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文学小说言情小说
文章内容页

四十九 当上村长以后

  • 作者: 张海珍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6-01
  • 热度25501
  •   喜生相信自己的儿子不通过贿选就可以当上村长。他拒绝喜才用钱给吴波买选票。结果吴波被真正的选上了。

      儿子当上村长以后喜生觉得自己的担子更重了。过去自己干的时候他心里有数。他知道如何做才能当好一个村长;如何做才能不辜负党的希望,对得起自己的老百姓;如何做才能让村里的和谐、和睦的气氛一直永久地坚持下去。现在他不干心里就没底了。他不知道儿子能不能听他的话,按照他原来的路子走下去……他有这个担心,全体党员也有这个担心。所以今后他必提醒和教育他的儿子,如何垂范自己的行为,当好一个党的支部书记兼村长。虽然自己过去也有些点检不到的地方,但大方向是正确的。他觉得自己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他认为自己的一生是光辉的,没有做过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事。可是他的儿子也能像他这样吗?

      为了教育儿子,为了让儿子能够胜任村长这个工作,把陈庄搞得象自己任职的时候一样,他经常给儿子讲他在六七十年代是如何将捡来的伍仟元上交给政府的。自己是如何光荣地加入党组织的,如何抓贼治盗,如何让村里的一些坏人受到教育,如何大胆地在全国率先实行责任制,让自己的村民走上致富的道路。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他的儿子能继续坚持和发扬他的工作作风,把工作做得更好。开始吴波还喜欢听,觉得爸爸过去还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后来喜生不厌其烦地给他讲,他听腻了。他觉得爸爸过去很光辉,可是现在时代不同了,他那种人用不上了。他那种人吃不开了。现代人应该有现代人的想法。现在是改革开放时代,是市场经济。他觉得还是多听叔叔的话才对。他觉得只有叔叔才是自己生活的导师。只有听他的话自己才会发财,才能过上好日子。

      吴波当上村长以后,首先把给自己在选举过程中出过力的人请到食堂大吃了一顿,以报大家的恩。他觉得自从自己当上村长那天起他身边的朋友多了,一些人对自己更亲热了。尤其是村里那些漂亮媳妇、姑娘见了自己都是笑嘻嘻地。就连宋春也有这种荣耀的感觉。

      他正在去别墅的路上,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那个浙江姑娘小霞给他打来的。手机里的声音很着急。“吴波……李莎又在唱歌了……”他急忙问:“浙妹,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不是对她说了,让她别再唱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手机里说。“今年年底她可能要参加浙江电视台举办的青年歌手大奖赛。为了参加这个大奖赛她很快把你给她的伍万元花光了。我问她:‘你给吴波打电话了吗?’她说:‘我已经花了人家那么多钱,怎么好意思再开口呢。’所以她又开始唱歌赚钱了。吴波,你能不能再帮她一下。我看那姑娘挺不错的。她以后一定会成功而且一定会报达你的。她不是那种没有良心的女人。”吴波急忙说:“妹妹,你对李莎说让她别再唱了,好好学习,请一位专业老师指导一下,准备参加比赛。她的基础很好,一定能成功的。钱,我很快地给她打过去。”又说:“妹妹,我现在当上村长了,这点钱没问题,你让她放心,好好训练,争取比赛取得好成绩。”小霞姑娘听了高兴的说:“波哥,祝贺你……我很想你,希望你有空再来……”吴波也高兴地说:“我也很想你,亲一下,再见……”

      这件事情让吴波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他答应人家的时候说得那么轻松,可这是钱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十万块钱,他到哪里去弄这些钱。而且他刚当上村长,人际关系不是很熟,有谁会帮他呢?向叔叔去借他知道近来别墅花了不少钱,怎么向他开口呢?如果他再问起:“你要这么多钱干嘛?”他如何回答呢?向吴贵求助他也不愿意,他不想让他知道这钱是给李莎的。他更不想让村里任何人知道这件事。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他想来想去忽然想起一个人。

      这个人名叫李贵。因为他很有头脑,又是一个工匠,经常承包一些建筑工程,手里很有钱。他把手里的钱高利贷放了出去,这几年也赚了不少。他计划向他去借。但是当他提出向他借钱的时候,李贵也向他提出了一个难题,让他帮忙。他笑嘻嘻地对村长说:“这件事你一定能办到,因为你是村长。如果这件事办成了,你借的这十万块钱就做为劳务费,我一分钱也不要了。”吴波听了心里当然很高兴,他问:“李叔,什么事你说吧,如果我能办得了一定替你办。”于是李贵把这件事给他讲了出来。

