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十二 作茧自缚史微退学)

  • 作者: 山河女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08
  • 热度8334
  •   十二、作茧自缚史微退学

      学校朗诵会结束,史微从寝室直接去了史茱家。上次回去没有足够的伙食费,她必须想办法。在去姑家的路上她特别心慌,想一想,日记本还在教室里。像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人都有预感,第二天回来,她看到,课桌里的东西全被动过了,日记从最里面最底层到了最外面。看着乱七八糟的书桌,看着伸手可及的日记,她才意识到,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自己以前翻看秦安之课桌的行为,与这个同学一样可恨!

      史微上课跟不上老师思路,她对自己恨之入骨。史微与自己过不去,苏月桐说:“我猜你是很难得到幸福的。我们两个都很难得到幸福。”苏月桐还说:“我猜测你将来要么很好,要么很不好,你以后的生活决不会停靠在不好又不坏这一个点面上。”史微相信这预见,苏月桐比谁都了解她。

      二十二日,傅伊曼带来两张过期《光明日报》,史微借来看。十六日的报纸登载了查朝征教授研究宇宙常数获得重大突破,引起世界物理界的重视,她倍受鼓舞;十七日“国际快讯”栏目报道苏联女宇航员生下一个男婴的消息,她感到莫名其妙:生儿育女本是再自然不过的现象,难道,就因为她曾经去过宇宙,一切都必须改变吗?看来,人类原本就是一个自作多情、自我陶醉、自以为是、自圆其说、自欺欺人的物种!

      中午买饭,史微从她认为不太贪婪的夫妻店里买了一份菜。她本看不上那人炒的菜,因为味道并不好;但是,看到他们店子门庭冷落,别的店子学生蜂拥,他们那眼巴巴的可怜模样,她就感到不好受。苏月桐从另一个店子买了菜,两人边吃边话,史微说起买菜的心得,苏月桐笑她蠢:“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必要,因为这不是你的义务。世上那么多乞丐讨饭,你为什么不去替他们讨?”史微无言以对。但是,她就是喜欢注意那些细小的事情。有位年老的摄影师常来学校照相,许多时髦女生常常故意刁难他,他总是一副无计可施的样子,史微忍不住对他说:“您人太老实了,您也滑一点呀!”“劝告”老人过后,史微又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好笑:如果老人家的厚道是一种策略呢?那么是不是自己得了“痴症”?

      这天下午,史微请假打道回家。史微不想读书了,要休学。看到女儿态度那么坚决,史文远也没有过多地勉强她继续读下去,但还是提出了把她转学到二中去,或者是把这一学期读完再作计议。史微没有响应,他也就不再说话。史文远被燕姑婆婆闹过一场后,生病了,并且一直不见好转。他身体总是那么虚弱,这也很令做女儿的史微担心。

      史微常常想起秦安之,有时候,当她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他身上,他并没有出现,即使她望眼欲穿;而有时,当她完全不再寄予希望,他又出现了。史微求过他多次,多以失望告终;最后,她企求他帮助的心愿慢慢地也就淡了。

      这天打饭,史微远远地就看见了秦安之,于是赶紧把头低下,装出一副急匆匆的样子往前走。大概是看出了史微的心思,秦安之反而横过大路来叫她,她只好面带笑容答了。其实,对于一个濒临绝境的人,你如果不想救,那就不要出现;即使你事不凑巧出现了,你也要装着没看见;因为他容易燃起心中的希望,但这希望最终还是破灭;这几经周折的痛苦,何苦再让他经受?秦安之对于史微正是如此。好在,史微即将离去,不再计较。

      从开始把诗递给秦安之,到“求助书”的出现,再到现在,史微不是不明白自己的希望只是徒劳,但是一个人获救的欲望总是不肯轻易放弃;尽管如此,史微在心里还是做到了对秦安之的放弃;因为苏月桐对秦安之的强烈偏爱和好感。现在流行用竞争这个词,大家也懂得竞争、重视竞争,可史微从小就被生活剥夺了她生命里潜藏的竞争能力和竞争意识,面对难题,她总是逃避。史微原本没有要和秦安之相好的意向,当苏月桐说她和秦安之是心心相印的一对时;当苏月桐说他们俩相遇总是不约而同地脸红时;当苏月桐满脸了解的神情说秦安之将事业有成、感情专一时;当苏月桐毫无顾忌地把秦安之和史思振比较,说史思振较秦安之轻薄,说史思振动了她的真情,她觉得很冤枉时;当苏月桐说她和秦安之在打饭的时候,苏月桐在前面走,秦安之从后面跟上来,他俩的步伐都是相协调的时候;当苏月桐再三强调她和秦安之是两小无猜,至于在爱情方面她根本就没有想过的时候;史微如何能再去找秦安之?!史微对苏月桐说:“你不要再为自己的感情进行诡辩了。”

      也许因为史微即将离去,苏月桐打开了心扉:“我的心在痛,说出来我的心就会流血。”史微想:你还没有流血,可我的伤痛处已经是血流成河,《一个疯狂的播种者》、《我挖一条河》难道不是从我心里流淌出来的鲜血吗?史微心痛,苏月桐总能为她找到安慰的药,江豪、林涛、黎昪,他们都是苏月桐为史微找的药。在这个因聪明而自信的朋友面前,拒绝和否认是白费精神,史微最后只能沉默。不过,如果全然否定苏月桐的安慰,那也是一种不诚实。史微固然对江豪和黎昪没有半点杂念,但对林涛的感情,就不是那么纯粹了。至少,史微不能对自己说对林涛一点也不在意。但承认对林涛在意又能说明什么?不管是对秦安之,还是对林涛,史微可以毫不犹豫地肯定:自己现在决没有要与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结成那种大家所指的朋友关系。她心痛不是源于这些,难道聪明的苏月桐不知道?

