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左右手私奔了

  • 作者: 一夕匕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5-07-10
  • 阅读10028
  •   妈,你别哭了,也别为我发愁。我的左右手不是被车压掉的,是她们幸福的私奔了。你要祝福她们啊。

      

      孩子啊,就算你残疾了妈也能养你,你别说这话吓唬妈啊。

      

      呵呵,你要相信这个故事,要相信。

      

      其实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从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活成今天这个样子,我做一切事情没有任何理由或是什么原因,只是我想这么做,就那么做了,完全是凭感觉的。我也曾试着自我反省,自我思考。但我只依稀感觉到忧伤,忧伤是朦胧的样子缥缈如烟雾把我缠绕,萦绕我眼。很显然我的眼睛并不想流泪,我的思绪就此中断了。

      

      我的每一个器官都有自主独立的意识,大部分时间她们还是很和谐的,不然我可活不到十八岁呵。

      

      说我的双手吧,这是一双很爱写字的手,右手执笔,左手抚本,右手曼妙,左手青睐。你大可在写字时仔细观察一下双手,其实这实在是一个暧昧的姿势。我不知道她俩什么时候暗生情愫,我写字的时间越来越长,不管我是如何厌倦,双手依旧孜孜不倦。我当然要教训她们,我用力的把双手锤向桌子,当即双手就疼木了不能回弯,两只手就笨拙的握在一起,疼痛稍微缓解。我的眼光飘向桌子上大神级别的字迹,自己还差的远呢怎么就能松懈倦怠呢。我不知道,脑袋说想出去玩。

      

      我睡觉的时候习惯性的用左手捂着眼睛,右手嘛,她在肚子上睡。只要眼睛被捂上,我的脑子就不会乱想了,至于其他感官她们很懒的,晚上早早睡觉了。

      

      有那么一天晚上,我睡眼朦胧的看到我的双手彼此依偎在窗前,我喊不出声,身体也动弹不得。我听到左手在哭泣,右手抱着左手用无可奈何的语调说‘我的手指也沾过血。’左手急忙纠正‘那不一样,那不一样。’

      

      是啊,你的指节修长洁白鲜血只能是让你更显眼,而我粗短黑黄的手指只能让我招人厌恶。“我不是那个意思,反正她清洗了我俩。”左手愤恨的又带着哀怨的看向了我。

      

      不,醒过来啊。醒过来我要问个清楚。当我清醒的时候太阳高照,下意识的伸出左手挡住刺眼的光,左手真的很好看,忽然有一种惬意的洋溢随着阳光洒了一床。

      

      我整整盯了左手一天,逮到机会就和她说话,但是她不理我。好几次我觉得自己这样实在是太神经质了就用右手甩了自己好几巴掌。打完之后我更觉得自己像精神病了。

      

      我打算今晚不睡觉了,非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辗转反侧,四周黑黢黢的。不知道反侧多少次,脑子里突然出现一张带血的人脸,啊。惊出我一身冷汗,连忙坐起。双手就蹦在我的面前,我的手腕还,还在流血。我慌张的摇晃着脑袋“脑袋,我不要鬼故事,你停下。不要出现这样的画面。”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和脑袋大人无关。”

      

      “左手,你,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和小右要离开你了。”

      

      “为什么,再说了,这怎么可能呢。’

      

      ”我和小右不喜欢你的凶残,我们只想干净,光明正大的简单一点。“

      

      ”左,你这么说我就不懂了诶,我怎么能凶残呢,你上次把指头伸进别人兜里还是我张嘴挽回了你的错误呢,还有啊,你上次和你哥打起来还是我用嘴补救的呢。啊,对了那次你捅死你爸,还是我把你舔干净的呢。“

      

      我已经泪流满面了,小左哀伤的看着我”你这下知道了吧。我想和小右去个干净的地方。”

      

      我的嘴意识到说错了话,紧紧的闭着任我怎么挣扎也张不开。

      

      “你不必难过,或许你才是纯洁的呢,是我和小左肮脏。你也别迷惑,好好过下去吧,就当什么都没有。”

      

      我眼中的最后一点光亮也暗淡下去,垂着头等待着新的黎明。

      

      是的,新的一天,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我的左右手还在呢。我的嘴还可以说话。不知为何我的脑袋第一次没有向我叫嚣今天他要如何安排。

      

      今天我打算走出自己的房间。

      

      “孩子,你终于肯出来了,两天了,妈都要急死了。”

      

      妈,妈,为什么外面这么黑。

      

      “孩子,你从出生就是失明的,你不记得了吗?”

      

      我一直是失明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刚刚还在房间里看到阳光的啊。‘我慌张的转身回房间,嘭的一声撞到门上跌进房间,呵,黑的。太阳呢,太阳呢,我的太阳呢。一瞬间我的世界充满了恐惧,我大声吼叫,双手四处挥动。母亲抱住我抽噎着“妈知道,你爸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你爸的眼角膜你可以用啊,别倔了。”

      

      我爸,我爸她怎么死的,怎么死的。我掏空了身体里所有的力量喊出来这句话,我好怕,好怕啊。

      

      我听到我的声音在空气里迸碎,接着我母亲细若游丝的声音穿过迸碎的所有裂缝“你都不记得了吗?”

      

      半月之后。

      

      我躺在病床上,我可以清晰的看见病房里的一切,看见窗外的阳光,景物,看见一切一切,看不见我的双手。

      

      我听见门外医生和母亲的对话‘你的女儿患有很严重的臆想症而且轻微的精神分裂,加上她这十八年不和外界沟通,恐怕,会有很严重的恐社交心理。重见光明对她未必是好事啊。

      

      对没错,他说的都对,这些正是我要表现出来的嘛。但是你要相信我,我的左右手是幸福的私奔了。

      

      我的心理医生来给我治疗了,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开朗健康,给人的印象就是三十岁左右的迷人男人。

      

      我说“我死去的父亲和您同岁,人的命运实在难以公平。听说你的女儿也是盲人,你要多给她温暖,别,别让她做错了事。我相信您一定能让她成为一个温暖的人。“

      

      ”我会的,你也会是一个温暖的人的。“

      

      我苦笑着闭上了眼睛,”不行的,虽然我失去了双手,但是我还是感觉到我的双手沾着我父亲的血,那么黏腻,血腥,我是个杀人犯,我自私极了。“

      

      ’别这么想,你父亲会原谅你的。也许他也是希望你这么做的。“

      

      ”呵呵,怎么做,趁他病危瘫痪在床就杀了他,为了自己有眼角膜可以重见光明。你可以原谅吗,就算可以你不会原谅,你的女儿甚至在心里诅咒你,厌恶你个老不死的怎么不早点死,好可以抢走你的一切。心里没有一丝愧疚。这是什么,这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然而,我的母亲既然可以包容我的罪行,草草葬了父亲,给我治眼睛。“

      

      ”你并不是没有良知的啊,你的精神错乱就是你最大的惭愧之心。你甚至毁掉自己的双手来忏悔。这件事再也谁都不欠谁了,好不好。你这极端的性子也是可以改变的,你要相信未来是充满阳光的。恩。“

      

      说实话,他的话,他的笑充满了未来的生机。但是我还是对他说”我的左右手私奔了。“

      

      我明显看到他有点沮丧的样子,因为,明天我又要重演一切了。

      

      右手执笔,左手抚本,右手曼妙,左手青睐。那天阳光甚好……

      本文标题:左右手私奔了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17706.html

      验证码
      • 评论
      1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