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校园文学情感小站
文章内容页

那一抹微笑

  • 作者: 陈胤霖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01-22
  • 阅读21417
  •   撰稿前言:


      我相信有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是朝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去追逐,希望在每天的时间里,其中的一秒,愿意拿一辈子去换。


      希望自己懵懂的眼泪,抽泣的动作,可以让他给你一个承诺。


      希望自己时刻的记起,他的笑容里,是告诉你要和你在一起。


      希望他可以随手拿笔,用几行字体,可以形容你是他的谁谁。


      希望他的记事本里面,只有你的事,写你们不被划掉的故事。


      希望我们都是个瞎子,在没有光明,一起期待这世界的尽头。


      希望每一次离别背影,去月台旅程,都不是一张单程的车票。


      希望想要的想喜欢的,想爱的生活,都是那一抹微笑的幸福。


      我是陈胤霖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当你在读这几行字句的时候,或许从你的怀抱逃走的不是教训,而是下一段经验的开始。


      第一篇 童年儿时


      铃铃铃-滴铃滴铃滴铃,我妈在门口拿着闹钟贴着门缝,叫我起床的三部曲的第一步骤,第二步骤起床了起床了,北北,莫北北,上学要迟到了,今天第一天入学,赶紧起床了,要有个女孩子样,不可以懒床哦,快点在不起来我要进去了,第三步骤咚咚咚,严重的敲门声,我看了一下钟表,Oh my god ,六点钟,七点半上学呢,我眯着眼睛,用仅有的洪光之力回答着,妈我知道啦,这就起,我妈”抓紧赶紧的,哎,这就是我妈,一个年过三十五岁的职场女性,做任何事情都荆条有序,把自认为合理的时间安排的跟透明化的文件文字一样,一个挨着一个,一样做着一样。


      早——妈,我起来了,我妈”赶紧刷牙洗脸,吃早饭,哦——知道啦。


      我拖着我凌乱的头发,舍不得的睡衣,眯着在打架的双眼皮,心确在严重的滴血,寒假啊,寒假,下一次相遇要熬一年呢,走进了最不情愿的洗面池,拿起了妈妈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刷起了洁白的小牙齿,洗着妈妈说长的像她一样瓜子俊俏的脸庞。


      北北,开学的书,文具盒,作业都装好了嘛,装好了妈妈,确定?确定妈妈。


      吶这是你今天的小饭盒,到学校记得给食堂阿姨,让食堂阿姨给你放在炉子里热着,知道啦。


      就这样,我开学了,距离成年,还有9年。难熬的日子让我天天想着寒假。


      数语英历自音美,上了一天的课程,如同过了一年,坐了一天的小屁股终于在铃铃铃传来的声音中沸腾了心里的蠕动,嘿嘿放学了,我装好了书包一抹微笑的幸福,走出了校园的大门,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双眼皮,囧囧有神的眼睛,在英挺的鼻梁中,皱着浓郁叛逆的眉毛,向我喊着,北北莫北北,这就是我的父亲,莫名,一位在党指引的道路上,攀爬的检察官,爸今天怎么是你来接我,我妈呢,你妈妈今天加班,说是晚点回家,让我们买菜,在家等她,今天老爸做饭,想吃什么老爸给你做好吃,真的嘛,哈哈哈,我要吃……


      就这样我日复一日,上学想放假,放假想更放假的过到了人生的小学六年级。


      时过境迁我还记忆犹新的清楚我第一次看到的他。


      那是一个秋末冬初的季节,满校的银杏树叶,遮住了洋溢的太阳,看上去就好像,一个伤心的女孩想拨开天空的乌云,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满满的空气里透着秋末恋恋不舍的走,冬至悄悄的来临。


      各位同学好,我叫李阳,木子李阳光的阳,我是一名转学生,很高兴能和你们成为同学,以后在学习的日子有不懂的地方还希望各位同学多多指导,也希望老师可以多多指教,谢谢。


      嘹亮的声音让我打量了他,高高各子,衣架的身材,齐齐的刘海,夹带着看似成线的单眼皮,配着黝黑健康的皮肤,倾诉了一遍,他的来历与姓名,李阳。


      就这样我们成为了同学,也阴差阳错的了成了同桌,更也差阳错的成为了我们的初恋,也成为了曾经希望自己懵懂的眼泪,抽泣的动作,可以让他给我一个承诺。


      他是一名转学生,父亲是名军人,军令调职,夫唱妇随一家人来到了安东这美丽的边境城市。


      啪啪啪,同学们安静一下,程老师用着一贯严肃的语气通知我们,李阳同学从今天开始就正式成为我们六年三班的一员了,李阳程老师说道,是,程老师。李阳亲切的回答着这位,任教全校最优秀的班主任,新一年的学期你和莫北北同桌,莫北北,到——程老师,李阳,你的同桌,是——程老师,我大声的回答着,就这样,我心里呵呵着也呵呵了好久,好久。


