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2710/0
    2018-07-18
  • 第十五章:爱的实习生徐波缩回沙发里,幽幽说道:“仇人也好,红颜也罢,这些我都不希望再成为左右我的绊脚石,我要重新审视一切,让我需要的和需要我的人有个依附。我现在试图学着去爱我所爱之人,可是,却像一个实习生,找不到爱的源头。”1陈志泽步履艰难,挪到罗晓跟前,…[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7-13
  • 喜鹊台选举新的村委会,村民乐翻了天,到处响起了鞭炮声,喜鹊台的广场高队长非常愉快,使劲的敲起钟声。村民们看到了高队长,看到喜鹊台的未来,迅速的集中在广场上,一场无记名的投票选举大会开始了。在广场上,欢乐的人群,跳起大秧歌。县委书记王松林,农办主任金凤,秋河…[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7-11
  • 说是中心中学,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学校,其实并不比其他学校好多少,也是几排破破烂烂的平房,宿舍门窗的玻璃碎得奇形怪状,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更要命的是,一个中心中学,竟然连教师都配不齐。春生他们开学几个星期了,竟然连音乐老师都没有,一个瘦瘦的、满脸络腮胡子的男老…[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7-11
  • 姐姐的变化越来越大了。她的脾气越来越差,经常跟父母顶嘴,还动不动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生闷气。不过,她对春生还是那么好。一见到他,不管有多伤心、多生气,她都会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很温柔地逗着他玩儿。有一次春生病了,需要打针,可是他连哭带叫,谁也按不住他,费了半…[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7-05
  • 一条由天津到蓟县的高速公路开始建设,由喜鹊台通过,喜鹊台的征地开始了,蓝章亲自与国家签订了征地合同,国家付给了喜鹊台征地款,款由乡政府代管,刘凯亮如鱼得水。在刘凯亮的与县高速公路指挥部的密谋下,打通了高速公路投标的底线,蓝章在刘凯亮的授意下,承包了津蓟高速…[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30
  • 第十四章:冷暖自知“郝童童,你亲属没有,仇人倒不少,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所有人都在恨你?怪了,手机通信录里怎么没有你的爸爸妈妈?难不成,你是个孤儿?”1大雨滂沱,车窗外的世界雨雾缭绕,打在车窗上的水滴声使得空旷的山间更加寂寥。徐波的胳膊靠在方向盘上…[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6-30
  • 冷宫断情无星的夜空挂着一轮清冷的圆月,风瑟瑟的吹过,留下一地的黄叶。已经残败不堪的宫门上挂着冷宫二字的殿匾,墙上杂草丛生,殿内一片萧瑟……月光透过窗柩照射进来,少女绝美的容颜下一双眸子平静如水,离月蜷坐在床角,有些苍白的脸埋在臂弯,一个月了,时间就像是一年…[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27
  • 其实,春生与这间小屋的关系,最早得从奶奶说起。在他最初的记忆里,奶奶总是一个人站在山脚下,拄着拐棍,佝偻着身子,一动不动地望着这间破败的小石屋,和石屋前那株孤独的老枣树。这副景象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在以后的岁月里,他经常回想起这副画面。在傍晚夕阳淡淡的余…[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27
  • 春生和二妮去过的那个小屋,是一个神秘的去处,也是一个恐怖的去处。它所在的位置叫东坡,位于村子的东面,是一个仅有十几米高的小山包,屋子就位于山包的西南面,只有几平方大小,看样子,也就刚好容得下一张床、一张桌子。屋子前面有一块小小的平地,应当是当年庭院的位置,…[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25
  • 第十三章:真相浮沉徐波递上一块毛巾,说:“野外生存这些日子,野性都被磨练出来了,你想怎样?疯了吗?好好的不学习,跑这里来图个什么?”说话间把搂住郝童童的肩膀,让她和自己靠在一起。1清晨的风故意捣乱,李易额头那缕原先专门用发胶打理过的头发被风缭乱,在眼前乱晃…[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24
  • 第十二章:大势已去徐波刚下车,愤怒的群众正好在警员的劝说下纷纷解散,李易刚绕过车头来到徐波旁边,只见他冷不丁直挺挺跪在地上,对着远去的群众深深弯下腰,用悲怆的声音说:“对不起!”1公交车缓缓停下,赵武下车后,直接去了商场,快刀斩乱麻挑好了衣服,从试衣间出来…[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22
  • 第十一章:错误的根源收到视频后,紧接着又受到一条信息:如果火星撞地球的那天会到来,我希望火星突然不按轨迹行驶,去扫把星消灭掉,这样世界就安宁了。1郝童童只想呆在屋子里,哪里都不要去,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她求学的决心,不停地绘着图,把绘图当做一日三餐。画不好就扔…[浏览全文]

