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党头书记(三十四 伤心的英子)

  • 作者: 张海珍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10
  • 热度2454
  •   党头书记因为王哲一行被处决,《中心》再也不会对大家构成威胁,心里十分快活。这个世界又象过去一样太平了。仿佛村民也有这种感觉。要不就是他心里觉得快活,觉得大家也都象他一样。

      因为近来一直忙于案子,村里的事就不多过问,一些事情只托给了一个支委去办。现在案子也结束了,心里轻松了许多,晚上不免在村里随便走走。当他来到村委会门口时觉得里面冷冷静静的,也没有歌声,村里的大街小巷也没有了娱乐器乐之响。便想:这是怎么回事呢?一问才知道梦姣最近一直有病,况且学校已临暑考,工作很忙,村里的事就管得少了。便想:什么工作都得有人去抓。过去有李翠他就少操心,她走了觉得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想到这里心情十分不乐。喜生又是一个实在的人。他没有忘记自己在乡政府工作汇报会上的承诺,今天看到这般光景便自愧起来。这种形同虚设会让他在上级领导面前落下一个不老实不诚信的形象,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但又一想梦姣不在没有人具体领导指挥,这也确实是个问题。这时他忽然想到:宋春呢?宋春不是在赵村吗?她已经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月,如果让她来陈庄他想玉凤不会有什么意见。当初,玉凤见陈庄有梦娇指导文艺活动就把宋春要了去。他当时也不同意,但由于玉凤的请求碍于面子他便答应了。他不敢不答应,他不同意玉凤一定会骂他的。他知道这个女人的脾气很暴躁。现在自己村正需要这样的人。于是他给玉凤打了电话。谁知玉凤听了他的话就发火了说:“党头,你也忒小气了!用你一下人你都舍不得。恐怕要用你一点钱就更难了!”喜生笑道:“玉凤,你才错了。钱我可以痛快地给你,但人我可要想一想。当初要不是因为咱俩有那样特殊关系我绝对不会答应。亲爱的,请你想去吧!现在梦娇很忙顾不过来我们村好久没人抓这项工作了。”玉凤笑道:“你这个坏蛋!还算有点良心!好吧,既然你还念我们的感情,那么帮人帮到底再让宋春在我们这里待几天。过了这几天我把她送去。因为这些天正忙。我说的话算数。”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宋春就住在玉凤家里。早上宋春正在洗漱见玉凤来了。宋春让她坐下,等她洗了脸漱口完了才笑道:“玉凤姐,这么早就起来了,怎么,有事吗?”玉凤笑道:“前几天党书记给我打了个电话,让你到他们村住些日子。你也知道梦姣也有病,再加上学校的工作也忙,顾不上村里的事。现在我想让你收拾收拾送你回去。宋春道:“行,我在你们村待了将近一个月,年轻人学的东西也不少了,今后让他们在自己家里巩固巩固。咱们两个村子这么近,有事我还可以再来。”说着又笑道:“吴波的爸爸有人叫他的名字,有人叫他党头书记,今天你又叫他党书记,他的称呼可真多,我听着也觉得奇怪,这是为什么呢?”只见玉凤脸红了笑道:“别人对他怎么称呼我不管。今天我在你面前这样称呼还是第一次。我喜欢这样叫!不就是个称呼吗?宋春,你觉得党头这人怎么样?他好吗?”宋春见玉凤提到喜生时那种亲切的感情,好象喜生是她的什么亲人。一会儿只见玉凤笑着对她说:“宋春,你还不知道吴波爸爸的为人。他可是一个好人。你去了和他生活一段时间就知道了。他对人很有感情,还很负责任,人们都喜欢他。他也很有眼光,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总是和别人不一样。他对人很热情,受人尊敬和爱戴。”接着她就把过去二十年前拾金不昧受到县上的表扬,后来入了党在村里做的大事好事一件一件对宋春讲了一遍。还把帮梦姣打官司给她赢回三十万,把她男人的病也治得差不多了。玉凤讲到这里十分感动地说:“我们赵村、陈庄、李庄可不是一般关系。我们三个人在一块我觉得很亲切,就象一家人似的!喜生就象是我们的大哥哥一样关心我们。当然还有死去的李翠。”宋春看了玉凤一眼笑道:“真的吗?怪不得他让他儿子在李庄当了村官,英子在你们村当村官……英子是他的儿媳妇放在你身边自然放心了。”玉凤道:“这个自然。”又说:“宋春,你只要在他身边好好干,把村里的事情办好,以后你就让他也给你办个村官,我想他不会不办。再说你在破新兴俱乐部的案子上出了力只要你提出来他一定会考虑的。”宋春听了十分高兴,笑道:“我这就收拾收拾,你送我。”