      原来六年前村里的张拴因妻子看病借了李贵两万块钱,月息二分五厘。后来妻子的病也因医治无效死了。这两万块钱一直无力偿还。后来驴打滚利上加利,六年过去了就变成十万。这样张拴更无力偿还。可是李贵有个儿子名叫成才,脑子倒很聪明,学历也不错,就是个子长得不高,形象丑些,家里虽然很有钱,可是一直没有人嫁给他。但是这张拴却生了一男一女,女儿名叫秀秀,长得十分漂亮。也很聪明,高高的个子人见人爱。李贵多次央人说媒,张拴的话还好说,他想:只要这门亲事成了,十万元的债务就算拉倒。可是秀秀坚决不同意,埋怨爹说:“你这不是把我往火炕里推呀!别人可以,成才我坚决不嫁!”张拴没办法,只好这样拖着。今天李贵见村长来了便求他说:“只要你能让秀秀嫁给他的儿子他家欠他的十万元不但不要,就连你借的十万元也白给你。”吴波想了想说:“李叔叔,这件事你让我想一想。你今天给我这样高的报酬我一定想办法给你办。但成不成可说不准,我也给你保正不了,我尽量努力吧。”李贵笑道:“好,我等你的好消息。”说着取出十万元现金,吴波打了个借条把钱拿走了。

      第二天吴波很快把十万块钱给李莎打过去便来到张拴家里。张拴不在家,去别的村给人家盖房子去了。秀秀的弟弟上高中,就她一个人在家里。秀秀的确长得很漂亮。瘦高瘦高的个子,长长的脸蛋,乌黑的眼珠又明又亮。她见村长到自己家里来了便停下手中的活,搬了个小板凳让他坐下便问:“村长,有事吗?你怎么有空到我家来了?”吴波把秀秀看了一会,又把她和李贵的儿子成才对比了一下,心想:怪不得秀秀不同意。人家姑娘长得跟天仙似的而且又聪明灵俐,而他的儿子的确配不上人家姑娘。今天这事一定很难办。不过他既然来了,再加上那十万元劳务费的诱惑,他还是厚着脸皮子得说一说。因笑道:“秀秀,我给你提门亲事,不知你愿不愿意?不过不同意也不要紧,只是别生气。我只是和你商量。”只见秀秀笑道:“村长,不知你提的是哪一家?”吴波笑道:“就是李贵的儿子李成才。”只见秀秀一下子哭了起来。她伤心地说:“若是别人家的人,就是人再丑些,再没本事我都愿意。哪怕我跟上他受一辈苦,累死我都毫无怨言,若是去他家打死我都不会去的。”吴波见她哭得很伤心便问:“秀秀,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你对这一家就这样恨吗?他在哪些地方得罪了你?”只见秀秀哭着说:“李贵这一家子不是人。心又黑又狠。那年我母亲正在医院看病,那天他来了,硬逼着我爹算那两万块钱的利息。后来算了六千多块。我爹说:‘就这些钱也没有。’李贵笑道:‘没有好说,就加在本钱里头,明年再给。’就这样年年算,年年加,现在变成十多万了。这样算下去,以后还不知道要算多少!”吴波听了道:“李贵这个人心也太狠了,怎么一见钱连心都黑了呢?都是一个村的,经常见面,真的连一点人情都没有吗?”秀秀又说:“这还不算,每年我爹都要给他果园除草、打药、摘果、卖果,地里的什么活都干,我也给他们疏花、疏果、套袋。每年都要干两个月的活,我们都快成了他家的奴隶了,难道我们父女两的工就不是钱吗?可是李贵在算帐的时候从来就没有提起过,一分钱也不少算……村长,象这样连一点感情都没有的人,我能嫁给他的儿子吗?听说他对其他人也是这样。所以有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李扒皮!’”吴波笑道:“这个外号起得好。没有想到现在也有人扒皮了。”过了一会,吴波忽然想起了一个法儿,他悄悄地对秀秀说:“要不这样,秀秀你先答应嫁给他的儿子。不过你答应以后得想办法通过他的儿子把那张借据弄到手。那家伙是个老实疙瘩,只要你对他说几句好话,他就会听你的话把那个条子从家里偷出来交到你的手上,然后再和他举行婚礼。当然这些都是假的。等过上几天你偷偷地跑到其他地方躲一躲,日子长了就没事了。这样你欠他家的十多万元的债也没有了凭证,而且你也和他的儿子举行了婚礼,他就再没有理由要钱。这样你爹背上的债不就完了吗?”秀秀道:“村长,这能成吗?我怕人笑话干不出来。再说这都是假的,让我去骗人吗?”吴波笑道:“秀秀,你说对了,这一切都是假的。我就是让你去骗他。李贵心这样黑,他无情咱也不义,你也不能太老实,心不能软,胆子大些,现在有假药,假货,假学历,假身份证……什么东西都在做假,我们为什不能做。我再给你弄两张假结婚证,让你做一次假结婚。这场戏你是主角,你一定要演好这个角色。”“村长,这倒没什么”秀秀难为情地说“难道还真的要举行婚礼吗?不举行不行吗?”吴波笑道:“不行。你们虽然是假结婚,但这件事还得认认真真地去做。一定要让他们相信你是真心实意地嫁给他的儿子。”秀秀问:“那么晚上呢?到了晚上我该怎么办?”吴波看着秀秀笑道:“你只管和他同房,但不同床。我知道你不喜欢他,我也不希望他把你糟蹋了,别让他挨着你睡……”秀秀更发愁了,她说:“他肯定要闹的,我一个女孩子家,能闹过人家吗?他是男人,力气又那么大……”吴波笑道:“秀秀,你真笨!这就看你怎么耍手段了。闹是要闹的,不过你可以说好话骗他……他很老实,他会听你的话的。只要能委屈几天,然后瞅准机会暗暗逃走……”秀秀听村长这么一说心眼还真的活动了。而且有村长策划和支持她的胆子更大了。为了让他们一家人的日子过得轻松,快活,甩掉这十万元的债务秀秀终于答应了这门假婚事。她现在的胆子也大了。如果不这样她和爸爸的债务就无法摆脱。

