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杂文评论佳作赏析
文章内容页

贾宝玉历经的“三劫”

  • 作者: 阿徽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4-26
  • 热度14428
  •   第一回说:甄士隐抱着女儿在街上闲逛,看见一个癞头和尚和一个跛足道士向他走来、那个癞头和尚看见他,便对他又哭又诉:“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中做甚?舍我吧!舍我吧!(意思就是说:把你的女儿‘给我吧!给我吧’)”之后,还疯疯癫癫的念了四句言词。

      甄士隐只听见那跛足道士对癞头和尚说:“你我不必同行,就此分手,各干营生去罢。三劫后,我在北邙山等你。会齐了,同往太虚幻境销号。”那僧道:“妙!妙!妙!”说毕,二人一去,再不见个踪影了。

      那么,跛足道士和癞头和尚说的那句“三劫后,我在北邙山等你。会齐了,同往太虚幻境销号。”是什么意思?

      所谓“三劫”是指:宝玉经历了三次被掉包的劫难。

      跛足道士和癞头和尚在大街上到处寻找猎物,以长相类似宝玉的孩童、或者是漂亮标志的小女孩为目标。把他们劫去,对她们进行残酷严格的训练,就像书中说的“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

      宝玉第一次遭遇劫难是在:警幻仙子的宫中,跛足道士和癞头和尚将他们从路上捡来的石头(蠢物)交割了清楚(参看第一回)。而所谓的“交割了清楚”就是将宝玉“掉包”。

      甄士隐的女儿弄丢了,她实际上就是后来嫁到贾府的秦可卿。《红楼梦》的作者把原先书中的内容进行删改、添加之后,这个人物就变成了香菱。

      而跛足道士和癞头和尚从路边捡来的石头(被他们称之为蠢物的家伙)他们用他,把宝玉掉包了。而这个“他”就是秦可卿的弟弟秦钟。这就是贾宝玉遭遇的第一次劫难(第一次被掉包)。

      贾宝玉第二次遭遇劫难是在第八回,他去梨香园看望薛宝钗,为了避免遇见严父,他便绕道远行,走偏僻的地方。可就在这偏僻的地方他遇见了在他们家(贾府)里混饭吃的一群清客相公:瞻光、和单聘仁。二人走来,一见了宝玉,便都笑着赶上来,一个抱住腰、一个携着手,都道:“我的菩萨哥儿,我说做了好梦呢!好容易得遇见了你。”脂砚斋在这话的后面有批语:没伦没理,口气毕肖。

      他家的清客竟然敢对他(这个大家公子)如此亵渎,一见面就从背后抱住他的腰。他们这是干什么?

      实际上,这就是贾宝玉的第二次劫难,他们家的清客相公在对他进行“性侵”的过程中,将他掉包了。

      第三次遭遇劫难是在五十回,贾宝玉去栊翠庵折取红梅,回来之后的那个贾宝玉就已经是被掉包了的冒牌货,也就是第五十八回中提到的“虚皇假凤”的虚皇。而这次的掉包过程和具体的细节,早在第八回、和第五十二回曾经重复的出现过。第八回贾宝玉遭遇到了清客相公之后,又遇见了银库房的总领名唤吴新登、与仓库头目名唤戴良、还有钱华等一共七个人。他们几个人一齐垂手站立,其中一个上来打千儿请安、宝玉忙含笑携他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这人趁机靠近贾宝玉,其他人一拥而上,把他擒拿住。另外一个长相和宝玉一模一样的人假装若无其事的走了出来,贾宝玉再次被掉包。

      在第五十二回这样的掉包的细节又出现了:又写贾宝玉到亲戚家去吃酒。在去赴王子腾家的生日宴会时,他同样不走正门、而是走角门。路上,他们家的管家赖大上来抱住他的腿……。

      接着又见一个小厮带着二三十个拿扫帚簸箕的人进来,见了宝玉,都顺墙垂手立住,独那为首的打千儿请了一个安。

      这段文字其实就是第八回的重复再现。是一种挟持的姿态,宝玉两旁边有人“垂手立住着,为首的一个上前来打千儿请安”。趁其不备,在旁边垂手站立的二三十个人蜂拥而上、擒拿了他。

