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党头书记(三十五 让老人虚惊一场)

  • 作者: 张海珍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11
  • 热度387
  •   再说喜生走后,吴波心里也很着急。他也很关心英子。害怕她哭坏了身子,便急忙给广州的弟弟打了电话说:“我的亲弟弟,我们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你赶快救救你的英子!你的媳妇!她伤心死了!今天下午我和宋春在家里说在俱乐部睡觉和以后结婚的话她全听见了。她气得要死!但是她没有进屋和我们闹。可见她是一个很懂事的姑娘,有谨慎的姑娘,是一个好姑娘。你要赶快追她,不能再等了!因为我和宋春的婚姻已成事实。你知道我两在俱乐部取证据的时候不能不这样。我们必须扮成假夫妻才能进入三楼。我们两在一块住了十几个晚上。要不我们就很难取到王哲的犯罪证据。我和宋春已经那样了。咱们的爸爸听了我的话气得死去活来,还要打我呢。弟弟爸打我几下不要紧,我挨得起,现在你要赶快去救救你的英子。她现在很可怜,连我都心疼呢。你要用一切手段安慰她,不要让她伤心,不要让她哭坏了身子,然后在她情绪好点的时候再向她求婚。我知道你很爱她,她也很喜欢你。你也曾经求过我让我把她让给你,现在我和宋春已经很难拆开。现在你去求她,一定要让她答应你。我知道她会答应的。不过在这个气头上你要多说些好话。要低声下气,把嘴放得甜一点……只要她笑了事情就好办了。如果她答应了,她愿意嫁给你,然后你再对她说,我们四个人的事先不要对老人讲,要保密,我们先让老人虚惊一些日子,最后再给他们一个惊喜!……英子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一定会扮演好这个角色的”吴俊道:“哥哥,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做好她的工作。让老人虚惊几天然后再给他们一个惊喜真好玩!亏你想得出来。”吴波又说:“咱们爸爸现在去了英子家,我想他一定是安慰英子去了,你的电话最好是等爸爸回来再打。不要让他知道你正在追英子的事,切记!切记!”

