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406/0
    2018-11-13
  • G市,金色的阳光照射着城市森林,这片“森林”里不知有多少是经营之地,多少是居民住宅,多少是立交桥和城市绿化带……李氏企业总部大楼巍峨耸立在G市繁华商圈里,其形状好像一艘驰骋商海的远洋轮船。但是李国青知道李氏企业已经从过去的风光中蜕变出来,这几年这艘巨轮可以…[浏览全文]

  • 3477/0
    2018-11-12
  • 三、停课第三次模拟考试,是在五月初进行的,这次考试,梅远根据她自己的严格打分,总平均成绩达到了九十二点六分,她偷偷地问艾问得了多少分,艾问江说他给自己打出的总平均成绩是九十二点三分,梅远说艾问江打分时一定比她抠得更紧,不管怎么说艾问江的成绩不会比她差。梅远…[浏览全文]

  • 7185/0
    2018-11-12
  • 夜晚,城市的灯光像是点点星光,汇集处又像神秘的银河,巨大的广告屏幕又那么色彩斑斓,让人迷醉。尚武借酒消愁过了些日子,这一晚酒醉手机从手里滑落,自己脚步不稳又踩了上去,手机屏幕破碎,他骂了句,“TMD,倒霉时候喝水都塞牙!”刚才被他一顿猛揍倒在地上的“色狼”…[浏览全文]

  • 6806/0
    2018-11-12
  • 第二百一十三章找错人了这真的是表姐提到的显金哥哥吗?不是说帅呆了吗?之前她的脑中一直浮现着偶像剧里帅哥哥的模样,一个风流倜傥的俊美少年。可是眼前的邋遢大叔,将她的幻想击了个粉碎!她有一种被雷电劈中的感觉……里嫩外焦!在申悦打量着刘显金的同时,刘显金也在回望…[浏览全文]

  • 6769/0
    2018-11-12
  • 第二百一十二章又升级了“而我,也该尽力去修补当年的错,希望前妻能原谅我,我们一家团圆,远离这些争斗,儿女在身边,安享晚年。.”这些话的确让刘显金颇为震惊,心里有点紧张,方叔接下来会不会说到他和袁爱琴?果然,方叔马上就说:“我已经清算一切资产,没有作任何特别…[浏览全文]

  • 6814/0
    2018-11-11
  • 二、模拟考试梅远做完了伙食值日生,终于可以在中午回家吃饭了。这天中午,当梅远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妈妈祝秀芳已经勾着背站在矮小的屋檐下等她。梅远的妈妈尚不到五十岁,但看着显老,满脸松树皮般的皱纹,人也肌瘦,个头偏高,背已经累驼了。梅远的妈妈之所以显得过于苍老…[浏览全文]

  • 6782/0
    2018-11-11
  • 第二百一十一章甚是疑惑艳姨已经走了上来,刘显金也不好意思再多看这位美女,和艳姨进了包厢。艳姨穿着一件风衣,化着淡妆。但她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脸上带着几分倦意。这次她没亲自沏茶,服务员把茶沏好后就退了下去。艳姨拿起茶杯,在鼻子下闻了闻,喝了一小口后,才冲刘显…[浏览全文]

  • 6566/0
    2018-11-11
  • 第二百一十章浑身哆嗦而他有老变态作后盾,才敢出言威胁。刘显金说完,拿出手机,把播放一开,手机里传来一阵清楚的对话声。这声音正是饶老板和贾勇的对话,说的都是关于老变态和她哥哥的坏话。贾勇一听,之前的嚣张劲儿一下没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刘显金,大声嚷着:“刘显金,…[浏览全文]

  • 3745/0
    2018-11-10
  • 那一年的三月,凌冽的风刮向了S市,在它濒临海边的小镇形成了一股强而有力的龙卷风,有些房屋和其他建筑受到毁灭性打击,牲畜和湖泊里的鱼都被卷入半空,海岸的海潮涌入岸边的小镇,整个小镇遭受灭顶之灾。龙卷风过后,小镇的恢复面貌重建工作引起了政府管理机构的高度重视,…[浏览全文]

  • 3750/0
    2018-11-10
  • 第二章:收养秋,叶已枯,花已谢,是让人悲伤的季节。寒风中,一位母亲襁褓里抱着一个婴儿。这母亲泪流满面,这婴儿哭哭啼啼。旁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正抽着烟,面无表情,打着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刘姓老头,说:“你们到哪了,女娃娃啥时候送过来。”这中年男子说:“就到了…[浏览全文]

