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六畜之恋:故事(121)

  • 作者: 华之碧玉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10
  • 热度2222
  •   病痛不能淹没视线。

      我侧过眼脸,成群结队的兽界广大人民群众映入眼帘,他们个个手持尖剑,神色慌张,把整个寝殿团团围住。

      余光横扫,全是汉子,统一着装,黑色外披,头发束起,高举食指大致数了一轮,有那么十来个人头。

      我掂掂脑袋瓜子,头昏脑胀一阵接一阵,一番辨认后,清楚识别包括我在内雌性不过三,有种雌雄失衡、阳盛阴衰的感觉。

      视线左移,特在大众脸内觅到一张熟悉的脸。

      好像是娘亲的脸,她是娘亲吗?

      来不及深思熟虑,便又生出头昏眼花来,终究直接倒地不起。

      弥留之际,感到有人猛地摇晃着我的玉体,且伴有着急的唤声“景怡,你怎么了,没事吧?”

      是个女子的声腔。

      紧接着,身体被人悬浮抱起前走几步,不一会,又被赤裸裸放下。

      耳闻匆匆脚步声,别过眼睑一瞧,那些闲杂人等作揖退下了。

      这时,我体内被人强行输入仙气,顿时,脑袋恢复些许清明,只听她终于开口问“你好点没?”

      这声音好熟悉。

      哎,好像是娘亲的声音,不对,分明就是娘亲的声音。

      我乐了。

      然快乐时光总是短暂的,快乐之后是忧愁,我可有两个娘亲,她到底是哪个娘亲?

      哎,不管了,没有多余精力一一深入考究,直到这一刻我也释怀了,不管哪个娘亲都跟我有血缘关系,不管哪个娘亲都是我的至亲。

      所以还是装作意识模糊权把她的话当作耳边风一吹就过,任凭她一阵阵仙气往体内灌输。

      重复灌输几轮后,效果甚是明显,我隐隐觉得身体确实舒服了许多,默默感慨这娘亲的术法真不赖。

      一声轻叹,越发钦佩起她疗伤的本领。

      她施以援手,我自会心存感激,但并不是一朝抿恩仇,只要是为她弃我于异界不闻不问这桩事。

      思念至此,仿佛恨意又加重了。

      突地把心一横,终于鼓足勇气将身一侧,她不得已停止灌输仙气,反倒问“你干什么呀,没事了是吧?”

      我忍着不适硬气道“你是谁呀?”

      她万分奇怪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我满怀不在乎,却是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的意思是问你是哪个娘亲?”

      孰料,她脸一沉,怒斥“你这头死猪,你说什么呢,什么哪个娘亲,你有很多个娘亲么,你到底有多少个娘亲?”

      我红着眼眶泪哽咽,但还是忍不住委屈吐言“别人有多少个我就不知道,反正我就有两个。”

      “你这头死猪。”

      咦,真是娘亲呀,因为这个小名只有娘亲才会叫,新娘亲是不会这么叫的,这必定是娘亲没有错。

      此时此刻,我一腔委屈再难抑制,化作相思泪,只管一味流泪哭得伤心欲绝、撕心裂肺。

      娘亲也是个感情的畜牲,见状,深情且动情把我深搂进怀里。

      我却忽然顽皮闹起了小情绪,倒不像乖乖女一般任由她搂着,而是猛挣扎,欲挣脱她怀抱,未经她允许便一拳拳垂打她的背梁,边挣扎边硬着嗓子喊“你这些时日去哪了,我被困在这里好辛苦呀。”

      她抱得我很紧,连连致歉“对不起,是娘亲来迟了,对不起,我不应该自己跑掉。”

      听罢,情绪稍稍平复,一个疑问立闯脑门,半泣半抽道“这里是兽界,你怎么进来的?”

      娘亲却是支吾“他们也许把我当成她了吧,没人拦着。”

      正当我沉醉在重逢的快乐时光中,‘砰’的一声响,寝室门被狠狠推开,进来一名与娘亲一模一样的人,只是衣着打扮方面大有不同。

      我一脸惊讶,如同霎时大彻大悟,左看看,右瞧瞧,一时之间头都大了,她们究竟谁是娘亲,谁是兽界首席?

      我彻底犯难了。

      话说,娘亲已离家出走、杳无音信多时,她何时回来的,如今为何突然出现,两位娘亲姐妹重逢,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我很想知道却又很怕知道。

      这时,只见其中一位娘亲面目狰狞、咬牙切齿的虎视眈眈,她这气场可真不赖,吓得我有些畏惧,面色大变,轻轻低眸,但见她疾步跑到床榻前,一把推开另一名娘亲,着急地问“发瘟猪,你没事吧?”

      发瘟猪?

      我愣了。

      她们到底哪个才是娘亲,这下完了,两人说话语气和作风为何变得如此相近,为什么会这样?

      这演的是哪一出?

      三思、四思、五思仍思不出个所以然,弄得头痛欲裂,紧紧抱着头颅痛苦呻吟。

      被晾一旁的娘亲见状大概是护我心切,冲上前一把狠狠推开那个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儿,却努力压抑心中怒火没发泄出来。

      她翘翘屁股坐到榻面,罗里吧嗦嘘寒问暖,而我却觉得有点惺惺作态的成分。

      俗话说,母子连心,但似乎跟她少了一些亲切感。

      我一把推开她,若是没猜错,后面进来的才是娘亲。

      这时,另一个娘亲快速靠拢,我连忙嗅嗅她身上的气味,没错,就是这股味,她就是娘亲。

      我心下稍定。

      孰料,她顿时眼冒青烟、嫉恶如仇、面目狰狞,恢复她本来作风,恢复高腔调,开口就吼了起来“你还杵这干什么,这里不需要你了,你走吧。”

      面对娘亲的训斥,新娘亲却显得有些唯诺,赔起一张笑脸不好意思关切道“大妹,这些时日你都去哪了?”

      娘亲不假思索语声更励还击“你还知道关心我吗?”

      兽界首席被唬了一跳。

      我也被唬了一大跳,差点在床榻上滚下来。

      兽界首席新娘亲惊魂未定一脸茫然说“你干嘛这么生气,当时是你悄无声息一句话都没留下就走了,你现在怪谁呢。”

      娘亲万分吃惊望着她,顿时语塞,大抵是想不到她妹妹如今变得如此伶牙俐齿,哽咽好久才咬牙切齿反击“如果不是你当初太过分,我会一声不响地走?这都怪你。”

      兽界首席似乎要跟娘亲抬杠,皮笑肉不笑反问“我太过分,好像当初不是我叫你走的吧?”

      “你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你当初说的是什么话,什么以财抵债,以财偿情,这样的话听到谁都忍不住,你真的以为钱就可以买到一切吗?”娘亲气愤质问着。

      兽界首席沉默不语。

      她不语未几,娘亲特特的横眉怒目,凶巴巴脱口而出“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跳了断情河……”

      娘亲下意识唠出前半句又顿住后半句。

      “什么,你跳了断情河?”兽界首席惊讶兼不可置信地问。

      此番完后,她先顿一顿,然后自言自语道“原来是这样,难怪找不到她。”

      娘亲跳了断情河,她真的跳了断情河,她怎么会做出这般愚蠢的事来,可笑我还天真地认为,像她这种大大咧咧天掉下来都当被盖的女汉子是绝不会干出这种轻生事情来。

      偏偏事与愿违。

      原来女汉子也有脆弱的一面。

      管他是女汉子还是娇娇女,终是难逃多愁善感关。

      我此番真是狼狈,平生没有过的狼狈。

      本文标题:六畜之恋:故事(121)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3283.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