      英子送走了吴波的爸爸以后就把门关上只是睡不着。她心里很烦躁!她恨吴波!嘴里不停地骂他!她没有想到吴波竟是这样一个无情无意之人!一会儿又想到母亲死了没人给她做主心里更加伤心!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她想:自己为什么这样命苦?如果母亲还在她这会一定会管自己,她一定会给自己拿主意。这时她来到母亲的遗像前哭着说:“妈妈,你好狠心!你怎么能丢下你的女儿不管了呢?我可是您身上掉下来的骨肉!难道你就一点儿也不心疼吗?你知道我爸爸老实,他被人看不起,他管不了这些事。妈妈,你显灵吧!好好教训一下吴波那个坏蛋!我知道你能让他回心转意。他会听你的话。你知到我是多么爱他,我离不开他,妈妈,你快显灵吧!——”一会儿她的手机响了,她打开一听,只听里头说:“嫂子,近来可好……”她一听是吴波的弟弟从广州打来的。过去他俩经常在电话里聊。吴俊长得比他哥哥高大,更漂亮。她的确很喜欢他。可是由于和吴波的关系今天她不想理他。她心里很烦。那头见好一会不说话又问:“怎么,不高兴吗?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嫂子,为什么不说话呢?”英子只好说:“吴俊,我今天很烦,有什么话你说吧,不说我就挂啦。”只听那头又说:“嫂子,有什么烦心事,能不能给我谈谈。”英子道:“给你谈也没用……你能管得了吗?好,我挂啦。”过了一会手机又响了。英子知道是吴俊打的懒得去接,只管让它响去。可是手机一直在响,英子只好对着手机喊道:“吴俊!你烦不烦!我刚才的话你没听见吗?今天晚上我不想和你聊。我没有这样的心情,请你不要再来烦我。”只听吴俊说:“刚才你说你心里烦得很,我心里就更加不安了!在这个时候你想我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我心里能安吗?英子,你可是我的亲嫂嫂!你要不是我哥哥的人我早就向你求爱了!英子,你知道我喜欢你,我爱你!又因为你是我的亲嫂嫂,我们是一家人,你心里有事,你想我心里好受吗?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烦,能不能告诉我,我想帮你。翠婶殁了你一定很孤独,很伤心,你又没个亲兄热妹爷爷奶奶的,谁替你排忧解愁。你以后就是我们家的媳妇,我的亲嫂子,我们是一家人,我是你的小叔子,和你的亲弟弟一样,当然我要关心你。其实我心里一直在牵挂着你!我也很喜欢你!现在你有了心烦事我能不管吗?英子,快告诉我,什么事?现在我真想从广州飞回去,来到你身边看看究竟是谁欺侮了我嫂子!嫂子?你给我说是谁……哪个胆大的敢欺侮你我决不会饶他……最近我在广州学了点工夫,三五个人到跟前也不是对手,我一定替你报仇,打得他落花流水,给嫂子出这口恶气!你说是谁?快点!……”吴俊的嘴真的很甜。英子见他这样关心自己忍不住哭了起来。只听吴俊在那头又喊道:“嫂子,你怎么又哭了?你别哭呀!你一哭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呀!英子,英子别哭了!你知道你一哭我多心疼吗?你是我的嫂子,我的亲人呀!你应该知道我比我哥还要喜欢你,还要爱你!英子,别哭呀。”英子哭着只好对手机喊道:“吴俊,谢谢你对我的关心。这不关你的事,你别操这份心。”吴俊喊道:“嫂子,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你是我的嫂嫂,我是你的弟弟,怎么能不关我的事,你说吧,到底是谁?”英子道:“我就是对你说了你也未必管得了。他不是别人,就是你的哥哥吴波。他背叛了我,他现在和一个叫宋春的姑娘勾搭上了……”只听吴俊说:“这怎么会呢,你们以前不是很好的吗?”英子道:“一言难尽。”说着又哭起来。吴俊道:“嫂嫂,感情的事真的让人很难插手。不过你也别伤心,天下的男孩子多的是,象你这样漂亮,又有文化,德才兼备的姑娘一定能找一个更好的男人。别留恋他了!宋春是谁?我怎么不知道?嫂子已经是拔尖的人物,难道她还比你还漂亮吗?……”英子道:“这些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好上了,连觉都睡了。”“是吗?”吴俊故做吃惊地问。过了一会吴俊又说:“嫂子,别伤心。现在他俩已经都那样了别想他了。你现在应该另做打算。我能冒昧地问一句,请你不要生气,原谅我的鲁莽,我问你,你能够嫁给我吗?你愿意做我的妻子吗?你知道我也很爱你!我比他更喜欢你!我求求你嫁给我吧!”英子没有料到吴俊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感到很吃惊,但心里又很喜欢。便说:“吴俊,你想这能成吗?这样别人会说:‘老大不要又给了老二,难道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再没人要你了。老狗守住肉架子’我是眉秃还是眼歪,真的就没人要我了吗?难道我就这么贱,我不担这个名声儿。你另找别的姑娘吧!天下的好姑娘多着呢,你为什么要娶我呢?我不值得你爱!”只听那头急得说:“英子,你千万虽这么想,婚姻可是人生大事,错走一步全盘皆输。现在我告诉你甭管别人怎么说,自己总要拿定主意才好。其实这都是你多心,别人未必会这么说,要不就是你的推辞。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英子问:“吴俊,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难道你钻到我肚子里去了吗?”吴俊笑着说:“嫂嫂,其实我就是你肚子里的虫!你知道我是非常爱你的!我喜欢您!难道你不喜欢我吗?现在我严肃地而且是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千万别嫁给别人。你就是我的媳妇。当初我早就看上你了。发送祖母的时候,吴波提前回家几天,要不是他下手早,你早就是我的人了。没有把你弄到手我后悔得什么似的。可巧他今天就背叛了你,要不我还插不上手呢,这不说明咱俩有缘分吗?英子,我绝不会让你嫁给别人。你要是嫁给别人我非要和你恼不可,就是你和别人结了婚我也要把你从他手里夺回来。英子,你就嫁给我吧!要不我会发疯的!我一辈子会对你好的。你要是嫁给别人我就哭死了!心疼死了!这会我还跪这里给你磕头哩……”

