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十一 人生与诗歌的契合)

  • 作者: 山河女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07
  • 热度7410
  •   十一、人生与诗歌的契合

      然而这种自我鼓励是多么软弱无力!这天晚上,政治老师肖丽兰拿着史微作业本专程来到教室,走到她面前,把作业本打开,面目带笑,声音却严厉:“史含华,史含华,你比男孩子都还顽皮!你学习要塌实些了。你自己去看一看,其他同学像你一样吗?”肖老师走后,傅伊曼看了史微一片空白的作业本,说:“真是奇才!”此话如刀如剑,史微内心一阵绞痛:老师倾其所有地讲授知识,而她史微却总是让他们感到失望,这难道不是对他们辛劳的一种辜负?自此,肖老师的音容笑貌植入史微脑海。《长相思》证曰:

      劈头声,圣母声,不弃冥顽连唤名,玉音能不听?
      读书情,少女情,二十余年如酒馨,师恩心勒铭。

      十月上旬温度宜人,加上没有考试压力,学校各项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秦安之代表高三年级到怀化参加全国数学奥林匹克竞赛,回来说,那些题目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类型。农村孩子没钱买各式各样的参考书,即使愿意吃苦,也只是把课本上讲到的内容掌握牢。如果说去怀化有什么收获,那就是可以免费坐两次汽车而已。史微为他说话的语气暗暗发笑。羽毛球热过去了,又开始流行排球热。这天中午、下午,分别是文科班与三班男女生进行排球友谊赛。中午男同学输给了三班;下午女同学赢了三班,且赢得很漂亮。朱青青、傅伊曼和朱仲燕都参加了,表现得非常出色,女生估计在年级赛中能够夺冠。史微为赛场上勃勃的青春活力所感染,觉得自己也充满了搏击力。据说马上会举办朗诵赛,因此班上的气氛很活跃。

      晚自习中途停电,史微蜡烛用完,决定回寝室看书。她借了傅伊曼的《当代全国优秀短篇小说集》,看着竟然睡了过去。灯燃着了书,嘶嘶地响,把她从美妙的梦中唤醒。奇怪的是,梦中傅伊曼对她说:“这本书是我愿意借给你的,我就借给你。”她闻之很高兴,却不料,梦被这糟糕的事情打断。怎么办?照价赔偿呗。她身上有一分硬币,六元菜票。借钱难开口,她去校门口的小店子拿菜票换钱。这是学生无钱而又必须用钱时惯用的方法。一般店主要你买他东西,这次店主听了史微的话,爽快地帮了忙。令史微感到为难的是,傅伊曼执意不肯接钱。这本书在班上很受欢迎,傅伊曼很珍爱,史微心里过意不去,第二天跑去书店找也没找到,只好思谋等有了机会再弄一本同样的书还她。可是,关于这本书,后来成了不了了之。

      星期六史微回家,就像历史重演,当她走到大禾场,在史文传堂屋门槛上坐着的、上次叫住她的远方伯父又叫住了她。史文远和燕姑婆婆吵了,燕姑婆婆仗她年老,追到史微家,把史文远刚买的几斤菜油倒掉了;史文远不和她是一样,她得寸进尺,到处追赶着史文远乱撕。这次,不仅六屋人说史文远作践自己,整个村子的人都这么议论。于是,史微被大家吩咐去说服父亲,趁这次打架事件一定把燕姑丢了。一个远方伯娘骂史微:“你这个苕娼妇,小时那么多人来讲,为你讨个洗衣、做饭的后娘给你,你‘后娘,后娘,害人大王’地到处乱唱,现在做吗不做声?”史微口头上不得不答应大家,其实不知所措,回家干脆装成一副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样子。父亲很疲惫,很憔悴,史微看了心疼。史文远也不提起这些事情。史微没说话,心里却想:燕姑是善良的、勤劳的,父亲如果真爱她,就不应该惧怕她婆婆;那老东西敢追到家里来放浪,就给她一点厉害看看。是的,如果父亲愿意,她史微就不怕,就敢跑到那老东西家里去把她臭骂一顿。骂她养子不教助桀为虐;骂她自私自利不顾几个小孩;且直截了当地告诉她,她父亲和燕姑相好与她那个老东西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她再敢到她家里来放浪,她史微就和她拼了。但是,父亲一直在权衡利弊。史微不信母亲说父亲是个刽子手,但父亲肯定也不是一个高尚无私的人。父亲难就难在他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史微倒宁愿父亲要么做一个坏到家的人,要么做一个好到家的人,免去纠结与煎熬。她不知道,燕姑也采取了过一天算一天的态度。她作为晚辈即使有想法,又能为举棋不定的长辈做什么?对于囊空如洗的史微来说,她这次回来得不是时候。史文远无心顾及女儿,他只浅浅地看了她一眼。史微只好自己到伯娘那儿借伙食费。

