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党头书记(四十七 在杭州的日子里)

  • 作者: 张海珍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27
  • 热度23536
  •   在火车上吴波问他堂弟:“你爸爸这次给咱拿了多少钱,够咱们花吗?”吴贵道:“足够了。”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说:“这上面有五十万,不够还可以打。”吴波听了叹道:“弟弟,你真有福气。你爸爸有很多钱,你的日子要比我好得多,我怎么就遇上这样一个爸爸!他一辈子就知道为别人办事,一点儿也不想想自己!”吴贵也叹道:“哥哥请别这么说。我爸爸虽然很有钱,可是你也知道他的手段大,也很会享受,他手里的那几个钱会花完的,到最后谁知道他会给我们留多少?再说我们自己也要想办法赚钱,不能靠老人养活。人常说:左手有都不如右手有。等爸爸别墅建成了,我想到杭州做生意,自己赚钱。哥哥,你呢?有啥打算?”吴波不便说出叔叔让他先入党后掌权的前程,笑道:“先在家里混着,靠种地为生。你也知道宋春有了孩子我也离不开。再说宋春也不想让我出去。总想让我陪在她的身边。”其实吴波无时不在想很快拿到村长这个职位,等自己掌了权就可以捞到很多油水。这几年在村里他听到其他几个村的村长家庭很快地富起来,就是因为这个职位有钱可捞。再说陈庄有云仙洞这个项目,再加上村里还需要扩大新农村建设,投资的地方很多,需要大批资金。这些钱都要给上面要或者筹集。再加上有爸爸这层关系,政府的人都认识,只要自己多跑跑会拿到很多钱的。不过这话不能对堂弟讲。吴贵听了笑道:“哥哥,我知道你的心事。因为宋春太漂亮了,你们又是新婚自然不肯离开。如果我有你这么个媳妇我也舍不得离开她。我们会天天厮守在一块。”吴波笑道:“这是感情问题。但是没有钱感情也会慢慢淡薄。没有钱日子还怎么过,家庭也就没有温暖。吴贵,现在这个时代没有钱一切都无从谈起。”吴贵道:“哥哥说的也是。钱,真是个好东西。我们今后也要想办法多赚钱。有了钱就有了一切,有了钱就能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吴波笑着说:“我也是这么想的,生活的确是这样。可是我不知道爸爸每天都想些什么。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村长也没见他有很多钱。他成天都干些什么呢?”“伯父吗?我知道。”吴贵说:“他很高尚。每天都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上。因为他是党员。可是党员也要过日子呀!”吴波也笑着说:“是呀!党员也要吃饭,穿衣——”

      在杭州的几天里吴贵通过爸爸的朋友关系很快地把货发回去了。吴贵和哥哥再没有事可干了,于是就在街上逛荡。一天吴波来到一家旅馆门前见门上写着“新星旅馆”几个字,心里十分奇怪。因为新星俱乐部的案子让他对“新星”这两个字感到很刺目,便不由得走了进去。当他还在四处观看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吴波哥,好久不见了。”“你怎么也来到这里?……”他回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原来在新星俱乐部里的那位浙江姑娘赵小霞。他没有想到三年后的今天又在这里见到了她。她还是那样漂亮。白皙的皮肤,大大明亮的眼睛,乌黑的头发,袒露的胸衣,时髦的穿着……他急忙上前笑着问:“小霞,你怎么会在这里呢?”那姑娘笑道:“自从新星俱乐部倒闭以后我们几个就商量着合伙在这里开一家旅馆。生意还不错。”说着朝里面喊了一句:“张敏,你们快来看谁来了……”不一会儿原来的几个姑娘都从后面跑出来,见了吴波如见了亲人似的。大家围着他问:“宋春姐姐怎么样?现在该有孩子了吧?王哲听说枪毙了,这个人怎么这样坏,我们那时怎么一点儿没看出来。他平时笑咪咪的好像很和气可心竟这么毒辣。……你们住在哪里,不如搬到我们这里来,几年不见,我们在一块聊聊……”吴贵不知道内情,吴波告诉了他。因为都是熟人,吴波和弟弟就住进新星旅馆来了。

