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32245/3
    2019-07-10
  • 花了不少的时间,读完黄忠晶教授的《第三性:萨特与波伏瓦》,他是研究萨特的资深专家,写过《萨特传》、《萨特自述》、《萨特小品》等许多专著,并且黄教授曾动情的与我说,“能在哲学与文学上取得如此同等巨大的成就者,古今中外历史上,应要首推萨特。”崇拜与欣赏之情,早…[浏览全文]

  • 34733/0
    2019-07-08
  • 王矮虎,姓王名英,绰号王矮虎,好色之徒,在梁山泊坐第58把交椅,为72地煞星之地微星。在《水浒传》中,衡量一个英雄本色的主要标准,就是看他是否好色。梁山英雄大都不喜女色,有的甚至厌恶、憎恨女色,有点违人常情。他们大多单身不娶,即使几个已娶的,也是终日只知使…[浏览全文]

  • 34237/0
    2019-07-08
  • 石秀,金陵人氏,因路见不平,便要相助,故江湖人称拼命三郎。在梁山泊坐第31把交椅,36天罡星之天慧星。黄裳先生在评价石秀时这样说:“梁山泊上的英雄大部分都是变态的人物,他们对女人都毫无好感,简直是恨透了,于是动不动就杀掉算数。《大闹翠屏山》中石秀之于潘巧云…[浏览全文]

  • 45429/0
    2019-07-03
  • 曹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曹操年轻时,当时天下著名的人物品鉴家许劭评价他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曹操生于三国乱世,那么,他是一个奸雄。而最能体现他奸雄本色的,就是他误杀吕伯奢一家后所说的那两句人所共知的名言:“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其实政…[浏览全文]

  • 48419/0
    2019-06-26
  • (三)书中的结局颇耐人寻味。我们看一部小说,特别是一个爱情故事,总希望有一个完满的结局,希望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场面。《法国中尉的女人》未能给我们这种满足。书中写了三个结局:查尔斯娶欧内丝蒂娜为妻而终生不再与莎拉来往;查尔斯解除同欧内丝蒂娜的婚约后经过…[浏览全文]

  • 46807/0
    2019-06-26
  • (二)在那次高地会见之后,莎拉被解雇,两次写信约查尔斯见面。查尔斯知道这是要紧的关头,很可能就此“走火入魔”,于是就去找葛罗根医生,请他帮忙拿主意。请别人帮忙拿主意,往往是自我欺骗的表现形式。这一开始就是一种逃避,避免作出决定,实际上又不能不作出决定。查尔…[浏览全文]

  • 47862/0
    2019-06-26
  • 一个绅士查尔斯。一个淑女欧内丝蒂娜。一个“法国中尉的女人”莎拉。不错,这里有一个三角恋爱,但读者幸勿以常情度之。如果这只是一个“三角”故事,一本言情小说,我们又何须把过多的注意力加于其上?奥瑟罗、苔丝德蒙娜、伊阿古;贾宝玉、薛宝钗、林黛玉;罗亭、娜达丽亚、…[浏览全文]

  • 46951/0
    2019-06-25
  • 多亏了海明威,使我们知道菲兹杰拉德常遭人非议的酗酒是怎么回事,他同妻子的关系、他的爱情生活是怎么回事(见海明威回忆录:《流动的圣节》)。菲兹杰拉德就是盖茨比。这并不是说,《大人物盖茨比》是自传小说;盖茨比显然是一个虚构的人物。而是说,在盖茨比身上有着作者的…[浏览全文]

  • 47556/0
    2019-06-25
  • 我们发现盖茨比对于黛西的爱似乎是超性欲的。盖茨比欲言又止、转弯抹角地跟乔丹谈到黛西,乔丹自以为是地建议他们在纽约幽会一次——正像汤姆跟他的情妇常常做的那样——盖茨比却急得发了疯似地说:“我可不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只不过想在尼克那儿见见她。”盖茨比同黛…[浏览全文]

  • 47788/0
    2019-06-25
  • 《大人物盖茨比》内容简述:青年军官盖茨比偶然幽会一个叫黛西的姑娘,原以为只是玩玩,不料却当了真。他准备奋斗一番,出人头地,取得同黛西结合的资格。但黛西没有等他,与一豪富汤姆结了婚。与黛西分手五年后盖茨比也成巨富。他在同黛西住所相对的海湾这边买了一座豪华的别…[浏览全文]