      苏月桐说她心痛是因为被侮辱,而受辱的事情讲不出口。史微就说:“生活中被侮辱的人多得很,你不要总以为自己最不幸,事情的本质,也许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坏。由于自我意识,你夸大了自己的遭遇。对于被辱的事情,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但我决不允许自己为这样的事情而浪费很多的时间和感情。”史微列举了在松溪中学蒙受的巨大耻辱,并再次感谢这耻辱使她走向懂事和成熟。苏月桐听了,同意她的看法。

      史微决定休学,苏月桐一句意见相左的话都没有,却说“这几天你终于静下来了。”闻此,史微心里涌出一种别样滋味。她希望天使降临、奇迹发生;但是,世上没有天使,奇迹也未发生。

      史微说:“我被别人折磨着,同时也有人被我折磨。”苏月桐说:“江豪和林涛都在被你折磨。”江豪情况很糟,但史微爱莫能助。就像她把希望寄托在秦安之身上,难道秦安之就一定应该是她史含华的希望吗?至于林涛,史微不愿承认,苏月桐更固执。史微虽然早就在心里否定了对林涛的爱意,并找出林涛不少缺点,但奇怪的是,林涛缺课她都知道,也很着急。苏月桐说:“这就是关心。你和林涛就像我和秦安之,是心心相印、两小无猜。”史微被苏月桐说得似是而非,最后道:“我们都是在自作多情!”

      在离开学校前,史微想请刘琥珀和柳锦云吃饭,并当面祝愿他们幸福永远。她不再恨他们,她承认柳锦云是一个敢做敢爱敢争的人。达尔文说只有强者才配获胜,柳锦云争取到她想要的,又有什么不对?!史微也想祝秦安之在事业和爱情上都交好运。她预测,将来秦安之必然是在苏月桐和欧阳小玉之间选择其一,她们聪明、出色,才智配得上他。这个即将离开的人,所想的就是这些事情。其实没谁对她的想法感兴趣,因此她也都没有去做。

      二十六日晚,史微最后一次去教室自习。张皓岩老师来查堂,看到苏月桐和史微坐在一起,把苏月桐叫了出去。苏月桐回来说:“张老师叫我是为了要问清楚你究竟是为什么要休学,我这样回答他: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促使她休学,这是她自己长期以来形成的思想枷锁束缚了她,以至于不能自拔,不能自制。”史微听了,心里酸溜溜的,但也不能不承认她看得准确。

      回寝室时,史微想到她来一中读书毕竟是托了贺老师的福,因此也该去给她告别一下。苏月桐笑着说:“你这几天不到上课,林涛与往日不同,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没有一点精神。”史微说:“你神经过敏了,你是带着主观意识观察问题。他是不会那样的。”苏月桐说:“也许是的。是的,在我刚才要讲这句话之前,我也不相信他会那样。是我的错觉。”教师宿舍楼下,苏月桐先回寝室,史微则去了贺老师家。

      给史微开门的是林涛弟弟。林伯伯这一天也在家。看到来人是史微,林涛急切地笑着问:“你这几天到哪儿去了?”史微笑笑,没有回答。林涛接着向他母亲贺老师解释,说她这几天没有到上课。贺老师不和史微交谈,进了一个卧室,并用目光把林涛兄弟也带了进去。史微和林伯伯拉扯了一会儿家常往事之后,就把自己休学的事情说了出来。在这个时间里,贺老师他们一直没有出来。史微估计他们都听见了她和林伯伯的谈话,就告辞回了寝室。

      贺老师和林涛没有从内屋出来,史微知道,他们母子的沉默不一样。想起林涛刚才的急切,史微不禁想:如果这几天他是真正地挂念我,那我们真可谓是心心相印了;因为,在他生病不来上课的时候,我也是很担心。

      史微虽然说林涛自私、没有很大理想,容易满足;但是,她平时也看到:他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尽量做得最好,他还一直对她关爱有加。史微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动向,就对自己说:一切都等将来再说。但是,他们没有将来。

      第二天,张老师一句话没说就替史微办了休学证,并带着她到教务处去问有没有什么费用可以退。当然这只是老师的好心,学校没钱可退,史微也没想过要退费。在回来的路上,张老师向史微提出几点要求:一、回家后多帮助父亲做事。二、一定不能放松学习,因为毕竟不是真的永远不读书了。三、多劳动,少想问题。史微满口答应。

      天不停地下雨,已经好几天了。校后的悬崖上又因这雨垂下了一匹大气磅礴的闪亮白练,它是随季节和雨量多少而定的瀑布。老天一副灰蒙蒙的脸色。在苏月桐、吴笑梅、楮绿珠的帮助下,史微带着自己的行头回家。史微并不忧伤,倒觉得这连日绵绵的雨,是要让她苏醒,也是在为她孕育生机,于是反过来安慰送她的朋友。中南门码头到了,她与朋友告别,确实充满信心。

      本文标题: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十二 作茧自缚史微退学)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308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