      吴波见秀秀答应心里非常高兴。过了两天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李贵。他高兴地说:“村长,我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你能办成。我说话算数,只要小两口结了婚,你借我的那十万元我一分钱也不要。”吴波问:“那个借据呢,几时给我?”李贵道:“当然现在不行。我要看到他们小两口正式举行结婚典礼。”吴波道:“就在举行结婚典礼的当天,你一定要把条子交给我,否则我可以把秀秀带走不参加婚礼。”李贵道:“当然。那天我一定给你。村长,你给我办了这么大的事,难道我还能骗你吗?”

      秀秀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姑娘。她知道要套住狐狸就要比狐狸更狡猾。有一天她见李贵的儿子李成才肩上扛了个锄头进了他家的果园,她后面也跟着去了。她进了果园成才见她来了便笑嘻嘻地跑到她面前说:“秀秀,你答应了咱俩的婚事啦?我听了这话心里非常高兴。你今后就是我的媳妇了。我真的很爱你!”秀秀笑道:“听你爸爸说,只要我能嫁给你,我们欠你家的那十万块钱就一笔勾销,是真的吗?”成才道:“当然是真的。况且那十万块钱只有两万块钱的本金其余都是利。当初我就不同意爸爸这么做……秀秀,咱们现在都成了亲戚啦还提那个做什么?”秀秀笑道:“不管是本是利都是钱,现在我已答应嫁给你,今后我们就是亲戚。成才我想现在应该把那个字据交给我了。我都成了你的媳妇还要那个东西干什么?你知道那个字据放在哪儿吗?”成才道:“知道,我怎么能不知呢?借我家钱的人很多,条据专门放在一个小箱子里。”秀秀悄悄地问:“你今天能把它拿出来吗?”成才看着她说:“可以。怎么,你现在就要?”只见他停了一会又说:“可是我把条子给了你,你如果不嫁给我怎么办?”秀秀一听心想:这家伙并不笨,还知道防着她。便笑道:“我怎么会骗你呢?你如果不把字据交给我,我怎么能知道你爸爸不要这笔钱了呢?所以你不给我条据,这门亲事我也不能答应。我不会嫁给你的。你说你拿不拿,你不拿我立刻就走。原来我以为你和你爸爸不一样,其实是一路货!”成才见这样一个美人很生气,刚刚站到自己面前现在又要走,他真的舍不得她。用那么一张破纸条换这样一个漂亮的媳妇真的太便宜了。他急忙说:“秀秀,你错了。当初我就不同意爸爸这样做。他让你家出的利息太高了。当时我就反对他这样做,可是他不听我的话。你别走,我拿,我拿,你在这儿等会。”秀秀听了非常喜欢,便来到他面前说:“成才,你真好。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很听话的人。我喜欢你这样的人。咱俩结婚以后我相信你一定是我的好男人。从现在就看出来了。你放心我一定和您结婚。不过这件事千万别让你爸妈知道。你要瞒着他们,偷偷地把条子拿出就行了。”成才道:“秀秀,你放心。爸爸给别人盖房子去,十天半月才回来一次。妈妈去桃园了,家里没人。就是爸爸经常回来也不看这些东西,只是每年年底结算利息的时候才取出来看一下,平时根本不理。”秀秀笑道:“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好。小心点,快去快回,我在这里等着你。”说着就把成才抱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他立刻高兴得象疯了似的跑了。过了一会成才来了。他把那个条子交给了秀秀,秀秀一看字是爸爸写的,便往身上一揣笑着说:“成才,谢谢你!”只见成才笑道:“咱们俩很快就成为夫妻了,还谢什么。这谢谢是朋友之间的话,可不是你我之间说的。”秀秀听了道:“你说的也对,我们很快就成为夫妻了。”这一晌他两在一块干活又说又笑十分快乐。