      宋春来到陈庄就在喜生家里住下。陈庄的男女老少见今后文化生活由宋春来抓大家十分高兴。村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俱乐部的指挥,人也长得特别漂亮,所以人们都喜欢和她在一块。青年人就更不用说了。每天晚上村委会都围了许多人和宋春在一块跳舞、唱歌。就连许多老年人也参与进来。文化生活比梦娇时代更加活跃。喜生看了以后心里更加喜欢。没有几天陈庄就开始热闹起来。有时梦姣回来也和宋春在一块交流,使陈庄的文化娱乐更加绚丽多彩。喜生见自己村一下子来了两个艺术人才,而且这两个人都十分漂亮心里非常高兴。晚上他也参与其中和大家一块儿跳舞,唱歌,听乐器觉得自己生活非常快乐。

      再说吴波知道宋春来到自己村里而且就住在他家心里就十分高兴。先前宋春在赵庄因为英子也在那里他不多去,就是去了也不敢十分亲热。现在她就住在自己家里,这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了。所以回家也勤了。一回来就和宋春在一块,他俩在一块又说又笑不分白天黑夜把英子忘得干干净净。这让胡娜心里很不美气,喜生也不高兴。

      原来英子在赵村的时候就和宋春十分要好。英子常常听她唱歌、演奏、跳舞。宋春也看她写的文章,谈诗论画,两人很有感情。吴波每次来找宋春都见她两人在一起。今天见宋春回到自己村里,把文化生活搞得红红火火心里非常高兴。宋春也十分惦念吴波,心想这下他俩就可以在一快了。

      后来英子也知道宋春回到陈庄便回来找她玩。这天午后她来到吴波家,先到胡娜姨屋里坐会儿。胡娜的女儿现在上幼儿园了,她无事可做,坐在屋里织毛衣,见英子进来笑道:“英儿,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便搬了板凳让她坐下。自从李翠死后英子失去了母亲,这个当姨妈的就把她当亲生女儿待。想到她这个女儿真真的命苦。就那样一个爸爸虽也爱女儿,一个男人能疼到哪儿去,所以时常把英子挂在心上。今天见她回来便问:“吃过饭了吗?我们刚吃过,锅里还热着呢,就在这里吃点,省得你回去做。”英子笑道:“姨妈不用你忙。我刚从赵村回来爸爸就赶快去买菜。他知道我要在家里待几天便买了好些菜,有肉、鸡蛋、西红柿、黄瓜等。买回来我们俩人就开始做饭。我还熬了粥,做了几个菜。我吃得饱饱的,姨妈不用操心。”说着就问:“吴波呢?他不是也回来了吗?怎么不见他的人影儿呢?”听到英子问吴波,胡娜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害怕起来,心跳得很厉害。她不愿说可又不能不说。她知道吴波现在和宋春在一块。他们俩个现在就在北房里。这几天她见吴波和宋春搞得非常亲热跟喜生也说过几次,觉得这样不合适,计划让宋春搬到建华家里去住。现在还没来得及搬……这让胡娜不知该怎样说才好,只是朝北房看了一下。英子眼尖一看就说:“怎么?他在北房吗,姨妈你歇着,我去找他!”说着就出去了。英子走后胡娜急忙来到门口朝外看。只见英子来到北房门口听见里面有两个人在说话,便站在门外仔细听起来。只听女的说:“吴波,我们的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我真的不放心!”英子听出来这是宋春的声音。只听吴波道:“宋春,你放心。还是我在俱乐部给你说的那些话。我爱你,我要娶你。”宋春道:“你和老人商量过了吗?”吴波道:“暂时还没有。他们还不知道这些。就连英子现在还蒙在鼓里。不过他们很快就会明白。”宋春又道:“反正我俩都睡过好几次了。我真的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英子听到这里回头就跑。胡娜见英子跑了,急忙追到门口,只见英子哭着进了自家的门。