      北北,北北,莫北北,雅茹在用羡慕的声音示意着我,好像在告诉我,莫北北你命真好,刚来的帅哥就成同桌了,温雅茹,我们全班最漂亮的女生,天生丽质天成、纤纤玉手、会笑的眼睛时刻透着温文尔雅,如同她的名字一样,窈窕淑女,我要是个男人,恐怕最想的就是脱光她的衣服。


      怎么了,格格殿下,雅茹用她迷人的眼睛透析着我的同时在打量着我的同桌,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东风无力百花残。


      好了,同学了,把这节课的书本拿出来,我们要开始上课了,程老师善于指引兢兢业业的说着。


      我们把书翻到第二章第三小节,我的伯父鲁迅先生。


      就这样,我在程老师绘声绘色的教课中,听着李阳清脆嘹亮的声音说着鲁迅的精神世界,展现了我溜号幻想出的人生历程。


      嗯,我深深的呼吸着,呼吸着冰冷的空气,寒冷连同着心里,空气却处处都是酸甜俱佳的气味,满街小巷似乎早已商量好一样,如同耳麦播放着:糖葫芦好吃吖竹签串,都说冰糖葫芦儿酸,酸里面它吖裹着甜,都说冰糖葫芦儿甜,似乎在告诉每一个最熟悉的陌生行人,要新年了,我们/你们/他们,会陌生吗。


      铃铃铃!——铃铃铃,上一秒还在欢歌笑语的同学们,顿时被这铃铃的声音盖过了万籁俱寂,下意识的走进了,培养祖国未来花朵的学堂,仿佛庄严又调皮的八个大字一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同学们,本周五是我们学校历年以来的元旦联欢会,时间是早上八点钟到中午十一点半,每个班级需要在班级内表演,三个节目在给校方主任,节目由班长,许玮佳安排,板报,彩旗,气球,拉花,由副班长付一鸣安排,今天是周一,周三班长副班长把所有联欢会的事情安排好告诉我,程老师喜逐颜开的安排着,同学们欣喜若狂的联欢会。


      莫北北,李阳,刘乾铭,宋嘉雯,你们四个负责黑板板报,好的副班长。


      付一鸣,让我也布置板报吧,这个,付一鸣挠了挠头,好不好嘛班长,温雅茹献媚仪容的用着她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让付一鸣见色忘友的把宋嘉雯安排了卫生组。


      我们板报布置灌篮高手吧,李阳你不是喜欢篮球吗,雅茹绘声绘色的描绘着似乎已经绘画成稿的蓝图,我——李阳回答着,北北你说布置什么好?


      李阳搭讪着我,不知道,什么都行,要不就灌篮高手吧,你不是喜欢篮球吗,灌篮高手很好啊我回答者,哦,那就灌篮高手吧李阳回答着,你呢?刘乾铭,我不厌其烦的问着无视已久的同学,听雅茹的吧,随便我回答着,心里瞋目切齿的骂着,见色忘义的


      家伙。


      怎么了北北,你不高兴了雅茹说,啊,没有啊,我强颜欢笑的冲她回答着,那我们开始布置吧。


      第二天我早早的来到了学校,看着一路风静的明月,昼流的光溢,映出了为了生活劳碌的爷爷奶奶,用勤劳的双手洗刷着城市的脏土。


      进了校园,昏暗的灯光映入了的眼帘,六年三班,居然有人比我还早,当我走进教室的门缝晃动的灯光,在烟尘弥漫中摇摇欲坠映出了我期待久违的人,我暗自欣喜了一番,却久久没有力气推开那扇熟悉而陌生的教门,我怕这是一场梦,推开了梦醒了,我怕这是我的眼花,推开了他就没了,我怕这是我编剧的故事,推开门和我想的不一样,我怕,就在我怕着,仿佛另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北北马上要上课了,推和不推你都要进到这所教门,吱!