  • 47531/0
    2019-06-23
  • 曹操是一个奸雄,这似乎已是历史的定论。曹操似乎也并不在乎奸雄的名声,他在听到当时著名的人物品鉴家许劭给他的这个鉴定后,哈哈大笑;他也曾经说过:“大丈夫不能流芳千古,也当遗臭万年。”他从小便奸,好游猎,喜歌舞,有权谋,多机变。他的叔父见他游荡无度,甚不喜他,…[浏览全文]

  • 47969/0
    2019-06-23
  • 曹操王霸之业的成功,主要原因在于他的用人之道。他推行的是一条“唯才是举”的用人方略。汉代征选官员,实行的是一种由下而上的推选、考察人才的制度叫“察举制”,科目有孝廉和秀才。但到东汉后期,这种制度演变为“门阀制度”,即征选官员由豪强、官僚家族所把持,出身庶族…[浏览全文]

  • 47476/1
    2019-06-21
  • 我们看萨特的小说,往往对他的几个短篇(《墙》、《一个工厂主的童年》、《艾罗斯特拉特》、《密友》、《房间》)和另一个多卷长篇《自由之路》更感兴趣一些,原因是它们的情节、悬念吸引了我们。而《厌恶》没有什么连贯的情节,摆脱了巧设悬念那一套搞法。我们甚至觉得前者更…[浏览全文]

  • 47866/1
    2019-06-21
  • 当然,仅从对待《厌恶》的态度看,萨特前后期的变化也是很大的。他在1964年说道,“关于《厌恶》,我遗憾的是没有完全把自己摆进去,我还停留在主人公的痛苦之外,被我的神经质所保护,通过写作而带来愉快。我总是愉快的。即使我在那一时期更诚实些,我仍然会写《厌饿》。…[浏览全文]

  • 47754/1
    2019-06-21
  • 洛根丁在相当大程度上就是萨特。萨特写《厌恶》时,把自己看成是同社会没有什么联系的个体。他认为自己不欠社会的情,社会对他也不起什么作用。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是一个由于思想的独立性而与社会对立的人。他写小说,创造出给予世界新的变质的美的物体和真的物体,这…[浏览全文]

  • 47530/1
    2019-06-18
  • 的确,自学者的爱是抽象的。他与其说是爱人类,倒不如说是借这个名义来逃避自己的孤独,虽然他并不自觉。一旦他感觉到同洛根丁谈不拢来,他就由爱变成了恨——这样的人道主义者!洛根丁感到,既然每个人的存在都是偶然的,毫无理由的,没有根据的,那就没有任何一种性质能够标…[浏览全文]

  • 47860/1
    2019-06-18
  • 《厌恶》的主要人物除了洛根丁就是那个自学者。看看他们两人的对话和交往是很有意思的。人,人类,人道主义,这是他们谈话的主题。自学者是个人道主义者;应该爱人类,人们是值得钦佩的,这是他的思想。洛根丁毫无疑问不同意他的思想,但洛根丁并不是个反人道主义者,他只不过…[浏览全文]

  • 47422/2
    2019-06-18
  • 洛根丁不断地寻求奇遇,但不断地处于失望之中。他曾以为自己过去有过奇遇,但慢慢地发现这只不过是在自欺。人的过去如果不跟当下现在联系在一起,那它就什么也不是。人们常常拿自己的过去,也就是经验,来掩饰自己在当下现在的孤独、无所凭依、软弱无力。但这是徒劳的。人是被…[浏览全文]

  • 47604/1
    2019-06-18
  • 这个“疯子”看到的世界,是一个充满偶然性和荒谬的世界。偶然和必然,这似乎又让我们置身于哲学领域。但我们最好不要逗留在一般概念范围内。偶然是尚未显露的必然性,这个世界是必然性的世界,一切都是必然的,——这好像也不无道理,但在“我思”之后,它不再是这样。这是一…[浏览全文]

  • 48371/1
    2019-06-18
  • 我有时想,人是群居的动物,这话是不错的——否则人类社会无已形成——但人也需要一点孤独。大群的人没日没夜地拥挤在一个大房子里,恐怕难以维持下去。人们多数时间是一家在一套房间里或一人在一个房间里,这就是孤身独处时。人们有时对最亲密的人也会说,“请你让我一个人静…[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