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九 三昧未得十魔乱舞)

  • 作者: 山河女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04
  • 热度5523
  •   九、三昧未得十魔乱舞

      自燕子洞野炊过后,史微再没有和夏红近距离呆过,这次真是被她吓了一跳。

      那是中午,史微刚走出厕所,正好夏红朝这边走来。夏红瘦弱不堪,神态异常疲惫,她左手捂在心口,有气无力,以至于让人担心她随时会一头栽倒。“夏红,你怎么了?你又生病了吗?”史微站住惊疑地问。夏红苦笑了一下,懒洋洋地说:“还是以前的老毛病。没有什么。”夏红有胸痛病,胸痛时就手捂胸口。同学们曾经很关心她,一次她妈妈来学校,大家正好也在,叶也红惦记她的病,首先向她妈妈提出带她去检查。大家跟着讲了她犯病时的痛苦神情,不约而同地求她妈妈一定带她去看病。她妈妈则说,她那种病从小到大不知道已经看过多少医生了,个个医生都说不出所以然来,也都讲没有什么大问题。回答完这群热心的姑娘,她妈妈横她一眼,说:有时候她是装成那个病痒痒的样子;她很小就知道在大人面前装病,让大人迁就她。听这么说,大家默然。后来玩耍时,如果她突然称病,有人不禁就要揭穿她,说她佯装,而她呢,报之以好玩似的一笑。她妈妈的说法得到证实后,同学们不再那么紧张她的病。现在,对于身心成长迅速的她们,史微不相信夏红又是装病,况且,她那么消瘦、疲惫,这是往常没有的现象:“可你的样子不对劲呀!”夏红再次冲史微苦笑,调侃地说:“病到末期了呢。”径自走进了厕所。

      史微心里犯嘀咕,看见叶也红就提起了遇到夏红的情景。见史微那么认真,叶也红粲然一笑:“你还蒙在鼓里啊?你去问楮绿珠吧。”史微听出了问题,追问,叶也红还是笑:“我也不是很清楚,你去问楮绿珠就知道了。”叶也红初中时只是和她们睡在一起,在她看来,楮绿珠和史微与夏红的关系更近。

      比起史微,楮绿珠与老同学热乎多了。楮绿珠和每一个老同学都能搭拉上话头,不象史微,总是浅浅地一笑,浅浅地一声招呼。史微知道楮绿珠、叶也红和夏红的交往多些,话也多些,但她们未必真关心夏红。反之楮绿珠不爱理睬史微,其实是在痛惜史微的固执和执迷不悟。

      晚饭时,史微端着碗去一班寝室。

      “史含华!”欧阳小玉拿着空碗、空桶子正急忙往外走,看见史微,转头兴奋地冲屋子内的人报信儿:“吴笑梅,史含华来了。”

      吴笑梅见史微进去,那张灿烂的脸流露出来的高兴神情语言无法描述。史微看见她,就像看见了春天的阳光。“为什么这么久不回班上来玩了?星期天我想找你一起去上街也没有找到你。”吴笑梅亲昵地责怪史微。另外两个同学应和吴笑梅的话,也热情地问史微为什么不去玩耍。“你们个个都在忙学习,我找哪一个玩呢?”史微一边笑着回答大家,一边冲吴笑梅答道:“星期天我也去上街了。”“那你为什么不来邀我?是不是心虚不敢来了?”吴笑梅笑眯眯地谐戏她。“什么话?我有什么不敢的?我怎么知道你也要去?吃什么菜?”“你吃什么菜?”说着她们坐到一块儿去了。柳锦云也在寝室,当大家和史微招呼时,她默默提着水桶出去了。楮绿珠不在。

      大家都走之后,吴笑梅说:“班上很多人都知道江豪追求你遭到了拒绝。现在,江豪的情绪很低落,学习一点也不认真了。大家都说江豪是自不量力、自讨苦吃,没有几个人同情他。有人还说,看他那副自甘堕落的德行,谁瞧得起呢。”史微听着,没说一句话。吴笑梅看了看她,忍不住继续说:“听人讲刘琥珀为此事还恨恨地骂了他一顿,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如果为这件事毁了自己前程,那是活该。也许,我们班只有刘琥珀一个人还在激励他。”除了邓磊和朱青青,史微没与其他人说。史微不知道怎么传开的,但事已至此,追究已经毫无意义。史微很愧疚,尽管觉得自己没有责任,还是希望他振作起来,因此在心里感激刘琥珀对江豪的帮助。

