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石板路弯弯(第35节 深夜请兽医)

  • 作者: 石建华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0-03
  • 阅读4905
  •   那是我上山下乡的11个月,从春到冬,整整忙活了一年,在这一年里,经历了多少艰难曲折,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汗水,出尽了多少洋相,我是根本记不得了。只有一条可以证明自己没有白混日子。年终结算,我没有欠生产队的钱。挣了800多工分,扣除了口粮和平日里生产队分得各种食物等以外。还结余5元钱。


      当时也有人说过这样的话。“干一年到头才挣五块钱。”


      我马上回击了他:“五块钱是少了点,但毕竟是我的劳动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至少说,我不欠生产队的。能够自己养活自己。这一年,我在农村的生产队里,没有白干。”


      我在小木屋的寝室里,拿出信签纸和钢笔,借着煤油灯的光亮写封信,把在生产队里年总结算的情况告诉了远在成都的爸爸妈妈。准备在第二天上街赶场的时候,顺便到邮政局,把信寄出去


      写完这洋洋洒洒的两页纸,对折两下装进信封,再贴上邮票。这天晚上的心情很好,一切都觉得很如意。我把刚写完的这封信揣进裤兜,然后再在小桌子前,翻阅着从公社办公室拿来的一张旧报纸。


      就在这个深夜,我的小木屋对面的山沟洼地上,队里的一个五保户狗娃子那所房子里突然传出来一阵哭声,我和隔壁房东,民兵排长杨文家一起,分别跨出各自的房门,立马都赶到对面的山沟洼地上了过去了解情况。


      这个五保户狗娃子家里只有狗娃子和他的奶奶祖孙二人相依为命。


      狗娃子的年龄跟我相仿,可是他的双腿和双脚手都有着严重的残疾,平日里自己打空手走路相当困难,走在石板路上总是左右一瘸一拐的,生活自理当然就更加困难,在生产队里干体力活儿,体力又不行,干一天的活儿,只有8分工,这工分肯定挣不够,每年必然就是倒找户


      狗娃子的奶奶已经满七十岁了,她在生产队里干不动体力活儿,一天只有8分工,指望着生产队里挣的那点工分,想要养家糊口,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狗娃子一家的困难。生产队里也是知道的,为了帮补他们一家的实际困难。队里也要狗娃子家分养一头耕牛,最起码,牛粪就能向生产队里做肥料投资。另外,队里给耕牛分养护发粮食补贴,这也算是一项收入。两个进项合来虽说不多,对狗娃子一家来说。它毕竟是一个经济进项。


      我在光荣一队插队落户的全年里,只要是队里没有安排出工,我就会看见狗娃子,他一只手牵着生产队里分给他家养的那条耕牛,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打草的镰刀,背上揹着一个割草的背篼,一瘸一拐地从我的小木屋门前经过。到山边去放牛。那条耕牛缓慢地跟在狗娃子的身后,低着头咀嚼着石板路边上的青草。


      最近一段时间,狗娃子都没有牵着这条耕牛从我的门前过了。隐隐约约地听别人说起,这条耕牛好像是病的不轻。祖孙二人都非常着急,常托人上罗坝街上去买药,给耕牛看病。


      狗娃子呐呐地诉说着:从当天下午就开始,吃饲料就有些不正常。到了晚上就已经站不住了,到了深夜它就干脆倒下了。现在我们队里的很多人都来了。大家都看到:这条耕牛病得已经不行了,目前只有出去的气而没有进的气了。


      队长看到了这些情况,沉默了好半晌才低声问了一句:“去街上请过兽医吗?”


      这个五保户奶奶说:“我的身体经常生病,孙子脚杆又有残疾。连路也走不到好远,平常给牛买药,都是请医生开房子,我再托人上街去买。我们全家就只有祖孙两个,身体都不好,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去赶过场了。”


      队长坐在这家的门槛上,扰着头思索着说:“现在必须得马上到街上去请兽医。”


      我正在旁边看着耕牛喘着粗气,猛听得队长说起,要去罗坝街上请兽医,立即跳起来自告奋勇:“我去,我马上就到罗坝街上的公社兽医站,去请兽医来。”


      那个五保户的有残疾的孙子,听说我要去罗坝请兽医,他也想跟我做个伴儿,陪着我去


      队长急迫地税“狗娃子,我晓得你的心情。我想还是……”


      不等队长答应,我马上抓起一支手电筒,头也不回地跳出这家堂屋的房门槛,留下了“我去罗坝请兽医”一句话,便向着罗坝场街上,一个劲儿地猛跑,心里想到的是:要以最快速度赶到罗坝街上的公社兽医站,快点儿把医生请到我们生产队来,好尽快给耕牛治病。


