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村姑当官(三十三章 忍一句风平浪静 退半步海阔天空)

  • 作者: 春风杨柳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1-27
  • 热度53299
  •   这一段时期,春花稍微轻松一些,这时她想到了钱汉宫,那篇《晏子使楚》使她深受教育,至今还能记住“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名句,也正是这句名言使她获得了知识,受到了教育。要是早一点看到《晏子使楚》这篇文章,也许就不会有橘子园的尴尬,就不会发生群众集体上访的突发事件,想到这里,她感慨万分,去看望老人的心情更加迫切,她相信从他那里一定能学到很多的知识。

      一天,在镇妇联主任张英的陪同下,她们一早就徒步在乡间的小路上。夏季,奔牛镇的田野像一片绿海,一望无际的稻田长得像绿色的毛毯平坦整齐,站在水中翠绿翠绿的稻叶挺拔有力,显示出无限的生机。大地一片宁静,只有田间沟中的水在不停地流淌着,远远望去几只白鹭伫立在稻田中,时而昂首挺胸,时而东张西望,洁白的羽毛被绿色的稻田衬托得格外显眼,就像“绿海”中绽放的白花,煞是可爱。偶尔几只不知疲倦的小鸟掠过蓝天不时“喳喳”几声,显得快乐、惬意、逍遥。一些农民赶早就到田里默默无闻地除草干活了。整个田野欣欣向荣,生机盎然。走进大自然,融入这个翠绿的环境中,不论你有多少烦恼都会荡然无存,一扫而光。

      镇妇联主任张英50多岁了,她身宽体胖,快言快语,热情豪放,办事果断,年轻的时候也是全县有名的作风泼辣的女干部。因文化不高,经常在全县大会上发言,常因读错字,讲白话,而引起全场大笑,但她面无愧色。一次县里召开三级干部会议,淮河乡提出要与奔牛镇竞赛,她也没经大会主持同意,就跳上主席台,大声说:“你淮河摆擂台,我奔牛跳上来,非给你妈地打下台。”一句话说得全场大笑,也把淮河乡人说得瞠目结舌。她对春花十分关心,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爱护,春花有时迟了到食堂吃不到饭,就到她家吃,衣服也常在她家洗。因此,两人的感情很深。春花对她非常尊重,有什么心里话总喜欢和她交谈。

      她们一边走着一边聊着,张英说:“我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拼命工作,领导指向哪里我就打到哪里,我还经常代表乡里在全县大会上发言呢,全县哪个不知道我张英啊。后来结过婚,连生了四个孩子,哎,被家庭拖了后腿,不然我也不会像今天这样。

      我年轻的时候,由于文化低,缺乏知识,且见识少,还经常出洋相,传得全县都知道。”师小圆回忆过去,脸上露出恬谧的神色。

      “出什么洋相?”春花想到自己也出了几次洋相,就感到这可能是年轻人不可避免的吧。就说:“我在县里也出了几次洋相呢。”

      “印象最深的有三次,几十年过去了,还记得清清楚楚。第一次洋相是到省城开会,开会前我上了厕所,在厕所里我看到有很多的机关,就无意中拧一下,哪知大水突然从管中冲出,吓得我赶紧提了裤子跑出了厕所,到了会场后,还忐忑不安,心想这水要这样长期冲出来,大楼不要被淹了吗?我又悄悄走出会场,看看厕所的水怎么样了,哪知刚刚到厕所,就听“哗哗”的声音,大水“哗啦啦”正流淌着呢,吓得我赶紧跑回了会场。我在会场坐立不安,满脸冒汗,心急如焚,不时地东张西望。后来还是旁边一位女同志,问我有什么事,我才把担心的事告诉了她,她听后捂着嘴直笑,把我带出了会场,说:‘这是冲水厕所,水是定期放的,不是你弄什么机关的缘故,我带你去看看就明白了。’我跟着她到了厕所,并没有淌水,我们站了一会儿,水又从粗管中流出,一回儿就停了,我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张英的洋相讲得春花大笑,春花说:“还有什么洋相?”

