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情感家园感悟亲情
文章内容页

哥哥

  • 作者: 海底的乖乖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22-06-02
  • 热度18914
  •   其实这些年我与哥哥的交集不多,他常年在外务工,哪怕现在通讯工具如此便捷,我们的联系也不多,通常都是家里边有什么事或是必要时我们才会联系,联系时话也少,结束时都会叮嘱对方几句,照顾好自己,然后就把对方放回了通讯录里。或许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亲姐妹,关系淡漠至此。

      19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全家终于大团圆。大年初二,我在奶奶家陪奶奶闲聊,可能多年在外很少烤碳的原因,我中毒了。我是午饭后一直和奶奶在烤碳闲聊,期间觉得头有点越来越重,以为是自己不舒服,下午母亲下来找奶奶要点东西,我也就和母亲一起回家,哪知刚起身从奶奶家走没多久,就觉得头重脚轻,脚不听使唤,走在我前面的母亲也开始变得模糊,而后好像听到有人很惊恐的呼叫我的名字,但是我发不出任何回音,那是有生以来一次离死亡那么近,我的生命随时会消失。等我再次有点意识时,模糊的看到哥哥用力掐我鼻子,很疼,我很想和哥哥说鼻子很痛不要掐了,但是没有声音,见我有意识后他马上背我往上跑,我仿佛听到耳边有母亲的哭声,渐渐的声音变得有点模糊,可想哥哥应该很用力的在跑。我一米六,一百斤左右。我家在我们村的坡顶,奶奶家在村子的下边,平时走路也是要十分钟左右,我不知道哥哥背我回家到底要多少分钟,我至今没问,我记得快到家的时候我意识开始有点清醒,然后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开始哭,哥我怕,那是我醒来后发出的第一个声音,那带着对生命的渴望和未知的可怕而发出的声音,也是我很多年以来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他很温柔的安抚我,说有他在就不会让你有事,不怕。没成想他的安抚很有用,我很快的平静了下来,虽然全身无力,头痛难受,我觉得只要哥哥在,他应该不会放任我有事不管的。到家后他和嫂子开始给我刮痧,按脚,拿烫毛巾给我擦身体,总之在他们的细心照料下我活过来了。那晚他杀一只老母鸡,炖了好久,最后把大的鸡腿让我一定要吃下去,我们家在我小侄子们出生后,鸡腿这些我们大人都留给小朋友的,那晚他让我怎么也得吃了,现在生活比以前好多了,不是物资缺乏的问题,是我们对小朋友的偏爱,那晚我觉得我可以变回小朋友。

      那晚除了父亲外,大家都被我折腾了好久,那晚母亲一直不放心,陪着我睡,后边她以为我睡着了,自己偷偷的又哭了,她说好在你好了,好在不是那个病,要是你是那个病,你要我们怎么活呀。现在想来才觉得可怕,那个时候新冠病毒在整个武汉蔓延,对新冠病毒也不了解,全中国人民的心里都是紧绷的,提及只会觉得恐惧,而我在那个敏感的时间点里恰好昏倒了。后来我才了解到当时看到哥哥背我上来的人,除了恐惧外还在给镇里的医院打电话反映情况,好在后边不是。听到此,我觉得特别幸运只是煤炭中毒,要是其他,传染给哥哥,那我会终生愧疚,他除了是我哥外,他还是一个女人的丈夫,还是两个男孩的父亲,他们都比我更需要他,哥哥能够在那个时候救我,这份恩情,我应该铭记于心,是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其实从小他就护着我。

