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二七 理想友谊爱情诗心)

  • 作者: 山河女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29
  • 热度25064
  •   二十七、理想友谊爱情诗心

      苏月桐不可名状的痛苦和自己内心诸多说不清道不明、不能说也不便说的矛盾,让史微的心烧成了一团炽热的火。这莫名其妙的火焰喷射而出,就化作了两首希奇古怪的诗:

      瞬间内在
      一个偌大的乾坤,
      覆焘千容,包罗万象。
      它济济泱泱不便审度,
      是否能换一个方式?
      
      思路伸展不开,
      凝聚、凝聚,缩成一个
      趋于消亡的黑洞,
      一个竭力忘却的庄严念头!
      如此百般的忍耐,
      换不到一次幸福的超越;
      这般离奇的错位,
      引不起丝毫振动!
      愁绪高高在上,
      热烈的氛围中,
      它也欢畅!
      是不是操之过急?
      庄严的黑洞变得恐怖,
      稳重的沉默成为威胁。
      这就是必然的趋势
      必然的结果?
      
      相信愚公移山!
      相信精卫填海!
      只是,眼前的沟沟壑壑哟,
      要走到哪一月?哪一年?
      哀愁总在不断扩张,
      诅咒也是枉然。
      于是,在这个偌大的乾坤里,
      王屋是风景,渤海也是风景!
      
      矢志不渝的志向哟,
      是弃儿,是被尘世忽略的生命!
      乾坤倒转时,万物上下翻腾,
      它在坠落,它又在飞升!  
      
      丘陵,我的情人
      我不需要镇静,
      尽管我罕见的激情遭到诽谤,
      尽管“疯狂”的字调冲击鼓膜,
      我仍然不需要镇静!
      
      残忍啊,您这占卜算卦的先生,
      您清楚地知道我渴望爱情,
      却非要预言“先事业后爱情”,
      您是要浇灭我火热的心么?
      
      不是宽旷不是广漠,
      看到的就是你的弯曲你的幽深;
      不是高雅不是华美,
      呈现的就是你的原始本性。
      封闭而不露痕迹的神秘天地,
      你的心里藏着什么秘密?
      丘陵啊,我无动于衷的情人,
      (无动于衷么?)
      你能鸟瞰磅礴的大海?
      你能仰望朴厚的高原?
      无可奈何的叹息,
      在你也只有这样的时刻!
      平原的坦荡大海的壮阔并不遥远,
      你熟视无睹你无法发现;
      高原的宽厚雪峰的连绵婉约可见,
      你孜孜以求却不能明白。
      丘陵啊,我无所适从的情人,
      你的爱情是峰峦叠嶂是谷吟溪唱。
      你借助松鸣鹤舞演示你的爱情,
      但你的瘴气也随之升腾。
      你不是还有冷静吗?
      你千岩万壑是不是深思熟虑?
      你不是还有平缓吗?
      你良田万倾是不是养精蓄锐?
      你不用担心像大海那般剧烈地颤抖,
      你也不用担心像高原那般亘古永恒,
      激情澎湃的大海毁灭生命,
      成竹在胸的高原窒息热情。
      而你,不管你是怎样,
      你都是如此这般地适宜于生命的生存!
      我爱你,我是你胸怀里的一株草!
      飘摇摆动,绿了又黄,黄了又绿。
      我枯你苍凉,我荣你繁茂。
      我的生命微不足道,
      可是,在你的天地里,
      凄风苦雨时我愁眉紧锁,
      阳光灿烂时我眉开眼笑。
      我植根于你的胸怀,
      能绿时我绿,能荣时我荣,
      我是那么的自由自在,自鸣得意!
      丘陵啊,我无可比拟的情人,
      生命不必谨言慎行,
      就像我,迎接风雨追逐阳光,
      一切都可以忘乎所以,忘乎所以!
      
