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异乡生活
文章内容页

老乡 老乡

  • 作者: 亦瑶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4-17
  • 热度36197
  •   2017年9月,我终于下定决心去广东。

      在县城,我开了一个早餐店,因为生意不好,开不下去了。在广东打工的女儿说:“干脆来广东吧,这里工价较县城高一点,况且在县城是你一个人在家里也孤独,来广东可以互相照顾。”

      我把门面退租,搬到朋友的七楼,几天后就坐上了广东的长途汽车。

      在广东,我找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超市理菜 ,就是用胶带把蔬菜扎成一把一把的再放到货架上去卖。有的蔬菜在运输中放了冰,为了保鲜。刚进来的员工没有经验,上班的时候就是见什么做什么,不挑剔,什么菜没有就扎什么菜送上货架。我常常扎长豆角,因为豆角没人扎,虽然有四人理菜,老员工张阿姨也是老乡,她每天早早去大白菜房扎白菜,老王老李也比我先来几个月,她们喜欢扎空心菜、大蒜这些。长豆角箱子里放了冰,拿出来的豆角都是冰凉冰凉的。一边绑豆角,左手都是冰的。我做了三个月,开始感冒,咳嗽,左手左肩也开始疼痛,于是只好去辞工,经理看到我确实咳嗽这么厉害就批准了。

      第二天我发烧,去输液了。我在床上躺了几天,不想吃东西,不想动,好长时间我的左手没有一点力气,一个空矿泉水瓶子也拿不了,左肩挂一个小包包也感觉痛。

      我的左边好像要瘫痪了!

      经过几次艾灸,一个多月的按摩,又吃一些调理产品,慢慢地我的左手和左肩才恢复完好。

      之后我再也不敢做这个工作了。

      休息一个多月后才找到第二份工作,去一个休闲会所打扫卫生。我觉得这个工作很不错,包吃包住工资2800,上班9个小时,而且上白班。

      刚进来的时候我就跟会所的主任谈好了,不上夜班,年纪大了吃不消。经理主任都答应了我的要求,他俩是湖南老乡。我一个人是9点上班,其他的员工都是11点之后才陆续上班。每天经理和主任来上班的时候见到我都会先打招呼:“阿姨早!”我也回答:“经理早!”“主任早!”刘主任对我说:“阿姨,干活累了,你可以休息一下再干,不要累坏了。”我说:“好!谢谢!”刘主任还告诉我,12点吃饭后先休息一下,到下午2点上班,有一个专供员工休息的房间,里面有沙发空调。我觉得真是太好了,中午有地方休息,下午干活有精神。这个工作真不错,包吃包住,虽然我没住这里,自己另租了房间,但领导这么关心员工,我决定要在这里好好干,一直干下去。眨眼间,我己在这里开开心心的做了三个月。

      一天,会所招来了一个新员工小刘,二十多岁,胖胖的矮个子,也是老乡。小刘是上午11点才来上班,中饭后就去楼面守前台。

      那天,刚吃完中饭,小刘就打电话给我:“阿姨!你在哪里?还不上班啊?”我告诉他:“我休息一下,2点才上班。”“怎么要2点上班?”“主任说的,你去问他吧。”我挂了电话。第2天他又打电话了,我没接。他就到处找我。他找到我在8号房间休息,说了一大堆,我与他吵了起来。到下午刘主任来上班知道了这件事,把他和我都叫到了办公室,刘主任问小刘:“怎么跟阿姨吵架?”“他不接我电话。”“我说了中午要休息一下,是你说的,他不相信,总是打电话。”主任说:“是我说的。”“那我也休息到2点上班。”刘主任瞪着眼睛看小刘:“你多大?阿姨多大?你跟阿姨比?你上班也是坐在那里,11点才上的班。”小刘低下了头,无话可说。

      从此我又快快乐乐地做了几个月,不知不觉我在会所已经做了八个多月。

      这一天下午,我在下班的路上,遇到老乡吴倩,以前与他在一个玩具厂做事认识的。吴倩带着小孙子在逛街,手里举着一个红色气球。

      “下班啦?”吴倩问,“老乡,你那里还要招人吗?”

