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9037/1
    2020-09-03
  • 大学终于毕业了,终于踏上社会了,高兴吗?兴奋吧?不高兴,因为要离开深深爱恋的象牙塔了;不兴奋,因为有的同学已经找到工作,而我还没着落呢。但是,学校的离校催促早已传达到每个同学的耳朵里,自己当然也没有特殊,一些想留着的东西或书已经邮寄回去,那天,背着一个背包…[浏览全文]

  • 183930/2
    2020-08-04
  • 突然想给你写信,或许是过于思念了。这种思念是淡淡的,不是很想,但也不想忘。记得多年以前的夏夜,我装作一个入世的姑娘,跟你说着自己浅薄的见解,其实,我是自卑的,但那时候的我,真的,很期待未来。这不是第一次思念你,也许,我已经把你活成了自己的执着。从17岁开始…[浏览全文]

  • 182292/1
    2020-08-04
  • “你要给我看的李弘毅的朋友圈现在可以发过来让我看看吗?”这是回家之后我问我同学的。此时是二十三点四十三分,我在等她回我消息,也在回忆今天。那是在我同学家,中午午休,我跟她头对头睡在沙发上。我眼前是窗外,窗外是比五楼还高的楼层,我没有看到天空,也看不见太阳。…[浏览全文]

  • 152969/2
    2020-05-03
  • 不怕的人的前面才有路。这是鲁迅先生说过的。我的心中却常怀着莫名的恐惧,会不会让人满意,能不能成为期望中的那个人,有没有能力成为强大的人。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这是耶和华说的。看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我觉得前面的苦会有他帮助我,我不害怕。但这一瞬间的轻松哪里抵得…[浏览全文]

  • 149807/0
    2020-04-28
  • 今晚没在学校食堂吃饭,因为晚上打算出去买点东西,反正要出去顺便吃下饭,也换换口味。可没料想到天刚黑就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没有办法只好匆忙的拿起雨伞,再匆忙的买东西,然后,再匆匆忙忙的吃饭。事情都做完了,回来的路上,放慢了脚步,时间也还早,便在学校里兜圈…[浏览全文]

  • 147016/2
    2020-04-17
  • 在昨天,我做了一个许久未做过的梦,我又梦到了小x。小x算我半个高中老师吧。之所以是半个,是因为她只在高一教了我一个学期,文理分班后她就一直在教我的学弟学妹。我只当了她半年的学生,但我却和她在高中三年都保持了联系。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刚结束军训的那一个疲劳的晚…[浏览全文]

  • 139685/0
    2020-03-31
  • 再回想读小学,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对女孩有一种好奇的感受,也许想碰碰,也许想摸摸,也许想说说话那时候感觉真好,听母亲说,我有一个青梅竹马,那时候有一点东西都要分她一半,妈妈说那时候有人叫我顶屁股给她打,打了给我一个糖,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将糖分一半给她,而现在呢…[浏览全文]

  • 128984/0
    2020-02-25
  • 《十元人生》他终于被网管赶出来了,像送瘟神一样以“很客气”的方式。原因是他身上浓重的气味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其他人的上网环境,准确地说是空气,叫他“臭道夫”一点不为过。在大家强烈要求下,网管扛不住压力只得“请”他出去。驻扎在网吧整整两个星期,他对外面的世界没有…[浏览全文]

  • 128065/1
    2020-02-24
  • 我能想起来的回忆不过那一场“厮杀”中我的无动于衷,甚至袖手旁观,我只记得当时我的漠视和麻木。虽然那件事儿跟我八竿子打不着,但是当面对男生真正动气且对自己的女朋友动手的时候,身为同学的我不应该阻止一下吗?二月十四那天我泡好了玫瑰花茶,坐在漆木椅子上打开朋友圈…[浏览全文]

  • 127111/1
    2020-02-23
  • 时间像过了好久。每天过着一样的生活,竟开始像电视剧里的人物一样,矫情地想着日子经不起过。回到故乡,从小长大的地方,物质上单调,没有舒服的时候,完全靠着精神上过着,心里极度地平安和开心。今年很不同,前一个月天天提心吊胆,担心传染;一个月过去了,突然觉得似乎没…[浏览全文]

