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3493/0
    2019-03-21
  • 一方絮濛一觉醒来脑子还有些发胀,她看看床头柜上的闹表,已经快午夜12点了。她坐起来,揉揉眼,感觉睡得很死也很累。她恍惚记得自己做梦了,梦见了凌志峰,但又想不起来梦的细节。她已有好些年梦不到他了,他好像从她的心里真的消失了。她知道,这次又梦到他完全是因为白天…[浏览全文]

  • 11654/0
    2019-03-20
  • 上回书说到鹏城用阴谋诡计得到了周家的药厂,然而他却不知自己早已掉入了司剑他们布置好的圈套里,他的命运又将如何?且听我慢慢道来:鹏城得到周家药厂后便迫不及待鸠占鹊巢,他刚刚坐在药厂办公室的办公椅上做着春秋大梦时,办公室的门被重重掀开了,鹏城见是司剑,着实被吓…[浏览全文]

  • 11779/0
    2019-03-20
  • 刘副市长在见到辛忠武的时候,并没有想说什么,只是拉开了椅子坐下,接着请辛忠武坐下。辛老大在旁人的帮助下才落座,这让他的腿弯曲着很难受,他一甩膀子挣脱了旁人的辅助。刘副市长见状微微皱眉,他不大喜欢辛老大的做派,眼前他就有些过分,平时的跋扈由此可见一斑。“辛老…[浏览全文]

  • 6813/0
    2019-03-19
  • 匆匆的脚步带走了轻狂,却带不走梦想。轻轻地拾起过往,总有几缕淡淡的幽香。——题记阿峰晚上放学回到宿舍,见床上放着一封信,只有收信人的地址和姓名,而寄信人的位置处却空白一片。信封上娟秀而潦草的字迹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阿峰撕开信封,里面装的是一页薄薄的信笺…[浏览全文]

  • 12486/0
    2019-03-18
  • 仿佛又是一夜之间,小街上的店铺门前竖起了一道墙,这道墙并不完整,开了一道道口子方便人们进出。刘芬的生意最近一落千丈,她整日倚着门框看着阳光洒落,太阳由东到西的运动。陈柯羽说她是提不起任何兴趣了,连颜色也觉得她有些堕落。那个刘副市长再没有联络刘芬,这恐怕是刘…[浏览全文]

  • 9113/0
    2019-03-17
  • 血洒莞城中秋就要到了,天气还是那么热,太阳下面简直不敢行走。南航飞机里的温度格外舒适,让人感觉飞行就是一种温馨享受,温馨的就像空姐甜美的微笑。龚兴龙已经要了六次咖啡,每次都是向那位名叫米慧的空姐,似乎她已经习惯了,没过几分钟,又走过来问:“这位先生,请问您…[浏览全文]

  • 8890/0
    2019-03-17
  • 第二天早上,周其昌便把昨晚的决定告诉给司剑,司剑听后,甚是高兴。说话间,客厅的电话急促响起,司剑接了电话还知是鹏城打来的。司剑挂了电话便根据鹏城的交代来到一条河边。此时鹏城正在河边徘徊,地面上散落着不少烟头,看来鹏城已经等了许久,见司剑来了便笑迎道,“周警…[浏览全文]

  • 6808/0
    2019-03-15
  • 凤姐在十一岁那年被查出来患病,不负责任的爸爸就跟妈妈离了婚,当年的夏天妈妈过世,抛下了她和弟弟小威。从那时候起,一个姓向的叔叔开始每月给她钱,让她能带着六岁的弟弟长大。如今,因为经常卧床不起,凤姐有许多的时光来回忆往事,她的青春也同回忆相伴。今晚,向小龙打…[浏览全文]

  • 11415/0
    2019-03-13
  • 向小龙下了车刚想上前帮辛微澜拿行李,却见她侧身不理睬自己,为了避免尴尬,他只好待在了原地。辛老大却恼怒了,他训斥道:“小龙,你是不知道我腿脚不便是不是,还不快帮微澜拿东西?!”“爸爸,我自己来!”辛微澜双手拎着行李箱,看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毕竟是养尊处优的…[浏览全文]

  • 7659/0
    2019-03-11
  • 烟消雾散情正浓有赖文熙旧同事的帮忙,少走不少弯路,杨洋轻易地在拘留所见到季维新。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已经整整瘦了两圈儿,眼睛也陷进去了,脸皮儿也见松了,胡茬子刺棱着,大背头也擀了毡,嘴唇干裂嗓子沙哑。经过杨洋的耐心提醒,季维新想起来负责货物验收那位经理的电话…[浏览全文]