      晚上喜生从地里回来,胡娜便把他拉到屋里抱怨道:“我说过你几次你就是不听,结果事情发生了吧!”喜生听了忙问:“什么事?你快说嘛!”接着胡娜就把今天发生的事给他讲了一遍。喜生大吃一惊。他想:儿子即使和宋春好,可也不至于背叛英子。他们两个曾经是那样的相亲相爱……可是又一想年青人的感情变化无常,这也很难说。英子一定听到让她伤心的话,要不她不会哭着跑回家去。

      晚上宋春去村委会排练节目去了,后面吴波正要跟着出去,只见喜生在屋里大声喊道:“你跟着干什么去?你又什么都不会,回来!我有话要问你。”吴波只好回来不解地来到父亲面前。父亲扳着脸问他:“你今天和宋春说什么啦?”吴波听见问话不对劲,又见爸爸十分严厉,心里有点害怕便说:“没有说什么呀。”喜生又问:“真的没有说什么吗?”吴波道:“真的没有。”喜生又问:“你敢保证吗?”他变得更加严厉。吴波见爸爸这样急忙道:“爸,你今天怎么啦?竟象是审贼,难道我做贼了吗?”喜生骂道:“你做的事比贼还严重,你比贼更可耻,你不配为人,你在作孽,你作的孽会让人骂你一辈子!我问你,你们两个一定说了对不起英子的话,你背叛了她,对不对?我没有想到你会这样。英子哪一点配不上你……你为什么要让她伤心……”吴波一听便明白了。但一想这件事终久是要明白的,迟不如早,便说:“爸,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隐瞒。我和英子的事从今以后就不要再提了。我爱的是宋春,她为我们付出的实在太多了……”喜生听了气得直打哆嗦。他立马走过去就要打他,胡娜急忙拦着。她对吴波说:“波儿,今天英子来过。她是来找你,她走到北房门口听了你们的谈话。她很伤心,哭着跑回家去了。”啊!吴波听了很吃惊。他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

      喜生知道英子一定很伤心。他担心她一下子哭坏了身子。李翠死了英子的精神已经受过一次沉重地打击。那次让她哭了几天几夜,身子瘦得不象个人,喜生心疼得象割了心上的肉一样。现在又要让她承受爱情折磨,一个孤苦伶仃的女孩子如何受得了呢。他一边想一边朝她家走去。正进门只见老大出来,他一见喜生就问:“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女儿哭得眼睛都肿了!她为什么哭得这样伤心?”喜生道:“我知道,我就是为这事而来的。老大,今后你可要好好关心英子,千万别让她有事。”老大道:“这个自然,你放心我会的。但不知怎么回事她一回来就哭哭啼啼,我问她她又不说。”喜生道:“这你就不用操心。”说着就进了英子的屋。这个屋也是李翠当初住的屋子,他一切都很熟悉。他一来到这个地方就想起了过去的一切……这时只见英子躺在炕上,见喜生来了便坐起来道:“不关你的事,你来做什么?”喜生叹了口气说:“傻孩子,怎么能不关我的事。我知道吴波背叛了你,他对不起你,英子,我问你,你们先前闹矛盾了没有?我记得你们过去都很好的。为什么会这样呢?”英子拭泪道:“先前还好好的,只是近一两个月以来他总是不愿意理我。我问他,他说他要干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我想既然是大事我就不打扰他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他早就和宋春勾搭上了。而且还睡了觉。”说完又落泪不至。喜生听了便明白过来。他劝英子道:“英子,你们两个人感情上的事我也不好插手,但我决不会支持他背叛你。先前我听说你们俩都很好,我和你姨妈都非常喜欢。我真的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儿媳妇,但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英子,我今天向你明确表态,今后你不管是不是我家的人我都把你当成我的亲女儿一样对待。不管任何时候你都是我家的人,你想几时回来就几时回来。我对你姨妈说:‘英子,就是你的亲女儿,你要象亲生女儿一样对待。’英子,为了你妈我不能不管你。我会让你快快乐乐地活下去。你不要觉得你很孤单,今后没有人管你。你想吃什么就尽管说,我让你姨妈给你做,别只管饿着,再加上心里不痛快会弄坏了身子的。”英子听了很感动,她说:“谢谢吴伯的一片好意。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但是你们家的门我还能进吗?我是你们的什么人?在吴波的眼里我又是他什么人?宋春又会怎样看?胡娜是我的姨妈,但又不是亲姨……”喜生笑道:“英子,你又多心了。现在不要说我们还有这么层关系,就是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还要和睦团结得象一家人一样。你瞧,我们村不正朝这个方向努力吗?今后全村的人都要和睦相处,何况一个小小的家庭。我希望你不时地回来,我让吴波宋春仍旧象以前一样地对你。只要你不计较,他们会对你好的。这一点我一定能做到,而且必须做到。”英子说:“好,我试试吧。”说到这里喜生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你也该歇歇,我走了。”英子送到门口就回来了。