      说说我的家庭吧,除父母外,我上下有一个哥哥和弟弟。我的父亲怎么说呢,喜欢喝酒,比较自我,不管事,喝多了在外边和别人闹,回家了就打骂母亲,对我和弟弟稍微好点,对哥哥的话打和骂比较多,我出事的那晚有人来叫他吃酒,他也去了,在他的世界里,天没塌下来,有酒喝的话,那先把酒喝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人生苦短,今朝有酒今朝醉。我的母亲,有天下所有农村女人拥有的美好品质,勤劳、善良、奉献,母亲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村里边老有人说她年轻的时候是怎么的漂亮,可能是嫁给父亲生活过得过于清苦,精神上也得不到安慰,生活的重担压迫着她,常年在外务工,常年看到她都是郁郁寡欢,好在现在有所改变。我的弟弟,从小聪明,成绩很好,家里边现在还贴着他以前读书时的奖状,但是人也皮,长得也好看,小小的谈恋爱,在学校时是个“风云人物”不过初中没有毕业,辍学外出务工,现在也结婚生子,有两个很可爱的小朋友,他现在也很努力的给小朋友创造好的环境。我是家里边长得最不好看的孩子,脑子也没有弟弟聪明,比较笨,好在比较有耐性,在哥哥和母亲的帮助下勉强读完了本科,我也成了我们这个村里唯一的女大学生,但是却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拥有一个好的前途。

      说说我的哥哥吧,我哥从小读书就不行,记得他开始读书的时候,读完一年级考试下来两科都是十几分,父亲生气极了,打骂是少不了的,现在想来应该是生活的不如意,父亲老是把气撒在哥哥身上,打骂是常事,应该是这样,哥哥从小就比一般的小孩都要懂得,很小他就能把家里大小家务做得井井有序,大到割草喂牛,小到做饭打扫卫生洗碗。小时候特别羡慕别的同学放学回家有饭吃,那个时候我们兄妹几个放学回家都是自己做饭吃,一般是哥哥做的比较多,吃完饭再去学校刚刚赶到上课时间。现在回想起来特别感谢哥哥,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受到父亲的不公平对待而把脾气用在我和弟弟的身上,在那个不长的童年里,都是他在护着我和弟弟,在父亲醉酒回来的夜里,是他用小小的身体把我和弟弟护在里边;在那个没有水没有电的童年里,他用他小小的肩膀挑起了重担,用他小小的肩膀挑起生活的用水,打材,才让我们有水喝有材烧,在我和弟弟有时候因为想母亲而哭泣时,是他在安慰我们,他好像就是我俩的保护神一样,我俩也像他的跟屁虫一样,走到哪都可以看到我们一起。我们家的牛也是和哥哥最亲的,因为也是哥哥在喂它,记得哥哥小学毕业,要到乡里读初中,父亲要把它卖掉,哥哥跟了好久,也哭了好久,不过最后也是没有办法。

      我们是从哥哥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变得不再亲密了,联系也很少,但是我开始期待过年,我知道过年哥哥回来,以前小时候是不期待过年的,因为父亲喝酒后会打骂人,但是哥哥过年回家的话父亲闹点也没有关系,只是后来过年他也很少回来啦,我呢不知不觉也变得很内向,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他在我初三那年回来,说要我好好读书,以后他供我,最好考上高中,再考大学,大山外边有很大的世界,但是没有文化很难,他给我一本存折,他说他每个月都会打一点钱进去,只要我好好读书,女孩子也没有关系,一定都会支持我。后来我真的考上了高中,在高中时使用的第一个小灵通也是他买的,我大学开学时也是他陪着我去的。我妈说,以后不管怎么样,不要忘了这些年你哥对你的好。这点,我一直知道。

      其实,他才比我大两岁不到,在我们这短短的人生里边,一直都是他在对我好。我哥是这个世界里最爱我的男性之一,之所以说之一,是因为我还没有遇到一个和我携手共进的人生伴侣,我希望未来还能有个人像他一样来爱我,当然父亲也是爱我的,他给了我生命,我应该感激。哥哥对父亲的态度让我惭愧,可能是因为他自己做了父亲的缘故,他体谅了父亲的不易,除了给钱外,他更有耐心的倾听父亲声音,在他能力许可的范围内允许父亲时不时的任性,对比我除了给点钱外很少有耐心对父亲,往家里打电话也是和母亲说。上天是公平的,虽然哥哥吃了很多生活上的苦,但是现在他很幸福,有一个善良开明的妻子,两个可爱懂事的小朋友。

      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是我想向神明祈愿,祈祷它善待我的哥哥,让他一世安康,家庭幸福美满,长命百岁。

      本文标题:哥哥

      本文链接:https://www.enjoybar.com/content/354858.html

      • 评论
      4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