      楮绿珠拿着吃光的饭碗回来了。史微说有事找她,她抢着说:“我知道你为什么找我。我刚才碰见叶也红,她告诉我了。”史微突然明白,原来传一件事这么简单、迅速。楮绿珠继续说:“夏红现在落得这个样子与她以前的病没有关系;和她好的男同学现在把她甩了,去追他们班另外一个女同学了;全世界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你史含华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知道?夏红就是再掉二十斤肉也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因为她不是因为生病,更不是因为学习!”楮绿珠没好气地说。楮绿珠不理解,史微有心理压力从而影响学习,但这压力不是因为谈恋爱,不是来自男同学。她是因为理想渐行渐远而在煎熬自己。如果她说要像居里夫人,要像所有名垂青史的杰出女性那样,同学们还不是会笑话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父亲不是说知道她野心勃勃吗?但还是说她无能,用不堪的话警告、污蔑她。父母、老师、同学,所有的人都认为一个人学习下降、情绪低落是因为谈恋爱,他们怎么可能例外地看待她史微?他们宁肯相信她是谈恋爱。

      楮绿珠很不友善,史微却觉得非常幸运:不管怎么说,任何时候,我总不缺真心希望我好的同学、朋友。史微感激老天爷。

      夏红给人的整个感觉是一蹶不振。再想吴笑梅说的江豪,史微意识到自己必须有所行动。这晚史微重操手中的笔,一气呵成地写下八十余行诗句:爱并非不可以/谁不渴望真诚的爱/但我们还是雏儿/幼稚的心灵/怎么承载爱情的重压/明澈的眼睛/如何透过迷蒙的雾纱/看到事情的真相?史微觉得包括自己在内,如果真想恋爱,那也是一相情愿的事情;因为他们缺少许多现实的支撑,无法做得很好;因此他们心眼里美丽的爱情会如海市蜃楼般消失。史微又买了本书《真爱的追求》一并送给江豪。她也特意找夏红玩了两次。

      史微又成了众人议论的对象,有人干脆说她真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她坦然、沉默。

      苏月桐看了那首诗歌,评语是“真诚,但平庸,没有新意。”史微说:“你承认它真诚,这就够了。”苏月桐和史微和解。苏月桐说史微捉弄她,史微不知何意,苏月桐就说:“当我说出你在一班喜欢的人是秦安之时,你并没有否认,却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后来又告诉我真正喜欢的是刘琥珀。你以为你是侠义肝胆,可我却感到极大的耻辱。你是聪明的,能凭借这种聪明立足于社会。”史微说:“你说话的语气那么不容置疑,我只是承认你的聪明,承认你的骄傲而已;不是吗?难道你心里不认为自己比别人高明得多吗?如果说我聪明,我就聪明在能够承认别人比自己优秀。”苏月桐说:“本来就是么,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俩对对方的要求都有些太苛刻了。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相处在一起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你什么时候都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本领。”史微说:“我这是识时务。识时务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吗?”苏月桐又被史微惹笑了,并且笑得直不起腰来。史微认可苏月桐的话,不然就不好解释她和吴笑梅在一起时那一份轻松自在的融洽了。她觉得和苏月桐在一起有时就像和柳锦云在一起,她们太好奇,她只能躲,只能退。

      中秋节又到了。交通方便的同学都回去了,不回去的同学大部分家里也派人来看望了。史微属于无人问津的少数。苏月桐说刘亚彬的姑母送来了好些糍粑,给她分了些,叫史微去吃,史微无动于衷。

      “往年父亲如果在家,他都会来学校看望我。今年父亲大概忘记我了吧?父亲未必忘记我,但他显然已经不愿意像以前那样爱我了。是我令他失望吧?可毕竟还是女儿啊!别的同学都是他们家不可缺少的一员,可我呢?我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一切都因成绩差。成绩好的时候,父亲重视,亲戚也重视;现在他们都疏远我。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无偿的爱!如果你想获得爱,那你就表现优秀吧。可这样得来的爱,还算是纯洁的、伟大的爱吗?爱是有功利性的吗?”

      这晚自习的人很少,但张老师还是来查堂了。大家都在埋头学习,史微却不做任何事,呆滞地坐着。他想给史微一个提示,特意走到史微座位旁默默地站了一会,但史微完全进入了无人无我的状态。张老师走了。

      下自习后,史微来到沅江边,望着天空那轮皓月,宁愿神话是真的。她想飘离尘世,去与嫦娥结为姐妹。月宫或许冷清,仙子或许孤苦,但给予史微的却是心灵的宁静。

      史微第二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昨晚呆过的地方看望月亮。月儿还挂在西边那均匀的青灰色天幕上,静静地洒着银光。史微暗道:我将永远爱你,我会回味同样孤独的我热恋着寂寞的你的惆怅滋味!爱吧,自然界的一切存在都不会拒绝与你相亲相爱。

