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记标题
  • 作者
  • 阅/评
  • 日期
  • 8/0
    2022-05-26
  • 在一个速食年代,我有时想起慢美食。比如,从前我会经常看到一个人,面前一碟花生米、一盘五味干丝,坐在那儿,细嚼慢品,能够消磨大半天的光阴。五味干丝,是一刀一刀切出来的。将豆腐干先平削成薄片,再切成细丝,除了刀工,还要极具耐心;临了用沸水浸泡,去除豆腥味,冷开…[浏览全文]

  • 9/0
    2022-05-26
  • 我有一个朋友A。大学时我们一块去听讲座,提问环节被抽中提问的人有机会获得特别棒的奖品。主持人话音刚落,就有一大片手高高举起,只有她举着手“唰”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让人始料未及,但主持人笑着点点头,场务立刻递来了话筒,她利落地提问,也顺利地拿到了礼品。讲座结束…[浏览全文]

  • 8/0
    2022-05-26
  • 相比于投资股票,你知道为什么人们更容易从房屋的投资中赚到钱吗?那是因为在买一所房子时,你通常会花很长时间去研究地段、户型、质量、周边环境等因素;而当你在买一只股票的时候,却常常只想几分钟。在许多情况下,业余投资者们买一双袜子考虑的时间都比买10万元股票考虑…[浏览全文]

  • 8/0
    2022-05-26
  • 我之前养过一只猫,蓝灰色英短,一个月大时就来了我家,非常黏人,每天和我黏在一起,我感觉它自认为是我儿子,因为它非常爱模仿我的动作,有时候早上给它擦眼屎,它也会伸出粉红的爪子轻轻摸我的脸。总之我们感情好得不行,洗澡的时候,它会站在马桶上严肃地盯着我,很担心我…[浏览全文]

  • 11/0
    2022-05-26
  • 我在施华洛世奇看中好几套首饰,死贵,如果全部买下足以让我荷包大失血,甚至还要动用私人金库。所以我一直忍着没有下手。整整半年,我每个月都会假装路过施华洛世奇的专柜,然后去看看那几款还有没有。有的时候我也会被售货员小姐看出来脸上那想要拿下的渴望,然而我每次都会…[浏览全文]

  • 10/0
    2022-05-26
  • 关于鲍鱼,我听过的最传奇的故事是这样的。有个哑巴,一直在一个餐厅门口乞讨,因为写得一手好字,有时候也帮餐厅老板写写菜牌,做点杂活儿。就这么过了一两年,老板觉得哑巴是个老实人,就把哑巴招到餐厅里去做员工。当了餐厅员工的哑巴突然说起话来,原来他不是哑巴,只是迫…[浏览全文]

  • 9/0
    2022-05-26
  • 在台湾交换学习那半年,我常去宿舍旁的一家红豆饼摊位买小吃。我爱去的那家,是三个男人共同经营的:阿公、爸爸、儿子。阿公负责翻烤外圈,让它维持脆而不焦的口感,爸爸搅拌制作着不同的馅料:奶油、芋头、红豆,儿子正当壮年,用沉重的木勺子,把一口口馅料涂抹均匀。买得多…[浏览全文]

  • 10/0
    2022-05-26
  • 如果仅仅跟韩国人吃饭,那只是客套的礼节,喝酒才是了解韩国人真实心理和行为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韩国人的“专地专用”体现在吃饭有吃饭的地儿,喝酒有喝酒的去处。刚开始我很害怕跟韩国人一起吃饭,因为同时用筷子、勺子令我很不习惯,后来我留意观察了一下,韩国人吃饭时…[浏览全文]

  • 11/0
    2022-05-26
  • 我喜欢那些在文字中表达对衣裳喜悦,乃至沉迷的女作家。比如香港时装专栏作者黎坚惠,佩服她,是因为她曾连续20年,每天自拍“是日装扮”,并终于集结成书。又比如日本时尚畅销书作家林真理子,佩服她,也是因为她20年如一日地对于新款爱马仕铂金包和“当季新装”的恋恋痴…[浏览全文]

  • 13/0
    2022-05-25
  • 我有一位女性朋友只要去餐厅吃饭,无论是多么便宜的小酒馆,她都会穿上晚礼服,所以特别显眼。而且,她一定会跟店员搭话。吃完一道菜之后,她还会跟店员说:“我想谢谢老板。”让店员把店长或主厨叫来。然后,她就会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真是太好吃了!我还是头一次吃到…[浏览全文]

  • 13/0
    2022-05-25
  • 对于现代的都市人而言,“食物”早就不是解决饥饿的工具,而是疏解压力,联络感情的一大支柱。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越高级的餐厅,食物似乎就越美味,你也心甘情愿掏更多的钱?牛津大学实验心理学的教授斯彭斯发现,这其实跟食物没有太大关系。在我们用餐时,与谁一起,食物…[浏览全文]

  • 7/0
    2022-05-25
  • 虽说“背脊向天人所食”,中国什么也可以入馔。但有时奇奇怪怪的菜式,不知道材料还好,知道了,甚困惑,吃不吃?一回朋友请喝一锅羹汤,鱼云、虾仁、瘦肉、笋片、叉烧、蛋花……鱼云羹鲜美,中间有些颜色相当深的块状物,不是云耳,又不是冬菇,一层略脆的皮,里头是腴滑的脂…[浏览全文]

  • 10/0
    2022-05-25
  • 换了新手机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跑步专用的臂带,于是好几个晚上出门夜跑,都没带手机。放在一个月前,这绝对不可思议,那是微信运动斗得正如火如荼的时候。最疯狂的一次,我和朋友零点之后从三里屯走到长安街,足足10公里,到了晚上继续走,21点左右终于收工喝一杯。本以…[浏览全文]

  • 10/0
    2022-05-24
  • 中年以后的吴秀波有个习惯,他出行从来不坐飞机,简直唯恐避之不及,甚至高铁都不坐,2010年《黎明之前》大获成功,请吴秀波的各种活动纷至沓来,可吴秀波开始恐机,越来越严重:“一上飞机就害怕,飞机一晃就疯了。那时候我们家父母、老婆、俩孩子都靠我一人的收入养活,…[浏览全文]

  • 15/0
    2022-05-24
  • 我有两个朋友,一个男,一个女,两位刚好是一对情侣。我和两位都蛮好的,所以,平常在脸书上,两位都会和我聊天。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譬如,上次他们俩刚从泰国玩五天回来,我问女的,玩得怎样啊?“还不错哦,特别是曼谷的路边摊!”女性朋友说,“我们每天都要吃一碗泰式…[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