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13054/1
    2020-10-18
  • 那个人,比我小一两岁吧。提起她,那学生时代的青葱时光“哐”的一声,仿佛一箩金色的豆子,一下子从半空里倾下来。三十八年前,她穿着一件清纯的白色衬衫裙,园脸,皮肤白净,很像当年的刘哓庆,高贵、漂亮、迷人。因此,她成了寝室文化的焦点,她的各种新闻源源不断地推送到…[浏览全文]

  • 50573/1
    2020-09-30
  • 高三的时候,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她叫周静。看她的第一眼,我就沦陷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像子弹一样瞬间击中了我,只用了零点零几秒的时间,她就成功闯入一位怀春少男的心扉,让我不落俗套地沦为她的粉丝。那一年,她17岁。不是只有我,我们班上的男…[浏览全文]

  • 172028/2
    2020-08-09
  • 总想在你微笑时采撷一抹红晕;总想在微风吹拂时抓住你的裙袂;总想在似水流年的岁月里留住你的容颜。题记他们从远方来,落脚在我身边。他们,有的人名字叫佳遇。她来时,正逢秋末。如果没有这座城市,这所大学,她原本只是个路人甲。我喜欢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个性,我喜欢…[浏览全文]

  • 184161/0
    2020-07-15
  • 我之所以呆在原点,是因为那个说不定会回来找我的人,于是自己不敢走远,一等便是好多年。再见到阿白是八年后,如果不是我们在一个镇子,不是这次疫情的影响,可能我们始终不会再见面。这就像我高中时对邻班的一个男孩子有好感,但是却很少见到他一样。如果不主动去制造机会,…[浏览全文]

  • 182727/0
    2020-07-10
  • ——你跟在我身后的那几年,我也在你身后。“我曾经没想过有人会喜欢自己,当我知道的时候我们已经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从没想过要开始,但是真的要结束的时候,我却那么不舍!”这是许茵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跟我对话,我仔细听着,觉得难过。许茵跟小男生大概属于只能遇到,却始…[浏览全文]

  • 25651/0
    2019-02-21
  • 校园小情侣其一在中午,你和同事走在校园里,你会看到一对男女走在一处,不即不离,行走如飞。其实他们,也有少年人的勇敢和吃螃蟹的精神。同在一个蓝天下,同处一个校园,作为一名教师,或学校的小头目,你不能不忧心这件事。而眼下的情况是,不管谁做了德育方面的负责人,对…[浏览全文]

  • 25180/0
    2018-11-14
  • 这可能是我18年来考过最差的一次成绩。焦虑不安,难过愤怒?不,都没有!我只是像个机器人,把课桌上的书一本本整齐的放进书包,然后完成任务似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像往常一样拿起厚重的《五三》,这条路上的车并不多,我可以慢慢看,书被我包上了很漂亮的书皮——蓝色,很…[浏览全文]

  • 25052/1
    2018-09-04
  • 我的家族世代都是守护者,我也不例外。在家族看来成为守护者是十分威风的事情,可我并不想要那份威风。我大概是历代守护者中最差劲的守护者了,我对权利没有任何欲望,也不想当个英雄。可是家族面前,我自己的利益算得了什么?因此我十二岁就成为了守护者,那之后我没有过过自…[浏览全文]

  • 24380/0
    2018-09-04
  • 我知道这个世界很大,大到我只能用地图才能看到全世界,我知道这个世界若非没有缘分,我和谁都不能相见。我知道我们相遇是不经意的一次回头,当我看着你的时候,你掉过头来也正好望着我,我们默默看着对方……多像电视剧中的某个桥段,男女主角就是那样才开始了他们的故事。我…[浏览全文]

  • 24642/1
    2018-08-27
  • 今天是七夕节,我是不太看重这个节日,觉得,这个浪漫节日是别人的事,与我无关。可是,一大早,被微信里晒各种幸福的,群里发祝贺红包的,让我想起来今天是个浪漫之日。就在两天前,刚与失散15年的初中同学们联系上,组建个群,早上,我也象征性的给老同学发个节日红包,顺…[浏览全文]

