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22/0
    2020-08-05
  • “干嘛突然提起她,你有她消息?”徐泳乔小腹处一紧,差点起了涟漪。“不是,只是突然想起,随口一说。”徐紫澜看起来十分虚弱,双眼黯淡无光。“我以为你有她的消息呢!”“没有,”徐紫澜摇摇头,哽咽小会,把未完之话再继续“你知道她当初为什么离开吗?”徐泳乔脸一沉,转…[浏览全文]

  • 275/0
    2020-08-05
  • 那顿酒在赧昊的自斟自酌中结束,赧昊醉了,他真的彻底的醉了,从理发店出来的时候,他说他不走,要和黄雨竹在理发店睡,祁落连抱带拖才把他抱出理发店。上官宫琴追了出来,把一部手机塞到祁落的兜里,说是有了手机好和她联系。祁落忙着照顾赧昊,来不及推辞她就又回了理发店。…[浏览全文]

  • 432/0
    2020-08-05
  • 引子浅秋时节,上午八点,上海闸北火车站广场,徐仁山带着两个随从在人缝中急急向前穿行。忽然,一个少年女乞丐木木地出现在徐仁山的面前。1许仁山不知因何心中一梗,眼前的女孩虽满面风尘,但不像一般小乞丐那么邋遢,她似乎努力保持卫生,眉眼间有一种非常深刻的感觉。她默…[浏览全文]

  • 391/0
    2020-08-04
  • “紫澜住院了。”Aaron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这下,齐安迪终于表现出不安和焦急的情绪来,冲到Aaron跟前“她现在怎么样了,没事了吧?”原来他还会关心她,他不是和她分手了么?现在又以什么名誉和资格去关心她呢?“你还会关心她啊,你不是气她背着你乱搞,闹着分手么…[浏览全文]

  • 480/0
    2020-08-04
  • 名扬海外柯家英和陶锦鹏好不容易才把众记者送出门诊楼。一个劲地笑着说招呼不周,下次一定安排帅小泽和他们好好聊。看他们逐个开车驶出医院,才无奈地往门诊楼走。陶乐乐猛然间发现帅小泽的法拉利从侧面驶向大门口,随即消失,连忙拉父亲衣服。“乐乐,你都二十多岁了,咋还拉…[浏览全文]

  • 444/0
    2020-08-04
  • 死一次,更能洞悉生命真谛“小泽,小泽,快醒醒。小泽,你不能死!你要撑住啊!小泽!……”一阵温和而急促的喊叫声,吵得帅小泽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白茫茫,像大雪又像大雾,四外除了白色烟雾什么都看不见。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就像踩在棉花团上。那个温暖的声音还在叫,但他…[浏览全文]

  • 672/0
    2020-08-03
  • 又是几番日子轮回时,已是深夏来访。自从发生误会后,小情侣又进入冷战,这段时间,徐紫澜不少伤心落泪,整天整夜抹眼泪,爱他爱了他那么久,最终还是分手。心情不好,导致病情进一步恶化,一天深夜,病情再次恶化,被送往医院挂急诊。住院期间,徐紫澜想了很多,常常告诉自己…[浏览全文]

  • 5603/0
    2020-08-02
  • Aaron与徐紫澜携手同行,不时伸手扶她一把,这是他头一次与徐紫澜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胸口处那阵血气不断澎湃汹涌着,且越演越烈。“你怎么会来?”徐紫澜浅浅问。“我不放心你,所以你走后我就一路跟着。”Aaron如实告知一切,把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娓娓道来,说得是…[浏览全文]

  • 5619/0
    2020-08-01
  • 医院的病床上,徐紫澜静躺着一动不动,病魔的折磨在脸上留下痕迹。徐耀明一袭白长褂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徐紫澜,却是偷偷抹了一把泪。被子稍稍上盖,原来是徐耀明从中作梗。徐紫澜微微睁眼,看见徐耀明,有些害怕,怕被他骂,赶紧把脸转到一边,不敢看他。“你怎么又晕倒了,…[浏览全文]

  • 9356/0
    2020-07-31
  • 现在已是下午四点多,太阳早早就躲进云层里和大家捉起迷藏,没有像往常那样把地面晒个滚烫,而是极早留下阴凉。Aaron公寓中,徐紫澜静坐着,外套披身,在一旁等待着Aaron醒来,仿佛现在除了这样安静坐着,其他什么都干不了。“唔……”一声叹息之音传入她耳蜗里,徐…[浏览全文]

