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0/40
    2022-05-26
  • 不知道有意还是凑巧,那对父子总让人觉得是宁愿远离人群而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我们的村子坐落在山谷里,绝大多数的房子都盖在向阳的山坡这边,而他们却挑了对面那个要到中午过后才晒得到太阳的山坳。孩子的年纪好像跟我差不多,但我已经三年级了,他却还没上学,老是看到他…[浏览全文][赞一下]

  • 0/963
    2022-05-25
  • 那年初冬,羊群又到北塔山,萨尔巴斯便走不动了,不得不被它的主人留在我们家。那牧人说:萨尔巴斯天生就是一只弱生的淘汰羔子,若不是阿勒泰夏牧场的水草好,它很难活到秋天。看它现在的模样,肯定走不到沙地,所以既然到了北塔山,索性留下它,免得死在路上废了!不过,好好…[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465
    2022-05-24
  • 他第一次找到那个山洞,是在三年前的一个下午,他还记得那天的空气潮湿黏腻,南方的夏天总是这样,就像受了诅咒一般难熬,从来的第一天起,他就没法忍受这样的天气,谁知道这一待就是五十年。时间过得那么快,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背后悄悄吮吸着你的汁液,一点点就让你变得干枯…[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94
    2022-05-23
  • 女孩子的胃比男孩子的要小,所以,她们正餐时吃得很少,但经常要吃零食。西藏能供给女孩子打牙祭的东西实在太少了,我们每天馋得思来想去,只好“精神会餐”。有一天,果平对我们说:“喂!想不想吃烤羊肉啊?”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那还用问?当然想吃啦。”连我也跟着一块儿…[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769
    2022-05-23
  • 牧羊人上山放羊,总是背着一支双管猎枪。但他从来没有放过一枪,因为他说只在狼攻击羊的时候,他才开枪。枪是爷爷传下来的,爷爷临死的时候告诉他,狼比人先到这里,人没有权力赶走它们。但村里的人都不这样想,他们只想把狼赶尽杀绝。前些日子,全村的猎人组成了一支搜捕队,…[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41
    2022-05-23
  • 乱世之人不如狗,治世之人却也不如猫。此话怎讲?有猫为证。两三年前,我推开侧门,踏入后院——所谓后院,不过是厨房与厕所间夹的小过道而已——骇然发现垃圾桶里,死了一只大猫。猫的后半身挂在桶外,头及前半身完全栽入垃圾里。是谁胆敢把死猫抛入我家后院,而且功夫如此了…[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816
    2022-05-19
  • 他是第一百零三个木偶。当木偶艺人做完第一百零二个木偶时,发现还剩了不少边角料,于是就又拼成了一个不太像木偶的木偶。他和其他的木偶是有些不一样,不过还是被像模像样地磨平了棱角,穿上了衣服。“哦,天哪,我还得给这东西穿上线!”木偶师摸摸胡子,开始把线穿上。“天…[浏览全文][赞一下]

  • 0/3003
    2022-05-18
  • 1陈九月是梁薇末的妈妈。薇末出生时,她惊惶失措,觉得自己不能适应“母亲”这个伟大的角色。陈九月会做的饭只有一样:下面条。梁爹出差了,她也会系上围裙,热情地问薇末:“你想吃什么呀?”刚开始,薇末很诚实:“糖醋排骨!清蒸鱼!”陈九月循循善诱:“那些等你爸回来做…[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952
    2022-05-17
  • 我觉得机会来了。“你烦不烦,我自己的未来我自己决定,你们凭什么管我?”推搡争执之下,桌上的玻璃缸掉落下去,桎梏我多年的牢笼在巨大的碎裂声中崩解成一地的晶莹。无人顾及这里。屋里的母女仿佛被这巨大的喧哗震撼住,一时伫立在那里互相对峙着。我从壳里探出脑袋,避开尖…[浏览全文][赞一下]

  • 0/3018
    2022-05-17
  • 靳冰强迫自己镇定,可心脏已不听使唤地“怦怦”乱跳起来。靳冰向苏真的方向走去,还好,苏真还在。此刻靳冰有两个选择,结束游戏,逃离这里;或是继续游戏,直到一切水落石出……她还未来得及细想,突觉后颈一痛,便晕了过去。靳冰是被冻醒的。醒来后发现她们四个人都在一个溶…[浏览全文][赞一下]

