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百味人生人生感触
文章内容页

可可

  • 作者: 春之旷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2-03
  • 热度72232
  •   虽然曾是国家级贫困县,但这里的毛头小子个个愣头青,脾气火爆一点就着,动辄拳脚斗殴以争高低,人对他们有一通称“杆子”,松松就是典型代表。

      突然有一天,松松手机来了一条短信;“不服来斗!”

      “斗就斗,谁怕谁?”嗷鸡公也似的松松立马来到约定地点。却未待出手,一把匕首猛地刺向他的心脏,当场倒地身亡……

      判决书下来时,悲痛欲绝的父亲更是气愤不已:杀人怎么不偿命?于是问我怎么办。

      “当然是通过法律程序解决,”我说。“有一个关键问题:明明是人家先约松松比斗、应该是主犯,判决书却写着松松先约人家。如果是这样,那么判决书应该表明松松约出的时间作证,但判决书没有。你要迅速找到儿子和对方手机,看看双方的发送短信时间,便可断定到底是谁先约谁!”

      然而,关键证物手机已不知去向。

      我只得说:“凶手判不判死刑对你来说并不紧要,紧要的是松松尚未出世的孩子一生的扶养赔偿。”没想到松松父亲竟执意不要任何赔偿,只要对方死刑。

      “我自己的孙子我自己养!我养得起!”他愤愤道。

      “你也50的人了,一天老一天,后来的事谁又料得到啊?还是赔偿金额重要,关系到孩子的成长与未来。”无奈他不听我言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万万没想到不几年,松松父亲心脏病发离世,留下两个寡母一个无父的孙。孙子出世,一家人又喜又悲:喜的是男孩,悲的是出世就见不到父亲。“没有父亲,我们也可以把他扶养成人!”孩子姑姑说,并为他取名“可可”!

      可可生得格外机灵,皮肤白皙,两眼汪汪。3岁时我去看望,无比心疼地将他抱在我的单大腿上亲热着,试图让这个没有祖辈的孩子感受一下爷爷辈的温暖。

      可可睁着大眼睛一声不吭,我掏出一张百元钞塞给他的小手:“随便买点东西吃……”热泪早已盈眶。不料孩子母亲瞥见执意不要,无论我怎么解释、说明都无济于事。一个失去顶梁柱的单亲妈妈在当下大背景中要抚养一个儿子该多艰难!婆婆及许多亲戚友邻都极力劝慰她改嫁。可她说“外人会对我的孩子不好……”执意不嫁。这个大义凛然、自强自立的农村女人感动了一世人!她的人格,她的精神,并非旧时烈女忠贞,而是对可可满满真诚的爱!人世间谁没七情六欲本性需求?可为了孩子,她义无反顾牺牲一切,只愿孩子抚养成人。

      孩子很快进入初中,在超市打工的妈妈会省吃俭用让可可无忧无虑地生活、学习。可可怎么样?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

      “这孩子总不出门,总不和别人说话,总是一个人在房里看书。”可可奶奶说。为了这个可爱的孙儿,年逾古稀的老人仍然枪着装卸汽车贴补家用,豆酱色的脸庞没有一丝平展处,全是皱纹,一席话让我的眼泪默默地盈眶。

      “看到别人的父亲,他会自然而然想到自己的父亲!”我沉重道,“可他知道自己家的状况,知道自己的身世。他不愿意看到别人异样的眼光,从妈妈那里天生继承了自强自立的本性……”我说。刚想掏出钞票,想想又放下了。“坚强都是柔软生的茧”。我怎么忍心再去伤害他啊!

      可可的房间、床铺还很有点现代感,足以看出他坚强妈妈的品位。书台上摆满了课本、练习和各种书籍。初二的孩子,钢笔字还不错。墙上没有“乔丹”壁画,书台也没有小玩具、小摆件之类,更没有薯片、糕点等零食。容面白皙、初显颜值,1米7个子的可可静静地坐在那里,低垂着两眼看平板。

      “学习情况怎样?”我忍不住问了一声,毕竟成绩至关重要。

      可可没有回答,我也就没有强问。一个心地饱受巨大伤害的精灵,我怎么忍心再给他刺上一刀!

      “可你总不能老不出屋、不接触人,不沟通,将来怎么去融入这个社会啊孩子!”我心痛道,试图对他有点帮助或警醒。他的两叶眉毛稍微动了动又归于平静,我只能默默地祝福……

      2022.2.3

      本文标题:可可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47921.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