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1/4054
    2022-06-29
  • 夏枯草,在我家乡又叫九重楼,是家乡常见的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它根茎匍匐,节生须根,有多分枝,并长二十厘米高左右的茎秆,顶端有二、四厘米长、穗状的花序,花萼一轮轮往上叠生。每年春夏时节,山坡、地坪、荒地上,夏枯草盛开着紫蓝色花朵,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开得…[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0680
    2022-06-22
  • 下雨了,她的心没那么浮躁了。二十多年前,她就喜欢下雨的天气,不下雨的日子有干不完的农活。还有冬天,一年四季到了冬季,农活就比较少了,这样,她可以在家里多陪陪孩子,看看书,写写字。曾记得,有一个春耕季节,那天下雨,她在秧田里,左手打把伞,右手扯秧苗,脑子里构…[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194
    2022-06-21
  • 故乡是乡村,工作也在乡村,流年似水,离开故乡许多年了,改了容颜,老了岁月,但乡村的蛙鸣永不衰竭,年年唱响,依旧是那样的崭新如初,富有激情和力量,那一阵阵蛙鸣就是我心目中的乡村。工作了多久,就离乡有多久。岁月的尘埃悄悄把故乡与他乡的界线覆盖,他乡变故乡,故乡…[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262
    2022-06-21
  • 鞋子的故事一天,我坐地铁去市中心,上车凑巧有空座,坐下后双手抱住挎包,闭目养神。停靠下一站,乘客多了起来,稍显拥挤,我睁开眼睛,目光漫不经心地转着,不经意间落在了地上,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穿旅游鞋的脚,忽发奇想,我将四周的脚都看了一遍,男男女女,皮鞋运动鞋,款…[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277
    2022-06-20
  • 难忘的时刻终生的幸福1966年11月25日,六十多万红卫兵和革命师生再次汇集在天安门广场上,接受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检阅。这天,气温虽然在0度左右,天气非常寒冷,但毛主席接见革命小将的喜讯,传遍四面八方,温暖着每个人的心。从祖国各地云集首都的六十多万红卫兵和革…[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113
    2022-06-20
  • 小幽默84结婚跟女朋友交往半年,小郭问:“咱们结婚吧?”女朋友:急啥?交往一年后,小郭又问:“咱们结婚吧!”女朋友:你急啥?交往三年后,女朋友问小郭:“咱们结婚吧?”小郭故意问:“你不是不急吗?”女朋友:以前是不急,现在急了!小郭:为啥?女朋友:我们局长昨…[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120
    2022-06-20
  • 诗歌43此生无悔三十七年坚从教,三尺讲台育幼苗。喜看桃李满天下,此生无悔知足了。…[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320
    2022-06-20
  • 伤痛14正当我在社员群众面前滔滔不绝地讲述我在文革中的故事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也加入到听众的队伍中来,他一身公安人员的装扮:草绿色军上衣,蓝色的裤子,头载解放军帽子,红色领章,红色国微显得格外醒目。他正虎着脸,目不转睛地瞪着我。我侧目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289
    2022-06-20
  • 伤痛13井系旗派头头潘先杨、王诚树被打死以后,他们的尸首被抬来大队部,放在大队办公室旁边的一块空地上,供战地记者们拍照,成了县革委会执行中央【七、三】布告,清剿井系旗派残匪的战利品【下午我参加学习班,也赶去现场观看,现场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战地记者们…[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284
    2022-06-20
  • 伤痛12第二天,我依时来到大队部参加学习班。路上,都是参加学习班的井系旗派群众,路绎不绝,大家在一起互诉怨气,发劳骚,个个情绪低下。一会儿,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传来:潘先杨带兵打回来了!大家议论纷纷。我带着疑惑的心情来到了大队部。在操场里,人们相互传递着信息…[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374
