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怀念胡耀邦同志

  • 作者: 宇恒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2-06
  • 热度61953
  •   1974年,我离开了部队,转业到辽宁省委老干部局兴城疗养院。几年后,组织上决定将我借调至锦州市落实政策办公室,去做平反、落实政策工作。彼时文革刚刚结束,百废待兴。

      我负责十二名与疗养院有工作关系当事人的落实政策工作,整整两年半的时间,足迹大江南北,几乎走遍了所有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外调核实材料,书写平反报告,在县委主要领导召集的落实政策会议上讨论、核准、认定。

      会议上,在“改”与“不改”的关键点上,与会同志并不是思想统一、认识一致。而是往往伴有分歧,有时会议气氛还很激烈,经常是唇枪舌剑、你来我往争得脸红脖子粗。时任兴城县委书记王福才同志在听取汇报时总是平心静气,认真听仔细记,不时地会插上几句。当会议结束由县委领导来拿意见时,福才同志往往说:“这是一个错案,一定要改。”曾有同志发表不同意改正意见,被福才同志当场驳回:“你讲的没道理,人家已经承受了多年的不白之冤,根据政策就是要改。你得好好学习一下政策,提高政策水平。”


      落实政策期间,我曾多次学习胡耀邦同志讲话、指示。印象最深的是他提出落实政策的原则:共产党人就是实事求是,有错就改、有错必纠。我与福才同志曾多次交谈并取得了一致认识:我们这些在基层工作的同志就是要坚决贯彻胡耀邦同志的指示精神,时间拖了这么久,再不及时改正,纠正错误,我们就不是共产党的政府,就不配做共产党人!

      经过反复调查核实,最后认定这十二人全部是错案。几年来奔波劳累总算是没有白费,我感到十分欣慰,这样的结论彻底挽救了一个人的命运甚至是改变了他的家庭、子女的命运。落实政策工作期间,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阶段。它丰富了我的社会阅历,使我逐渐成熟起来,能独立思考社会问题,不再人云亦云。

      我曾到江苏外调一名叫王克强的当事人,只因为他性格耿直,敢讲真话,又因其父是国民党军官,被定为“极右、坏分子。”我两次公示过调查证据,查证其父是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的一位少将,战斗中不幸被俘,誓死不降,惨遭日军活埋,是爱国的抗日将领。落实定案后,我随即赶赴江苏镇江,深一脚浅一脚寻到王克强住处时天色已晚。叩门时屋内有人怯声询问来意。我朗声回复:“我是共产党派来的,来给你们全家落实政策。”当通知王克强本人时,他激动万分,说此事像块大石头压得全家喘不上气,也影响了子女亲属的正常生活。

      他执意请我去不远处的姑父家中,那是一座典型江浙人家的院落,院中间有一个小天井。时间不长,天井便挤满了他的亲属,当着大家的面,我将平反的通知又重新宣读了一遍。闻听此事,有人欣喜之极不禁潸然泪下。中间有一位老太太,记得是他的姑姑,起身便去赶做汤圆。只一会儿,便端来了热气腾腾的汤圆,她紧紧拉着我的手,让我一定吃上一碗。汤圆有团圆、平安的传统寓意,或许老人家有这样的托付在里面。这个大家庭蒙受了太多的不幸和苦难,面对着老人家的深情厚谊,我双手接过这碗汤圆,心绪难平。

      去桂林外调时,住在漓江风景区附近的军分区招待所。漓江的水因山而阴柔,山傍水而秀美。每天行走在漓水江畔、穿行于象鼻山下,看着四季如春、如歌似画的漓江山水,不禁让我回忆起中学时代曾读过贺敬之的诗歌:

      “情一样深呵,梦一样美,
      如情似梦漓江的水!
      水几重呵,山几重?
      水绕山环桂林城……
      是山城呵,是水城?
      都在青山绿水中……
      啊!此山此水入胸怀,
      此时此身何处来?
      是诗情啊,是爱情。
      都在漓江春水中。
      啊!桂林的山来漓江的水,祖国的笑容这样美。
      大地的愁容春雨洗,请看穿山明镜里。
      人间天上大路开,要唱新歌随我来。
      意满怀啊,情满胸,恰似漓江春水浓。”  

      1984年,有幸的是,在辽宁省委老干部局兴城疗养院工作期间,我曾接待过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一行。

      时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经辽宁省委办公厅向我院转达了胡耀邦同志前来休养的通知。我时任院办公室主任,随即会同上级和中央警卫部门展开了安全保卫和接待准备工作。值得一提的是,通知里明确,胡耀邦同志抵达后,指定疗养院的院长、书记、办公室主任三人前去接待。

      8月的兴城,天高云淡,百花盛开。几天后,总书记的红旗车队徐徐开进了疗养院,在四疗区假山前,耀邦同志微笑着走下中巴车,与我院的几位同志一一握手。简单寒暄后,由随行人员引领至203室休息。望着他前行渐远的背影,我默默的念叨:“耀邦同志,您辛苦了。”