      天已经是深夜了,这一路的沿途上,我就没有看到过一个行路人,广阔无垠的田野上一片寂静。只有沿着这弯弯的石板路两边的小河沟里,溪水哗啦啦地流淌着,发出那永不间断的流水声,头也不回的向着青衣江奔腾而去。这时候,我发现在距离我不远的左侧,那条溪水沟的沟坎上,就是一片墓地。在那一座连一座的坟墓群碑上,有数不清的萤火虫空中盘旋,在夜空中漫天飞舞着。萤火虫尾部所发出的绿色光亮,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更是增添了几分阴深和恐怖。


      在这片埋葬死人的坟场墓地,一块块比人高的半圆形墓碑,绽发出阵阵阴深深的冷气,青石墓碑在昏暗的星光反射下,折射出暗绿色微弱光亮。偶尔显示着篆刻着楷书的墓碑文体,像是在对世人诉说着自己的命运。微风吹动着路边坟包上的野草,发出一阵阵沙沙沙的响声。令人不寒而栗。


      看到这片埋葬死人的坟场墓地,倒也无所谓。因为世人都明白,不管墓地再多么阴深可怕,他们毕竟是离开这个世界多少年了,他们是不可能出来惊扰我们。想到了这里,开头的恐惧心情,开始逐渐缓和下来。我的脚步声也开始有力了。踩在石板路上,发出了有规律的咚咚咚地响声。


      走着走着,感觉又不对了。又有了新情况。后边急促地发出有规律的轻微响声。我停住了脚步,蹲在石板路上,那种嚓嚓嚓地脚步声由远而近。在离我身后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双低低矮矮的碧绿色光亮,它正在向我疾速频繁跳跃着,不断变换移动着坐标方位。在快速移动着。但是它移动到距离我十几米的距离,就不再向前运动。始终与我保持不足20米的距离。在我的周围活动。并不向我发起攻击。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落里,虽然这个东西,自始至终地和我保持着十几米的距离,这段沉默的空间距离,总让人感到潜伏着的危险,不禁让我增加了时刻要应付狗这个东西,对我将发起攻击的危险和恐惧感。


      为了显示我不害怕,只好在嘴里不住地大声哼着歌,凭借着歌声给壮着胆子,开始放慢了脚步稳住了神儿,奇怪的是我一放慢脚步,那个活动的目标也放慢了速度。于是我干脆站下,那个目标也蹲在距离我十来米的地方不动了。


      我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照射到那个活动的目标,那个目标居然纹丝不动。仔细地观察了好一阵,我才算是初步弄清楚,这低低矮矮疾速跳跃变幻移动的活动目标,的确是一条黑色的猎狗。


      这条猎狗看起来,似乎它并没有想伤人。我走,它也跟着我走,只要我一停下来,它马上也就在我附近,保持着十几米远的距离,找个地方地方趴在石板路上,远远地望着我。并不向我发起攻击。此时此刻我猜想到:大概,这只猎狗是认识我,今天它大概是主动来,给我当护卫的吧?


      心诚者灵,说实在的,就说现在,此时此刻,我就是急着要到公社兽医站去请医生,至于你这条猎狗,是否认识我,它是否真心愿意,要来给我当护卫,这已经不在我此刻所要想的范围。我根本就顾不上,去论证这只猎狗的行动,对我还有其他的重大意义。心里想到的:我走我的,你别来挑事儿,那就阿弥陀佛了。


      果然,那条狗和我,果真就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你走你的,我走我的,那条猎狗和我,的确是互不干扰。我一路小跑步到了罗坝场的街面上,一脚跨进了兽医站。这只狗也紧跟着,在我的身后,来到公社兽医站,就蹲在兽医站的大门口外边,没有再跟进来。


      在公社的兽医站,医生听着我,简要地介绍着这个耕牛的大致情况,从柜台后面的大柜子里,拿出一些中草药,装进了画着红十字的医药箱,顺手抄起放在桌上的一只手电筒,站起身来,向我摆了摆手,走出办公室,关好房门,跟着我一起,大步流星地向我们生产队走来。


      这只猎狗又从兽医站门口,开始尾随着我们,始终保持着十来米的距离,跟在我们的身后,自始至终,形影不离地一直尾随着我们,一直到了生产队,径直跟进了这个五保户狗娃子家的牛棚里。


      在牛棚里,这只黑色的猎狗摇着尾巴,围着人们和耕牛转了两个圈以后,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漆黑的夜里。


      经过一两个小时的紧急抢救,兽医站的医生做了最大的努力,令人遗憾的是,这耕牛的病已经不可能治好了,耕牛虽然没有救活,但是包括队长在内的所有人,他们都会认为:我是尽到心了。


      我这时听见队长和那几个队干部低声商量着上山砍火地的事,他们正在研究,几天以后,生产队里开社员大会了,在会上宣布,要上山砍火地。


      请看下一节《砍火地》

        本文标题:石板路弯弯(第35节 深夜请兽医)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2336.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