      “要招一个”,我停下来对他说,“不过是上夜班,白天没有了。”

      “要得,夜班就夜班,也行。”

      “你不是要带孙子吗?怎么要找事做?”

      “以后不带了,有人带。”

      “哦,那你可以去问一下。”

      “你上班的地方在哪里?”

      “看,在那个医院后面。”我用手指了指我上班的会所。

      第三天下午,我在下班之前去一楼倒垃圾,看到一个穿蓝色衣服的又矮又胖的女人站在电梯旁等电梯,她一转身,我发现是吴倩,就大声喊叫起来:“哎呀!老乡,是你在这里啊。”

      “我昨天没找到,今天才找到这里的。”

      “你去上面问过了吗?”

      “问了,说好了明天来上班。”

      “好啊,我们可以在一起上班了,又是老乡。上什么班你问清楚了吗?”

      “上夜班。”

      “是啊,我也知道是上夜班,上白班的只要一个,就是我。老乡你要想清楚啊!”我一再强调说。

      “先干着吧,干不了再说。”

      “也行,现在找工作不好找。不过我先告诉你一件事,我进来时是跟主任说好的,我只上白班不会与任何人轮班,是他答应我才进来的。如果不想上夜班,现在还没进来做好办。你要想清楚哦。”

      “实在干不了了,不干就是。”吴倩回答得很干脆。

      “也是啊,吃不消再辞工。”

      一个月后,我与吴倩成了仇人。

      他刚做满一个月就去找经理了。这时原来那个王经理已经辞职去广州,来了一个蔡经理。这天下午,蔡经理一来会所就把我叫到经理办公室,问我:“吴阿姨找我说,他上夜班吃不消了,想和你轮班可以吗?”

      “不轮。我是讲好才进来的,吴阿姨是我老乡,我介绍来的,开始我就跟他讲得很清楚,告诉他是上夜班,他还说没关系,她也听我说过,我不轮班的,我进来跟主任讲好的不轮,你去问主任。”

      最后,经理说:“那你还是上白班吧,她上夜班,再过一个月看看。”

      自从知道吴倩找经理说要换班后,我再也不想与吴倩说话,不想理她了。他也有自知之明也不与我说什么,尽管迎面碰上也不打招呼。这样以来我总感觉很尴尬,本来是认识的老乡,来到一起上班反而陌生了。

      又快到月底,吴倩又去找经理了,要求与我轮班。这一次经理把我和吴倩都叫到办公室,这时刘主任也辞职回老家去了。我和吴倩老乡在办公桌旁坐下,对面坐着。经理坐在大师椅上说道:“你俩个当面讲好,从下个月轮班,一人上一个月白班来。”

      我马上说:“不轮班!”

      “为什么?”经理问。

      “她来我就说清楚的,她上夜班,我介绍她来的。”

      吴倩一听说是我介绍她来的,马上冲我喊:“我不是你介绍的,我自己找到的。”听到这话把我气炸了,那天在楼下见到她还说找几次才找到这个地方,现在说不是我介绍?

      “好!不是就不是,不想与你争了,算了算了,说不是我介绍的可以,如果要和我换班我不会的,坚决不会!”

      她铁青着脸大喊起来:“这个公司,又不是你的,你说不换就不换?”

      她这样撕破脸不认人,我也对她不客气了:“那这个公司是你的吗?排队也有先来后到!你来讲好的,谁要你来,怪谁?你干不了是你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

      真没见过这样厚脸皮的人!知道现在,何必当初告诉她!

      我与吴倩越吵越激烈,蔡经理发火了,从沙发上站起来拍着桌子说:“不要吵了!从下个月起,姚阿姨你再上一个月白班,吴阿姨上夜班,一人一个月来,就这样。”

      “我一直上我的白班。难道领导说话不算数吗?”我面朝墙壁有气的说。

      “不行,一个月后,如果你还上白班,上了也没工资,你白班上完下个月为止。”

      “那好,我现在就辞工,做完下个月就走人。”

      就这样,我辞掉了这份很适合我的工作。


      本文标题:老乡 老乡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2208.html

      • 评论
      3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