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114/0
    2019-11-20
  • 恼人的面条帅小泽看到纸飞机写的字,也看到袁欣敏脸上诧异的表情,再看周围几个脸色,都差不了多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谁他妈搞的恶作剧!这下完蛋了,整个初中部乃至整个学校很快都会知道。咋有女生用这种特殊方式约人?同学们和老师该怎么看啊?红姐也必然听到,她会怎…[浏览全文]

  • 1293/0
    2019-11-18
  • 山沟里的小孩,虽然,没有城里的小孩见得世面多。可山沟里的小孩也有着城里孩子平常难能亲近自然的惠赠。春天里的马背岭,山脚溪边的野生韭菜,割回家炒煎蛋,饭都能多吃一碗。清明时节,艾叶刚冒绿芽,山野田边又响起少男少女们欢愉的笑声,歌声。不过,割韭菜炒鸡蛋,摘艾叶…[浏览全文]

  • 1171/0
    2019-11-17
  • 一“你好!小姐!”一位穿的很得体的服务生拿着点单,弓下腰,很温柔的说。坐在窗前的这位女孩;瘦俏的脸上戴着一副很深的太阳镜;似乎没有理会到服务生的到来。“你好小姐!”服务生从眼前的顾客的眼镜里看到了自己微笑。“超过一定的时间,我们要收服务费的。”这位女孩子仍…[浏览全文]

  • 1265/0
    2019-11-17
  • 半月后,月霞便要回城里,在离开时,翔飞请求月霞不要把他受伤的事告诉给林霜,他不想让林霜担心受怕。月霞回到城里后,还知道在她离开几日后,傅欣颖与未雷锋便喜结连理了,月霞为不能参加他们的婚礼而感到惋惜。当林霜问有没有翔飞的回信,然而月霞说没有,林霜一阵失望,因…[浏览全文]

  • 1323/0
    2019-11-17
  • 辞别诗思,林霜心乱如麻,她漫无目的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一座庵堂,这座庵堂对她而言是这样熟悉而陌生,因为有几次她与陈佳佳一同来这里礼佛,她情不自禁走了进去,跪在佛像前虔诚祈祷,希望一切都如愿。起身,正欲转身离开,突然被人叫住了,她转身却看见一位熟悉而陌生的…[浏览全文]

  • 1185/0
    2019-11-17
  • 翔飞最终还是赴往前线,这对林霜来说是一件备受煎熬的事,因为她也深知战争的残忍,生死不定,所以每日她都会跑到寺庙里虔诚祈祷,希望翔飞能够逢凶化吉,平安归来。再者,在鹊桥寨躲避一段时间的王博振他们也陆陆续续回到城里,当得知翔飞的事后,都算林霜不用太着急,翔飞一…[浏览全文]

  • 4839/0
    2019-11-14
  • 花开花落,转眼七六年栾伟高中毕业,由于未满十八岁,分在峨三井地面机电车间学钳工。一日,溪风对他道:“钳工又脏又辛苦,你跟姐夫学电工吧。”栾伟望了一眼电工班那边的姐夫道:“我才不跟他学电工,羞死人了,钳工虽然累点,又累不死人。”那年夏天,小毛没事就和一群小伙…[浏览全文]

  • 7188/0
    2019-11-13
  • 这个赛季不太美期中考试刚过,校园里就躁动起来,各年级的同学都在议论竞赛的事情。学习好的希望有机会参加市里的竞赛,成绩稍差的也想着弄点竞赛题做,下学年再争取机会。要在学校大会上弄个荣誉证书可是件露脸的事,据说还能抱个大红包。兴趣小组原计划抄的十六份一、二年级…[浏览全文]

  • 9128/0
    2019-11-10
  •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第二天,凌峰突然收到前线寄回来的加急信件,原来是月霞亲笔所书。凌峰拆开信封一看,顿时脸色苍白,脑海里嗡嗡作响,一下子瘫坐在沙发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且听我慢慢道来:原来月霞赶到前线后,便来到贾军长这里,并把…[浏览全文]

  • 8894/0
    2019-11-10
  • 吴枫是从峰巅的口中得知月霞即将赶往前线的事,他心里真的很替月霞担心,匆匆辞别峰巅,马不停蹄赶到月霞家,然而月霞并没有在家,吴枫在门口等了许久,也没有等到她回来,他失魂落魄离开。然而她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月霞正在他们分手的那座桥上徘徊,她多么希望此时吴枫能够出…[浏览全文]

