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作者
  • 赞/阅
  • 日期
  • 7/3918
    2022-05-24
  • 老胡局长、张股长、小李,三人不仅在我们局里是乒乓球高手,而且在全县也是排得上号的。平时他们三人球技不相上下,小李和张股好像略胜一筹。每次全局举行乒乓球比赛,预赛时,三人总是率先淘汰了各自的对手,最后只剩下他们三人,结果是小李发挥失常,输给了张股,于是张股就…[浏览全文][赞一下]

  • 4/7949
    2022-05-22
  • 凡是和赵启虎共过事的人,就一定会知道他是一个典型的"变色龙"的形象。赵启虎,今年四十岁左右,中等个子,皮肤黝黑,严重的脂溢性脱发,导致他头上早已沒有头发了,人称赵秃子,一双色迷迷的小眼睛,一旦笑起来,就眯成了一条线。他那种"咯咯咯"的笑声很特别,就像农村家…[浏览全文][赞一下]

  • 10/7443
    2022-05-19
  • 快活的空气(小小说)黄昏的小酒馆,几个人聚在一起喝酒。喝的是最便宜的二锅头,点了三个菜:花生米、拍黄瓜,和一个凉拌猪头肉。每个人愁眉不展,无声的喝……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说,以前做教育培训,现在已经失业半年了,自己孩子下学期的学费都没着落呢。楼房推销员说,公司…[浏览全文][赞一下]

  • 7/1166
    2022-05-17
  • 那是腊月初的一个夜晚,黑幕笼罩着大地,西北风卷着树枝上落下的枯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逼人的寒气似乎在侵袭着正在酣睡的人们。朱昌富躺在床上,忍着身上的伤痛,辗转反侧,心里一想到那张欠条,怎么也睡不着,越想越气,越气越想,怎么办呢?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头脑…[浏览全文][赞一下]

  • 13/1370
    2022-05-12
  • 为了加强中外交流,同时也为了进一步推进课程改革的实施,区教体局今年春天将组织一个十几人的团队,准备去英国为期一个月的考察学习,恰好分配给红星中学一个名额。学校究竟派谁去呢?英语老师当然是首要人选。于是有不少英语老师,纷纷向校办提出申请,都想争取这次去英国学…[浏览全文][赞一下]

  • 4/1267
    2022-05-12
  • 求助八点半上班,打开房门落座。翻开《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著作,认真阅读起来。隐约间一个人影飘在我眼前。我侧脸一瞥,退休多年的老局长已经站在我身旁。坐吧。我微翘下巴,示意他坐在桌对面的椅子上。他没有按我的意思去坐,而是用指尖划开手机屏幕,低声说。你怎么不收我的…[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648
    2022-05-25
  • 曹雪芹知道,今天已是大观园的最后一个早晨,他洗了一个头,用宝玉曾赠给蒋王菡的巾绾了头发,取了大观园题额那天黛玉用过的笔,就着夜拟菊花题那天宝钗用过的残墨,在惜春永远画不完的那张《大观园行乐图》的残卷上写下了大观园的结局。却说宝玉祭完了晴雯,又和黛玉玩了一会…[浏览全文][赞一下]

  • 0/2306
    2022-05-23
  • 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去见见我的敌人。这个人是我的父亲,虽然他从未像个父亲那样对待我。我小心翼翼地开着自己的路虎,尽量不让路上的牛粪弄脏自己的新车。想想,当初就是在这里,我一个人愤然离家出走,他竟然毫无挽留之意。后来,是母亲半夜搭别人的拖拉机…[浏览全文][赞一下]

  • 0/8246
    2022-05-07
  • 任何尽职的人,我都会把他送入天堂。我是天地间的判官,掌管世间众生命运。我有自己的审判标准。我阅世数年,判案无数,见过形形色色的人。那天下午我正在天空闲游,突然有个飞行物一闪而过,没多久就开始垂直下落。我才看清那是一架飞机。我惊悚不安。飞机这么落下去凶多吉少…[浏览全文][赞一下]

  • 13/10651
    2022-05-06
  • 老庄和小黄是好朋友,单位里人个个清楚,提起他俩,还有一段故事呢,请听我慢慢道来。老庄,其实也不过四十刚出头,中等个子,小平头,眼睛挺有神。因为他参加工作早,人们习惯称呼他老庄,是红星中学的校长,平时好喝两杯酒。小黄,约莫三十岁光景,白净的脸上戴着眼镜,显得…[浏览全文][赞一下]