      这几天秀秀一直在成才家的果园里锄草、干活。成才一步也不离开她。李贵的妻子看见心里十分喜欢。每天成才去果园的时候,她都要买许多好吃的让儿子拿着,并叮咛儿子:“要好好地侍候秀秀……别吼人家。”秀秀把那个字据拿回家让爸爸看了以后立刻把它撕得粉碎。张拴看着那十万块钱的条据被撕得粉碎,一片一片地落在地上,他看着他那可怜的女儿问:“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他不给咱们要钱了吗?”只见秀秀含着眼泪道:“爸爸,别问了。我答应嫁给成才了。”张拴不解地看着女儿。他不明白女儿为什么忽然就同意了呢?

      秀秀忽然同意嫁给成才村里人十分纳闷。有些人猜测到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就连头脑最简单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不是明摆着吗?欠人家的钱多了,只好拿女儿抵债嘛!过去黄世仁抢喜儿,现在不能抢只好逼迫……有些人同情张拴说:你不该把女儿往火炕里推;有些人可怜秀秀说:你不该答应这门亲事;有些人痛恨李贵说:你还不明白你的儿子根本配不上人家女儿,不该硬往一块扯;有些人怨村长你不该做这种捆绑夫妻。总之说法各异,议论纷纷。还有的认为:这里面一定有一场好戏看。

      可是不管怎么样李贵总觉得自己成功了。所以,他把这场婚礼办得十分热闹。酒席非常丰盛。比起当年菜店老板吴良给儿子结婚的时候还好。可是大家觉得婚礼愈热闹,酒席愈丰盛人们的心情就愈不好。吴良吴老板的儿媳妇不是出事了吗?他的儿媳妇焦美丽让别人抢去了。今天李贵的儿媳妇还不知会闹出什么笑话来呢?这些都不过是大家的猜测。既然酒宴办得那么丰盛就是让大家吃的,不吃白不吃。咱们只管吃咱们的,喝咱们的只管看看热闹吧,别操那么多闲心……今天看婚礼的人非常多。大家的眼睛都盯着秀秀,看她有什么表现。只见秀秀很喜欢,没有什么异常。村长吴波照例拿出假结婚证宣读……新郎、新娘给老人行三鞠躬礼,然后对拜,然后散喜糖……有些人开玩笑往新郎脸上抹红,往李贵夫妇脸上抹黑……大家非常开心。接着开始吃饭。酒席间大家喝酒划拳,汗流满面……过了一会儿热闹的婚礼结束了。陈庄的天下又开始太平了。

      可是今晚一对新人的洞房能平静下来吗?

