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世间多奇事

  • 作者: 察态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08
  • 热度8292
  •   今天是母亲节。大学寝室的几个室友都早早地给母亲打了电话,吴汗青并没有这样做。

       吴汗青来自于一个单亲家庭,早年父母离异,吴汗青和弟弟被判给了父亲,哥俩儿便由奶奶照料长大,那年,吴汗青六岁,弟弟11个月。父亲离婚一年后,又娶了一个女人,女人模样不错,但是再好的模样也遮不住骨子里的骚情、不安分。又过了一年时间,吴汗青的三弟也出生了,但是由于父亲的破落,女人带着孩子离开了家,家里又只剩下奶奶、父亲和汗青哥俩儿。

      母亲那边日子过得倒是越来越红火,自从离婚以后,女人带走了家里所有的钱财,自己单独做起了废品回收生意,由于和父亲最开始几年的摸爬滚打,女人早已熟悉这个行业的条条框框,事业也顺风顺水。大概做了五六年废品生意,钱也挣够了,但是生活总感觉差点意思,女人愈发觉得自己需要找个人搭伙过日子了。于是,女人也找了个男人,男人也是离过婚的,家里面有一个儿子。女人和男人生了两个女儿,生活也是琐事不断,一地鸡毛。

      汗青和弟弟也还算争气,村子里的人都夸奖兄弟俩懂礼貌、有志气。奶奶用尽自己的全部来疼爱兄弟俩,但是内心深入缺失的母爱,让兄弟俩每次谈到母亲、母爱等,都尽量躲避。母亲事业蒸蒸日上的消息早已传遍整个村庄,可是父亲这边仍然是毫无起色。奶奶劝说兄弟俩:“平常给你们的妈妈多打打电话,沟通一下,看看她能不能帮帮我们。”兄弟俩也是照做了,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阵冰冷的回应:“离婚的时候,你爸说过了,两个孩子不用我照料,都能长大成人,你们别问我要钱,问你爸要去,他不是有能耐吗……” 电话这头,汗青把电话挂了,泪水从眼角流到下巴。

      这个少年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母亲这么有钱,为什么不能帮助自己一下呢。难道就是因为离婚时,父亲斗气说的那几句话?在奶奶的鼓动下,汗青又给母亲打过几次电话,有几次是有成效的,母亲最多的一次给过两千元,也有几次是丝毫没有成效的。汗青逐渐地有种认识,自己不是在和母亲打电话,而是在请求一个富人,给予自己一点施舍。有时母亲的话有些刺耳:“别的女人离婚了,你见过她们有几个回去看望过自己小孩的,一没钱就问我要,你怎么不去问你爸要,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每次听到这里,汗青心里充满了无尽的委屈,泪水在这个少年脸上变得一文不值,到处都是。渐渐地,汗青对母亲产生了畏惧,这种畏惧来源于放下所有的尊严去向其乞讨;产生了距离感,电话那头的女人变得那么陌生。同时,汗青又痛恨自己的父亲,痛恨他年轻时的胡作非为,怒其不争的无奈。

      小学毕业以后,汗青没有和其他学生一样选择公立初中,而是在奶奶的安排下,和村庄上的两个伙伴去了一所私立初中。相比于公立学校,私立学校的收费标准更高,但是教学要求更严格。一生要强惯了的奶奶没有丝毫犹豫,让孙子去读了私立初中。六年级的时候,学生是吃学校安排的统一套餐,套餐费用家长在学期开始就缴纳了。一个月回家一次,每次两天,奶奶开学前给过汗青20元钱,本来给的更多,汗青没有接受,这20元主要用来在学校的一个月期间生病买药。汗青身体素质好,不容易生病,于是这20元钱始终存放在班主任那里,存放了一学期。奶奶说过汗青:“你怎么就这么细作,那食堂的饭如果不想吃,拿着钱去超市买点零食也行啊。天热了,买点水也行啊……” 每次面对奶娘的指责,汗青傻傻地笑着:”学校里用不到钱,有些东西也没必要买。“ ”花不到钱,为啥另外两个人每次都从家里带百十块钱,人家是怎么花的,学校超市只让他们花钱,不让你进去是吧。“说着用手指着汗青。汗青又嘟囔了一句:”人家是人家,咱干嘛非要去和他们比较……”