      吴波兄弟在这里十分逍遥。吴贵由张敏侍候住在另外一个房间。浙江姑娘小霞和吴波住在一起。晚上浙江小霞侍候吴波洗完澡,给床上铺好,便坐在他身边问:“吴波哥,你在这里住多久呢?”吴波笑道:“说不一定,三天五天或者一个月。不过,今天有你陪着我真的不想走了。”姑娘急忙抱着他道:“真的,我也不想让你走。你就在我们这里多住些日子,费用不用你发愁……”因为热吴波见她把自己的衣服也解开了。他看见她那美丽的身子了,不由得把她抱在怀里问:“当初在东官那个身体强壮的小伙子说要娶你,后来怎么样了?你怎么没有嫁给他?”姑娘叹道:“别提了,他家在山区农村,家里很穷根本养不了我。很快我们就分手了。后来他还来到这里找我,被我的姐妹们赶走了,连我的面也没见。听说他走的时候哭得很伤心,当时我心里也很难受。张敏骂我:‘别那么心软,世界上好男人多的是还愁嫁不出去!’后来他还给我打电话,让我流了好多眼泪。”吴波也替那个年青人叹气,伤心。他说:“这怎么行呢,既然你们的感情很好就应该嫁给他,难道钱就那么重要吗?”只见浙江姑娘歪着嘴儿说:“波哥,你怎么现在还这么傻,这个年代没有钱可怎么活呀!你知道我们这里住一夜多少钱吗?”吴波问:“多少?”姑娘道:“最低也得三四百,高的还有七八百一千的呢。在杭州这样的消费还算最低的。你想想没有钱怎么行呢?”吴波一听吓得连舌头都探了多长。他看着姑娘笑道:“这样的消费我们可住不起。不过我弟弟有钱,他能消费得起,我是沾了他的光。”说着就把他爸爸建别墅的事和他俩来杭办事的话对她讲了一遍,小霞这才明白。她说:“今晚不谈这些,我们难得见一面,让我们好好在这里乐几天,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面。”说着就和吴波睡下。他俩共枕一个枕头。吴波看着她那漂亮的脸蛋问:“你现在还干过去那生意吗?”姑娘道:“自从离开东官以后我就再也不干了。张敏是我们的老板,我也是股东。在新兴剧乐部我们也赚了不少钱。今天你们来了特殊照顾。怎么,嫌我不干净,如果嫌,我立刻就走……”吴波急忙拉住她说:“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不过白问问。你不干这个更好。以后要小心点,别和那些不干净的男人来往,小心染上怪病。你年纪还小,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染了病那可不是玩的。”姑娘道:“这个我知道。再说我是股东,每年也分不少红,没有必要这样。”吴波道:“这样就好。以后给你找个人结婚好好过日子,夫妻共同开个店……”浙江姑娘见他这样关心自己心里非常感动。过去她接触过很多男人,他们一上床什么话也不说,就知道解衣扯裤,拼命地快乐,从来没有听到过象他这样温暖的知心的话。过了一会姑娘才把灯熄了,吴波这才搂着她温存起来。第二天姑娘更加尽心地服侍吴波。认为他才是自己的知已。她想:如果自己能找到这样的男人多好呀。

      吴波兄弟二人从西湖游了一天回来真有些累了,正好打算休息一下,脚一进门看见一绝色女子正在给几个观众唱歌。这女子看样子二十岁左右。身材苗条,体态艳丽,文彩丰富。这时她看见两个飘逸俊秀的青年男子从外面进来便把一双秋波似的目光直直地投在了他俩身上。吴波也是一样两眼直直地看着她,像傻了似的,早把一天的疲劳忘得干干净净。这时他的精神忽然抖擞起来,也在旁边坐下听她唱歌。这时小霞姑娘看在眼里。她知道吴波的歌也唱得非常好,真想让他和这位姑娘比试一下。便来到他身边说;“波哥,你也来一首吧,你的歌唱得不会比她差。”吴波向来争强好胜,何况又是和这样一漂亮的姑娘竟比。他乐意做这样的事。他认为结识这样一位女子是他的荣幸。他真想让她见识见识,和她说说话。经过小霞姑娘的介绍,吴波登台亮相了。他虽不着装打扮,但也神采飞扬,歌声优雅柔和,韵色浑厚,情意绵长,如高山流水一般,博得大家阵阵掌声。小霞姑娘见自己推荐的人很受欢迎自己也颇受鼓舞、心里十分快乐。她的眼一直盯着他,好象吴波是她的亲人似的。唱完听众渐渐地散去。只见那位姑娘对她的观众说:“你们先回去吧,我还要认识认识这位歌唱家呢。”说着就来到吴波的身边。吴贵的兴致也非常高涨,便叫了一桌酒菜,他们几个人一边吃一边聊起来。