      而从角门走出来的那个“他”,就已经不是先前的那个贾宝玉了--他又一次被人掉包了。

      人被掉包之后很多人都知道、或者说,都怀疑。对于这样重大的政治事件,人们表现出来的态度是:不敢说、不愿意说、也没处诉说。

      海棠诗社的诗,就是人们表现出来的态度的真实写照,我们来看一看薛宝钗是一种怎样的态度,她的诗是这样写的: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而林黛玉的态度与薛宝钗恰恰相反,她敢大胆揭露,她的诗写道: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试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林黛玉写这首诗的时候,她是很坚决的。她问:“你们都有了。”说着,提笔一挥而就,掷与众人。她在诗中这样说:

      你没有看见,我看见了。虽然我不知道事情的全部,但我至少知道一半“半卷湘帘半掩门”这一句正好与薛宝钗的“珍重芳姿昼掩门”形成强烈对比。

      接着她又说:他高贵的身份是偷来的(他掉包了别人)而帮助他偷窃的人就是梨香院的主人薛家、和梅花代表(薛宝琴):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月窟仙人(指林黛玉)把诉状写在白丝绸上藏在袖子里(月窟仙人缝缟袂),但苦于没有人可以诉讼(娇羞默默同谁诉)。依靠西风(统治者)?可是统治者的昏庸已经无力回天。

      林黛玉知道掉包事件,她在旧手帕上面写的诗,其实就是一份诉状,她把这份《诉状》缝在衣袖里,打算在合适的时间随时都可以拿出来揭露。而她写的《诉状》就是旧手帕上面的那三首诗:

      其一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
      尺副鮫绡劳解赠,叫人焉得不伤悲。

      其二

      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
      枕上袖边难拂拭,人他点点与斑斑。

      其三

      彩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旧迹已模糊。
      窗前已有旧杆竹,不识香痕渍也无。

      三首诗中的重点句子是:“暗洒闲抛却为谁”、“抛珠滚玉只偷潸”、“湘江旧迹已模糊”

      贾宝玉给林黛玉送来一块旧手帕,向她暗示“月本无今古”的道理,想与她结盟。林黛玉就写了以上这三首诗:在第一首诗中她问“你是谁?”第二首诗中,她不说这人是“抛砖引玉”而来的、而是说他是“抛珠滚玉”而来的,说明她不认为前面被掉包的是“砖”,而是比“砖”有价值的“珠”。在第三首诗中,她把宝玉比喻成舜帝、自己是娥皇和女英。舜帝已经死了,在湘江寻找舜帝的娥皇和女英已经得知了舜帝的死讯,悲伤至极。

      这三首诗写了贾宝玉三次分别被掉包之后状况。同时也可以理解为:写的是清王朝的早期、中期、和晚期的政治状况:早期像没心没肝没肺的贾宝玉;中期像呆霸王薛蟠、晚期像戏子蒋玉涵。

      清早期,满人入主中原,满清政府就沿用了汉朝的统治术--以儒家思想治理国家。这对于儒家思想来说,可以说是一种“解赠”,而不是像汉朝政权一样被消灭了。而这,对于一直受汉朝统治者栽培的儒家思想来说“焉得不伤悲”呢?

      清中期,清朝统治者“整日无心整日闲(镇日无心镇日闲)” “闲”就是“歇息”不干事情的意思。整天歇息,不干事、没心没肝没肺的活着。而歇息的“歇”与“薛”是谐音。

      清完期,满清政权已经毫无阳刚之气,统治者也都是些像戏子、女人一样的“虚皇假风”。

      林黛玉为什么流泪?作为代表文化的她,为岌岌可危的政权哭泣。作者用这三首诗表达得清清楚楚。

      但所谓“掉包”,《红楼梦》里并不单指贾宝玉一个人被掉包了,而是指书中的重量级人物,比如:贾母、贾政、贾宝玉、林黛玉、王熙凤、史湘云等所有人都有被掉包的迹象。贾宝玉经历的“三劫”也分别是书中重量级人物所遭遇的“被掉包的劫难”。而海棠诗社的这一次,应该是长辈中具备最高权威的贾母被掉包了。

      第三十八回写:薛宝钗出钱、史湘云做东,请大家吃螃蟹。贾母和王夫人等吃了螃蟹之后都散了。之后,贾宝玉与一干裙钗开始作诗,而他们的诗,读者需要倒回来再看第三十七回。

      我们读者可以这样设想一下作者的创作意图:

      贾母、或者是王夫人,她们两个是谁?被掉包了,并且留下了被掉包的痕迹,贾宝玉与一干裙钗看出了其中的破绽。等贾母和王夫人走了之后,他们开始谈论此事,而讨论的方式就是作诗。探春出题,以“门”“盆”“魂”“痕”“昏”为韵。作的诗必须把这几个字表达出来,看一看大家怎么说?