  • 1/3000
    2022-05-17
  • 嘴唇就要裂开的时候,旅行者突然发现牧民阿拉坦乌拉家的毡房没有上锁。水壶里早已没有一滴水,要不是渴得实在难以忍受,旅行者是不会有失礼貌地闯进牧民阿拉坦乌拉家的。旅行者一推开门就发现炉子上有一壶还冒着热气的奶茶,他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把茶壶拎了起来,像刚跑…[浏览全文][赞一下]

  • 4/13760
    2022-04-28
  • 供销社代销点(2)喜鹊台社员马壮,年已六十,气愤的站起来对狗剩说:“狗剩,人民公社,男女平等。单干户时,你追李丽丽,强求生米熟饭,大乡特派员杨小脚,抓你正着,要扭送你公安局,是高队长从中撮合,没有五花大绑把你送监所,还成全了你和丽丽的婚事,娶了媳妇生了孩子…[浏览全文][赞一下]

  • 1/7239
    2022-04-13
  • 祭拜(小小说)山西省古县赵元斌,13753711228农历6月24日,是关公的生日。中午十时许,艳阳高照,热风扑面。镇教办主任领着教科局局长和夫人匆匆来到关公塑像前。我夹杂在人流中,好奇地盯着我的上司和再上司是如何祭拜关公的。关公本来是勇武和忠义的化身,但…[浏览全文][赞一下]

  • 2/10870
    2022-04-12
  • 一个人的知识积累,都有一个在生活和经历中渐进形成的过程。既可以从书本上获得知识,也可以在生活中汲取。对于书本上的,要在实际中善于灵活地应用,否则,有时候就会让人笑掉大牙。大概是在三十多年前,有一次听一个朋友讲做人不要木讷和刻板,遇到事情要思考和灵活一些,不…[浏览全文][赞一下]

  • 13/12333
    2022-04-12
  • 醋坛子数年如一日地提着公文包,吹着得意的口哨,腆着大肚子,走在下班的路上,进了门,将包丢在客厅的沙发上,拿出裤子口袋里的手机,五短身材往沙发一靠,好样的,晚饭前的时光就这样将在惬意的悠闲自在中度过。他取下眼镜,躺在沙发上,瞧瞧手机,不好了,该死的老李在工作…[浏览全文][赞一下]

  • 0/8728
    2022-04-26
  • §1§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乌力罕当然知道如何能逮住一只活狍子,他布下天罗地网,只要把狍子赶入包围圈,捉住狍子就只是迟早的事。乌力罕担心的是,这对受到惊吓的狍子会很快从这片土丘里消失。中午时分,乌力罕再次看到了那对狍子。雄狍在前,雌狍在后。两只狍子上到土…[浏览全文][赞一下]

  • 1/17668
    2022-04-14
  • 秋后山区的深夜,干冷干冷的。抬头看不见星星,低头看不见自己的脚面,山是黑的,树是黑的,蜿蜒起伏的山路是黑的。一辆机动三轮车刺眼的车灯如一道流星从山间公路划过,很快又被身后的夜色愈合。车上坐着两个人,大黑和小亮。小亮坐在副驾驶上双手使劲抱着蜷缩的身体,即便把…[浏览全文][赞一下]

  • 3/19150
    2022-04-13
  • 1985年,他13岁,五年级。值日的时候他突然看到讲台下面有一张崭新的10元钱!是林老师掉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是林老师的课。捡起来明天还给林老师吧,他想。可是当他手指触到那张硬刮刮的10元钞票时,他的心突然急剧地跳动起来!这可是10元钱啊,这得他课后卖多少根…[浏览全文][赞一下]

  • 0/19682
    2022-04-08
  • 那是九月里发生的事:一艘船随波漂流到了一个岛的沙滩上,船上那个人便把它固定好。或许,时节已是十月,或许,船不是船,而只是陆地伸向大海的一截舌头呢。不管怎么说,这古怪的静夜一片漆黑,风声偃息。只有沙丘上的喜沙草不合时宜地曲弓着身子,做出一副躲避风暴的样子。那…[浏览全文][赞一下]

  • 235/23004
    2022-04-06
  • 流浪人生郭文德自打村里有了电视,过年却没了意思。记得前些年深秋的一天,我回老家看望父母。下午在陪父亲散步时,忽然间他指着路边一个仰躺着的人说:“快看右边躺着的那个!”“谁呀?”从表情里能看到父亲的惊奇。为了让我高兴,帮我“减压”,他乐意将乡间新鲜的事情告诉…[浏览全文][赞一下]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