      ——李阳回头看到了烟尘弥漫中的我,早北北,啊呵呵,早李阳。


      我像打招呼一样用我的五个大手指组合的手,像他挥了挥手,啊呵呵,早啊,你怎么来这么早李阳问我,啊我睡不着,就来了,我妈妈今天早会就来了,面红耳赤的我笨笨的回答着简单的话题,你呢怎么来这么早,我问着李阳,我来布置板报,就早来了,哦我回答着。


      我们一起布置吧!我说着,好啊,李阳回答着。


      来上来李阳示意我,哦!我顺时把书包放在了座位上,向他走了过去,我拉着你你踩着凳子小心点,这是我第一次被男生牵着自己的手,他的手好温暖啊,比起我的手,就像一个温柔的晚安一样,让人暖心的不想放下,这是你刚才画的板报?我问李阳,是啊,看起来怪怪的,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布置板报,是不是很难看,不会啊,很好看,真的嘛李阳腼腆的微笑着,是啊,真的很好看啦。


      就这样我说着,李阳画着,李阳说着我画着,我们像童话故事的主人公一样布置着期待着,我们的处女作品。


      啊,不要闹啦,李阳,李阳在用粉笔末蹭着我的鼻子,那阳光的笑容就好像把想念存进扑满,我给你拿纸你擦一下,李阳跳下了桌子,我望着他熟悉的背影,感觉就像缺少了手臂当枕头一样的不习惯,直到他走到了面前,拉起我的双手,目视着我,好久不说话,又像说了很多两颗真心可以相互取暖的话,至今回想起,那一幕幕记忆,似乎在告诉我,北北我和你一步远了,北北我和你一步进了,北北只要你能看见十字星,那就代表一定会有北极星在作伴,北北我喜欢你,我会耐心的等,等你靠岸,在我的怀抱里,倾听你的心跳。


      第二篇 菁菁年华


      隐约的吵闹声,渐渐的入侵了我们的耳膜,强迫的告诉我们早课的时间已悄悄临近。


      为了避免闲言碎语,我跳下了桌子,从不愿意醒来的期待中,强行走出了教室,北北李阳情感的表达着,我喜欢你。


      哦!——我知道了,我捏着手指,用大拇指的指甲狠狠的按在食指上,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也期待的告诉自己,我也愿意,愿意一颗满满的心,只装着满满的你。


      嗨,北北你去哪啊,教室在那边,同学问着我,去小卖铺买吃的,哦——同学回答着。


      早——莫北北,早——杨铭,杨铭全校少女杀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仅长了一副吴彦祖的脸庞,老爸还是本市有名的企业家,在学校只要和他走的较近的女生放课后,准成全校女生的公敌,可惜老娘偏偏不爱这种奶油娘娘腔又自以为是的男生,那就晚安吧,请你快去睡觉吧杨铭,再见喽。


      哎——哎——哎——你上哪去啊,莫北北,啊,我吖,我去,我去买早饭啊,你吃了么?格格,几点了小姐,还没吃早饭呢,我说你这一大早都干嘛了,温雅茹用质疑小三的口吻在对峙着我。


      干嘛去,早课时间要到了,早,程老师。


      雅茹拽着我拉进了尴尬的教室,过着一个久违期待的开始。


      同学们,距离联欢会还有二天时间了,班制,副班长,联欢会的事情进展如何,许玮佳班长先说说,到,程老师我们进展……


      副班长付一鸣,到,程老师我们进展——看来都很积极嘛程老师总结着。


      好了接下来我们上早课。


      请同学们翻开语文书复习我的伯父鲁迅先生。


      咯噔,一双有爱的手慢慢的扣住了我冰凉的手指,我想用尽力气,去看李阳,却早已被他的温暖感染了抽绪,同一个早晨这是我第二次被他牵着,享受着被疼爱的感觉真好,早晨真好。


      放课前,李阳用满满的作业本上写着四个大字,送你回家,我瞪着他,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喜悦,嘟了嘟嘴。


      就这样,我们走着布满霓虹街灯的道路上,数着一颗颗数不清的星星,在寻找着最亮的可能就是你,北北李阳说,周末我们去看电影吧,周末不行,我要补课,然后去姥姥家。


      那,李阳失落的像个无助的孩子,要不,我们联欢会结束的时候去吧,好啊,李阳悠然的笑着,我捏了捏他的鼻子,说了句讨厌。


      我到家了你走吧,我看着你走,我看着你走,北北李阳说着,快点我看着你走,李阳说着,北北听话,他用他温暖的双手把我转了过去,背影的自己,被路灯映衬出了我们,我走了我说着,嗯,我看着你走,李阳说着,就这样我一步二步三步四步的看着映出的两个人影,变成了自己的影子,幻化成为了大地脚下的泥土。