      英子在电话里听得真的乐了。她说:“吴俊,我可大你两岁,可是你的姐姐哩,难道你不嫌弃!”只听那头说:“我不嫌弃!大我十岁我也不嫌!英子姐,我的亲姐姐!我的好姐姐!我的好大姐!你真的同意了!我恨不得今晚就飞回去见你!英子姐我可想死您啦!能让您做我的媳妇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又说:“英子姐,可别生我哥的气了,他也有他的难处。”接着他就把他在俱乐部取证如何艰难不能不住在一块的事告诉了他。后来又把他们要给老人一个惊喜的事暂时先让他们虚惊一些时间的话也说了。并说:“英子姐,你一定要扮演好这个角色呀”英子听了笑道:“你们弟兄两真坏!让老人遭这个罪干嘛?”吴俊笑道:“亲爱的,不就是玩玩嘛!这样一惊一咋他们会更喜欢的。生活就是这样,就像你今晚一哭一乐似的。英子,你现在不伤心了吧?”英子道:“吴俊,你想我能不吗?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呢?这样看来他两不能不这样住在一块儿,不能不结婚。难道我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嫂嫂,你当然不是。可是你知道这个案子的风险吗?你知道要破这个案子的难度有多大吗?哥哥不给你讲是有他不讲的道理。你也别埋怨他。不过,刚才让老人虚惊的事你可要注意保密,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

      后来吴俊从广州回来过几次,给英子买了戒指和两身好衣服,英子十分喜欢。

      到了九月份英子也参加了国家公务员考试,结果成绩很不错。后来李翠也批准为革命烈士,因为她是烈士之女很快就转正为国家公务员,暂时先在东官乡政府上班。喜生满头大汗地跑了十几天总算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他想英子心里一定会高兴。这也是他对英子精神损失的一点补偿,也是对李翠的报答。这件事办了他心里觉得很安慰。

      因为刚刚上班,领导也没有给英子安排具体的工作,所以英子总是闲着。每天只是到乡政府转一圈就回来了。有时几天不去领导也不怪罪。她回到家里爸爸也上地里去了,她一个人在家里也是闲着。有时看看书,看看电视,但总不能老这样。时间长了她感到这种日子很寂寞。先前她恨吴波,现在她不恨了。那段风波总算过去了,不过为了给老人一个惊喜她总是远离吴波。她表面上还要显得对吴波气愤的样子。可是喜生和胡娜一点儿也不知道他们的事情,每天还是提心吊胆,害怕英子再次撞上吴波和宋春在一块。今天英子从乡政府回来的时候就给吴波打了电话,知道他和宋春都在家里。很想趁老人不在家和他们玩一会儿。这时喜生和胡娜扛着锄头正准备出门,计划到地里给玉米锄草,远远地看见英子来了便吓了一跳。他俩仿佛看见“鬼子”来了似的,急忙锁上门就往地里奔。英子过来忙问:“姨妈,怎么家里没人吗?”喜生也很惊慌,他说:“英子,你这要到哪里去?你爸呢,你爸爸不在家吗?”胡娜也笑着说:“家里真的没人,有人我还能把门锁上?……怎么,有事吗?”英子见他俩慌慌张张,语无伦次,心里觉得好笑。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便笑道:“家里没人我就不去了。我也回家拿个锄和爸爸一块儿锄草。”喜生笑道:“这当然好。这样也可以锻炼身体。以后在农村工作,劳动还是免不了的。好,那你去吧,这样也会给你爸爸减轻点负担。”喜生见英子去远了这才松了口气。他看着胡娜说:“这该如何是好,总不能老这样躲躲藏藏的。再说我们的孩子总要结婚,这件事最后总是要明白的。”胡娜也说:“可不是,我们总得想个办法,再不能让英子象上次一样伤心了。”喜生道:“我何尝不是这样想的。我拼命跑你姐姐的烈士,跑英子的转正还不是为了这个。就是为让英子减少一点痛苦。不过这几天我看见英子的精神好多了,不象以前那样愁眉苦脸了。你刚才也看见了吧,她的脸色比前几天好多了。”胡娜道:“是,我看见了,她忽然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再一次让她撞上吴波和宋春在一快又会怎样呢?”喜生和胡娜边走边谈,心里总还是很担心。

      有一天早上胡娜看见宋春在院子里刷牙,刷着刷着就不对劲了。只见她一阵一阵地恶心,想呕吐的样子。女人对这种现象本来就很敏感,尤其是宋春让胡娜更敏感。这几天她担心因为两个年青人在一块很亲密,时间也很长了。她急忙从屋里跑出来,走到宋春面前关心地问:“宋春,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只见宋春红着眼圈,哽得眼泪都出来了,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只觉得得恶心,一直想吐……”胡娜又问:“是刚刚这样,还是有些日子了?”宋春道:“近几天才这样。”胡娜又说:“要不让吴波带你去医院瞧瞧……”宋春道:“不用,姨妈,我觉得很好。我的身体一直很结实。”