      涟源一中在今年高考中打了大胜仗,辰阳一中请来涟源市教育局局长和涟源一中教导主任作报告。这天早上,各年级各班级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搬着凳子来到操场坐等。教学楼旗杆前,主席台也已准备就绪。报告八点钟准时开始,一中全体师生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在他们谈成功经验时,渴望在高考中获胜的学子常报以热烈的鼓掌。特别是高三,大家都在专心致志地倾听,群情鼎沸,激动万分,不时响起掌声。可是,史微昏昏沉沉地在忙着打瞌睡。她值经期,打不起精神,但主席台上真诚的语言不时飞进她那对诚恳有着天然敏感的听觉器官,内心也激动不已。报告结束她才鼓起双手。不知为何,成绩差劲的史微却对高考充满了信心,她相信自己能够考取更高一等的学校继续读书学习。

      九月下旬了,天气还是那么热。这天史微和苏月桐洗过澡,把衣服提到沅江江面上的木排上洗。学校水房只有十几个水龙头,因此,只要天晴,木排上总有一中的女生洗衣服。尤其夏季,放学后,河中央洗澡的男生,与木排上洗衣服的姑娘,构成了一幅生动的画。现在虽然河水变凉了,但依然有不少男生,他们远远地泅到河那边玩耍。女生不下河洗澡就像男生不把衣服提到河边洗一样,这大概是传统性别教育最成功的例子。总之年轻生命所到之处总是生机盎然。夕阳下去了,天空似乎凝聚有一层薄薄的雾,朦胧而迷离,却使人清新而舒畅。史微和苏月桐一边洗衣服,一边讲笑话,看到每一张脸都洋溢着青春的光彩,史微真想放开喉咙高唱一曲《踏浪》之歌。她感到久未有过的心旷神怡,但还是朗然地控制了自己。回校路上,她们意犹未尽。史微谈完趣事感触道:“你发现没有,我总是能给人带来快乐!”苏月桐看着兴致勃勃的史微说:“我早就感觉到这一点了。可我和你刚好相反,我总是给人带来烦恼。”“嗨呀,难得你还有一点自知之明。你不知道,这个学期来,我被你弄得烦躁不安!”史微笑着,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回答苏月桐;之后转向苏月桐,说:“你不要以为我真的认为自己能给人带来快乐,其实我刚才纯属信口开河。”转头的瞬间,她发现秦安之就在她们后面。她马上闭上了嘴巴。

      从苏月桐刚才有节制的表情判断,她已知道秦安之在后面。史微为自己的放肆非常后悔。她不知道秦安之听了她们的谈话会在心里怎样笑话她?事实上她觉得自己总是给他人带来不同程度的烦恼。史微怪自己讲话不知天日,颓丧极了,反过来又安慰自己。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程中。但史微察觉到,近来班里许多男生对自己简直是望而生畏。与史微坐得好好的男生,这日突然央求另一个男生和他换座位,而那个男生看了一眼史微,竟然连连摇头。史微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可她清楚地意识到:作为一个女生,自己在男同学心目中的形象是处境维艰。史微虽不稀罕他们对自己有任何好感,但还是悲哀。不过,这个阿Q承认做人失败后,随即说:“管他呢。”

      话虽这么讲,日子却越来越艰难。受了什么影响?遇到什么障碍?史微却说不出来。她自信之时,看到的是一条通往理想的康庄大道;她失望之时,觉得自己已经身陷天罗地网,在作垂死挣扎。更多的时候,她看到无数铜墙铁壁,这些铜墙铁壁像是操纵在魔鬼的手里,缓慢有序而不可抗拒地向她移来。这种步步逼近让史微恐惧极了:我是无路可走的垂死者,即使不甘心死去而在拼搏,那也是一目了然的徒劳。史微度日如年。

      除了与苏月桐、朱青青、吴笑梅有点联系外,史微与她身处的环境是隔绝的;因此,她也被这个世界孤立。史微写了一篇命题日记《裂变》:世界在周而复始地运转,什么都在发生变化,什么又都还是老样子。面对这个强大的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世界,任凭你作怎样的努力,它仍然运转如初。原来,对于一个微不足道的生命,一切都只能在命运安排的既定轨道里运行。

      一个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清楚地意识到愿望和现实背道而驰。史微期盼有所改变,她用冷漠和骄傲编织一个面具戴着,她以为,那就是坚强。而她内心却有一个微弱而倔强的声音在挣扎呼唤:“救救我!救救我啊!天!”

      史微强烈地希望秦安之能主动地出现在她面前;她倾其所有地向苏月桐诉说;又找曹园菊。但是,秦安之没有来拯救她;苏月桐说“爱莫能助”;曹园菊的友谊也苍白无力。是的,史微掉入了她自己努力挖掘的万丈深渊,她在深渊里喊:“生命有无希望?!生路藏在何处?!”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六日,这天星期五,史微上了一节课之后,在教室再也呆不下去,她决定立即行动,寻找母亲许彩凤。

      本文标题: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九 三昧未得十魔乱舞)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2831.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