      回到学校,史微感到自己的生命缓不过气来。什么自爱、自立、自重、自强,世上哪个大道理她不知道?可这都是徒劳。社会那么强健,生活那么美好,而她奄奄一息!她说:

      我挖一条河

      默默地来,不哭!
      还将静静地去,无声?
      母亲的抚摩是什么味?
      落地,我就受命挖一条河,
      一条无水源的干枯的河,
      一条没有爱意的生命河!
      我是乳养自己的母亲,
      我是受自己呵护的自己的女儿!
      起去咸汗浸湿的硬土,
      我没有源头的河在延长。
      直起佝偻的背向世界张望:
      上空没有甘霖,
      地面无人引灌。
      冒啊,我巴望的潜流!
      化啊,我期盼的积雪!
      来啊,我渴慕的冰川!
      我的长河不能没有水,
      不能没有爱
      不能没有爱的涟漪
      不能没有依靠爱——
      才能往返航行的生命之帆!
      不能!不能!
      慢慢地弯下腰去,
      我冀望于叛逆的万一!
      自古说的是水到渠成,
      我的长河能否“渠成水到”?
      万一,与众不同的叛逆儿,
      你的奇异之举,
      使人呆若木鸡。
      你排山倒海而来,
      摄魂夺魄
      惊天动地
      你带来了一个亡命之徒!
      他追逐生命长河爱的浪花,
      他探寻生命之源滋长的力量!
      继续吧,为了证实自己的存在!
      努力吧,为了活的责任!
      坚持吧,为了生的意义!
      奋斗吧,为了爱的真谛……

      星期一下午,班干部开会,拟定星期二最后一节课进行朗诵比赛。此次活动由文艺委员杜青荣负责组织。杜青荣穿行在同学之中,身边总是聚集着人群。黎昪、冷波、林涛、朱仲燕、叶也红、曾惜花等都成了同学中的明星。星期二早晨,参加朗诵的二十多位同学名单基本上定了,第一节语文课,肖何老师来上就交上去。大家情不自禁地兴奋。参加朗诵的同学都在交流各自要诵读的文章。史微漠然地看着这一切,似乎这事与她毫不相干。上课的预备铃响了,名单即将交上去,围着杜青荣的人群在低声地、激烈地议论着。雷鸣推杜青荣,杜青荣不肯动;雷鸣绕过讲台,直朝傅伊曼和史微所在的位子走来,说:“你们两个想参加比赛吗?”在史微听来,雷鸣口气里满含着可有可无的味道。这应付式的问话,这可有可无的口吻,一下子激起了史微强烈的不满。想到杜青荣刚才的表现,不禁更加气恼:“我来。”她硬生生地大声说道,好像准备与别人打架。雷鸣诧异地看了史微一眼,又低下头去看傅伊曼的反应。傅伊曼说她不参加。“史含华”这个名字就这样列在了最后。

      第一节课下了,史微正在看书,傅伊曼转过身来:“你下午准备读什么?”史微茫然:“还不知道。”“那你参加什么比赛?他们都准备好几天了。”史微无语。傅伊曼转回身去,从桌子里拿出一本书,又转身对史微说:“这是一本诗集,我从别人那儿借的,我现在借给你,你自己在里面找一找,看有没有合适你读的诗。”史微接过那本厚厚的书,感激之情犹如潮涌。她知道,傅伊曼其实为这次朗诵准备好了。

      第二节课间,史微开始着急。她拿出诗集,翻到什么读什么,这样毫无头绪地读了几首之后,没有一首诗满意。傅伊曼帮她一起找,并告诉她叶也红读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傅伊曼推荐两首史微读过也不满意,第三节课的预备铃却响了。这是一本三百八十多页的诗集,她真不知从哪儿找起,于是赶紧翻到目录看诗题,凭直觉圈了几首诗。第三堂课的老师也到了。