  • 6809/0
    2019-03-10
  • 仿佛是一夜之间,小街上的招牌亮了,看起来还有些整齐划一的意思,听说这是建设新文明的一种方式,让这条小街在游客的眼里焕发出了青春气息。陈柯羽骑着摩托车,后座上还坐着一个年轻女孩子——颜色。她俩如同麻雀叽叽喳喳议论了一路:陈柯羽说小街现在这个样子算是把本来的颜…[浏览全文]

  • 7024/0
    2019-03-07
  • 婉婷与鹏辉离开这座城市后便来到一偏僻的小山村,这个小山村远离喧闹的城市,几乎与外界隔离。他们来到这里却发现这里没有一所学校,所以这里的小孩子都没有上学,识字的人少之又少。于是他俩便商量在这里办一所学堂,这样鹏辉可以继续教书,而自己也可以从旁协助,这不正是夫…[浏览全文]

  • 7348/0
    2019-03-07
  • 辛老大习惯了坐在红木家具上为自己泡茶,他的右腿在这些阴雨连绵的日子里疼痛难忍,他却能隐忍不吭声,将一个小茶盅里斟满了黑红的普洱茶水,他的目光投向向小龙岑岑的眸子,摇摇头说:“你既然对我的女儿有一份责任,又为什么还和陈家姑娘藕断丝连……你真当你未来的老丈人一…[浏览全文]

  • 6809/0
    2019-03-04
  • 陈柯羽最近才发现向小龙的微信朋友圈有更新,她抑制不住好奇看了看,原来……他宣布要娶辛微澜!只是这日子还没有定,而且似乎是他单方面承诺,连他的小弟小威也没有“点赞”,看来没有什么人会祝福他,可是自己的心为什么跳动这么快?玉手放在心口处,她似乎听得到心跳声,果…[浏览全文]

  • 8239/0
    2019-03-03
  • 武夷山脉上有一个“大塬村”,往西北距县城80华里,往东南离东海港口260华里。四面沟壑纵横,没有马路,没有水运,只有陡峭的山径与越溪的廊桥。是闽北另样的“蜀道难”,当地流传着一句歌谣:“牛岭马岭翘上天,吩咐子孙莫挑盐。”这里是廊桥的故乡,聚集了百座廊桥。又…[浏览全文]

  • 8305/0
    2019-03-03
  • 牛大妈16岁那年,下了一场大雪。屋顶盖上了厚厚的棉絮,山野,田间,道路淹没在白雪中,地面积雪高过小腿。一支队伍穿着高筒靴,在雪中跋涉。像被拔出的木桩,留下了一排排窟窿,向村庄延伸。一个媒公夹着一把纸伞走在前面;两个唢呐手鼓着两腮,起伏着八指,声音嘹亮;一个…[浏览全文]

  • 7995/0
    2019-03-03
  • 恵音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艾叶汤,走进卧室,叫了一声:“牛大妈”,没有听到答应,却发现地上一摊血,床上多了一个血红的、毛茸茸的东西,像一条红鲤鱼在不停地跳跃。惠音全身发抖,盛汤的碗滑落在地上,“嘣”的一声,摔个粉碎。张开嘴巴,惊叫道:“我的天啦”!随即双手合十…[浏览全文]

  • 7697/0
    2019-03-03
  • 山妹拿着铁蛋寄来的信,去找踩踏泥浆的小六子。山妹牵着水牛到砖瓦厂时,小六子刚刚倒满了圆池子的黄泥,并灌了山涧水。看到山妹来了,就跳上池子向她走来,接过缰绳,把水牛拉下池子,挥着竹枝鞭子,“喔,撇,喔,撇”的敲打着牛肚子,绕着池子旋转,踩踏泥浆。山妹静静地站…[浏览全文]

  • 6809/0
    2019-02-27
  • 饭后,刘副市长借口公务在身离开了。孙伶俐看见副市长的座驾驶离,问刘芬:“你和刘副市长相处的怎么样?”刘芬喝着刚上市的新茶,目光扫过刘副市长的车尾,“嫂子,我和副市长才刚刚开始……”“哪里刚开始了,”孙伶俐立即打断了刘芬的话头,抢着说,“已经好几个月了好不好…[浏览全文]

  • 6811/0
    2019-02-27
  • 高调化干戈五月份的第一个交易日,“新洛地产”和“新洛百货”在深交所主板同时上市,新洛集团不仅成了洛城市第一个上市的集团公司,还是国内唯一同时间发行两支股票的上市公司。一时间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于雨朋这位三十岁出头的上市公司主席自然而然地成为了焦点。这天的新洛…[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