      在回家的路上喜生一直在想:李翠烈士的报告已经送上去了也不知怎么样了……如果能批下来英子就是烈士子女,这样村官转国家公务员就有优先条件。如果把这两件事情办了也好补偿他对李翠的歉疚。他愈想愈觉得这件事应该早些办妥,这样对英子也是一个很大的安慰。他愈想愈觉得对不起李翠,觉得自己欠她的实在太多了。又想到她对自己的爱,她对自己的感情,对自己的体贴……想起和她在一块儿的那种快乐,那种切切柔情……他伤心地掉下了眼泪!

      喜生进门胡娜见他眼睛湿湿的便问:“怎么,伤心了?”喜生道:“你想,我能不伤心吗?李翠是为我们死的,留下这么个女儿我们不能够好好地保护她,让她快快乐乐地生活反而让人家伤心,你想我心里能好受吗?你姐姐在九泉之下一定会骂我丧了良心,把过去的感情忘得干干净净……”喜生说到这里忽然脸红了。他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不好意思地看着她,胡娜笑道:“胡娜,你别胡思乱想,我说的感情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胡娜看着扑哧地笑了。“你说这些干什么,你自己心虚了是不是?我又没有说你不清白,你急什么呢?你脸又红什么呢?你们俩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是吧?我到你跟前都几年了,哪有不透风的墙;你再别瞒我了!你们两的事我都知道得很清楚。你们很亲密,她几乎是你的妻子,只不过没有领结婚证!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再说她已经死了还提她做什么。”喜生听了忽然拉着她说:“胡娜,你能这样明白就好。”胡娜道:“不但你俩的事我一清二楚,就连英子不是老大的种,她是姐姐和建华生的我都知道。”只见喜生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脸朝外看了一下见没人才说:“胡娜,这可不能乱说。这件事只有我和你姐姐、建华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胡娜笑道:“难道我还看不出来吗,老大他能生出这样的女儿吗?后来我问起姐姐,她便告诉了我。”喜生道:“知道这件事情的是四个人而不是三个人了。”接着胡娜又说:“你走了以后波儿把一切都告诉了我。我想这件事都怪你,谁让你叫他到俱乐部取证据。有一回要取卖淫和贩毒的的证据,要取到这样的证据必须扮成一对情人才能进入三楼。后来他俩就住在三楼的十八号房间里。一对青年人都干柴烈火似的能不有事吗?后来的证据更难取了,而且更危险,需要的时间更长。所以他俩在十八号房住了十几个晚上……”喜生听了道:“这,我也想到了,只是很难为他们。可是以后的事可怎么办呢?宋春不必说就是我们家的人,可是英子这个可怜的姑娘却是我们害了人家!”胡娜道:“这个你也不必伤心,青年人谈恋爱三个五个是常有的事,哪有说一个就成一对的,有的几年都谈不成一个。你放心隔一段时间就过去了,屎干就不臭了……”喜生说:“虽然是这么说,但我心里总是不安……”胡娜笑道:“你快别说了。我知道你的心事,要不是你和姐姐好你能那样关心英子吗?她又不是你生的,你操那么多心干嘛!不早啦,赶快睡吧!”喜生听了气得抱住笑道:“你真坏,我一说话你就扯上这件事,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就往她被窝里钻……

      本文标题:党头书记(三十四 伤心的英子)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318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