  • 2710/0
    2018-06-22
  • 二十年以后金凤在宝地县农委辛勤的工作着,头发已经发白,脸上显出条条皱纹,但精神饱满,规划着全县农村的发展。金凤离不开喜鹊台,在喜鹊台居住,早、晚有时间就看看喜鹊台的天和地,看看青年们留下的足迹,喜鹊台的土地,到处浸透着知识青年的热血和汗水。看到满眼绿绿葱葱…[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20
  • 第十六章渐生离意侯栗听完苏羽的讲述,擦吧擦把眼泪,红着眼抱着她,越抱越紧。当下那个时刻,她有点恨苏羽,是真的恨。恨她冷性冷情,恨她对自己心存顾忌,恨她什么事情都默不作声,硬生生地扛着。她瞬间就想起开学那天,满宿舍都是室友的家人亲人,可后来进来的苏羽却一个人…[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14
  • 第十章:有个人很像你“千纸鹤,你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叠,它就是什么寓意,寓意,就在心里。”罗晓说,“不过,这只是代表我个人观点,网上的说法五花八门,我只是总结了下而已。”郝童童陷入发呆状态,如果罗晓再加上一句“崇拜我就说出来,我不会骄傲”,那就是活脱脱另一个陈…[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14
  • 引子:紧闭的地下室里,她带着迷雾的眼睛望着我的双眸,那张朱红樱唇已被我用黑色的胶带封住,她婆裟的眼睛带着晶莹的泪水显得迷离,一直不停地慌张的摆着头,黑色的头发在她的娇肩来回摩挲着,被绑在椅子上的她双手早已被蘸了硫酸的绳索所腐蚀,连带周围的肌肤也一起变成砂红…[浏览全文]

  • 2708/0
    2018-06-12
  • 第九章:天平的两端陈志泽伸手关了灶具的开关,嚣张的火苗瞬间熄灭。他的手带着芫荽特殊的气味,直接捏起郝童童的下巴,没等她反应过来,吻上她的唇,生涩地辗转几圈,松开她,鼻孔喷着气,说:“一吻定情,不管你喜不喜欢我,我注定这辈子就喜欢你一个,大不了在单相思中忧郁…[浏览全文]

  • 2711/0
    2018-06-10
  • 【第一章】那年,我们第一次相遇三月的风,很温暖,它温暖的把他的气息悄悄地传递给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文晟学院:在学院里,有一个女孩,瘦瘦高高的,有着一双迷人的琥珀色的眼睛,穿着一套绿蓝色的服装,背着一个书包,手里还拉着一个浅蓝色的行李箱。浑身充斥着温暖的气息…[浏览全文]

  • 2709/0
    2018-06-10
  • 第八章:得与失“老板,我想我还是走吧,我不想和别人抢工作,我知道,虽然只是一份保洁的工作,对其他人来说同样很重要,所以,老板,冒然打扰您,深感抱歉,对不起,再见。”1冬天的寒冷来得太凶猛,这些年的原平已经很少下雪了,气温变得异常寒冷,不刮风的话还算可以出门…[浏览全文]

  • 2707/0
    2018-06-09
  • 第七章:贵人相助李易推了推眼镜,拿着精心准备的简历,该走该留,踌躇不定,见徐波抬手看了眼手表,这才急忙站起来,说:“徐总,您不可怀疑我的实力,我虽然自卑内向,但是真实本领还是有的,不然我也不会信心十足来贵公司应聘。如果您随便怀疑我的实力,会错失一位得力助手…[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