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海天散文似水年华
文章内容页

雾锁浦江31

  • 作者: 南山2020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6-01
  • 热度23853
  • 雾锁浦江31

    一九七六年,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极其重要的一年。
    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周恩来总理逝世。
    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首都北京爆发了悼念周总理、支持邓小平的“四五”运动。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与世长辞,全国人民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九月十八日,毛主席追悼会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北京百万各界参加了追悼会。就在这一天,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举国上下,八亿人民沉痛悼念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
    十月六日,党中央采取果断措施,一举粉碎了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七日凌晨,北京同平时一样安详静谧。但是党中央面临的形势仍然十分严重。四人帮横行十年,在各地培植了许多党羽,最令人担忧的是四人帮的重要基地-------上海。
    上海,黄浦江翻卷着浊浪,上海滩笼罩在阴霾之中。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上海警备区司令员周纯麟从睡梦中惊醒。
    “哪里?”周司令员一把抓住话筒,“你是中央办公厅?”
    “是的!”
    “中央首长有重要事情找我?”
    “对!”话筒里传来对方关切的声音,“周司令员,中央首长问你身体怎么样?能不能来北京?”
    “我能去!”周纯麟坚决地回答。
    第二天晚上八点整,飞机准时在北京降落,同机的有上海市委书记马天水和江苏省、南京军区的领导同志。
    北京。长安街是灯的河流,车的河流。六辆红旗牌轿车把周纯麟他们送到了会议室。
    周纯麟突然发现,今日不同往日:张春桥他们一个都看不到了,华国锋、叶帅等中央领导同志不仅都已早候在此,而且个个紧绷着脸,表情非常严肃。
    叶帅首先讲话:“同志们!今天这个会极其重要。昨天晚上,中央采取断然措施,已经把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隔离起来了!”
    会议厅里一阵沉默。与会人员都屏住呼吸,一声不吭。
    突然,“啪”的一声,不知是谁带了个头鼓了掌,接着,一阵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
    叶帅、李先念等中央首长长长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态。
    周纯麟高兴得直鼓掌,多年来积压在心头的怨气一下子消失了。
    马天水却傻了眼,他双手发抖,笔记本和笔差点儿掉在地上,他抱着头闷坐在那里,样子非常狼狈。
    掌声过后,中央领导在会上继续揭露四人帮的罪行,说明了党中央采取重大决策的原因。会议一直开到深夜十二点才结束。
    在车上,周纯麟见马天水一声不吭,无精打采,便问:“老马!今天为啥不高兴?你连笔记都不做,回去上海怎么传达?”
    马天水愁眼苦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好象被打了一闷棍,此事,我以前都蒙在鼓里啊!”
    “这是全党全国人民的大事,也是上海人民的大事,你明天要好好的表个态!”周纯麟告诫他。
    马天水愤愤地辫解:“这些材料没有说服力,四人帮就那么坏吗?我不同意把他们都抓起来。对他们应按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他们也作了很多有益的事。”
    “材料证据确凿,他们蒙骗毛主席,反对周总理,难道还是假的吗?你跟他们呆了很长时间,了解他们许多事情,应该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对上海人民有个交代。”周纯麟继续劝诫他。
    回宾馆后,秘书看到马天水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问:“马老,开的什么会?见到了四位首长吗?”
    “见个屁!都给抓起来了!”
    “他们凭什么抓人?”
    “这是宫廷政变!要什么材料?”
    “那上海这一摊怎么办?”
    “我会被扣在北京,回不去了!”马天水坐在椅子上,好一阵子才说这么一句话。
    “上海那边来电话,你是不是先回个电话?”
    “还能回电话,我被软禁了!”
    秘书急得团团转:“那怎么办呢--------”

      本文标题:雾锁浦江31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480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