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0/1758
    2022-05-23
  • 我要讲的爱情故事,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的身上,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故事全都是真事,为了讲述方便,我用第一人称。下面这段话,我觉得是我知道的最牛的开场白:我和我老公第一次约会,吃的第一顿饭,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说:我没时间和你谈恋爱,我要结婚。…[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740
    2022-05-23
  • 娘炮先生有很多女生朋友,总是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讨论时尚和保养品。他无限热受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喜欢在阳光和煦的午后坐在咖啡馆喝着精致的下午茶,喜欢在沐浴之后涂上滋润的乳液,然后敷一贴昂贵的面膜,喜欢精致和优雅的生活。无论何时,你看见的娘炮先生都是干净、…[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30
    2022-05-22
  • 得知周姑娘恋爱了,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亲,这是个看脸的世界。周姑娘和我一样,都是来自“死也穿不对星球”,朋友聚会,每次她出现,世界自动静止三秒钟,而后,飓风狂卷而过,同志们痛心疾首——求求你,好歹把自己整整再出来!周姑娘不会打扮,由来已久。读书时,周…[浏览全文][赞一下]

  • 3/8925
    2022-05-07
  • 我的恋人胡玉兰在上个世纪70年代,我和地主女儿胡玉兰相爱了,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家里特别贫困,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家七口人,弟妹五个,我是老大。村里为了解决我家的贫困问题,让我当村里的拖拉机手,这是一份体面的工作,我父母亲非常同意,一来能解决劳力问题,我家七口…[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413
    2022-05-15
  • 1one十六岁的松褐百无聊赖,拿尺子按住一只天牛。这是举头看见五百万颗星的夏天夜晚,她逮住的这只光肩星天牛,横遭不测。她用锋刃雪亮的张小泉剪刀,咔嚓咔嚓两下,这家伙就失去了触角。可怜的光肩星天牛顿时惊慌失措,茫然四顾,不知道何去何从了。很像年少的人类——茫…[浏览全文][赞一下]

  • 4/14511
    2022-04-25
  • 在整个青春期我都不喜欢诗歌,更不喜欢徐志摩。记得那个时候同宿舍的姐妹都在疯狂的追那部由黄磊、周迅、刘若英主演的《人间四月天》,看到徐志摩和两个女子的情感纠葛开始没有由头的讨厌起黄磊,更把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抛之脑后,诗人都是些无病呻吟,把情感视为儿戏…[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148
    2022-05-06
  • 小安,你好。那天你说,如果我们在美国相遇,就一起去阿拉斯加看极光。我说好的。可是你知道吗?小安,我已经长大了,已经学会如何看待约定了。约定这种东西,成立于氛围,结束于现实。它们作用于很久以后,不经意间被想起会觉得很美。它们的美不在于最终实现,而在于使人铭记…[浏览全文][赞一下]

  • 0/7521
    2022-05-01
  • 情侣去死情人节那天,竹子和一百多名年轻人浩浩荡荡地骑着自行车,唱着歌,从三里屯出发。他们当然不是在一起过什么浪漫节日的,因为他们唱的那首歌叫《情侣去死》,竹子其实不会唱,却被歌词打动,这个世界真正需要的不是情侣,而是真爱!竹子没有情人,也没有真爱,一个小时…[浏览全文][赞一下]

  • 0/8097
    2022-04-29
  • 1梁先生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四月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病愈后渐渐开始失眠,从起初的一晚上勉强能睡五个小时,最后他到天亮连二十分钟都睡不踏实了。于是就像歌里唱的那样,他在五月的早晨终于丢失了睡眠。然而他的这种失眠不同于其他任何人的病症,他尽管从不入睡,却也不曾感…[浏览全文][赞一下]

  • 0/8485
    2022-04-26
  • 当我遇到她的时候,她20岁。那时我们在坐落于越南高地上的彻悟寺院里。当时正是越法战争期间,很多人处于垂死的边缘。当时我的一位师兄刚刚遇难。当我踏着台阶回寺院的时候,我看到一位比丘尼独自站在那儿,凝望着附近的山峰。看到她那样静静地站在那儿,我感到仿佛有一股清…[浏览全文][赞一下]

