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男生女生
文章内容页

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二八 该有勇气承受嘲笑)

  • 作者: 山河女儿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5-30
  • 热度27250
  •   二十八、该有勇气承受嘲笑

      五。四青年节到了,高二.四班的黑板报要换新内容,班长王小月叫史微出一首诗,史微就把《瞬间内在》交给了她们。这天下午,史微吃过晚饭回到教室,发现黑板报已经竣工,观之整体效果很不错,自己的诗端端正正在当中,心里甚是高兴。史微当初担心黑板报内容多,而那首诗太长,写上去很有可能影响版面结构的协调和美观。现在看到黑板报,才知自己是杞人忧天。这个班不亏有这些货真价实的兴趣小组,擅长美术、书法的同学,把这块黑板当作自己才华的用武之地,每个部位都被他们进行了精心的构思、设计,因而什么文章放在什么地方,都显得那么恰到好处。黑板被他们分成三大块,左、右是散文、笑话、名言警句,中间是诗歌。诗歌因为体裁和行数,被分成两竖排,并用细线雕出,全诗又被彩笔勾出花边,给人一种“园中有园”的感觉。它虽占去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板块,但黑亮的黑板上,白色的粉笔字字体娟秀分明,所以并没有妨碍整体结构的协调和美观。这得归功于热爱美术和书法的同学。

      史微看完其他内容回到座位上看书。这时,同学们也都陆续来到教室,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儿,教室后面传来几个男同学高声喧哗的嬉笑声。史微仔细一听,他们是在拿她的诗戏谑、调笑。史微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姚尧、魏建东和另外两个同学在那儿得意忘形地大肆叫嚷。他们一个人怪叫,两个人哄笑,三个人指手画脚,极尽夸张之能事。原来安静的教室,现在充满了他们阴阳怪气的喧嚣声。

      史微越听越沉不住气,越听越恼怒。她不怕别人说自己的诗写得不好,但以这样一种轻浮的方式和态度对待她的诗歌,她觉得屈辱:“这是挑衅!这是存心要我难堪!”她忍了好一阵子,希望他们能停止他们的怪叫。但他们好像对自己的行为着魔了一般地没完没了。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愤怒的史微走到教室前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道:

      姚尧、魏建东等,你们拿别人的文章作笑料,在那儿手舞足蹈,阴阳怪气地叫嚷,那一刻,对于你们是不是人,我感到极为怀疑。我没有本领掩饰自己的心胸狭窄,你们拿我的文章调笑,我感到无尽的耻辱向我袭来。听到你们那近似魔鬼的怪笑声,我不知道拿什么来平息心中油然而生的气愤。在此,我不得不承认,我没有你们那种让人听了就能感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声调来同你们媲美。不过,你们也别太高兴,你们如果是人,充其量也只能属于“瘪三”之流。别人伤害你们的自尊心,你们不会感到气愤?你们不在乎?也许是吧,因为你们是一群地地道道的无赖。

      本来,史微坐在自己座位上的时候,许多同学就在观察她的反应。她起身走上讲台,同学们的目光也随之移动、停留。等她写完回到座位上,教室变得非常安静,在黑板报前肆无忌惮哄叫的同学,也随着这安静而安静了下来。后到的一个男生,走进教室看着黑板上这段话,好事地大声高念,他的同伴没有附和,教室出现了紧张气氛。

      史微此时心中充斥着无量滋味。起初在她脑海里,除了回荡着姚尧、魏建东等人尖锐的笑声和叫声外,就是由此而生的屈辱与气愤如狂飙巨浪。而等她进行了“还击”之后,她的心灵依然无法平静。史微下晚自习就回到了寝室。

      苏月桐回来之后,史微马上就把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对她说了。苏月桐语出惊人:“既然有勇气拿给别人看,就应该有勇气承受别人的嘲笑。”

      此话力拔千钧,史微闻之非常震惊。她像从一场噩梦中突然醒来,马上知道是自己错了:“是啊,既然有勇气拿出来给别人看,就应该有勇气承受别人的嘲笑么!”她在心里重复着苏月桐的话,对苏月桐顿生感激之心!她知道,在这关键时刻,苏月桐又帮了她一把。

      知错的史微说:“那我现在就去向他们道歉。”说完就想返回教室。

      苏月桐看着冲动的史微,无可奈何地说:“既然已经做了,又还去搞什么鬼!”