  • 25008/0
    2018-07-27
  • 老屈是我玩的最好的异性朋友,我们认识12年了,除了高中3年,他在市里读书,我们很少见面,后来上大学才知道他和我在一个城市,而且坐公交车也就1小时,所以还能经常和老同学联系联系下。说起来真是惭愧,老屈是所有男性同学中最有女生缘的一位,成绩好,人缘好,又谦虚,…[浏览全文]

  • 25996/1
    2018-07-26
  • 老毛当时是我们三当中成绩最出众的女孩,那时候她被班主任当做重点培养对象,其次是我,再者小A。没想到高中校A,突飞猛进,受到老师的青睐,高二又以美术生身份培养。那时候我和老毛都在走下坡路……高中家里发生了变故,舅舅重病去世,舅妈改嫁,后来父亲四十而立时,得了…[浏览全文]

  • 31945/0
    2018-07-20
  • 你知道我们现在的状态是什么吗?是我们各自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精彩,却不管别人是不是在看在听。你每天都会早早告诉我你的行程,然后告诉我说,没时间陪你聊天了,当你每一次唤我宝贝儿的时候,你绝对有抱歉的事对我说。那语言多么轻快,我听了都感觉你要飞起来了!不和我聊天…[浏览全文]

  • 32095/0
    2018-07-20
  • 我以前说某某某是旺闺蜜型的女生,因为她身边的男生是为追她而去,可到后来那些男生都跟她的闺蜜成为了一段佳话。那个女孩子有男朋友,但是她从未拒绝过任何异性给她的殷勤。我不知道那些男生为什么会移情别恋,但是他们在一起是无可厚非的,总不能让他们在一颗树上吊死吧?我…[浏览全文]

  • 21516/0
    2018-06-10
  • 我想对你说:我在找你,你在等我吗?我在想象着你的模样,可我想不出,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高高瘦瘦的样子,或许是因为离我太远了,所以不管我的视力有多好都不能看清你吧!你在哪里,要多久才能赶来我身边?你多高?多重?什么模样?这或许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浏览全文]

  • 21276/0
    2018-06-03
  • 第三十一章舞蹈社团孩子就是孩子,考试风波过去以后,多数同学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袁坡坡时不时看窗台上的常春藤,思念过世的外公。而路笛雅闲暇时,会抬头望窗外的阳光、白云、小鸟和枝繁叶茂的槐树。教室的小广播里,传来了学校的小播音员的声音:“我们学校,要成立舞蹈社团…[浏览全文]

  • 21948/0
    2018-06-03
  • 第二十九章生日派对只从上次吵架以后,袁坡坡和路笛雅已经好几天不说话了,事实上袁坡坡的气已经消了,他也意识到自己那天确实有点夸大其辞了。只是碍于男子汉的自尊心,不好意思先跟路笛雅说话。路笛雅不是个小气的孩子,她只是等袁坡坡先跟她说话。一个晴空朗朗的星期一,同…[浏览全文]

  • 21763/0
    2018-06-03
  • 第二十八章卧底一阵微风吹来,带来了紫丁香的清香,操场周围,紫丁香开得正欢。路笛雅今天的心情不错,看着自己作文本上红红的九十八分,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几日以来,蒋依帆似乎更喜欢主动接近路笛雅,教室里、操场上、走廊里蒋依帆都在有意接近路笛雅,和她打招呼。有…[浏览全文]

  • 21405/0
    2018-06-03
  • 第二十七章转学生随着日子一天一天滑过,路笛雅和袁坡坡的友谊越来越深了,似乎变得也越来越有默契。这一点连高天昊都觉察到了,经常说袁坡坡重色轻友。袁坡坡笑而不答,反正路笛雅再也没有称呼自己皮球、南瓜之类的,反而觉相互帮助挺好的,甚至有时一块欺骗老师,为了使对方…[浏览全文]

  • 21877/1
    2018-05-12
  • 与青春为伴的日子作者:江洋带着种种不舍和留念,带着人生未来的蓝图,告别与青春为伴的日子——题记人生最精华的高中时代即将匆匆走过,是浑浑噩噩的逝去,像沙一般在风中消散,不留一丝痕迹,除了身旁一帮热血仗义的兄弟,最终我还能剩下什么?是痛苦的挣扎与开心的回忆里,…[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