  • 18/16699
    2022-04-08
  • 引言曾几何时,我当电影情节是你,曾几何时,我当世界是你,我满眼是你,满心是你,每时每刻皆是你,也曾几何时的那次,我当爱已成往事,我的世界再无你(雪已落的轮回夜),且青春无悔。告白语也不记得持续了多久,保罗?塞内维尔的《梦中的婚礼》循环的播放着,一天又一天,…[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661
    2022-04-17
  • 其实最早的时候,身上带着传奇色彩的是那个叫作秋比的澳大利亚女人。她做了一辈子行政工作,却始终不忘记自己想当名医生的梦想。她在50岁退休之后,一头扎进医学院,60岁的时候拿到医学博士的学位,加入了无国界医生的行列。来自甘肃的老王是平凡男人。高瘦的个子,西北人…[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883
    2022-04-15
  • 晚上参加一场豪华盛宴,各类名流会聚,漂亮的都是女人,涂脂抹粉珠光宝气。现在还时兴社交聚会拟一个主题,这一夜的主题是“品致生活”,不知为什么不写品质生活。主办方别出心裁,没请明星演员登台,只让各路精英老板上台说脱口秀,讲述自己讲述社会。我排第三,前面是金融、…[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701
    2022-04-15
  • 他和她在一起,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儿。彼此都到了适婚年龄,热心的长辈安排了相亲,家世、长相、工作都称得上门当户对,谁都会说这是一桩良缘。彼此都是有故事的人。他与前女友的爱情在大学里开始和结束;她亦与别人十指紧扣过,却从未向他提起关于前任的点滴。他并不强求知道…[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543
    2022-04-15
  • 我们的熟识,谁也回忆不起来。我一直笃定地认为你是被我洁白无瑕的人品所震慑,而你在发来一系列呕吐的表情后,自信满满地说是我为你潇洒不羁的谈吐所倾倒。只是我们,就那样莫名其妙地有了绯闻,然后谁也没有找到绯闻事实存在的证据,包括你我。那年七夕,我们装作情侣去参加…[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466
    2022-04-15
  • 2011.1周末的夜晚没有约会总显得特别难熬。顾亦檬坐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空调坏了,空气冷得要凝固,20楼的风大得骇人,窗格子“哗啦啦”地响。刚回国4个月的她,一边上网一边在心里抱怨,这过的都叫什么日子。突然电话响了,那头的徐长哲问她:“周末可还愉快?工作…[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8456
    2022-04-11
  • 繁花似锦的深夜这一直是我记忆中的画面,一株很茂盛的老梧桐,几粒碎星散发清寒的光芒。深夜的马路特别寂静,走在星光下像走在水底一样。我就在这样一条马路上等陈川。我见过陈川几百次。每天12点半他从昏暗的广播大楼里走出来,背一个双肩包,总是穿浅色的裤子和球鞋。陈川…[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8570
    2022-03-31
  • 那个要我命的男人36岁,我遇到了那个要我命的男人,是上辈子欠的债,这辈子还……我的生日是11月11日1点10多分,十几分呢,妈妈也记不清楚了,我似乎是一个天生就水性杨花的女人,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喜欢的男孩,我这一生似乎又与坎坷相伴,…[浏览全文][赞一下]

  • 1/30326
    2022-03-19
  • 辛友宇与李步珠,都是单身男人。辛友宇是丧偶,李步珠是离婚。他们都在本地遭遇婚姻不幸后,到外地来打工的。他们的租屋相邻,一到晚上,就常常聚在一起聊天。但两人聊着聊着,老是争嘴,特别是对夫妻关系、爱情问题上,谈不到一起。辛友宇认为:夫妻本为一体,夫妻间只要互相…[浏览全文][赞一下]

  • 3/38853
    2022-02-15
  • 无法说清的爱他叫胡来生。家贫,大学是靠自己打零工和卖血的钱念完的。她叫邱爱莲,家富,是城市姑娘,父母是高干,家里有保姆。第一次去乡下时,她认不清麦苗还是韭菜。他和她初次相见是在操场上。她忽然来例假,染红了白裙子,却浑然不觉,还在和同学说笑。他看见后脸红了,…[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