      午后喜生从地里回来,胡娜把这件事对男人说了。喜生很吃惊。他急忙问:“那你说这是有了身孕。”胡娜道:“可不是么!”喜生经过一遭。玉凤当年就是这个样子。他看着胡娜道:“你说这可怎么办呢!我本来想先给英子找对象,让她结了婚再办咱们的事,现在看来不能了。”胡娜道:“能。不过才刚刚才有,打了不就完了。”喜生一听便生气了,他说:“你胡说些什么呀,我可舍不得。他是我们的孙子,我们吴家的根。再说也是个小生命,我们的宝贝,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胡娜笑道:“才刚有了,不过一点血水儿,又是孙子,又是根,又是宝宝的,还不知以后怎么样呢。再说如不打胎很快就显了,总不能让挺着个大肚子再结婚吧?”喜生道:“这有什么,肚子再大也是我们吴家的孙子,谁敢说不什么?”胡娜气得说:“好吧,你就让你的儿媳妇肚子大了再结婚。我真服了,你们男人的脸皮子真厚……”喜生道:“挺着个大肚子咋啦?挺着个大肚子也是我们吴家的人!生儿育女这是人人都干的事,这有什么丢人的?”

      喜生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不能不急。他想,英子在玉凤的村里当过村官,一定和她的关系很好,他现在就去和她商量看这件事该怎么办。玉凤也知道吴波和宋春的关系亲密,她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听喜生这么一说觉得还真的很棘手,心里也十分着急。喜生笑着对她道:“玉凤,我今天来是请你帮帮忙,让你很快给英子找一个对象,让英子很满意,很喜欢,让她把吴波忘掉。这样在我们结婚的时候她就不会伤心,也不会闹了。”玉凤笑道:“这当然好。可是找对象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说成就成,而且还要让人家满意,喜欢这就更难了。现在宋春不能再等了,再等慢慢肚子就大了。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委屈英子。”喜生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怕英子伤心。再说这么一个好姑娘,她娘也殁了,我也舍不得。玉凤,到时候你替我好好开导开导,别让她伤心。吴波和宋春结婚的那一天你一定要管住英子别让她跑出来闹!我最害怕这样。玉凤,你可一定要操心,这可不能马胡。这样一闹宋春要伤心,吴波要生气,英子更让我心痛。我真的不愿意看到这些。”玉凤道:“这个自然。你放心,那天我一定要看好英子,绝不会让她到结婚现场。”一面又叹道:“这两个也特急了些,怎么就有了呢,也许年青人不懂……”这时喜生便把吴波在取证期间和宋春在一块的事说了,玉凤这才明白过来,便说:“这么说他俩在一块很有些日子了,也难怪这样……”说着又看了喜生一眼脸就红了。因为她想吴波和宋春相处时间那么长才有了孩子,便想起自己当初她和喜生只那么一两次就有了。想到这里她的脸就红了。她觉得怪不好意思!喜生见她脸红一定是想到他们俩的事情上去了,不由得自己的脸也红了。他也有点不好意思,便看了玉凤一眼不由得笑了。

      玉凤见喜生很着急,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很操心。有一天在乡政府开完会,她来到英子的房间一坐下来不一会就问:“英子,你今年多大年龄了?”英子觉得很奇怪。她想玉凤为什么忽然关心起她的年龄来了。便笑道:“二十四岁。玉凤姐,你问这个干嘛?”玉凤笑道:“不干啥。我是说有没有对象。现在也转正了,工做也稳定了,该找个对象把婚结了。这也是大家最操心的一件事。我也很操心。”只见英子笑着说:“玉凤姐,你比我还大都不想这事我怎么会呢,再说我虽然转正了,但事业未成急着结婚干嘛。何况你也知道我和吴波的关系很好,虽说没有说定但和定了是一样的,这你不是不知道。”又说:“今辈子非他不嫁,他敢背叛我,我想他也没有好日子过!玉凤姐,你说吴波敢背叛我和别人结婚吗?”玉凤听了更加害怕。简直吓得心惊肉跳。她很不好意思就笑道:“当然不敢,你们两不是很好吗?我不过闲问问。”又说:“这一向也不见你到我们村来了。不当我们村的村官连我也不想了……”英子笑道:“看你说的,我成什么人了。宋春在的时候我经常去,你也知道她爱唱歌,弹一手好琴,我很喜欢她。你也一样,我们三个都是好朋友。我想,以后打扰你的时候多着哩,只怕你还厌了呢。”玉凤笑道:“怎么会?你现在是国家干部,当了官了,以后只有我巴结的份儿,我怎么会厌你呢,求你还不知肯不肯赏脸……”英子一边送她出门一边笑着说:“玉凤姐,真羞死我了!我要是那样的人,我们也白是好朋友!”玉凤回头笑道:“别介意,开个玩笑。谁不知道你的为人。吴波娶了你真是他一辈子的福气……”