      到他本人的一瞬间,心中感慨良多。胡耀邦同志的个子不高,身量很小,握手的那一刻我甚至感到他的手轻软无力。但是在平反、落实政策期间,他大刀阔斧,力排极右意见,坚决落实建国后历次运动造成的冤假错案,至八十年代初期,中央和全国各地得到平反的人数达到300多万人之众,没有立案审查而得到平反的更是不计其数。既纠正了建国以来一系列的左倾错误,又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重新储备了中坚力量,他在全党全国威望连连上升,被称为共产党的良知。他身量虽小,但形象伟大。

      每天早晨,耀邦同志在四疗区附近的林荫小路上早起散步,手持计步器记数,锻炼身体。偶尔有人经过,他均颔首致意。疗养院始建于1951年。占地22万平方米,内有两处温泉井。四疗区由中央组织部投资修建,盛夏时节,院内苍松翠柏、郁郁葱葱,植被覆盖率达60%以上,是难得的休闲疗养之处。

      休养期间,他每天步行至四疗区食堂与工作人员一同就餐,用的是我院厨师,吃的是普通食堂伙食,从未提出过任何特殊要求。如要说起“特殊,”耀邦同志的秘书曾特意来到我的办公室并叮嘱:饭菜简简单单、普普通通即可,切勿讲排场,搞特殊。温家宝总理曾经将饭菜的标准定为“清清淡淡,汤汤水水,热热乎乎。”想来这规矩早已是约定俗成、由来已久的。

      我曾注意到这样几个细节。他右手的两指是黄色的,他曾笑谈:“翻江倒海我不行,吞云吐雾是经常,”应是习惯了吸烟。他性格率真、开朗随和,夏天的兴城海滨潮湿闷热,视察工作时,与军队、地方同志谈性方浓,他信手拉起了裤腿,裸露出半截小腿。

      疗养院上千名职工和疗养员得知耀邦同志前来休养的消息,纷纷找到我希望能与总书记见面、合影留念。我随即转告了他的秘书,他很快答应了大家的请求,前后共拍照三次。每次都是由我请来县文化馆的专业摄影人员,安排好会场后,再请耀邦同志出场。人群中既有来自各地的各级领导,也有普通职工群众。他都一视同仁,主动和坐在周围的人握手。院办公室一位女同志身高足有1.77米,耀邦同志经过会场时见到她,伸手做了一个高不可及的手势,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他不喜欢出行时前呼后拥,浩浩荡荡,但愿意走近人民,和群众在一起。


      因忙于安排位次,轮到我时,站在胡耀邦同志的正后方,只露出了半张脸,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遗憾。

      临县绥中县领导得知耀邦同志休养的消息,特地赶来,希望能为家乡题词。他欣然应允,为绥中题的是“关外第一县。”过了山海关就是绥中县,绥中在光绪年间才设立行政区,封建王朝对边远化外之地多取名“绥、靖、安、抚。”意在平和安康,这题词恰如其分,绥中县领导十分高兴。兴城县领导希望也能提词,他题的是“有胆有识。”我略懂书法,他的墨宝是行书加点隶意。行文疏密有致,熟练洒脱,书写时并没有放下手中的香烟。说明在书法上下过相当功夫。我曾看过他的古体诗书法作品,感觉文化底子也很深,古文造诣极高。


      县里的领导和一帮秀才将他的墨宝取回去思讨良久,觉得“有胆有识”用在哪个单位、哪个人身上都可以,没有体现出兴城特色。兴城古称宁远,是关外最后一道军事防线,明清两朝波澜壮阔的殊死角逐曾在这里跌拓展开,有“一座宁远城,半部明清史”一说。于是县里有人写了一款并找到我,想请他看看希望能再留下一幅墨宝。只是他休养停留的时间很短,早已乘车奔北戴河而去。

      后来得知,耀邦同志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落实辽宁省新的省委书记人选,现任省委书记郭峰同志已超龄,要退下来。休养期间,郭峰同志一直陪同。

      省委书记的续任者是李贵鲜同志,在他主政期间,省内修建了国内第一条高速公路-沈大高速。早在八十年代,贵鲜同志便提出,辽宁老工业基地振兴要融入科技创新。历史前行的大潮,浩浩荡荡。创新是民族进步的魂魄,建设科技强国的不竭动力。

      时间又过去几年,在新闻中得知耀邦同志逝世的消息,原因是病重住院时不愿给身边人添麻烦,不曾想便秘引发了突发心梗,过世时年仅73岁。想起他豁达开朗的音容笑貌、心中十分痛惜。死亡是人的最终归宿,谁也逃脱不了。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但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本文标题:怀念胡耀邦同志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47983.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