      原来这姑娘名叫李莎,在杭州音乐学院上学,因家庭交不起学费常来宾馆、酒店唱歌赚些钱维持生活。今见吴波长得飘洒,歌儿也唱得非常好,真想认识一下。他们谈到唱歌,谈到音乐艺术,谈到当今歌坛新秀那个人音色如何,那个歌唱家有音乐艺术天才……两人十分投缘。李莎道:“今天能和两位相识,真的让我很感荣幸,不知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吴波笑道:“我们还要在这里住好些日子,你尽管来!”吴贵急忙说:“姑娘想来尽管来,我们非常欢迎!”他们聊了很长时间,吴波见时间不早,姑娘还要回学校去,便各自散了。小霞姑娘见李莎非常喜欢吴波便远远地送了她一程。路上谈了好些话。不知她俩都说些什么。只见两个姑娘神神秘秘,鬼鬼崇崇的样子,路人看了十分可笑。他们虽然不认识她们,但见这两个姑娘长得出色又说又笑神神秘密,鬼鬼祟祟的样子都不由得把眼光投过去看她们。其实她两正在说事。这件事暂且还不能告诉大家。

      当晚吴波看了一会电视,想着小霞姑娘也该来了。他正在想她,忽然门慢慢地打开了一条缝隙,先是一股幽香扑面而来,接着一位女子娜娜婷婷地向他走来。她轻着纱衣,暗穿裙带,如仙女似的飘然移动。因为是晚上,灯光微微,吴波不敢认识,还以为是哪位女郎进错了门……只见那姑娘笑着说:“怎么,不认识了!”这时吴波才明白是她,笑道:“李莎,怎么是你。”只见李莎道:“难道你不欢迎。这些日子大概是她在侍候你吧,你真有福气。浙姐可是我的好朋友,她经常照顾,让我赚好些钱。今天是她让我来侍候你的,你不会嫌气吧。我可不会像她那样把你侍候得周周到到服服贴贴。”吴波立刻站起来迎接让她坐下,笑道:“今天你能来我求之不得哪里还敢嫌气。”李莎笑道:“只要不嫌气就好。”说着便坐在他的身边,对他说:“波哥,你今天的歌唱得非常好,让我十分感动,可惜我们不能在一块经常切磋让我感到十分遗憾!”吴波道:“李莎,今天见到你让我感到非常荣幸。我想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不过……”李莎见他有些忧虑便问:“波哥,你不过什么?你究竟想说什么?”吴波看着她苦笑了一下说:“李莎,难道你就这样打发光阴吗?”李莎听了更不明白,她问:“吴波,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认为我现在是如何打发光阴的?”吴波道:“李莎,你年龄还小,应该在学校里好好学习、毕业以后找一份好工作,发展你的才华。可你现在这样混下去能有好结果吗?”李莎听了他的话立刻感到脸红发烧。心想:他原来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便冷笑道:“波哥,你以为我是靠卖身赚钱的吗?我的身子一定很肮脏对吧!可是我实话告诉你,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只靠唱歌,弹奏一些乐器赚钱。因为我家里很穷,还有弟妹上学,爸妈是农民,根本交不起学费……”吴波笑道:“李莎,我可能误会你了。可是我也是关心你,心疼你,害怕你走到这条路上去了。你能这样想就更好。不过现在发展个人才能有很多平台,你不能想些别的办法,比如:到电视台、组织个人演唱会……”李莎道:“你想得太天真了。电视台是容易上的吗?一是要有人,有关系,二是要有钱,三是唱歌基础要好。首先前两个条件我没有,根本没门。组织个人演唱会更不可能。所以只能这样混着。”吴波看着她心想:她既然这样干净,卖艺不卖身,可是她今晚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呢?她说她那位浙姐让她来侍候我,那么她侍候我什么呢?难道她也象她一样同我上床吗?她今晚还走吗?如果她真的那么干净的话今晚一定是要走的,可是他看她不象是要走的样子……他心里很疑惑。不知道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便笑着问:“李莎,这么说你也下榻也在这个旅馆,以后我们可以长聊了。你住在哪个房间,明天我可以找你。”李莎笑道:“这么贵的旅馆我住得起吗?”吴波道:“这么说你还要回到学校去的。学校离这里远吗?要不我送送你。”只见李莎看着他笑道:“今晚我不走了。既然浙姐让我侍候你,我就得陪你……”吴波很吃惊地说:“这怎么行,你还是个姑娘,我不能这样白白糟蹋了你。要不你还是找她去和她们住一块儿。我的确担当不起,而且也毁了你清白名声。李莎道:“波哥,我愿意。而且还有第二次第三次。陪你这样的人睡觉是我的荣幸!”说着就扑在他的怀里哭起来。她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傻的男人,为了女子的清白不愿接受姑娘的第一次爱情。她躺在他的怀里说:“吴波,你是我第一次遇到让我喜欢的男人。我真的不是在玩弄感情,不是开玩笑。更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图一时的快乐。我是爱你,喜欢你。和你在一块我感到很快乐,很幸福。请你给我这个机会吧!难道你不喜欢我,要不就是看不起我,嫌我不干净,下贱,是一个靠卖艺为生的女人……”吴波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说:“李莎,我没有这样想。我觉得你是一个很纯洁的姑娘,天真的女孩子。我是一个有妻室的人,不应该去占有你。你应该找一个没有结过婚的男孩子和他一块儿生活。我这样的人不值得和你一块儿睡觉。我怕弄脏了你的身子,让你变得不值钱。真的,我很害怕。你应该珍惜你自己,人生只有一次呀!”听了吴波的话,李莎很感动,她哭着说:“请不要这样。我来你这里早已经想好了。现在我什么都不管。今晚我一定要得到我想要的。不要再说了,睡吧……”李莎将灯熄灭。吴波还是不肯动作嘴里说:“李莎,你太傻了,你的年龄才多大,二十岁吧……”屋里黑洞洞的。他听见细细微微的响声,原来李莎在解她的衣服,还有微微地喘气声,嘴里咕咕哝哝地报怨声。不一会儿他感到她全身的美投到他的怀抱里来了……这一夜虽然让他偿到姑娘的第一次甜蜜,但也让他感到很内疚。这又让他欠下了一笔情债。外面的那位小霞姐姐一直关心着屋里的动静,见灯灭了心才放下来,回到自己屋里去了。她想:能让自己的“客人”偿到更多的甜蜜和幸福也是她的快乐。

