-01-15
  • 鄢小平还真没食言,他把邻居家女孩,一个叫宝妹的价绍给了宋晓。真应了那句古话:“千里姻缘一线牵。”俩人是瞌睡碰到枕头,一下对上了眼。鄢小平是个阳光男生,追求浪漫。栾伟记得八四年国庆,他与小平,石泉上庐山,在五老峰拍照。三人想合影,谁来拍照呢?恰巧,半山腰上来…[浏览全文]

  • 3340/0
    2020-01-15
  • 暖心的泪星期一早上,袁欣敏和李嘉说说笑笑到了二(四)班教室,教室门虚掩着,屋里还很黑。伸手在门后打开灯却吓了一跳,因为刘烨刚位子上趴着一个人,显然是睡着了。两人转到前面看果然是刘烨刚,连忙叫醒他,问他怎么大早上在班里睡觉。刘烨刚张开眼见是袁欣敏,随即露出满…[浏览全文]

  • 6268/0
    2020-01-13
  • 酒泡肉妹妹一生计海憨何许人氏,没人清楚,他自己也弄不清。不知哪年哪月来虎山脚下混口,听老人说,一小叫化沿门乞讨,不说乖话,捧碗立在门前,不给不走,哪怕站它一天半日,恶狗来了也不动。后来他有气力了,别人雇他,问他姓名,他只摇头笑。勤快、憨呆惹人喜爱,也就不管…[浏览全文]

  • 6027/0
    2020-01-12
  • 夏日的黄昏,来得有点晚。当太阳渐渐落下山时,矿区迎来了一道独特迷人的风景。廖美兰家斜后面是一栋二层楼的采一区职工宿舍,一楼外许多人在看电视。栾伟路过那,见电视机前很热闹,被那气氛所吸引,还是因为美兰。他自已也弄不清,总之他站那也看起电视来了。想起栾伟进绞车…[浏览全文]

  • 2203/0
    2020-01-12
  • 说到绿芜了,各位看官期待已久了,为什么之前不说,因为那是心中的秘密,有些风景,乍一看,并不起眼,但当想起来时,难过时想起来时,悲伤时想起来时,都是一副绝美的画面,我并不曾见到,也不曾听说,有些东西只存在于自己的心中,你说心中的画面,会不会有一天突然跃然纸上…[浏览全文]

  • 8707/0
    2020-01-11
  • 第十二章改朝换代机构调整妄议年薪撤职流放内容概要:2012年12月21日所谓的“世界末日”当天,凯达集团改朝换代机构调整,我因为妄议“董事会制定的年薪标准”被撤职流放到铝业公司原料厂。同时,我还要承担参加同学聚会任汝郡醉酒车祸死亡五万元。昔日情人、集团人力…[浏览全文]

  • 8459/0
    2020-01-10
  • 栾伟与鄢小平到六井行办报到,林主任早接到矿人事部通知,他接过调令,带着栾伟与鄢小平下到一楼劳资组。林主任对一个正放下电话的中年人道:“老朱,矿里分了二个煤校生给我们六井,栾伟分在你组,鄢小平安排到财务组做统计。”朱组长接过调令,看了他们一眼道:“来了二个吃…[浏览全文]

  • 8894/0
    2020-01-08
  • 第十一章、建功立业婚内出轨调戏引致死亡威胁内容概要:1998-2008年,在凯达集团的这十年间,我的事业发展相对顺风顺水,建功立业,进入了我最辉煌的奋斗奠定期,也为以后的职业生涯收获了起始资本金。2003年1月-2005年11月,我作为凯远制药上市工作小组…[浏览全文]

  • 8861/0
    2020-01-08
  • 珍贵的签名初春的早上天还是很冷,七点半都过了,城区长途汽车站门口仍然没什么人。有热气的就是旁边摆的十几个早点摊子。其中一个小桌子坐着三个大男孩儿,个头最大的吃着油条胡辣汤,眼角眉梢带着几丝兴奋,他就是马子祥。旁边坐的是帅小泽,吃的仍然是他钟爱的胡辣汤和豆腐…[浏览全文]

