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4006/1
    2019-05-20
  • 祁落一开始学的是第一道工序,而教他的则是赧昊;他穿上防水的胶鞋,拿起水枪,把开关打开,水就毫不客气的喷射而出,因为枪头是比较小的,所以水枪的反冲力很大,需要一定的力量才能握住,如果洗车的时候把水枪放掉了,那个铁的枪头在反作用力的冲击下会到处乱飞,一旦车辆被…[浏览全文]

  • 4432/0
    2019-05-20
  • 忠义堂里,向小龙刚给关公上了香就听到辛忠武的咳嗽声,他转过身发觉辛老大面目苍老了许多,“大佬,您这是怎么了……?”“偶有微恙,算不得什么。”辛忠武手持的文明棍一点地,“你查到什么了?”“脸上有痦子的男人还没有线索……不过,当时辛微澜被绑的地方有些眉目了。”…[浏览全文]

  • 5943/0
    2019-05-19
  • 用情至深转眼两个月过去了,梁晓芸还是没有醒。于雨朋几乎寸步不离守着她,找了海内外的很多名医,他们除了摇头,就是摆手。杨洋最近总是有些不舒服,又是呕吐又是头晕,于雨朋认为她过于劳累,让她回洛城休息,她却不愿意跟他分开。于是常常找黄雯陪她看医生,没事就跑到梁晓…[浏览全文]

  • 5945/0
    2019-05-19
  • 夏林霜姐妹正欲跨出佛寺大门时突然传来喊声:“姑娘,姑娘……”虽然此时此地特别嘈杂但是她们却听得格外清楚,她们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佛寺门口有一算命摊位,此时正是那摊位的算命先生在向她们招手,夏林霜她们带着疑惑径直走了过去,只听那算命先生说道:“姑娘,抽根签…[浏览全文]

  • 7080/0
    2019-05-18
  • 秋叶纷纷落地,被清扫工收集起来装入垃圾车里,古城渐渐开启了寂寥清冷的模式。从早到晚,人们的眼里有了秋意阑珊的意味。而新的美食街上刘芬的糕点店迎来了红火的生意,因为客人们喜欢甜甜的、暖意融融的滋味。颜色穿上了新的工作服,好像一件女仆装,在胸口处绣着一个姜黄色…[浏览全文]

  • 9981/0
    2019-05-15
  • 螺旋桨飞速旋转,一辆标明古城湿地公园的直升机已莅临湿地公园上空,机舱里刘副市长向郑新伟指点介绍公园相关信息。刘芬和孙伶俐却捂住耳朵,她们不大习惯戴耳机,却对直升机引擎发出巨大声音无可奈何,然而当她们见到了下方的美景时,惊讶的合不拢嘴。湿地公园中央那几乎有一…[浏览全文]

  • 6857/0
    2019-05-12
  • 以暴止暴几个人一前一后离开重症监护区,于雨朋推开安全门的刹那就没了慢悠悠的的神态,快步走向他的病房。“哎,你这生意人真是狡猾,就这么偷偷摸摸报仇去?”闫鹏程说着靠近于雨朋,声音也压低了,“怎么也该算我一份儿吧?梁局受伤我也有保护不周的责任!”“谁告诉你我要…[浏览全文]

  • 6859/0
    2019-05-07
  • 悠悠古城蜿蜒,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年的风雨,在历史长河中也不知见证了多少重要事件。但是,如今的人们既不会想起过去的艰辛,也不会留恋过去的美好,他们大多活在当下,活在憧憬里,活在希望中。这一日天好不容易晴了,秋高气爽的,就有许多的骑行者来到了古城脚下。孙伶俐和郑…[浏览全文]

  • 6882/0
    2019-05-04
  • 爱恨交错心未冷新界南的某个医院里,曹小虎抢救无效走了!龚兴龙右胸口中枪仍在抢救!空姐米慧搭乘夜机来照顾龚兴龙,于雨朋让小薛和胡小泉在手术室外面陪她守着,有情况随时电话联系。于雨朋身上的伤也不轻,却硬坚持着和杨洋一起来到梁晓芸的手术室外面等,他要时刻注意她伤…[浏览全文]

  • 6872/0
    2019-05-03
  • 致X先生:快乐可以分享的人太多,因为不需要别人懂得,我就是很快乐。但是,悲伤,我却无法向任何一个人,诉说,因为别人不懂,也不想打扰任何人,只有在最安静的角落抱紧自己,舔舐伤口。偶尔,很悲伤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会想起妈妈,因为她才是那个无论何时都会在的人,但…[浏览全文]