      大家都知道这桩婚事是一件不愉快地婚姻,所以晚上闹房的人并不多。而且明显地看出秀秀的脸上不喜欢。为了照顾大家的面子她只好装出笑脸来招待一下。所以没有多会工夫人们都回去了。

      洞房里只剩下他们俩个人了。这间房子显得十分光彩辉煌,可是也很寂静。秀秀坐在床上,成才坐在靠窗台的沙发上,离他的新娘有三米远。秀秀今天打扮得非常漂亮,十分迷人。可是她坐在那儿一句话也不说,也不看,更无心事去欣赏这屋里一切美景。她现在心里非常害怕。她知道很快事情就要发生了。和人家结了婚就要履行自己的义务。可是这个义务又是她非常不愿意接受的。如何能让这个不平静的夜晚很快结束,而又不让她履行自己的义务,让这样的生活暂时先维持几天,这倒是秀秀不能不考虑的事情。她很焦急,尤其是眼前的事情如何应付,她还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成才呢,他看着自己的媳妇,他虽然很爱她,喜欢她,可是他心里明白:秀秀并不喜欢他。她是为了抵债,没有别的选择才被迫答应嫁给他的。自己把那张借据从家里偷出来交给她时心里就明白了。但是他没有后悔,他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他觉得父亲心太狠了。秀秀一家遭了那么大的罪竟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还给人家算驴打滚利,他觉得太不合乎人情。他知道他俩的婚姻是假的。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婚姻。成才虽然长相不怎么样,可是他有知识、有文化,是一个真正的大学生。他是懂道理的。他知道他俩婚姻是不愉快的,尤其是秀秀。她很痛苦。这痛苦和苦恼是自己家庭给她带来的,是他父亲逼的。他知道这是秀秀无耐的选择,她不得不这样。所以过了一会他来到秀秀面前说:“秀秀,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本来就不愿意嫁给我,你在地里说的那些好听的话是哄我把条据交给你,当时我愿意这样做。我觉得我爸爸对你们太过份了,不应该对你们这样。不过这样也好,你家再也不欠我们家的钱了。这样你爸爸和你再也不会为负债而整天愁闷苦脸。我真的很希望你们的日子过的快快乐乐,你也能够找一个好男人幸福地过日子。现在还来得及。如果你不同意,我们现在就可以结束。你可以回去,回到你家里去,回到你爸爸身边去。我想,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那十万块钱的债务彻底不存在了。你和你爸爸的精神一定很愉快,很轻松,我也替你们感到高兴。我爸爸不应该这么做,让你们父女两精神一直压抑了这么些年,在这里我替他老人家向你陪罪……”秀秀看见成才向她走过来的时候她害怕极了。她正准备应付一场可怕的斗争。可是她没有想到成才会说出这样一番感人肺腑的话来。她看了他一眼感动得掉下了眼泪。她不知道该怎样应付这个场面:是立刻就走呢?还是留下。她很难做出决定。她被困惑弄得非常痛苦。如果现在走了必然会引起喧然大波,全村的人都知道了。这样做她觉得对不起面前的成才。如果不走她今晚就必须履行她的义务,今后她就是他的妻子了,就要和他生活一辈子。她对这样的事情又非常担心。这时只见成才又说:“如果你现在还拿不定主意,今晚你就睡在这里,我到外面找个地方。”说着就要走。秀秀急忙拉住他说:“你要到哪里去?”成才说:“去朋友家。”“这不行。”秀秀说:“这不就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吗?”成才看着她说:“秀秀,你拿主意。你说该怎么办,我听你的。要不你偷偷地逃走,我假装不知道,明天吵出来就让他吵去吧……”听了成才的话秀秀更加感动。她拉着他的手含泪道:“要不今晚就将就这一夜吧。”成才道:“这可不行。这太委屈你了,对你的名声也不好。我还是走了的好。你以后还要嫁人,这样人们就会说你是二婚。我不想让你落这个名声。女人的名声很值钱,我不能让你白白背上这样一个不好的名声。还是让我走吧。”只见秀秀拉住他不放。她含泪道:“现在顾不得这些了。”成才道:“既然这样,那你睡床上,我睡沙发。”秀秀说:“这样也好。“说着就给他把沙发重新摆好,铺好床被,自己才上床熄灯睡下。