      初中阶段,汗青两年间从未和母亲通过电话,他不想去自讨没趣,此刻他内心对于母亲所有的不理解都转化成了恨。这种恨给汗青带来了无尽的动力,午休时,全班只有一个人依旧看着书、做着题目;每天清晨,同学们还在等待着起床铃声,汗青早早地到了宿舍门口,等待工作人员开门。这种恨也让汗青内心变得异常孤独、脆弱。其实他的内心极其渴望得到母爱,但是这种渴望一次次被浇灭。最终,他不敢再有奢望,虽然奢望的对象是自己的母亲。值得庆幸的是,从七年级开始,每学期的期末考核,汗青都获得了一等奖,而一等奖的奖励就是全额退还学费。于是汗青成了这所私立初中的佼佼者,也成为了远近几个村庄的小模范。

      中考结束,汗青以733分的成绩考到了县一中。但是随之而来的,还有每个月将近一千块的生活开销。汗青的弟弟同年也前往了那所私立初中,因此兄弟两人的生活开销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这时候,母亲也决定帮助汗青,决定承担汗青高中的生活费。这样一来,汗青每个月就可以收到两笔生活费,一笔用来开销,一笔储存起来。汗青对于母亲的隔阂以及所有积压的不满都释怀了。但是接下来的一件事,彻底击垮了最后的信心。

       高一军训阶段,一天晚上汗青突发阑尾炎,半夜两点就感觉到了不适,一直坚持到早晨五点。早晨六点半左右,汗青本想给自己的姑姑打电话,因为亲戚里只有姑父可以开车过来,从家里到县城需要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母亲恰好也在老家,只不过是她和那个男人的新家,后来权衡了一下,汗青还是把电话打给了母亲。之后,由于向教官请了假,汗青就坐在教室里等待。11点左右,操场上军训的同学结束了上午的课程,母亲还没有来,汗青又将母亲的电话给了走读生,让走读生回到家以后打个电话问问母亲。高烧让汗青整个人浑身无力,他依旧在桌子上等待着。终于,12点半左右,汗青听到教室外弟弟在叫他,他没来得及反应就走了出去。走到校外,发现车子里坐了母亲,以及她的两个女儿,还有奶奶。车子开到了县医院,门诊部已经下班了,就在附近的药店测了一下体温,将近41°。药店里只剩下奶奶和汗青,母亲带着孩子在车里坐着,汗青开口了:“我六点多打的电话,你们12点多才来?你为啥也来了?我不是让我妈过来的吗?” 奶奶的回答让汗青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泪水:“你妈给我打的电话,说你可能是阑尾炎,让我和你弟也一起过来,你妈说到时候万一出了问题,怕你爸和她说不清。我们在咱家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谁知道她干嘛去了,10点多才到。” 汗青在药店里,头扭过去就哭了,他无法相信这是一个母亲做出来的事情。但他不得不相信。

       从那以后,母亲在汗青的心里永远冰冻住了。母亲那边的生活费一直给着,汗青也都在接受着,但是他默默地记下了所有的转账金额,他将这笔来源视作借款,高中三年,他向母亲总共借了近5万元。

       大学刚开始,汗青就因为一件事情和母亲彻底断绝了联系。母亲在和那个男人结婚前,为了防止男人企图自己的财产,就提前买了一处房子,并且公证为婚前财产。在汗青读大一时,母亲把那处房子卖了,又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汗青曾经给他说过,母亲几乎一点也没有关心疼爱过弟弟,至于那所房子,能不能只写弟弟的名字,也算是对于他的补偿。但是母亲没有理睬,甚至感觉到汗青就只会关心她的财产,母子俩终于闹僵了。汗青也对母亲陈述了,自己高中三年的费用一定会还给母亲,以后谁也不要影响各自的生活。就这样,汗青大学的生活费,就只剩下了父亲那边的来源。但是,汗青却整个人轻松了起来。

       世间的人形形色色,重利轻别离的也不只有商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会成为父母,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成为合格父母的资格。世间的事本就说不清道不明,真真假假,其乐无穷,其患也无穷。

      本文标题:世间多奇事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308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