      第三节课间,史微根据圈定的诗题一首一首地读。当她读完《祖国啊,我要燃烧》时,心被一种情绪缠绕得喘不过气来。她立即告诉傅伊曼就朗诵这首诗。傅伊曼说这首诗很有影响,电视里有人曾经朗诵过。史微真恨自己的孤陋寡闻。她拿出摘抄本,恭恭敬敬地开始抄录。

      第四节下课,史微抄完这首诗,把书还给傅伊曼。在她试读过程中,傅伊曼告诉她那些字读音不准,普通话怎么发音。她就把读得不标准的字音节一一标出,然后又读了几遍,这才去食堂打饭。

      寝室里同学们热火朝天地簇拥着朱仲燕和叶也红。史微平时话少,也没有表演才能,大家并不看好她。为了不出洋相,她放下饭碗立即返回教室练习。她还没有读熟,她必须抓紧时间赶紧读。

      下午最后一节课,班主任张皓岩、任课老师肖何如期而至,杜青荣主持,几个班干部作评委,高三文科班朗诵比赛随即开始。

      “……因为,我们年轻,我们潇洒,我们风流!”一个英挺的男生激情喷薄,他话音刚落,同学们就鼓起了热烈的掌声。

      黎昪上台了。黎昪大踏步地走上讲台,报告大家他所要朗诵的作品是岳飞的《满江红》。随即,随着昂扬顿挫的洪亮声音,黎昪肃然举起右手,很有力度地用五指梳理自己的短发;这个动作过后,他目视前方,左手又向前挥了出去;接着,突如其来的一个抬头,突如其来的一个右箭步,伴随着突如其来的转身、伸手、跺脚;“嗵”的一声巨响,倏地,静了,他的身姿恢复到原样;猛然,一声长啸,一声慨叹;须臾,双手叉腰,痛心疾首;突然,左脚向前跨出一步,左手随即直指前方;收回左手,叉腰,再抬头,右手举起作痛饮状;蓦然停止动作,静立;接着,一手握拳,一手叉腰,一个毅然的甩头。黎昪结束了他的朗诵表演。

      一时间,教室静得连人的呼吸声都听得到。黎昪要转身走下讲台时,掌声才铺天盖地而来。

      这里是没有任何设施的简朴教室,没有舞台,没有聚光灯,但是,才气横溢的黎昪把所有人都带到了几百年前波澜壮阔的沙场。大家仿佛看到,一位豪气干云的古代将才就在眼前!

      什么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看了黎昪的表演,您不得不承认,生活中确实有一种人是属于‘天生我材’之辈;他们真的能无师自通。

      叶也红上台了。“同学们,我要为你们朗诵的是著名诗人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再别康桥 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的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叶也红动听的声音,柔媚的微笑,俏丽的模样,仿佛被徐志摩化进了他的诗中,又仿佛徐志摩的诗被她演绎成画,她与那首诗浑然一体。

      冷波诵读的是《白杨礼赞》,篇幅明显地长得多,如果没有过硬本事,不可能朗诵好。冷波不愧是张皓岩情有独中的学生。他那从容不迫的大家风范,不急不缓的儒者气度,你看着、听着,思绪就随他去了。根据情节需要,冷波也用了许多手势,不过他的手势幅度不大,只是恰到好处地表现了文章的意思。他让你的精神体验了一种言说不出的舒适。

      “最后,请史含华同学上台为我们朗诵。”一阵掌声过后,杜青荣站在讲台上盯着史微所在的位置说道。史微低着头还在临时抱佛脚,听到自己的名字,知道必须上台了,于是拿起摘抄本走上了讲台。

      “我要为大家朗诵的是叶文福的作品《祖国啊,我要燃烧》。”

      当我还是一株青松的幼苗,
      大地就赋予我高尚的情操!
      我立志作栋梁,献身于人类,
      一枝一叶,全不畏雪剑冰刀!

      史微手拿摘抄本,眼睛盯着诗行,低头小心翼翼地读着,惟恐自己出了错,闹出笑话来。

      不幸,我是植根在深深的峡谷,
      长啊,长啊,却怎么也高不过峰头的小草。
      我拼命吸吮母亲干瘪的乳房,
      一心要把理想举上万重碧霄!

      摘抄本上的诗行仿佛受了魔法,每个字都在无限膨胀变大,演化,史微在深谷看到了高山,看到了永远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九重云霄。

      我实在太不自量了:幼稚!可笑!
      蒙昧使我看不见自己卑贱的细胞。
      于是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迎面扑来旷野的风暴!