  • 8850/0
    2019-11-10
  • 正当凌峰和林薇俩人在鹊桥寨过着幸福生活时,却没想到城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事,到底是什么事?且听我慢慢道来:原来凌峰走后的第二天,罗县长便颁布了征兵启示,原来是近段时间前线战事告急,需要大量民兵,所以便需要在本城市需要招收大量民兵。那时候的征兵主要有四种方面…[浏览全文]

  • 7759/0
    2019-11-10
  • 海边的风风萧瑟,也带不回我应有的记忆,石沉大海也未可知她的深邃,这一篇小说是我的倾泪之作,献给你,希望撷手珍藏;我们都曾经远离。现在相聚,我们都可以勇敢,现在敛藏;我们都应该优秀,现在奔放;沉溺于一场醉意,梦醒的时候,也是甜美的待续;深厚的文化,要伸手去触…[浏览全文]

  • 9041/0
    2019-11-09
  • 见栾溪风挨打,罗淑莲一反来时的委屈相,竞劝栾喜庆道:“亲不亲故乡人,估计她也是一时犯糊涂,做了糊涂事,教育,教育下就行了,不要动手打人吗。”李金秀搂着女儿道:“姑娘都这么大了,你下得了手?”“都是你惯的,你看看,一个家被你弄成什么样了。”邻居们也劝栾喜庆消…[浏览全文]

  • 8970/0
    2019-11-09
  • 望着窗外阴云翻湧的天空,溪风内心郁闷极了。一阵雷雨后,天空又变得晴朗朗的了。栾溪风的心情还是像那散未的阴云,呆在家中闷闷不乐。这天,钟阿姨从矿部来到栾家。猛然见到老邻居,李金秀热情地道:“稀客,稀客,什么风把你给吹到三井。”“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老嫂子,我…[浏览全文]

  • 9113/0
    2019-11-08
  • 第八章“洛晴,你回来了。”林绵雪看着和夏茗彩一起回来,放心了很多。“雪凌是谁?”夕洛晴问道,“我被送去人间前,学姐说的。”“那只是一个传说。”“传说我就不听了。绿森我们开始交往吧。”“好啊好啊。”凌绿森有些激动的说到。“先交往三年再说。”“好的。”三年后。…[浏览全文]

  • 11774/0
    2019-11-06
  • 公鸭嗓子帅小泽回到家主动向母亲认错,说在学校跟同学发生口角。推搡的时候碰了到门框,把眼角碰青了,老师已经批评过那位同学,让她不要担心。母亲没有多说话,只是心疼地叹口气,然后煮了个鸡蛋剥皮,趁热给他肿起的地方敷了一会儿。第二天上第一节课,帅小泽发现芦建国没上…[浏览全文]

  • 11917/0
    2019-11-05
  • 俩人唱完最后一句,礼堂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那批同孙遥一道来的南昌知青更是起劲的大喊大叫,礼堂内,哨声绕梁,此起彼伏,礼堂外,打的口哨响上云霄。俩人弯腰谢幕,下面欢众就是不放,叫嚷着再也一首。有一个叫癞头得南昌知青向孙遥喊道:“哥哥,你开口,你开口呀,你快向…[浏览全文]

  • 12289/0
    2019-11-04
  • 【南宋时期的南安太守杜宝只生一女,取名丽娘,年十六岁,尚未许配。杜宝为了使女儿成为识书达理的女中楷模,自小令她饱读诗书。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浏览全文]

  • 14448/0
    2019-11-03
  • 徐副矿长的继子茅爱民退伍分配在矿人武部工作,一次去照相馆照像,碰上一群矿文艺演出队的女青年拍剧照,身着女兵军装的栾溪风可谓英姿飒爽,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她,更显得于众不同,当她那漂亮的双眼皮发觉他存在时,那一眼他就被栾溪风击中。回到家中,他问妹妹徐丹枫道:“矿…[浏览全文]

  • 14214/0
    2019-11-03
  • 自从夏林霜回到董家后便一心一意照顾董家的人,按照血缘关系,林霜还管叫董氏夫妇为姑姑,姑爹。见林霜不弃前嫌照顾他们,陈佳佳深知自己以前对她的所作所为,她的心里也感到特别愧疚,时不时在林霜面前说自己以往的种种不是,然而夏林霜听后便宽慰姑姑,我们是一家人,理应相…[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