  • 9388/0
    2020-07-30
  • “三根,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栾伟知三根找他来是与买中码有关,但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栾伟一时还摸不着头脑。三根找自己,几个意思?也许是:一块蛋糕三根他们已分好份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硬要从中抠一块出来。庄家那会甘心,他们将采取什么方式来对付自己?即然人家已出拳,栾…[浏览全文]

  • 9378/0
    2020-07-30
  • “你要干嘛?”“跟你说不清楚,总之我有办法。”话语间,Anne双手紧握成拳,青筋爆起,眼里冒着熊熊的仇恨烈火。“你……”杨宇清心里没底了,不知Anne说的是什么办法,由于好奇,几次驳问,可Anne的嘴却像被胶水黏住一样,不肯走漏一丝风声,只告诉她配合就行。…[浏览全文]

  • 9539/0
    2020-07-29
  • 晨光渐起,幽幽微醺。冬日阳光还带几分刺骨,经过一段日子冷热交替,终于变暖些。Aaron把脸深埋在他又长又粗的双腿间,深邃的眼睛明亮而有神,他不敢抬头,一抬头,总免不了胡思乱想。自己隐藏真心是对是错?是否该让她知道自己心意?可是,她应该能感到才对。忽有脚步声…[浏览全文]

  • 12630/0
    2020-07-28
  • 徐紫澜本以为要走很远才能见到齐安迪,不料刚拐弯就遇见他。“你脸色好差啊!”“不是吧?”徐紫澜大惊失色,头探近到镜前一瞧,果真如此,她本能地拍几下脸。“你这样跑出来行吗?”齐安迪忧心忡忡地问。“没关系,好多病人都私自外出医院也没怎么样。”“他们不会说我诱拐你…[浏览全文]

  • 12244/0
    2020-07-28
  • 爱到生命边缘吕庆丰起了个大早,到宝鸡后先找刘副市长。刘副市长为了避嫌没有见他,让他直接把标书封好送到发改委魏主任那里。从西楼出来后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就给秦欣颖打电话把情况说了。秦欣颖让他去银行办张不记名银行卡送去刘副市长家里。快到中午时,刘副市长打电话给吕…[浏览全文]

  • 12452/0
    2020-07-28
  • 用心谋划:有出于爱,有源于恨吕庆丰上了四家报纸的头条:“地产富商吕疯子发飙!结局惊人:哭着离开事发地!”插图竟是吕庆丰侧脸哭泣的样子,背景是鹏程大门内侧和秦欣颖的背影。秦欣颖坐在沙发上,正用刀子削苹果。苹果在左手转着,刀子在她的右手,约一公分宽的苹果皮弯弯…[浏览全文]

  • 12324/0
    2020-07-27
  • 王院长脚步匆匆,奔至近前“你说什么?”“院长,502病房有个病人不见了。”周护士焦急言道。“本院通知,502病房有个病人不见了,如有见者,请把她带回病房,病人身穿病装。”医院的扬声器内传出沉粗的男声。院中上下行色匆匆,都在帮忙寻找那失踪的病人。徐紫澜以一副…[浏览全文]

  • 14097/0
    2020-07-26
  • 一个星期以后。Aaron在健身房内巧遇朋友,与他对坐细谈,朋友无意言道“我看到一则消息,有个人为了得到自己喜欢的人,不惜在背后耍手段去拆散别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朋友一番话让他思绪万千,会不会真有人从中作梗?难道……他的第六感似乎察觉到一丝异样,谈饱坐…[浏览全文]

  • 18067/0
    2020-07-25
  • 午夜时分临近,香港旺角灯火通明连成一片繁华圣景仿如人间的天堂。香港旺角街头车流人潮川流不息而形成了一条又一条的香江一般的交通枢纽分流支线。许多来自于全世界各个国家地区的游客在香港旺角的夜市来回得在奔波行走。他们日夜兼程得从外地外国到达香港旺角而获益丰盛。于…[浏览全文]

  • 18269/0
    2020-07-25
  • “紫澜……”齐安迪不顾一切地追出去,丢下心力交瘁的Anne无人问津。徐紫澜不停猛跑,她眼里早已不禁包泪,手背不断地反复擦拭,泪依然夺眶逃出。齐安迪不言放弃,逆难而上,穷追不舍,努力传音过去,话声掺和在空气中伴风闯进徐紫澜耳里“当初我跟你说Anne的事你还说…[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