      史微目光越过台下模糊的人影,仿佛前方是无坚不摧、铺天盖地的狂风。

      啊,天翻地覆……
      啊,山呼海啸……
      伟大的造山运动把我埋进深深的地层,
      我死了,那时我正青春年少。

      在不可抗拒的灾难面前,生命异常脆弱!你是谁?你有多大能耐?你不曾有过无奈吗?

      我死了!年轻的躯干在地底痉挛,
      我死了!不死的精灵却还在拼搏呼号: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啊——
      我的理想不是蹲这黑的囚牢!”

      是的,从某种意义上说,生命是异常脆弱,它须臾即逝。这可怕吗?这并不可怕,因为我们还有灵魂,我们不屈的灵魂会与命运继续抗争!

      漫长的岁月,我吞忍了多少难忍的煎熬,
      但理想之光,依然在胸中灼灼闪耀。
      我变成了一块煤,还在舍命叩打地狱的门环:
      “祖国啊,祖国啊,我要燃烧!”

      茫茫人海,是幸福还是苦难,全在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感受。你想要真正意义上的永恒吗?那你必须奉献!而当你有永恒的需求时,你的生命才会真切地感受到人世间弥足珍贵的幸福和苦难,而此时,苦难和幸福又有什么区别?

      地壳是多么的厚啊,希望是何等的缥缈,
      我渴望!渴望面前有一千条向阳坑道!
      我要出去:投身于熔炉,化作熊熊烈火,
      “祖国啊,祖国啊,我要燃烧!”

      史微早就忘记了老师、同学、教室,忘记了眼前所有的存在。她的灵魂游离躯壳,进入了但丁的地狱之门。她游走在强大、神秘的地宫,用她那柔弱的身体里潜藏的不可摧毁的意志和信念,毫不屈服地摇撼地狱!

      她的声音,仿佛来自天外,又仿佛从地底传来,你无法不感到它对你的强烈震撼!下面的同学,没有人认为她是在参加朗诵比赛,他们也忘记了;他们是亲临其境目睹一场悬殊却仍然在进行着的灵魂同命运的殊死搏斗!隔壁教室的同学也被这人和命运的激烈较量吸引,他们纷纷挤到后门口来观看。

      读完了,史微依然手捧着摘抄本站在讲台上。谁先鼓了一掌?当掌声如潮,掌声雷动,痴痴的她才下意识移动身子离开。肖何说:“她进入角色了。”史微听不懂此话,转过头去。肖何往后一退,正笑得合不拢嘴巴。史微走下台去。

      朗诵会结束即放学。苏月桐叫史微一起吃饭,身后一个男生说:“想不到最后还能听一出压轴戏。”朗诵会是结束了,但教室里、教室外,寝室里,寝室外,时不时会冒出朗诵时的诗句。傅伊曼模仿史微的声调:“希望是何等的缥缈”、“祖国啊,我要燃烧!”朱仲燕学道:“我们年轻,我们潇洒,我们风流!”几多同学都在学样。苏月桐说:“你这次朗诵比较成功,有可能选得上去参加学校三个文科班联合朗诵会。但这只是猜测,也不一定就能够选上,因为班上的人才实在太多了。”史微想:管它呢!更何况,我原本就没有想过我会胜出?

      第二天,肖何宣布:第一名:黎昪。第二名:史含华。第三名:冷波。第五名:林涛。第六名朱仲燕。第八名:叶也红。星期六下午,史微和其他四位同学代表班级参加了学校文科班朗诵比赛。比赛是在学校的电教室举行,闵校长等学校领导和语文组的老师都参加了。在高手云集,规模和阵势都大了三倍的比赛中,史微用地地道道的辰阳话作为开场白,引发高二同学一阵哄堂大笑,最终被淘汰出局。不过,黎昪和冷波分别捧回了冠军和季军的奖杯,为班级争得了最高荣誉。闵校长当场颁奖,黎昪接过冠军奖品时,全场给予了热烈掌声;当冷波从闵校长手里接过奖品,他高高举起,从容地挥了一挥,引得班上的掌声雷鸣一般久久不息。看到冷波那一副当仁不让的模样,张皓岩由衷地笑了。

      本文标题: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十一 人生与诗歌的契合)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304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