      妈,我回来了,北北,放学了,好香啊,你这鼻子就快堪比汤姆了,嘿嘿。


      我爸呢,书房,爸——爸,北北回来了,老爸,跟你商量个事呗,说啥事老爸回答着,周五学校联欢,你给点钱呗,要多少,500百,那么多,哎呀爸,好好好给你给你,吶,谢谢老爸,哎对了爸,千万别告诉我妈哈,我小心翼翼的嘱咐着老爸,老爸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嘴里蹦出了四个大字,丫头片子。


      吃饭了,北北,吃饭了,莫名吃饭了,来了。


      洗手去爷俩,总不长记性,遵命娘娘,小奴这就去了,走了老爸洗手去,我卑卑的调侃着我妈。


      北北我听说你们周五联欢会啊,对啊妈,这你都知道,呵呵,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还想瞒我。


      下午联欢会结束,去奶奶家,周五我们去你爷爷奶奶家吃饭,不要,我和同学都约好了,我们下午去逛街,逛街等寒假在,不嘛,爸爸,就让她去吧,晚上五点准时去奶奶家,遵命老爸,还是干部好,通情达理,你这孩子,我吃饱啦,我写作业了,嗖,此时不溜等待何时。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甜蜜的梦中,莫北北情不自禁的勾勒着美梦的蓝图,洋溢的笑容里,在告诉自己,此时的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联欢会喽,呦呦切克闹,鸡蛋果子我想要,你要不要,我不想要,同学们有说有笑的,用自己最真实的情感流露着自己此时的心情,就这样,欢歌笑语中六年三班度过了小学时期的最后一个联欢,也提醒了我们马上要升学的新一轮学业,还会远吗?六年三班,还会见吗?我的同学,我的母校,我的老师,李阳请我们不见不散。


      此时的莫北北,人小鬼大的感悟着仅有十三岁年纪道理,又好像在三十岁的人生中,看到了未来的笑容里,那个人要和你在一起。


      第三篇 短暂别离


      北北我们看泰坦尼克号吧,李阳歪着脑袋,用他仅剩的欣喜透支着对爱情的认识。


      好啊,莫北北憧憬的回答着。


      北北——我去买可乐,李阳——我去买爆米花,他(她)们一口同声的看着彼此说着自己难以掩盖的喜悦,似乎在告诉全世界,他们早已是露丝与捷克。


      7排13和14,李阳在那了,我们过去,嗯。


      哇,好漂亮啊,北北被荧屏映出的露丝素描,画像中所佩戴的重45.52克拉,蓝色晶莹剔透的路易海洋之心宝石,呆住了双眼,好美啊,他不由己的拉着李阳的手,融入了捷克的臂弯。


      影片一秒一秒的播放着,捷克在甲板上一见钟情露丝的表情,深深的让这对早恋的情侣感悟着幸福的美好,体会着爱情存在的真实。


      露丝发自内心的呼喊,请救救我,我不要这样的人生,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被困禁了牢笼中,拼命挣扎,拼命呐喊,理会她的却只有自己的回音。


      她失望着,绝望了,觉得自己身临深渊,用自己仅有的勇气跑向夹板的推进器,拼命的跑着,跑着,推开了牢笼的锁门,奔向了自认为终点的大门。


      捷克深深的吸的自己仅有的烟支,看着遥望无际的天空,感受着夹板的气息,似乎在勾勒未来的主人,高跟鞋的声音打断了捷克的勾勒,他起身看着跑去夹板推进器方向的露丝。


      露丝抓住了舵轮,用流出的泪滴陪伴了夜晚的孤寂。


      她慢慢的走向了夹板的推进器,回头遥望着空荡无人冰冷寒风的夹板。


      仅有的灯光照亮了苍白容颜的露丝,似乎给寂静的深夜,添加了白昼的光晕。


      呼啸的冷风,无情的吹着,露丝的头发,她站在了夹板。


      颤抖的肩膀靠着大脑支配的意志,将双手扶上了冰冷的栏杆。


      是这样嘛,露丝抬起了脚踩在了栏杆,一层一层的攀爬了过去。


      她望着夹板,希望有人在注意着她,换来的依旧是空荡无人,无人理会着她年轻貌美的顾念,在人生绝望的深渊中流露出的只有眼泪。


      露丝向下看着汪洋的海水,急促的呼吸,让刺骨的寒风,深深的灌了一口冷气,露丝打着寒颤,停留着看着一片一片一片漆黑的汪洋,映出的却只有漂流的繁星光芒,她喘着呼吸,用力的看着汪洋的海水,从这跳下去,应该活不了吧,意志空白的露丝,被捷克别跳的声音惊吓着转了头。


