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网络文摘小说
文章内容页

查雅

  • 作者: 曾祥浪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8-11-01
  • 阅读2504
  •   一个深秋的早上,查雅要去很远的舅母家访亲。路上经过了一个寨子,老远处就能听到一个屋子里,隔着木墙的屋里,就有个男娃子在哭。好像那家的大人上坡去了,把娃娃关在家里,八成是醒来饿了。

      这正是坎上屋,云成表舅家的小三老表。今年刚满五岁,为了给家添些家用,云成表舅娘出门打工了。在家里,云成表舅上坡又不放心孩子,割爱把娃娃关在家里。这娃娃虽关在家里经常哭闹,但也聪明伶俐。个子小小的,给村里邻家帮忙绝不输给一个大人,自家干活就是懒得动手。想到这里,查雅愣了好久。舅母喊了她好久,才回过神来。走到舅母跟前打招呼。

      这的是之前,外婆在世的那会儿对她说的。

      这是五垭村,隔舅母家还有些路程。听舅母说,今天也是过来看看,这不是过来看看小老三。正趁巧了,查雅就跟我一起回去吧!

      从黄晨村查雅家到五垭村,一路烂泥,查雅的裤脚早已沾满了烂泥。一个十一二三四的姑娘,刚穿上的花衣裳,远远的看去有些变村姑了。舅母还玩笑着,走,跟我回家去喽。

      那个时候起码是十一二点,查雅走了近三四个小时。肚子哗哗响,舅母说:'‘饿了吧!回家做饭去。''

      远远的看去,五雅村烟囱里已冒出了浓浓的烟雾,这正是农家煮猪草的灶头焰火。还有在村边的小河,溪水哗啦,鸟儿南方。

      舅母一边牵着查雅,一边是大姑娘坐,查雅一边招呼着不要紧。

      这是姑苏村,小时候,查雅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舅妈家的厨房柴火噼噼啪啪,浓烟四起,灶屋里刚开始听到舅妈的咳声。是她做饭点火,被浓烟呛着的,这会儿应该是点上火了,不那么大烟雾缭绕。

      过了一会儿,舅妈端了碗土茶给查雅,没什么好吃的东西。查雅回到哪里。【(1)茶:用土罐子放在土灶火烧的茶水,一般的会有些烈,茶叶会多加一点。一般是为了提神醒脑;二是迎接远方到来的客人。】

      你慢慢喝查雅,舅妈给你加了点白糖,本是冰糖的化得慢,加白糖甜的快。

      此时此刻,姑苏村已晒在山上了。猪儿牛儿叫饿了。云彩下的图案不一样的东西,好似人间烟火。

      隔壁几个表舅表哥家的娃子们,一起沿着姑苏村对面的大碗荡,上山放牛打柴割草去了。哼着歌儿,赶着牛儿。

      舅妈家的饭菜已想到了嘴馋,那舅妈家的老二老三的读书回家赶来吃中午饭了。舅妈喊着,老三呀!这是你姑妈家的二表姐喊了吗?打至你回家没来,这些年老三就没有见过你。

      舅妈说,今天是周末天,老二老三考完试就放假了。等会儿带查雅姐姐一起去玩,你们年轻人才有伴。

      大碗荡,对于查雅来说,早已熟悉透了。先前是外婆在世的时候,总带她到这里来打柴种地。也算是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还有思念那些树,风和鸟的故事。

      大碗荡比姑苏村子要高得多,老三老表说查雅姐姐你看。确实是这样,回头去看。周边地上的草大部分已有些枯黄,泡桐树、栗子、梨子、桃子等等树已裸了枝。只有那些针刺之类的树,还是如春如腰耀舞的年轻女子,如白橡树、杉木树、枞木树、棕树、竹子……至于庄稼,天生来就是一年一度的归属,活在播种、生长、收割之中。

      还有周边的田土,除了零零散散有没收的包谷、豆子、花生等等,就是三五成群的斑鸠、麻雀、野鸡、狗、牛踏着这片荒野。老二、老三、碗儿、凤头、谷月的在地里的石头上玩呢?

      一边藏着猫猫,一边下着蛋蛋、猪蹄叉、六字棋、碟子、四角板、打牌、斗鸡等等。天色已晚,查雅喊着老二老三回家了。恍惚着田野里有两个娃娃,一个拿着刀,一个拿着葵花杆对打,之后听说,拿葵花杆的那娃娃手指的断了好几只。

      有些起风了,郊外格外偏黑密密麻麻的。

      查雅那夜在舅妈家吃完晚饭,洗了酸汤水泡脚就睡了。迷糊中,查雅只记得院子里一群人,从天黑聊到十二点左右才散去。

      2018.10.21新安

        本文标题:查雅

        本文链接:http://www.enjoybar.com/content/303501.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