      史微把《瞬间内在》誊写了一遍,送给冉老师看了之后,又拿给苏月桐看。冉老师说史微以前的诗充满了一股不可阻挡的正气,而现在写的诗不好理解。苏月桐则说史微的诗气象万千,意境悠远,交之以前很有长进。冉老师的意见,史微颜面上谦恭地接受了,但心里并不服气;她相信苏月桐对诗的评价更为客观。当然这不排除朋友鼓励自己的善意,但如果说现在写的远没有以前的优秀,主观上她是接受不了的。她怕自己犯了骄傲自满的臭毛病;也想到苏月桐与自己属于同类型人,她的意见难免有失偏颇;于是又用复写纸誊写了几份,分送给芳韵、陈桂娥、张武、戴铭等一众同学看,请他们畅所欲言。
      
      戴铭文章写得极好,他和唐大业一起,都是冉老师的得意门生,高二.四班的文学兴趣小组就是他们领大潮。本来他们是城里走读生,和史微没有丝毫共通之处,如果按照史微以前的原则,是不会和他们有往来的。但因为史微自作多情地在心里把戴铭当作自家弟弟,再则开通的冉老师使大家像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一样,形成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热闹风气,没有严格的男、女生界限,没有严格的城、乡生阵营;史微因此得与大家诗文往来。唐大业和戴铭的散文诗清新、隽永;魏建东的杂文一针见血;张武的诗歌气魄宏伟;陈桂娥的文章不让须眉;杨红玉的藏头诗更是独一无二;等等等等,大家互相切磋、互相激励,又各显神通、各领风骚,还可自守精神家园,这让史微感到轻松自如。不过,相对于别人,史微其实还是很保留。她与人交往局限于谈论文章,私交仅芳韵一人。为了提高作文水平,史微异乎寻常地勇敢,她甚至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自豪:“我其实能为我的理想行动起来么!”史微非常喜欢冉老师带的这个班,尽管这个班的风气在学校颇受异议;尽管这个班的总体学习水平不是很高;但古人说“有所长必有所短”,万事求全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你能凭现在的考试成绩判断学生将来的人生成就吗?
      
      这个校园似乎很大,这个校园又似乎很小。在史微渴望见到秦安之时,它变得非常之大,大到她用心寻找千万遍,它也不肯暴露他的行踪;在史微沉浸于自己的理想世界完全忘了秦安之时,它又突然变得非常之小,小到一下子把他杵在她跟前。这天在厕所外的路上,史微低头走路,本能地感到对面走过来的人一点也不看路,如果自己再不避闪,说不定就会与之撞个满怀。史微抬眼一望,是秦安之。秦安之并没有低头走路,他早看到她了,是要与她打招呼。诚然,秦安之无时不刻都在她心中;诚然,她的《丘陵,我的情人》是因秦安之而作;但是,秦安之的躲避已经使他自己在史微心中成为一个意象的概念。史微爱他,但秦安之一次又一次地拒绝出现早让史微对他不再存有侥幸心理。史微毫无心理准备,看到秦安之脸带微笑望着自己,她仅仅招呼了一下,而想到自己的痴心一次次被辜负,心里不禁一沉,又生硬地回看他一眼,随之擦肩而过。
      
      回到教室,思忖刚才的情形,史微难以置信:“天哪,时时渴望见到,见到了竟是那样一副冷冰冰的脸孔。瑜卿,你知道我爱你爱得好苦吗?”史微无法平静:“我知道,对你来说,我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惨败已经是我爱情的定局,我还能做一些什么努力?瑜卿,我想你,要你,但我不能放弃自尊。天啊,她们的预言竟然是那样的灵验!为什么我一定要遭遇爱情的折磨?”史微无法忘记中考前的绝望和等待,无法忘记秦安之的拒绝出现给她心灵带来的创痛。但是,秦安之的主动招呼又在她心里燃起了一丝爱的希望,她恼恨刚才的冷漠:“你畏缩了,你担心被拒绝从而不敢追求了。被拒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担心被拒绝而时时徘徊在犹豫之中。生活中何处不存在拒绝?有拒绝才有接受!我们应该这样勇敢地想。”因为心中那一种焦灼般的渴望,史微不敢也不愿放弃。
      
      史微对自己的感情进行了一次非常坦率的剖析。还是在懵懂无知的孩提时期,银幕上的“潘东子”、“嘎子”是她心中的秘密。这秘密自从孳生,就一直不断地在岁月中更改脸孔。这是一种最原始最本能最不自觉地寻找,史微从来不曾明确地意识到,也从没有与谁诉说过。一天苏月桐看三毛书之后谈到这个问题,三毛几岁就懂得要为自己物色一个丈夫,苏月桐说她八岁的时候也知道要找男朋友了。史微想想自己,似乎也是这个年龄开始懂得喜欢可爱的男孩子。九岁时,有次父亲送她到辰阳姑母家,她住了一个晚上要回来,于是姑母大女婿把她送过河,她开始了第一次一个人从辰阳大路口走回史家村的征程。在大路口,她东瞧西望,无意中看见高坎上一户人家有个男孩子在屋外的火炉边,那模样特别像“东子”。从此以后,每当和父亲去辰阳,路过那儿时总要怀着期待的心情往那户人家瞧上一眼。这是史微最早的秘密,史微说出来,苏月桐笑,苏月桐也曾有过同样经历:“寻找爱人,原来这是人与生俱来的共同本性。”这是她俩读三毛得到的结论。
      