  • 6865/0
    2019-05-03
  • 秋天的脚步近了,落叶的梧桐、绵绵的秋雨,看那凄清的天空,陈柯羽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她走在古城新的饮食街道上,左右观望着,脚步时快时慢。当她见到刘芬的糕点店时,颜色正在无聊的挥动手臂,“陈姐姐。”“嗯,你家老板娘呢?”颜色朝里间努努嘴,“她正发愁呢,生意一落千…[浏览全文]

  • 7979/0
    2019-05-01
  • 清晨的风带来一些凉意,背影伟岸的男人独自伫立在医院顶楼,一身白衣模模糊糊的,只因起了薄雾。“我们……迟一些再联络。”萧鼎直接拒绝了听取对方的解释。刚才找到了一个男医生,问他要了一支烟,在烟雾缭绕中,他想,还是给双方冷静下来的时间去考虑两个人是否合适。也许,…[浏览全文]

  • 8008/0
    2019-04-30
  • 傍晚,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变成一个金灿灿的光盘,那万里无云的天空,蓝蓝的,像一个明净的天湖。慢慢地,颜色越来越浓,像是湖水在不断加深,远处巍峨的山峦,在夕阳映照下,涂上了一层金黄色,显得格外瑰丽,过了一会儿,太阳笑红了圆脸,亲着山峦的头,向大地、天空喷出…[浏览全文]

  • 11740/0
    2019-04-29
  • 餐厅在五楼,四面都是落地窗,因此可以很容易欣赏到古城商业圈的风景。那璀璨的星光也隔着玻璃窗呈现出来,让人不禁陶醉。侍者踩着轮滑送菜,一阵清风拂面,送来菜肴的芬芳。凤姐落座在向小龙拉开的座椅上,她回眸一笑百媚生,那是为赞赏他的绅士风度。向小龙起身说:“我去一…[浏览全文]

  • 8808/0
    2019-04-27
  • “对于小街那块土地的开发我们要慎重对待,对于已有的开发方案我们还要审慎讨论!当然,这块地先前是饮食一条街,主要是为了配合古城旅游项目开发才拆建的,因此,涉及到是否应该开发,适不适合开发的议题应该停止了,我们既然开弓了就没有回头箭!”刘副市长主持这次开发研讨…[浏览全文]

  • 70151/0
    2019-04-25
  • 刘芬的新铺子开张在即,一早上她就拉开了卷闸门,逐项逐项的检查装修完的情况,又和装修公司联络,答应将余款付清。这样一来,她的商铺就能顺利营业了,当然,需要准备开业那天的大酬宾。累了一个上午,刘芬准备回家,冷不防一个身影晃进了铺子里,她喊了声:“谁啊?!”“我…[浏览全文]

  • 16057/0
    2019-04-24
  • 血的代价季氏国际的董事长办公室来了两个客人,文向天、文向海兄弟,季老先生陪同他们在沙发喝茶。“季阿叔,我大佬头先说嘅有道理,馁不妨再諗諗,咱哋香港人联夹埋轰走姓于嘅大陆仔,系天经地义嘅!(季叔叔,我大哥刚才说的有道理,您不妨再考虑考虑,咱们香港人联合起来轰…[浏览全文]

  • 15453/0
    2019-04-22
  • “小威,你们的妈妈是因为救我才出事的。”“什么,你再说一遍?!”小威因为震惊,脸上一霎那就变苍白,紧跟着愤怒脸颊变红。“小威,你不要发火,”凤姐知道事情要变糟,她伸展手臂去拉小威,但是没有够到他,“事情是发生了,但是不能怪向小龙的。”小威看着一直崇拜的向小…[浏览全文]

  • 7991/0
    2019-04-18
  • 再说毕竟竟也知道发生了这件事情,这时候她心急如火的赶回家,毕八正正和他的老婆互相争吵,毕竟竟回来以后,他们两人不再争吵了,只是一个劲地哭。他们知道自己错了,要求毕竟竟原谅他们的无知。毕竟竟严肃地说:你们这些老人都应该下地狱,谁让你们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知…[浏览全文]

  • 7986/0
    2019-04-18
  • 毕竟竟这番模棱两可的语言,说得丁一伦像热锅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他问郭竟竟说我们以后怎么相处?毕竟竟明确告诉他,只要我们心里没鬼,怎么相处都可以。我是学生会主席,你是典型的学霸,我们可以互补,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同进共修,你看我这么说对吗?丁一伦哑口无言,半响…[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