      此话很有道理,史微决定静观其变。史微反省这次行为,觉得自己就像受了刺激的神经病人,又发了一次疯病。她那一段话,交之别人对她的嘲笑,分量一点也不轻,肯定也会对别人造成伤害。接下来,她能够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是等待,是等待他们更厉害、更恶毒的攻击,并保证自己在这种攻击之下保持冷静!是的,她剩下要做的事情就是以平常心态听之任之。

      第二天,果不然黑板上出现了激烈反应:

      姚尧、魏建东等……

      是排列还是组合?
      但我毫不在乎。
      是狭隘还是耻辱?
      只有我们诗人清楚。
      本是一只破烂的麻头,
      但自以为圣洁、巍峨;
      亦知三岁的盲童,
      手摸也觉得蹩足。
      读者实则是出自无意,
      哪知招来致死的天祸。
      幸好我崇拜的布鲁诺,
      诅咒我也不甘示弱。
      莫道你真是伟大的诗魔,
      是鬼神亦能如何?

      这是姚尧写的。史微看着黑板上的诗歌,总觉得非常好笑,也不禁真的笑了:“所谓‘愤怒出诗人’,此话一点也不假。姚尧为反击而作的这一首诗真的写得很好。”史微读之觉得朗朗上口,不禁暗暗赞叹。

      黑板上,除了姚尧的诗以外,另有一行字:“肚子笑疼了。我想除魏建东外,这是名副其实的狗咬狗的尖锐斗争。——读后感”笔迹出自另一个人之手,是谁呢?史微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但无论是谁于她已经不重要。二十年后闻此班同学聚会史微赋得《金缕曲》曰:

      一往情深者,对时空,清歌一曲,泪如珠下。身隔人墙无重数,心驾灵犀快马,
      去驰骋、青春原野。把臂光阴些些涩,每三更入梦如何罢?吾自语,莫惊诧!
      张王赵李谁曾骂?到而今,当时笑怒,已然成画。离别人于尘中老,可否停杯细
      话?道往昔、音容无价。风雨阳光加我辈,若粲然红叶经春夏。此好景,长牵挂!

      这事在史微已经风平浪静,但在高二.四班却正是风起云涌之时。史微不知道别人背后怎么议论,她看到,身为班长的王小月是真的急坏了。也许是担心她看了黑板上的内容后再一次把事情闹大?也许是担心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总之,王小月说:“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我要亲自去问姚尧、魏建东他们。我如果不这样做,冉老师知道了就会怪我。”看着王小月脸上那副“天下大乱”的惶惑模样,史微劝阻无用,暗道:“她是真的受惊了。这可不能怪我们这群好战的‘勇士’。”让史微意想不到的是,她和姚尧等人的“交火”竟然在班级引起骇然大波,据说男生和女生进行了一场针锋相对的争论,男生已经向女生宣战,而女生的斗志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叫阵”的人是谁?“应战”的人又是谁?史微本来可以问问,芳韵、王小月给她说的时候,就有一种她们和她是“同一战壕战友”的意思;但史微真的没有了兴趣。她听的多、说的少,她们也就没有了热情;磨刀霍霍的“战争”就这样销声匿迹。这正是:

      偶因噪扰入迷津,失本心时张逆鳞。所幸一言平怪力,瘴烟消散认真身。

      本文标题:好梦流年(第六部 友谊与爱情 二八 该有勇气承受嘲笑)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4755.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