      但,作者用这几个字作为韵脚的目的是什么呢?我们来看一看这几个字,分别代表怎样的意思:

      书中关于“门”的描写是在第八回和第五十二回,就是贾宝玉不走正门,走角门,在那里被掉包了。

      而“盆”是指花盆,瓷器。林黛玉写的诗“碾冰为土玉为盆”其中“碾冰”的声音,像不像是在被打碎了的瓷器瓦片上面走动的声音呢?而烧制的瓷器如果像“玉”一样就说明是好瓷器。第八回说:贾宝玉摔碎了茶钟,贾母派人来问是怎么了。袭人忙道:“我才倒茶来,被雪滑到了,失手砸了钟子。”可以肯定的是:袭人说这话的环境不对(家里、贾宝玉的卧室是绝不会有雪的)。袭人真正说那句话的时候是在第四十九回,贾宝玉和薛宝琴到栊翠庵去折取梅花,袭人拿着花瓶伺候。掉包贾宝玉的时候,因为贾宝玉有挣扎和相互打斗,袭人手里拿着的花瓶被打破了。有人听见了声音,问是怎么了,就在此时此地袭人回答说:“我才倒茶来,被雪滑到了,失手砸了钟子。”这句话是在这里说的。

      而在第三十七回,贾宝玉与一干裙钗的“海棠社”作诗完了之后,文章马上就接着写“且说袭人……;拿碟子盛东西与史湘云”;还有,“秋纹笑道:‘提起瓶来……’”。另外还有“给三姑娘送荔枝去的,白玛瑙碟子”等,这些语言把故事情节牵出线头来。

      那么,“魂”是什么意思呢?

      “魂”指“花魂”也就是林黛玉(冷月葬花魂)的意思。她也被掉包了。

      如果读者问:“林黛玉不是揭露掉包事件的人吗?她到底是局外人?还是被掉包的人?”如果这样问,那可就真的是一件让作者尴尬的事情。作者常常会碰到这样尴尬的事情,例如:在第一回说:石头开口说话、口吐人言。读者就问:“口生于何处?”

      再例如:第八回,作者把传国玉玺(和氏璧)按图画于后,作者就担心读者要问:“胎中之儿,口有多大?怎能衔此狼犺蠢大之物”。问这样的话说明读者根本没看懂,这样的蠢话,常常让作者感到“可笑可恨之极”。《红楼梦》的作者“只说事、不论人”。所以,请读者不要问:林黛玉到底是揭露掉包事件的人、还是被掉包的人。

      如果非得问,那么只能说,写揭发材料的(写诗的那个林黛玉)是书的作者、而被掉包的林黛玉是是书中人物。

      下面说“痕”:这个“痕”指“人被掉包之后留下的痕迹”。

      第五十回,贾宝玉到栊翠庵去折取梅花,回来之后他写了两首诗,其中一首写道: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槎枒何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这“入世去”和“离尘来”两句就说明他被掉包了。掉包之后的人明显肩膀瘦了,因为,去之前是个男人、回来之后(掉包之后的人)是个女人(戏子藕官)。女人的肩膀,可不是比男人的瘦吗?另外,“衣上犹沾佛院苔” 贾宝玉折梅花回来,大家看见他衣服上面居然沾上了佛院的青苔,就是去庙里被掉包的时候由于挣扎、和人打斗把衣服弄脏了而留下的痕迹。

      而“昏”指昏庸的统治者。所有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只有最该知道的统治者却不知道,他们岂不昏庸?

      另外,书中还说到:薛宝钗的“金蝉脱壳”。

      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中,一群人喝酒,冯紫英的酒令说“女儿乐,私向花园掏蟋蟀;”蟋蟀的学名就叫“蝉”。看来,冯紫英这个密探是知道薛宝钗的阴谋诡计的。

      书中好几次出现过这样的语言“又不知过了几世几劫”。秦可卿死了之后,前世的冤孽(秦可卿和秦钟姐弟两个)金蝉脱壳,变成了今生今世的兄妹两个(薛蟠和薛宝钗)。而这两个,都是癞头和尚和跛足道人在路上随意捡来的蠢物、和骗取来的像甄英莲一样的漂亮小女孩。

      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脂砚斋有批语:借扇敲双玉,是写宝钗金蝉脱壳。而就是在这一回薛宝钗说的话,就题到了杨妃、和哥哥杨国忠。作者把薛蟠和薛宝钗比作他们两。

      本文标题:贾宝玉历经的“三劫”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2435.html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