      认真说起来,史微主动心怀这样的爱慕之心去看男孩子,到目前为止历经五次。松溪中学的时候,史微也曾经历过这样的秘密,那男孩也有“东子”一样的外貌和懂事。与张德祥的“相好”,史微完全是被动走到那个位置。后来是林涛,再后来就是刘琥珀。但他们都如史微心中天边的云,史微心怀喜悦地看到了他们,一忽儿忘记了,再看天空很干净。严格地说史微只和两个男孩子有过交往,一个是张德祥,一个就是秦安之。与张德祥交往史微是被动的,而与秦安之的交往,自始至终都是史微在主动地努力。秦安之远不如张德祥英俊,但松溪中学之后,史微撇弃一切外在的东西,进入追求生命内在价值的成熟状态。史微后来感谢谢一铃,感谢那次永生难忘的全校公开批评会。那次挫折重新铸造了史微,她首先学会了沉默,此后所做的第一件要事是爱慕居里夫人,写诗发誓要做一个真正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梦想生命的价值像居里夫人那样与日月同辉。理想的种子埋在她心中,反映到爱情上,就是她再也不注重爱慕对象的外表,而特别讲究此人是否合乎她心中成材的标准,是否品德高尚。这其中,村里史洪亮、雷云儿也给了她一个重大的生活启示:仪表堂堂,风华绝代也许损人利己、道德败坏。说到这两个人,其实史微早已没有当初那么恨他们。可认真计较起来,史微也是自他们之后对外貌华美的人不屑一顾的,甚至包括自己。史微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认为她活在世上是拿外貌做本钱。外貌是父母的作品,如果一个人要靠外貌达到目的,那得多悲哀。故而,在寻找自己心目中的爱人时,史微强调的是才华和品质。由此可以看到,林涛不是很英俊,刘琥珀也不英俊,但他们都努力学习,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种积极向上的生命力。秦安之这两种特质就更加突出了,史微为他而作的第一首诗《你》,再好不过地解释了她爱慕他的原因。
      
      福兮祸所依。史微知道,造成自己今天生活这么被动的原因,除了自己为追求生命达到永恒而做出的许多努力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外,更主要、更直接的原因还是美丽带来的麻烦。柳锦云看到自己就把自己当作她的对手;除了外貌,还有什么原因能让她有这样的想法?苏月桐常常预言自己将来的爱情不会幸福,预言男孩子爱自己会爱得很苦,还不是从外貌出发来判断?可是,包括十四岁前的岁月,自己何曾以漂亮自傲过?这是一个美丽生命注定要遭遇的悲哀,红尘的可恨既在于此!
      
      对于许多事情,史微其实心里有底。因此她对秦安之说:“生活在这个世界,我可能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而一个人所能失去的,我又全部失去了。我可以毫无顾忌地讲话,也可以毫无顾忌地行事。一切都真正地无足轻重吗?我想所有的人都有一个在她(他)自己看来很客观的想法。人本来就各有一套自卫的武器,说这个并不就是悲观失望。”史微又说:“我的能力极为微弱,和我打交道你不能有任何长进。在将来的日子里,如果你真走远了,我或许有可能再在我的周围寻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那时,你会成为曹园菊第二。向你暴露心事的时候,我总忘不了远在二中的曹园菊。你信吗?我曾幻想过我和她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第二。真的,我发现你俩有许多相同的地方,而对于你们两个,我又有近乎全部相同的态度:我只知道向你们输灌我的思想而求得帮助,却从不关心你们的一切。想起这点,我常感到好笑。其实你们知道我对你们持何样的心!我很自私,而如果有一天你们彻底地离开我,但愿我这种自私不是我失去你们的原因。”
      
      史微把心思写在纸上,装在口袋里,机会来了,她把它递到了秦安之手里。

      本文标题: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二七 理想友谊爱情诗心)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471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