      “那更早了,一次我到省里开会,看到店里有胶鞋卖,就想买一双,但不知道穿多少码的,就问我们的乡长,乡长说我,要穿48码的。结果我跑了一天也没有买到48码的胶鞋。后来还是一个老营业员问我是什么人穿的,怎么要买这么大的胶鞋,全国也少有这么大的鞋。我说是自己穿的,营业员说38码就行了。这才知道是乡长的恶作剧,结果全县都知道我要穿48码胶鞋。

      有一次就更好笑了,我正在家给小四子喂奶,孩子哭闹不肯吃。巧了公社书记带几个工作人员到我家,要我跟他们到一个村处理问题。小孩哭闹不吃奶,我一时性急,就对孩子嚷:‘你不吃啊,那我给书记吃了。’说得书记不好意思,别的干部哈哈大笑,我还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呢。

      第三次洋相就是几年前的事,我还从没和别人说过呢,那次是住在一个高档的宾馆里,晚上在卫生间洗澡,从没见过那样的水龙头,不知道向左拧流淌热水,向右拧流淌凉水,结果不小心把屁股烫伤了。”

      春花听后,笑弯了腰,站在路边好一会才缓过气来。接着,春花又把自己的两次洋相也详详细细地说给张英,她听后哈哈大笑,用手帕擦着眼泪说:“没听说还有吃的洋相。”

      春花和张英一边聊着,一边欣赏着大自然的美景,尽情享受着这美丽的田园风光,不一会就到了钱汉宫的家了。

      钱汉宫的家在小曹庄庄外东南方30米处,是一个单门独院。这个院子还是以前生产队帮助盖的。因为找他的人太多,有看病的,有算命的,有择日子的等等,为了方便,他们就为他单独在村子外面盖了一处房子。

      这座房子周围栽了好多的树,远远地望去,看不到房子,到像一片小树林。

      钱老汉的住处是三间堂屋,二间西屋,拉了一个很大的院子,院门开在东南方,门朝东。

      民间对住宅院门开的方位是非常讲究的,一般是东南向或西南向,以东南向最好。绝对不能正南或正北开门的,说是避出门就难(南)或出门败北忌讳的。只有庙门是正南开的。《礼记;曲礼上》:“行前朱雀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其实这是行军时旗帜的位置。后来道家将这四兽捧珍贵之神,并以左青龙为尊。钱汉宫当然深谙其道,把自家的院门开在东南方,以图吉利。

      据说英联邦国家的车辆和行人,是靠左边行走的,是不是受中国道家文化的影响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我们现在车辆和行人都是靠右行走的,也没有冲撞什么神灵。

      院内东面栽了一颗石榴树,西面栽了一颗腊梅,西南栽了一簇青竹,一个是嫩叶光亮,一个是墨绿深沉,一个是清秀挺拔。从堂屋到院门是用青砖铺路,上面是葡萄架子,整个小院古朴典雅,清爽明亮,特别是一簇青竹郁郁葱葱,一看就知道主人的不俗。难怪苏东坡有诗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人瘦尚可肥,俗士不可医。旁人笑此言,似高还是痴。”

      钱汉宫家里养了一条纯种狼狗——虎仔,说是他孙子特地从城里为他买的。虎仔毛皮乌黑油光发亮,体型高大,两眼有神,两耳挺立,站立起来昂首挺胸,威武神气。

      虎仔能懂得主人的一些话,主人叫站立、趴下、跑、回来等等,它都一一照办,从不违令。它喜欢吃生鸡蛋和生鸭蛋,但从不吃别人给的食物,只吃主人给的食物。钱老汉喂它鸡蛋也很有意思,他把鸡蛋向空中抛出,这狗凌空跃起,一口就接住了,从不落空。

      虎仔非常机灵,善解人意,跟随钱老汉形影不离,十分讨他的喜欢。

      虎仔还身兼数职,一是护家,晚上它特别机灵凶狠,离家几十米以外有人都知道,并站立狂吠。可是只要是家里的人,即使不作声,它也能根据脚步声分辨出,还会主动迎上去摇头摆尾讨好。二是迎客,狗眼会看人,它能根据来人衣着的好坏确定态度,凡是服装华丽新颖的客人,它就特别温顺。只要有客人到,它都主动迎上去,在客人面前两腿一趴,恰似鞠躬磕头,然后就摇头摆尾把客人引向主人处。三是放鸭子,每天一早,钱老汉打开鸭笼子门,它就会把鸭子带到水塘边,傍晚时又负责把鸭子领回来,而且从不怠工缺勤。如有个别鸭子乱跑,它也能追回来。四是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活,钱老汉与后庄住的儿子需送什么东西,有时是虎仔运送的,拿什么香烟,火柴,衣服等东西,虎仔会用嘴叼一个小布包来回运送,从来没有丢失过。

