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诗词歌赋现代诗歌
文章内容页

浮生一念

  • 作者: 姚新锋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4-02
  • 热度32078
  •   黄梅雨的桥头,看他提着茶壶,
      老态龙钟的他,撑伞左手,提壶右手,
      假若脚底的青苔顽劣,他该跌落,
      假若浓云的雨珠疯癫,他该湿透,
      假若清风陡然发狂而怒吼,
      会不会卷落他的白头,
      这数十年的颠簸只成回眸。
      
      他已经不能再回眸,
      只会是谁悼念在坟头,
      埋葬了的,或许有谁的憎恨与厌恶,
      还有谁恍惚间的眷恋与踟蹰,
      那也曾青春灿烂的人生风华,
      那也曾爱恨痴缠的喜乐悲愁,
      他的他,他俩何曾携手到最后,
      谁的谁,谁在岁月里埋了风流,
      那年少时为何许诺白首?
      
      我站在时光深处眺望着,
      他站在桥头雨横风骤,
      杨柳岸,晓风残月,依偎着,
      酒醉时,诗词歌赋,缱绻着,
      那时那地那两人,
      耳鬓厮磨唱不完的温柔,
      那手那脸那眼神,
      两两沉默就定格了春秋。
      这长长一生也是短短一瞬。
      
      当他金戒白纱里倾情一跪,
      当他红烛罗帐里春宵一刻,
      他娶的新娘,分明不是旧人模样,
      哪怕风尘苦旅,到底捆成了一双。
      我在转身离去的时候,
      他在哄笑里喝下交杯酒,
      多少个日日夜夜昏沉,
      只是我安安稳稳独自走。
      我俩终于谁也不是谁的谁,
      缘分没了,哪里能够再去偷?
      
      我把浮生酿成酒,
      凭吊在夕阳的时候。
      
      2020-6-6黄昏,长安,独自

      本文标题:浮生一念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0559.html

      • 评论
      2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