      在回家的路上玉凤想到这件事着实为喜生担心。她想,要是让吴波和宋春结婚英子必有一场大闹,后果将不堪设想。她真的为喜生担心,但又觉得无能为力。

      吴波和宋春结婚的日子不能再拖了。

      在临近结婚的那几天里,喜生给玉凤的任务就是观察英子的一切表现,把管好英子的任务交给了她。在吴波和宋春结婚的时候必须把英子关在家里不能让她出来。胡娜、梦姣、梦兰、才旺、老大,尤其是建华早就知道吴波和英子的恋爱关系十分密切,现在却要和宋春结婚,都为喜生捏着一把汗。喜生的两个兄弟,还有他的侄儿侄女都知道这件事,虽然大家心里都非常喜欢,可是英子的伤心却让大家心里很难受,尤其是喜生更是提心吊胆。他们认为在吴波结婚的时候会有一常大闹。这场戏大家都不愿意看到。

      结婚的那一天家里十分热闹。喜生准备了一百多桌酒席。请了乡政府的全体工作人员,还有各村的支部书记和村长。让有名气的乐队在家里唱歌跳舞。宋春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姨、舅等亲戚也都从老家赶来参加女儿的婚礼。这让喜生、胡娜、玉凤更加提心吊胆,更加害怕,愁得吃不下饭。他们也不知道这件事该如何办才好。玉凤在前一天就来了。她就住在英子的家里。她对英子的一举一动都很关心,象一个地下特工一样。她真的害怕英子会发疯,明天要大闹一场。

      这天一早英子就起了床。她十分严肃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她穿着吴俊亲手给她买的那身衣服,戴上金项链和那个漂亮的戒指。英子脸上从来不擦油抹粉,今天却认真地化妆了一下。玉凤心想:难道她要与宋春比美?难道她今天真的要大闹一场?这一定不是好现象,今天的婚礼一定让吴波很难堪……英子打扮完了以后对玉凤道:“玉凤姐,咱们走吧!”玉凤看着她笑道:“英子,吴波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我看他结婚你就不用去了,我们就在家里呆着,等过了今天的事我们再去看他也不迟。”英子道:“玉凤姐,虽然吴波背叛了我,我心里很生气,但这件事我不去也不好看,至少也应该到那里应付一下,要不让外人看见我们两家仇人似的,更不好了。再说我们家庭从来都很和谐,今天我要不去大家会怎么看呢。”玉凤听着也有道理,心想英子是个聪明人,她不会不给吴波和喜生这个面子,要打要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闹。她相信英子!说着两人一前一后从大巷里走过来了。胡娜在门口见玉凤和英子从巷里走过来了急忙回去对喜生说了,喜生急忙出来远远地给玉凤使眼色,意思是:你怎么把她给带来了呢?你应该跘住她……可是已经晚了。只见英子进了门一直朝北房里跑,一边走一边笑嘻嘻地说:“新娘子打扮得怎么样了,让我瞧瞧……”吴波急忙从里面迎出来笑道:“一切都好了,就等着你指点哩!”只见英子把宋春拉到自己面前看了又看笑道:“真真的象个天仙似的,还行。”说着又把自己的项链和戒指给她戴上还说:“把这个用上就更漂亮了。”说着一手挽着吴波一手拉着宋春从北房里走出来。大看了十分惊奇!都说:“这是怎么回事呢?”

      喜生、胡娜、还有玉凤他们都惊呆了!喜生的两个弟弟问:“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呢?刚才我们也很担心。我以为英子是来闹事的。他们三人原来很好呀!没有的事你怎么乱说一通,让我们也虚惊一场。”喜生摸摸自己的头也说:“是呀,我也很奇怪!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也不知道?那时我心里也很害怕!”

      就这样大家喜喜欢欢地度过了今天。

      本文标题:党头书记(三十五 让老人虚惊一场)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347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