      这狗看到春花和张英走来,自然能判断来人非同一般,非常热情,主动向前摇头摆尾,把她们引入院内。

      钱老汉戴着老花眼镜,摇着扇子,半躺在院中的躺椅上看书,口中还不断哼着小调,身旁放一个茶壶,十分悠闲。张英进院,对钱汉宫说:“钱大爷,我们的镇书记来看您了。”钱汉宫这才看到她们已在院中了,就要起身,春花连忙说:“您老不必客气,我们是专门来看您的。您身体还好吗?”钱汉宫坐了起来,说:“好,好,托你们的福,全家都好。”说着,春花从包里拿出了两包茶叶和一个很精致的茶壶,说:“我没有什么好东西送您,给您带了两包茶叶,表表心意。”钱汉宫忙说:“客气,客气,谢谢,你费心了。”

      这时钱汉宫的老伴也从屋里出来了,忙为春花、张英搬椅子倒茶。

      钱汉宫的儿子住在后庄,平时也不大来,两个孙子都在城里工作,很少回来,有时孙子要带爷爷到城里过几天,因为过不惯城里的生活,老汉就是不去。

      春花就和老汉聊了起来,从今年的农业生产聊到天象气候等,春花说:“我们的工作还有许多不足,有很多事请您老给我们提提意见。”

      “意见没有什么可提的,倒是有一些古训什么的,你们年轻人不知道,我说给你听听,或许有点用,都是古人的经验,供你参考吧。”

      “好呀,就请您老谈谈吧。”这正是春花来的目的,所以春花非常乐意,说,“您老是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人,听您老的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看来什么人都喜欢别人吹牛拍马,下到平民上到伟人,莫不如此。钱汉宫被春花说得心情格外舒畅。

      “好吧,我就说给你听听。”他喝了一口茶,有声有色地说了起来,“人有人道,天有天道,医有医道,世有世道,当官也有官道。‘道可道,非常道’。古人对做官是有研究的,并积累了大量的经验,不管朝代怎么变,可是官道没有变。前人的经验不可不学,古人的教训不可不察。你现在是一镇之长,肩上的担子不轻,全镇3万多人要靠你领路呢。多掌握一些“官道”就可以少走弯路,也可以减灾避祸。

      南宋吕本中写的《官箴》一文,讲到:‘当官之法,唯有三事,曰清、曰慎、曰勤。此三者,可以保官位,可以远耻辱,可以得上之知,可以得下之援。’此文内容很多,我就不一一说了,但文中多次提到如何做官,我说给你听听,如:‘当官处事,常思有以及人。’‘当官处事,务合人情。’‘当官处事,但务着实。’又特别强调:‘忍之一事,众妙之门。当官处事,尤是先务。若能清、慎、勤之外,更行一忍,何事不办?’

      清、慎、勤就是为官之道,被后人称为千古之不可易。后来有的皇帝,还将此三字亲笔手书,赐给内外诸大臣,以为勉励。后许多官箴也以三字为基础展开论述的。

      就现在来讲,这三字再加上一个“忍”字,都是经验之谈,是为官必须要做到的。事不三思终有悔,人能百忍自无忧。”

      春花一边听着一边捉摸,感到钱老汉讲得很有道理,切中要害。有的时候忍一句风平浪静,退半步海阔天空。

      “天下有三危:少德而得宠,一危也;才低而位高,二危也;身无大功而受厚禄,三危也。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

      这三大危险,是古今往来第一教训,无数史实都证明这一点。不管什么人,不管你干什么事,你的付出与收获不平等,如果是收获长期大大超过付出,总有一天要出问题的。

      特别是位高才低的官,那做得就更危险了,不仅误事,误国,还要误自己。就像驾驶一辆马车,你驾驭不了它,马车不仅不能正常的行驶,还随时都有发生车祸的危险,一旦出车祸,其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春花听了感触很大,就问老者,如何避免三危。

      钱汉宫说:“才下者补才或退而求其次;少德者修德;无功者不受禄。就是才高德重有功者,也要注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水必湍之;人俊于群,众必谤之。花忌全开月忌圆,全开则败,月满招亏。”

      钱老汉一席话使春花豁然开朗,是啊,做官有道,古人的经验教训确实值得我们汲取。尽管时代不同了,但它内在规律、基本原理没有变,至今仍能给人启迪。

      春花很感谢钱老汉的教诲,待老人讲完后,讲了很多感谢的话,要回镇里。老汉一家人热情地邀请春花吃了中饭再走。春花谢了老人一家,表示以后有机会再来看望他。

      临走的时候,老人送了一本《论语》给春花,让她没事的时候看看。又对她说:“你50岁前多看看儒家的书,50岁以后要多看看道家的书。现在多看看儒家的书,以后职位高了要多看看道家的书。闲暇时也可以了解一些佛教的知识,中国的三教不可不察。”

      本文标题:村姑当官(三十三章 忍一句风平浪静 退半步海阔天空)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47747.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