      退后,不要靠近我露丝喊着。


      捷克,说着把手给我,我拉你回来,露丝不知道被捷克的打扰是恼怒还是期盼,回着——我是认真的。


      捷克像露丝示意扔掉了烟头,说着你不会的,露丝气愤的回着——什么不会,别装做很了解我的样子,我们根本不认识好嘛,别来烦我,走开。


      不行捷克回复着冲动的露丝,你跳我就跳。


      开什么玩笑,我水性很好,你会死的,摔都摔你了,露丝不耐烦的回着,打扰的捷克。


      的确如此,捷克回复的同时脱掉了自己的衣鞋,我更担心的是冰冷的海水。


      有多冷?露丝疑问着没想过的问题。


      很冷甚至接近零度捷克耐心的劝和,并详细的描述自己曾经的经历。


      露丝半信半疑听着,当捷克伸出手拉回了露丝的时候,喜悦的冷静让捷克介绍了自己,捷克道森。


      露丝、德维特、布卡特,露丝回复着捷克,来吧我拉你回来,就这样露丝的失足,捷克的英勇,让莫北北哭泣的成了一个学会感动的孩子,李阳擦了擦莫北北内心流出的泪痕,对着北北说着自己内心的感动,我愿意一生相伴,请你一生相随。


      傻瓜,北北的哭笑让李阳,体会到了女人的感性。


      捷克与露丝的故事让露丝的母亲极度反对,夹板中的捷克用偷来的服装,将露丝拉近了一间无人的屋内,诉说着自己对露丝的爱,需要的是勇气,需要的是自救。


      黄昏的晚霞捷克一人趴在了夹板的船头,期待着,盼望着,心爱的女人的捷克,显着格外的倍感迷人。


      您好捷克,捷克如同梦境中醒来一样,用最快的速度转了过身,我改主意了,露丝深情的说着,朝着捷克的位置大步走去。


      把手给我,闭上眼睛,闭上眼睛,接着深情的表达着。


      上来,露丝在捷克的示意下进行着期待的惊喜,抓紧栏杆不许偷看,我不会的露丝回答着捷克,不许偷看,就在露丝幸福的笑容里捷克说着,相信我吗?我相信你,捷克打开了露丝的双手,摆出了飞机翅膀的形状,紧紧的抱住了心爱如命的女人露丝,轻声说着,睁开眼睛露丝。


      啊,捷克,我在飞,我在飞,捷克,哇,露丝惊喜的奇迹着,捷克给他带来的爱情,犹如翱翔在天空的鸟儿,自由自在,没有牢笼,没有绝望,没有深渊,她兴奋着,与捷克十指相扣,倾听着捷克的声音,深深的吻下了,爱的印记,捷克我爱你,永远,永远。


      此时的莫北北被这样的画面又一次冲击了感动的哭泣成了孩子,她用仅有湿润的眼睛看着李阳,我相信你,李阳。


      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会用生命去保护你,永远,永远。


      电影散场之后,莫北北说,李阳,我元旦和爸妈去大连看亲戚,可能要一两天,好,李阳恋恋不舍的回答着,北北短暂的告别。


      第四篇 离别想念


      鸣笛的声音再次入耳,告知所有的乘客,抓紧时间。


      拥挤的车厢中,人们分分找着属于自己的座位,是幸福吗?


      我问着爸爸,当然是幸福。


      你给我好好学习,一天到晚想什么幸福呢,作业写完了吗?一个教训的声音让莫北北无心的回答着。


      妈你很讨厌,爸,你管管你老婆。


      莫名无奈的摸了摸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和老婆傻傻的笑着,这就是幸福吧,莫名说着。


      莫北北看着窗外的飘雪,在沉思的座位中回忆着李阳的承诺,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会用生命去保护你,永远,永远。


      列车缓缓的从轨道上扎起,莫北北期待的却是与李阳的下一次见面。


      本文标题:那一抹微笑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272529.html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