  • 128006/0
    2020-02-18
  • 整修下水道的工程看来是遥遥无期了。在这个本来人少的小镇上这下更看不到人了,我从来没有发现,原来我所在的小镇也有这么宽阔的马路。唉,此时此刻,我还有闲情逸致感叹这马路,还是祈祷疫情赶快结束,然后让修下水道的工程也好快复工。我实在是一介小女子,每天提着一桶垃圾…[浏览全文]

  • 128122/0
    2020-02-16
  • 藕断丝连,分分合合,这一路坎坎坷坷,最终逃不过各奔东西!二零一九年九月初,他便跟我提出了分手;九月中旬进行了官宣说一切都结束了;九月下旬他便很感慨地说道,生命中出现了那么一个可爱又不包容他的女孩子了;九月结束我不再挣扎,放弃了通过各种途径来获得他的消息,我…[浏览全文]

  • 127681/0
    2020-02-16
  • 近来喜欢上房顶,尤其是黄昏的时候,太阳有斜晖,东风有温度,炊烟向天空而去。没想到这么大了,还能再次爬屋顶,这次疫情倒是使我有了一些闲情逸致,晓看天色暮看云,夜晚屋顶看星星。说起星星,倒是想起了才看完不久的《地球上的星星》这部电影,这是第一次看印度的作品,感…[浏览全文]

  • 123828/1
    2020-01-15
  • 乎我有好多话,不知和谁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但是懂你的人却没有。他们都以为女孩子不要那么大的梦想,找个简单安稳的工作,之后再找个家庭比较优异的人结婚生子,那么这一生都是完美的。但是他们的安稳真的安稳吗?不,不是的。听朋友说她有个同学,她听从父母的建嫁得好…[浏览全文]

  • 123938/0
    2020-01-12
  • 徘徊在日月的光阴交错陌生地找不到往昔的日子只见冬风四起抑或是似水流年看不清晰我捧起经书诵读刹那间泪流不止一半为记念一半为超度…[浏览全文]

  • 120739/0
    2020-01-03
  • 我给月亮打个电话了……。——给走向远方的马宪和李玉朝同学马宪是我小学中学同学,皮肤黑也瘦,挺调皮。中学有次吴老师叫他把作文修改一遍,我好奇就问他的作文写的好?吴老师点点头。我很气不过,就拿来看。愤愤地说:你写的不是事实。他嘿嘿一笑:文学塑造嘛。从此我开了眼…[浏览全文]

  • 111015/0
    2019-12-25
  • 那天,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天……傍晚的天,耷拉着脸,给人一副老态。我撑着雨伞,踏着这冬日里的积雨,调皮的雨滴时不时爬上我的衣服,好像铁了心要把我惹生气。我偏不生气,因为这里是江南,江南的雨素来是柔美的姑娘。对于我这样的一个北方人,脾气是万万不敢轻发的。教学楼…[浏览全文]

  • 109691/0
    2019-12-24
  • 现在,我正坐在开往回家路的大巴上。我张开我的手掌,又握紧手掌,我期盼用实质的感觉来告诉自己:爱,在我手上。然而没有,看不见也握不着。我开始意识到,我的心作满了茧,有一条枷锁一块心病缚住心。1。爱里能诗意栖居两年前,我不到十八岁,我并没有太多的经历体验来从我…[浏览全文]

  • 109719/0
    2019-12-24
  • ——献给一个月亮形的、光洁明亮的姑娘。黑夜像一径河流,浑浊而缓慢地向世界另一边延伸,几颗星,一轮月渐渐映出轮廓,依旧不明朗。校园里还是很多人,乱窜而拥挤的自行车和人,车道上,行道上,四面散开的座椅上都是人,灯光下皆是人影,随着他们头的摆动,影子也以同样的频…[浏览全文]

  • 110770/0
    2019-12-16
  • 舒尔放掉了手中的风筝,风筝随风飞走了,飞去哪儿?舒尔不知道,风筝也不知道。舒尔来到那个让他动心的姑娘面前,言笑晏晏,花了心思让姑娘看上自己,舒尔指着天空说:“我可以让我爱的人自由的飞向天空,而我会牢牢地牵着你,不会让你失去方向”。舒尔得意地看着姑娘赏悦的目…[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