  • 10073/0
    2020-01-07
  • 第十章破产待整工地维生升职产子各自安好内容概要:1997年7月,凯远甘油厂的发酵甘油成本居高不下,导致濒临破产。我不知道是否与所谓的亚洲金融风暴有无直接关系。凯远公司引进北京信达财团进行企业重组,时任总经理宁德华因为我发表在企业报《新凯远人》中的文章宣言:…[浏览全文]

  • 16564/0
    2020-01-05
  • 元霄一过,咋暖还寒。又要开学了,那个煤矿机械厂叫宋晓的提个旅行包,戴口罩,军帽,顶着寒风,走出了省府家属大院。在北京西路搭上去火车站的公交车。他没进售票处,而是绕过车站,从铁路一端走上月台,他大大方方的朝南昌至萍乡的绿皮车走去。一个巡查的值勤员截住了他道:…[浏览全文]

  • 17300/0
    2020-01-02
  • 栾清泉有个外号叫模气(傻子)。这是个傻进不傻出的人。模气的名号是这样得来的:有年秋未,栾清泉巡视自家的茶山,他发现一个茶亭里的后生越界采茶子。他一声怒吼,缴了人家的箩筐扁担不算,还把那后生仔的一只胳膊打折了。那后生哭着跑回村。茶亭里是个上百户的大村,乡亲们…[浏览全文]

  • 17115/0
    2020-01-01
  • 大铭和“大铭”七个人一边往教室走,一边聊着周末吃麻辣烫的事情,帅小泽声称没吃过,跟大家一样十分期待星期天的到来。开始说各掏各的腰包,后来又决定算兴趣小组公费。可说起可能是二十八快保底,十六个人吃一顿麻辣烫下来,花下来也挺贵的。刘烨刚考虑了一下,让衡信跟王易…[浏览全文]

  • 20419/0
    2019-12-28
  • 进客厅了,小燕也没见栾伟。难道他在卧室?不太可能。小燕想:八成下井去了。见小燕东探西望的,李金秀猜出这个未来儿媳的心思。李金秀沏了杯茶递给她道:“栾伟下井了,今天晚有电影,他会早点上来的。”“伯母,小杂店没开了?”“伯父年级大,跑不动。我与栾伟爸春上养了一…[浏览全文]

  • 22463/0
    2019-12-28
  • 二、婚礼遭遇计生耻辱1992年1月,无论按阳历和阴历,我都可以概算二十二周岁。我的生辰是阴历每年的正月初六,如按阳历则为2月10日。无论如何计算,我即将年满22周岁已是不争的事实。在凯远公司甘油厂,我始终恪守着对柳海燕的誓言,单身一人在厂里打工。我并非自我…[浏览全文]

  • 22295/0
    2019-12-28
  • 第九章机遇加盟凯远公司婚礼遭遇计生耻辱内容概要:1989年中秋节,因为从电视中看到柳海燕采访校友师哥秦鹏,我去了建设收尾中的凯远甘油厂,秦鹏极力邀请我留下担任文秘。柳海燕和赖文正已经确定恋爱关系,我1992年订婚、1996年结婚,只不过没有想到是我的婚礼,…[浏览全文]

  • 23865/0
    2019-12-25
  • 北桥的小巷,各色小店不仅吸引着本地人士,煤校的学生更是络绎不绝。鄢小平与同学对服装产生兴趣,他们趁转季淘点便宜货,栾伟要去萍矿职工大学正好没一套新的衣服,他就买了套短衬衫。星期天上午,栾伟从煤校正门步行到城南。城南汽车站售票处栏杆内排了一路长队,去芦溪方向…[浏览全文]

  • 24058/0
    2019-12-25
  • 七贱初中二年级第二学期的第一天,王易佳心情比较糟糕。因为帅小泽调到二(一)班了,跟他同时调过去的不是她,是二(四)的李嘉。班主任刘慧说这是教导处下的通知,同时还有个插班的新同学要调过来,刚好坐在她和芦建虹中间,原来帅小泽坐的位子。王易佳觉得不服气,拉着帅小…[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