      可是没有几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晚上吴波和弟弟从公园散步回来,突然几个歹徒把吴波架走了。吴贵在后面穷追不舍,可是被两个家伙拦住了,对他说:“这家伙玩了我大哥的女朋友,今天我们拿不到十万元小心敲断他的腿!”吴贵急忙说:“朋友,钱的问题好说,可是千万别伤害我的哥哥。你说钱打到什么地?”那个人给了他一个账号。吴贵笑道:“你们等会,我立刻去办。”

      原来这伙人就是吴波在唱歌时看到的那几个人。这些人也很喜欢李莎,见吴波抢了他们喜欢的女人心里很不高兴,所以才想出这一招来出出他们心中的怨气,也是想弄点钱花。他们把吴波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放狠狠地揍了他一顿,后来听说钱打到帐上才放了他。

      晚上李莎又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来了。她一进门就抱住他亲吻,在身上又摸又揣,只见吴波疼得大喊大叫。这把李莎吓了一跳。她急忙问:“吴波,你怎么啦?我一进门就看见你脸色不好,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呀!……”她说着就掀起他的衣服,见全身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创伤吓得问:“这是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只见吴波蔑视地看着她,冷笑道:“你不是说你很干净吗?你不是说你没有男朋友吗?你不是说你是第一次吗?我以为你很天真,很纯洁,原来你并不是这样的人!你很肮脏……李莎,你的男朋友今天把我打了一顿还敲诈了我十万块钱。就是那天我唱歌时看见的那几个人。我想你也认识。不会是你指使他们来的吧?原来你们是一伙的。”李赵莎听了他的话气得面貌全非。她跪在他面前痛苦流涕地哭着说:“吴波哥哥,难道你相信他们的话吗?他们经常听我的歌不错,我也得到过他们的帮助,可是我决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真的没有欺骗你。请你相信我。我向你发誓,我如果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就立刻死在你面前。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学生,以后我还要堂堂正正的做人。只是眼前有些困难,只能这样混着。但我绝不干那些不干净的事。他不是我的男朋友,我也没有这样的男朋友,他们是借机敲诈你……不过这些钱我会讨回来的。要不我就去报警!……”吴波见她哭得很伤心,态度十分可信,便把她扶起来。也落泪道:“李莎,我相信你。请你不要再说了。”过了一会李莎替他脱了衣服,见伤势不轻,便伤心地哭道:“这伙贼竟然下手这样狠!”这天夜里李莎一直陪着他,给他不停地擦洗,敷消炎药,安慰他……一会儿向问他想喝什么,一会儿又向他想吃点什么,比平时更加体贴周到。吴波全身疼痛不能睡,李莎也不睡一直看着他。第二天还是这个样子。她一直没有离开他的房间。吴波虽然疼痛,但难得美人这样的服侍心里也十分快乐。那个小霞姑娘也不时地来照看,伤心地陪他说话,这也让他很满足。

      第二天李莎把那十万元也要回来了。吴波兄弟商量,既然扔出去的钱又回来了,全当少要回来五万,便拿出一半送给李莎。让她以后在学校好好学习,再不要到外面唱歌了。李莎感激不尽,坚决不收。经过大家耐心说服她才收下。从此李莎十分感谢,说今后一定要报恩两位。

      本文标题:党头书记(四十七 在杭州的日子里)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464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