  • 3572/0
    2018-11-10
  • 第二百零九章深夜伏击他们几个在车里,一边抽烟,一边盯着对面小区的大门。好半天,也没见有人出来。“显金,这个章俊靠得住吗?”李先问道。刘显金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没事,绝对靠得住!”常小科吸了一大口烟,他接话说:“会不会那个老变态留贾勇过夜呢?”这个刘显金也…[浏览全文]

  • 3738/0
    2018-11-10
  • 第二百零八章明智妖精二十万?刘显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张佩瑶,张佩瑶却自信的笑了笑。她挨到刘显金身边,坐到靠背的扶手上。胳膊压在刘显金的肩膀上,用两根手指轻轻捏了一下刘显金的耳垂儿。张佩瑶还是第一次和刘显金这么亲近,此时能清楚的闻到她上的清香,还有她呼出的酒…[浏览全文]

  • 3604/0
    2018-11-10
  • 第一章:婴弃1997年11月。河南省,西平县。一个孕妇在医院刚生了一个婴儿,婴儿哇哇大哭。这婴儿好像是有了思想,即将要认清一些往后的事实,好似发现了自己以后的人生将会与别人不一样,所以哭的好像比别的婴儿更加大声。产房外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坐立不安,焦灼的等待。…[浏览全文]

  • 2911/0
    2018-11-09
  • 第二百零七章不了解他后来刘显金偷偷问这小姐是谁教的?她说都是张佩瑶教她们的。这一听,刘显金对张佩瑶佩服的同时,心里也想,要是能让她给做一次,那该多好呢?但想归想,还是不敢实践。慢慢的,外面已经开始有了关于俱乐部的一些传闻。有人说他们这里的小姐都是从外地高校…[浏览全文]

  • 2912/0
    2018-11-09
  • 第二百零六章和你谈谈这情妇以前也是夜店的一个公主,没想到情妇却给他生了个儿子。儿子刚过周岁,据说这饶老板特别看重儿子,一有时间就会去看儿子。这条线索,对于刘显金来说简直太有用了。找饶老板不好找,找她情妇却很容易。通过和夜店的一些人打听,没多久,就问出他情妇…[浏览全文]

  • 2911/0
    2018-11-08
  • 为了得到一刻喘息的时机,爱伦尔与索罗连夜乘坐载重货轮出逃。索罗与爱伦尔在惊风骇浪之际,索罗凝望着疲惫不堪的爱伦尔在低声诉说道:“爱伦,你以为我还可能爱你多于爱我的心爱的女朋友吗?我爱你吗?知道了吗?我只爱男人,我只爱残忍毒辣的美女!”爱伦尔惊叫道:“你是正…[浏览全文]

  • 2912/0
    2018-11-08
  • 第二百零五章我收下了“林哥,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当初你带队去英皇查毒时,是谁给你的消息?”他看了刘显金一眼,接着哈哈大笑,并摇了摇头。“这事儿我不能说的,保护线人也是我们的职责……”刘显金心里骂了一声“老狐狸”,但面上还是附和着笑了笑,也没再问。一会儿鱼上来…[浏览全文]

  • 2914/0
    2018-11-08
  • 第二百零四章礼物特别“帅哥,你不要把我们旭日当成外面的KTV,或者按摩中心了。我们旭日的服务人员,无论从长相,素质,还有技术方面,我敢保证,一定是本市独一无二的。既然帅哥嫌贵,那您先坐着喝两杯吧,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来找我……”她一说完,竟站起来转身就走,那…[浏览全文]

  • 4432/0
    2018-11-07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小桃和众人是没有联系的。她或许也知道会受到家人、朋友的不理解,于是躲避了起来,不和熟悉的亲人、朋友联系。正月十五,皓月当空。H市市内的某公园组织了花灯展,公园内游人如织。精美的花灯和花团锦簇的园圃,各种小游戏和猜灯谜有奖活动使得人们快乐地…[浏览全文]

  • 4974/0
    2018-11-07
  • 男儿有泪上午十点整,于雨朋在“Freebar”三楼一个靠窗位置坐着,老四王宏在他对面坐着,两个人都喝的热豆浆。王宏刚从老公司安排完事情过来,上楼之前在一楼叫的豆浆,还有几个小吃,他怕大哥、二哥早上忙的没空吃早点,他总是很细心。一楼张经理当然认识王宏,知道他…[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