  • 0/3018
    2022-05-17
  • 你有过脑袋被掏空的时候吗?我是说你十几年就像没活过一样,完全是一片空白。那时候,你整天想做的就是抓一些东西来把脑袋填满,妈妈说我的生日刚过不久,可我怎么也想不起哪一天是我的生日。我的记忆是从睁开眼睛开始的。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坐着一个女人,她自…[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511
    2022-05-12
  • 兔褐马是一匹普普通通的马,它在马群里不显山,不露水。它中等个头儿,全身的毛色发灰,四条腿上长着黑褐色的长毛,脑门上还有斑斑点点的杂毛,从远处看,它挺像一只秋天的野兔。它骨架粗大,跑得并不快,走得也不太稳。在挑选优质良马的活动中,牧人的眼光每次都从它的脊背滑…[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416
    2022-05-12
  • 主公,一个危险、安全而又无奈的职业,危险在于他是所有反贼第一时间不惜一切代价要杀死的对象。同样,安全在于忠臣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主公,就这样,主公成了火力的交接点,主公需要注意的往往不是杀掉反贼,而是保住自己的命。从一开始,主公就必须认真分辨躲在己方阵营的内…[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409
    2022-05-12
  • 有一座城市,叫左耳城,城中住着善于遗忘的人们。城名源于一句谚语,左耳进,右耳出。表示健忘,再贴切不过。但城市的建造者刚把上半句写在城门上,就忘了下半截。左耳城的人们生活简单而幸福——因为健忘,所以幸福。在他们偶尔感到忧愁时,遗忘的力量就会抹去一切。左耳城的…[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373
    2022-05-12
  • “方稚巧。”我本不想说的,可不知为何,竟觉得他的手掌很温暖,像极了我去世的娘亲。愣神之际,他已将帕子轻轻覆在我的伤口上。“你是谁啊!”我松开抓住他衣角的手,质问道,谁料他竟笑了,他笑起来可真好看。“方稚巧。”他轻念我的名字,声音低沉,好听得很。“你记住,”…[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368
    2022-05-12
  • 墙壁上的鲜血一路蔓延到白色的地砖上,阴暗的手术室中,只有惨白的无影灯亮着,这点光芒投射在手术台上,台上的病患腹腔大开,露出内脏。她忽然坐起来做吓人状,假腹腔里的硅胶内脏稀里哗啦地淌出来,她听见监控器里师兄的声音:“萌萌别闹,塞回去、塞回去,一会儿有游客来呢…[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373
    2022-05-12
  • 在中国南海海域,潜水爱好者在海底峡谷发现一具年轻女孩的骸骨,据考古部门推测,女孩生活在大概距今11000年前的冰河时代晚期,死亡时大概15岁。这具引发轰动的骸骨送到我们考古所时,正是我入职的第一年。“真难得,一颗牙齿都没少。”老所长欣喜地捧着头骨,他的目光…[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930
    2022-05-10
  • 我们已经无数次地见证那些魔法界的明星们光临巴塔哥尼亚大沙漠了——部长、首相、塞蒂娜·沃贝克、美国争议巫师乐团“折翅的告密者”——每一次这些人的出现都会引起骚动。不过当人们得知有一群超级明星巫师就要进场时,整个露营地和体育场的人群都表现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956
    2022-05-10
  • 深冬的雪,凝固了四周稀薄的空气。四周一片死寂,恁地神秘。远处高山的堤坡上,远远地驶来一辆摇摇晃晃的轻卡,马达声顿止。车上跳下两个身影,走到路边,似乎在看什么……两个人嘟囔着,不久,将路边那个银白色的东西抬上了车。汽车开动,在白雪的掩饰下消失。车上暖风机烘着…[浏览全文][赞一下]

  • 0/4918
    2022-05-10
  • 从喧闹的宴会回到华丽的宫殿,温斯察觉到自己内心产生了变化,他人向安菲投来的目光让他紧张不安,她就像是即将破茧的蝶,将不再受他的控制。我们都怀抱着自己的秘密,为了守护心中的那份珍贵。阳光把公爵府大厅的地板照得格外温暖。“安菲!看谁来了。”门口传来温斯愉悦的声…[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