    2022-06-20
  • 伤痛11八月一日,我按照县革委会的规定,准时到大队部去参加受蒙蔽群众学习班,学习中央有关文件,斗私批修,转变思想。这是潘某临走时告诉我的,他特别强调不要缺席,不参加学习班者将会受到惩罚。在去大队部的路上,我不断的碰上联总派的民兵队伍,他们正在换防。这时,我…[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287
    2022-06-20
  • 学游泳1960年7月的超强台风给我的家乡带来很大的灾难。东郊公社的椰子大部分失收,庄稼【主要是蕃薯】全部被淹,颗粒无收。所幸的是这次台风没有死一个人,房屋被毁的也很少。台风过后,文昌县政府对受灾地区进行了大量的救济,由于是局部受灾,政府及时扶持,我们这里就…[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620
    2022-06-18
  • 重温旧曲袁真飞一个人在人世间漂流,从小到大,从幼到老,总是会经历过无数风雨,在风雨中成长,壮大。可是有一点,不管人生与事业的成与败,荣与辱,当某一刻,突然听到少年时代的歌声,那久已逝去的情怀扑面而来,狠狠撞入你的胸膛。所以,当今天上午,我听到汪明荃的《万水…[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030
    2022-06-16
  • 伤痛10这栋房子原来是我们村里一户地主家的,里面很宽綽,有许多房间,土改时全部分给了贫雇农,后来乡农会也设在那里。大院里住满了民兵,人们进进出出,一派繁忙的景象。我被带进一间小房间。房子里面人不多,一个矮小的中年人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上身穿着一条黄军衣,腰带…[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317
    2022-06-16
  • 伤痛9我家靠近海边,那里是清剿的重点。白天,我看见一队队全付武装的联总派民兵开赴海滩,我心惊肉跳:晚上,海滩上传来一阵阵枪声,我彻夜未眠。我并不为我暂时的脱险而高兴,我十分了解我目前的处境:这是一场全面清理井系旗派的斗争,我无论如何都逃不掉厄运,躲过了初一…[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599
    2022-06-16
  • 爱情诗选34春天来到森林和田野到处发青云雀在空中高音歌唱春天已经来到带来光明、色彩和芬芳云雀们的歌声软化了我寒冬僵硬的心情冷穆和孤寂悄然离开美丽的心花到处开放寒冷的冬天有太多太大的压抑爱情之火才刚刚燃烧从我的胸中涌起了一曲青春的嗓音…[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775
    2022-06-16
  • 伤痛87月29日早上,我做出了我一生中最明智的决定,脱离险境,走出了联总派的包围圈。从海滩回到家后,我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再也不敢“乱说乱动”了。7月29日是井系旗派全军覆灭的日子。就在这一天,在县革委会的统一指挥下,全县围剿井系旗派反革命据点的军事行动…[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743
    2022-06-16
  • 伤痛7这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一位同学,他叫符某某【他还键在,恕不署名】,他比我高一年级,但个子比我还要小,同学们都叫他“小桐”,他在拔点中的表现,令我刮目相看。1968年7月29日,县革委会调动了一千多的武装人员,在我大队进行了拔点行动。在拔点中,我的一些同…[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679
    2022-06-16
  • 伤痛67月29日早上九点钟左右,二场附近的沙滩上又响起阵阵枪声,何敦武同学也在二场附近的海滩上遇难了。对于他的死,我至今还认为是联总派民兵是有意把他打死的。事件过后不久,联总派就放出风声,说何敦武不肯投降,持械顽抗,联总派民兵不得已才把他击毙的,何敦武的手…[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0699
    2022-06-16
  • 伤痛5在建华山的拔点行动中,第一个倒在联总派民兵枪弹之下的是紫中学生邢益培。至今,当人们议论起那一次事件时,都觉得他的死是冤枉的。邢益培同学,文教公社人,家庭出身地主成份,父亲当过伪保长。他原本是紫中高中第十五届学生,因病休学一年,六六年又来校复学,成了高…[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