      一连几夜都是这样度过的。这件事让秀秀很感动!半夜她见成才的被子从沙发上掉下来她急忙给他盖好。她觉得他太可怜了!他虽然有些丑但心很善良。他觉得他是个好男人。

      吴波见秀秀几天都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便找到她家说:“傻东西!怎么还守在他家?那样的男人还有什么守的!”只见秀秀看着村长不说话。吴波见她不语,便问:“怎么,你不愿意离开他?可是,这件事你可得慎重。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以后你可别说我把你往火坑里推。咱们村李翠嫁给老大就是个例子,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件事。”秀秀看着吴波说:“村长,你已经尽力了。这件事我会考虑的。”秀秀的爸爸见女儿整天愁眉苦脸,忧虑不定也劝道:“我知道你心里烦。村长说得对。如果你不愿意就快刀斩乱麻,干脆些,别老守在他家,咱们又不是嫁不出去……”秀秀看了爸爸一眼,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说:“爸爸,我现在没主意了。成才人长得虽然不怎么样,可是他心眼好,肯定以后不会欺侮我。而且他也有文化,能干一番事业。”她爸爸见女儿这样说心也软了。他说:“男孩子长得丑点也没有什么,只要对你好……”

      到了第十个晚上成才对秀秀说:“爸爸在城里给我买了两间很大的门面房。明天我就要去那里做生意或者干点别的。从今以后我就要离开你了。如果你还是不同意咱们俩的婚事,从明天开始我们就正式结束这种生活。到了城里我的生意还要找一个人帮忙。我想找一个笨一点丑一些的女人,这个人或许以后就是我的女朋友……”秀秀听了心想:成才虽丑但心眼很好。不像他的爸爸。便立刻哭道:“为什么还要找人,难道我不行吗?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嫌我这几天没有和你睡觉?”成才也很伤心,他说:“秀秀,我哪敢嫌气你!我知道我配不上你。这几天我能和你睡一个屋,每天晚上看着你我已经很满足了。有你在这个屋我感到阳光一样地温暖,我再不敢有别的奢望。再说父亲给我安排的这个工作我又不能不做。所以才对你说这些话。我并没有嫌你的意思。我很喜欢你,我是爱你的。”秀秀笑道:“既然爱我,今晚我们就做夫妻吧。我也想通了,跟谁不是一样过日子。以前我并不知道你竟是这么一个好人。原来你和你爸爸不一样。成才,我喜欢你!我爱你!”成才听了非常高兴,他笑道:“今晚不让我睡沙发了?”秀秀笑道:“当然。”她说着就铺床叠被,接着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美丽的容姿。成才十夜的饥饿皆钟于一旦。他如狼似虎地扑上去将秀秀抱在怀里。这场云雨欢会让两个年青人欢笑不止,玩得十分开心。

      秀秀和成才进城以后,李贵心里十分喜欢。也是高兴,也是去夸奖,有一天他专门找到党头书记,一见面就笑嘻嘻地说:“老村长,你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他很会办事。我没有想到他会把我这门亲事说成。我万万没有想到秀秀会做我家的儿媳妇。秀秀可是我们村头一个好姑娘。我真的要感谢你的儿子……可就是劳务费贵了点。”喜生吃惊地问:“怎么还有劳务费?”李贵笑道:“怎么,儿子没有对你说吗?我给了他十万块钱的辛苦钱。”党头书记立刻皱了眉头叹了口气说:“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干。为大家做事,为人民服务这是他应该做的。我回去问问,让他把这些钱给你退回去。”李贵急忙地说:“别别别……千万别这样。这十万块钱我说是要给他的。这钱花得值。我愿意给,我心里高兴。要不是你儿子出力,我哪有这样好的儿媳妇。从下一代起,我家的种就换过来了。以后秀秀就会给我们生一个胖孙子……你千万别难为你的儿子……”

      晚上喜生把这件事给胡娜说了,他要让儿子把钱给人家退回去,胡娜抱怨道:“你也太执拗了。谁象你当了一辈子干部日子过得还不如别人。儿子这样做是对的。你再别那样傻。再说李贵的钱都是放高利贷剥削来的,又不是靠劳动挣来的,波儿拿他些也是应该的。你再别问了。”党头笑道:“胡娜,你几时也变得这样贪财。你过去可不是这样的人。”胡娜道:“不是我变了。你瞧瞧没有钱这日子可怎么过呢?”喜生说:“这不假,我只是觉得我儿子的作风怎么会和我大不一样呢?”

      后来宋春也知道吴波赚了十万元的劳务费。那天吴波一回来她就问:“钱呢?”吴波假装奇怪地问:“什么钱?”宋春冷笑道:“劳务费,十万块钱。”吴波便明白了。他立刻搂着自己的媳妇道:“原来你也知道了。我给咱们存起来了。以后我只要有这个职位,金钱会源源不断地进来。以后我们还要买小汽车,盖最好的房子呢……”

      本文标题:四十九 当上村长以后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4798.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